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装了光伏发电后悔了_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战场寒风呼啸,一片肃杀,只有三爪金龙袍在风中猎猎作响的声音。

上官雪冻结妮蔻等人后,手一收,冷冷地看着前方三座冰雕,没有做进一步动作。

“咔。”突然,冰雕表面出现一道裂痕,紧接着向四周慢慢扩散,冰屑不断掉落,最后整个爆开,妮蔻三人先后冲了出来。

如果是普通人,被刚才那样的极寒雪幕笼罩,早就暴毙于低温了,他们三个得益于自身的超凡之力,可以与阴阳咒力抗衡,被冻住的时候护住了自己的核心温度,没有落得个当场身死的下场。

三人已经是气喘吁吁,毕竟他们的实力远远不如上官雪,对抗起来要消耗更大的体力。

不过,经过刚才的交锋,他们不约而同发现了一点违和感——上官雪好像在故意留手。

先前那阵致命的吹雪,如果上官雪一直瞄准他们,直接讲他们从里到外全冻住,到时候非死即残。

然而,上官雪吹出雪幕时,莫名将其吹成了扇形范围,让寒流扩散席卷四周,绝大多数咒力都在冻结地表和建筑时被消耗掉了,真正吹在他们身上的连10%都不到。

上官雪后来没有快速进行补杀也是个很好的印证,如果她在三人被冻住时继续释放其它阴阳术,他们恐怕是九死一生,但她冻结完三人后没做任何行动,只是在那看着,这非常不符合战斗的常理。

罗曼紧盯着上官雪和上官霸,防止其突然发难,同时压低声音试探性地说:“那个女孩好像不想和我们打,那个大个子脑袋又不好使,如果我们现在离开,他们大概率不会追过来。”

卢戈吐掉口中带血的冰渣,仇恨的目光越过上官姐弟,直勾勾盯着后方的叶凌辰,冷酷地说:“要走你们走,今天要么他死,要么我死。”

卢戈说完,又冲了上去。

“卢戈!”妮蔻眼看唤不住卢戈,只能握紧泣火,对罗曼疾声说,“你想办法纠缠傻大个,我和卢戈先去对付阴阳师,不能让那个矮子随便施术,否则我们没半点胜算!”

“好!”罗曼也不磨叽,开始持刀在上官霸周围游走,也不正面硬碰硬,只是不停骚扰他,阻止他援护上官雪。

卢戈冲至上官雪身前,刚当头一刀劈下,她已是快速结印,足下浮现起黑白双色的阴阳掛盘,手一抬,符咒能流呼啸而出,轰一声将卢戈打飞十几米远。

卢戈刚飞出去,上官雪兀然发现他身后藏了个人。

只见妮蔻仗着自己身材娇小,全程跟在卢戈背后,用他的身躯遮蔽视线,悄无声息拉近距离,正用寒蝉泣火左右夹攻而来。

这人后藏人的配合战术,经验稍浅的人还真一不小心就中招了,但上官雪作为三爪金龙,对各种战况的应对都已娴熟于心,只稍稍变动结印,咒术能流就一分为二,从左右两方挡住了寒蝉泣火。

眼看妮蔻用力用得脸都憋红了,怎么都破不开屏障,上官雪嘲讽道:“想杀我?就凭你们两个矮子?”

“你才矮子!你全家都矮子!”妮蔻怒嗔之际,眉心太阳神印亮起前所未有的炙芒,浪潮般的炙金流火沿着寒蝉泣火袭向上官雪,与咒术能流纠缠在一起,一时间竟将她的双手死死缠住,使其不能结印。

上官雪眼看妮蔻破釜沉舟,以急剧损耗体力为代价锁死她的双手,当即眼睛一眯,意识到了什么。

“拜——”妮蔻还没把名字喊完,远处楼顶已是闪过灼目寸芒。

拜萨作为告死军团最精锐的射手,有着极强的战场嗅觉,知道什么时候该出手,什么时候该隐蔽。

他先前几次射击都被上官雪的屏障拦下,深知在对方有所准备的情况下,自己的箭矢难以伤其分毫。

所以,他一直蛰伏在黑暗中观察战局,先前有好几次射击机会,全都被他忍住了,对付这种上位强者,普通机会是不行的,成功率太低,必须等待对方的破绽,而且是一个足够大的破绽,才能抓住机会将其一击必杀。

妮蔻虽然和拜萨隔着上百米远,两人无法交流,但她发现拜萨许久没有射击,已经对他的想法心领神会,刚才她藏在卢戈身后突袭,看似是想一家里装了光伏发电后悔了击毙杀上官雪,实则是在找贴身的机会。

一贴身,她就会毫无保留释放炙金流火,去缠住上官雪的双手,使其无法结印。

“印”是阴阳师发动咒术的必备前提,没有印,无法调和阴阳能量,也就无法使用任何阴阳术。

一个无法结印的阴阳师,动用不了任何咒术,在战场上就是一个活靶子!

拜萨手中的长弓是轮回世界兵器,威力不亚于反器材狙击枪,箭矢瞬间破空袭至上官雪眉心。

妮蔻感受到头顶传来的风压,心中已是狂喜。

成功了!

“铛!”咒术屏障毫无征兆在上官雪前方浮现,将箭矢凌空拦断。

妮蔻瞳中倒映着折断的箭矢,目光缓缓陷入呆滞。

只见上官雪唇角仍带着讥讽的弧度,用看小丑的眼神看着妮蔻:“矮子,就这?”

妮蔻惊愕地看向上官雪的双手,她的手掌和五指仍被炙金流火锁住,没有动弹分毫,亦没有结印,但刚才出现的屏障,又赫然是她释放的阴阳术...

蓦然间,妮蔻脑海中浮现起两个字——心印!

阴阳师的“印”,是一种调和阴阳能量的手段,绝大多数阴阳师都需要以手结印,才能调和阴阳。

但也有那么一些凤毛麟角的存在,可以使用“心印”。

心印,顾名思义,以心结印。

掌握心印

家里装了光伏发电后悔了_

的阴阳师,无需用手结印,而是能够以心流调动阴阳能量,直接释放阴阳术。

心印是阴阳师最难掌握的技能,没有之一,它不是依靠日复一日的练习,或是坚持不懈的意志力可以做到的。

这是一种纯粹的天赋,纯粹到资质普通者再怎么努力练习也没用,只有百年难遇的天才才有可能掌握。

当今朝廷,阴阳司中掌握着心印的阴阳师,无一例外都是四爪金龙。

上官雪今年20岁,虽说术力只达到三爪金龙的标准,但她竟然掌握着心印这种究极技艺,这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霎时间,妮蔻等人心气全无,只感觉最后一抹希望都消失殆尽了...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现在上官霸挡在上官雪面前,高大的身躯将姐姐护在身后,一时间难以绕过,众人决定各个击破。

妮蔻与罗曼是老战友,彼此无需眼神交流,便已心照不宣,两人不动声色分向两侧,妮蔻从正面吸引上官霸的注意力,罗曼则是绕到他身后,准备从后方发起袭击。

上官霸的智力只有8岁,身体蛮横无比,但毫无智谋可言,他一下盯着妮蔻,又感觉不对,转身盯向罗曼,但还是感觉不对,就这么来回转身,不知道该盯谁,被两人耍得团团转。

上官霸身材庞大,臂展亦然,剑身短窄的寒蝉轻剑难以突破这段距离,妮蔻便将其收起,双手持握起泣火重剑,虎视眈眈地寻找上官霸的破绽。

就在上官霸去盯防罗曼时,妮蔻眉心亮起灼目的神印,炙金流火在周身涌动,与此同时,手中泣火重剑开始急剧升温,霎时间攀升至数千度,滚滚热流向四周席卷而去。

“轰——”妮蔻闪电般拉近与上官霸的距离,充盈炙芒的泣火重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弧线,直劈上官霸后脑。

家里装了光伏发电后悔了_

上官霸急急忙忙回身,抬起玄铁巨锤抵挡。

“铛!!!”剑锤相撞,火光迸射。

从力量层面而言,哪怕妮蔻双手持握重剑,又有先攻下劈之势,但和天生神力的上官霸比起来,这种攻击无异于蜉蝣憾泰山,上官霸格挡后连手臂都没有晃一下,轻轻松松将其拦截。

然而,情势很快发生了变化。

泣火重剑最可怕的地方不在于2.21米的剑长,也并非42kg的重量,而是其现代科技水准。

畴昔打造的泣火重剑,中枢核心可以控制内部粒子震动,当粒子出现剧烈震动,泣火表面的温度就会急剧攀升,它在实验室中曾经烧到过5500℃,已经接近太阳表面温度。

被这种高温剑刃接触,凡物瞬间就会被烧成灰,上官霸手中的玄铁巨锤虽是神兵,无坚不摧,但铁的导热性实在太强了,巨锤跟泣火接触后不到一秒,接触面就已经一片火红,并迅速蔓延向锤柄,宛如一大块烙铁。

“啊!好烫!!!”上官霸嚎叫起来,赶忙松手扔掉火红的双锤,不停往冒烟的手掌吹气,“呼!呼!烫死我了!”

对方武器一脱手,罗曼瞬间抓住战机,轮回世界AAA级兵器威煌挥出凌厉刀芒,直劈上官霸头顶,势要将其劈成两半。

上官霸被吓了一大跳,慌慌忙忙向旁边躲去,罗曼的威煌也因此没能命中头颅,而是落在他的肩膀上。

“嗤——”剑刃入体,血沫涌出。

“呜啊!...”上官霸被砍翻在地,他摸了一下肩侧深可见骨的伤口,一看满手都是血,顿时眼泪汪汪地向上官雪哭诉,“姐姐,我受伤了...”

罗曼这一击虽然得手,但却是脸色大变,刚才他已付诸全力,再加上威煌大刀本身的锋利度,威力用削铁如泥来形容绝不过分。

他本以为这一刀可以直接把上官霸的手臂砍飞,谁知只是破开皮肉,砍到骨头就砍不进去了,三爪金龙武将的肉体强度实在夸张。

上官雪眼看上官霸坐在那哭,有点忍不住了,怒嗔道:“蠢得跟头猪一样!自己不用内功,拿身体硬抗,还有脸哭?给我起来!”

上官霸的哭声戛然而止,挠了挠头,尴尬地说:“对哦,我会内功...我刚才忘了...”

就在两姐弟说话的间隙,妮蔻和罗曼已是乘胜追击,泣火与威煌从左右侧同时斩来,重剑斩向腰身,大刀只取首级,欲直击要害。

“哈!”上官霸大喝一声,周身奇穴突然爆发出灼热的罡气,呼啸间如盔甲般环绕在体表,形成了一道防御屏障。

“铛!铛!”两声脆响暴起,泣火和威煌先后被罡气弹开,未能伤到上官霸分毫。

与此同时,妮蔻和罗曼还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气劲沿着武器表面袭来,当它冲入身体时,犹如火蛇般在体内游走肆虐,霎时间浑身燥热,全身筋脉一阵剧痛。

如果两人对远东皇朝有所了解,就会知道这是朝廷的「纯阳无极功」,此功只传大内高手,是一门极其霸道的武学,炼成者运功时刀枪不入,罡气炙热如火。

这种功法攻守兼备,在抵御外功侵袭时,还能动用内劲反噬对手筋脉,刚才罗曼和妮蔻就是中了这一招。

就在两人被纯阳无极功所伤时,上官雪也出手了,她从摇曳的霜白花伞底端取下一张符咒,置于右手掌中,同时左手快速结印,红唇启张轻轻一吹...

“呼——”上官雪宛如雪女临世,掌中符咒化作涌动的霜白色能量,在她的吹拂下飘向前方,斑驳霜白在空中飞舞,扩散,愈发庞大密集,最终冲上苍穹,凝为满天飞雪。

纷飞雪幕带着极寒的温度,冻结着所触及的一切,当它拂过红如烙铁的玄铁双锤时,锤面骤然散发出茫茫蒸汽,热量被急速带走,紧接着水汽凝结,在其表面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冰晶。

这层冰晶并非普通的冰块,隐隐能看到咒术粒子在上面萦绕,形成了一层隔绝高温的镀层,等上官霸下次再拿着巨锤与泣火正面撞击,就不会像先前那样被烧得通红了。

“呼——”上官雪持续吹雪,掌中的霜白色能量仿佛无穷无尽,雪幕所过之处,无论地表建筑全部凝结为冰,世界仿佛变成了家里装了光伏发电后悔了白色。

在强大的阴阳咒术下,妮蔻、罗曼、卢戈三人不得不挤在一起,前两人驱动太阳金火,卢戈唤出雷电护身,共同对抗极寒雪幕。

饶是三人合力,雪幕涌过之时,可怖的低温依旧吞噬了金火与雷浆,在他们体表形成厚厚的冰晶,身体霎时间被冻住,动弹不得。

吹完最后一口雪幕,上官雪唇齿合拢,以她本人为起始,前方一百多米的扇形区域已经化作冰雪世界,入目唯有无尽霜白,冷得透骨。

而在战场正中央,妮蔻、罗曼、卢戈三人已经被冻成了三具不会动的冰雕...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