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大年初九,周六,言非凡用时六个半小时,为鲁省消防员戴强做了旧伤的第二次修复,还有与之相协调的全脸整形手术。

大年初十,冯俭早上六点半就赶到了院士小区,开着卡宴车载着言非凡,又赶到醉墨华庭小区接上宋怡,前往滨海国际机场。

“骗子!”

上车后的宋怡,横了言非凡一眼,气呼呼的说:“割去黑痣的两个地方,我现在还有些疼呢,幸亏当时我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坚持打麻醉。”

言非凡一本正经的解释说:“现在还疼,不代表当时就很疼。”

“如今这个疼痛程度,应该没影响到你昨夜的休息吧?”

宋怡哼哼了两声,转而言他道:“昨天,骨科那边使用骨加工机床厂对陶瓷材质的四根股骨头和髋臼进行了进一步加工和打磨。”

“骨科用超声波做了检查,没有在加工过的陶瓷骨头内部发现裂纹等问题,而且对机床的加工和抛光精度也很满意。”

言非凡颔首道:“表现还不错。”

他又希望满满的说:“全国的三甲医院,还有骨科医院,加起来有一千多家。”

“他们对这特种机床,都是有需求的。”

宋怡嗯了一声,说:“所以,泉城机床那边比我们更加重视这个项目。”

“据他们说,是把这个项目当作企业的第二次创业,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言非凡对对方如何不怎么感兴趣,关心的问道:“售价是多少?”

宋怡轻声回道:“全款购买的定价是二百一十八万一台,两年的免费维修!”

她晓得言

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

非凡对这个价格没多少概念,又补充介绍说:“非凡,这个价格,已经相当接近成本了。”

“最后算下来,我们和泉城机床两家公司合起来,也就最多能赚那十八万的零头。”

言非凡哦了一声,说:“有一千多家需求的医院都能购买一台,也能赚一两个亿了。”

宋怡白了言非凡一眼,说:“你光会想好事呢,这怎么可能呢?”

停顿一下,她又转而说:“我们和泉城机床还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他们会替我们加工生产手术显微镜。”

言非凡就是一咧嘴,质疑说:“精密机床和手术显微镜,这个距离有些远吧?”

“远吗?我认为一点都不远啊。”

宋怡又解释说:“精密镜头,还有一些关键精密零部件,由德国的合作公司提供。”

“泉城机床那边主要负责底座、支撑架和延伸臂等大部件的制造,还有手术显微镜的组装工作。”

“他们有各种数控机床加工设备,还有熟练的技术工人。”

“这些工作,对他们不算难事。”

言非凡长哦了一声,说:“我明白了,在手术显微镜的制造方面,我们和泉城机床其实只做一些低附加值的工作。”

宋怡笑道:“饭要一口一口的吃,慢慢来嘛。我国这几十年的发展,不都是从来料加工和组装做起来的?”

“我们非凡医疗也需要这样一步一步的积累自己的研发和制造能力。”

停顿一下,宋怡又野心勃勃的说:“如果和泉城机床的合作相当顺利,接下来会进行投资方面的深度合作。”

“在将来,不排除把它收购成为我们非凡医疗集团的子公司……”

就这样,言非凡听着宋怡的发展宏图,一路来到滨海国际机场,又乘坐飞机来到首都,最后来到了京城城郊的百宁医院。

此时,已经是上午过十一点。

患者为重,和张润研究员、余佑海等人汇合的言非凡,先开始为患者治疗。

言非凡就发现,张润这家伙变得冷峻寡言的很多。

除了一开始见面,双方招呼了一句,在治疗张润的前妻,还有明星赵雨希的表演老师时,张润这个家伙都是一言不发,只是黑着脸默默的做事。

言非凡晓得,这家伙如此变化的原因。

原本信心满满的,期待能大赚特赚好几个亿,忽然之间只能赚一两千万了。

这巨大的心理落差,难免会让一人的情绪发生巨大变化。

不过,言非凡见这闹情绪的家伙,做起事来还是像从前一样细致严谨,心里对他的评价,又提升了一些。

上午十一点半,百宁医院的前院长余广元坐着轮椅,被推进了治疗室。

时隔不久,再一次见面,言非凡从他消瘦枯黄的面容,单薄如柴的身体上,切实有了一种风中烛火即将熄灭的感觉。

他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就听余老院长缓缓开口道:“小言医生,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接受你们的治疗了吧?”

“哪能呢!老院长,您不要多想……”

言非凡看着对方那略显浑浊的眼睛,张了张嘴,就说不下去了。

余老院长浅浅一笑,语带豁然的说:“我自己也是一名医生,又是我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的。”

停顿一下,他又缓缓的说:“当初从美国那家肿瘤研究机构出院时,他们说,我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如今,我熬过了那一个月,又苟活了两个多月,和家人亲朋一起度过了春节。”

“如此足矣,我已经不奢望太多了。”

余老院长朝言非凡、张润,轻轻的欠身道:“小言医生、张研究员,谢谢!”

言非凡赶紧回道:“老院长,您客气了,这是我的医生职责所在。”

张润也回道:“老院长,不必如此,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重新坐直身体的余老院长,祝福道:“希望你们能精诚合作,再接再厉,为广大癌症患者研制出更有效果的治疗方法……”

用时十八分钟,言非凡一共为余老院长体内的十三处肿瘤,穿刺注射了抗癌药物。

随后,他和张润在余老院长的麻醉昏迷中离开治疗室,来到了一间会议室。

这里,除了余佑海、宋怡,特意赶过来的曾妮之外,还有百宁医疗科技的老总余佑涟,百宁药业和百宁集团的负责人。

言非凡、张润和百宁集团的相关负责人,相继签署了百宁医院肿瘤康养中心、百宁医疗科技手术机器人穿刺送药项目,还有百宁药业抗癌药物生产等一系列合作协议。

协议签署完毕,心中意见很大的张润,连庆祝仪式都没有参加,一点面子都没有给的直接扭头走人。

张润的离开,倒是没能影响到会议室的欢快气氛。

对百宁来说,如今的张润已经是可有可无,他们只是不想双方对簿公堂,对百宁产生一些舆论上而非实质上的负面影响,才选择花一点钱,继续和张润合作下去。

对百宁来说,言非凡才是重中之重,一百个张润为比不上一个言非凡。

丰盛的庆祝午宴之后,余佑海几句话把其他人给送走,然后把言非凡、宋怡,还有跟屁虫一般的曾妮,带到了他的办公室。

随后,余佑海从办公室的冰箱里取出了两瓶淡黄色的水,一瓶浅红色的酒,还有卤好的三只鸡鸭鹅。

“这是用秘方泡制的饮料、药酒,还有卤出来的卤味,各位品尝一下吧……”

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而入。

是去而复返的余佑涟。

她径直来到办公桌前,看到办公桌上摆放的这些东西,鄙视了余佑海一眼。

“你这个家伙急火火的把我们几个赶走,我就知道你肯定心里有鬼。”

“待会儿给你算账!”

余佑涟伸手拉住言非凡的手就往外走,说:“非凡,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和你谈。”

来到办公室外的走廊,余佑涟见前后无人,靠近言非凡一些,压低了一些声音。

“非凡,你能把人变聪明,是不是?”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周五从上午九点,到下午近四点,历时六个多小时,言非凡在整形中心给泰国人纳瓦做完了第一次面部整形手术。

言非凡回到小红楼办公室,就见宋怡正在办公室等着自己!

只见这个家伙,坐在言非凡的座位上,双腿还翘在办公桌上,手上拿着一片薄如纸张的淡黄色煎饼,在津津有味的品尝。

她见言非凡走了进来,赶紧放下腿,站起身,脸上也换上一副关切的表情。

“非凡,看你疲累样子,手术很辛苦?”

言非凡回到办公桌后面,一屁股坐下来,又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舒服一些。

“差不多整台手术都在切削、打磨面颅骨。骨科是力气活,可不是说说而已。”

言非凡解释了一句,忽然伸手从屁股下面的椅子上摸出来一小片碎煎饼,忍不住扫了宋怡一眼。

宋怡讪讪的一笑,把手中的煎饼晃了晃,解释说:“你的人说,这是你的患者送来的家乡特产。”

言非凡的眼角余光,看到了一旁茶几上放着的几包东西,其中就有用食品袋包裹的一大包煎饼。

他介绍道:“他是鲁省的消防员,在灭火工作中面部意外受了伤,明天要做第二次整形手术。”

宋怡轻哦了一声,说:“等你等的有些无聊,我就尝了尝。”

“吃着挺香的,粮食的味道很浓郁,就是有些费牙。”

停顿一下,宋怡又忽然好奇的问道:“非凡,你不是不怎么对面颅骨下手吗?”

“不是说,面颅骨改动切削太多,会严重降低对大脑的保护程度。”

“你怎么这次破例了?”

言非凡简单解释道:“手术对象要求为达最佳整形效果,不计代价,不计后果。”

宋怡就啊了一声,批评道:“非凡,你怎么能屈从患者的要求呢。”

“你可是医生,懂的多,要坚持原则。”

言非凡白了宋怡一眼,说:“我这位患者情况特殊,有非这样做不可的内情。”

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你今天怎么过来了?想先沟通一下那三个方子?”

宋怡吃了那片煎饼,拍了拍手,坐在了诊疗椅上,说:“要是和你谈方子的合作之事,我就晚上去你家里了。”

“我和泉城机床厂的人一起过来的,给创伤外科和骨科送来了两台骨加工精密机床。”

“正式投入使用了?”言非凡有些意外。

宋怡摇了摇头,说:“是试用,让这两个科室免费试用一段时间。”

“机床厂那边有一个技术团队,就驻扎在医院,随时随地根据医生需求、意见,还有试用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对机床做出调整。”

言非凡哦了一声,就听宋怡接着说:“机床安装调试好后,还做了现场演示,把一块肋骨加工成了一节指骨。”

“对于加工效率,还有成品,陈副院长、创伤科室主任,还有骨科主任都挺满意。”

“他们向我表示,机床试用不错的话,肯定会购买的。”

宋怡半起身伸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杯水,喝了一口,又接着说:“你上次不是说,我身上那两颗痣最好是切除吗?”

“我想着既然来到了医院,干脆过来找你把这个小手术给做了。”

她又埋怨道:“你不说还没事,你这一说,这几天我老是忍不住想去摸那两颗痣。”

言非凡轻轻的笑了笑,起身道:“那就跟我上楼去操作室,切除你身上的痣。”

“你不需要再歇一歇?”宋怡一脸关切。

言非凡摆手道:“你这么小的手术,可用不着养精蓄锐,全力以赴。”

“非凡,你别故意曲解我的意思!”

宋怡分辩了一句,放下手中的杯子,跟着言非凡出了办公室,又走楼梯来到楼上,进了操作室。

随后,她又按照言非凡的指示,躺在了操作台上。

言非凡在操作室的医疗用品箱里,找出一个外科手术包,还有包扎包。

他检查了密封性,发现完好无损。

“哎,宋怡,这里没有麻醉剂,我们不用麻醉了。这么小的手术,我用酒精给你消消毒,稍微忍一下就过去了。”

言非凡这话还没说完呢,正在解衣服的宋怡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

“言非凡,你别想忽悠我!”

宋怡双手捂住衣服,哼道:“自若跟我说过,你给她做鸡眼切除时,也骗她说不疼。”

“但是结果,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你连你亲姐都骗,我才不信你的鬼话,一定要打麻醉,不然我不做这个小手术了。”

言非凡赶紧解释说:“我可没骗我姐,真的不怎么疼。”

“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她当时就没疼的流眼泪,只是疼的大喊了一声而已。”

“宋怡,你可不要被我姐那夸大其词的描述给骗了。”

宋怡听他这么一说,更是坚持道:“疼得大喊一声,还不够疼?”

“必须麻醉!不麻醉就不做!”

言非凡与宋怡对视一会儿,见她没有半点改变主意的样子,只得让步写了一个单子,让跟着过来的冯俭交给值班护士,去药房那领一支麻醉针剂过来。

“走路上摔一跤都比这个疼……”

言非凡嘀咕了一声,又转而问:“对于那三个方子,你有什么想法?”

宋怡语带随意的说:“这三个方子,听你的介绍,我感觉都有不错的商业前景。”

“只不过,我可没有精力再分散在上面,只能是投资一些钱了。”

她又补充说:“如果投资额不算大,就以个人名义投资。”

“投资额大的话,正好在不久后的公司股东会上提出来商议一下,是否用公司名义进行投资?”

宋怡反问道:“非凡,你的打算呢?”

言非凡回道:“除了投资一些钱之外,想着让小舅也参与其中一部分,锻炼一下。”

宋怡点了点头,说:“非凡,以你的情况,赚的钱只会越来越多,投资出去的钱,也会越来越多。”

“你的身边需要有一两个有能力且可信可靠的人,帮着你打理产业。”

“你家小舅……”

宋怡摇了摇头,说:“他不太合适。”

“自若?”

言非凡摇头道:“我姐她志不在此,不然她早就辞职和你一起风风火火的忙碌了。”

“反正以我现在的能力,也养的起她。”

“就让她做一个不求上进,有钱花,随便花的富姐吧。”

宋怡一脸感慨的说:“自若有你这样一个弟弟,我真的好羡慕。”

言非凡不由的笑道:“你哥宋岩也不差啊,通讯科技之星,亿万富蒙。”

“你想过和我姐一样的腐败生活,也不是没有这个条件?”

宋怡嘿嘿一笑,说:“我还是感觉现在这种生活更充实,更有成就感。”

“嗯,每个人对幸福生活的理解,还有人生追求,都是不同的。”

宋怡又接着提醒说:“非凡,关于投资和项目管理方面的可靠帮手,你需要物色和培养了。”

“不然,随着你投资项目越来越多,肯定会分散你在医学上的投入。”

言非凡嗯了一声,说:“我已经感觉到有些干扰了,年前年后这段时间,乱七八糟的事情有些多。”

[标签:p标签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只是……”

他有些苦恼的说:“我和姐姐亲朋少的可怜,可以相信借助的人手,着实有限呢。”

宋怡提议道:“非凡,那你就广撒网,把有点关系,觉得不错的人都用上。”

“看谁能脱颖而出,在能力和人品方面赢得你的信任!”

这时,小护士杨晴拿着一针麻醉针剂,小跑着送了过来。

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

言非凡接过针剂,对宋怡吩咐道:“躺下,脱衣服……”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