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进苍蝇的迷信说法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若要进入火村,守在小溪对岸的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自以为是火村里的第二条好汉,提出来要挑战最后一批迁徙者。

迁徙者甲是一个纵身而起,跃过了小溪,给对方一个强势来袭。然而,对方并没有被吓倒。这位“甲”大哥考虑到,强者之间的体能较量,怕对一方造成伤害,于是想出了两好其美的办法,把一棵大树,当作是自已挑战的对手,谁对树造成的伤害越大,谁就是胜利者。

对大树最大的伤害,就是以自身的神奇之力连根拔了起来!火村的这第二条好汉,凭尽自已吃奶的劲,可是这棵大树却纹丝不动。

对方喘着粗气松了双手,已生气了:“你,是不是在耍老子!”

“你对自己太没有信心了!”迁徙者甲用渺视的眼神瞧着对方,接着道:“我们最后一批迁徙者,在与地村里最强的好汉,交手时,他们都不堪一击。看来你们火村也不过如此。”用低能级来评价对方。

“地村,就是你们刚过来的一个村子。”

“是呀,这么简单的问题。”迁徙者甲转动了一下下巴。

“在地村里,谁是最强大的对手?”对方提高了喉咙。

“这还要问吗,当然是他们的村长。”

“你这人,很有能耐的话,”对方用一只右手指着眼前的大树,道:“那你把这棵粗树拔出来,给我瞧瞧。”

“让你见识见识,我们最后一批迁徙者的功夫!”说完,迁徙者甲向树下靠拢了近去。

对方见迁徙者甲冲了过来,他赶忙退一边去了,离远一点,看一看人家所展现的神奇功夫。

只见迁徙者甲像一头公牛撞近过来,在一眨眼时间,两条后腿撑地,另两条前腿抬起,借着向前冲击的力,借势两只前脚猛的抖了一下树杆,随即闻到了“哗啦!”的一声,只见树叶、树枝、树杆整个大树都晃动了起来。

火村的第二条好汉上前喊道:“你这样做,是违规!”

“怎么会是违规呢?!”迁徙者甲问道。

“你不是说,连根一起拔出来,才是对大树的最大破坏不是?”对方觉得自己又被忽悠了。

“让大树晃动起来,也是对大树的一种伤害。”迁徙者甲争辩着。

“让大树摇晃起来,这,我也能,办得到。”对方逞强了。

“我让给你,来试一试如何。”说着,迁徙者甲退后了几步。

对方学着“甲”大哥刚才的一个姿式,快步冲向大树,借势用两条前脚,猛的踩踏着大树,也像刚才一样,发出“哗啦!”的一声,整个大树闪腰了一下,还甩落下来一些泛黄的树叶。

这一招下来,看来两个是势均力敌了。其实不然,一棵扎根很深的大树,以人之破坏力本来纹丝未动,挨了第一下猛烈的碰击之后,只要是它动了,就说明对大树产生了伤害!再来第二下,自然比第一次,所感受到的创伤力,稍加重了一点。因为第一次比第二次使出的力量显然要大,才会让树身有了晃动,其实就已经分出了胜者。不过,没有谁为此事来做出栽判。

迁徙者甲从观察之中,都以撞击的动作,对大树实行了损害,各所表现的攻击力度,都达到了不差上下。

火村的这第二条好汉,对着迁徙甲道:“你能撞动大树,同样的,我也能做得到。”

这只是第一轮比较,接着下来当然还有更精彩的体能对抗了。

作为最后一批迁徙者中的“甲”大哥,当然不会就此一下表现,那你就低估对手的能力了。道:“把一棵树,撞得哗啦哗啦的响,不算什么,要看到,谁能把这棵大树,连根一起拨了出来,谁才是胜者。”

“对一棵树,撞得遥晃了几下,想把它连根一起拔出来,我劝你,别做梦了!”对方看着眼前一棵如此粗壮的树杆,首先已经试过了一次,想将它拨了出来,此时该是望树兴叹了。

迁徙者甲在打量着,不可小视的大树,偏过面来道:“若我把这棵大树,连根拔了起来,兄弟将有什么表示?”

“还能有什么表示,你的神武英勇,无人能及呗。”对方像是佩服的话,也带着几分潮弄。

“兄弟,说话可要算数?”

“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对方显得豪气冲天。

“一言为定。”迁徙者甲,在最后一批迁徙者中,体能释放不及二炮,但略胜迁徙者乙和再生,除开海神尼普顿,数他第二。

最后一批迁徙者里的每一个成员,注定有不一般而超凡脱俗的神奇力量!

为了不被别人耍了赖,必须要让对方心服口服才行。道:“兄弟,乃火村的第二条好汉,功夫当然了得,优先兄弟,试一下,看能不能拔出此大树来。”

“首先,我已经试过了,粗树纹丝不动,不必再试了。”对方是几句唏嘘不已的话。

“兄弟,真的不想再试一下吗?”迁徙者甲再问道。

对方扎了一下脑,回道:“再试,也是一样,干吗再试呢。”

凭着人之力量,至于是否能连根拔出此棵大树来呢?迁徙者甲心里也没有一个准。为了不让在这个火村的一个勇士眼里,不能瞧不起作为最后一批迁徙者中的成员。

“我可要拔了,等我把大树拔了出来,你别闹着没有给你什么机会。”迁徙者甲有些犹豫。

对方连连摇着头:“你拔、你拔吧。”

迁徙者甲打量着此树,寻思了好一会,忽然见他气势恢宏了起来,后退了约三十步,接着一阵迅速的奔跑,借着助步冲击的力,当快要碰着大树之际,悬空的四条腿,使出全身之劲,猛地朝树杆撞动了一下家里进苍蝇的迷信说法,发出“嘭!”的一下响声,几乎同时“哗!”的声音,大树比首先有了明显的晃动感。

呆一旁,火村的第二条好汉,感受到了似山崩地裂之感。高度晃动的大树,好像有了断裂的痕迹,再仔细地看上去,却没有丝毫损坏。

然而,对方忽视了一个地方,粗壮的树杆不只是摇晃一下那么的简单,除了被踩踏的地方,掉了一些松弛的树皮之外,培在地下的

家里进苍蝇的迷信说法免费阅读*

根系,有了一些松动。

就这样,迁徙者甲从对这棵大树几个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破坏。

几次下来,当对方发现地上的土壤有了裂缝之时,这才意识到了什么?

喜欢唤醒的巨星请大家收藏:

迁徙者甲乙和医生小妹三个人,由一村勇头目带到了,地村的一个村口,对面就是他们仨要去的下一个村子——火村。

地村与火村,虽有一条山道连着,但中间有一条小溪隔断了

家里进苍蝇的迷信说法免费阅读*

他们继续前进的去路。在这两个村的交界处,没有像其他村子那样,村与村的交界处,为了维护各村之间的相安无事,都派有许多的看护或村勇,守在村口或者村头,以至不让本村子里的人去另一个村子,同时拒绝其他村庄的人溜入家里进苍蝇的迷信说法自己的村子里来。

守在火村此山口的只有一个村勇,除了他们的村长之外,他是村里的第二条好汉。当听说最后一批迁徙者中的“甲”和“乙”,如何的利害!如此的骁勇善战!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提出来向他们俩挑战,以此作为进入火村前的条件。

迁徙者甲抢先说道:“这次由我来。”

“这次,是该由伙计上了。在进地村之时,我已经出尽了风头。”迁徙者乙礼让着道。

迁徙者甲十几个快步上前来到小溪边,朝着对面的人喊道:“兄弟,真的想要挑战我们最后一批迁徙者吗?!”

从对岸的一处树阴之下,大摇大摆的走出一个身高体胖的“人马人”来,当看到对面舞动着拳头的迁徙者甲,所展示的一种强大的劲势,让站在对岸,这个火村里的第二条好汉、唯一守村口的村勇,感到了一种强势来袭。

对方振作着精神试问着:“你就是,刚才所说的最后一批迁徙者。”

“我是最后一批迁徙者中的一员,你\'甲’大哥是也!”迁徙者甲高洪的嗓门,在山谷之中回荡往复。

对方也是大喉咙:“在我们火村,只有村长才称得了大哥,你算老几!”

如此轻瞧他们最后一批迁徙者,把个“甲”大哥气得差点要哇哇暴叫起来,急着后退了十几步,一阵奔跑,当将要到小溪边之际,只见迁徙者甲四条腿一同弹起,随即身体似飞一样,向对面的岸上跨步飘去,不到十米宽的小溪,铆足了一股气力,一个纵身而起跳了过去,“啪啦!”的一响声,落下去后,欲有一种山崩地裂的震动感,由于急气流,掀起了风沙尘浪。

站在这边的是火村的第二条好汉,感受到了强风流,怕被溅起的沙石伤着自己的脸面,赶忙用双手臂在前面舞动了几下,飞起的石子溅射到了他的胳膊。

迁徙者甲用自已的神勇威武,以为会吓破对方的胆子,以至避免发生一场交手,拳脚无情,难免不会伤及他人。

火村的这第二条好汉,用双手在面前划动了几下,挡住了飞溅起的石子,随着一挺着他的心膛,以此装出自己的气势来。

迁徙者甲转了一下下巴:“兄弟,真想与我一试高低。”

对方看不惯来者装出如此的大气势,他们之间的事,很显然不想就这么了结。两个人站在一块,火村的这第二条好汉,体型比迁徙者甲显得强胖了一些,这就增加了对方战败“甲”大哥的信心。

“你以为,凭着能从对岸跳过来,就能吓唬了我!”对方有种不示弱的底气。

迁徙者甲直立起腰来,说着:“既然兄弟,执意的要比下去的话,不想打压你的勇气可嘉。为了不伤着你我,不用武试,只使用文力。”

“什么是武试呢?”对方问道。

“武试,当然就是施展各自的拳腿功夫了,来定胜负。”迁徙者甲回答着。

“那什么是用文力呢?”对方又问道。

“就算我们动手动脚,不针对一方……”迁徙者甲略有所思的说着。

对方在急切之间,夺过了话:“动手动脚的,不针对一方,那如何才能把对方打爬在地上呢?”

迁徙者甲转动着脖子,在环视寻找着,当看到了离自己不远有一棵腰粗的树时,马上有了主意,提手一指那棵大树,道:“兄弟,那棵树大不大?”

对方顺着迁徙者甲指的方向望去,回道:“好粗!”

“将那棵树作为目标,我把它当作是你……”

“你把我当作是那棵大树,是不是在侮辱我?!”对方生气了。

“兄弟,你误会了。”迁徙者甲想进一步做着解释。

“这明明是瞧不起我啊!”对方夺过了话去。

对方如此气焰嚣张,恨不得几个快步,上前就是一拳,打压一下他的气势霸道,但是忍了忍心里的怒火。继续做着解答:“兄弟,你可以把那棵大树,当作是我。”

对方嘿嘿一笑:“我看你,倒像那棵呆顿的粗树。”

“那你就把那棵大树,当作是我,比比谁的力量大?”

“有意思,不知怎么的比划比划。”

“看谁对那棵大树,造成的伤害大,谁就是胜者?!”迁徙者甲不急不慢的说着。

对方听清楚了,将那棵树当作是自己挑战的对手,但也可以换过来,对方可以把那棵大树当作是自己。以谁对那棵大树,造成的破坏力大,谁就是胜者。

“把一棵树,当作对手,有意思!嘿、嘿嘿……”

“看来,兄弟是接受我提出的这个办法了。”迁徙者甲道。

对方止住笑问道:“但是我还不够明白,让那棵大树怎样,才算造成最大的伤害?”

“怎么才算对大树造成最大伤害呢?”迁徙者甲寻思了一会:“就是将那棵大树连根拨出来。”

在小溪这边的几个人,几双眼睛在张望着对面:既然两个人是以体能的比试,来分出个胜负来,然而,在对岸的两个人,唧唧哇哇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这领路的目头,喊着:“喂!你们俩是怎么回事呀?”

迁徙者乙并不是急着,看到他们两个马上打了起来,而是一种关心:“喂!伙计,你怎么不揍他呀?”

在对面的迁徙者甲忙于自已的计划,无心搭理这边的人。

火村的这第二条好汉,听到将对一棵大树,最大的伤害,是连根带土一起拔出来。他的一双眼睛马上注视到了这棵,有比他们的身腰还要粗的大树,歪着一个脑袋,盯梢了一会,接着摇头晃脑的靠了近去。

立住,叉开两手臂,帖着身抱住了树杆,十根手指头触着到了,并且这能打上扣,下蹭了一点势,双手抱紧着,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慢慢的一伸腰,可是这棵大树却纹丝未动。

喜欢唤醒的巨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