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红笔写仇人名字烧掉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第二天一早,我们收拾妥当,包车也停在门口等我们上车。

我和李茜拥抱作别,二蛋也张开双臂:“嫂子,我也要抱抱!”

“滚!”李茜柳眉一竖。

“是!”二蛋回应的还挺可爱的,转身出门上了车。

李茜对我说:“我知道劝阻你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能跟你说的,只有四个字,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会的!这趟有师父罩着我,不会有事的!”我抚摸着李茜的脸颊说。

李茜点点头:“虽然有师父在,你也不能掉以轻心,这次你们面对的,是旱魃!不管怎样,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说到这里,李茜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眼眶也是红红的。

“放心,我命硬得很呢!”我拍了拍李茜的肩膀,轻轻拥吻了她一下。

这时候,门口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二蛋从车窗里探出脑袋:“师兄,师父叫你上路啦!”

“你才上路呢!”我瞪了二蛋一眼,这小子说话咋这么不动听呢?

“去吧!等你走了,我也回学校了!”李茜冲我挥了挥手。

我点点头,一步三回头地转身离开。

看见我上车,李茜转过头,悄悄擦拭着眼泪。

我的心里老大一阵难过,我咬咬牙,对司机说:“师傅,开车!”

我们包的是一辆面包车,面包车的空间大一点,这样坐着舒服一点,坐累了的时候,还可以去最后一排躺一躺。

嘟嘟嘟!

面包车按着喇叭,驶出清溪镇,进入国道。

我们需要在国道上行驶几十公里,然后拐上高速,从高速直接去云南。

国道是那种盘山路,路况一般,但是风景不错。

我们这边的旱情已经过去了,下了两日大雨,大地终于恢复了一丝生机,空气中都是湿润的味道,一些枯木上面也重新发出绿芽,一副万象更新,充满生命活力的景象。

我们正欣赏着窗外美景,突然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响,面包车横亘在路中央,惊出我们一身冷汗。

二蛋一蹦三尺高,脑袋撞在车顶上,捂着脑袋嗷嗷大叫:“师傅,你怎么开车的?”

司机说:“不关我的事,前面有个疯女人!”

通过挡风玻璃,我们看见面包车的车头前面,站着一个黄衣少女,那个黄衣少女张开双臂,挡在路中央,将我们的面包车拦了下来。

司机解释说:“我刚才开着车,这个女人突然从旁边的树林里窜了出来,太吓人了!”

说着,司机摇下车窗,探出脑袋,冲那个少女骂道:“喂,要想死到别处去!”

我对司机说:“别骂了,我朋友,让她上车!”

“啊?!”司机满脸问号:“天哥,这个女孩是你朋友?你……你怎么不早说呢?呵呵,不好意思啊!冲动了一用红笔写仇人名字烧掉点!冲动了一点!”

这个黄衣少女不是别人,竟然是之前在我家失踪的黄小乔。

当然,黄小乔也不是失踪,按照老妈的说法,我长时间没有回来,黄小乔在家里待着无聊,于是从家里搬了出去,从此下落不明,音讯全无。

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这里跟黄小乔重逢。

很明显,这次的重逢并不是偶遇,黄小乔应该知道了我的行踪,所以特意在这里等着我。

司机冲黄小乔喊道:“喂,妹子,上车,天哥叫你上车!”

黄小乔走了上来,面容冷冰冰的,哗地拉开车门,一屁股坐了上来。

“开车!”黄小乔说。

二蛋看着我,目光里满是崇拜,同时也夹杂着嫉妒:“师兄,你行啊,到处都是风流债呀!”

“你!”黄小乔指着二蛋的鼻子:“坐后面去!”

二蛋翻了翻白眼,哼哼唧唧爬到最后一排。

黄小乔挨着我坐在第二排,师父周小强坐在副驾驶上。

黄小乔冷眼看着我,一副老大不高兴的样子,车厢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周小强戴上墨镜,打开收音机,车厢里飘荡起音乐。

“你怎么在这里?”我问黄小乔。

“你管我!”黄小乔抱着臂膀,冷冷回答。

“怎么?家里住着不舒服吗?还是老妈做的菜不合你的胃口?或者……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我耐着性子问。

黄小乔点点头:“对啊,有人欺负我了!”

我微微一惊,追问道:“谁欺负你了?谁还能欺负你?”

我很诧异,以黄小乔现在的修为,应该没什么人能够轻易欺负她吧?

没想到,黄小乔的回答更让我疑惑,她说:“你,唐小天!”

“我?!”我疑惑地指着自己:“喂,你可不要碰瓷啊,我们多久没见面了,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呵呵!”黄小乔冷笑两声,讥讽道:“你也知道我们多久没见面了!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自己在外面逍遥快活,我一个清纯无敌美少女平白无故住在你的家里,你觉得合适吗?”

“哈哈哈!清纯无敌美少女?哈哈哈!”二蛋在后排座笑得前俯后仰。

黄小乔看了二蛋一眼,眼神里闪过一抹寒意:“怎么?你觉得很好笑吗?”

二蛋看见黄小乔杀人的眼神,赶紧收住笑脸,抿了抿嘴唇说:“不好笑!”

黄小乔转身指着我,喋喋不休地数落道:“唐小天,你自己算一算,你多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好不容易等到你回了家,你居然都没有关心我的下落,甚至都没有出来寻找我,我那时候就在你家附近,看见你如此冷漠的表现,我真是伤心透了!”

我终于知道黄小乔为什么生气了,原来她是在气我回清溪镇,没有找过她,责怪我一点都不关心她。

我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这个黄小乔,还真是小女孩心性,这样也能生我气,哎,可能是我太不懂女人心了吧!

我挤出一丝笑容,解释道:“我回来有询问过你的下落呀,但是谁知道你去了哪里?我以为你又跑回山林里面去了,我去哪里找你?”

“不要解释了!反正你就是不关心我,我恨你!”黄小乔嘟囔着小嘴说。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嗯?!

周小强这话让我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旱情不是天气的原因,难道还能是人为原因?

我觉得周小强这话好像话中有话,于是问他道:“师父,你的意思是,这次的旱情,并不是天气引发的?”

二蛋插嘴道:“前些日子那样恐怖的高温,不是天气引发的旱情是什么?”

周小强摸着八字胡,神情凝重地说:“那你们觉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高温天气呢?你们不觉得这样的高温很不正常吗?”

二蛋说:“该不会是地球变暖吧?”

李茜说:“会不会是什么东西泄露了,导致天气发生了变化?”

“旱魃!”周小强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旱魃?!”我们猛然一惊,一脸惊讶地看着周小强。

周小强点点头:“我们猜测,这样极端的高温天气,极有可能是旱魃搞出来的!旱魃现世,天下大旱!”

我啧啧惊叹道:“我说前段日子的天气怎么那般古怪?我就觉得很不正常,原来这一切,都是旱魃现世的原因呀!”

“我只在电视上见过旱魃,世界上真的有旱魃这种东西?”李茜惊讶地问。

我对李茜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任何传说都不是空穴来风!”

周小强点点头:“旱魃是一个僵尸,号称僵尸之祖,是一个拥有千年道行的紫僵,也是传说中的一个大凶之物!旱魃很少现世,一旦现世,就会带来可怕的旱灾,生灵涂炭,山河破碎!”

得知这次的旱情竟然是旱魃造成的,我的心情相当沉重,旱魃已达紫僵级别,属于半神状态,这样的凶物现世,华夏大地必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关键是,这个大凶之物极难对付,天下间恐怕没有人敢说自己能够制伏旱魃。

“还记得之前的三星连珠吗?”周小强问我。

“记得!”我点点头:“三星连珠,天降凶兆!我记得当时还有一颗凶星,坠落在了西南方……”

西南方?!

说到这里,我蓦然一惊,惊讶地张大嘴巴:“难道那颗凶星,预示着旱魃现世?”

周小强点点头,面色沉重地说:“当时我看见那颗凶星坠落西南,就知道西南方向会有凶物现世,但没有想到,会是旱魃!”

顿了一下,周小强又说:“旱魃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大旱!之前旱魃就在这附近,所以清溪镇发生大旱。现在,旱魃又去了云南,又造成了云南的大旱!换言之,并不是旱情转移了,旱情是随着旱魃的移动而移动的,这说明,现在旱魃已经去了云南!”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终于了解到这次旱情的真正原因,我很紧张地问周小强:“现在怎么办?上面知道这件事情吗?”

“你说呢?”周小强摸着胡子说:“我这次来,就是来追踪旱魃的,结果追到这里,发现旱魃已经跑到云南去了!

听说你进了医院用红笔写仇人名字烧掉,我便留下来看看你,其他人已经赶去云南了!”

我点点头:“青龙组的李俊飞组长,肯定过去了吧?”

提到旱魃,我就想起了李俊飞,李俊飞的毕生心愿,就是斩杀旱魃。

上次我们去彝族山区旅游的时候,就碰上李俊飞在追踪寻找旱魃。

周小强点点头:“是的,李俊飞是第一个赶去云南的,拦都拦不住!虽然他的修为很高,但凭他一己之力,我怕他不是旱魃的对手!”

“李俊飞怎么那么痛恨旱魃?他跟旱魃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我好奇地问周小强。

周小强说:“李俊飞的所有亲人,都是被旱魃害死的,他跟旱魃有血海深仇,他加入四合院的最大心愿,也就是有一天能够斩杀旱魃,为死去的亲人报仇!”

周小强喝了杯啤酒,拧下烧鸡脖子,一边啃着鸡头,一边跟我们讲起李俊飞的往事。

李俊飞很小很小的时候,他的家乡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旱灾,那场旱灾就是旱魃造成的。

李俊飞的家乡颗粒无收,大地干裂,随之引发的一场大饥荒席卷了他的家乡。

原本美丽宁静的小山村,一夜之间变成了鬼村,尸横遍野,十个村子,起码有九个村子的人都饿死了,尸体堆成了山,在烈日下散发着恶臭。

四合院联合天下有志之士,围剿旱魃,虽然没能成功剿杀旱魃,但是却赶走了旱魃,灾情得到缓解和控制。

[

用红笔写仇人名字烧掉 完整版/

标签:p标签]等到他们去清理尸体的时候,才发现尸堆里面还有一个存活的小孩。

那个小孩,就是李俊飞。

发现李俊飞的时候,李俊飞不哭不闹,面无表情,就像木头桩子一样杵在尸堆里面,四面八方都是堆积如山的尸体,这样的环境,连成年人都要崩溃,但李俊飞却挺了下来。

李俊飞的父母,亲人,全都死了,他成了一个孤儿,因他骨骼精奇,后来被带回了四合院。

从尸堆里爬出来的那一刻,李俊飞就没掉过一滴眼泪,他把对旱魃的仇恨深深种在心底,在四合院里拼命苦练,努力提升自己修为,直至成为青龙组的组长。

这么些年,当哪里出现旱魃的消息 ,或者出现旱魃的踪迹,李俊飞都会在第一时间赶过去,他一心只想着斩杀旱魃,为死去的亲人和乡亲们报仇。

听闻有关于李俊飞的故事,我忍不住一阵唏嘘,难怪李俊飞平时给人一种很冷酷的感觉,原来是他幼年时候经历过巨大的心理创伤,所以才会变成这样不哭不闹,也不说话的冷酷性格。

“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去云南?”我吐出一块鸡腿骨,问周小强。

周小强看着我:“只要你的身体没事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当然是越早动身越好,大家都赶去云南支援了,我们玄武组可不能掉在最后!”

二蛋说:“咱们坐汽车还是坐火车,我马上去买票,明天咱们就动身!”

我对二蛋说:“包个车吧!镇上那么多‘野猪’,跟司机谈好价格,只要价钱合适,他应该很愿意跑一趟的!”

二蛋点点头:“师兄有钱,就是大气!”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