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rentkitty中文网官网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第四百三十四章陇川先生

看着王先夏有些自得,古筝生首次带着鄙视道:“好啊,你有这样一个乌龟洞儿,居然从来不露半句口风,当真是有些让人怀疑了。”

听到师兄这么说,王先夏倒也脸有惭色,道:“大哥谅鉴。这种窝洞,虽然看起来神秘,但是在世上并不是什么光彩物事,实在不值一提……”

“有这种家业,想必神医祖上,在岭南也不是寻常人家!”看着王先夏一言未毕,吉星却含笑出声。毕竟一个普通人家里,怎么可能挖地洞留后路?

“小郎君见笑了!其实此事某家也不晓。当年还在幼时,就随家父有事前去大理。后来偶遇家师,有幸收归门下!因为师门之事,才继续回到岭南!”王先夏居然带着唏嘘。、

“原来如此,,,,,,!”吉星倒也没有惊讶,毕竟齐王的姑姑就嫁在大理,和大理也算是有些渊源。听到王先夏的话,自然不会有着多少奇怪。

砰!

这里大家依旧在说着,忽然间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诸人感觉有如地震,洞中都觉脚底地面摇动,似乎有些站立不稳。

白须男子易泾舒不由失色道:“不好!吴鐜老怪居然用炸药,硬炸这里的密道,看来转眼间,便要攻进来这处密道了!”

“无耻!”古筝生刘海颜怒道:“真正是卑鄙之极,无耻之尤。祖师爷和师父擅于土木机关变化,这乃是本门看家本领。这老怪物不花心思破解机关,却用炸药蛮炸,如何还配称本门弟子?”

看着几个人的样子,黎三忍不住又是冷冷的说道:“他既然敢杀师父、伤师兄,难道你们这些人,还认他是你们本门的师叔么?”

顿时有些哑口无言,古筝生刘海颜喃喃的道:“这个……”

这边没有继续接话,蓦地里轰的一声大响,诸人在山洞中尘土飞扬,迷得各人都睁不开眼来。

因为这洞中闭不通风,虽然感觉四通八达,但是此时这一震之下,气流激荡,人人耳鼓发痛,心里都带着几分骇然。

“奇怪了!石师莫非没有阻止?”吉星带着好奇的看着陈延寿和何长汀!

澄远却双手合十道:“诸位施主,与其任他炸破地洞,攻将进来,还不如一起出去面对如何。”

连秦奘这些人,此时看着吉星这边的人,都一起齐声称是。所以大家瞬间都看着了洱海五友,无疑带着一些问询!

“大师所言极是!”这个易泾舒心想,这澄远大师乃是禅门高僧,躲在地洞之中以避敌人,实是大损佛家威名。

反正难免生死一战,终究最后是躲不过了,便说道:“既然如此,大伙儿一齐出去,跟这老怪一拚如何。”

看着大家的神色,王先夏叹气道:“澄远大师与这老怪无怨无仇,犯不着赶这趟混水,诸位和大师还是袖手旁观罢。”

澄远依旧合十道:“中原武林之事,佛门清净,本来都无意要插手。但是贫僧身在岭南,此番起因于神海,万事因果,如今很难说跟谁并非无怨无仇。”

听到澄远如此说,易泾舒道:“大师点拨,某等师兄弟十分感激。咱们还是从原路出去,好教那老怪大吃一惊,再看如何。”

此时众人都点点头称是,一起都看着了王先夏这边,毕竟这里属于王家的地方。

王先夏却也看着了白须的易泾舒,易泾舒于是道:“三弟家眷和开始迷晕的二位,都可暂时留在此间,谅那老怪就算到时候有手段,也未必会来搜索。”

听到易泾舒这么说,黎三倒是向他横了一眼,道:“还是你留着较好,某家大哥岂是如此人物?”

带着一些尴尬,易泾舒忙道:“在下决不敢小觑两位,只是两位受伤,再要出手不大方便。”

“哼!某家大哥不屑如此!”黎三道:“某往日在江湖上,那是越伤得重,打起来越有劲。”

听到黎三不住的抬杠,古筝生等都摇了摇头,均觉此人当真不可理喻。但是吉星这个主人似乎阻止,当下王先夏过来扳动机括,再次快步抢出去。

大家听到吱吱之声甫作,出口处只露出窄窄一条缝,还没有等到出去,易泾舒先便掷出两个火炮。

砰!砰!

[标

torrentkitty中文网官网 全文阅读

签:p标签]只听到两声响,却炸得周围白烟瀰漫。随着两声响炮响过去,上面的石板移动后,再次露出的缝torrentkitty中文网官网口,明显已可过人。

但是易泾舒没有马上出去,而是又是两个火炮掷出,跟着便快速窜出去。看着他的反应,明显心计比古筝生强出太多!

此时易泾舒双足尚未落地,白烟中一条黑影从身旁抢出,冲入外面的人丛之中,便叫道:“哪一个是万圣老怪,姓利的好汉跟你会会。”

大家看时正是黎三,眼见面前有个麻衣汉子,不由喝道:“丫丫的,先吃某家一拳!”

砰的一拳打在那人胸口,那人是万圣老怪吴鐜的弟子,身子一晃第二拳又已击中肩头。只听得劈拍之声不绝,黎三出手快极,每一拳每一掌都打在他身上。

随即诸人等都从窜上来,只见一个身形魁伟老者,此时站在西北角上,身前左右站着两排汉子,一个带着半截铁罩的人,赫然便在其中。

此时古筝生刘海颜叫道:“老贼,还记得某么?”

老者正是神海万圣老怪吴鐜,一眼认清诸人,淡淡出声说道:“先夏贤侄,如能将那和尚医好,某可饶你不死,只是自此须拜老夫为师,改投神海门下。”

听着似乎一心只要治愈和尚,显然是有着某些作用。

这边古筝生听他口气,将当前诸人不放在眼里,似乎各人的生死存亡,全由他随心所欲处置。

但深知吴鐜厉害,王先夏心下害怕道:“老贼,这世上某只听一人的话,唯有他老人家叫某家救谁,某便会救谁。你要杀某易如反掌。可要某治病人,你非去求那位老人家。”

看着王先夏油盐不进,吴鐜冷冷的说道:“你只听谭勒央的话是不是?”

王先夏冷笑道:“只有禽兽不如的畜生,才敢起欺师灭祖之心。”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第四百三十三章同门义气

看来他们对这个万圣老怪,果真是真的害怕,

torrentkitty中文网官网 全文阅读

所以王先夏在说到的时候,明显带着敬畏和害怕。

黎三看着吉星带着沉吟,于是道:“呸!你说的鸟老怪也好,万圣老魔也罢,你们怎么如此自甘堕落,居然称做‘老仙’!真的可耻,可怜啊你们!”

裴易看到吉星皱眉,于是对着王先夏抱拳,接着对黎三说道:“三弟,王先生是故意言语试探,岂是真心称呼‘老仙’?你何必如此计较言辞?”

黎三却哼了一声,看了诸人一眼道:“江湖行走,这个某自然知道!若要真的试探,为何不可称为‘老鬼’、‘老妖’、‘老贼’,激得他暴跳如雷?”

听到黎三这么说,王先夏首次带着一些感激,也对着黎三抱拳施礼道:“阁下的话也是有理,不过某不善作伪,称他一句‘老仙’,脸上露出愤怒之色。那贼人甚是狡猾,一见之下便即起疑!”

“看来,你救人可以,演戏却不如这个李万能了?”黎三翘嘴淡淡笑着。

“某乃李凡能!不是李万能!”伶人带着唱腔,指着黎三皱着眉头。

“万能也好,凡能也罢!看来,你都是能!”黎三冷笑了声,却看着了王先夏,似乎首次不想和他纠缠。

王先夏看到如此,继续对着这边说:“那人伸手向脉门抓来,一边对着某喝问:‘查问家师行踪,你究竟有何用意?’某当时见事情败露,当时对付老怪门下,丝毫不能容情,反手一指便点了他的死穴。”

“好手段!”

“见笑了!那第二名贼人,瞬间从怀中取出一柄喂毒匕首,向某直接插过来。当时某手中没有兵刃,这贼人武功又了得,眼见危急时那那铁罩封头的人,忽地夹手夺了他的匕首,叫道:‘师父叫咱们求医,不是来杀人的。’”

诸人没有吱声,王先夏于是继续说着:“那贼人怒道:‘师弟给他杀了,没瞧见么?你……居然……你竟敢袒护外人。’”

“此时那铁罩蒙头的人说道:‘你要杀这位神医由得你,可是这和尚不救治,马上就性命难保。不能指引寻宝路径,师父到时候唯你是问。’

“当时乘着他们争辩,某便即取兵刃在手。那贼人见不能轻易杀某,又想铁罩蒙面的人,言之也是有理便道:‘既是如此擒了这鬼医生,去见师父。’谁知铁罩蒙头人嘴里说道:‘好。’一伸手却将匕首插入那人胸口,将他杀了。”

啊!

众人听得一声,自然甚为惊奇。

这里瞬间安静了一些,黎三却沉吟看着王先夏道:“其实也没什么奇怪。这个铁罩蒙头的人,可能是真的有求于你,下手杀死同门向你示好,也是有的。”

听到黎三这么说,王先夏自然叹了口气,随即说道:“一时某也分不出,他的真意所在,不知他是为了向某家挟恩市惠。正待询问忽听得远处有啸声,那铁罩蒙头人脸色骤变,说:‘师父催回去,最好你将这和尚治好了。师父一喜或许不来计较杀徒之仇了。’”

[标签:torrentkitty中文网官网p标签]“哎!”王先夏叹了口气道:“某当时说:‘老贼跟某仇深似海,凡是跟他沾上干系的,某家决计不治。你们有本事,便杀了某就好。’”

“谁知那铁罩蒙头人道:‘某决不会得罪你。’他还待有话说,老贼啸声又作,他便带和尚匆匆离去。老贼既到岭南,两名弟子又死在某家,迟早会找上门来。那人就算替某隐瞒,也瞒不了多久。”

众人听到这里,心里自然稍微明白。果然王先夏接着说:“是以某假装身死在棺中,暗藏剧毒盼望引那些人上钩。全家老幼藏在这地洞之中,刚好诸位来到舍下,那个老仆人虽忠心却十分愚鲁,误认诸位是某所惧怕的对头……”

“啊哈,当某等这一伙人,都是神海老怪的子徒孙。澄远大师高雅慈祥,道貌盎然,将他误认为老怪,不太也无礼么?”听到黎三这么说,众人都笑起来。

王先夏居然也微笑道:“是啊,这件事说起来,当真该打。也是事有凑巧,眼下正是某等兄弟姐妹五人,每两年一次聚会之期。老仆眼见情势紧迫,不等某家的嘱咐,便将向诸同门报讯的火炮点起来。”

诸人想到开始的火炮,自然也都暗暗称奇。

“这火炮是二哥巧手所制,放上天空之后光照数里,同门五人每人火炮各有不同。此事可说有幸有不幸。幸运的是某洱海五友,在危难之际得能相聚一堂,携手抗敌。但如此给老怪一网打尽,也是不幸之极。”

听到王先夏这么说,黎三淡淡的说道:“那万圣老怪,本领就算厉害,也未必强得过禅门澄远大师,再加上某等这许多虾兵蟹将,在旁呐喊助威,拚命一战鹿死谁手,到时尚未可知,你又何必如此……如此……如此……?”

听着他说了三个“如此”,看着吉星似乎有些面色不善,黎三最后再也说不下去。

“呜呼!”听到黎三的话,李凡能高声唱道:“某乃刺秦之荆轲也。风萧萧兮身上寒,壮士一去兮行路难!”

“太磨叽了,难怪打不过人家!”突然一条人影飞起,挺头抬脚向他胸口撞去。

李凡能“啊哟”一声,退步挥臂推开,那人抓住了他随即厮打起来,正是一直说话的黎三。

裴易跨步上前,皱眉忙道:“三弟,不可动粗。”伸手将黎三拉开一些,语气带着责备。

吉星还没有说话,便在此时一个细细的声音,瞬间又传进这地下山洞:“那些徒子徒孙,快快出来投降,或许还能保得性命,再迟片刻可别怪老人家,不顾同门义气。”

古筝生刘海颜怒道:“真的好不要脸,居然还和某等说什么,同门义气。”

白须男子向王先夏说道:“三弟这个地洞,当是建于三百年之前,不知是出于前隋哪一派巧匠之手?”

王先夏抱拳道:“这是祖传产业,算是世代相传,这么一个避难处所,当年何人所建,如今却是不知了。”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