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梦见识破骗局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风绝羽依稀记得当年那场乱战的整个过程。

但如果单啸不提,他可能把当年的事都忘在脑后了。

毕竟过去太长时间了,六千多年,有些不重要的事,当然不需要再记在心上。

不过单啸这一提醒,风绝羽隐隐约约才想起来。

那次黄蛇士和兽候君带人强闯化血林,他带着青木分岭的人全力抵抗,最终因为人手不足,而落于下风。

当时,青木分府中是由洪阔带着数百精锐等候消息,可他让人去传讯后,迟迟不见援兵到来,导致青木分府损失惨重。

要是单啸不提,风绝羽可能都把这茬给忘了。

此时听完单啸的阐述,风绝羽这才把当年的事情想起来,道:“你的意思是,洪阔当年是故意不去增援?”

单啸痛恨道:“没错,洪阔当年已经收到消息了,但他并没有及时增援,所以我们青木分岭才损失惨重的。不过当年他也是因为听了王绍的命令,才这么干的。”

“王绍!”

风绝羽想起来了,自己平定青木分岭的时候杀了刘洪和金宏,而刘洪跟王绍关系非浅。

这是报复。

单啸道:“这还不算,岭主,您知道最可恶的是什么吗?”

“什么?”

单啸道:“当年您失踪之后,冷泉掌座派人找过您,而且最初的三十年时,冷泉掌座一直把分府岭主的位置给您留着呢,盼望有朝一日您能回来。岭主,您曾经率领过我们,您做事,大家都服气,岭内无论是武仙君、何子铭、袁飞、栾青,还是下面的弟子,无一不盼望您回来,所以最开始的那些年,由武仙君暂代岭主之职,而我们也是将矿脉每年产出,以及每一年积累下来的天材地宝,除了上缴给城主的那一部分之外,都给您留下来了。”

“三十年的时间,我们一直按照您之前定下的规矩行事,大家能自给自足,又有余地,还能把您的那份修炼资源都省下来,放在库洞里面,就派着有一天您能回来,再率领大家。”

“可是后来,洪阔来了,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个洪阔刚到青木分岭,就开始排除异已,并且把大家给您留的修炼资源掠夺一空,还克扣弟子的日常修炼所需。武仙君和栾青不忿,找他评理,结果被他悄悄的暗杀了,何子铭被迫逃离了青木分府,结果也遭到了追杀,死不瞑目。”

“洪阔知道我和夸工是您的人,于是处处刁难,夸工经受不住残酷的对待险些被杀,后来是袁飞和我帮着她逃了出去,就连剩下的弟子,也有过半被他利用各种借口除掉了,最后,只有我和袁飞留了下来。”

风绝羽听完,心中震撼不已,原来自己的老班底,活的如此不如人意。

“武仙君、栾青、何子铭都死了?”

“是啊!”

单啸哭诉道:“岭主,属下无能,我和袁飞怕死,最终选择了屈服,但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依旧盼着有朝一日您能回来,大家还仰仗着您,岭主,您回来吧。”

风绝羽本来对青木分岭毫无兴趣了,如今一听,怒火中烧。

“洪阔居然这般对待你们?”

“可不,他还说了,您在青木分岭怂恿弟子中饱私囊,要把所有人全部处死,虽然最后没那么做,但之前我们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基本上全部遭到了迫害。”

“真是混蛋。”

风绝羽气的一拳打在树干上,把整棵大树打的分崩离析。

风绝羽问道:“现在青木分岭本部人马还剩下多少人了?”

“不足十人。”

“这么少?”风绝羽吃了一惊,看来这个洪阔真是把自己当仇人了:“这件事,王绍是否知晓?”

“当然,他现在已经是城主座下得力的三转神人了,洪阔每年在青木分岭得到的好处都会分给他绝大部分,迫害弟子的事就是王绍暗中授意的,目的是要给刘洪报仇。”

“狗杂种。”

风绝羽气的直骂,随即眼珠一转道:“这个洪阔着实是该死,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不走?”

“走不了啊,洪阔说了,暗府弟子永远不可以离开暗府的掌控,谁要走,谁就必须死,我和袁飞害怕了,同时也是想寻找机会报复,所以才一直留在那,岭主,现在您回来了,可得给我们作主啊!”

风绝羽想了想道:“单啸,你先别着急,既然此地不留爷,那自有留爷处,我问你,如果我有办法让你们脱离苦海,你们可愿助我?”

单啸站了起来,神彩奕奕

女人梦见识破骗局免费阅读*

道:“属下愿意永远追随岭主。”

风绝羽摆了摆手道:“大可不必,单啸,你也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自然知道修行无岁月,我习惯一个人了,不可能永远带着你们,当然,你们也不可能永远跟随我之左右,所以追随的事不要再提了。”

单啸愣住:“岭主,您不算管我们了?”

风绝羽苦笑:“我孑然一身,自保尚且困难,何况带着你们,单啸,你要明白,修行永远不要依靠别人,你唯一要信任的就只能是自己,不过洪阔迫害青木本部,实属罪大恶极,不杀难消我心头之恨,不如这样,我想个办法,杀了他给大家报仇,同时再夺去他数千年来的经营分给大家,大家各行其路,如何?”

单啸惊呆了:“岭主的意思是,要洗劫青木分岭?”

“不错。”风绝羽眼中杀意狂盛道:“既然他怠慢你们,你们又何必留下来,不如大家抢了他,然后远走高飞,找个地方好好修炼。”

风绝羽语重心长道:“单啸,相信我,西界不是久留之地,即便你能在西界闯出一片天下,最终也要受制于五神城,所以我能帮你们的,只有给你们足够的修炼资源,助你们提升修为,你明白吗?”

单啸听完,沉思了半晌,道:“岭主,我明白了。”

风绝羽道:“那好,既然明白了,那你就先回去,打听一下洪阔现在手上有多少修炼资源,都放在哪,所有的一切,都打听的清清楚楚,然后回来告诉我,我就在原先与你碰面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等你摸清了洪阔的底细,我再想办法收拾他。”

“另外,你去旁敲侧击袁飞一下,还有青木本部弟子,想办法弄清楚他们的想法,要是有愿意跟着我干的,那咱们就联手,干掉洪阔,随后,天高路远,远离此地。”

单啸听完,热血沸腾道:“我明白了,岭主,等我回到青木岭就去打听。”

“行,你去吧,还有一件事,徐章不是要针对金州下手吗?你把这件事也打听清楚,我需要全盘考虑。”

“好。”

单啸领命,随后就离开了。

一天后,单啸带着袁飞跟风绝羽碰了面,三人一商量,最终决定,洗劫洪阔。

但要收拾洪阔,不能明目张胆的来,因为风绝羽现在考虑的不是他自己。

要是自己,大可以冲进青木分岭大杀四方,把好东西都抢走,毕竟以他现在的修为,除非徐章亲自出手,否则冷泉都拦不住他。

但是风绝羽考虑的是单啸和袁飞等人,这些人既要拿到足够的资源,又不能在徐章眼里上线,所以必须有个全盘的计划。

而这个计划,要长时间谋划,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好在,风绝羽没有等太长时间。

两个月后,某一日,单啸和袁飞找到了风绝羽。

一见面,单啸就如实禀告道:“女人梦见识破骗局岭主,我打听到了,明日,徐章就会率领他的心腹前往金州城,暗杀金钟君。”

“明日?太好了,他准备带多少人走?洪阔也跟着去吗?”

“不,这次出手,金钟君并不打算带上暗府的弟子,毕竟暗府弟子并没有多少人手,而且还需要守护天鹰山。”

袁飞道:“岭主,这是我们的好机会,徐章不在,冷泉也不在、茂名也跟着去,再加上王绍,城中的高手基本上都走了,只有两个三转神人留下驻守天鹰都。”

风绝羽想了想,问道:“洪阔的底细打听清楚没有,他有多少修炼资源留在青木分府?”

“打听到了,三千年的时间可不算短,虽然我们不知道洪阔身上有多少宝物,但是在青木分府的秘密库洞里藏了不少好东西,就拿神石来说,起码有五千万块下品神石。”

“五千万?不少了……”

其实按照风绝羽当年的收入,几年的时间他自己就能弄到二十万下品神石,不过修行中人,以神石为最主要的修炼资源,别看洪阔个人收入多,消耗的也快,再加上还要偷偷给王绍上供,那真正留下来的,也不可能太多。

不过五千万神石,着实是不少了。

风绝羽想了想道:“我们现在加在一起有十个人,算上你们两个,如果平均分的话,每人能拿到五百万块神石,这足够你们每个人修炼到二转甚至三转了,既然如此,那就抢了他。”

单啸和袁飞听远异常振奋,袁飞道:“岭主,我打听到,明日徐章出行之后,洪阔会去城外密会他的小妾,咱们要不要动手。”

“他什么时候走?”

“具体还不清楚,总之就这一、两天。”

“好,打听清楚,咱们再计划一下,就这一、两天,送他归西。”

喜欢异界最强赘婿请大家收藏:

为什么这么说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

因为当年他追到化血林去彻查巫宫秘府的时候,他并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本意上,他想弄清楚黄蛇士等人的目的。

可到最后,机缘巧合,抢到了湮牒石。

那巫宫秘府早就被徐章划归到其私人领地中了,后来又被几大高手和金钟君弄的乱七八糟的,徐章不可能不知道化血林发生了变故。

如果自己冒然回去,徐章当面询问当年事件的隐情。

他怎么说?

难不成告诉徐章自己得到了湮牒石,参透了神道大阵的秘密?

徐章不管他要神道大阵才怪呢?

问题是,风绝羽也不可能把如此重要的宝物拱手让给徐章,所以他不敢回去。

怕引火烧身。

如此说来,回归青木分府的事情就只能作罢了。

现在回不去了,又成了孤家寡人,这倒没什么。

问题是,修炼的资源从哪弄?

总不能跑到神兵荒原里打宝,回来卖吧。

那就太辛苦了。

而这个时候,单啸给他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是关于金州的。

他顿时来了兴致。

“说说看,徐章有什么打算?难道他要报仇了?”

“没错。”

单啸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当初他在风绝羽麾下就素以精明著称,对所在地域的消息的把握无人能及。

单啸道:“其实徐章早就想报复金钟君了,毕竟当年那件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只是这几千年来,徐章积弱、无力反扑,便只能隐忍着当年的屈辱,然而他始终没有放下心中的怨恨,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对金钟君愈发痛恨。”

“于是,徐章从三千年前彻底站住脚根之后,便开始谋划怎样去报复金钟君,但金州始终如铁板一块,让他无法出手。”

“不过就在几个月前,事情出现了转机。”

“哦?”

风绝羽没有说话,不过单啸的话让他心中一动。

女人梦见识破骗局免费阅读*

个月前,不正好是自己大闹金州城的时间段吗?

“你继续说!”风绝羽隐隐察觉出徐章要对金钟君动手了。

“事情是这样的……”

单啸条理清晰地陈述了起来。

风绝羽听了一会儿,心中慢慢了然,跟他猜的差不多,徐章所谓的转机,就是自己大闹了金州城,重创了金钟君。

说到转机,风绝羽有些费解道:“我也听说了这件事,据说金钟君被一个小神重创了,难道确有其事?”

单啸道:“是有这件事,不过据属下打听得知,金钟君并非什么小神所伤。”

“哦?”风绝羽眼前一亮,不动声色道:“那是怎么回事?”

单啸:“我也是听徐章的一个贴身侍从说的,这件事还得由五神城打压西界说起。”

“五神城历来打压西界,控制西界的发展,但东、西两界相距甚远,即使是五神城,也不可能随时派人前往西界大肆屠杀,所以,一直以来,五神城都在暗中控制西界的势力,那金钟君,便是依附着黑风城。”

“东界控制西界,无非就是那么几种手段,金州虽然是西界势力,但他早就屈居在黑风城之下,黑风城的城主为了让金钟君唯命是从,不仅每隔万年,要从金钟君手中掳夺走大量的修炼资源,还会在其即将达到五转修为之前,派遣出特使,亲自给金钟君送去一种名为消功丸的丹药。”

“常人服用消功丸一粒,会瞬间锐减一会劫的修为,徐章也是投靠了天罡城之后,才知道这个隐秘,所以他猜到,金钟君被小神重创,完全是因为金钟君吃了消功丸,因为就在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东界黑风城的特使就在金州。”

“……”

话到此处,风绝羽眼中爆绽出刺眼的精光。

单啸的阐述,终于把他心中的疑惑解释清楚了。

原来是消功丸。

难怪那天打着打着,金钟君就像突然实力大减似的变弱了,原来是因为吃了消功丸的原因。

想到这,风绝羽才想起那天金钟君离开的时候,为什么匆匆忙忙的,敢情那天找金钟君的人,是东界黑风城的特使。

这个金钟君,真是个白痴。

得知了那日的隐情,风绝羽差点没笑出声来。

金钟君也是倒霉透顶了,不过这也侧面说明自己的运气不错。

如果不是消功丸,恐怕那天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想到这,风绝羽心中释然了,并且隐隐想到了一个报复计划。

“徐章打算什么时候对金钟君下手?”风绝羽问道。

单啸摇头:“还不清楚,毕竟属下不是徐章的心腹,他怎么打算的,我们这些下人是不可能知道的,就属下知道的这些事,都是因为几年前遇到了徐章的一个心腹侍卫,从他嘴里偶然听出来的。”

话到此处,单啸拱手施礼道:“岭主,您现在回来了,能不能回分岭接替洪阔重新当我们的岭主啊?”

“回青木分岭?”风绝羽闻声愣了一下,旋即摇头道:“青木分岭已有新主,我怎么回去,更何况,当年我突然失踪的事也没法解释,对了,当年我失踪了,冷泉掌座没有派人找过我?”

他其实是想问问有没有人知道化血林巫宫秘府发生的事,不过他还不是非常信任单啸,无法将这些事情和盘托出。

单啸道:“冷泉大人确实派人找过女人梦见识破骗局您的,因为当年聚宝楼来袭的时候,暗府几大分岭都受到了波及,后来连天鹰山的几处秘地都遭到了破坏,为了这件事,徐章还大怒过,让茂名和冷泉两位掌座彻查。”

“哦?他们都查到什么了?”

单啸:“查了很多地方,化血林、天阴池、青鹤山……这当中鬼谷门的秘境被人捣毁了,丢了很多好东西,还有五百万年前归一盟盟主三夫人的清修宝洞,也遭到了破坏……”

“这几个地方,在以前都是连徐章都能弄清楚的宝地,也不知道金钟君是怎么办到的,居然让聚宝楼的人和大量散修席卷一空。”

“哦,对了,我们还在化血林发现了巫宫秘府,但是王绍和洪阔派人过去的时候,里面除了几具被毁的不成样子的尸体之外,就找到了一条小小的神石矿脉以及些许残留的宝物。”

“当初,我们还以为您在巫宫秘府出了事,但最后找不到您,冷掌座才判断你已经遇害了,后来是王绍向徐章提议,让洪阔接掌青木分岭。”

风绝羽眼珠转着,分析着单啸话里话外的意思,心里多少有了点谱。

从单啸的话语中不难分析出来,巫宫秘府的事,徐章和冷泉并没有怀疑到自己身上。

而且金钟君不是傻子,他也不可能把自己拿到湮牒石的消息散布出去,所以到目前为止,除了金钟君本人之外,只有自己知道巫宫秘府藏了什么。

这就是好事了。

徐章不知道湮牒石的存在,就不会找自己的麻烦。

风绝羽想了想道:“呵呵,既然洪阔已经接掌了青木分岭,那我也没有必要回去了,他们把我当成了死人,我就当个“死人”就好了。”

风绝羽轻飘飘的说着,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其实打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待在冷泉的麾下为其效忠,他不过就是想弄点不用自己到处奔波、又足够自己修炼的资源而已,对于青木分府岭主这个位置,一点都不看重。

所以,他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留,看心情就是。

哪怕当年的事发生之后,自己没回来,人家找人顶替自己,也不能说是错的。

尤其是,现在自己拥有了足以灭杀三转神人的实力,那几乎是可以在西界横着走了,怎么可能还留在青木分岭,当一个小头目。

风绝羽这次回来,是没想过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位置的。

但单啸显然不这么想。

单啸见风绝羽没有回来的想法,突然跪在地上:“岭主,你不想再率领大家了?”

风绝羽没想到单啸这么忠心,微微吃惊道:“单啸,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单啸跪着没动,神色憋屈道:“岭主,你对属下有再造之恩,无论何时何地,单啸心中就只有您这一个岭主。”

“更何况,您走的这些年,我们的日子不好过啊,现在青木分岭中已经全都是洪阔的人了,不少人都走了,有的甚至被洪阔害死了。”

风绝羽闻声一怔,抬掌虚托,用一股绵柔的真神力将单啸扶了起来,然后阴着脸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洪阔为什么害你们?”

“因为我们不是他的嫡系啊。”

单啸憋屈道:“岭主,您有所不知,其实当年我们接到阻击聚宝楼的命令时,亲卫府不是派了王绍来支援我们吗?当时那个来增援的就是洪阔。”

风绝羽点头:“这事儿我知道,那又怎么了?”

单啸:“岭主,你是不是忘了,当时我们在化血林外被黄蛇士等人围剿的时候,对方人手明明远胜我等,那时岭主还派人去请增援来着,可是洪阔迟迟不到,我们一直以为,他是没有接到消息,或者是冷泉掌座有其他安排,可后来我们才知道,根本不是。”

风绝羽一听,脸色阴沉了下来。

喜欢异界最强赘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