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公开的刑事大案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因着小小姜六娘巨大的震慑力,市舶司的官员很快将冯子进带回的三十箱货查验完毕放行了。

四香铺和半堂香的管事虽激动万分,却不敢动地方,只眼巴巴地望着姜留,待姜留小手一挥,他们才奔上船卸货。

离家近一载的,冯子进到岸上后,先给姜留行了礼,才给站在姜留身后的母亲行大礼,“儿不孝,让母亲担忧了。”

程氏含泪点头,“平安归来就好。娘和你妹妹全赖姜六姑娘照拂,才能等到你回来。”

冯子进闻言,转膝给姜留行大礼,“多谢六姑娘。”

冯子进的父亲原任户部员外郎,姜留侧身,抬手道,“冯大哥折煞我了,快快请起。”

冯子进的妹妹冯娟这才上前搀扶起大哥,哽咽道,“哥,你终于回来了。”

冯子进安慰地拍了拍妹妹的手,才解释道,“大船路遇海盗,绕道倭国,经高丽回来的,因多去了两个地方,虽迟了半年,但收获颇丰的。”

船下南洋,冯子进将他从大周买进的丝绸换成当地的货物,到倭国和高丽后又酌情买进卖出,最重带回的货物大半是珍贵香料。想到这里,年少老成的冯子进也忍不住喜上眉梢,压低声音道,“六姑娘,这批货咱们可得保管好了,若是被人……”

“大哥放心。”冯娟信心十足地道,“整个码头的人都知道这批货是六姑娘的,咱们就是把货摆在码头上一天一夜,也没人敢打货的主意。”

身体已大好的程氏点头,“不错。”

姜留……呵。

冯子进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断定自己不在康安的这一年,姜六姑娘定是做下了比一棍扫倒一座房更不得的大事。

货物都装上马车后,半堂香的管事谭亮上前请示道,“姑娘,货物已装好,您看?”

还不待姜留说话,冯子进便道,“六姑娘,先将货都拉去半堂香可好?”

海外回来的货惹人眼红,若货物放在冯子进的四香铺,怕是遭贼惦记。姜留自不会反对,一行人转身刚要离开码头,却见众人呼啦啦地跪了下去,山呼“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姜留抬头瞄了一眼,才随着众人行礼,心中则暗暗想着待会儿要怎么避开这位瘟神。

珠帘马车内的乐阳公主抬了抬手,太监高声喊平身后,看热闹的人群起身如鸟兽散。为何?海船再好看也没命重要!

乐阳公主虽不会直接要人命,但被她抢回公主府去,还不如一头撞死。姜留看着挑担的四旬货郎都跑得飞快,忽然感到有些欣慰。因为在这些人眼里乐阳公主比自己还可怕,他们见了自己可没跑。

中国不公开的刑事大案 免费全文

马车内,付春朝的目光从姜留无可挑剔的小脸上,转到她身后满载货物的马车上,装着好奇问道,“公主您看,大船的货物已被搬下来了,不知他们从海外运回的都是什么东西?”

乐阳公主在宫中长大,见识自非常人能及,她颇有耐心地为自己的新宠解惑,“我朝与海外五十余国互通有无,往来货物四百余种,卖出的多是丝绸、陶瓷、铜铁器,买入的无外乎香料、玉石和药材等,这些东西现在丑陋得很,须精雕细琢后方能惊艳四方。”

“公主果然什么都知道,好生厉害。”付春朝漂亮的眸子里闪着对乐阳公主的崇拜,又有几分疑惑地问,“玉石有外壳就是顽石,是不好看。可药材和香料不是书目的根须茎叶么,怎会丑陋?”

付春朝这小模样实在是太可人了,乐阳公主看得心情愉悦,便道,“药材和香料并非只取自山林,你且等着,本宫命人给你取些来瞧瞧。”

乐阳公主扬声道,“杨冲。”

杨冲连忙上前,“臣在。”

乐阳公主用丹寇指向姜留,“远处穿粉裙的小矮子,可是姜枫的女儿?”

杨冲回头,眼睛顿时亮了,“公主好眼力,那正是姜枫的次女。”

“将她叫过来。”

“是!”杨冲响亮应了。

付春朝倾身靠近乐阳公主,小声问,“公主,姜枫便是有康安城第一美男子之称的姜谪仙么?”

乐阳公主抬手摸了摸他的下巴,嗯了一声,但明显地兴致没方才高了。付春朝垂下浓密修长的睫毛,盖住了眼底的深沉,看来在乐阳公主眼里,自己不及姜枫!

爹爹不在这儿,姜留也不怕被乐阳公主召唤,上前行礼。

乐阳公主挑起珠帘,唤了平身,才问道,“小丫头,你车中国不公开的刑事大案上拉的什么?”

她堂堂大周长公主,居然会对自己的货物感兴趣?如果她感兴趣,自己要加几成卖给她才合适?姜留心思百转,如实回道,“回公主,臣女还没仔细询问,只知里边有香料。若您想知道,臣女立刻去把伙计叫过来。”

有香料就够了,乐阳公主慵懒问道,“可有龙涎?”

姜留也不肯定,“公主稍等,臣女去问问。”

姜留叫过冯子进问了一句,冯子进点头,姜留才回道,“回公主,有龙涎。”

乐阳吩咐道,“取出来一块给本宫瞧瞧。”

果然是生意上门了,还是条贼拉有银子的大鱼!姜留转头吩咐冯子进,“速把咱们货箱里‘最好’的龙涎取出来。”

最好的龙涎当然要留着制香,不过姜留吩咐了,冯子进不敢不从,只得从货箱里取出一块拳头大的阴灰色石头模样的龙涎,递给姜留。

虽说知道未经加工的龙涎有臭味,但姜留还是被熏得有点没底,她转身呈上,“公主请过目。不过这龙涎刚从海上来,尚未干透,还有些许的腥臭味,请公主恕罪。”

乐阳公主没理会姜留,淡淡问道,“可瞧见了?”

“嗯,像是一块石头。”马车内传出一道悦耳的男声,不似太监那般尖锐,莫非是乐阳公主的新面首?姜留忍住好奇,没抬头查看。

“这看着像石头,却没石头那般沉重。”乐阳公主吩咐道,“呈上来。”

没有太监或宫女上来取,姜留只得自己上前两步走到马车边,将龙涎高高托起。

然后,她的桃花瞳,对上了一双自带妩媚的狐狸眼。

喜欢姜六娘发家日常请大家收藏:

公主宣,驸马无论在何处,必须回府。黄隶从光禄寺回到公主府,躬身行礼,“臣拜见公主。”

仁阳公主静看了他许久,才道,“本宫只问你一次,昨夜是不是你杀死了本宫的侍卫和暗卫?”

公主没有叫起,躬身的黄隶答得十分干脆,“是。”

仁阳公主紧握剑柄的手指关节发白,依旧平静地问,“下一步驸马打算怎么做?”

黄隶直起身,坦荡道,“那要看公主怎么做。”

做了近二十年的夫妻,两人都从对方眸子里看到了果决。仁阳公主缓缓站起身,提剑走到黄隶面前,“你当真以为本宫不敢杀你?”

黄隶面色不改,“若杀臣一人就能让公主迷途知返,不用脏了公主的手,臣可自行了断。”

“迷途?”仁阳公主的冷笑渐渐转变为声嘶力竭的狂笑,她用长剑指着黄隶的心口,“你可知乐阳那蠢女人今日怎么笑话我的?”

黄隶反问,“公主既知她是蠢女人,为何还要跟她计较?”

仁阳公主的剑继续向前,刺透了黄隶胸前的衣衫,“你什么都知道,却还敢如此嘲笑本宫,本宫这就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它是红的还是黑的。”

剑入皮肉,血色染在红色官袍上,观之与泼茶洒酒并无差异,黄隶也不躲避,似乎觉察不到疼。

“公主,使不得。”窦嬷嬷上前跪地,劝公主收手。

“公主是聪明人,只是被眼前的一些迷惑了。”黄隶转眸看向跪在仁阳公主脚边的窦嬷嬷,“窦氏是随太妃入宫的丫鬟,在公主身边伺候了三十余年,公主可知她的亲侄儿也被囚禁在安王府?安王不出,她侄儿便出不来。”

窦嬷嬷吓得脸色大变,慌忙磕头,还未开口,便听黄隶又道,“公主若不信,臣立刻让人把窦氏的胞弟和老母捉来,请公主亲自审问。”

见窦嬷嬷不敢吭声了,仁阳公主便知黄隶说的是真的,她的手一颤,厉声问道,“那又如何?”

黄隶揭开血淋淋的现实,“若不如何,太妃和窦氏为何要瞒着公主?公主已有儿女,易地而处之,若您是太妃,您会怎么对待自己的女儿?公主说大公主常在您面前作威作福,太妃又何尝真心疼爱公主。”

“你大胆!”仁阳公主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黄隶岿然不动,“公主若想悬崖勒马,黄隶发誓余生绝不负公主。若公主一意孤行,那黄隶便受公主此剑。”

说罢,黄隶闭上了眼睛。

浑身颤抖的仁阳公主扔剑,踢开腿边的窦嬷嬷,疲累嘶哑道,“滚,都给本宫滚出去。”

窦嬷嬷跪地匍匐不动,黄隶躬身行礼,转身向外走去。推开门,黄隶却见两个儿女都紧张地站在门外。

见父亲出来了,黄拓云和黄丽妍连忙上前扶住父亲。黄拓云用手压住父亲胸前的胸口,哽咽道,“爹,儿扶您回府。”

让儿子见到父母如此不堪的一面,黄隶心中不忍,却又如释重负。三个儿女都知道了,他不必再装了,任由儿女扶着往外走。

走了一段,黄拓云忽然回头冲着仁阳公主大吼,“你不是我娘,我不要你了!”

黄丽妍虽没喊,但回头时的目光透着跟二哥一样的意思,仁阳公主木然地看着他们,一动不动。

黄隶责备道,“拓儿,你的规矩呢?”

似乎一夕之间长大的黄拓云转身面对仁阳公主,躬身行礼,“臣失礼,请公主责罚。”

说罢,他转身扶住父亲,继续往外走。黄丽妍也给母亲规规矩矩行了个礼,快步去追父亲和二哥。

待他们走后,仁阳公主依旧一动不动。

公主舍人张和上前劝道,“公主,二公子和姑娘年岁还小……”

仁阳公主转身向内室走去,偌大的公主府只剩了她一个人,灿烂的阳光透窗照在金玉屏风上熠熠生辉,也让她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听说仁阳差点把黄隶给捅了,斜靠在饰满金玉的马车内的乐阳公主笑了,“这才有点公主的样子。”

马车外,瞧见百姓簇拥着刘君堂走来,侍卫统领杨冲隔着车帘禀道,“公主,刘君堂来了。”

乐阳公主点头,“继续向前走。”

“是。”杨冲一马当先开路。

乐阳公主的銮驾到了,百姓们立刻避让路两旁,刘君堂立刻下马跪地参拜,“臣刘君堂,拜见公主。”

车帘被挑起,仁阳公主看向跪在地上的红衣男子,淡淡道,“平身。”

“多谢公主。”刘君堂起身退到一旁,垂手恭立。

[标签:p标签中国不公开的刑事大案]乐阳公主无甚兴趣地收回目光,待宫女将珍珠串成的车帘放下,乐阳公主才懒洋洋地道,“无趣。”

付春朝看着乐阳公主,假装吃醋道,“他太嫩了,当然无趣。”

乐阳公主将脚放在了他膝盖上,“你不嫩?”

付春朝暧昧地握住乐阳公主的锦靴,低沉问道,“公主觉得在下哪里嫩?”

[标签

中国不公开的刑事大案 免费全文

:p标签]乐阳公主扫了他一眼,缓缓笑了。付春朝见公主心情不错,便请示道,“听说昨日有海船归京,在下想去瞧瞧热闹,请公主恩准。”

海船归京往往会带回新鲜玩意儿,乐阳的兴趣也被勾了起来,命杨冲头前开路。

海船入京后并不能马上卸货,而是要等市舶司的官员待人认真查验货物,交足商税后方可卸货。

海船大,货仓多,市舶司的官员自昨日查验到现在,货物源源不断地从船上运下来,装满一辆辆马车被运走。

就在这时,姜留终于看到冯子进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兴奋地向自己挥手。

虽然他瘦了也黑成了炭,但姜留还是觉得他牙齿好白,看起来兼职帅极了。她笑得春光灿烂,抬起小胳膊,用力向着冯子进晃了晃。

冯子进见此,又激动用力晃着胳膊。见冯子进竟跟姜六娘打招呼,市舶司的差官小声打听道,“你与姜家六姑娘认识?”

冯子进一本正经地点头,“小人这些货,就是给姜六姑娘带的。”

“啪嗒!”

听到这是姜六娘的货,市舶司官差吓得手一哆嗦,秤砣掉在了船板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差官的心也随着闷响一哆嗦,暗道一声:幸好!幸好秤砣没砸着货箱,否则惹怒了姜六娘,他定要被一棍子扫进河里喂鱼了。

喜欢姜六娘发家日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