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香深山 编辑: 邓成日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那一年,一次偶然,我走进了海洋山的深处。

在隆冬,雪花已经飞过好几次了。路边积雪,山上寂静。在勾践旁边,几棵大约两英尺高的大树是白色的。停下来,抬头,静静地看。在洁白中,树木的枝条上开满了小白花,清新淡雅,纯净芬芳。和山上光秃秃的树枝大不相同。

那是什么树?有哪些花开了?为什么站在山涧旁,独自感受芬芳?没有春风的指引,没有北风的微笑,站在遥远的山野,它再现了雪花的优雅,释放了群山的灵气,展现了质朴和旷达。没有断树,没有世俗的媚态。像一个清澈自然放纵的山女。

问村民,说梅花,白梅。

是吗?真的是我们歌颂过很多次的梅花吗?真的是我们向往高贵的梅花吗?怎么可能?梅花有多高贵,怎么会在山里长得这么平凡?一时间心里乱想,倒有些蒙了。

古人云:梅花香来自苦寒。梅树生就出生在这个苦寒的山区,独自在冰雪中傲然生长。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不在这山上,夹杂着野树杂树,看着寂寞的山艰难前行。它应该显示梅林森林中成群结队的雪国风格。那高傲的雪霜威严的外表,对权贵气质的蔑视,对世俗目光的敢笑,对偏见的从不认同,都要表现的淋漓尽致。和古代清高的士大夫一样,是一个高雅脱俗的形象。为什么最后会这么普通?虽然有着凝重的气氛和高古的风格,但远不是想象中的雪飞所展现出来的清新美丽的样子,令人难以置信。

回顾过去,我们以前看到的梅花仅限于绘画、书法和影视作品,往往大雪纷飞,红梅盛开,白雪中出现鲜红的颜色,晶莹剔透,一尘不染。漫威为它的辉煌而自豪,赞美它的品质,理解它的本质。真可惜!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里,看到我的美丽,闻到我的芬芳,发现。只要沿着别人尝过的余味和嘴里嚼过的渣滓,要求看似新鲜的感觉。然后牵强做作,假装叹气,仿佛得到了人生的真谛。单纯的认同,对别人的观点和做法的刻板印象,没有认同和筛选。人性如此恶劣,你从不怀疑,不问,一味听。坦然接受,不耻下问,成为自己应该成为的样子。它也逐渐形成了自己固有的审美模式,甚至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时,也会不自觉地遵循其固有的模式和做法。说起来有点难过。

现在想想,可能老师的解释也是鹦鹉学舌吧。他们可能没有机会见证白梅的纯洁,或者红梅的盛开。因为条件的限制,我感觉不到自己,感觉不到自己,只能听从前辈的说教。好在梅花的品质没有变。如果有区别,我们真的会追根溯源吗?

重温龚自珍的《病梅馆记》,似乎有了新的认识。

保持一边安静,让一边舒服。其实欣赏不欣赏,取决于自己的兴趣和眼力。为什么一定要人为的装装样子,做一些画蛇添足的事情?或者根据自己的幻想去做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那不仅是大错特错,更是大错特错。

顺从自然,与荒野互动,你会得到一些古老的观念和坚持,继承自然美。如果我们感兴趣,我们不妨年轻一点,做寻梅的使者赏梅。为什么我们害怕漫长的旅程和山野的博大胸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