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能没知觉的死亡,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枚忘真带回来一台专用微电脑,进屋之后问道:“还是没人来抓你?”

陆林北摇摇头,“他们大概是想让我逃得远一点。”

“可是军情处已经获知消息。”

“你被枚家‘开除’,还能得到消息?”

“要等到明天上午,关于我的事情才会传开。省点精力,别追着我问来问去,这位律师——”枚忘真掂掂手里的微电脑,“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记得我差点上军事法庭那一次吗?是他让我逃过一劫。”

“可是……算了,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撞一下运气了。”枚忘真将微电脑放在桌上,启动之后坐到旁边去,做一名老实的观众。

“你好。”微电脑里传来充满磁性的男声。

“是三十四号律师吗?”

“是我。嗯,一名回头客,我记得你,陆林北,现在就能调出你的案卷。”

“不需要,那桩案子已经结束了,我有一件新案子准备委托给你,因为我记得你说过,在军事案件以外,你还擅长刑事辩护,尤其是命案。”

“是的,刑事辩护并非我的主业,但我也有不少经验,在六十七名执业律师当中,接案数量排名第七,胜诉率排名第五。如果你想找胜诉率排名第一的律师,我可以为你介绍。”

“我需要你,三十四号。”

“非常荣幸。说说吧,你又遇到什么案子了?”

“大概在四个小时前,我应邀前往理事会办公楼,准备与理事长见面,在接待室里,我们听到办公室里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于是前去查看,发现理事长黄同科倒地身亡,站在他身边的只有我妻子,叫陈慢迟,她伸出两手,像是在掐人的样子。然后我们离开,我送她到朋友家里暂住,回到这里请你过来。”

微电脑没有反应,陆林北等了一会,问道:“三十四号律师,你还在吗?”

微电脑仍然没反应,枚忘真道:“‘理事长倒地身亡’几个字将他吓跑了。”

“他是纯粹的程序,应该不至于……”

律师终于再次说话,“抱歉,我需要将在手的案件转移给其他律师,将全部算力集中在你这桩案子上。”

“你接受委托?”

“当然,理事长遇害案三百多年来只有这一次,我绝不会错过如此罕见的机会。先让我确认一下,你和你妻子陈慢迟,同时委托我做代理人,对吧?”

“没错。”

“非常好,请你现在就与她联系,我会将协议发送给她,让她签字确认。”

三十四号律师显得如此兴奋,枚忘真不由得投来疑惑的目光,陆林北也有一点意外,提醒道:“我需要你为我们夫妻二人脱罪。”

“当然当然,每一位律师都希望胜诉。”

“可你还没有分析案情……”

“分析案情本身就是服务的一部分,

怎么样能没知觉的死亡,

所以请先签字。”

“好吧。”陆林北记得三十四号的古怪,仍然选择信任他,于是通过茹红裳联系到陈慢迟,大致说明情况,最后道:“准备好微电脑,签一份委托协议。”

“律师会帮咱们吗?他们都是理事会的程序。”

“他曾经帮过我,我相信这一次他也会全力以赴。”

“好的,我相信你,让他联系茹女士吧。”

三十四号颇为着急,一边联系茹红裳,一边向陆林北显示委托协议,让他做电子签名,完成之后,说道:“稍等,尊夫人那边正在签字……好了,陆林北,陈慢迟,从现在起,你们是我的客户,我将全权代理有关你们两人的任何案件,但是你们有权随时终止这份委托,明白吗?”

“明白。”

“很好。现在我要向你提问,然后去见尊夫人……”

枚忘真插口道:“你是程序,不能通过网络直接前往茹红裳家里吗?”

“可以,但是这桩案子比较特殊,我希望在程序方面无懈可击。陆林北,这一位是你的什么人?”

“嘿,是我将你带来的。”枚忘真道。

“但是咱们没有任何委托关系,所以你是外人。”

陆林北道:“她不是外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参谋。”

“好吧,既然这样,她可以留下。首先要明确一件事情:理事长黄同科确实已经死亡?”

“他倒在地上,我根据经验判断他已经死亡,但是没有仔细检查。”

“现场只有陈慢迟一个人?而且做出掐人的动作?”

“对。”

“他们是情人关系吗?”

“我妻子?不不不,他们根本不认识。情况非常复杂,简单地说,我妻子曾经在甲子星接受过融合改造,被植入某种‘印记’。一位叫农星文的人,可以通过‘印记’控制任何一名融合人做任何事情。我妻子从几千公里以外赶到翟王星,成为不自觉的刺客。”

“确实复杂,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情。但是先不讨论‘印记’,我想知道,陈慢迟是怎么进入大楼,并且见到理事长本人的?”

“我不知道,我没问,也没让她说。”

“你什么都没问?”

“嗯,也没让她说任何事情,直接送到茹红裳家里。”

[标怎么样能没知觉的死亡签:p标签]“聪明的做法。你们怎么离开的?现场没有其他人拦截你们吗?”

“现在还有两个人,一位叫关竹前,是一名甲子星人,她看到了一切,但是没有拦截,还有一位程投世,是理事长的助理,他坐在接待室里,也没有动。”

“整整四个小时,没人来找你们,也没有消息传出来?”

“对,至于为什么,我不太清楚。对了,我有当时的视频,但是很遗憾,我没办法读取数据。”陆林北拿出盒子,向律师展示薄膜芯片。

“嗯,这桩案子越来越有趣了,涉及到许多技术问题。”

“是的,这桩案子的本质就是一个技术问题。”

“你了解谁有芯片读取器吗?”

“芯片是翟王星科研中心研发并制造的,他们肯定有读取器,参谋总部的军情处和关竹前应该都有。”

“他们会借给你吗?”

“不会。”

“明白。请稍等几分钟,让我计算一下。”

枚忘真不管律师是否能听到,直接道:“你真想将这件事变成公共案件?”

“对,然后在法庭上揭发一切真相。”

“什么真相?你根本证明不了,除非抓到农星文,还得让他承认一切,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三十四号律师曾经告诉我,辩护策略的核心不是证明自己无罪,而是证明检方的指控有漏洞,揭发真相只是附带效果,是我的任务,与律师无关。”

枚忘真微微皱眉,“老实说,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奇计,居然是找律师,确实够‘奇’,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也会出乎农星文和关竹前的预料。”

“那有什么用呢?律师毕竟只是程序,很可能受到理事会的操控,还有农星文,一切以程序形式存在的事物,大概都逃不过他的入侵。”

“我预料不到更远的未来,只能先走这一步,至少我和慢迟不会在逃亡的路上被直接杀死。”

枚忘真缓和语气,“你说的没错,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

陆林北继续道:“而且我们接受法律审判,也能最大程度减少刺杀事件对普权会的影响。”

“你们最初的计划不就是想要破坏和谈,再启战事吗?”

“那不一样,破坏和谈的一方应该是理事会,不能是普权会,以目前的形势,破坏和谈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将招致大量居民的反感。”

“你现在说话就像是一名政客。”

陆林北微笑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差点忘了,你现在是普权会信息联络部的副部长,情报机构真正的总负责人,比军情处处长的位置还要高一些吧?”

“普权会比较重视情报工作,信息联络部的地位比较高,所以我的职位也跟着上升一些。”

“癸亥的预言居然真的实现了。”枚忘真喃喃道。

“这与他的预言无关,而且我也没有那么重要,只是机缘巧合。”

“没有什么是机缘巧合。告诉我,真像三叔说的那样,到了高层就必须花费大量精力与更高层搞好关系吗?”

“嗯,一点没错,真的非常重要。对你来说这应该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吧,还是普通调查员的时候,你就认识很多大人物。”

“不一样,我所谓的交往,其实是在享受枚家人的特权,像三叔和舶雪处长,他们是在争取特权,差别大了。”

“差别没有那么大,有朝一日……”

“有朝一日我还是会前往众王星,‘争取特权’这项任务,永远与我无缘,所以,如果你和陈慢迟被判有罪,我可一点忙也帮不上。”

“真姐现在帮我的忙就已经够多了。”

三十四号律师道:“你们聊完了吗?”

“聊完了。”

“参考大量相关案例,并且经过我的计算,你们夫妻二人在这桩案子中几乎不可能脱罪,最明智的选择是认罪,然后争取轻判,有百分之七十三的概率逃脱死刑,百分之八十九概率会在二十年后获得释放。”

“不,要么无罪,要么死刑,我们不会认罪,条件再优越也不接受。”

“那么就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五的概率能够脱罪。做好准备吧,陆林北,这会是一场艰苦的辩护,无论输赢,你们夫妻二人都会被剥掉一层皮。而我,会被载入法律史,成为‘名案’的重要一部分。”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陆林北冲过去,抓住妻子的一条胳膊,第一下没拽动,第二下终于引来注意,陈慢迟看向丈夫,“这里……我……”

“跟我走。”陆林北低声道。

陈慢迟失魂落魄,跟着丈夫走开时,低头瞥一眼躺在地上的男子,不由得加快脚步,整个人颤抖得更加明显。

关竹前站在门口,向后让出一步,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往前走,别回头,我的车就在外面。”

陈慢迟更加茫然,陆林北什么都没有说,真的是“往前走,别回头”。

接待室里,原本已经起身的程投世,这时又坐回原来的位置,低头不语,像是在思考一道数学难题。

到了走廊里,陈慢迟惊慌地说:“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陆林北将妻子搂在怀中,几秒钟后将她轻轻推开,“我会带你离开,但是你要镇定,能做到吗?”

陈慢迟点点头。

“冲我笑一下。”陆林北先露出微笑。

陈慢迟深吸一口气,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很好,现在咱们可以离开了。”

陆林北抬起胳膊,陈慢迟轻轻挽住。

离开大楼不需要检查,陆林北身边换了一名女伴,卫兵们注意到这一点,却没有阻怎么样能没知觉的死亡止,甚至没有询问,陈慢迟显然也在记录当中。

关竹前的车为两人打开,陆林北开出两条街以后,终于稍稍松了口气,扭头看向妻子。

陈慢迟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机器人,足足两分钟后才察觉到丈夫的目光,立刻道:“这里是翟京吗?我怎么会……那个人是……”

“什么都不要说,一切事情交给我来处理。”陆林北道。

陈慢迟点点头,沉默了一会,突然又变得惊慌,“晓星,晓星在哪里?”

“她在后方,安全得很。”陆林北其实有一段时间没与女儿通话了。

陈慢迟喃喃道:“这是一场梦吗?还好梦里也有你在。”

“嗯,我在。”陆林北微笑道,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败涂地,他策划那么久,自以为猜到了敌人的一切招数,最后却是一败涂地,而且还没有结束,他现在仍在失败的道路上继续下滑,忠实地执行敌人的计划。

陆林北将车停在路边,将“一败涂地”四个字从心里驱逐出去,他不能认输,必须做点什么来扭转局势。

“慢迟。”

“嗯?”

“你被农星文控制了。”

噩梦变成现实,陈慢迟脸上露出惊恐至极的神情,陆林北继续道:“这是融合改造时留下的‘印记’,所有融合人都有,所以这不是你的错,全是农星文的计谋。”

“天哪,我……我不再是我自己了吗?”

“农星文借助你的手……杀死理事长……”

“天哪……”

“听我说,这不是你的错,你现在需要的是冷静和坚强,战斗才刚刚开始,咱们要稳住阵脚,然后进行反击。”

陈慢迟用力点点头,“我要冷静,我要坚强,我好像记起来一些事情……”

“你现在记起来的事情未必准确,所以什么都不要说。”

陈慢迟又点点头。

“我会将你送到茹红裳家里,或早或晚,会有人去抓你,不要反抗,你可以承认自己的身份,但是你的大脑遭到入侵,对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你的记忆十分混乱……”

“什么都不说,或者说想不起来。”

陆林北微笑着点点头。

“你不陪在我身边吗?”

“这是一场需要配合的战斗,咱们分处不同的战场,但是目标一致。”

“嗯,我听你的安排。”

陆林北原本想要弃车,然后想到妻子的大脑随时会遭到入侵,任何保密措施都没有意义,所以还是驾驶关竹前的车,直奔茹红裳的住址。

对这次意外到访,茹红裳十分意外,也十分欢迎,直到看见陈慢迟,她才微微皱眉,“为什么你一点都没变老呢?这不正常。”

“我们惹了一些麻烦,请让我妻子在你这里住几天,我会记住你的帮助,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予回报。”

茹红裳笑道:“你是真不擅长交际啊,见面就说这些,那我也不客气了,我会记住你的话,我想要的回报可不小。对了,你们惹了什么麻烦?”

“你会从新闻中看到的。”陆林北没进屋,匆匆告辞,临别时向妻子小声道:“战斗到底。”

“战斗到底。”见丈夫要走,陈慢迟越发心慌意乱,但是仍然保持最后一点镇定,就像是漂泊在海洋上,放眼望去,四周无边无际,但是身下至少还有一块木板……

看着陆林北开车离开,茹红裳道:“战斗到底——第一次听到如此特别的情话。”

陆林北最初的想法是带着妻子逃出翟京,即便是现在,这个想法也没有完全消失,就像是饥饿的人,总想不顾一切地大吃一顿,他必须用强大的理智压下这股冲动——逃走正中农星文的下怀,最重要的是,两人逃不了多远就会落网。

必须反击,可是该如何反击?陆林北心里还没有数。

他回到外交大厦,一切正常,没有成群的警察和特工,只有几名执着的媒体人员等在一楼大堂里,他们感兴趣的人是乔教授,对陆林北只是扫了一眼,没有围上来。

怎么样能没知觉的死亡,

间里,乔教授留下纸条,让他无论多晚回来,都去见一面,陆林北没有立刻动身,而是坐了一会,然后开始行动。

首先,他通过微电脑联系王触木,略过客套,直接问道:“普权会打算什么时候通知我妻子失踪的消息?”

那头的王触木沉默一会,“我们已经发动所有人寻找陆夫人的下落,但是……她好像是自己离开的,没有受到任何胁迫,所以不太好找。我们没有立刻通知陆少校,是不想耽误你的工作。”

陆林北长长地叹息一声,“许多事情既是私人恩怨,也是立场之争,怎么可能不影响到工作?我需要陈慢迟离开时的所有影像资料,全交给朱灿晨。”

“发生什么事了?陆夫人不会去翟京了吧?”

“现在不是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总之照我的要求去做。”

“是。”王触木是最受李放鸢信任的心腹之人,这时却没有任何废话。

“我女儿怎么样?我需要的是实话,这关系到我正在制定的计划。”

“晓星没事,被照顾得很好,陆少校随时可以与她视频通话。”

“暂时不需要,请转告李峰回,很快我要与他通话。”

“好的。”

陆林北休息几分钟,联系李峰回。

“有急事吗?”

“农星文发动进攻了?”

“进攻哪了?”

“陈慢迟的大脑。”

“怪不得慢迟会不辞而别,那么所有的融合人……”

“只要接受过融合改造的人,都是一样的待遇,还有那些程序人,至于游戏人,需要对他们进行检测。”

“如果你说的没错,农星文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物,几千万融合人、程序人,再加上不计其数的游戏人,可能会有上亿人受他控制,只听他一个人的命令,谁能阻止得了?”

“农星文暂时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但也只是暂时而已。李先生,请联系赵王星的董添柴,独立军里至少有一位融合人,需要他小心在意。”

“我待会就联系他。”

“你们要进行合作,战胜农星文的武器,可能就掌握在你们两人手中。”

“我们已经在合作,会加快速度。”

“还有,通知马徉徉他们:网络变得更加危险,一定要小心。”

“你还没听说吗?”

“听说什么?”

“程序人已经背叛普权会,投向伍秀实,但是他们没有搞破坏,将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离开之后通知相关部门。”

“马徉徉也背叛了?”

“他没有,他是唯一留下来的程序人,还住在那台农场机器人的体内,但是普权会没办法相信他,所以……将他关押起来,在硬件和软件层面同时施加束缚。”

“释放马徉徉,他会很有用处。”

“嗯,我也觉得他是个不错的帮手,我会直接向李主席请示,如果说不通的话……”

“那就安排我与李主席通话。”

“好,李主席应该会听你的意见。还有事情吗?”

“暂时没有。”陆林北结束通话,起身去往隔壁。

乔教授基本恢复正常,不再萎靡,但也没有特别兴奋,“你看到了吗?毕古君在网上发表一篇声明,向我以及大众表示道歉。”

“还没来得及看。”

“没必要看,作为一场危机,它已经基本结束,全是你的功劳。”

“一场小战斗。”

“却差点将我击垮,以后我再也没资格对你和枚润恒说三道四。”

“请乔教授相信,原点社的誓言没能完全约束你的欲望,你的‘说三道四’也不会影响我和老司长的选择,所以没关系,你可以继续说下去。”

乔教授笑了一声,“总之我的人生有了一次巨大变化,请你过来,就是要说声‘谢谢’。”

“别客气,这是我的职责。”陆林北回自己的房间。

枚忘真正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一见陆林北就问:“是真的?”

“十分抱歉,真姐,我被打败了,而且是一败涂地,我以为农星文和关竹前会利用慢迟对付我,结果……敌人技高一筹,我不是对手。”

“为什么不逃走?为什么还要回来?”枚忘真惊诧地问。

陆林北突然想起眼睛里的镜片,轻轻取出来,放回盒子里,“逃走会让我败得更加彻底,虽然敌人比预料得更加强大,但我宁愿面对,也不想背朝他们。”

枚忘真愣了一会,发出一声短笑,“你要面对的不止是农星文和关竹前,他们躲在后面,将你推向整个理事会。”

“我明白,所以更要留下来。”

“顺便说一声,我刚被农场驱逐,不再是枚家的成员了,这都拜你所赐。”

“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枚忘真又愣一会,随即笑了,“以后我会‘报答’你的。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一位律师,翟王星最好的律师。”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