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咒究竟是招鬼还是驱鬼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

好在,妘泰安毕竟不是姬彦修之流。

他乃是朝阳王府的嫡脉大天骄,不仅血脉比之姬彦修强出许多,实力也已经到了紫府境中期,家族更是底蕴浑厚,远非一般大天骄可比。

哪怕第二道天雷更强,他防的也有些仓促,最后也只是再吐了一口血。虽然看上去惨了一点,但到底是防御住了。

“太好了,那道天雷总算没砸中安业。”剑阵双姬对视了一下目光,眼底不约而同浮上一抹雀跃,心中俱是感到庆幸。

“噗!”

这话落在妘泰安耳里,他表情一阵抽搐,本来已经咽回去的第二口血又喷了出来。

他心中更是满腹忿忿不平。

两位器灵前辈要不要如此现实?

这剑阵双姬刚刚还满口子夸他妘泰安各种好处呢,争着要让他当继承人。结果这一转眼有了更好的,就瞬间把他抛诸九霄云外去了。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连器灵都变得这么现实了。

就这一晃眼的功夫,天空中的劫云中已经开始酝酿起了下一道劫雷。天雷凝聚的速度很快,第三道天雷的意蕴更强,威力自然更加不同凡响。

“安业公子,你快快醒来。”姬芊芊趁此空档,急忙想摇醒王安业,“现在可不是领悟剑意的时候。”

“无妨。”王安业闭着眼睛,平静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姬姑娘待在我身边,哪都别去。若有危险我会出手的。”

“这……好吧。”

听到王安业说话,姬芊芊心思竟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甚至她还偷偷蜷缩了下身体,让自己在安业公子的怀里呆的更舒服些。

真想一辈子这样,只可惜,她也知道两人的身份相差太多,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后续。

就在这一恍神间。

第三道天雷如约而至,从方向上判断,其目标直指魏青云。

好!

妘泰安心下略松一口气,也是时候让魏青云也吃点苦头了。

岂料,就在那道天雷砸下来的那一瞬间,天空中一道强劲的罡风掠过。劫云被这罡风吹得一阵动荡,就连即将砸下的天雷都晃了一下。

很自然而然的,第三道天雷在一股名为“凑巧”的变数作用下,再一次改变了方向,兜头再向妘泰安轰去!

“我……艹!”

妘泰安脸上的惊怒远远多过于恐惧。

自己这也太倒霉了吧?!

他心里又是憋闷又是不解,但即便如此,他的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丝毫耽搁。

一枚篆刻着金色纹路的

楞严咒究竟是招鬼还是驱鬼 免费全文

玉符早已被他捏在手中。那是老祖宗赐予的金钟符。

就在天雷朝他砸来的那一瞬间,他指尖一掐,玉符瞬间碎裂。

一道似实似虚的金钟型护盾顿时从玉符中绽放而出,金钟看起来厚实无比,表面还有无数玄奥神秘的文字莹莹旋转,一看便知防御力极其强悍。

“轰!”

第三道天雷砸中了金钟型护盾。

能量爆破的嗡嗡声震得妘泰安耳鼓剧痛,冲击能量波传递到肉身身上,又是震得他五脏肺腑一通翻滚。

“噗!”

妘泰安浑身一震,差点跪倒在地,忍不住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表情惊怒交加:“这天雷忒特么欺负人了!怎么着就盯着我一个人来了?”

然而,妘泰安不知道的是,这还仅仅只是噩梦的开始。

他好似已经掌握了言出法随的大神通一般,接下来的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第七道天雷,全部莫名其妙地劈向了妘泰安。

比如,天雷一开始明明冲着王安业去的,总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变故而拐弯砸向他。

其中第七道天雷最为过分,明明是砸向魏青云的,结果半路拐个弯去了王安业方向,但还没等妘泰安放下心来,它居然又拐了一个弯砸向了妘泰安。

简直太过分了!

若是换了一般的大天骄,被神通劫雷这么一通狂轰滥炸,怕是早就没命在了。

也幸好妘泰安出身朝阳王府,手中底牌众多,保命的底牌一张又一张不断地扔出,这才护着他渡过了这一次比一次凶猛的天雷。

只可惜,哪怕底牌再多,他终究也只是个紫府境中期。

连续扛了六道天雷之后,妘泰安已经像条死狗般地趴在了地上,浑身上下一片焦黑,饶是铁打的汉子,眼泪也是情不自禁地汹涌而出。

欺负人,太欺负人了!

说好的平均每人两道呢?

“唉,这也太惨了。”剑姬别过头去不忍直视,“看样子妘泰安的运气不是很好啊。”

“没错,得亏没有选他当宝典继承人。”阵姬轻拍着胸口,慵懒妩媚的小脸上一阵后怕,“这运气,我怕他活不到凌虚境啊。”

就连另一边的姬芊芊,都不忍心再看下去。太惨了~

“噗!”

妘泰安的血已经吐无可吐了,索性翻过身体,四仰八叉地看着头顶的劫云,惨白着脸有气无力地骂道:“狗曰的天道,来啊,有种继续劈你家小爷啊。”

不好!

魏青云心头直颤,这是要出事情的节奏啊。

他今天之所以摆下这局,是想借天雷之威劈死那个王安业。倘若真的叫天雷劈死了妘泰安的话,那就是埋下天大的祸根了。

朝阳王那是什么人?

论实力,她可是凌虚境后期,论权势,她更是仙庭诸王之中势力数一数二的封王,哪怕现在已经不再上战场了,依旧影响力巨大。

公平竞争下,无论谁输谁赢,她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可妘泰安要是死了,朝阳王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保不齐会全力调查事实真相。

虽然神通雷劫可以干扰部分时光回溯的宝物探查,可万一朝阳王去仙皇面前哭诉怎么办?

自家的手段自家知道,骗骗凌虚境强者还行,可一旦仙皇关注与插手此事,那必然是瞒不住的。

届时他魏青云岂能有好果子吃?

唯今之计,必须保住妘泰安的命,并且让那王安业倒霉。

也不知道究竟是王安业运气好,还是那姬芊芊气运极高,天雷落向他们时每每拐弯也着实出乎了魏青云的预料。

他原本不想动用那一招的,毕竟动作越多越容易暴露自己,一旦叫剑阵双姬觉察到了原来是他在捣鬼,自然会落得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结果。

但现在……没办法,拼了!

魏青云施展了身法,一个闪身到了妘泰安身边:“泰安兄你放心,我来替你挡住第八道天雷。”

在这一瞬间,妘泰安竟然有被深深地感动到。

一直以来,他对魏青云都没有好感,认为这家伙心思深,又喜欢装模作样。

谁料想,在这危急关头,他竟然愿意站出来保护自己。

“多谢魏兄。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妘泰安的兄弟。”妘泰安感动得哽咽道。

就在魏青云特地安抚妘泰安之时,他藏在袖中的手指借机一拂,一道无形而晦涩的能量向王安业激荡而去。

那能量就像是一道无形的旋风,兜头便朝着王安业和姬芊芊席卷而去。

不管这对男女是谁运气好都没用,因为这一招是来自气运之树的护身本能天赋——【气运驱散】!

哪怕气运极好的人,中了这一招,好运也会远离他而去。

当然,这一招属于“驱散”气运,而不是“剥夺”气运。

虽然看起来有些类似,但实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天道法则之力。

“驱散”是暂时性的,只要作为气运根源的“人”本身没出问题,过一段时间,那些离散的气运便会重新汇聚而来,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但若是“剥夺”,便是改变气运根本,永远不会再恢复了。

如今的气运之树等阶太低,还没这个本事。至于将来会不会有,就没人知道了。

就在那股晦涩能量席卷向王安业和姬芊芊时,姬芊芊心头心头一慌,莫名生出了一种即将大难临头的可怕预感。

“咦?”

王安业也是微微侧了侧头,虽然没有睁眼,但显然也被惊动了。

可一般情况下,人类玄武修士是根本无法直接感知到气运之力的,就算两人意识到了哪里有问题,却也根本无法阻止。

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

然而。

那股晦涩的气息才刚接触到王安业,却没有如魏青云所料想的那样驱散他周身的气运,反而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一个激灵,骤然僵住了。

下一刻。

它竟是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反弹了回去,“嗖”一下直直地朝着魏青云席卷而去。

“轰!”

无形的波动在魏青云头顶炸裂,那团笼罩在他头顶的红云顿时被炸得四分五裂,化为无数散碎的气运光点逸散开来。

就连魏青云身周的白色气运之力,也仿佛被狂风扫过一般,开始不断溃散。

他浑身一颤,好似打了一个激灵一般,脸色也一下子变得无比难看。

这一刻,他只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泥潭之中,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古怪的滞涩感。

他暗道不好。

自己竟然被反噬了。

然而。

还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天空中的劫云之中,第八道天雷已经酝酿到了极致。

“轰隆!”

惨白的光芒蓦然绽放。

天雷直劈而下,可怕的威势伴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滚滚而来,震荡得整个天空都变了颜色。

目标直指魏青云。

“咕嘟。”

那道拥有恐怖毁灭气息的天雷,吓得妘泰安吞咽了一下口水。

这要再挨上一下,他哪里还有命在?

魏青云也是头皮发麻。

不敢有丝毫耽搁,他早已准备好的神通灵宝盾牌立刻祭出,一道厚重的土系能量光盾立刻绽放开来,眨眼间便将他护住。

天雷来得实在太快。

他根本还没来得及做更多的准备,那道天雷就已经劈在了盾牌上。

“轰隆隆”的巨响声中,能量光盾顷刻间破碎,魏青云浑身震颤,整个人都被轰得倒飞了出去,就连神通宝盾上都裂开了一道裂纹。

他本人更是內腑剧震,疯狂吐血,就连头顶的发冠都被震掉了,头发披散,看上去好不狼狈。

这可是第八道神通劫雷,便是刚刚晋升的神通境强者,若是准备不充分,在这道雷劫下都难免受伤,岂是一个紫府境强者能轻易挡下的?

妘泰安就在他旁边,虽然没有被天雷直接劈中,却也被冲击余波震得飞了出去,

他翻滚着摔落在地,伤势更是加重了几分。

他口中艰难地咯着血,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一副即震惊又委屈的模样。

只因在天雷落到魏青云头上的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原来这第八道天雷压根就是冲着魏青云去的,他妘泰安就是纯粹被牵连了。

不过,对此妘泰安也是不好多抱怨什么,毕竟魏青云归根究底是好心来帮他的。

只是彼此都没有想到,连续倒霉被六道天雷盯上的妘泰安竟突然不倒霉了。

“魏兄,你没事吧?”妘泰安还对魏青云关切了一句,可见此人面冷心善,算得上是个讲义气之辈。

“我没……”

魏青云好不容易才缓过来一口气,咯着血正要说话。

然而,他才刚说了两个字,耳边就蓦然响起了一声细微的咔嚓声,好似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不好,是息壤佩!

魏青云头皮一麻,瞬间连寒毛都竖了起来,不妙的感觉直冲灵台。

正常情况下息壤佩当然不会如此脆弱,就算是用力砸,指尖灌注玄气用力捏也弄不碎,但很显然,刚才那道天雷对它形成了巨大的冲击。

在天雷的作用下,连神通宝盾都差点扛不住,何况是息壤佩?

一连串细微的咔咔声接连响起,紧接着砰得一声,息壤佩直接爆裂。

没了息壤佩上铭文的作用,被折叠禁锢在息壤佩中的息壤空间霎时间在正常空间展开。

大量的灵土如狂沙般倾泻而下,魏氏耗费大量精力财力打造的禁锢大阵,也在这一瞬间分崩离析。

“啊呀呀!”

伴随着一声稚嫩而愤怒的尖叫声,一棵体型不算太大的树苗破空而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它修长的树身歪歪扭扭的,细若的树根勉勉强强才撑住了身体,如柳叶般细长的叶片也是一阵抖动,枝条上还挂着残破的禁制碎片,显得即可笑又可怜。

显然,这就是气运之树。

麻烦大了!

魏青云瞳孔紧缩,头皮发麻,立刻就准备往后退。

然而,天雷一击之下,他受伤颇重,动作愣是慢了半拍。就这一顿之下,气运之树就已经“嗷嗷呀呀”怒吼着朝他扑了上来。

那树苗本就连站都站不太稳,这一下显然是狠极了,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它先是来了一招老树盘根,用根须将魏青云牢牢缠住。随后枝条飞舞,对着魏青云就是劈头盖脸一通猛抽。

“啪啪啪!”

它边抽还边“呀呜呀呜”的叫着,好似要发泄被魏氏禁锢关押,并且时不时要抽一波本源之力的愤怒。

只是气运之树不过才五阶,加上刚被抽过一波本源之力,还处在虚弱状态,这些抽打并不能对魏青云造成实质上的伤害,而只是增加了他的痛苦。

属于伤害性不大,侮辱楞严咒究竟是招鬼还是驱鬼性却极强。

“魏……”

妘泰安错愕不已,一时间没能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刚挣扎着想去帮忙,剑阵宝典已经“扑棱棱”地飞了过来。

剑姬和阵姬均是一脸震惊道:“这棵树苗,好似是传说中的气运之树。没错没错,就是气运之树,不会错的。”

气运之树?

妘泰安关切的脸色微微一僵,随即渐渐地变得铁青了起来。

他恍惚间明白了,为啥明明劈向魏青云的天雷,却总会拐个弯儿向他劈来。

他虽然性子比较直,又比较讲义气,但是不代表他是个傻瓜。好歹是朝阳王府里养大的,他就算痴迷剑道,该有的见识也一样不少,这会儿他也迅速反应过来了。

“好你个魏青云!”妘泰安气得脸色充血,浑身颤抖,差点又是一口血喷出来,“好你个狗曰的,这神通劫云是你偷偷摸摸弄出来的吧!你也忒特么的阴险了。”

更让妘泰安愤怒的是,魏青云竟然还是试图来玩弄和欺骗他的感情!

是可忍,孰不可忍!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

为了防止意外,王安业又再次仔细感悟了一下那道剑意。

不多会儿后,他终于完全确定了。

没错!就是这个味儿。

从小到大,太奶奶施展剑意的场面他不知道见过多少次,对它实在太熟悉了。

虽然比起这疑似真仙留下的剑意,太奶奶的剑意还不够强,但那股挥之不去的熟悉感却让他无比笃定。

错不了。

剑意乃是修士心灵的映射,体现的是其自身的感悟,因此,每个人的剑意都是独一无二的,剑意之中也会有着自己独特的烙印。

哪怕随着阅历的逐渐丰富,随着对剑道感悟的加深,剑意本身也会逐渐发生变化,但那种独特的烙印却并不会因此而改变。

只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如此敏锐细腻的感知,能清晰地分辨出来而已。

王安业早先就一直怀疑太奶奶有可能是某个真仙转世,却一直没有实证。

但是,从这一道剑痕所展现出的独特韵味上来看,它跟太奶奶的前世恐怕脱不开关系。

罢了罢了,此时多想无益,还是先将剑阵双绝宝典拿到手再说。

王安业沉下心来,不再思索这道剑意跟太奶奶的关系,转而细细感悟起了剑意中包含的意蕴。

慢慢的,他仿佛从那强悍无比,仿佛要毁灭一切的恐怖剑意之中,感受到了一些之前没来得及体悟到的东西。

一股虚无缥缈,宛若皓月长空般宏阔的意蕴,渐渐呈现在了他面前。

那是一种,比之胜负欲,变强欲,亦或是剑本身都更加更加渺远,更加虚无缥缈的东西,难以言说,难以形容,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柔。

朦朦胧胧间,他好似看到了一道模糊的背影。

那人影腰悬长剑,站在一块悬空的巨石之上,无所依凭,无所依靠。

她看上去纤细而单薄,好似风一吹就倒,却又坚韧得宛如她腰间的剑,仿佛天地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将她压垮,摧折。

浩瀚虚空之中,唯她一人。

她的前方是万丈虚空,后方却是万丈深渊。

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她退不得,前路却是一片未知。

换了一般人,这种情况总要犹豫一下,但她却仿佛不知道畏惧是何物一般,仍是坚定不移地向着虚空迈出了自己的脚步。

一步,一步,又一步。

一条路,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脚下。

隐隐憧憧间,好似有无数人影正沿着她踏出的那条路蹒跚而行,一步一步,将那条原本若隐若现,好似随时会被荒草湮没的道路,开拓得原来越宽,越来越稳定,终成康庄大道。

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动涌上王安业心头。

隐约间,他好似明白了那种无法言说的东西是什么。

是责任。

这么说来,姬芊芊领悟到的剑意虽然不算强,但大致方向其实是对的,只是她所悟到的,是披荆斩棘为自己开出一条修行之路,但这道剑意之中背负的,却是整个苍生。

也正是这份背负着无数苍生的重量,方才铸就了这道剑意的强大和坚韧,无人可敌,无物可阻。

他记得太爷爷曾经说过,人类如今所拥有的修行法门,其实都是无数先辈的智慧结晶。

尤其是真法,宝典,仙经这些,更是凝聚了无数先辈的心血。

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如果没有一代代先人的不倦努力,就不会有人类现在的强大。

这道剑意之中所展现出的,不正是这一点吗?

以身为剑,为天下苍生开前路,拓未来。

这种境界,难道就是太爷爷曾说过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隐约间,王安业感觉自己好似触摸到了什么,却又好似没有完全明白。

但他已经不再迷茫。

剑,因苍生之重而强大,非为己,只为人。

他没有那么高远的志向,也无法想象背负苍生是一种什么感觉,那么,他就用自己的剑,为家族开出一片未来吧。

就如太爷爷他们曾经做过的那样。

“轰!”

一股强横无比的剑意自他身上爆发而出,直冲云霄。

那剑意厚重而磅礴,仿佛蕴含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强大力量,无坚不摧,无物不折。

蓦地。

笼罩在剑冢上空的剑意好似感受到了什么,骤然涌动起来,就连烙印在剑碑中的那道剑意,也好似受到了触动,整块剑碑都隐隐震颤起来。

紧接着,就连剑冢中的那些古剑也好似被惊醒了一般,开始剧烈颤抖。

片片锈迹被从剑身上震落,露出了寒芒熠熠的剑身。

与此同时,一道道剑意从它们身上升腾而起,仿佛是在应和王安业的剑意一般,与他的剑意遥相呼应,远远看去,就仿佛是在朝拜它们的君王。

“怎么可能?万剑归伏?”

魏元青和妘泰安齐齐色变,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当然,“万剑归伏”只是个虚词,剑冢上插着的剑至多也就是百来把而已。

但这种异象却非比寻常,只有在剑修领悟到的剑意极其高端,极其厉害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出现令周围无主之剑膜拜的场面。

“哈哈哈~”剑姬兴奋地差点跳起来,那张娇俏的小脸上因为激动而泛起了阵阵红晕,“万剑归伏,好一个万剑归伏!这么多年了,还只有剑鸣老祖的剑意达到过如此程度。”

“难不成,竟然让咱们捡了个宝?”阵姬一向慵懒的眼眸中也是露出了道道精光,惊喜不已,“只要他在阵法一道上有同样的天赋,不,只要他在阵法一道上的天赋不要太弱,咱们说不定就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性。”

从一开始的阵法宝典,再到后来的剑阵宝典,她们在历代继承人手中,也是在不断地学习和成长的。

但是历代继承人除了陈剑鸣老祖之外,也并没有什么惊才绝艳的人物,因此她们的成长速度慢得堪比蜗牛。

到目前为止,还远没有达到晋升中品宝典的门槛呢。

没办法,宝典的推衍就是如此麻烦。那些天赋实力比较平庸的继承者,就算有宝典的辅助也就是能混个凌虚境初期,对于宝典本身的成长没有多大帮助。

但是来一个绝世天才就不一样了,一个绝世天才,也许就能帮她们一下子推演到中品宝典的层级。

因此,什么魏青云、什么妘泰安,在这一刹那都已经被她们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们的眼里,一下子只有王安业一个人了。

姬芊芊也是满脸惊喜,万万没想到自己在路上“随便”捡了个公子回来,竟然就是如此绝世天才。

若不是怕打扰到王安业继续领悟剑意,她都忍不住要欢呼了。

“我败了。”

妘泰安过了好半晌才终于缓了过来,接受了自己不如王安业的事实。

他有些挫败,也有些失落地摇了摇头:“这位安业公子的确不凡,我妘泰安输得心服口服。从此之后,妘某绝不再以剑痴自居。”

妘泰安服输,不代表魏青云肯服输。

魏青云为了剑阵双绝宝典,已经动用了一切自己能动用的资源。

他家的确有两部宝典在交替传承,可他的年龄颇为尴尬,两部宝典的交替期都与他错过了。

倘若拿不到这部剑阵宝典,他或许这辈子都与凌虚境无缘了!

“哼!”

魏青云脸色铁青,冷笑暗忖。

王安业啊王安业,没想到你这小子竟然在扮猪吃老虎。敢抢我魏青云的宝典,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魏青云为了这一次宝典传承,所做的准备工作非常充分,尤其是准备了一手杀手锏,以应对随时有可能出现的意外。

为此,一些家族的大长老们还认为他事儿多,而且要准备的底牌竟然是魏氏最重要的底牌之一。

却不曾想,他努力说服老祖爷爷准备的杀手锏,竟然真的用上了。

一念及此。

他的手摸到了腰间那一方【息壤佩】上,神念向玉佩内部侵去。

息壤佩内的空间之中,生长着一棵不足一丈高的树苗。

这树苗有着修长的树身,如同柳叶般纤长秀气的叶片,丝丝缕缕的白色气运之力缭绕在它修长的枝叶上,如同云雾缭绕,看上去仙气飘渺,极为漂亮。

这棵树苗,便是气运之树。

但这棵气运之树,却被禁锢在一座繁复无比的大阵之中,枝叶低垂,叶片发黄,看起来蔫耷耷的,很不健康。

这大阵,自然是魏氏的手笔。

因为气运之树性格桀骜,不愿驯服,也不愿意和魏氏的人订立契约,魏氏为了控制住它,不得不用禁制和阵法压制了它的灵智,让它的意识陷入混沌之中,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

如此一来,气运之树就只能像是一棵普通的树苗一般,任凭魏氏操控了。

而在禁锢用的阵法之外,阵法内还复合嵌套了另外一个名为“夺天阵”的阵法。

这“夺天阵”夺天地之造化,可强行吸取气运之树的本源之力,转化为玄武修士能够掌控的力量。

而且,“夺天阵”还能抑制气运之树的生长,让它始终保持在五阶的状态,方便魏氏继续压制和控制它,可以说是一举两得了。

这么多年来,魏氏便是靠着这个手段,才能发展得顺风顺水,一路迅速崛起的。

早在来之前,魏青云便已经从老祖魏东庾手里得到了控制“夺天阵”的玉符,并在其中打上了自己的神识烙印。

此刻。

魏青云动念间,“夺天阵”便在他的控制下启动。

刹那间,繁复的大阵上便亮起了星辰般的光芒,点点光芒环绕之下,一股强大的掠夺吸摄之力自阵法之中爆发而出。

下一刻。

气运之树就开始剧烈颤抖,仿佛在激烈抗拒一般。

但即便如此,在阵法的作用下,依旧有点点绿芒被从它体内剥离而出,通过阵法吸摄转化,化为了能够被玄武修士吸收运用的力量。

这些绿芒,便是气运之树的本源之力。

气运之力虚无缥缈,人类别说控制和运用,甚至连感知都很困难。

但只要有了气运之树的本源之力,修士借用气运之树的力量,在一定时间内获得控制气运之力的能力,让天地间游离的气运在短时间内汇聚到一个人身上,亦或者临时驱散别人身上的气运之力。

只不过,因为这本源之力乃是通过“夺天阵”强夺而来,并非自身产生,所以是消耗品。

每一次抽取,都仅仅能维持三个时辰,时间过后,还会因为强行使用与自身血脉不契合的本源力量而迎来反噬,导致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都状态极差,且运气低迷。

但即便如此,气运加身的强大效果,依旧足以抵消它的一切负面作用。

在“夺天阵”的抽取下,源源不断的本源之力被从气运之树体内剥离。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气运之树本能的抵抗和挣扎也越来越弱。

它纤细的叶片簌簌发抖,修长的树身也在不断震颤,哪怕灵智仍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从它那颤抖的频率之中,依旧能感觉到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就像是在承受某种酷刑一般。

等“夺天阵”停止运转的时候,它的状态已经变得极其糟糕,叶片比之前更蔫,颜色也愈发暗淡发黄,就连枝条都变得绵软无力,看上去俨然已经奄奄一息。

而与此同时,魏青云的眼底,却泛起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绿芒。道道无形无质的气运之力开始朝他身上汇聚,将他全身笼罩。

如果有人能用肉眼观测到气运之力的话,就会发现,此刻的魏青云通身都已经被浓郁的白色气运之力包裹,其头顶甚至都已经泛起道道红芒,乃是红云罩顶,洪福齐天之相。

魏青云心中大定。

这一招他之前见家主用过,使用之后,那真的是气运加身,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若是探矿,那必然能挖出优质矿脉,若是跟人抢生意,则对手多半会出各种“意外”,若是谈判,则经常会有贵人相助,总之就是做什么都极其顺利。

而除此之外,在战斗之中,还有一些另类的用法。

魏青云那垂在身侧的双指一夹,指间顿时多出了一道玉符,玄气催动下,玉符瞬间炸裂。

空间仿佛被无形的手指撩动,一道晦涩而无形的能量波动向外扩散。

很快,方圆百里之内的空间都以某种玄妙的方式律动了起来。

“咦?”剑阵双姬率先觉察到不对劲,“空间的波动韵律好像变得很奇怪,有些熟悉的不妙预感。”

不待她们细究,天空之中的云层忽而如潮水般汹涌翻滚起来。

浓稠的水汽汇聚而来,不过顷刻间,棉白如糖的云朵就变得阴沉沉,黑乎乎,气息更是变得越来越危险,越来越晦涩。

黑云之中,更是隐隐有雷光显现。

很快,黑云凝聚的面积就越来越大,铺天盖地地向着剑冢压来。雷光乌云不断翻滚,阵阵闷雷声震得人心惊胆颤,让人顿时生出了一种即将大难临头的不妙预感。

“神通劫云!”

剑阵双姬见多识广,顿时大惊失色,却又百思不得其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突然出现神通劫云?这几个小伙子,好像都远没有到度神通劫的地步吧?”

神通劫,乃是紫府境巅峰试图突破神通境时,引动天道干涉而形成的神通劫云。

想当初王璃慈的师尊云阳上人,就是在暮月州的暮月府度过的神通劫云。

剑阵双绝宝典历代的继承人,每一个都是度过神通劫的,因此剑阵双姬一眼就瞅出了这劫云的来历。

“不会是这小子领悟的剑意太厉害,引来了劫云吧?”妘泰安目瞪口呆地仰望着天空中那可怕的神通劫云,心头开始直打鼓。

别看他平时总是一袭白衣,怀中抱剑,打扮得像是个剑仙一般,但他的修为其实也不过刚刚突破到紫府境中期,距离渡劫还很遥远很遥远。

就他现在这点修为,被神通雷劫砸一下可不是开玩笑的。

“莫要胡说,我们活那么久,还没听说过领悟剑意还会引来神通劫云的。”剑阵双姬骂道,“不知道为何,刚才出现了一些奇怪的能量波动,好似有人试图突破神通境时的能量波动一般。天道多半是受到了误导,误以为此处有人妄图晋升,才凝聚出了劫云。”

修行之道乃是逆天而行,而各阶段的雷劫就是针对想要逆天之人的惩戒手段。

不过天道向来会留有一线生机,若是逆天之人成功度过雷劫,天道自然会给与其一条生路。

人族最初之时修炼渡劫,往往十不存一。

但是随着修炼体系的不断完善,功法的越来越强大,以及针对天劫的经验、丹药、宝物、符箓等等愈发完备,对于现在的修士来说,天人劫,紫府劫,甚至是神通劫都已经不是什么太大的阻碍。

只要准备工作够充分,多数人都能成功度过。

但前提是修为要达到紫府境巅峰。若是修为不够,准备不足,这神通劫可就成了催命符!

看着天空中威势越来越强的神通劫云,以及所有人失措的样子,始作俑者魏青云嘴角掠过一抹得逞般的冷笑。

刚才他捏碎的那块玉符,正是一种比较罕见的奇特玉符——【欺天引雷符】,其特色便是可以欺瞒天道,引来神通劫云进行无差别攻击。

这种奇特的玉符,在神武皇朝时期曾一度流行,可以在战场陷入劣势的时候用来跟敌人同归于尽。

若是运气够好,说不定还能躲过一劫,扭转乾坤。

因为极其赌运气,它还得了个“赌命符”的戏称。

而此刻,他刚刚吸取了气运之树幼苗的一部分天赋本能,在一定时间内拥有了部分气运之树的能力,自身的气运正在天赋能力作用下不断的攀升。

在这种情况下,赌运气,谁能赌得过他魏青云?

即便“不幸”被其中一道天雷盯上,凭他的实力,也是能扛过去的。

至于那沉浸在悟剑状态中的王安业,只要被一道天雷砸中,保管他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别说还有余力能留下剑痕了,连能不能活下去就是个问题。

而且他是被天劫打死的,关他魏青云何事?

可怕的劫雷威压之下,现场实力最弱,还只有天人境的姬芊芊已经脸色煞白,撑得非常辛苦。

“芊芊,这劫云不是咱们能对付的。”姬彦修也是脸色发白,心头已经被一股巨大的恐惧所充斥,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暴吼出声,“咱们快撤!”

说罢,他率先行动,激荡出一道残影,化为一道虹光极速向外暴掠而去。

他不过才紫府境初期,怎么可能扛得住神通劫云?

闻言,姬芊芊却是犹豫了一下,竟是没走,反而大声朝王安业呼喊起来,试图唤醒他:“安业公子,先别悟剑了,快点醒来!”

然而,王安业这会儿正沉浸在剑道感悟之中,在姬芊芊的呼唤下仍是纹丝不动,就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就在这兵荒马乱之中,天空中的神通劫云已经凝聚出了第一道天雷。

“轰隆”一下,第一道天雷如霹雳般向逃跑的姬彦修砸去。

姬彦修脸色大变,急忙掣起紫府宝器抵挡。

“轰!”

一股恐怖的能量击中了姬彦修,将他连着紫府宝器一起砸到了地上,将厚厚的岩石都砸出了一个大坑,眼见着已经出气多入气少了。

“彦修太爷……”

姬芊芊脸色大变,刚准备去救他时,却被妘泰安拦了下来楞严咒究竟是招鬼还是驱鬼

“姬姑娘莫要冲动,那小子现在半死不活,多半已是活不成,天劫是不会再管他了。你不过去,他兴许还有一线生机,你硬要凑过去,万一再给他引过去一道天雷,就是连你都十死无生了。”

妘泰安终究是皇室之人,对于神通劫云的了解比寻常世家多许多。在这种情况下,的确是凑在一块的人越多越容易引到劫雷。

“没错,现在这种情况,跑是跑不掉的。”魏青云也是摆出了一副思虑周全的模样道,“大家不如都散开一些。还有八道天雷,平均每人两道。至于砸中谁,就全凭大家运气。姬姑娘若是运气足够好,说不定一道都砸不中你。”

说话间,第二道天雷已经酝酿得差不多了。

它还未落下,就能感受到它那雷光中蕴含的可怕意蕴比之第一道更加可怕。

天劫向来如此,劫雷一旦开始酝酿,自然是一道比一道厉害。

神通劫一共九道,想要扛过去,越往后越难。

“不好,安业公子危险了。”姬芊芊银牙一咬,娇躯划出一道弧线般落在了悟剑碑前,一把向沉浸在悟剑中的王安业拉去。

劫云隆重的范围很广,其实就算王安业醒过来,多半也跑不掉。

但不管怎么样,只要醒过来就有机会活下去,若是让王安业继续像现在这样,全无防护地坐着,万一劫雷劈中他,那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姬芊芊心想,自己也就只能帮他到这里了。等他醒了,能不能挡住天雷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轰!”

天空中一道银光滑过,竟然直冲两人而去。

那可怕的威势笼罩而下,姬芊芊脸色骤然大变,蓦然生出了一股大难临头的感觉,心头也是一阵拨凉。

完了完了,这下非但自己死定了,怕是还要连累安业公子。

她身躯轻颤,眼眸中泛起阵阵绝望之色。

然而。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

陷入绝望的她却是浑身一震,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而后一拉一扯。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呢,她就已经跌进了王安业的怀里。

她感觉自己的脸颊仿佛陷入了一片坚实的胸膛之中,身体也被一条有力的胳膊半圈住,哪怕隔着衣料,都能感觉到那衣料背后的阵阵心跳声,这感觉,无比妥帖,无比温暖,无比安稳。

一时间,她整个人都愣住了,竟是忘记了头顶的雷劫。

而与此同时。

天空中有一片散乱的劫云飘过,刚好挡住了那道雷电银光的去路。

雷光微微一滞,竟是蓦地折了一个小弯儿,调头就向另外一个方向的妘泰安劈去。

“我……靠……这天雷怎么还……”妘泰安眼珠子都差点瞪

楞严咒究竟是招鬼还是驱鬼 免费全文

出来,几乎下意识地就想骂娘。

然而,天雷却没给他机会。

他的话才刚说了一半,凛冽的雷光已经击中了他用来护身的神通灵宝盾牌,以及那护住了他身形的伞形的能量护盾。

“轰!”

巨响声中,能量护盾瞬间被炸得粉碎,妘泰安也被那可怕的冲击力震得倒飞出去,嘴角溢出一抹鲜血。

直到这时候,他嘴里的后半截话才幽幽从牙缝里挤了出来:“……还特么带拐弯的?”

挨了一道天雷,妘泰安这会儿脸色发白,看起来惨兮兮的。

然而,他此刻却根本顾不上自己的状态,反而是看着不远处仍旧一身清爽端坐着的王安业,以及他怀里的姬芊芊,眼神纠结,表情迷茫,百思不得其解。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