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web血腥网站照片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王柔放下插有吸管的玻璃杯,又看了看手边板夹上的字迹。

“应该就是有一个女人来过这里,然后她用那个老鹰摆件杀死了地上的这个男人。”

shadowweb血腥网站照片

她在自白书被红笔涂抹得看不清楚的那些部分填上推理出的信息。

“嗯……她杀了人,很慌乱,还写下了这样的内容,感觉她是想要自首的。”

王柔抱着板夹看来看去,“但是她为什么没有写完呢?是害怕吗?还是改主意了……啊,有手机!”

——“我当时觉得这个凶手她对自己杀了人这件事情是特别意外的,也就是说她原本没想过动手……那很有可能就是临时发生了一些争吵,然后她突然生气。嗯

shadowweb血腥网站照片 小说全文/

,这个应该是属于过失杀人吧?”

复盘着的王柔如是说道,“我本来是想去看茶几上的电脑的,然后发现了酒柜上有手机。它的锁屏我解了好久好久,好浪费时间喔——”

她努努嘴,无奈地哼唧了两声。

[柔姐撒娇好可爱啊~]

[这个密码其实不难,就是容易走入误区]

弹幕讨论之际,画面从复盘切回现场,王柔拿着手机直叹气。

“不是6吗?应该是6呀。”

她翻来覆去地看那张小纸条,“E+1就是那个有棱有角的6呀,难道是9吗?”

王柔又划了一次,崩溃地笑出声:

“啊哈哈哈——搞什么嘛,6和9都连不上啊,它不可以连那个已经连过的点呀。”

“它说我还有最后三次机会了,解不开就要冷却十五分钟。”她举着手机去看周围的固定摄像头,娇声道,“导演——”

后期在这里P了个曲楠的Q版手绘大头像,还飘出一个文字泡:我也帮不了你~

“呜哼~”

王柔哼哼唧唧地原地转了个圈,一边嘟囔一边在九个点点上反复划动,“怎么能不是6呢?难道是F吗?E+1?F要怎么连呢……诶!”

她一脸懵逼地抬头:“打开了?哎?我怎么打开的?”

[误打误撞竟然开了哈哈哈哈哈哈]

[柔女神可爱]

“喔!”

王柔听着录音,“分手、合同、妹妹……噢,我懂了。”

“可是我得写下来啊,嚣张鬼总不能就是我想的那个嚣张鬼吧?没有人姓这个嚣吧?”

她抱着板夹走向聊天区继续翻找线索。

……

“啊,这个我解不开了啦!”

蓝珈青趴在茶几上抱着脑袋的样子像只绝望猫猫头,“这个图形是什么意思呢,完全不懂欸。”

她一根手指戳了戳电脑键盘上的空格键,看着密码提示捧脸发呆了三秒。

“好!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蓝珈青撑着茶几元气满满地站起来,转身去看靠墙书橱。

[哈哈哈哈哈青青开摆]

“嗷这个也能打开的哦。”

蓝珈青拧开书橱正中展示柜的玻璃门,拿起里面的证书来回翻看。

“……哇!不是吧!”

她惊异地瞪圆了眼睛,“看看看,这里!这里有贴商标哦,这些都是那个,就是网上定制的商品!都是假的!”

“怎么会这样呢?”

蓝珈青捋了捋自己的辫子,脑洞大开,“就是说那个叫萧章轨的男人他伪造证书骗自己的女友她得了很多很多厉害的奖项,然后女友就知道这件事情了,所以那个自白书上有两个被涂掉的原因。”

“嗯!没错,就是因为他‘做假证书骗我’,还有‘他变心出轨而且很多钱都进了他的口袋’……”

蓝珈青又回到茶几旁边一笔一划地把凶手的自白书填上,边填边念:

“我是陶静,我杀了他。他是萧章轨,是我的男朋友。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用老鹰打了他一下,他就脑袋流血了,然后就倒下了……”

她写完以后来回看了看:

“应该可以了。我找的线索已经够填这个了。这个打不开的电脑里面可能就是这个萧章轨在网上买假证书的记录吧!”

蓝珈青嘬着笔头去看最左边的实心书柜,“可是那个上面的红色数字又有什么用呢?”

……

“我觉得我已经差不多了解到事情的全过程了。”

明谦从电脑旁起身,拿着自白书在屋子里转着圈总结,“首先,这是死者,也就是萧章轨的办公室,他呢是一个渣男,电脑里有他追求女朋友的妹妹,也就是静妹妹未果的聊天记录,然后他恼羞成怒、买凶杀人;同时,他还伪造荣誉证书,以此来说服女友静静‘去别的公司做艺人’没前途,还是留在他身边当个网红更好。”

“他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是因为一份续约合同。就是书架上的那份合同书,上面写的是陶静只能拿到百分之一的钱。

“凶手从现有的证据里,包括吸管上的口红,还有这份自白书的字迹,都可以确定就是陶静。唯一还不能肯定的是自白书上的动机只写了两个,但目前出现了三个原因。

“假证书、不平等合同、妹妹……这其中合同肯定是确凿无误的,他们双方都知情,但是证书和妹妹,这两件事里面陶静到底知道哪个是萧章轨做的呢?这个还不能确定,肯定还有线索……还是说证书也是利益纠纷的一部分?是从属关系?

“至于作案过程,摆件不是凶器,我发现了吧台桌角的血迹,结合自白书的内容来看应该就是陶静失手让萧章轨撞到了头,他就这么当场死亡了。这算是个意外。”

明谦费解地站在玻璃墙隔断旁边,眉头紧皱。

“但是我还有两个很迷惑的地方啊,第一个就是那几行红色的数字是干嘛的呢?它也不是电脑的密码……再有就是……

“为什么感觉娱乐区角落里的沙发好像被挪动过?”

……

詹学松在沙发前蹲下来,表情认真,眼神中掺杂着一丝探寻。

“地面有明显的拖动痕迹。”

他站起来亲自试了试,“两个沙发都重量适中,对于女性来说的确要费力一些,加上情绪紧张,所以陶静推着它们的过程中多次停下,挪动得断断续续,导致痕迹时重时轻。”

“看起来曾经被推到最里面过……”

詹学松喃喃自语,手动顺着地上的灰尘痕迹把两个沙发继续推了推。

“咦?”

这一对休闲沙发在墙角堆在一起,夹出了一处三角空地,这个地方很窄,但因为沙发是异形设计,并不能严丝合缝地营造出一个除上方外都被遮挡住的空间。

“难道凶手想过藏尸?又放弃了?”

詹学松的目光移向那具尸体。

喜欢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请大家收藏:

不同于玻璃墙另一边风格简洁的聊天区,这里从装潢布置来看显得更加放松肆意。

如果不是地上躺了具尸体,首先吸引住来人视线的绝对是这个占地面积很大的弧形吧台,它造型既复古又朋克,表面涂抹着鲜亮的喷漆,桌面那部分做成了金属的,在昏黄而暧昧的灯光下泛着光。

吧台后有个一面墙的酒柜,秦封视线一扫就知道它们仅仅做装饰用,是市面上为了装逼、撑撑门面的典型假货,没有太多价值。

他走到吧台前,这里摆着两把高脚椅,是酒吧里常见的款式,桌面上有一瓶酒和两个玻璃杯,其中一杯只剩下冰块,另一杯还剩一半,上面插了根吸管。

“果然是女人。”

秦封一根手指把吸管拨近,在明明看见了上面有口红痕的情况下微低着头凑过去嗅了嗅。

“哦。”

他露出流里流气的笑容,“玉人415陶土红棕色。”

[????]

[别骚了!!!]

[捏马这个男人上个推理类综艺怎么也这么撩啊我脸红了]

[秦爷正经点啊喂]

[前面的,他正经过吗hhhhh]

[演戏时就超正经的啦,平时……嗯那确实没啥说的(捂脸]

[闻香识女人是吧,噫]

[这个光靠闻就能知道口红是哪个牌子和哪个色号的技能他老早就有了]

[名场面,主持人问你怎么知道的,秦爷:“我昨晚刚尝过。”]

[这个装逼犯怎么还没人来锤他啊]

[乐死,前面的酸气都快要冲出屏幕了,有一说一他浪了这么些年要翻车早翻车了,到现在没有实锤只能说明对女人确实好,都是和平分手没有记恨他的]

[就是啊,黎芷莹和他分开后都是大大方方地说他对恋人各♂方面都超会超温柔的(虽然也说了只适合处对象不适合当老公hhhh)]

[不要在这里说无关的话题啦,好好看节目吧]

“密码?”

秦封从吧台后面的酒柜上拿下一个手机,按亮屏幕,上面显示出九个圆点,显然要滑动图案解锁。

他旋即瞟到后面透明手机壳里夹着一张小纸条,立刻把壳拆了下来。

纸条上写的是“E+1”。

秦封促狭地笑了笑,抬头对着一个摄像头比了个“好幼稚啊”的口型,然后顺畅地试了两次,成功滑屏解锁。

[我靠他怎么打开的]

[啥意思啊我没看懂……]

手机直接跳转到了自带的录音页面,秦封举到耳边细听。

……

(窸窸窣窣的声响,脚步声,几声清脆的撞击声,液体流入玻璃杯中的汩汩响)

男声:“唉,静静,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你变心了吗?”

女声:“变心的不是你吗?看看你给我的合同!”

男声:“我们当年就是这么签的,你那时可没说过什么,再说了,我拿到的钱不都用在了你的身上,你吃我的穿我的,还有什么不满——”

(拳头垂在桌面的响声)

女声:“你闭嘴吧!我妹妹出车祸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男声:“你冷静!什么妹妹?我真的不知道——”

女声:“行了!记得你答应好的分手和解约,还有我应得的钱!我走了!”

男声:“你不许走!”

(纷乱的脚步声与衣料拉扯声)

女声:“你放开我!”

男声:“我不放!”

女声:“我告诉你我已经拿到证据了!你再这样纠缠我我就找媒体把你的事情全都曝光出去!”

男声:“你敢!”

(刺耳的摩擦声,抡动东西的风声)

女声:“你干什么!”

男声:“我弄死了你妹妹,今天也能弄死你!”

女声:“你不要过来!”

(尖叫、脚步声和撞击声混在一起)

男声:“呃——啊!”

(重物坠地声、倒地声)

女声:“……萧章轨?萧章轨?喂?喂!”

(录音戛然而止)

……

约半分钟的录音播放完毕,詹学松笃定地点了点头。

“死者或许想要录下凶手的一些话柄,但没想到却录下了完整的作案过程。”

他一边思索着一边弯腰仔细查看,“嚯!这儿!”

吧台的一处桌角上沾着血迹,詹学松隔着手套摸了一点,在指间碾了碾:“没错,就是血液。所以这才是被害人真正的死因——头部一侧经由推搡撞击到有金属包边的锋利的桌角,颅内出血而死。”

——“吧台桌角是划破了他(死者)的皮肤,流出了一些血液,真正的致命伤是太阳穴附近遭受强烈撞击。”

詹学松口齿清晰地复盘道,“头部的肿块和鼻血都可以作为佐证。因为撞击太阳穴会引发许多并发症,比如头晕目眩、恶心、呕吐等,除此之外一旦血压升高,鼻腔内的血管就会破裂出血。”

……

“也就shadowweb血腥网站照片是说,这个摆件其实是这个叫做萧仁的人从吧台桌上拿的,他原本想杀害凶手,但是慌乱之中凶手反推了他一把,不慎撞到了桌角,于是就此死亡。”

罗涵拿着板夹和笔有条不紊地总结道。

“我的自白书……”

他低头念凶手所写的内容,“我是静静……他是萧章轨。嚣张鬼,噗。”

罗涵笑着挠挠脸颊:“诶呀,我不知道是哪几个字啊,肯定还有更多的线索。”

“再找找看,我记得那儿还有电脑。”

他说着转身向聊天区走去,走到茶几旁边坐下。

“怎么又是密码,你们真的弄了好多密码——咦?”

罗涵轻飘飘地抱怨了一下,目光就被茶几上贴的纸条吸引住。

那上面有五个图形,第一个是M底下多了一横,第二个是心形底下多了一横,第三个像个没把的葫芦,第四个是一个三角形中间有根竖线,像一把小伞,第五个像个“古”,不过底下的口是个圆。

五个图形后面还有个“?”,显然是让人猜测第六个图形是什么。

“喔,怪不得这里也有个问号……”

罗涵把视线移回电脑屏幕,那里的密码提示写的是:?×111=

“这第六个应该是什么呢。”

他盯着纸条喃喃道

shadowweb血腥网站照片 小说全文/

……

“啊!我找到了泽个!”

蓝珈青从聊天区最右边的书橱里拿下一个文件夹翻开,“呃,‘即日起,萧章轨和女友陶静达成协议,萧章轨做陶静的幕后经纪人、剪辑、后期等等,竭尽全力帮助陶静成为高人气网红’……哇,但是陶静直播带货的收益要给萧章轨百分之九十九耶!这是不平等条约啊!”

蓝珈青一副星空迷茫猫猫头的样子:“好霸道的条款喔!那陶静岂不是赚不到什么钱。”

她接着恍然大悟:“所以说他们有经济纠纷!昂,可能还有感情纠纷?”

——“我觉得一定是这个男人他有很大的问题。”

蓝珈青一本正经地分析道,“他帮助女朋友成了网络红人,之后呢他就有了很多很多钱,然后很可能他就不爱这个女孩了,就变心了,出轨了,然后女朋友就很生气,就拿着那个老鹰把他‘bang’地砸死了!”

……

“真是个渣男啊。”

明谦紧蹙着眉查看电脑上的聊天记录,“‘静妹妹不仅拒绝我的追求,还发现了我给她姐伪造奖杯和证书的事情,这个女人不能留!’……嘶,然后他就联系了这个‘不重要的黑涩会’,让他们把静妹妹给撞死了。”

“所以凶手,也就是静静的杀机除了钱以外,她还要为妹妹报仇!”

喜欢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