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不知廉耻女人的句子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年底事多,实在木有办法码字,鸽一天,对不起哦>人<

骂不知廉耻女人的句子免费阅读*

喜欢论演员的自我修仙请大家收藏:(www.2骂不知廉耻女人的句子000xs.com)论演员的自我修仙世纪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巷弄很长,长得仿佛没有尽头。

[标签

骂不知廉耻女人的句子免费阅读*

:p标签]巷弄里的人家并不少,走不上几步,便有一扇门户,想必从前也是热闹的。

只是,如今这些人家都空着,院落中不见人迹,只有草木疯长,那层层叠叠的叶簇与枝桠几乎盖满了全部空间,除非风吹过,才能瞧见缝隙中露出的根须。

这些根须就如花坛里的那株山茶,已然自泥土中钻了出来,远远看去,就像是地面上爬满了蚯蚓。

还好苏音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恐惧症,否则她这会儿可能真要被这些形状怪异的东西给吓到。

越往前走,空气便越是阴凉。

细细密密的雨丝落上石子路,将那些碎石洗得发亮,苏音抬头看向天空。

铅云低垂,微风掠过雨幕,卷起一道道透明的涟漪。

雨其实并不大,可她的衣物却已经湿了,而她此时的感觉也不像身处于秋天的江南街巷,反倒有种漫步在绵绵春雨中的感觉。

她并未因此而觉得欢喜,反倒微微蹙起了眉。

她闻到了一丝腥气。

很淡,混杂在雨水和微风里,几乎让人错以为那就是水汽或是土腥味。

然而,并不是。

那一丝气息,是灵魂的味道。

苏音脚步顿了顿,有点吃惊于自己这突如其来得出的结论。

她从不知灵魂居然也会有味道,可此时此刻,她的感知却又无比清晰地告诉她:

对,灵魂它就是这个味儿。

苏音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

她虽然爱吃,可这玩意儿真不在她食谱上。

可她却又断定自己没弄错。

奇怪的悖论。

苏音拧着眉心思忖着,蓦地想起了昨晚。

这会不会和她“吃”掉的那些绯色光束——亦即信力——有关?

人类真诚的祈愿或祷告,说白了,其实就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一缕意念,而若照这般说来,苏音可能还真就“尝”过灵魂的味道,于是才有了此时的判断。

嗯,约莫就是这么个逻辑吧。

苏音很快便放弃思考,仰首看向眼前的门扉。

[骂不知廉耻女人的句子标签:p标签]“云心灵研究所”的大门紧闭着,门头上方垂落着万千柳条,那翠绿的透明枝叶并不曾遮住这几个字,可在苏音的灵视中,却有了种被什么东西挡住的感觉。

木轻云的真身,非常大。

这整条巷弄皆在那巨大柳荫的护佑之下,而苏音走来的这一路,也看到了那巨大的冠盖虚影盘桓于小巷的上空。

然而,打从苏音来到巷口时起,这树影便一动不动地,柳条也笔直地向下挂,柳叶的叶尖更片片朝下,就跟死了一样。

之所以是“像”而非“是”,是因为这巨树生机犹在,且还十分旺盛,只不知为什么却连片叶子都动不了。

这是成植物人了?

这好像也不对,木轻云她本身就是一棵植物,所以,她是变成成植物植物了?

各种各样的想法冒了出来,苏音连忙将之摁了回去,旋即闭上眼,聚集神念细细感知了一会儿。

咦,原来是这样么?

她拧紧的眉头松开,唇角含了一抹笑。

“今天本店歇业,客人过几天再来吧。”一道熟悉的语声响了起来。

是木轻云的声音,那带着书卷气的音线极有辨识度。

苏音张开双眸,深深地吐纳了一息。

还别说,这里的空气还就真比别处香甜些,让人如同置身于窗明几净的书房,目之所及、耳中所闻,尽是大雅之言、圣人之意。

“木大师,我有急事,请你开开门。”苏音笑对着电子猫眼,仿佛没听见木轻云之前的拒客之语,又或是根本不在乎对方的态度。

说话时,她还轻轻按了几下门铃,眼底的笑意也越发地浓。

“抱歉,今天实在不成,过几日再来罢。”

木门始终紧闭着,一如院中人咬死了的口风。

苏音一脸“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笑吟吟地掏出手机,拨通了木轻云的电话,随后将手机紧贴在门扉上。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话筒里传来了悦耳的电子合成音。

几乎就在这声音响起的一瞬,苏音脚下的地面忽然蠕动了起来,就仿佛有巨蛹在地底翻滚。

然而,当她垂首看去时,地面已经恢复了平整,只有几截断落的白色根须,无力地躺在她的脚边。

再一眨眼,那些根须“呼啦啦”随风散去,眼前唯有细雨洒落。

苏音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发丝,向视线投向远处。

整条小巷的地底早已被庞大的根须填满,碎石子的缝隙间填满了这些根系。

只是,它的颜色和泥土的颜色完全一样,仅凭肉眼并无法分辨,苏音也是直到站在木轻云家门前时,才察觉到了地底的变化,进而也想明白了一些事。

“你人都在这儿,为什么不把手机打开呢?”她轻声问道,将手机又往前送了送。

“我……我乏了,你还是速速……速速去罢。”

门里的声音听起来居然有几分慌乱,当中还夹杂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就像是说话的人正手忙脚乱地做着别的事。

苏音稍稍拔高了声音道:“我真不知道你是谁,但我要告诉你,你假装木轻云是没用的。”

她将手机音量调到最大,在滚动播放的电子音中大声道:“你看,你连她手机都打不开不是么?让我猜一猜,你是不是根本不知道开机密码?”

门后的人似乎呆住了。

虽然苏音并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脚下的地面却再度蠕动起来。

她低下头,不出意外地看到了更多断裂的根须。

它们的颜色是一种乳白色,很混浊,看上去已经失去了活力,转眼间便化散在虚空里,而地面的蠕动亦随即停止。

苏音心中越发有了底,笑着道:“被我说中了吧?那我再问你,你会用手机么?”

门后的人依旧沉默,可地面却第三次蠕动起来,程度相当之强烈,苏音有种坐上海船的感觉。

若只有这些感觉倒也还好,可要命的是,成堆的苍白根须也从地底下翻了上来,一股一股地扭转着、绞缠着、拧巴着,从视觉效果来看,很像是大地在……呕吐。

喜欢论演员的自我修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