儿子残疾帮儿子解决身体需要: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祖太妃目送离谷主进了里间,方开始忙碌。

一刻钟,她能为孙儿做的事很多。

帮他洗脸,刮胡子,活动按摩胳膊腿。

让她安慰的是,离谷主和陆辛他们把元儿照顾的很好,虽然卧床三年,除了消瘦了些,其他还和正常人一般。

听陆辛说,离谷主每日都要帮元儿针灸四肢穴位,还用了增强体能的珍贵药材,来保持他的身体状态。

所以离谷主的怪脾气,她怎么都受得,还心存感激。

外面传来说话声,是陆辛低哑的声音。

陆辛和田伤都做了易容,改了嗓音,以免泄露了身份。

“三位小王爷,这里不能进。”

“侍卫伯伯,我来寻离谷主玩。”是一板一眼的奶音。

“离谷主在研制新药,有的是剧毒之物,靠近了危险。小王爷还是别处玩吧。”

“我们不会乱动,要不你陪着我们四处看看?”奶娃娃很是好商量的样子。

“不行,太危险。”

“你抱着我们也行,那就不危险了。”

“不行。”

……

祖太妃透过琉璃窗往外望去,一个玉人儿般的小奶娃娃正负手而立,小大人儿一般和陆辛说话。

而一个胖娃娃则趁机迈着小短腿往正房溜,田伤过去一把抓起了他,引得他张牙舞爪哇哇乱叫。

“放开我!小心我咬你啊!”

“哎呀袍子破了,母妃要揍我了……”

“你再不放开,我就哭了啊……”

“哇,哇……”

……

又一个小玉人儿则溜着墙根儿往对面的东厢房那边去了。

守在院外的一个侍卫进来了,去抓他。

小玉人儿也不逃,反而甜甜笑着对侍卫说话,“我认得你,你是二十叔,所有侍卫里你最好了。”

萧二十脸色顿时温柔了下来,抱他起来,“小王爷,听话,咱出去玩。”

永亓环着他的脖子搂着他,高兴地小手挥来挥去,“好啊!”

田伤则提溜着胖娃娃过去呵斥他,“你进来作甚,守好外面便是!”

萧二十冷冷瞥了他一眼,“真当是你的地盘了不成?”

田伤道,“瑄郡王可还没出现。”

萧二十脸色一变,往外冲去,可冲到一半身子便软了下来,打着趔趄向前扑去。

他怀里的永亓啊啊尖叫。

田伤一个健步上前把永亓抓住抱到怀里。

而萧二十,则硬生生摔到了地上,勉强说了两个字,“迷药……”便晕了过去。

永亓又在永川的配合下去捂田伤的鼻子,各种作乱。

祖太妃拉上了帘子。

外面热闹的声音还是透过帘子传了进来,三个小娃娃,愣是弄出了一群小娃娃的效果。

她是听说,自打三个小娃娃会走路了,瑄郡王就时常带着他们来捣乱,不过从没成功过。

今日竟让她遇上了。

厢房后窗的方向忽而传出细碎的声音。

祖太妃转头望去,却看见支摘窗在缓缓打开,隐约可见外面是个小孩子的身影。

她惊叫一声,“离谷主!”

离谷主从里间冲了出来,在永青小脑袋探进来的一瞬间,一把摁住他的脑袋,“臭小子长能耐了!”

说着话往外一推,支摘窗啪地合上了。

外面传来永青“啊”地一声惨叫。

“臭小子,这次不知道又毒晕了几个人,唉,乱的很……”

离谷主嘟囔着,从箱子里翻出来几瓶药,拿着往外走。

走到门口又停住脚,对祖太妃说,“你走吧。”

祖太妃将裴弘元的手放回被子里,依依不舍,“元儿,祖母走了,改日再来看你。”

离谷主出了厢房,“行了都走吧,你们的大哥已经跑了!”

闹哄哄的院子顿时安静下来,永亓和永川被放到地上,三个小不点撒丫子就跑。

离谷主摇摇头,安西王这是些啥孩子啊,长大了还得了?

--

永青在跨院月门旁等着,见三个弟弟出现在视野中,揉着屁股的手收了回来,很是潇洒地负手而立,

“怎么样,没吃亏吧?”

“没有!”永川嗒嗒嗒跑到永青身边,“大哥,你看到里面没有?”

“大功告成!”永青很是得意。

永珩微微一笑,便沉稳地负手继续往前走。

永亓弯着眼睛甜甜笑着,亲昵抱着永儿子残疾帮儿子解决身体需要青的胳膊,“还是大哥聪明!”

只有永川懵懵懂懂,“大功告成是什么意思?”

永青忧虑地叹了口气,“我就说让你多读些书,你偏贪玩。意思就是说,我看到了!”

“太好了!大哥是不是可以教我爬树了?”

永青很是享受弟弟们对他的崇拜,摸了摸永川的脑袋,“好,一会就教。”

他很自然地蹲下,永川便趴上了他后背,搂着他的脖子。

背这个小胖子,永青虽然有些吃力,却一副颇为轻松的样子,大踏步走着。

一边还不忘招呼永亓,“三弟跟上。”

永亓瘦瘦的小身板跟在永青身边,眼巴巴看着大哥。

“大哥,来的时候你已经背过四弟了。”

“到了下一个月门,我就背你啊!”

永青很是高兴三弟来解救他。

他也不想背这个小胖子啊,就跟红孩儿一般压的他喘不动气。可是川儿是老小,就该多宠着一些才行啊。

永亓眼睛亮晶晶的,“嗯,好!”

走到下一个月门时,萧十一十二和齐沉出现了,三个人黑着脸咬牙切齿看着他们三个。

永珩已经被齐沉抱在怀里,却依然保持着我是大人你抱着我我也是大人的姿态。

萧十一手指捏着咔咔作响,他走上前低头阴森森看着永青,“郡王爷,又下药啊,再这么下去,我可就挂了!”

永青把永川放下,笑嘻嘻拉着萧十一的手,“十一叔,我再给你们一人一瓶益气补神的丹药,是离谷主不舍得送人的宝贝,吃了保准你们长命百岁。”

萧十一显然是被打动了。

有那丹药

儿子残疾帮儿子解决身体需要:

,短了的寿说不定能补回来一些。

“成吧……不过公主那边,你自己想想怎么交代吧。公主现在可在等着你们呢。”

“那没事,有二弟在,母妃不会罚我们。”

永青很是轻松。

永珩跟母妃讲道理,可是一套一套的。

萧十一又添了一句,“王爷刚刚回府了。”

哥四个瞬间变了脸色!

喜欢穿越之国公继室请大家收藏:

郑郡王沉脸看着她,“去跟公主认错,公主的气消了,安西王的气消了,说不定事情还能有所转机。”

郑郡王妃回想自己昨日那般硬气地走了,公主怎可能轻易原谅于她?

怕是华儿给瑄郡王下了跪,也不好使了!

“公主她、恐怕不容易消气……”

郑郡王冷声道,“那你就等着一纸休书吧。”

--

幼菫在卉云院子里,看着她绣花,两人说着话。

她的亲事虽不着急,却要开始绣嫁妆了,日积月累下去,临了了才不会着急。

汪明在屋外禀报,“公主,宁祖贵太妃来儿子残疾帮儿子解决身体需要了,在丰华堂候着。”

幼菫起身往外走,“又来寻离谷主看诊吧?”

汪明垂眸跟在身后,“想必是这样。”

丰华堂。

宁祖贵太妃满头银发端坐,雍容华贵中透着宽和淡然,怕是这几年受病痛侵扰所致,衰老了许多。

幼菫向她福礼,“祖贵太妃,您还是上座。”

宁祖贵太妃摆摆手,“什么上座下座的,老身也是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不在意这些。”

幼菫笑着坐到了她身旁,“祖贵太妃最近身子可好?”

她这几年每月都要来公主府一趟,去寻离谷主问诊,身子却不见好转。

祖太妃叹息一声,“左不过那样罢了。老身今日来,一是来问诊,二是受人所托,让我做个和事佬。”

幼菫微笑,“郑郡王妃?”

祖太妃点点头,“我也没应下她什么,不过是做个面子彼此好看。公主随着自己心意处置便好,这其中说不得还牵扯朝政……”

她目光微冷,自己儿子被太上皇所杀,孙儿也是被他所伤,至今如同死人一般。皇上此番对郑郡王发难,谁又知是不是起了清除异己的心思?

只是公主,自己却无法去怪罪于她。她是对这些事情都毫不知情,对元儿又是有救命之恩。

元儿待公主痴心不改,否则也不会招此灾祸……孽缘啊。

幼菫笑笑,“这原本不过是小孩子之间打闹,郑郡王妃却非要闹大,倒是不好收场了。您既开了口,我总不能让您在晚辈那里没了面子。您跟她说,让世孙过来寻瑄郡王,只要瑄郡王肯原谅他,这事也就过去了。”

祖太妃拍拍幼菫的手,“你是个宽厚的好孩子……”

她凝滞片刻,最终没说出让她去看看弘元的话。

安西王肯让人救治弘元,又派了高手相护,已经是难得。他说不能让公主知晓此事。

幼菫笑,依着永青那有仇必报的性子,她倒不觉得世孙在他手里能好过到哪里去。

她问起裴弘元,“王叔已经三年未回京了吧?”

她生了孩子之后,便听说裴弘元已经回了辽东封地,她在月子里也没能道个别。

祖太妃脸色黯了黯,“是啊,三年了。”

幼菫现在记得的,还是三年前他抱着她狂奔的样子,分明惊慌却还一路安慰她。

她实则是应该当面感谢他一番的。

“王叔没说,他何时能回来?总该回来看看您吧。”

“辽东军务繁忙,怕是不得空。”

“您膝前无儿孙照料,不若也去辽东,安享天伦。”

幼菫想起有兵权的将官家眷必在京中的规矩,“您不必担忧父皇那边,我去寻他说一声,他不会反对的。”

祖太妃缓缓摇头,“多谢公主好意。不过我这身子,怕也离不得离谷主的调理了,先等等再说吧。”

幼菫便不好再说什么了。离谷主的医术的确不是别人能比的。

祖太妃起了身,“老身便不叨扰公主了,便去离谷主那里了。”

幼菫也起身道,“我闲来无事,便陪您去吧。说起来,这么多年了,我还未去过离谷主院子。”

祖太妃阻了她,“那院子偏僻,又靠近侍卫群房,怎是公主能去的地方。我常去,又有萧长史相陪,足够了。”

幼菫也不再勉强。

她似是病痛不欲人知,每每都是去离谷主院子诊治。

祖太妃跟着萧四,出了内院,又穿过整个外院,去了外院的东跨院。

最尽头的角落里便是离谷主的院子。

西厢房门口是陆辛和田伤守着,二人上前行礼,“祖太妃,您来了。”

“王爷如何了?”

虽然每次回答都一样,她还是忍不住要问一问,期待着或许有不一样的答案。

陆辛锁着眉,“还是那样。”

祖太妃还是不免失落,抬脚进了厢房。

厢房药味浓郁,靠窗的位置打了一铺炕,炕上身着雪白中衣躺着的,正是裴弘元。身上搭着一床被子,隔着被子便见身躯单薄。

现在他每日只需泡一个时辰的药浴,其他时间便是这么躺着。

贵太妃坐到炕边,颤着手抚着他瘦削的脸。

剑眉英挺入鬓,眼窝凹陷,双目紧闭,薄唇已有血色,却还是那般冷漠沉郁。三年的生死苦熬,他身上已经没了少年气息,全然是青年模样。

[标

儿子残疾帮儿子解决身体需要:

签:p标签]“元儿,你已经睡了三年,当真是对这尘世没了眷恋不成?”

一年前,他的毒已经解了大半,心脉也已经修复。可人却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

离谷主说看天意。

可上天又何曾眷顾过他们忠勇王府,何曾眷顾过元儿?

“我方才去见平阳公主,她还问起你,问你何时回京。你说,她是不是有些想念你了?你待她那般好,她想念你也属正常。你若醒来,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还不知要高兴成什么样子。”

祖太妃抚摸着他的手,骨节分明,已经是皮包骨头了。虽盖着被子,手却还是冰凉,透着寒气。

她不由得心疼落泪,双手把他的大手包在中间,帮他暖着。

“元儿,赶紧醒过来好不好?我这破败身子,也快撑不住了。若是我走了,谁来照看你?”

离谷主站在门口倚着门框,凉凉道,“我看忠勇王这架势,不单单是要耗死你,还要耗死我。”

他一大年纪了,招谁惹谁了,被困在这里,连出个府门都得紧赶慢赶。

再这么下去,怕是都不能落叶归根,要客死异乡了!

祖太妃也不介意离谷主的刻薄,反而待他很是客气恭敬。

“离谷主,你可还有别的法子?”

“没有。”

离谷主抱起一盆药汁进了里间,“一刻钟后药浴,有什么话赶紧说,说完了走人。”

喜欢穿越之国公继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