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死鬼会害家人吗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不是一直心神不宁,柳无邪也不会离开。

半路上,柳无邪拿出通讯符,联系了大哥陈平,让他派人去城主府一趟,确认一下叶凌寒是否回到四方城。

直奔项家庄。

柳无邪的到来,项自成自然欢迎之至。

魂海得到愈魂丹滋养,已经彻底修复,修为也达到巅峰神仙境。

神仙到金仙,看似相差一个境界,放眼整个东皇城,找不到一名金仙强者。

“项庄主,长话短说,我来找你,是拜托你一件事情。”

柳无邪没有过多客套话,直插主题。

“请说!”

项自成能看出来,柳无邪很是焦急。

两人认识时间不短了,不论遇到什么事情,柳无邪都能保持淡定从容,很少见到他有紧张的时候。

天罚之眼吸收精神力的时候,吸取了叶凌寒体内的人之气,导致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联系。

这种联系,连柳无邪也说不清楚,不像是情侣,也不像是兄妹,就像是身体里面缺失了某个部件。

“发动项家庄的力量,帮我调查叶导师的下落。”

已经三天过去,叶凌寒渺无音讯,柳无邪担心她遭遇不测。

自杀的概率不高,最担心的还是文家以及东皇阁的人。

沈家还有朱家对他们虎视眈眈,一旦落单,必定趁机追杀。

“叶导师失踪了?”

项自成一脸疑惑,没有过多细问,立即吩咐下去,发动项家庄的力量,寻找叶凌寒的下落。

“无邪,我们进去说话,很快就有消息传回来。”

安排好了之后,项自成邀请柳无邪进去说话。

跟着项自成来到大殿,一名侍女送上来香茗,柳无邪眉头紧皱。

因为救了叶孤海一命,最近一个多月,平安商会跟城主府来往密切,陈平无需前往四方城,通过通讯符,就联系上了叶孤海。

消息很快传递回来,叶凌寒并未回到四方城。

听到这个消息,柳无邪眉头越皱越深。

没有回到四方城,那还在东皇城区域。

时间一点点过去,项家庄在东皇城有很多眼线,不到半个时辰,就有消息传递回来。

“庄主,西门的探子传回来信息,三天前看到叶导师出城了。”

一名管事踏入大殿,将打探到的消息如实禀报。

从西边出城,这不符合逻辑。

如果是进入葬龙山脉历练,从南面出城,无疑是最捷径也是最好走的路线。

西城出门,那边到处都是荆棘,路很不好走,还经常遇到强大的仙兽。

“项庄主,这份情我记住了,后会有期。”

以免叶凌寒有个三长两短,柳无邪必须要尽快找到她。

要是因为自己一番话,让她寻短见,柳无邪内心肯定不安,甚至会内疚一辈子。

叶凌寒性格大大咧咧,加上从小又娇生惯养,自从遇到柳无邪之后,彻底变了。

“无邪,我抽调几个高手随你一起进去!”

项自成叫住了柳无邪,此番前往葬龙山脉,危险重重,柳无邪孤身前往,非常的危险。

“多谢项庄主的好意,人多眼杂,况且我是进去找人,又不是历练,安全倒不是很担心。”

柳无邪还是感激的说了一句。

项家庄的人护送他,肯定会引来很多人注意,就算他易容了,也会被人拆穿。

主要是柳无邪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不想让人知道。

说完,柳无邪带上面具,

横死鬼会害家人吗免费阅读*

离开了项家庄。

傍晚时分,站在西城门处。

西城门比较古老,上面留下很多战斗的痕迹,每年都有不少仙兽冲击这里,导致西城门人很少,居住都是一些穷苦人家。

小芊的家,就是从西城门出去。

出城之后,施展身法,犹如一道流星,钻入葬龙山脉深处。

“你千万不要有事!”柳无邪暗暗说道。

天色渐暗,柳无邪不敢连夜赶路,只好找到一处安全之地休息。

叶凌寒是元仙二重,能伤她的人不多,又有神秘旗帜护身,柳无邪倒不是很着急。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叶凌寒走极端。

从小没有人忤逆她,做任何事情,都任性而为,自从跟柳无邪在一起后,性格一点点改变,很多时候,都要考虑柳无邪的感受。

夜晚的葬龙山脉,还是很危险的。

这次从西面进来,是一条完全陌生的道路。

天色一亮,柳无邪继续上路。

“天罚之眼!”

柳无邪调动天罚之眼,捕捉空气中残留的能量。

只要叶凌寒经过这里,肯定会留下一丝气息。

加上天罚之眼又吸收了叶凌寒体内的人之气,感应起来更容易。

很快!

天罚之眼跳动一下,抓到了什么东西。

“朝那个方向去了。”

天罚之眼看向西北方向,那边可是葬龙山脉深处,叶孤海就是在那里受伤的。

事不宜迟,柳无邪加快了脚步,直奔西北方向。

凭靠天罚跟鬼眸,一次次化险为夷,避开那些强大的仙兽。

这也是柳无邪不愿意让项家庄的人跟着的主要原因。

自己有避开仙兽的能力,难保项家庄的高手不觊觎。

项自成对自己不错,不代表项家庄每个人对他都很友好。

到时候杀了他,大不了回去告诉项自成,他们护送不力,项自成还能杀了他们不成。

柳无邪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这个世界,除了自己,谁都不能百分之百信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在极大的诱惑力之下,又有几人能做到坚守本心。

天罚之眼一直捕捉空气中残留的气息,突然之间,柳无邪眼眸一缩。

“奇怪,虚空中还有其他人的力量。”

停住身体,柳无邪暗暗说道。

残留的力量很强大,最少也是元仙境。

很少有修士从西城门进入葬龙山脉,难道这些人是去追杀叶凌寒的?

说完,加快了脚步。

茂密的荆棘之中,叶凌寒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破烂烂。

连续飞行,导致仙气急速下降,只能选择在地面上行走。

“我们快追,她逃不掉的。”

在叶凌寒身后不远处,传来好几道声音,各个修为不低。

柳无邪拿出饮血刀,凌空劈砍下去,挡在他面前的荆棘全部炸开,腾出一条道路。

从杂草从中,钻出来大量的虫蚁毒兽,饮血刀释放出的气息,让这些毒虫不敢靠近。

突破到真仙三重,修为暴涨一大截。

天罚之眼还在捕捉空中的气息,泥丸宫中的精神力,无时无刻不在减少。

好处也很明显,柳无邪感觉自己的精神力,变得更加纯粹。

已经两天两夜过去了,还没叶凌寒的踪迹,柳无邪有种不好的预感。

穿过一条河流,前方视野开阔了很多,远处还有几块大石,纵身一跃,落在其中一块大石上。

“血迹!”

在大石一角,上面有一滩血迹,已经干了,从颜色上来看,血迹留下的时间,不超过两天。

也就是说,两天前这里有人受伤了,血迹才沾染在大石上。

经过天罚之眼窥视,确定这些血迹是叶凌寒留下的。

一丝恐怖的杀意,以柳无邪为中心,横扫而出。

“你一定要坚持住!”

柳无邪将力量催生到了极致,天罚之眼反馈回来的力量越来越强,应该是距离叶凌寒越来越近了。

一座山谷之中,四名高手形成四个方位,将叶凌寒困在中间。

“叶凌寒,我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一名中年男子,发出一声狞笑,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叶凌寒那傲人的躯体。

“文曲,沈汕,朱赤染,卢保国,就凭你们四个,也想杀我吗。”

叶凌寒目光横扫一圈。

卢保国被柳无邪逐出青烟道场后,投奔了沈家,借助沈家的力量,顺利突破到元仙境。

得知柳无邪离开了青炎道场,几家联合,展开了追杀。

至于文曲,完全是巧合,他带着家主之令,前来追杀柳无邪,正好碰到了沈家的人。

文曲跟沈汕两人都是元仙二重,朱赤染跟卢保国都是元仙一重。

这一路上,已经交战数次,叶凌寒每次都侥幸逃脱,不过付出惨重的代价,她的前胸后背上,留下好几道伤口。

连续大战,叶凌寒气喘吁吁,仙气纯度,远不如他们。

“可惜这么漂亮的人儿,就要命丧此地了。”

沈汕流露出可惜之色,不可否认,叶凌寒太美了,尤其是现在,带着一丝凄惨的美。

美的让人怜悯,让人心疼,让人怜爱。

一头乌黑的秀发,显得有些凌乱,随意的搭在肩膀上,衣服破破烂烂,一些地方露出雪白的肌肤,让沈汕四人,心里冒出一团邪火。

“如此漂亮的人儿杀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卢保国发出一阵狞笑,他是青炎道场横死鬼会害家人吗导师,虽然年纪比叶凌寒大很多,不代表他对叶凌寒没有非分之想。

四人相视一眼,从彼此眼眸中,看到相同的答案,随后流露出淫.秽的笑容。

叶凌寒身上释放出恐怖的杀气,右手探入怀中,准备拿出父亲送他的旗帜。

面对四名元仙,胜算不大,大不了同归于尽。

“叶凌寒,你不用枉费心思了,我们早就知道,叶孤海将遮天旗送给你了。”

文曲发出一道嘲弄的声音,手**现一把长矛,专门破解叶凌寒的遮天旗。

叶凌寒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凝重,这次他们四人有备而来,可以说是算无遗策,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喜欢太荒吞天诀请大家收藏:

突然出现的三角符印融入九角符纹当中。

融入进去的那一刻,情况突变,九角符纹开始燃烧起来,像是一团烈日,盘旋在死符潭上空。

从潭底冒出来的那些符纹,全部溶解,化为大量的符道法则,跟火焰融为一体。

而这个时候,五雷符已经落下。

“轰隆隆!”

五种雷电,携带毁天灭地之能,导致整个死符潭都在晃动。

潭水飞溅,形成滚滚惊涛骇浪,不断地拍打两侧岸边。

石娃深陷囹圄之中,稍有不慎,就会死无全尸。

脚底下的符箓释放出万丈光芒,像是一层防御罩,将石娃护在其中。

“轰!”

第一道雷电落下,防御罩上面出现无数裂痕。

第二道雷电继续落下,又是一道惊天动地的声音,防御罩上

横死鬼会害家人吗免费阅读*

面的裂痕更多,犹如蜘蛛网迅速朝四周蔓延。

虚空上的烈焰还在燃烧,越演越烈,整个死符潭,变得燥热无比,潭水开始沸腾起来。

恐怖的蒸汽,弥漫上空,遮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已经看不清两人的影子。

“石娃凶多吉少了!”

不少导师摇了摇头,如此妖孽天才,就要陨落此地。

五种雷电,相继出手。

而且威力一次比一次强大。

“崩!”

守住石娃的防御罩四分五裂,化为无数碎片,消失在死符潭上空。

又是一道雷电落下,没有防御罩,石娃只能硬抗,这可是堪比玄仙级别的符箓,击中必死。

眼看雷电落下,盘旋在虚空上的火球陡然放大,幻化出一尊万古凶兽。

谁也不知道这尊凶兽是什么,从未出现过。

随即!

凶兽仰天咆哮,无数剑纹从巨兽口中喷出,直奔苍穹上的五雷符。

落下的雷电,被一枚剑纹斩断。

超过数百道剑纹,涌向苍穹,场面极其的壮观。

场外那些人,看的有些痴了,很多人更是兴奋的手舞足蹈。

“万剑穿心!”

这是传说中的万剑穿心,用无数剑纹组建而成。

左洋等高层,眼眸中释放出惊骇之色,万箭穿心多少年没有出现了。

白经业也是一脸懵逼,突然冒出这么多的剑纹,打得他无所适从。

剑纹冲向五雷符,两股力量相互撞击,五雷符发出轰隆隆的声音,上面出现大量的裂痕。

从万古凶兽口中喷射出来的符纹越来越多。

“咻咻咻!”

一道道冰纹出现了,像是寒冰之刺,笼罩而下。

接着是雷纹,五行纹,阴阳纹,风纹,电纹……

漫天虚空,这些符纹成不规则排列,形成围攻之势,将五雷符困在中间。

“怎么会这样!”

看着即将破裂的五雷符,白经业一脸的无力感,他已经底牌尽出,竟未能斩杀石娃。

几百道剑纹蜂拥而至,刺穿了五雷符。

“崩!”

五雷符炸开,化为无数雷电,像是一条条雷蛇在空中舞动。

石娃脚底下的符箓被雷电洞穿,双脚已经落在水中,符箓随时都能沉下去。

趁着破解五雷符的瞬间,石娃操控残缺的符箓,直奔对面。

速度极快,白经业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小子,你逃不掉的!”

被石娃破解五雷符,白经业睚眦欲裂,身体长驱直入,连续拿出好几枚符箓。

借助符箓的力量,几个纵射,就追上石娃的步伐。

石娃很难避开,就算符道胜过白经业,在武道一途,两者之间相差甚远。

面对白经业的追杀,石娃脸色很平静。

白经业的攻击出现在石娃十米之内。

眼看就要击中,虚空上万古凶兽突然冲下来,张开无尽大口,将白经业直接吞噬进去。

白经业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身体被烈焰烤熟。

太快了,快的不可思议。

融合整个死符潭的符纹,石娃刻画出来的九角符箓,已经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高度。

石娃刻画的符纹本身并不强,强大的是死符潭中的这些符纹。

九角符纹主要作用是转换,将死符潭中的符纹力量收集起来,形成毁灭一击,才成功击败白经业。

因为修为被压制,白经业无法躲避。

如果是全盛时期,石娃想要杀他,无疑是天方夜谭。

漂浮在空中的火焰消失了,九角符纹耗尽了所有能量,一点点散落在死符潭上空。

一些符纹,回到了潭底。

脚底下的符箓耗尽了所有能量,石娃也成功度过了死符潭,落在了对面岸边。

多少年了,没有人成功闯过死符潭。

双脚落地的那一刻,石娃修为暴增。

白经业是他的心魔,如今心魔已除,修为大涨倒也正常。

“吼吼吼!”

外面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每个人激动的吼出来。

倒不是因为石娃取胜,而是他们看到一场酣畅淋漓的符斗。

这种符斗,百年罕见。

不论是符箓的较量,还是符纹的冲击,都堪称逆天。

石娃以弱胜强,颠覆了他们对符道的认知。

原来符道还可以这样施展。

看到石娃取胜,叶凌寒等人一颗心终于落下来,还是相互庆祝。

众人沉寂在快感之中,却不知道,一道人影已经悄悄离开。

等到众人发现的时候,柳无邪已经回到了南湖宅院。

白经业的死,早就在他预料之中。

他要思索接下来的计划,不可能一辈子呆在青炎道场,想要赚取资源,必须要走出去。

“我要尽快搞到天衍录!”

柳无邪回到院子后暗暗说道。

天罚之眼已经掌握人道,弊端很明显,每次施展,泥丸宫都会传来剧痛,长此以往,会诞生裂痕。

最好的办法,找到天衍录,掌握天道之术。

只有掌握天道,才不会受到天道束缚。

天道神书记录天道,却不能主宰天道。

从劳开宇的口中得知,如今天衍录落到黑机门的手里,想要拿到天衍录,可不是那么容易。

没有得到天罚之眼,柳无邪到不着急寻找天衍录。

现在不同,天罚之眼跟天衍录之间,肯定存在某种联系,缺一不可。

符塔那边陆陆续续散去,很多人寻找柳无邪的踪迹,想要询问一些问题,发现柳无邪早就消失了。

叶凌寒带着学员回到南湖,第一时间找到柳无邪。

“你这两天怎么了,为何很少说话。”

叶凌寒踏入院子,看到柳无邪站在大树下面发呆,上前问道。

“我已经帮助你招到大量的学员,完成了对你的承诺,过些日子,我可能就要离开青炎道场了。”

柳无邪目光落在叶凌寒脸上,一脸冷漠的说道。

听到柳无邪要离开,两滴泪水瞬间从叶凌寒眼角滑落。

“你要离开?”

叶凌寒没有擦去眼泪,而是出言问道。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迟早都要离开的。”

柳无邪转过身子,不忍看向叶凌寒,只好背对着她。

“是因为我吗?”

叶凌寒以为是自己给柳无邪造成了困扰,才会提出离开。

“不是!”

柳无邪摇了摇头,就算没有叶凌寒,他也不可能在东皇城长期逗留。

“你要去哪里?”

叶凌寒继续问道。

“不知道!”

柳无邪是真的不知道。

仙界之大,以他现在的修为,都很难走出东皇城区域。

除非能达到元仙境,可以飞行,靠双腿赶路,走一年时间,也未必能走出葬龙山脉。

“既然不知道,就多呆一段时间,等什么时候知道了,再离开也不迟,你放心吧,我不会纠缠你的。”

叶凌寒收起眼泪,挺起胸膛,从柳无邪院子里面走出去。

缓缓转过身子,看着叶凌寒的背影,柳无邪内心莫名一痛。

“唉!”

院子里面传来一道浓浓的叹息声。

悄无声息的离开,对她肯定是一种伤害。

虽然提出离开,柳无邪并没有定下日期。

正如叶凌寒所说,等想好了去哪里,再离开也不迟。

接下来几天很平静,叶凌寒也没来找他,好像是消失了一样。

石娃每天都会过来修炼,将符塔中获得的剑纹全部拿出来,交予柳导师,符塔中的剑纹太多了,他根本吸收不过来。

这些剑纹对石娃来说,用处不大,对柳无邪来说,却有大用处。

“石娃,看到叶导师了吗?”

叶凌寒好几天没过来,柳无邪担心她出什么事情,朝石娃问道。

“叶导师好像这几天不在横死鬼会害家人吗南湖宅院。”

石娃收身而立,恭敬的回道。

“不在南湖宅院?”

听到叶凌寒不在南湖,柳无邪心里咯噔一声,叶凌寒不会想不开吧。

她性格暴躁,容易冲动,当日自己用这种语气,肯定伤害到了她,柳无邪眼眸中流露出担忧之色。

“具体不清楚,几天前跟易衷导师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就独自离开了,易衷导师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叶导师没说日期。”

石娃将当日的情形如实叙述了一遍。

“你去修炼吧!”

柳无邪转身回到了屋子,看来叶凌寒是赌气离开了。

自己故意疏远她,加上用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语气,肯定伤害到了她的内心。

“傻丫头,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

柳无邪坐在屋子里面,一直心神不宁,有种不好的预感。

每当出现这种预感,都会有大事发生,至于什么事情,柳无邪还预测不到。

除非能得到天衍录,能预测到冥冥中的一些事情。

“石娃,你告诉几位导师一声,说我离开几天时间。”

柳无邪从屋子里面走出来,跟石娃打了一声招呼,迅速离开南湖宅院。

以防有人跟踪,离开之前,特意易容了一番。

喜欢太荒吞天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