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的风水相士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姚尚书被放出地牢,还做了主审。可见,李昌被毒死的命案,果真有了关键性的证据。

乔皇后激动地来回踱步,压根停不下来。

陆明玉心里也是一松。

之前她表现地沉稳笃定,有一半是装出来的。到底是猜测,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谈。万幸找到了证据,也能为乔皇后和太子洗刷冤屈了。

李琀还小,听不懂这些。李珝李瑄隐约听懂了,对视一眼,一眼看向陆明玉:“母亲,我们是不是可以去上书房读书了?”

陆明玉微微一笑:“再耐心等一等。”

总得等这桩命案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了,永嘉帝才会令宫中解封。

乔皇后按捺不住激动振奋,冲陆明玉笑道:“天这么晚了,你带孩子们回东宫,好生歇着。”

“母后也早些歇着。”陆明玉眸光一闪,嘴角微扬:“姚尚书做了多年刑部尚书,最擅查案断案。现在既是有了证据,想来很快就能将此案查个明明白白。”

“我们要做什么?”乔皇后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陆明玉简洁地答了一个字:“等。”

是啊,她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等就行了。

乔皇后点点头。

陆明玉领着孩子们出了椒房殿,一路慢悠悠地回了东宫。稍事梳洗,便带着幼子睡下。李琀心满意足地躺在亲娘的怀抱里。

李珝李瑄站在床榻边,磨磨蹭蹭地不愿走。

他们离开亲娘这么久,也很想念亲娘。只是,他们都自诩是小大人了,不好意思说出口罢了。

陆明玉看着好笑,冲儿女们招手:“都过来。床榻这么大,你们一并上来睡。”

李瑄眼睛一亮,高高兴兴地上了床榻,睡在里侧。

李珝还矜持了一下:“太傅说过,女大避父,儿大避母。我今年都七岁了,再和母亲同睡一榻,委实不太合适。”

陆明玉笑着瞪儿子一眼:“你才七岁,哪里就到儿大避母的时候了。再说了,又不是每天晚上带你睡。偶尔一回而已。快些过来!”

李珝喜滋滋地爬上床榻。

床榻很大,母子四个一起睡,也不显拥挤。

李琀躲在亲娘怀里,睡得香甜。陆明玉一边轻抚李琀的头发,一边低声和儿女们闲话。不知不觉中闭目入眠。

……

这一夜,陆明玉好梦正酣。却有许多人彻夜难眠。

永嘉帝直挺挺地躺在龙榻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帐顶。一日间,永嘉帝苍老了十岁不止,仿佛所有的精气神都被抽走了。

梁大将军从几日前就在宫里住下了,白日守在龙榻边,晚上就睡在外间。

值夜的内侍是刘公公。

永嘉帝信不过别人,刘公公已经连着值了几夜,熬的眼珠子都红了。不过,这一份独一无二的圣眷,刘公公根本舍不得往外推,恨不得就扎根在天子身畔。

“皇上,”夜深人静,刘公公大着胆子劝慰永嘉帝:“老奴斗胆,劝皇上几句,别为了此事过于悲恸难过。”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皇上就是再气再怒,也没法子。为了龙体着想,皇上还是放宽心怀,好生歇着吧!”

永嘉帝像是什么都没听见,没有半点反应。

刘公公又劝了几句,还是不见回应,只得闭了嘴。

过了许久,永嘉帝才溢出一声长叹。那一声叹息,无比悲凉:“朕一直以为,朕是个好父亲。”

“朕错了,朕太自负了。”

刘公公听得心中绞痛,在床榻边跪下了:“皇上心里不痛快,骂老奴一顿出出气。”

永嘉帝吃力地侧过头,对刘公公说道:“朕是被儿子们气的,和你有什么干系。你起身吧!”

刘公公不肯起来,依旧跪着:“皇上现在这样,老奴看着心里难受。老奴在这儿跪着,皇上骂几句出出心头闷气。”

这才是真正忠心的奴才。

就像沉默地守在身边的梁战。

永嘉帝想抬手,奈何身体不听指挥,依旧动弹不得,只能颓然狡猾的风水相士地叹息。

今日刑部朱侍郎进宫禀报。刑部仵作为李昌细细验了尸,验出李昌确实是服毒身亡。这味毒药毒性剧烈,入口封喉,从服毒到毒发,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毒发的时候七窍流血,死状十分凄惨。

仵作在李昌头上的玉冠里找到了机关。玉冠里有一个极小的空格,可以放下一个米粒大小的药丸。

所以,李昌是自己服的毒,和东平郡王姚尚书无关。和乔皇后太子也没关联。

李昌为什么要服毒?

这个疑问,犹如一根长长的刺,梗在了永嘉帝的喉咙里。

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不过,他还是将此案交给了姚尚书审理。

一定要找出真凭实据,至少,也得李昊亲自张口认罪。

……

姚尚书和东平郡王出宫后,没有回府,而是一同去了宗人府。

被关了两天一夜,东平郡王早没了平日的神气威风,面色惨淡,像被掐了脖子的鸭子,透着一股奄奄一息的气息。

相较之下,姚尚书就精神多了。他执掌刑部多年,审惯命案,见识颇多,心志坚韧,远非东平郡王可比。

两人同坐一辆马车,少不得互相交流几句。

“这个结果,实在出人意料。”东平郡王叹道:“我千思万想也没料到,五皇子是自己服的毒。”

姚尚书目光一闪,淡淡道:“五皇子是被人哄骗,误服了毒药。到了临死都是个糊涂鬼。”

东平郡王面色沉重,眉头拧了起来:“三皇子五皇子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感情深厚,人尽皆知。三皇子怎么会哄骗五皇子服毒?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姚尚书看了东平郡王一眼:“如果直接去问三皇子,三皇子有大把理由狡辩不认。所以,得用些别的法子,让三皇子认罪。”

东平郡王一愣:“什么办法?”

姚尚书低声道:“此事还得郡王配合……”

[标

狡猾的风水相士 小说全文、

签:p标签]如此如此,交代了一番。

东平郡王深呼一口气,点头应下:“好,一切都听姚大人的吩咐行事。”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李晗第一个察觉到不对劲,小声地喊了一声“娘”。

回应他的,是细微的鼾声。

李珝李瑄心疼亲娘,一同红了眼眶,低声道:“娘这是太累了。”

“我去叫云妈妈她们过来,将娘扶到床榻上睡。”

陆明玉确实太疲累了,被扶到床榻上,翻了个身,继续沉沉睡去。李晗舍不得走,赖在榻尾:“我在这儿待一会儿。”

李瑄一伸手,将李琀抱了起来:“让娘安心睡。”

陆明玉在睡梦中皱起的眉头,不自觉地舒展了开来。

这一睡,直接睡到了隔日天明。

日上三竿,阳光洒到床榻上。饱睡了一觉的陆明玉,在床榻上翻个身,伸了伸懒腰,终于睁开了眼。

不出所料,李晗的小胖脸率先映入眼帘。

“娘,”李琀眼巴巴地看着亲娘:“你走了这么久才回来,我好想你。”

自李晗出生后,陆明玉从未离过他身边。这一回走了一个多月,李琀不知哭了多少回。

陆明玉既心疼又心酸,伸手将李琀抱到了床榻上。李琀甩掉鞋子,钻进亲娘温暖的怀抱里。两只小手紧紧搂着亲娘的脖子不肯撒手。

站在床榻边的李珝李瑄颇有些眼热,不过,他们自觉自己长大了,羞于像李晗这样。

陆明玉温柔地凝望着一双儿女:“珝哥儿,瑄姐儿,这段时日,辛苦你们了。你们不但照顾自己,还将琀哥儿照顾得很好。”

李瑄挺直胸膛,抢着应道:“一开始几天,他经常哭闹。我天天陪着他玩才行。”

李珝接过话茬:“我每日去书房读书,都是妹妹在照顾弟弟。到晚上,弟弟格外闹腾,我们就一起带他睡。”

陆明玉眼眶隐隐泛红,冲李珝李瑄笑道:“你们是好哥哥好姐姐。”

兄妹两个被夸得小脸泛红,喜滋滋地坐到床榻边。

一阵异样的声响忽然传进耳中。

“咦?什么声音?”李琀仰起头,一脸好奇:“好像是娘的肚子咕咕叫。”

陆明玉莞尔一笑:“是啊,娘忙着赶路,已经连着多日没吃饱饭了。”

李珝立刻起身去传膳。李瑄去找了一身新衣来,执意要给亲娘更衣。李琀乐颠颠地跑去找鞋子来。

陆明玉享受着孩子们的关切和疼惜,心中一片柔软。

为了他们,再辛苦也值得。

饥肠辘辘的陆明玉,足足吃了三人份的早膳。

一旁的绮云都快看不下去了,忙拿了消食的山楂丸来:“娘娘忽然吃这么多,可别积食伤了胃。吃些山楂丸吧!”

陆明玉笑着嗯一声,吃了两粒山楂丸。然后说道:“我带着孩子们去椒房殿请安。”

绮云一惊,小声道:“东宫被封,椒房殿外也有侍卫看守。昨日娘娘是第一日回来,没人敢拦。今儿个再出东宫,只怕那些侍卫不肯让路。”

陆明玉淡淡道:“我昨天见过梁大将军,也见过父皇了。梁大将军还要名声,就不敢拦着我。”

不出所料,陆明玉领着孩子们出东宫的时候,御林侍卫们都没吭声。

到了椒房殿,也没受什么阻拦,就这么进了殿。

[标狡猾的风水相士签:p标签]乔皇后见到陆明玉母子四人,顿时红了眼睛,将孩子们搂进怀里,痛快地哭了一场。

当着孩子们的面,陆明玉没有多说,只道:“昨日我该说的话,都和父皇说了。从昨晚到现在,仵作验尸也该验出结果了。母后且耐心等着看。”

“如果我猜错了,父皇今日定会令人问我的罪。”

“如果我没猜错,李昌的尸首上查出了线索。今日文华殿必定悄然无声。”

李昌兄弟被牵连进刺杀太子一案,已经是天家丑事。如果李昌是被亲哥哥利用毒死,天家的脸都被丢尽了。

以永嘉帝为人,十之八九会瞒下真相。

乔皇后很了解永嘉帝,自然听出了陆明玉的话中之意。

乔皇后沉默片刻,转移话题:“你带着孩子们来椒房殿,没人拦你吗?”

陆明玉略一挑眉,语气中透出理所当然的霸气:“这里是我的家,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谁敢拦!”

满心愁绪的乔皇后,被逗乐了,嘴角扬了起来。

陆明玉一回来,她的心就安定了。

“你今日要做什么?”

“哪儿也不去,上书房不是放假了吗?孩子们难得有假期,好好松快几日。我就带着他们,在这儿陪母后。”

乔皇后笑着诶了一声。

……

陆明玉领着三个儿女,在椒房殿里消磨了大半日。

直到傍晚,文华殿都悄然无声。

乔皇后没听到具体的消息,心里颇不安宁。

陆明玉却一派笃定沉稳,半个字不提,笑着对彩兰说道:“天不早了,让人备晚膳。”

彩兰笑着应了,出去没片刻,又回来了,眼中闪着异样的激动:“启禀皇后娘娘太子妃娘娘,皇上宣召东平郡王和姚尚书去文华殿了。”

乔皇后一个激动,霍然站了起来:

狡猾的风水相士 小说全文、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彩兰低声答道:“就在半个时辰前。”

椒房殿被封,消息传递比平日慢得多。半个时辰前的事,到现在才传进殿内。

陆明玉眸光一闪,淡淡道:“令人继续盯着文华殿。有什么异样,立刻来回禀。”

乔皇后心潮澎湃,按捺不住激动,低声对陆明玉说道:“可见验尸真的找到了线索。不然,皇上也不会宣召东平郡王和姚尚书。”

“如果真的是李昊所为,这个李昊,也太过狠毒了。”

“不知皇上,会如何处置发落李昊!”

陆明玉淡淡一笑,握住乔皇后激动地不停颤抖的手:“不管如何,只要能找到线索,证明下毒一事和母后殿下都无关就好。”

乔皇后定定心神:“你说的对。”

这一顿晚膳,乔皇后食不知味,只吃了几口,就实在吃不下了。

陆明玉倒是好胃口,连带着三个孩子,将一桌菜肴一扫而空。

等到天黑之后,文华殿的消息再次传了过来。

东平郡王和姚尚书,被永嘉帝放出宫了。

永嘉帝下旨,令姚尚书主审李昌被下毒一案。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