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里的预言新冠病毒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病床上的曹玲玲已经停止剧烈挣扎,她双瞳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脸上的表情慢慢凝固,仿佛灵魂陷入了休眠。

“她昨晚到底看见了什么?”赵茜来到床边,握住了曹玲玲冰凉的手,这位女强人现在也有点无助。

“等她醒了以后,我们会尽快开始治疗。”护士检查了一遍曹玲玲的身体:“除了精神受到强烈刺激外,她身上没有其他的伤势,你们可以放心,医院会为她提供最好的服务,只不过费用方面……”

“钱不是问题,你们一定要治好她。”赵茜将自己在完美整形医院办的一张卡递给护士:“所有治疗费用先从我这里扣。”

“能遇到您这么好的领导,真是她一生的幸运。”护士眉开眼笑,拿着卡离开了。

没有去在意护士的恭维,赵茜的目光从曹玲玲身上移开后,又看向了韩非。

“你怎么突然想要跑到这里当护工了?难道你是听说了什么传闻?觉得这地方可以最大化利用你的优势?”赵茜有些厌恶的扫了一眼阿狗,然后走到了韩非身前:“章鱼失踪,杜姝被绑架,公司高层乱作一团,《永生》项目也受到了影响,现在是你回来的机会。”

“回公司?”韩非连连摇头,他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不能再在制作游戏上浪费时间了。

“我知道你记恨公司,但完成《永生》游戏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我可以允许你在家办公,远程指挥你和章鱼的手下,协调公司其他部门配合你。”赵茜说的很有诚意。

“如果实在没有人可以顶上的话,你可以从我以前的下属里挑选一个,他们当中有人能力很强,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施展出来而已。”

“哎,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我给你的建议就是,先集中力量把我之前做的那个恐怖恋爱游戏赶出来,如果它大火的话,能为公司缓解很大的压力,说不定还可以帮助公司度过难关。”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赵茜的目光在曹玲玲和韩非身上移动:“既然你是这里的护工,那曹玲玲就拜托你来照顾了,我最近会经常过来的。”

赵茜和其中一名警察离开,另外一名警察则留在了曹玲玲的私人病房当中。

作为几场失踪案唯一的目击者,警方也很看重曹玲玲的安全。

“傅义,人家指名要你做她的护工,那我就不跟你抢活了,从明天开始就由你来负责照顾这位病人。”阿狗笑眯眯的看着韩非,像曹玲玲这样的普通职员,本身没有多少钱,精神还有问题,根本榨不出多少油水。

“好。”韩非倒是无所谓。

“打了一针后,她至少能安静四个小时,我先带你去其他地方走走。”阿狗眼睛偷偷瞄了一眼警察,他似乎是亏心事做多了,一直不敢正面去看那位警察。

离开私人病房,阿狗又变回了之前的模样,吊儿郎当的,也不知道他圣经里的预言新冠病毒是跑这里当护工的,还是跑这里当牛郎的,反正不管怎么说,他似乎很享受这份职业。

一个上午的时间,阿狗带着韩非参观完了所有闲置的病室,因为杜姝被绑架的缘故,一号楼暂时没有几个顾客。

作为一个集合了多种功能的综合整形医疗大楼,一号楼内部相当的复杂,奢华的装修只是它的表面,越往深处走,越能感觉到它的诡异。

“接下来我带你去的就是最后一个地方,也是一号楼最重要的一个地方。”阿狗和韩非来到了地下一层,在一号楼和二号楼相连接的地方有一个特殊的房间。

“所有的美和爱都隐藏在这里,不老的秘密,年轻的灵魂,这里是一切美好的源头。”阿狗仿佛一个虔诚的信徒,他的手在触碰到眼前的房门时,脸上涌现出了一种不正常的狂热感,他皮肤下的血管向上凸起,似乎身体正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

推开大门,明亮的灯光有些刺眼,韩非花了好久才适应。

这个位于两栋医院大楼中间的地下房间,内部空间非常大,墙壁上涂抹着暗红色的纹路,里面既有各种高科技医疗器械,也有一些韩非完全认不出来的人体道具。

“一号楼那些大客户就是在这里做手术的,他们之中很多人身份比较敏感,关于他们的信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阿狗盯着那些奇奇怪怪的医疗器械,眼神无比的狂热,仿佛那些器械是神灵的馈赠:“别触碰这里的任何东西,我们平时是没有资格进来的,今天我主要是想要带你转一转。”

韩非无法理解阿狗的那种狂热,这地方在他看来就只是一间比较大的手术室而已。

两人在房间内小心移动,他们很快在房间深处看到了一张长度超过两米五的手术台。

屋内所有光亮都聚焦在了手术台上,阿狗的身体微微颤抖,他仿佛快要高潮了一般,一步步走向手术台,无比轻柔的将自己的脸贴在了手术台上。

“趁着医生们没来,你也来感受一下吧。”阿狗的表情有些病态:“这就是美神的餐桌,是距离完美最接近的地方。”

和阿狗一脸的虔诚不同,韩非盯着手术台,浑身都觉得不舒服,仿佛那手术台上堆满了碎肉,每一块地方都凝固有血渍。

走到手术台前,韩非内心的不适感更加强烈,他脑海中甚至冒出了一副画面,奄奄一息的自己被固定在了手术台上,十位“美神”盯着餐桌上的自己,然后一点点下刀,剖开自己的肉体和灵魂。

“美神的餐桌……”

“嘭!”

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两位医生出现在门口:“谁让你们进来的!”

其中一位医生看到韩非和阿狗,大声呵斥:“滚出去!”

阿狗在医生面前表现的就像是一条听话的狗一样,他拽着韩非,一边赔笑,一边灰溜溜的往外跑。

韩非在经过那两名医生的时候,偷偷看了对方一眼。

呵斥阿狗的医生一切正常,就跟普通医院里的医生一样,但旁边另一位医生身上却散发着浓浓的臭味,他的脖颈和手腕处都缠有绷带,臭味似乎就是从绷带下面飘出来的。

关上手术室的门,阿狗脸上依旧残留着那种病态:“等我攒够了钱,一定要再尝试一次。”

“尝试什么?”

“你以后会明白的。”阿狗神秘兮兮的笑了笑:“你运气真不错,刚进医院就被分到了一号楼,好好干,只要不得罪客户和医生,你的未来绝对一片光明。”

阿狗还想要再说什么,但他的对讲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胖护士的声音,让他带着韩非去二楼。

回到“安全屋”,胖护士推着一辆小车,里面装着韩非的两套工作制服、对讲机和一张临时工卡。

“这是给你准备的东西,你先跟着阿狗干三天,试用期一过,我们立刻给你准备正式合同。”胖护士很看好韩非:“这三天你就按时上下班,少做少问。”

“明白。”韩非抱起自己的制服,推开“安全屋”的门,里面还看着另外一个穿着护工制服的男人。

那男人身材魁梧高大,但是皮肤松弛,满脸的老人斑,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张壮壮,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同事,叫做傅义。”阿狗很热情的跟那个壮汉介绍韩非。

听见阿狗的声音,壮汉只是扫了阿狗一眼,然后抓着韩非的肩膀走出“安全屋”。

壮汉力气很大,韩非用五分之一的力气居然无法挣脱开。

“我劝你最好离开这家医院,换个其他工作吧。”壮汉比韩非高半头,身高应该有一米九了,他盯着韩非,很有压迫感。

“为什么?这医院看着待遇很不错啊。”韩非装做不解。

“很多人连试用期都熬不过去的。”壮汉看到了韩非脸上的贪婪,他见过很多这样的人,知道自己无法劝说对方:“我没办法告诉你太多东西,你就记住,别相信这医院里任何人说的话就可以了,尤其是那个阿狗,它很可能不是人,从我来到现在,它就没变过样子。”

“从你来到现在?”

“我是二十三岁到这里工作的,现在已经二十六了,三年时间,年龄最大的阿狗好像变得更年轻了。”壮汉松开了抓住韩非肩膀的手:“在这里工作确实很挣钱,但别为了

圣经里的预言新冠病毒 全文阅读

挣钱,把自己的命搭上。”

叫做张壮壮的男人说完便离开了,韩非看着对方那张满是老人斑的脸,感觉很不可思议:“二十六岁?”

“你别听那个张壮壮瞎说。”阿狗悄无声息出现在韩非身后:“他以前被一个顾客看中,人家聘请他当私人护理师,结果这废物没过两个月就被人家赶了出来。要不是他姐姐是我们这里的医生,他现在根本没资格留在这里继续工作,他看不行我,我还看不起他呢。”

“都是护工罢了,怎么还相互鄙视?”韩非将自己制服放入衣柜,胖护士给了他三天的试用期,他决定好好利用这三天时间,争取在没成为正式工之前就查清楚医院的秘密。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韩非和阿狗去吃饭,路过医院门口时,韩非意外看见张壮壮正拿着餐盒朝医院外面走。

“他不去医院食堂吃饭吗?”

“别管他。”阿狗拽着韩非:“食堂的饭很美味,尤其是这里的肉,保证你吃一次,就再也无法忘记那味道。”

本来韩非还准备去食堂吃饭,但阿狗提到了肉之后,韩非一下想到了一些不好的画面。

这整形医院里的肉,估计不能乱吃。

找了个借口,韩非偷偷溜走,他跟着张壮壮一起离开了医院。

“兄弟,你怎么跑医院外面来吃饭了?医院不是包吃住吗?”韩非跑到张壮壮旁边,随口问道。

“包吃包住,但你知道自己吃的都是什么吗?”张壮壮冷冷一笑,他从医院外面那些小摊贩手中,买了一份盒饭。

“你似乎对这所医院意见很大?那你为什么不辞职啊?”这是韩非最疑惑的地方,张壮壮明显知道医院有问题,但他却不愿意离开。

“我姐是这所医院的医生,她已经中邪了,我必须要把她带走才行。”张壮壮扭头看向了韩非,十分认真的说道:“赶紧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不等韩非回答,张壮壮就拿着盒饭离开。

“这个张壮壮值得争取一下,医院的老职员一个比一个年轻,他却在不断衰老,这其中肯定有问题。”韩非也买了一份盒饭,他正要回去,忽然鼻腔和脑袋又传来了胀痛,低头看去,口鼻再次出血。

“胀痛感越来越强烈了,持续时间也开始变长。”

韩非的头有些晕,他扶着围栏准备回整形医院,偏偏这时候有三名穿着护工制服的男人从医院走出,停在了他面前。

“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你很久了。”光头囚犯挡住了韩非的路,他面目狰狞,身上散发着一股亡命徒的气息:“你那天在金茂饭店里都跟蔷薇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会愿意帮你去绑架杜姝?”

“你们要想活命,那就好好配合我。”韩非着看向囚犯:“你们要是捣乱,那就不要怪我了。”

“怪你?你配吗?”囚犯抓住韩非的衣领:“黑盒大概率藏在《完美人生》的隐藏地图当中,蔷薇又是必然真理的顶级黑盒猎人,他是不是在这隐藏地图的医院里发现了什么?”

“那你就要去问蔷薇了。”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你的号升到现在这个等级应该很不容易,你也不想就这么失去一切吧?”囚犯并不算太傻:“我们研究过你,你在隐藏地图里有七个老婆,你这个号应该是初始魅力非常高的极品号,要是就这样毁了,你肯定也会很心痛吧?”

头脑眩晕,韩非感觉脑子里藏着一张傅义的脸,他正在啃食自己的大脑和记忆,不断成长,想要蔓延到全身去。

“说话!”囚犯锁住韩非的脖颈,恶狠狠的威胁道:“把你知道的告诉我!黑盒是不是藏在这医院的某个地方!”

刺痛感传来,韩非的鼻腔开始大量渗血,这诡异的一幕让囚犯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也没打你脸啊?怎么往外喷血了?”

囚犯甩手将韩非扔在了地上,有些晦气的擦了擦自己的手:“别装死,要是不说清楚,以后有你好果子吃。”

另外两名玩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见囚犯将韩非扔在地上,也走了过来。

他们正想把韩非拖到一边,远处树丛的突然冲出了一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

那学生似乎已经在医院外面蹲守了很久,他拿着树枝和书包,护在了韩非前面。

“我已经报警了!你们注意点!”

听到熟悉的声音,韩非睁开眼睛,他发现傅生站在自己前面。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脑子里傅义的脸越来越明显,记忆中傅生被捆绑在病床上的样子不断闪过,韩非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知道玩家都是外来者,他们可不管那么多,真有可能做出伤害傅生的行为。

囚犯根本无视了傅生,他目光一直都在韩非身上:“以后的日子还长,你能躲过今天,还能躲过以后的每一天吗?如果你识相的话,就把一切都说出来,别把自己逼到绝路上。”

三名玩家刚入职整形医院,他们现在也不想惹太大的麻烦,转身离开了。

傅生见那三个男人远去,他赶紧查看韩非的身体状况:“你不是去找工作了吗?怎么跑到了整形医院?”

韩非盯着傅生的脸,少有的,用极为严肃的语气说道:“不要离这个医院太近,别来这里!”

现实中傅生是在整形医院的介入下,彻底崩溃疯魔的,韩非觉得自己已经改变了神龛记忆世界的未来,可傅生还是出现在了整形医院附近,这让他不免有些担忧,命运说不定正在逐渐修正偏离的轨迹。

“你怎么穿着护工的衣服?”傅生印象中的父亲,是一个精致自私的男人,每天西装革履,极有气质。但他现在看到的父亲,口鼻处满是血迹,身穿护工制服,额头因为疼痛冒出青筋,整张脸无比的憔悴。

“我是来这里工作的。”韩非内心做出了打算,如果整形医院非要将一个人摆上手术台,那他愿意以父亲的身份去替代傅生。

“我们再找个其他的工作,以你的能力肯定可以。”傅生从没想到,自己会见到这样的父亲。

“找其他的工作没问题,做什么事都可以,我可以满足你提的所有要求,但你也要答应我两件事。”韩非看着傅生的眼睛:“不要靠近这所医院,照顾好你妈妈和你的弟弟。”

痛感稍微有些缓解,韩非从地上爬起:“快回去吧。”

他扶着栏杆,走的很慢,过了片刻后,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傅生仍旧站在原地。

“还有……别逃课了,我都开始工作了,你也要往前走。”

疲惫的声音从疲惫的身体从传出,韩非没再回头,直接朝着医院走去。

喜欢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大家收藏:

韩非是第一次以护工的身份进入一号楼,他在胖护士的带领下,穿过装修奢华的楼廊,来到了之前见杜姝的地方。

“以前这一层住着一位大人物,不过她最近出了意外,她是整形医院当中最美的人,但脾气十分古怪,你如果不想早死的话,最好不要跟她有任何接触。”

胖护士说的应该是杜姝,整形医院的职员都清楚杜姝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惜当初的傅义不明白这个道理,还以为杜姝和其他女人一样,最终导致他被活活玩死。

整整一层都是属于杜姝的,在这里还能够俯视整形医院当中的其他几栋建筑。

“我们会把你按照高级护理员来培养,你自己也要好好把握住机会,凡是来一号楼护理和整容的都不差钱,如果你把人家服务的开心,对你自己也有好处。”胖护士向韩非介绍着要注意的事情。

“我只是个护工而已,怎么听你说的,感觉还要做其他的事情?”韩非微微皱眉。

“别多想,你在这里就是个好看、有力气的花瓶而已,跟那些摆在房间的装饰品没有太大的区别。”胖护士回头看了韩非一眼:“病人的脾气大多比较古怪,你做过护工应该明白这一点。为了患者和客户心情愉悦,你最好端正自己的心态,放低自己的姿态,尽全力去配合病人。”

“配合?怎么配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很多病人在做完整容和特殊治疗之后,生活上会有些不便,部分人性格也会变得极端,这时候就需要你来陪伴他们,你要把他们当做自己的亲人,当做妻子去疼爱,当做孩子去照顾。”胖护士和韩非进入了电梯:“你不需要上夜班,平时加班的话会付给你双倍工资,客户想要给你小费,你也可以自己收着,我们对你的要求只有四点。”

电梯开始缓缓下降,胖护士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奇怪:“第一,在工作期间,不能离开一号楼;第二,不能和其他几栋楼的病人和医生交流;第三,尽量满足客户的所有需求,你如果被投诉的话,我们会扣除你的部分工资;第四,如果你在医院当中听见有人求救,千万别独自一人过去,一定要立刻通知值班医生和护士。”

“明白,我会严格按照医院的要求来做事。”

“那就行。”胖护士很满意韩非。

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慢慢变为了F2,应该是到了地下二层。

“一号楼比较特殊,安装有两部电梯,那部豪华电梯是专门接待贵宾的,另一部才是供职员使用的,你记得不要搞混。”电梯门朝两边打开,胖护士走了出去:“这里是地下停车库,有些客户不方便抛头露面,会直接通过这里进出,你有时候可能也要负责接送他们。”

继续向前,两人没走出多远,有一个穿着整形医院保安制服的男人悄无声息出现在胖护士身边。

“史哥,今天是你值班啊?”胖护士看见车库保安,脸上堆满了笑容,她将韩非拉到保安面前:“这位是新来的一号楼护工,叫做傅义,年龄比你稍小一些。”

说完后,她又指着保安,对韩非说道:“他叫史承,五十多岁了,是我们这里年纪最大的保安,你叫他史哥就行,以后你要送客户下来,免不了和他有接触。”

“史哥好。”韩非注视着史承,对方说是五十多岁,但看着感觉也就三十岁出头,年轻的有点不正常,皮肤

圣经里的预言新冠病毒 全文阅读

也白的瘆人,就跟从来没有见过太阳一样。

史承冲着韩非点了下头,随后目光就一直停留在了韩非身上,不管韩非走到哪里,他都一直盯着韩非。

离开地下车库,胖护士又带着韩非去了很多地方,最后她将韩非带到了一号楼二层走廊尽头的一个小房间。

其他房间的门都无比奢华,这个单间却显的很不起眼,门板和墙壁一个颜色,不仔细看甚至都无法发现。

“这就是你平时休息和更换衣服的房间,你也可以叫它安全屋。”

走廊尽头的小房间有个很特别的名字,胖护士好像没这个房间的钥匙,她笑着走到门口,敲了敲门板。

屋内传出杂乱的脚步声,几秒之后,房门被打开,一个看着二十岁出头,身强体壮,长相秀气的年轻人出现在门口。

“胖姐,你怎么来了?有活了吗?”年轻人长相英俊,不过在气质上远远不如韩非,只是中等偏上的帅。

“一号楼来了位新人,你们相互认识一下,平时你就多带带他。”胖护士将韩非推到年轻人身前:“我还有其他事情,你俩慢慢聊。”

临走之前,胖护士还颇有深意的看了韩非一眼。

“老弟,怎么称呼?”看着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朝韩非伸手。

“傅义,你呢?”韩非握住了对方的手,感觉对方皮肤异常光滑,跟丝绸似得。

“我叫阿狗,四十一岁,以后你就跟我混吧。”

“四十一岁?”韩非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比自己年龄还大:“你这保养的也太好了吧?”

“可能是因为我心态一直都比较好,心态好的人一般都比较年轻。”年轻人笑着将韩非请进了“安全屋”:“你挑选一个属于自己的柜子吧,到时候他们会把你的制服和各种工具直接送到你柜子里。”

“安全屋”内共有七个柜子,其中只有三个上面摆放有生活物品,韩非选择了第四个柜子。

“狗哥,这地方为什么要叫安全屋?我总感觉怪怪的。”

“等你遇到什么比较难缠的客户后,你就明白这里为什么要叫安全屋了。”阿狗见韩非挑选好了柜子,他示意韩非跟着自己:“完美整形医院是这座城市里最高档的整形医院,把对美的追求放大到了极致,很多外地的土豪都会来这里整形,光是那些有名的明星,我都见过好多。”

“很多明星也来这里整容?”

“不一定是整容,有的是为了抗衰老,还有的是为了调节自己的心态。我们这里除了外貌整形外,心理治愈和矫正也非常出名。别的医院都只是追求外表的美,我们是从外表和心灵两方面入手,让一个人从身体到灵魂都变得年轻。”阿狗说的很随意,但是韩非却不敢完全相信对方的话。

正常的整容、抗衰老当然没问题,但这家医院的整形明显有些特别。

“我们平时也没什么事情,就负责打杂,底薪很低。想要挣大钱,还需要老板们雇我们做私人看护才行,在你来之前有位护工运气就很好,被一位抽脂塑形的女老板看中,直接领回家做专属理疗师了。你听听,多高级的称呼。”阿狗只给韩非描述整形医院的美好,他就像是这医院收养的一条看门狗一样,忠心耿耿。

阿狗给韩非画了半天大饼,直到他的对讲机里传出前台接待的声音:“二楼二号厅,有一位患者需要护工,马上过来人。”

“好的,收到。”阿狗朝着笑了笑:“来活了。”

他和韩非刚走到二楼二号厅,韩非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钱不是问题,你们马上安排最好的医生,她是案发现场唯一的幸存者,只有她见过杀人凶手!”

“赵总,对于你们公司遭遇的事情,我们深感悲痛,但还是要按照流程来走。”前台接待站在二号楼门口,赵茜和两位警察站在她四周。

“我也能体谅你们的难处,但还请你们尽快配合我们的工作。”其中一位警察开口,前台纠结好了一会,最终点头:“正常来说非会员是无法入住一号楼的,但考虑到你们情况特殊,我们也破例一次。”

几人站在二号厅焦急等待,没过多久,所有人都听见二号厅深处传来了一个女人刺耳的尖叫声。

大家一起跑向大厅深处的那个房间,十几秒后,病房门被推开,一个年龄很大的男医生捂着鲜血淋漓的手走出。

“医生,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昨天白天还好好的,自从参加完朋友的聚会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赵茜在后面追问医生。

“她受到了很严重的刺激,我们必须要等她稍微平静下来后,才能对她进行治疗。”男医生看了一眼手上被咬出的伤口:“先使用药物让她好好睡一觉吧,一个人按不住她,让护士带个护工进去,非必要情况,绝对不能给她松开束缚带。”

护士取来了针剂,然后冲着韩非和阿狗喊道:“你俩过来帮忙!”

阿狗领着韩非往前走,愁容满面的赵茜也在这时候看见了韩非,她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来应聘护工的……”韩非推开病房门,看到了被束缚带绑在床上的女人。

眼前的女人,他有点印象,似乎是章鱼的手下。

“公司出了大事,三名员工失踪,昨晚章鱼在你家里消失不见,曹玲玲是唯一的目击者,可她现在疯了。”赵茜眼中满是血丝,她憔悴了很多。

公司大股东被绑架,三名职员消失,一名职员发疯,内部监控还拍到了一些很恐怖的画面,那么有实力的一家游戏公司,结果现在员工们竟然吓的都不敢来上班了。

“什么叫在我家消失不见,你可别赖我身上,我已经辞职了,公司发生什么事情,就算是倒闭了也跟我没有关系。”韩非从不认为自己工作的公司倒闭,跟自己有任何关系。

进入屋内,韩非和阿狗走向曹玲玲。

这个被固定在病床上的女人,疯了一样挣扎,嘴里不断喊着——鬼站在门口、鬼穿着红衣服、鬼拖走了他等类似的话语。

“别怕,好好睡一觉,醒来你就会好的。”

阿狗和韩非控制住曹玲玲,护士走来完成了注射。

原本在病床上拼命挣扎的曹玲玲,双手逐渐变得无力,但她还在拼命想要抓住身边的人。

她嘴唇苍白,微微抽搐,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她的声音却越来越小。

在手臂无法用力的时候,她眼里流出了泪水,瞳孔涣散,失去了聚焦。

[标圣经里的预言新冠病毒签:p标签]看到曹玲玲现在的这个样子,韩非想起了楼长管理者任务当中的傅生。

他在做那个任务时,曾在卧室里看到了被捆绑在床上的傅生。

穿着病号服,身体被束缚带绑住,他躺在满是鬼怪的房间里,眼神空洞麻木,浑身充满了绝望。

韩非脑中仿佛划过一道闪电,他记忆里傅生的脸和眼前曹玲玲的脸慢慢重合。

“赵总,你为什么要把曹玲玲送到完美整形医院啊?她这明显是大脑受到了刺激。”

“省内最好的私立脑科医院、心理治疗医院、术后康复医院、临终关怀机构都是杜姝家开的,也都在完美整形医院当中,对于还算有钱的人来说,在这里你可以享受到最优质的服务,甚至可以延长寿命。”赵茜本身是完美整形医院的会员,她在知道曹玲玲的情况后,第一时间便想要为曹玲玲寻找最好的医生进行治疗。

听到赵茜的话,韩非内心冒出了一个很可怕的猜测。

现实当中杜姝一步步把傅义逼到了绝境,让他杀死了傅忆母女,这一幕还恰巧被傅生看到。

后来傅义身亡,傅生陷入最深的绝望,妻子独自一人来抚养傅生和傅天。

她为了治好傅生,很可能会像赵茜一样,去寻找最好的医生为傅生治疗。

以杜姝的性格大概率不会停止报复,她说过要让傅义家破人亡,所以她很有可能会继续去针对傅生一家。

傅义是个高智商的渣男,但他在杜姝眼中不过是个好看的玩具,论手段和心智,傅义根本玩不过杜姝,更不要说当时高中都没读完的傅生了。

在傅生的记忆当中,整形医院成为了他的执念,给他留下难以消除的阴影,韩非也很难想象他到底在这里接受过怎样的“治疗”。

思来想去,韩非觉得这应该就是傅生和整形医院之间的关系,傅生接受过整形医院的心理摧残和种种难以想象的折磨。

望着病床上的曹玲玲,韩非感觉未来已经改变。

如果他在人生的欠债任务当中,选择杀死傅忆母女,那现在受到刺激躺在病床上的,可能就变成傅生了。

“傅生能够看见鬼,还可以和鬼交流,被杀害的傅忆母女,死后有可能就站在傅生的身边,血淋淋的看着他,一直跟着他。”

这样想想,韩非感觉傅生确实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他在经历这样的绝望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还和自己弟弟一起,改变了一个时代。

其中固然有黑盒的帮助,但傅生自身的能力也绝对不可小瞧。

摸了摸下巴,韩非轻轻吸了一口凉气。

“傅生经历了这样的绝望才获得了黑盒的认可,那我的过去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倾听着脑海深处若有若无的狂笑声,韩非陷入了沉思。

喜欢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