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又高端的队名_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乌晴汗闻言,先是一怔,忽然笑起来。

“秦逍,我本以为你很聪明,想不到你却如此愚蠢。”乌晴汗嘲讽道:“你以为你是谁?你又以为我是谁?”

“我不懂你意思。”

乌晴汗冷笑道:“你说我是你的后盾,无非是说真羽部会成为你的盟友,你要利用真羽部来抗衡辽东军。你对我确实有恩,我也不会忘记,如果需要,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偿还你的恩惠。可是你若以为我会因为你对我个人的恩惠,便让真羽部数十万部众成为你对抗辽东军的工具,那你实在是太幼稚了。”神色冷峻,淡淡道:“我既然被拥戴为汗,关乎部族利益的事情,就不会因为个人的情感去决断,其实你也是同样的人。”

秦逍含笑道:“乌晴这才是大汗的风范。”

“不必对我嬉皮笑脸。”乌晴汗摇头道:“我不妨对你直说,从个人的情谊上,我愿意全力帮助你,因为你帮过我,如果不是你,我非但成不了大汗,也许早就已经死去。可是从部族的利益出发,你的实力远远不如辽东军,与辽东军的争斗,你最终失败的可能性会更大,即使真羽部不投向辽东军,也肯定不会投向你,为日后埋下祸患。”

秦逍点头道:“大汗此言确实是实话。”

“最重要的是,你太高看真羽部,也高看了我。”乌晴汗神情凝重,苦笑道:“真羽部虽然是漠东的大部族,拥有数十万之众,在漠东诸部的实力首屈一指,可是如果和辽东军比起来,不值一提。其实整个漠东诸部在辽东军的眼里都只是弱者,一个真羽部,辽东军从来没有放在眼里。”看着秦逍道:“如果辽东军对真羽部真的在意,今日的宴会上,他们的人也不会那样居高临下,在他们眼中,真羽部甚至只是辽东军脚下的一只虫子。”

秦逍皱起眉头,乌晴汗继续道:“先不说真羽部不能赌上前途投向龙锐军,即使真的全面倒向你,你觉得真羽部的支持对龙锐军有用?辽东军控有东北四郡,谁都知道,就连你们唐国的朝廷对他们也是十分忌惮,汪兴朝名义上是安东大将军,实际上就是名副其实的东北王。辽东军看似只有两万之众,可东北的财赋都在他们手中,只要他们愿意,几个月之内,就能征募十万兵马。”

秦逍微微颔首,知道乌晴汗所言不差。

辽东军在东北根基深厚,东北世家都依附在辽东军之下,明面上只有两万多人,可是正如乌晴汗所言,辽东军掌握着大批财富,真要到了用兵之时,征募十万兵马其实并不难。

“东北四郡号称七十二城,至少一半的城池都有五万以上的居民,四郡府城,都是数十万之众。一座府城的人口就超过整个真羽部。”乌晴汗叹道:“你的龙锐军加起来不到万人,初来乍到,甚至没有一座城作为依仗,更不可能从东北本地获取赋税补充军资。”顿了顿,才缓缓道:“你的军资,只能是从唐国朝廷调拨,中郎将,我想问一句,如果有朝一日你们龙锐军真的和辽东军打起来,辽东军直接封锁榆关,让朝廷的物资无法向你们龙锐军补充,后勤断绝,你们拿什么与辽东军打?”

其实这也正是秦逍最担心的地方。

虽然眼下辽东军还不至于冒着被朝廷视为叛军的风险向龙锐军直接开战,可正如乌晴汗所言,龙锐军要在东北立足,就必须强大起来,只要强大起来,就必然会让辽东军寝食难安。

汪兴朝那伙人并不是白痴,如果通过各种手段无法遏制龙锐军强壮起来,最终就只能铤而走险,毕竟辽东军绝不可能允许眼皮子底下有一支兵马渐渐壮大,直接威胁到他们在东北的统治。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辽东军肯定会找各种理由直接对龙锐军出手,即使被朝廷视为叛逆,可是影响到他们的根本利益,他们肯定也不会在乎什么叛军不叛军。

辽东军一旦真的准备对龙锐军下死手,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是切断龙锐军的后勤。

榆关守军是辽东军的人,到时候辽东军直接封锁榆关,朝廷就想想向龙锐军提供后勤支持却也做不到,一旦如此,龙锐军没有后勤支援,根本不用打,这支兵马就会自己溃散。

“你们龙锐军的处境凶险至极,却还要让真羽部支持你们,你觉得真羽部的各帐头领们会答应?”乌晴汗平静道:“他们不会选择辽东军,更不会选择你的龙锐军,对真羽部利益最大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远远避开你们的纷争,你们打得你死我活,与真羽部毫无干系。”犹豫了一下,终是道:“不过我可以向你承诺,如果......我是说如果,若是有一天你的龙锐军真的烟消云散,你无路可走,真羽部是你的退路,你可以前来真羽部,我会以天神的名义向你保证,会给你最大的保护。”

秦逍知道乌晴汗能说出这样的话,对自己已经是仁至义尽。

乌晴汗见秦逍神色轻松,似乎并不为自己的话而担心,蹙眉道:“你觉得我是在危言耸听?”

“当然不是。”秦逍摇头笑道:“我只是想向大汗表示歉意?”

“歉意?”

秦逍叹道:“今晚宴会,我与汪东骏发生的冲突,可能会给真羽部带来麻烦。”

“你放心,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真羽部不会卷入。”乌晴汗摇头道。

秦逍笑道:“大汗真以为今晚之事真羽部能够置身事外?大汗刚才说,真羽部的众首领不会参与东北之争,置身事外两不相帮,这是你们最好的选择,只可惜.....大汗想的太美好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秦逍微一沉吟,才道:“大汗如果不急,我有一个故事想告诉你。”

“你说。”

“曾经有两个人水火不容,都想杀死对方。”秦逍缓缓道:“不过他们两人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正好他们都认识一个人,也都清楚,如果争取到那个人帮助自己,获胜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于是两人先后都去找那人,希望得到支持,可是那人为了不想牵连自己,断然拒绝了两个人的请求。”

乌晴汗何其聪明,已经明白秦逍这个所谓故事的意思,淡淡问道:“后来如何?”

“那人本以为两不相帮,就不会得罪任何一个人。”秦逍叹道:“可是他没有想过,那两人被拒绝后,心中都是不满,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却被拒绝,那当然不是自己的朋友,所以被拒之后,都将那人视为见死不救的敌人。”

乌晴汗娇躯一震,秦逍继续道:“最终那两人分出了胜负,再无敌手。这时候获胜的人想到之前求援被拒,终于将刀子对准了那人,那人想要寻求帮助,却发现已经没有人可以帮自己。”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真羽部两不相帮,一旦东北之争分出胜负,真羽部反倒会大祸临头?”乌晴汗冷笑道:“秦逍,你是在危言耸听。”

秦逍平静道:“大汗,我听说多年之前,辽东军与真羽部达成协议,联手攻打步六达,但辽东军最后却没有履行协议,导致真羽部损兵折将,这事情应该不假吧?”

“那又如何?”乌晴汗听秦逍提起旧事,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大汗难道就从没有想过,辽东军当年为何会背弃协议?”秦逍凝视乌晴汗,缓缓道:“如果我没有说错,那个时候正是真羽部兵强马壮的时候,否则即使辽东军主动联盟,真羽部也不会主动对步六达发起攻击。”

乌晴汗犹豫了一下,终是点头道:“不错。真羽部那时候养精蓄锐多年,兵强马壮,猛将众多,先汗为了完成一统漠东的夙愿,已经生出征讨步六达之心。辽东军也正是在那个时候主动找上来,我们本来胜算就已经很大,若是得到辽东军的协助,两面夹击,步六达必然灭亡。”握起拳头,恨声道:“可是辽东军背信弃义,没有按照协议出兵,步六达人不必防备辽东军,抽调

搞笑又高端的队名_

兵马绕到我军侧翼,反倒是向我军两面夹击,这才导致我军大败。”

“那一战真羽部元气大伤,可是漠东的局势却更加平衡。”秦逍淡然一笑,道:“辽东军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灭掉步六达,只是怂恿真羽部向步六达开战,让真羽部落入陷阱,导致真羽部实力大削,无力再一统漠东。大汗,这是辽东军精心设计的圈套,目的只是为了平衡漠东诸部的力量,如此东北才不受锡勒诸部的威胁,如此道理,大汗难道不明白?”

乌晴汗神情冷然,却还是点头道:“后来我们醒悟过来,这确实就是他们的目的。”

“可是因为那一战,真羽部已经和辽东军结下了死仇。”秦逍叹道:“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辽东军是绝不可能让真羽部有一统漠东的机会。如果多年之后锡勒诸部真的有机会一统漠东,那个部族也肯定不会是真羽部,辽东军绝不会看着与他们有深仇大恨的真羽部成为漠东的主宰,他们可能会支持步六达人,支持贺骨人,甚至其他部族,却恰恰不会支持你们真羽。”盯着乌晴汗眼睛搞笑又高端的队名道:“也就是说,辽东军只要存在一天,真羽部想要一统漠东,就只能是痴人说梦。”

乌晴汗双眉锁起,秦逍继续道:“前番刘叔通潜入真羽部,背后怂恿真羽垂篡夺汗位,但最终却失败。今次汪兴朝派自己的儿子跑来草原,亲自向大汗求亲,大汗聪明睿智,当然知道这前后事情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什么目的?”

“龙锐军!”秦逍淡淡道:“利用真羽部,打击龙锐军。刘叔通的目的如此,汪东骏的目的同样如此。”端起桌上酒碗,仰首灌了一口,才道:“刘叔通怂恿真羽垂篡位,一旦成功,真羽垂就将成为辽东军的走狗,他们会给真羽垂足够的利益,以他为刀,对龙锐军下手。但刘叔通计划失败,辽东军心有不甘,这才派出汪东骏。只要大汗答应了汪东骏的求亲,那么辽东军和真羽部就成为了所谓的盟友,辽东军同样也会向大汗提供诸多利益,目的也同样是要以大汗为刀,铲除龙锐军。”

“你觉得我会上他的当?”乌晴汗冷笑道:“就算真的与他成亲,真羽部也绝不可能进入唐国境内与龙锐军厮杀。”

“不需要厮杀。”秦逍摇头道:“甚至不需要真羽部出一兵一卒。辽东军的目的,是想彻底孤立龙锐军,让龙锐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活活被困死在黑山之下。”

喜欢日月风华请大家收藏:

汪东骏双手握拳,手背上的青筋暴突。

自武宗东征,留驻辽东军镇守东北四郡,辽东军就成为帝国东北部一头猛虎,从来只有辽东军踩踏其他人的份,何时轮到别人在辽东军头上撒尿?

东征渤海,虽然最终将一度强大的渤海打得四分五裂,不得不臣服于大唐的天威之下,但整个东北作为战争的最前沿,承担的赋税徭役也是极重,弄得民怨沸腾,无数盗匪四起。

天子当然不会留下来对付区区匪患,在武宗皇帝留下盖世武功后,也是给东北四郡留下一地鸡毛,也正因为如此,武宗皇帝才会留驻辽东军,稳住东北的局势。

而辽东军不负皇帝陛下的期望,确实让东北四郡从战乱恢复和平。

周边诸部忌惮于大唐天威,自然是俯首膜拜,东北周边诸部的首领每年都会殷勤地跑到辽东,除了孝敬都护府的大人们,也从来少不了讨好辽东军的将领们。

辽东军为了震慑周边诸部,也从来不会手软,对于老实听话的部落,自然是以安抚为主,可是若有人敢对大唐不敬,为了争夺地盘不服从辽东军的调停,都将迎来灭顶之灾。

正因如此,周边诸部对与辽东军一直存有恐惧之心。

虽然今时的辽东军早已经不能与当年相提并论,但余威犹在,汪兴朝一直手握兵权,汪东骏身为其子,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自然是高高在上,从无人敢对他有丝毫不敬。

也正因如此,面对真羽部大汗,他也是居高临下,面对秦逍,更是盛气凌人。

谁知道秦逍根本不惯他的臭毛病,不但言辞犀利让他下不来台,现在竟然直接让手下废了宋柯,在汪东骏看来,陆小楼废掉宋柯,当然是秦逍的指使。

宋柯不但败了,而且被废了,这对汪东骏来说,当然是奇耻大辱。

可是更让他怨怒的是,身在真羽部,面对秦逍,他却根本没有反击的办法。

“汪公子,大将军是名满天下的人物,想必他的公子不至于言而无信。”秦逍冲着汪东骏一笑,叹了口气道:“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换作我是汪公子,真的不愿意继续待在这里了。”

汪东骏咬牙切齿,指着秦逍,只能无力道:“秦逍,你.....你记住今天!”

“我会记住自己的每一天。”秦逍笑道:“相信汪公子也不会忘记今天。”

“我们走!”汪东骏一甩衣袖,转身便走,乌晴汗也不挽留,冷冷看着汪东骏的背影,汪恒和那眯眯眼也是起身便走。

在场的真羽人脸色都是难看。

按照礼节,大汗设宴款待,中途退席已经很是不敬,临走之时,竟然都不向大汗请退,这完全是目中无人的态度,不但是亵渎乌晴汗,也是不将整个真羽部放在眼里。

草原人对尊严看得极重,为了尊严,性命都在所不惜,汪东骏等人的行为,无疑是在践踏真羽部的尊严,这让在场所有真羽人脸色都很是难看,只是对辽东军还有忌惮,不好发作。

帐内静了一阵,乌晴汗终于向羊叱吉道:“羊叱吉,你去看看他们,他们毕竟是客人,有什么需要,尽量满足他们。”

羊叱吉退下之后,贺骨使者斛律发这才起身,举杯向乌晴汗道:“大汗,斛律发受可敦之命,为两部长远的和平而来,在此敬大汗!”

乌晴汗终是显出笑容,起身端杯道:“能与贵部化干戈为玉帛,也是我们真羽部所求。”

秦逍知道斛律发应该是要借着宴会之机,与乌晴汗谈论关于罗支山的事务,这是草原部族之间的事情,他也不好直接参与,起身道:“大汗,诸位,我身体略有不适,先请告退!”

乌晴汗看了秦逍一眼,微微点头,秦逍向乌晴汗深深一礼,随即又向帐内其他人环礼,这才出帐,西门浩和陆小楼自然不会傻的继续留下,也都行礼告退。

除了金顶汗帐,一阵寒风吹来,秦逍不觉寒冷,却觉得神清气爽。

“爵爷,这次和辽东军的仇就结大了。”西门浩便走边环顾四周,无人靠近身边,这才压低声音道:“汪东骏在东北的名声并不好,此人早就已经娶亲,听说还有好几房小妾,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虽然是行伍子弟,但也只是仗着其父的身份从朝廷弄了个中郎将的武职,从无听说过他立下什么战功,这样的纨绔子弟,睚眦必报,今晚爵爷让他颜面尽失,他必然记恨在心,伺机报复。”

秦逍笑道:“无论我和他翻不翻脸,汪兴朝那帮人都不会让我好过。西门先生,我今晚为何如此,你应该明白。”

“爵爷是想争取漠东诸部的支持。”西门浩轻叹道:“不过这些草原部落也都是墙头草,谁的实力强就会投向谁。辽东军很快也会知道爵爷要拉拢争取漠东诸部,一定还会从中作梗。”

秦逍淡淡一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到了东北,既来之则安之,有多少困难,踩着过就是。”

西门浩笑道:“爵爷果然不是凡人,能有这样的心态,何愁大事不成。”

“西门先生,天色已晚,你先去歇息,回头还有不少事情要向你请教。”秦逍微笑道。

西门浩也不多言,拱手告辞而去。

秦逍这才回头看着跟在身后的陆小楼,上下打量他一番,叹道:“你的修为进入中天境,为何不告诉我一声?”

“刚突破没几天。”陆小楼道:“不过还要多谢你赠书,如果没有【太古意气诀】,我这辈子恐怕都无法进入中天境。”

秦逍当初为了感谢陆小楼保护秋娘之恩,将【太古意气诀】借他一阅,倒也没有想到他果真进展神速。

“你不怕我输给他?”陆小楼忽然问道:“如果我败在宋柯手里,今晚狼狈离开的就是你。”

秦逍笑道:“如果你真的败了,我愿意承担后果。”

陆小楼一怔,随即伸了个懒腰,道:“我先去睡了。”也不废话,径自离去。

秦逍回到自己的帐内,宴会上他只饮了几杯酒,并无进食,好在帐内之前就备有酒食,自斟自饮,没过多久,就见帐门被掀开,乌晴汗已经从帐外走进来,面无笑容,甚至带着一丝怒气,走到岸边,一屁股坐下。

“比我想的要早。”秦逍笑眯眯道。

“早什么?”乌晴汗此时却没有了在汗帐的威严,瞪了秦逍一眼,冷笑道:“你是西门阳,还是向恭,又或者是秦逍?”

秦逍知道乌晴是在责怪自己之前一直瞒骗她,含笑道:“刚才在汗帐的是秦逍,现在是向恭,而且在你面前,永远都是向恭。”

“你只会巧言善辩。”乌晴汗余怒未消:“你和辽东军的恩怨,你们自己去解决,为何要在汗帐争执?真羽部不想卷入你们之间的争斗。”

秦逍拿了酒盏,斟上马奶酒,推到乌晴汗面前,微笑道:“他要与我争女人,我当然不会让步。”

“你.....!”乌晴汗握住粉拳,冷笑道:“你将我当成什么?”

秦逍凝视着乌晴汗,平静道:“我更愿意面前的是乌晴塔格。”

乌晴一怔,神情微微和缓一些,却还是淡淡道:“是你给贺骨的那个女人出的主意?”

“什么?”

“用罗支山的归属,换取他们与唐国之间的贸易商道!”乌晴盯着秦逍道:“这主意只有你能想出来。”

秦逍笑道:“大汗谬赞了,虽然主意是我出的,但作出决定的是贺骨的可敦和那些贺骨头领。若说我是为他们出主意,倒不如说我是为大汗解决一个大麻烦。”

“你分明是在为那个女人出谋划策。”乌晴冷笑道,连她自己似乎都没察觉语气之中带着醋意。

那股浓浓的醋意秦逍自然是听得出来,心中倒是踏实,只要乌晴汗心中有醋意,也就证明对自己很是在乎,不自禁伸手要去握住乌晴的手,乌晴立刻缩回去,瞪了一眼,恼道:“做什么?”

“罗支山的问题不解决,真羽和贺骨之间就不会存在真正的和平。”秦逍笑道:“如今贺骨人愿意承认罗支山归属真羽所有,而且愿意与真羽保持和平,这是我送给大汗的礼物,也是大汗送给真羽几十万部众的礼物。自此之后,真羽人就不必为了罗支山继续流血。”顿了顿,才继续道:“给他们一条商道,让他们强大自己,也是为了日后应对铁瀚。”

乌晴汗冷哼一声,道:“为何不说他们强大之后会对付真羽?”

“因为我会让真羽变得更强大。”秦逍笑眯眯道:“近水楼台先得月,贺骨在北方,而真羽毗邻黑山,大唐与漠东诸部的贸易,我会让贺骨人喝一碗汤,但真正的肉却要留给大汗。”

“什么意思?”

“所有的贸易,当然以真羽为先。”秦逍道:“等到黑山贸易场设立之后,真羽部所需要的货物,我都会竭力提供,而且都会比以前便宜很多。”

乌晴汗微微变色,吃惊道:“黑山贸易场?你是准备在黑山设立贸易场?”

秦逍点头道:“不错,这就是我回去之后要干的第一件事情。等到贸易场设立之后,大汗可以亲自前往巡视,到时候我在那边迎接。”

“你.....还是不要叫我大汗。”乌晴汗犹豫一下,才轻声道:“我并不习惯。”

“那叫你什么?虽然我叫起塔格会更亲切,但你已经不是塔格了。”秦逍凝视乌晴汗眼睛,柔声道:“我叫你乌晴,你说如何?”

乌晴汗也没有反对,只是道:“你可知道辽东郡边境有阜城?那里是最大的贸易场,漠东诸部一直都是在那里与唐国人进行贸易。”

“知道。”秦逍淡淡一笑,“正因为阜城有贸易场,我才要在黑山设立贸易场,不但是为了与漠东诸部做贸易,也是要灭了阜城贸易场。”

乌晴汗凝视秦逍,片刻之后,才叹道:“我知道你雄心壮志,今日也大占便宜,如果你觉得这样就能轻易对付辽东军,实在是小看他们了。龙锐军的处境我很清楚,想要和辽东军抗衡,恐怕还没有那个资格。”

“我从无小看他们。”秦逍摇摇头,神情肃然,平静道:“不过我自信迟早能让他们滚出东北。”

“凭什么?”

“很简单,凭我有你。”秦逍盯着乌晴汗的眼睛:“因为我有乌晴做后盾。”

喜欢日月风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