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破了九宫局,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千贝,将你的芥子镯给我,本盟主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就在所有海族目光注视之下,从那黑衣身影面具之下的口中,赫然是发出这样一道声音,这跟他们心中所想,完全不一样。

大多数海族都认为陆冥思虑再三,恐怕会选择息事宁人。

那样只是损失一株残缺的八彩火莲,却可能收获武彤的芥子镯,未必便会亏本。

包括武彤自己都在担心,因为这个选择一点都不难做,如果有可能的话,谁会愿意跟一尊八境小成的强者为敌呢?

而且一旦不答应,对方就不仅仅是一尊八境强者,而是两尊。

杀人盟盟主再厉害,能以一敌二,越境战胜两大八境小成强者吗?

更何况这里是千贝岛主的主场,谁知道千贝暗中有没有什么隐藏手段,比如说那困住整个千贝岛的巨大蚌壁。

另外一小部分海族,就算猜到陆寻可能不会答应对方的条件,却绝对不敢恶言相向,得罪了千贝岛主,没有任何好处。

没想到杀人盟盟主竟然一如既往的狂妄。

这些话听起来不算是恶言相向,却蕴含着一种强烈的不屑,仿佛堂堂千贝岛主,就是一只土鸡瓦狗一般。

听杀人盟盟主的意思,现在他已经击败了千贝岛主,将对方踩在脚下,是在给对方选择。

但千贝岛主,依旧好端端凌空悬浮在那里呢。

“不错,有胆量!”

千贝岛主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甚至还开口称赞了一句,但那口气之中,并不蕴含半点情感。

或许千贝岛主心中,希望得到这个答案吧,一旦对方真的答应了他的条件,他是选择放弃其他宝物呢,还是继续开条件呢?

抛开八彩火莲之外,杀人盟盟主身上很多东西,都是在拍卖会上竞拍成功之后交接的,这样他出手的话,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了。

好在此刻陆冥毫不客气的话语,让得千贝岛主再无任何纠结。

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便让你看看,千贝岛之上,到底是由谁说了算吧!

“盟主大人……”

绿炎岛主全神戒备,心头却有些发慌,忍不住朝盟主这边靠了靠。

两大八境小成强者的联手,让他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现在转投他们还来得及!”

陆寻口气似笑非笑,让得绿炎心头一凛。

他先前未必便没有一丝这样的想法,但在盟主开口之后,他忽然发现自己不再纠结了。

“盟主大人说笑了,我生是杀人盟的人,死是杀人盟的鬼,此生绝不会背叛!”

绿炎岛主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这么一句人类谚语,这一刻说出来倒是显得大义凛然,让陆寻觉得有些好笑。

说实话,在这种情况之下,一个初入八境的绿炎岛主,还真起不到什么大用,至少对最终的结局,起不到关键性的作用。

“那你就对付那渊望吧!”

陆寻点了点头,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绿炎大大松了口气,他还真怕盟主大人让自己去挡住一尊八境小成的强者呢。

哪怕那商鼎王朝的武彤,一身实力已经只剩下一半,也不是绿炎单打独斗能战而胜之的,让他去对付同境同段的渊望,正中他下怀。

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千贝岛的渊望。

说实话,他也怕自家岛主让自己去跟杀人盟盟主动手,他的实力,又不比海葫童子和红珊老人强多少。

两尊初入八境的高端战斗瞬间展开,但无论是绿炎岛主还是渊望,似乎都没有第一时间拼命。

他们也知道最终的结果,不在这一场战斗之上。

唰!

陆寻先下手为强,见得他手中黑刀一挥,一抹黑色刀光掠空而过,朝着千贝岛主怒劈而去,但在众海族注视之下,后者却没有做出丝毫的动作。

就在黑色的望海刀光快要临身之时,千贝岛主身上白光闪烁,在他的身周,赫然是多了一副散发着白色光芒的贝壳铠甲。

单看颜色的话,和那巨大的蚌壁有些相像,防御力同样极为惊人。

如此强力的望海一刀,对海族有克制效果的望海一刀,竟然没有能伤到其分毫。

钪锵!

火花四溅之下,黑色刀光划过白贝铠甲,两者之间的碰撞说不上是谁胜谁负,但至少那望海一刀,没有能破掉千贝岛主的防御。

“赢龟,那家伙的防御,似乎比你的乌龟壳还要强得多啊!”

杀人盟这边,鱼凫笑着说了一句,让得旁边的海族都是撇了撇嘴,这家伙是在嘲讽吗?

“废话,我要是八境小成,未必就比他弱!”

赢龟没好气地回了一句,鱼凫这家伙真是眼瞎,没看到双方修为的差距吗,身为白玄龟一族,他的防御力也是很强的。

“你们说盟主大人能赢吗?”

金带脸上略有些担忧,虽然他们看起来并不担心,事实上心中还是有些打鼓的。

毕竟现在的盟主大人,是在以一敌二,对方两位,都是八境小成的强者。

“这不是废话吗?你什么时候看到盟主大人输过?”

一心想要扳回一城的碧螺白了金带一眼,哪怕他心中也不确定,但口号肯定是先喊了再说。

对于这样的话,其他杀人盟的海族也不好反驳。

此刻开始,他们都没有再说话,一切都等最终结果出来之后再说吧。

“陆盟主,你这仙兵望海好像也不怎么样嘛!”

感应着白甲之上传出来的防御之感,千贝岛主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作为一名海族,他对仙兵望海自然也是极其厌恶的。

别的不说,就是望海身上沾染的海族之血,就能让所有的海族又是畏惧,又是愤怒,千贝岛主自然也不会例外。

“唉,以七境圆满的修为催发仙兵,果然还是发挥不出最大的威力啊!”

陆寻并没有否认对方的嘲讽话语,反而是叹息了一声,但这仿佛自谦的事实说法,听在众多海族耳中,却总觉得这家伙是在炫耀。

直到这个时候,众多海族才终于记起杀人盟盟主,其实只是七境圆满的修为,为什么总觉得他是跟千贝岛主平起平坐的存在呢?

这样的错觉,是陆寻用实实在在的战绩打出来的。

若不是他连杀四尊八境强者,旁观海族们也不会有这种错觉,千圣人破了九宫局贝岛主也不会如此重视。

兵器一道,对于战斗力的加持是显而易见的,但那始终是外物,是需要本身修为作为根基的。

一个下五境的修炼者,拿着一件仙兵,永远也不可能是中五境强者的对手。

陆寻能将这件望海仙兵发挥出这么大的威力,已经算是世所罕见了。

陆寻的意思是,若是我突破到跟你千贝岛主一样的八境小成,杀你这种货色还不是一刀的事?

“那真是太可惜了!”

千贝岛主仿佛完全没有听出对方话中的真正意思,见得他遗憾摇头,然后便是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唰唰唰……

一连串的白色光芒从千贝岛的指尖袭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白色贝壳。

这些白光贝壳不断组合排列,转眼之间就形成了一柄白色巨剑,剑尖看起来有些钝口,却并不妨碍众多海族对这柄白壳巨剑的威力猜测。

那可是由一尊八境小成强者施展出来的巨剑,这并不同于人族修士的术法,而是一种像是本命神通的手段。

千贝岛主的本体,就是一种特殊的贝类海族,而且不同于一般的贝类,白色贝壳组合的千变万化,是他最为拿手的手段。

别看此刻贝壳形成了白色巨剑,但只要千贝岛主心念动间,这同样也能变成一副防御铠甲,甚至化为白贝囚牢,将敌人封锁在里面。

“贝斩!”

两字喝声从千贝岛主口中传出,紧接着白色巨剑便是狠狠朝着陆寻怒斩而去,威势极为惊人。

“乾坤两仪鼎!”

而与此同时,武彤也没有闲着,在他口中发出大喝声之后,两座黑色巨鼎已是再次出现,开始急速旋转了起来。

虽然刚才武彤施展的乾坤两仪鼎被对方从内里破去,但这终究是一门威力强悍的八品术法。

配合着千贝岛主的攻击手段,未必便收不到更好的效果。

而且这两位八境小成的强者,虽然从来没有配合过,但这一刻却是有着属于强者的默契。

至少在刚开始的时候,两者配合得天衣无缝。

两座黑色大鼎,几乎将杀人盟盟主所有的退路都给封死了。

只要陆冥不能在顷刻之间破掉两座大鼎,千贝岛主的白色巨剑,就会让他避无可避。

“我说你这人怎么不长记性呢?”

就在这个时候,从杀人盟盟主面具之下的口中,赫然是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

尤其是武彤,他知道陆冥这话是对自己说的。

可你就算手段惊人,想要破掉乾坤双鼎也需要时间吧,真当八境小成强者施展的术法是摆设吗?

“嗯?”

可惜就在下一刻,武彤赫然是看

圣人破了九宫局,

到了极其不可思议的一幕,甚至是让他有些不敢置信,总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喜欢低调为王请大家收藏:

“啊!”“啊!”“啊!”

接连不断的惨叫声传出,代表着商鼎王朝的天才接二连三被绿炎岛主击杀,千贝岛上,充斥着一片血腥之气。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武彤并没有什么动作,就这么冷冷地看着那边绿炎岛主的屠杀。

他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也救不了那些人的性命。

现在他更应该想的,是如何脱却今日之困?

只要能保得这一条性命,就不怕找不回这个场子,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如何脱困呢?

杀人盟盟主的气息已经锁定了他,千贝岛主也一直都在关注着白色蚌壁,不可能给他再施展一次火焰破甲枪的机会。

局面看上去似乎没有太多的回天之力,至少对商鼎王朝天才武彤来说是如此。

等那边的绿炎杀光了商鼎王朝的七境天才,再跟杀人盟盟主合围,八境小成的武彤,根本不可能再有活命之机。

约莫十数息之后,千贝岛上再也没有惨叫声传出,显然是所有七境的商鼎天才,都已经被绿炎岛主击杀殆尽。

嗖!

刚刚大展神威,身上还残留着浓郁血腥之气的绿炎岛主,仿佛狗腿子一般掠临杀人盟盟主所在的天空,摊开的双手之上,有一大堆的芥子镯。

绿炎可不敢自己独吞这些战利品,他知道自己若是这样做了,恐怕盟主大人会很生气。

犯不着为了这些身外物,而去得罪自家盟主大人。

“嗯,不错!”

陆寻左手一扫,将那些芥子镯都收走,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让得绿炎有些受宠若惊,自家盟主大人,还是很好说话的嘛。

此刻的陆寻,来不及去看这些商鼎天才的芥子镯内有些什么宝物,更不可能当着诸多海族的面,将试炼积分划给自己。

他的目光,第一时间转到了武彤的身上。

这个商鼎王朝八境小成的天才,此时看起来有些凄凉。

偌大的千贝岛人影绰绰,但给旁观之人的感觉,就只剩下了他孤家寡人一个。

武彤放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海族,哪怕是退到外围的几个人族天才,也同样是他的敌人,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助力可借了。

看到那些海族嘲讽的脸色,武彤一颗心不由沉到了谷底,却又随之生出一丝决绝。

这位毕竟是商鼎文师学院排名前五的天才,而且是一名毒师,心性阴狠毒辣,既然明知无幸,那就拉一个敌人同归于

圣人破了九宫局,

尽吧。

武彤的目光,瞬间就锁定了杀人盟的盟主。

现在他最恨的无疑就是这位,要不是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他又何至于走到如此绝境?

几乎所有海族都能感觉得出来,这个八境小成的武彤是想要拼命了,因此他们都下意识退开了一段距离,这是在防着对方自爆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都想要看看,杀人盟盟主还会不会毫无顾忌?

一尊八境小成强者的自爆,威力恐怕不是七境圆满的杀人盟盟主能承受得起的。

“武彤,你想活命吗?”

然而就在这微妙的时刻,一道声音突然从某种传来,将所有海族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他们尽都露出一抹不可思议之色。

因为说话的不是别人,赫然是千贝岛的岛主!

哪怕是千贝岛首席拍卖师渊望,似乎也吃了一惊,转过头来有些惊异地望着自家岛主。

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千贝岛主突然之间的开口,让得场中气氛瞬间一变,包括杀人盟盟主的视线,也转到了千贝岛主的身上,能看出他眼神微微闪烁。

“千贝岛主,你这是何意?”

武彤心下一动,有些不敢置信地问了出来。

若不是没有生还的机会,他又何至于拼命,只要还有一线生机,他都不会轻易放弃。

这一句问话,也算是问出了诸多海族的心声。

在这样的情况下,千贝岛主难道还想跟这个人族天才联手不成?

“想活命的话,就跟本岛主联手干掉杀人盟,本岛主保证,事成之手任你自行离去!”

千贝岛主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脸上甚至还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似乎是笃定武彤没有第二个选择。

为了活命,对方只能跟自己合作。

“千贝岛主,你可知这样做的后果?”

这个时候杀人盟盟主终于是忍耐不圣人破了九宫局住了,其面具之下传出来的声音有些清冷,又有些隐晦的威胁,毕竟此刻的杀人盟正是士气最高之时。

“呵呵,如果陆盟主能将八彩火莲给我,那本岛主也不是不能给你这个面子!”

千贝岛主言笑殷殷转过头来,一开口就开出了一个条件,让得众海族齐齐一愣。

旋即他们明白过来,原来千贝岛主最终的目标,依旧是八彩火莲吗?

不,不仅仅是八彩火莲,若是他能跟武彤合作的话,说不定杀人盟盟主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会落入千贝岛手中。

毕竟千贝岛主给出的承诺,只是放武彤离开,也就是说所有的战利品都是属于千贝岛的,武彤没有丝毫争抢的余地。

千贝岛主脸上似笑非笑,就这么盯着不远处的杀人盟盟主,蕴含着一丝信心。

或许他知道这样的条件,对方恐怕不会轻易答应。

“嘿,除了八彩火莲之外,千贝岛主是不是还想要本盟主的芥子镯呢?”

陆寻冷笑一声,直接反唇机讥,将对方的狼子野心直接摆在了众海族面前,听得他冷声道:“千贝岛能做这么大,岛主的手段功不可没!”

这后头一句话就有些诛心了,毕竟大型拍卖会刚刚才结束,你千贝岛主就要在岛上截杀最大的客户,这无论怎么说都会被人诟病的。

周边海族之所以对千贝岛的大型拍卖会趋之若鹜,除了拍卖会上的诸多宝贝之外,还有着千贝岛的信誉。

若是连这点都不敢保证,这刚刚拍得宝物,转眼之间就被人在千贝岛上抢了去,那还费尽心思拍卖个什么劲?

现在看来,千贝岛本身也不是什么好鸟,暗中的龌龊无人得知,直到今日在珍贵的宝物面前,终于是露出了本来面目。

“陆盟主说笑了,八彩火莲可不是你的东西,那是你从刘孤山那里抢来的,现在我从你手中去抢,并不算是破坏了千贝岛的信誉!”

不得不说这个千贝岛主还是有些口才的,听得他这番话说完,不少海族都是记起了这一节。

暗道你陆冥可以从别人手中夺宝,千贝岛主为什么不可以从你手中去抢呢?

“陆盟主,废话就不说了,八彩火莲和性命之间,你选一样吧!”

千贝岛主不想说太多的废话,听得他再次开口,算是下了最后的通牒,等待着杀人盟盟主做出一个决定。

“千贝岛主,我跟你合作,灭了杀人盟之后,战利品全部归你,武某分文不取!”

就在杀人盟盟主在沉默之时,商鼎王朝的武彤似乎有些承受不住压力了,竟然抢先开口做出了决定。

说实话武彤还真怕那陆冥选择妥协,那样千贝岛主很可能就不会再跟他合作。

如此一来,他武彤性命休矣!

武彤倒是知道千贝岛主想要什么,相对于一株八彩火莲,杀人盟盟主收获了如此之多的战利品,其中还有四尊八境强者的芥子镯,那都是不可估量的财富。

在一株八彩火莲,还有如此之多的财富之间,武彤相信千贝岛主一定能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毕竟杀了陆冥之后,八彩火莲依旧是属于千贝岛主的,还有更多的收获,何乐而不为呢?

看如今的局势,单凭千贝岛的两大八境,未必便是杀人盟的对手,甚至还隐隐落于下风,那个杀人盟盟主的手段,实在是太诡异了。

因此在武彤看来,跟自己合作,确实是千贝岛的一条明路,除非对方不想要那些财富了,否则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这一刻武彤甚至是有些后悔,这个提议没有先从自己口中提出来,那样他就可以讨价还价一番,说不定在大败亏输之下,还能占得一些便宜呢。

但现在武彤没有退路,对方拿住了他的死穴。

没有什么外物是比性命更珍贵的,为了活命,他就只能舍弃所有的身外之物了。

至少这条性命保住了,甚至还能保住自己的芥子镯,相对于之前要跟敌人同归于尽的绝望,这无疑是让武彤从地狱重新回到了天堂。

“陆盟主,你看,这留给你考虑的时间可不太多,你得尽早做决定啊!”

千贝岛主根本没有去理会一个犹如丧家之犬的武彤,他对杀人盟盟主无疑是更感兴趣。

如果有可能的话,收入千贝岛麾下,才是最圆满的结局。

或许从对方接下来的选择之上,千贝岛主可以猜测到底有没有收服对方的机会。

如此一尊强力打手,若是能成为千贝岛的一员,那绝对是如虎添翼。

几乎所有海族,目光都凝注在杀人盟盟主的身上。

他们都想要看看这个杀人盟盟主,在这种局势之下,还能不能继续保持强硬,又或者是迫于形势,最终低头?

喜欢低调为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