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剑典哪几章刺激,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顾青城捏着拳头,如今别人都说他做错了,真的是他和张芸做错了吗?

挂了电话,严立超和刘慧的心情也不好。刘慧扒了两口饭:“你说小顾和张芸两人工作都不错,却硬生生的把女儿逼到这个地步,这是图什么?”

“顾念也是,这孩子的自尊心太强了。”

严立超有不同看法:“这孩子身上有股子劲儿,挺招人心疼的。可惜遇到了老顾他们夫妻,你想想若是别人这么对你,你能够受得了?”

刘慧放下碗筷:“也是,唉,这孩子怪可怜的。都弄到营养不良了,也不愿意低头服软,够犟的。”

严寒:“她为什么要服软?本来就不是她的问题,是他们夫妻对待顾念的方式就不对!”

严立超:“以后老顾夫妻有的磨了,那孩子已经和他们生分到这个地步,就算老顾夫妻俩服软,估摸着也不会有多大的成效。”

刘慧:“听他们说这孩子有主见,这才十六岁,就已经将自己的人生规划的差不多。她成绩又好,等她念了大学……”

“老顾也真是是,和孩子怄气就怄气了,还当真不给生活费啊。才十六岁的小姑娘,就这么逼她。儿子,我和你爸可从来都不曾这么对你。”

严寒心里堵得慌,因为顾青城让人窒息的教育理念:“当然,我就是有点难受。”

刘慧放下碗筷;“唉,饭都吃不下去了,你说说,老顾夫妻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这只是严家的一段小插曲,此时的顾念也不知道。当然姜蝉也没有关注严家夫妻,她来到这里的目的是陪伴顾念成长,让她走上另外一条和前世完全不同的道路。

迄今看来,效果还不错,起码顾念的人生已经和前世有了很大的不同。她和顾青城夫妻渐渐割离,他们再也不能肆无忌惮的伤害到顾念。

因为有过晕倒的先例,接下来的军训顾念没有再参加,她几乎都在教室呆着。高中的知识她已经全部学过,就算现在去参加高考都可以。

这不顾念闲暇之余又刷起了竞赛的卷子,这竞赛的试卷啊,是一茬又一茬,也不知道姜蝉都从哪里翻出来的。

就在大家忙于军训的时候,顾念入了高二一位数学老师的法眼。这位数学老师是高二的教导主任,平时就是主抓数学竞赛的。

她和顾念遇上也不算偶然,是姜蝉算计后的结果。既然顾念想走竞赛的路子,姜蝉自然要为她打算。这不就在顾念刷竞赛题的时候,被这位老师遇上了。轮回剑典哪几章刺激

一看顾念的水平,这位齐老师是惊为天人。再一问对方的姓名,顾念嘛,她一下子就对上了。市状元的名头还是很响亮的,尤其三中都多少年没有出过市状元了?

听说对方只是自学就学到了这个水平,齐老师当下就拽着顾念不放手了。这是天生走竞赛的好苗子啊,才学了两个多月就抵得上别人学一两年的。

再一问,顾念除了自学了数学,还学了生物,当下齐老师有点不高兴了。她担心顾念一人报两门学科,有些忙不过来。

但是在一看对方刷的题,她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听说顾念要走竞赛的路子,三中的老师们自然乐见其成。主要是对顾念有信心,这小姑娘初中三年基本都是睡过来的,如今真的打起精神……

一想到未来顾念可能会取得的成绩,老师们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军训总算结束,学生们的高中生活都回归了正轨。顾念白天在课堂上睡觉,晚上去参加竞赛班的学习,这样也没有耽误顾念在高一第一次月考中拔得头筹。

有了学业成绩打底,高一老师们对于顾念去参加竞赛也没有什么话说,只是有一个要求,就是她在兼顾竞赛的时候要保证自己的学业成绩不落下前五。

从回来以后就一直没有得过第一以外成绩的顾念信心满满,她现在缺钱缺的很,三中每学年的奖学金她都不想错过。

而且她打听过了,若是竞赛得奖了,学校是有奖励的,虽然没有姜蝉曾经得到的奖学金多,但是数额也不小了。

若是她数学和生物都拿到金牌……

姜蝉适时给她泼冷水:“金牌不是那么好拿的。”

顾念嘟嘴:“还不允许我做做梦?姐姐,我现在是做梦都想赚钱。只是碍于未成年的身份,我能够做的有限,如今有一条康庄大道摆在我的面前,我当然不想放过,就算我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我也要去走这条路。”

姜蝉:“你在竞赛这方面是有天分的,这点我是看好你的,我只是希望你在努力达到自己目标的时候,不要因为金钱迷了眼。顾念,你现在对金钱的渴望太强烈了。”

顾念:“我知道,但是我现阶段确实太缺钱了。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因为我知道若是我手头没钱,也许我连大学都念不了。”

姜蝉想了想:“你先努力念书,寒假的时候我带你出去赚钱。”

顾念:“怎么做?”

姜蝉:“我自然有我的法子,不过需要你学习编程方面的知识。”

顾念跃跃欲试:“好,只要能够赚钱,我什么都能做,当然,前提是不违法。”

姜蝉没好气:“我会让你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吗?”

得了姜蝉的保证,顾念内心的焦灼少了几分。姜蝉叹气,她当年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时候,人都是缺什么就渴求什么的,如今能够给顾念带来安全感的就是钱了。

她不会清高到劝顾念不要看重金钱,怎么可能?就是她自己也是很看重钱的,没有穷过的人哪里知道金钱对人的重要性?

只是我们爱钱,但不能使钱成为我们的主宰,这一点自己内心要分清楚。

顾念的高中生活过的波澜不惊,因为住宿的缘故,她一个月才回一次家。有的时候两个月才回一次,当然借口很冠冕堂皇,她要在学校参加竞赛班的课程。

喜欢女配拒绝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张芸张张嘴:“你们学校打电话,说你晕倒了。”

顾念:“大惊小怪,没什么大不了,我就是一时适应不了这个强度罢了。”

班主任制止了顾念穿鞋的动作:“顾念啊,军训你就不要参加了,在校医室内休息一会儿,以后军训你都在教室呆着?”

顾念立刻点头:“好的,多谢陈老师。”

这位陈老师很关照她,她的饭卡什么的都是陈老师带着办的。

陈老师冲着顾念摆手:“你好好休息,我先去看看别的学生。”

老师离开了,看着坐在一边的顾青城和张芸,顾念也不多说,休息室内一片沉默。

顾青城的眼神在顾念的军训服鞋子衣服上一扫而过,他以前当过兵观察力比起旁人来自然要强了不少。

他记得自己和张芸没有给过顾念钱,那么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再联想到校医说顾念营养不良,顾青城就明白了。

这是前三年省吃俭用存了点钱……

他站起身:“我出去买点东西。”

顾念什么都不说,她不会再向顾青城夫妻张口,但是他们的给予自己也不会拒绝。

张芸:“你好好休息。”

夫妻俩走出了校医室,顾念坐在窗前看着他们的身影,脸上的笑容很是嘲讽。他们俩关心的是顾念的身体,却从来都没有关注过顾念的心理状况。

如今这又算是什么呢?

一杯温水推到了顾念的面前,中年女校医笑吟吟的:“小姑娘家,怎么看上去有这么多心事?”

顾念礼貌的道谢,“我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校医很温和:“难过就想点开心的事情,你是学生,当务之急是好好学习。有了好的学习成绩,以后你才有更多的可能。”

顾念:“我知道,我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没有半个小时,顾青城夫妻大包小包的过来。看着他们提着的营养品,顾念垂下眼眸,她当然不会这个时候驳了他们的面子,而且这些东西她也需要。

以前姜蝉劝过她,可是自己固执不听劝,现在她也尝到了苦果。这种不能掌控自己身体的感觉真的不好,看来以后她要多加注意了。

看顾念没有拒绝他们,张芸的笑容也大了几分。她提着东西走在顾念身边:“以后可不许这样了,你爸他就是说气话,怎么可能真的不管你?”

顾念不说话,说是气话,可他是怎样做的?可她不会将这些说出来,说出来倒显得自己小气了。

将各种营养品送到寝室,再丢下一千块钱后,顾青城夫妻才离开了三中。这期间顾青城一直沉默,他要怎么说?他担心自己的脾气爆发出来。

顾青城只觉得自己心里堵着口气,根本就轮回剑典哪几章刺激无从发泄。他的女儿,和他们生分到这个份上,宁可从牙缝里抠钱,也要远离他们,还将自己闹出了营养不良。

越想他心里越是不舒服,“你先回去吧,我想自己走走。”

张芸心里也不好受,但是她和顾青城在一起十几年,她也知道顾青城的性子。这种时候,他更需要的是一个人独处。

在马路上走了许久,眼看已经到了傍晚时分,顾青城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严家,严立超、刘慧以及严寒一家三口正在吃饭,三人谈谈说说,气氛很是和乐。冷不丁铃声响起来,严立超筷子顿了顿:“我的,我的。”

刘慧横了他一眼:“好好的吃饭都有电话,谁啊?”

严立超做了个口型:“老顾的,喂,老顾,这个时候找我,什么事情?”

听到老顾这个不熟悉的字眼,严寒握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夹菜的动作无形中慢了下来。

顾青城的声音在晚风中有些疲惫:“老班长,这个时候找你没有打扰到你吧?”

严立超:“当然没有,我正和你嫂子一起吃饭呢,你呢,还没吃?”

顾青城捏捏眉心:“没呢,刚从顾念学校回来,我有些事想不通。”

刘慧凑近电话:“小顾,什么时候来家里吃饭?我都许久没有见过顾念了。我听说那孩子成了中考状元,可惜谢师宴我们手头有事情,没时间去。”

顾青城扯出一抹笑:“好,有时间就带顾念去拜访你们。正好嫂子你也在,你们帮我分析分析,我如今是遇到难题了。”

严立超:“等下,我开个免提啊,你说说什么事?”

顾青城:“我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顾念那孩子和我们越来越生分了……”

他简单的将顾念这几年的变化一说,再有她今天在学校晕倒的事情,严立超那边陷入了沉默。

刘慧性子急躁:“小顾,这我就要批评你了,怎么能够这么对待子女呢?她是个人,你们夫妻怎么能这么不尊重她呢?”

严立超也点头:“确实,孩子若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会这么和你么生分?你的爸爸妈妈也没有把钱丢在地上让你们捡起来吧?”

顾青城无力反驳:“我只是想让她不要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

严立超:“是,孩子没养成这样的习惯,却被你们伤的连

轮回剑典哪几章刺激,

家都不愿意回了。老顾,你说你图什么呢?顾念她是个女孩儿,心思敏感,你怎么能……唉!”

刘慧:“唉,多可怜的孩子,好好的被你们养成这样。这还是她自己有韧性,你没关注过现在青少年的心理状态,她没出现心理问题就算你们烧了高香了。”

顾青城下意识不认同:“哪来这么多的心理问题?我觉得就是矫情。”

刘慧:“你怎么这么固执?出了问题,你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怎么反而埋怨起孩子来?若不是你们当家长的有错,她一个才十来岁的孩子,会想着早早去参加寄宿学校招生考试?”

“这孩子心思重,想的长远,若不想以后和顾念再生分下去,你们夫妻俩还是趁早补救吧。”严立超沉着声音:“她现在还没有成年都这么有主见,一旦她以后出去闯荡,和你们的关系就更疏远了。”

“趁着这两年她还在念书,你们抓紧时间吧。”

喜欢女配拒绝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