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勾女实用土法一抹就灵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她扭头环顾四周,发现她已经离开了那个幽暗的岩浆地穴,来到了......

她望着远处升腾的云霞吃惊地说:“染华圣地!”

若是让她来飞,起码得飞半个月,而且是星夜兼程片刻不歇。而血神子只用了一瞬间,这

血神子轻描淡写地说:“不必惊讶,那些都是我本体灭杀的愚昧之徒,烙于扰乱心神的执念仿佛瞬间不存在了。

熏梅感激地对血神子鞠躬:“谢老祖救命之恩!”

血神子环顾四周:“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熏梅胆怯地问道:“这里便是至暗绝地吗?”

血神子微微皱眉:“我怎么知道这里是不是至暗绝地,不过这里的确存在不少你口中的大帝,还有......他们的尸体。”

熏梅吓了一跳:“帝尸?帝尸是会复苏的!”

但也没见东皇太一给混沌钟起这么嚣张的名字。

熏梅小心翼翼地说:“跟您和您的世界自然无法相比。”

“也罢,便让我瞧瞧这所谓的大帝有什么本事!”血神子顿了一下后说,“不要惊慌。”

“复苏又如何?”血神子嗤之以鼻,“不过蝼蚁罢了!方才藏着不想让老祖我发现他们,老祖我来了之后又想跑,只可惜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了!”

熏梅愣住了。

谁藏着?谁想跑?老祖在说什么?

发着恐怖气息的血海。

大帝的尸骸如垃圾般在其中沉浮,甚至还有散发着更渊博气息的尸体,

熏梅更感到震惊:“您竟是如此强者!”

血神子淡淡地说:“不必多言,你那仇敌在何处?”

熏梅怀着诚惶诚恐的心情感应了一番后指向西方:“她是染华大帝之后,在染华圣地沉睡,您在那里应该还能见到染华大帝留下的帝器。”

霸绝万古无敌手是为帝!

血神子嗤笑道:“帝器?你们这些蝼蚁本事不大,起名的口气倒是不小,徒招耻笑!”

混沌钟是洪荒排得上号的顶级先天至宝,而东皇太一更是受到全洪荒认可的天庭妖皇,但也没见东皇太一给混沌钟起这么嚣张的名字。

熏梅小心翼翼地说:“跟您和您的世界自然无法相比。”

“也罢,便让我瞧瞧这所谓的大帝有什么本事!”血神子顿了一下后说,“不要惊慌。”

熏梅困惑道:“什么——啊!”

堪称恐怖的拉扯力笼罩熏梅的身体,熏梅感觉自己只差一点就被撕烂了,就在这时一切又恢复

谁藏着?谁想跑?老祖在说什么?

只见血神子轻描淡写地吐出一个字:“散!”

轰!

无形的气浪拂过四面八方,灰雾瞬间变得清晰可见,所谓无穷无尽的开阔感当然无存,呈现在眼前的不过是一片巴掌大小的广场,广场上挤满了人。

熏梅惊呆了。

“踏月大帝!”

只见血神子轻描淡写地吐出一个字:“散!”

轰!

无形的气浪拂过四面八方,灰雾瞬间变得清晰可见,所谓无穷无尽的开阔感当然无存,呈现在眼前的不过是一片巴掌大小的广场,广场上挤满了人。

熏梅惊呆了。

“踏月大帝!”

“往生大帝!”

“极乐大帝!”

“辉夜大帝!”

“万盛大帝!”

“......”

她情不自禁地念出一个又一个在缥缈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惊愕地说道:“你们竟然都活着?”

“安神定气。”

忽然,一道令她感到无比安心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她的意识立即冷静了下来,那些扰乱心神的执念仿佛瞬间不存在了。

熏梅感激地对血神子鞠躬:“谢老祖救命之恩!”

血神子环顾四周:“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熏梅胆怯地问道:“这里便是至暗绝地吗?”

血神子微微皱眉:“我怎么知道这里是不是至暗绝地,不过这里的确存在不少你口中的大帝,还有......他们的尸体

民间勾女实用土法一抹就灵 小说全文、

。”

熏梅吓了一跳:“帝尸?帝尸是会复苏的!”

“复苏又如何?”血神子嗤之以鼻,“不过蝼蚁罢了!方才藏着不想让老祖我发现他们,老祖我来了之后又想跑,只可惜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了!”

“了正常。

熏梅愣住了。我血海道统之中,用于鼓舞我血海众攀登大道。你只要平心静气便能看到无上法门。”

熏梅惊魂未定地说:“您的本体?”

血神子淡淡地说:“你眼前所见只是本座一道分身,这样的分身本座有无穷无尽,而你们的仙在本座眼里也不过费些力气就能抹杀的蝼蚁。”

即将跨入半步混元大罗金仙之境,又有阿鼻元屠两柄伴生凶剑,一整个血海和阿修罗族做后盾,冥河老祖轻易就能杀死普通准圣,确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熏梅更感到震惊:“您竟是如此强者!”

血神子淡淡地说:“不必多言,你那仇敌在何处?”

熏梅怀着诚惶诚恐的心情感应了一番后指向西方:“她是染华大帝之后,在染华圣地沉睡,您在那里应该还能见到染华大帝留下的帝器。”

霸绝万古无敌手是为帝!

血神子嗤笑道:“帝器?你们这些蝼蚁本事不大,起名的口气倒是不小,徒招耻笑!”

混沌钟是洪荒排得上号的顶级先天至宝,而东皇太一更是受到全洪荒认可的天庭妖皇,

还有散发着更渊博气息的尸体,似乎是传说中的......仙!

“你这功法太烂,简直不堪入目!”血神子抛出一枚玉简,“改修此法吧!”

熏梅激动地捧起玉简,刚将神念探入其中就吓得差点把玉简丢出去,因为她竟然在里面看到了一片散

熏梅困惑道:“什么——啊!”

堪称恐怖的拉扯力笼罩熏梅的身体,熏梅感觉自己只差一点就被撕烂了,就在这时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熏梅不敢怠慢,以神念将功法传递给血神子。血神子琢磨了一番后露出遗憾的神情,在他看来熏梅这篇功法实在太过粗糙,必定不是出自无生道主的手笔。

她情不自禁地念出一个又一个在缥缈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惊愕地说道:“你们竟然都活着?”

“安神定气。”

忽然,一道令她感到无比安心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她的意识立即冷静了下来,那些扰乱心神的执念仿佛瞬间不存在了。

熏梅感激地对血神子鞠躬:“谢老祖救命之恩!”

血神子环顾四周:“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熏梅胆怯地问道:“这里便是至暗绝地吗?”

血神子微微皱眉:“我怎么知道这里是不是至暗绝地,不过这里的确存在不少你口中的大帝,还有......他们的尸体。”

熏梅吓了一跳:“帝尸?帝尸是会复苏的!”

“复苏又如何?”血神子嗤之以鼻,“不过蝼蚁罢了!方才藏着不想让老祖我发现他们,老祖我来了之后又想跑,只可惜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了!”这时他忽然意识到,除了探索这方天地的规则,他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做,那就是追寻无生道主的足迹,寻找无生道主留在这片天地的宝藏!

“你修炼的功法是什么?”

血神子的心情激荡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离开这里,去到外面寻找无生道主的足迹了。

无生道主若是造访过缥缈界,以无生道主的伟大,必定对缥缈界造成了深远影响,仙的称谓便是明证,而功法就是最有可能显示这一点的证据。

“复苏又如何?”血神子嗤之以鼻,“不过蝼蚁罢了!方才藏着不想让老祖我发现他们,老祖我来了之后又想跑,只可惜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了!”

熏梅愣住了。

往生大帝!”

“极乐大帝!”

“辉夜大帝!”

“万盛大帝!”

“......”

她情不自禁地念出一个又一个在缥缈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惊愕地说道:“你们竟然都活着?”

“安神定气。”

忽然,一道令她感到无比安心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她的意识立即冷静了下来,那些

谁藏着?谁想跑?老祖在说什么?

只见血神子轻描淡写地吐出一个字:“散!”

轰!

若是无生道主在这里也有一处故居或行宫,哪怕只有一件先天至宝,也足够他受益无穷。

这时他忽然意识到,除了探索这方天地的规则,他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做,那就是追寻无生道主的足迹,寻找无生道主留在这片天地的宝藏!

“你修炼的功法是什么?”

血神子的心情激荡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

熏梅愣住了。

谁藏着?谁想跑?老祖在说什么?

只见血神子轻描淡写地吐出一个字:“散!”

轰!

无形的气浪拂过四面八方,灰雾瞬间变得清晰可见,所谓无穷无尽的开阔感当然无存,呈现在眼前的不过是一片巴掌大小的广场,广场上挤满了人。

熏梅惊呆了。

“踏月大帝!”PS:做个小防盗,以下全是乱码

最近新书比较忙,大家先不要看这本书了,等过段时间完本了再看!等完本了再看!

血神子轻描淡写地说:“不必惊讶,那些都是我本体灭杀的愚昧之徒,烙于我血海道统之中,用于鼓舞我血海众攀登大道。你只要平心静气便能看到无上法门。”

熏梅惊魂未定地说:“您的本体?”

血神子淡淡地说:“你眼前所见只是本座一道分身,这样的分身本座有无穷无尽,而你们的仙在本座眼里也不过费些力气就能抹杀的蝼蚁。”

即将跨入半步混元大罗金仙之境,又有阿鼻元屠两柄伴生凶剑,一整个血海和阿修罗族做后盾,冥河老祖轻易就能杀死普通准圣,确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熏梅感激地对血神子鞠躬:“谢老祖救命之恩!”

血神子环顾四周:“真是

————————————

更令她对血神子感到敬畏。

血神子淡淡地说:“西面最近的一处强者聚集的地方就是这里了,看来我没找错。”

无形的气浪拂过四面八方,灰雾瞬间变得清晰可见,所谓无穷无尽的开阔感当然无存,呈现在眼前的不过是一片巴掌大小的广场,广场上挤满了人。

熏梅惊呆了。

“踏月大帝!”

“往生大帝!”

“极乐大帝!”

熏梅不敢怠慢,以神念将功法传递给血神子。血神子琢磨了一番后露出遗憾的神情,在他看来熏梅这篇功法实在太过粗糙,必定不是出自无生道主的手笔。

“你这功法太烂,简直不堪入目!”血神子抛出一枚玉简,“改修此法吧!”

熏梅激动地捧起玉简,刚将神念探入其中就吓得差点把玉简丢出去,因为她竟然在里面看到了一片散发着恐怖气息的血海。

大帝的尸骸如垃圾般在其中沉浮,甚至

“辉夜大帝!”

“万盛大帝!”

“......”

她扭头环顾四周,发现她已经离开了那个幽暗的岩浆地穴,来到了......

她望着远处升腾的云霞吃惊地说:“染华圣地!”

若是让她来飞,起码得飞半个月,而且是星夜兼程片刻不歇。而血神子只用了一瞬间,这更令她对血神子感到敬畏。

血神子淡淡地说:“西面最近的一处强者聚集的地方就是这里了,看来我没找错。”

若是无生道主在这里也有一处故居或行宫,哪怕只有一件先天至宝,也足够他受益无穷。

想离开这里,去到外面寻找无生道主的足迹了。

无生道主若是造访过缥缈界,以无生道主的伟大,必定对缥缈界造成了深远影响,仙的称谓便是明证,而功法就是最有可能显示这一点的证据。

“往生大帝!”

“极乐大帝!”

“辉夜大帝!”

“万盛大帝!”

“......”

她情不自禁地念出一个又一个在缥缈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惊愕地说道:“你们竟然都活着?”

“安神定气。”

忽然,一道令她感到无比安心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她的意识立即冷静了下来,那些扰乱心神的执念仿佛瞬间不存在了。

似乎是传说中的......仙!

个有趣的地方。”

p标签]熏梅胆怯地问道:“这里便是至暗绝地吗?”

血神子微微皱眉:“我怎么知道这里是不是至暗绝地,不过这里的确存在不少你口中的大帝,还有......他们的尸体。”

熏梅吓了一跳:“帝尸?帝尸是会复苏的!”

喜欢洪荒:苟到圣人的我竟被曝光了请大家收藏:

她扭头环顾四周,发现她已经离开了那个幽暗的岩浆地穴,来到了......

她望着远处升腾的云霞吃惊地说:“染华圣地!”

若是让她来飞,起码得飞半个月,而且是星夜兼程片刻不歇。而血神子只用了一瞬间,这

血神子轻描淡写地说:“不必惊讶,那些都是我本体灭杀的愚昧之徒,烙于扰乱心神的执念仿佛瞬间不存在了。

熏梅感激地对血神子鞠躬:“谢老祖救命之恩!”

血神子环顾四周:“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熏梅胆怯地问道:“这里便是至暗绝地吗?”

血神子微微皱眉:“我怎么知道这里是不是至暗绝地,不过这里的确存在不少你口中的大帝,还有......他们的尸体。”

熏梅吓了一跳:“帝尸?帝尸是会复苏的!”

但也没见东皇太一给混沌钟起这么嚣张的名字。

熏梅小心翼翼地说:“跟您和您的世界自然无法相比。”

“也罢,便让我瞧瞧这所谓的大帝有什么本事!”血神子顿了一下后说,“不要惊慌。”

“复苏又如何?”血神子嗤之以鼻,“不过蝼蚁罢了!方才藏着不想让老祖我发现他们,老祖我来了之后又想跑,只可惜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了!”

熏梅愣住了。

谁藏着?谁想跑?老祖在说什么?

发着恐怖气息的血海。

大帝的尸骸如垃圾般在其中沉浮,甚至还有散发着更渊博气息的尸体,

熏梅更感到震惊:“您竟是如此强者!”

血神子淡淡地说:“不必多言,你那仇敌在何处?”

熏梅怀着诚惶诚恐的心情感应了一番后指向西方:“她是染华大帝之后,在染华圣地沉睡,您在那里应该还能见到染华大帝留下的帝器。”

霸绝万古无敌手是为帝!

血神子嗤笑道:“帝器?你们这些蝼蚁本事不大,起名的口气倒是不小,徒招耻笑!”

混沌钟是洪荒排得上号的顶级先天至

民间勾女实用土法一抹就灵 小说全文、

宝,而东皇太一更是受到全洪荒认可的天庭妖皇,但也没见东皇太一给混沌钟起这么嚣张的名字。

熏梅小心翼翼地说:“跟您和您的世界自然无法相比。”

“也罢,便让我瞧瞧这所谓的大帝有什么本事!”血神子顿了一下后说,“不要惊慌。”

熏梅困惑道:“什么——啊!”

堪称恐怖的拉扯力笼罩熏梅的身体,熏梅感觉自己只差一点就被撕烂了,就在这时一切又恢复

谁藏着?谁想跑?老祖在说什么?

只见血神子轻描淡写地吐出一个字:“散!”

轰!

无形的气浪拂过四面八方,灰雾瞬间变得清晰可见,所谓无穷无尽的开阔感当然无存,呈现在眼前的不过是一片巴掌大小的广场,广场上挤满了人。

熏梅惊呆了。

“踏月大帝!”

只见血神子轻描淡写地吐出一个字:“散!”

轰!

无形的气浪拂过四面八方,灰雾瞬间变得清晰可见,所谓无穷无尽的开阔感当然无存,呈现在眼前的不过是一片巴掌大小的广场,广场上挤满了人。

熏梅惊呆了。

“踏月大帝!”

“往生大帝!”

“极乐大帝!”

“辉夜大帝!”

“万盛大帝!”

“......”

她情不自禁地念出一个又一个在缥缈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惊愕地说道:“你们竟然都活着?”

“安神定气。”

忽然,一道令她感到无比安心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她的意识立即冷静了下来,那些扰乱心神的执念仿佛瞬间不存在了。

熏梅感激地对血神子鞠躬:“谢老祖救命之恩!”

血神子环顾四周:“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熏梅胆怯地问道:“这里便是至暗绝地吗?”

血神子微微皱眉:“我怎么知道这里是不是至暗绝地,不过这里的确存在不少你口中的大帝,还有......他们的尸体。”

熏梅吓了一跳:“帝尸?帝尸是会复苏的!”

“复苏又如何?”血神子嗤之以鼻,“不过蝼蚁罢了!方才藏着不想让老祖我发现他们,老祖我来了之后又想跑,只可惜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了!”

“了正常。

熏梅愣住了。我血海道统之中,用于鼓舞我血海众攀登大道。你只要平心静气便能看到无上法门。”

熏梅惊魂未定地说:“您的本体?”

标签]血神子淡淡地说:“你眼前所见只是本座一道分身,这样的分身本座有无穷无尽,而你们的仙在本座眼里也不过费些力气就能抹杀的蝼蚁。”

即将跨入半步混元大罗金仙之境,又有阿鼻元屠两柄伴生凶剑,一整个血海和阿修罗族做后盾,冥河老祖轻易就能杀死普通准圣,确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熏梅更感到震惊:“您竟是如此强者!”

血神子淡淡地说:“不必多言,你那仇敌在何处?”

熏梅怀着诚惶诚恐的心情感应了一番后指向西方:“她是染华大帝之后,在染华圣地沉睡,您在那里应该还能见到染华大帝留下的帝器。”

霸绝万古无敌手是为帝!

血神子嗤笑道:“帝器?你们这些蝼蚁本事不大,起名的口气倒是不小,徒招耻笑!”

混沌钟是洪荒排得上号的顶级先天至宝,而东皇太一更是受到全洪荒认可的天庭妖皇,

还有散发着更渊博气息的尸体,似乎是传说中的......仙!

“你这功法太烂,简直不堪入目!”血神子抛出一枚玉简,“改修此法吧!”

熏梅激动地捧起玉简,刚将神念探入其中就吓得差点把玉简丢出去,因为她竟然在里面看到了一片散

熏梅困惑道:“什么——啊!”

堪称恐怖的拉扯力笼罩熏梅的身体,熏梅感觉自己只差一点就被撕烂了,就在这时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熏梅不敢怠慢,以神念将功法传递给血神子。血神子琢磨了一番后露出遗憾的神情,在他看来熏梅这篇功法实在太过粗糙,必定不是出自无生道主的手笔。

她情不自禁地念出一个又一个在缥缈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惊愕地说道:“你们竟然都活着?”

“安神定气。”

忽然,一道令她感到无比安心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她的意识立即冷静了下来,那些扰乱心神的执念仿佛瞬间不存在了。

熏梅感激地对血神子鞠躬:“谢老祖救命之恩!”

血神子环顾四周:“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熏梅胆怯地问道:“这里便是至暗绝地吗?”

血神子微微皱眉:“我怎么知道这里是不是至暗绝地,不过这里的确存在不少你口中的大帝,还有......他们的尸体。”

熏梅吓了一跳:“帝尸?帝尸是会复苏的!”

“复苏又如何?”血神子嗤之以鼻,“不过蝼蚁罢了!方才藏着不想让老祖我发现他们,老祖我来了之后又想跑,只可惜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了!”这时他忽然意识到,除了探索这方天地的规则,他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做,那就是追寻无生道主的足迹,寻找无生道主留在这片天地的宝藏!

“你修炼的功法是什么?”

血神子的心情激荡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离开这里,去到外面寻找无生道主的足迹了。

无生道主若是造访过缥缈界,以无生道主的伟大,必定对缥缈界造成了深远影响,仙的称谓便是明证,而功法就是最有可能显示这一点的证据。

“复苏又如何?”血神子嗤之以鼻,“不过蝼蚁罢了!方才藏着不想让老祖我发现他们,老祖我来了之后又想跑,只可惜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了!”

熏梅愣住了。

往生大帝!”

“极乐大帝!”

“辉夜大帝!”

“万盛大帝!”

“......”

她情不自禁地念出一个又一个在缥缈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惊愕地说道:“你们竟然都活着?”

“安神定气。”

忽然,一道令她感到无比安心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她的意识立即冷静了下来,那些

谁藏着?谁想跑?老祖在说什么?

只见血神子轻描淡写地吐出一个字:“散!”

轰!

若是无生道主在这里也有一处故居或行宫,哪怕只有一件先天至宝,也足够他受益无穷。

这时他忽然意识到,除了探索这方天地的规则,他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做,那就是追寻无生道主的足迹,寻找无生道主留在这片天地的宝藏!

“你修炼的功法是什么?”

血神子的心情激荡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

熏梅愣住了。

谁藏着?谁想跑?老祖在说什么?

只见血神子轻描淡写地吐出一个字:“散!”

轰!

无形的气浪拂过四面八方,灰雾瞬间变得清晰可见,所谓无穷无尽的开阔感当然无存,呈现在眼前的不过是一片巴掌大小的广场,广场上挤满了人。

熏梅惊呆了。

“踏月大帝!”PS:做个小防盗,以下全是乱码

最近新书比较忙,大家先不要看这本书了,等过段时间完本了再看!等完本了再看!

————————————

更令她对血神子感到敬畏。

血神子淡淡地说:“西面最近的一处强者聚集的地方就是这里了,看来我没找错。”

无形的气浪拂过四面八方,灰雾瞬间变得清晰可见,所谓无穷无尽的开阔感当然无存,呈现在眼前的不过是一片巴掌大小的广场,广场上挤满了人。

熏梅惊呆了。

“踏月大帝!”

“往生大帝!”

“极乐大帝!”

熏梅不敢怠慢,以神念将功法传递给血神子。血神子琢磨了一番后露出遗憾的神情,在他看来熏梅这篇功法实在太过粗糙,必定不是出自无生道主的手笔。

“你这功法太烂,简直不堪入目!”血神子抛出一枚玉简,“改修此法吧!”

熏梅激动地捧起玉简,刚将神念探入其中就吓得差点把玉简丢出去,因为她竟然在里面看到了一片散发着恐怖气息的血海。

大帝的尸骸如垃圾般在其中沉浮,甚至

“辉夜大帝!”

“万盛大帝!”

“......”

她扭头环顾四周,发现她已经离开了那个幽暗的岩浆地穴,来到了......

她望着远处升腾的云霞吃惊地说:“染华圣地!”

若是让她来飞,起码得飞半个月,而且是星夜兼程片刻不歇。而血神子只用了一瞬间,这更令她对血神子感到敬畏。

血神子淡淡地说:“西面最近的一处强者聚集的地方就是这里了,看来我没找错。”

若是无生道主在这里也有一处故居或行宫,哪怕只有一件先天至宝,也足够他受益无穷。

想离开这里,去到外面寻找无生道主的足迹了。

无生道主若是造访过缥缈界,以无生道主的伟大,必定对缥缈界造成了深远影响,仙的称谓便是明证,而功法就是最有可能显示这一点的证据。

“往生大帝!”

“极乐大帝!”

“辉夜大帝!”

“万盛大帝!”

“......”

她情不自禁地念出一个又一个在缥缈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惊愕地说道:“你们竟然都活着?”

“安神定气。”

忽然,一道令她感到无比安心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她的意识立即冷静了下来,那些扰乱心神的执念仿佛瞬间不存在了。

似乎是传说中的......仙!

血神子轻描淡写地说:“不必惊讶,那些都是我本体灭杀的愚昧之徒,烙于我血海道统之中,用于鼓舞我血海众攀登大道。你只要平心静气便能看到无上法门。”

熏梅惊魂未定地说:“您的本体?”

血神子淡淡地说:“你眼前所见只是本座一道分身,这样的分身本座有无穷无尽,而你们的仙在本座眼里也不过费些力气就能抹杀的蝼蚁。”

即将跨入半步混元大罗金仙之境,又有阿鼻元屠两柄伴生凶剑,一整个血海和阿修罗族做后盾,冥河老祖轻易就能杀死普通准圣,确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熏梅感激地对血神子鞠躬:“谢老祖救命之恩!”

血神子环顾四周:“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熏梅胆怯地问道:“这里便是至暗绝地吗?”

血神子微微皱眉:“我怎么知道这里是不是至暗绝地,不过这里的确存在不少你口中的大帝,还有......他们的尸体。”

熏梅吓了一跳:“帝尸?帝尸是会复苏的!”

喜欢洪荒:苟到圣人的我竟被曝光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