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惩罚方法要疼50条*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第二天上班,我早早地就来到了公司。

还记得上次我来这里时,在大厦楼下看见许许多多脸上洋溢着自信光芒的白领进进出出。

可是如今和上次的差别真不是一点半点大,我来的时候只有三三两两的员工走进大厦。

在电梯里,我还听见他们议论着说:“搞不懂怎么突然通知上班了?难道公司发生的事情解决好了?”

另一个人回答道:“应该没有吧!我看股市都还是停盘中,而且据说安总还在看守所里。”

“那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来了新的领导了?”

我就站在他们的后面,安静地听着他们的议论。

直到来到26楼安澜的办公室,我心情无比沉重,因为如今远丰集团的局面比我想象中还要糟糕!

我拿出昨天从保险柜里找到的集团半年的财务报告,认真的看着。

公司所有的产品销量一直再下降,回款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集团现有的资金已经被冻结,连支付这个月的工资该都不够了,更别说那些供应商的货款了。

集团旗下所有的工厂也全都出于停工状态,并且高层管理离职的情况比较普遍,可以说现在一旦有同行来踩一脚,那么远丰集团必倒闭。

只是让我很奇怪的是,这种局面下,为什么没有同行来恶意踩这一脚?

难道是怕惹火烧身?

如果是这样,那么集团现在遇到的麻烦可真不小啊!

可我又该从哪里入手?

“咚咚咚,”外面响起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随后,一身OL制服装的杨曼推门走了进来。

她的手里抱着一堆资料文件,她脚步轻快地走到办公桌前。

先将一个文件夹递给我,然后说道:“陈总,这是刚才统计出来的各部门人员情况。”

我接过来,她又拿出一份文件说道:“这些全都是辞职报告,我都统计好了,你看一下。”

我点了点头,看着这些辞职报告心情平静如水,因为已经这么难了,再难又能难到哪里呢?

我先大致看了一下各部门的人员情况,真是比我想象中要糟糕。

可以说各部门都有辞职的,并且不是一个两个,有几个部门甚至就还剩一两个人。

这种程度,简直让我无法想象!

而且我没有发现网红事业部的名单,我特意

自我惩罚方法要疼50条*

找了一下,没有。

于是我向杨曼问道:“为什么没有网红事业部的?”

杨曼一脸沉重的说道:“网红事业部已经散了。”

“什么?!”我大惊道,“所有人都辞职了?”

“倒不是,两个月前,安总就把网红事业部分离出去了,现在不属于我们远丰集团了。”

“啊!为什么?”我不解的问。

因为当初公司可是靠网红起来的,为什么说不要就不要了?

杨曼也摇摇头说道:“具体原因我不知道,这是安总的决定。,我只记得安总当时在会上说过如果不这么做后果会非常严重。”

既然这是安澜的选择,那我相信她不会做错误的选择,至于是什么原因那就只有问安澜才知道了。

转而我又对她说道:“这样,你再下去通知一下各部门管事的,包括各分公司里管事的,一个小时后在会议室开会。”

“好的,不过陈总,集团旗下分公司比较多,如果都叫来总部,可能一个小时不够。”

“不用他们来,分公司的视频会议就行了。”

“好的。”杨曼应声后走了出去。

我靠在椅子上,闭上眼长吁了一口气,开始想着等下会议上要讲的内容。

我努力平复着自己糟糕的心情,尽量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和状态。

……

一个小时后,杨曼告诉我各部门领导都已经到齐了,各分公司领导也都已经加入了视频会议中。

我带着提前整理好的会议资料,走进了大会室中。

站在最前面,看了众人一圈,除了付志强和陈敏之外,我一个都不认识。

不过他们似乎也不认识我,一个个都非常奇怪的看着我。

坐下后,我才对着面前的麦克风说道:“大家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丰。”

简单的介绍之后,下面便有人开始议论起来。

听着他们的议论,好像有人听说过我的名字,也有人想起来了我是谁。

我又继续说道:“看来已经有人知道我是谁了,那我还是简单说一下,我是远丰集团的创始人,也是董事长……你们当中或许有些人没有见过我,但是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废话我就不说了,今天召集这个会议,只有三件事。”

停顿了一下后,我拿起面前的会议资料,开始说了起来。

着重说了一下公司从今天开始正常运营起来,并要单独成立一个新能源的投标小组。

有人便问道:“陈总,公司目前的资产都被冻结了,咱们拿什么来维持正常运行?”

我表情严肃的回答道:“看来这个问题都是大家所关心的,这也是今天会议要说的……我打算卖掉远丰大厦,这笔钱差不多够维持正常运行了。”

接着便又有人发言道:“陈总,这恐怕不太妥吧?集团大楼都卖掉了,那我们去哪里办公?”

“这么多地方,又不是非要在这里才能办公?”

“你有能力让集团起死回生吗?自我惩罚方法要疼50条”又有人带着质疑的语气问道。

我看向说话的那个人,向他问道:“你是哪个部门的?”

“我是商务合作部的。”

我突然想起来,上次我来公司第一个就是找的他,不过被他无情的拒绝了。

我笑了笑道:“对哦,我见过你,上次你还把我拒绝了。”

他大概对我已经没有印象了,问道:“我拒绝过你?什么时候的事?”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是在跟你们商量,而是在通知你们,集团大楼我已经决定卖掉了。如果各位领导有想法的,请出门右拐,我会给你们签辞职报告的。”

众人又开始你一嘴我一言的议论起来,并且时不时有人离开会议室,我都没有阻止。

安澜说过,公司需要这样的大整顿,我也需要重新定义一下了。

十几分后,走了就还剩十几个人了,我让杨曼统计一下他们所属的部门。

接下来我又对他们说道:“行了,再说一下,现在的情况比较紧急,公司只能启动应急预案……所有部门的管理层自动往上升一级,优秀员工也直接晋升,各位领导下去之后自行统计,今天下班之前我要准确的对应职位名单,如有空缺就备注好。”

整场会议持续了一个上午,因为要说的内容有很多,我也要听取各部门目前的现状。

杨曼负责记录各部门的情况,最后还要成立一个竞标小组,以我来带头。

因为安澜说过这是今年乃至未来集团利益的支撑点,掌握新能源的应用权,我们能干的事情太多了。

散会后我单独把陈敏留下来,向她问道:“你问过银行那边了吗?咱们这大楼大概能卖多少钱?”

“给了一个最低和最高的报价,具体还得你亲自过去谈。”

“今天可以吗?”

“行,那我预约一下。”

我点了点头,刚准备开口时,会议室外面忽然传来一个高昂的声音。

“老大!我可想死你啦!……”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她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可我真不是故意找茬,我就是气不过,让我蒙受这么大的屈辱!

“对不起。”她终于还是对我说道。

我依然不乐意:“继续。”

“你……”

我朝她扬了扬头,冷声道:“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就能这么轻易的被人原谅,你们这种人可能就是太容易被人原谅了!可是你倒霉,碰见了我。”

“你不要再说了,我道歉,对不起!”

“继续。”

“对不起……”

一直让她说了十句对不起,我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行了,这次长个记性,如果再有下次,我希望你了解清楚了来。”

“这是你的手机和你的钱包,真的抱歉,陈先生。”警察这时双手将我的手机和钱包递上前来。

我接过来一看,上面果然十多个付志强的未接电话。

想必他已经帮我找到床已经回仓库了,可是发现我不见了,打这么多电话我也没接。

一小段误会后,我才急着往仓库赶。

回到仓库,只见付志强已经帮我便床给安装好了,此时正在打扫着仓库的卫生。

见我回来了,他急忙向我问道:“哥,你去哪里了啊?打你电话也打不通。”

“去了趟仓库,”我叹口气说,“别提了,真的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怎么了?”

“被误会了,还被带去了警察局,被没收了手机,所以没接到你的电话。”

付志强很惊讶道:“啊?怎、怎么会出现这种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一声重叹,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付志强听后非常震惊的看着我,说道:“不会吧?怎么会这样啊?这也太……”

“是不是太扯了?”

“有点,而且警察也太不负责任了,就这么无缘无故把你关这么久,是我也想不通。”

“这不算,主要是就在超市门口,那么多人都认为我是变态偷窥狂,我他妈当时真的想找个地缝钻下去了。”

付志强扑哧一笑,说道:“不过哥,那女的长得好不好看?”

“好看是好看,就是太不讲道理,这跟她好不好看没有关系。”

付志强拿出烟发给我一支,说道:“好了哥,不想这些不开心的了,看看我给你安装的床,位置还合适吗?”

我点上烟,朝床的方向看了看,点头道:“合适,辛苦你了。”

“不辛苦,应该的,哥,我还是觉得你住在这里不妥。”

“行了,不说这个事了,我自己住着舒服就行了。”

付志强点点头,又向我问道:“那哥公司那边你打算怎么办?现在的情况太不好了。”

“我已经通知明天正式上班了,到时候再统计一下各部门的情况。”

[标签:p自我惩罚方法要疼50条标签]付志强叹口气说:“真的没想到这次遭遇的变故竟然如此之大,好像有一股特别大的力量,否则集团不会这么惨的。”

我赞同付志强说的,据我现在对缘分集团的了解,如果单纯只是遭遇同行的打击,不会这么惨败的。

远丰集团如今的实力并不小,甚至可以说国内根本没有竞争对手,要不就是国外财团所为,要不就是牵连到某些达官贵人的利益了。

不过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们谁都不敢恶意猜测。

如今我要做的就是先把公司的局面稳定下来,把新能源的项目争取拿下来,再想办法把安澜救出来。

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只有后面再去调查了。

……

当晚,我随便在附近的饭馆吃完饭后就回了仓库,正铺床时,我接到了江涛打来的电话。

“江县长,是不是已经打听一些情况了?”接通电话后,我就向他问道。

“是,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江涛的声音非常沉重。

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问道:“说吧,怎么回事?”

“今天我找了好几个人,都是平时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他们去了解了一下安澜的案子,却都纷纷表示无能为力。”

江涛停顿了一下后,又继续说道:“更让我奇怪的是,我找了我之前的老师,他现在也是在你们成都那边任职……他打探完消息后,明确的告诉我,叫我不要碰这件事,最好远离。”

“什么意思?”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江涛又叹了口气说道:“大山,这件事依我看不简单的,我老是不会无缘无故这么说的,这其中恐怕牵连的人很多。”

难道真和我想的一样吗?那可就麻烦了啊!

沉默中时,江涛又向我问道:“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有可能并不是被故意针对,而是远丰集团恰好撞在枪口上了。”

“我想过了,是有这种可能,可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这就不得而知了,我跟你说,其实我老师的级别不算低了。可他了解完情况后,却很明显地想要回避这件事,而且还告诫我最好不要趟这浑水。这说明你们的对手绝不是那么简单!”

江涛的话,像是一堆乌云,压在了我的心头。

可那又怎样?

对手强大,难道我就可以袖手旁观吗?

“江县长,我……”

江涛接过话道:“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为难,你的心情我了解,只是……”

他停顿了一下,换了种语气:“大山,其实人生有很多需要珍惜和经营的东西。当然我现在说这种话可能不合适,但我作为你的朋友,还是想劝你一下……你量力而行一次,没人会怪你的,我想安澜也不会怪你。”

“可我自己会怪自己。”

我非常笃定的说道:“江县长,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我也知道安澜为什么这么久不愿意告诉我,她恐怕也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不想把我牵连进来。”

“那不就对了,不过我知道我说服不了你,只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这次你的对手,可能是你这辈子遇到的最难对付的人。”

“我知道,江县长谢谢你跟我说这些。”

“跟我你就不用这么客气了,我说过,只要我能帮到你的,我绝不会不管的。但是这件事……”

“我理解,江县长,你什么都不用多说了,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我必须去做。”

“那好,我也只能祝你好运了。”

……

结束了和江涛的通话,我疲惫不堪地躺在了床上,一动不动,静静地感受着时间的流逝。

仓库里光线很暗,夜风从阳台的落地门灌入,清凉地拂过仓库的每个角落。

伴随而来的,是窗外来自这个城市不夜的灯火,明明灭灭,映在墙上白色的磁砖上泛出一层清冷的光。

我的思想正在一点一点的被侵蚀,我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如寒冬般的孤独与落寞。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