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剑典哪几章刺激_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四人步步紧逼,叶凌寒别无选择,只能选择战。

目光锁定卢保国方向,这几次突围,都是从他身上下手。

四人之中,卢保国修为最低。

寒光剑斩下,凌厉的剑光,撕开空气的阻力,形成一道风暴,直逼卢保国而来。

前面几次吃亏了,被叶凌寒成功突围出去,这次岂能给她机会。

沈汕迅速弥补卢保国的位置,手中长剑一个格挡,将叶凌寒逼回去了。

“我们困住她,直到耗尽她的仙气为止!”

朱赤染开口说话了。

各种游斗,叶凌寒体内的仙气急速下降。

这个时候,就算施展遮天旗,胜算也微乎其微,她的仙气已经无法催动遮天旗了。

“叶凌寒,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只要把我们伺候舒服了,倒是可以留你一命。”

沈汕发出一阵阴笑,目光盯着叶凌寒胸前那高耸的双峰上。

“无耻!”

叶凌寒长剑横扫一圈,将文曲还有朱赤染震退。

这个时候,卢保国出手,一掌袭击叶凌寒后背。

刁钻诡异!

叶凌寒纵身一跃,避开卢保国的攻击,还是被掌风扫到。

“砰!”

掌风扫中叶凌寒左边肩膀,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左臂力量顿时大减。

左臂受伤,导致整个左边身体都有些麻木,叶凌寒来不及检查伤势,能感觉出来,自己左臂上的骨头出现了裂痕。

四人攻击更加犀利,叶凌寒处处受制,沈汕一剑袭来,刺中叶凌寒右腿,虽未伤及筋脉,却让叶凌寒速度大大受制。

文曲更是卑鄙,手中长矛压制叶凌寒的前胸,各种阴毒的招式层出不穷。

叶凌寒意识传来一阵模糊,丹田中的仙气所剩无几。

可能是失血过多,也可能是伤势太严重了,意识越来越模糊。

四人发出肆无忌惮的大笑,这里是葬龙山脉,平常没有人进来。

各种淫.秽的语言从他们嘴里说出来,开始商量谁做第一人。

叶凌寒脸上流露出一丝惨笑,眼前情不自禁浮现那个人的模样。

她赌气离开青炎道场,只想出来散散心,结果遭遇他们四人追杀。

柳无邪还在山脉之中穿梭,天罚之眼提醒的越来越快,鬼眸施展,穿透层层树木,直达远处一座大峡谷。

方圆万米,尽收眼底。

“不好!”

借助天罚之眼,追逐了三天三夜,终于找到叶凌寒的下落。

拿出几枚丹药吞入腹中,连续赶路,柳无邪的仙气消耗的也很严重。

叶凌寒浑身是血,不论是前胸后背,早已被鲜血覆盖。

尤其是左肩,再次被卢保国一掌击中,导致整个左臂彻底失去了作用。

文曲手中长矛长驱直入,避开要害位置,刺中叶凌寒右肩。

刺进去的那一刻,鲜血迸射,柳无邪正好看到这一幕。

一股钻心的疼痛,袭遍柳无邪全身,仿佛刺中的是自己。

这是人之气的作用,两人身体产生了某种神奇的联系。

双臂低垂,叶凌寒现在想自杀都是一种奢望,文曲显然是故意为之,不给叶凌寒自杀的机会。

看着一个个丑恶的嘴脸,叶凌寒面若死灰。

“废了她的丹田,以免她继续反抗。”

是卢保国的声音,还真是狠毒。

只要废了叶凌寒的丹田,只能任由他们拿捏。

文曲不敢靠的太近,以免叶凌寒还有其他手段,手中长矛刺向叶凌寒的小腹。

只要刺中,丹田必定四分

轮回剑典哪几章刺激_

五裂。

面对爆射而至的长矛,叶凌寒闭上了眼睛,一丝悔意浮现心头。

长矛越来越近,距离叶凌寒小腹只有半米之遥。

一股无形的精神力,冲入山谷,随后一枚奇怪的箭矢,迸射而至。

叶凌寒双眼变得有些模糊了,看到那枚箭矢,嘴角竟然浮现一抹笑意。

“啊啊啊……”

强横的精神力钻入文曲他们四人泥丸宫,导致他们面前出现一阵幻象。

柳无邪目的很简单,借助天罚之眼的力量,制造幻象,只有这样,才能救出叶凌寒。

他没指望能击杀他们四个。

弓弩射出的箭矢在精神力操控之下,射向他们四人。

四人不愧是元仙境,精神力进入泥丸宫不到半息时间,就摆脱了控制。

柳无邪现在的精神力,控制玄仙都很困难,控制元仙,还是仗着偷袭。

半息时间,足够柳无邪做很多事情。

趁着他们处于幻象的时候,拦腰抱起叶凌寒,几个兔起鹘落,钻入茂密的树林当中去。

“快追,不能让他们跑了!”

文曲大怒,从幻象当中苏醒过来,发出一声咆哮。

一道白色箭矢飞向他们四人,刚要追上去,被神秘箭矢拦住。

借助幻象救人,借助箭矢脱身,柳无邪每一步计算的妙到毫巅。

柳无邪不敢停留,专挑一些险山恶水。

“给我破!”

文曲长矛刺向神秘箭矢。

“砰!”

箭矢炸开,化为无数细小的箭矢,继续刺向他们四个,这让他们四人很是吃惊。

“真是该死,救走叶凌寒的人是谁!”

因为柳无邪戴着面具,他们四人并不知道是谁救走了叶凌寒。

眼看就要得逞,突然杀出一人,破坏了他们的好事,那种感觉无比的憋屈。

“我们快追!”

恐怖的元仙之势,将那些细小的箭矢掀飞,顺着柳无邪消失的方向,迅速追上去。

柳无邪穿梭了数百里,一路上借助天罚之眼,不断地抹除掉自己留下的气息。

他们想要找到他,不是那么容易。

叶凌寒勉强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面孔,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不论那个人怎么易容,身上的味道不会改变,将脑袋埋入柳无邪的怀轮回剑典哪几章刺激里。

鲜血染红了柳无邪的衣服,不及时治疗,叶凌寒可能会有危险。

跃过一座山峰,柳无邪找到一处山洞,将叶凌寒放下之后,在洞口布置一座阵法。

随后自己继续朝另外一个方向飞奔,故意残留一下气息。

果然!

文曲他们几人顺着柳无邪留下的气息追赶,等跑到几百里之外,柳无邪切断了气息,从另外一条道路绕回来。

成功摆脱了他们几个。

换做其他人,面对强者追杀,早就乱了方寸。

回到山洞,发现叶凌寒已经奄奄一息。

可能是失血过多,导致身体温度急速下降,柳无邪拿出毯子盖在她身上。

看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一丝寒气从他脸上一闪而逝。

拿出匕首,小心翼翼将叶凌寒的衣服挑开。

很多地方,鲜血跟衣服黏连在一起,不及时处理,将非常的麻烦。

也顾不得男女之别,拿出清水,将双肩清洗一遍,尤其是右肩,被长矛刺中,险些震碎了琵琶骨。

拿出丹药,捏碎之后,涂抹在伤口上。

一阵剧痛袭来,叶凌寒痛的发出一阵惨呼,接着又晕了过去。

清理完了双肩的伤口,又开始清理后背的伤口,一道尺长的剑伤,像是一条狰狞的灵蛇。

柳无邪拿出特质的灵液,涂抹在上面,这样就不会留下疤痕了。

一点点清理,叶凌寒身上的衣服,也在慢慢减少。

前胸上还有一道伤口,伤的比较深,柳无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愈合。

将毯子盖在上半身,开始清理下半身的伤口。

下半身最厉害的一道伤口在大腿位置,有些尴尬。

鲜血直流,柳无邪顾不得其他,将衣服挑开,能隐约的看到一丝隐秘的位置。

柳无邪没有一丝邪念,小心翼翼将灵液涂抹在伤口上,伤口以肉眼可见的方式愈合。

小腿上的伤口比较简单,简单处理一下即可。

做好之后,柳无邪累的一屁股坐在地面上。

不是身体累,而是精神累,为叶凌寒疗伤,几乎看光了她的身体。

接下来只能等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柳无邪在山洞里面点燃篝火,保持山洞里面的温度。

文曲等人追丢柳无邪之后,气的哇哇大叫,在山脉中不断寻找。

“文兄,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沈汕看向文曲,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们逃不远,叶凌寒身受重伤,不可能长距离赶路,救走他的人修为一般,他们肯定就在我们附近。”

文曲很快做出判断,救走叶凌寒的人还在山脉之中。

“我们要不要分头寻找!”

朱赤染这时候提议,分开寻找,找到他们的概率更大。

“好,我跟卢保国一起!”

沈汕同意朱赤染的提议。

文曲没有意见,一有情况,通讯符联系,这样他们能瞬间汇合。

四人很快分开,朝两个方向赶去。

已经是深夜时分,柳无邪坐在原地修炼,不敢大面积吸取天地仙气,而是借助始祖树,吞噬虚空中游离的力量。

叶凌寒感觉浑身酸麻,这是伤口愈合带来的感觉。

一些细小的伤口,基本没有大碍了,连伤疤都没有留下。

悠悠醒来,映入眼帘的是灰白色的石壁,歪过脑袋,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挣扎着坐起来。

看到叶凌寒醒过来,柳无邪松了一口气,拿出清水,送到叶凌寒嘴边。

失血过多,肯定会感觉口渴。

“不要离开我!”

叶凌寒突然扑进柳无邪的怀里,死死的抱住他,泪水从她眼角不断的滑落,染湿了柳无邪的肩膀。

柳无邪没说话,任由叶凌寒抱着自己。

山洞里面传来轻声的抽噎声,叶凌寒不肯松开,就这样抱在一起。

喜欢太荒吞天诀请大家收藏:

不是一直心神不宁,柳无邪也不会离开。

半路上,柳无邪拿出通讯符,联系了大哥陈平,让他派人去城主府一趟,确认一下叶凌寒是否回到四方城。

直奔项家庄。

柳无邪的到来,项自成自然欢迎之至。

魂海得到愈魂丹滋养,已经彻底修复,修为也达到巅峰神仙境。

神仙到金仙,看似相差一个境界,放眼整个东皇城,找不到一名金仙强者。

“项庄主,长话短说,我来找你,是拜托你一件事情。”

柳无邪没有过多客套话,直插主题。

“请说!”

项自成能看出来,柳无邪很是焦急。

两人认识时间不短了,不论遇到什么事情,柳无邪都能保持淡定从容,很少见到他有紧张的时候。

天罚之眼吸收精神力的时候,吸取了叶凌寒体内的人之气,导致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联系。

这种联系,连柳无邪也说不清楚,不像是情侣,也不像是兄妹,就像是身体里面缺失了某个部件。

“发动项家庄的力量,帮我调查叶导师的下落。”

已经三天过去,叶凌寒渺无音讯,柳无邪担心她遭遇不测。

自杀的概率不高,最担心的还是文家以及东皇阁

轮回剑典哪几章刺激_

的人。

沈家还有朱家对他们虎视眈眈,一旦落单,必定趁机追杀。

“叶导师失踪了?”

项自成一脸疑惑,没有过多细问,立即吩咐下去,发动项家庄的力量,寻找叶凌寒的下落。

“无邪,我们进去说话,很快就有消息传回来。”

安排好了之后,项自成邀请柳无邪进去说话。

跟着项自成来到大殿,一名侍女送上来香茗,柳无邪眉头紧皱。

因为救了叶孤海一命,最近一个多月,平安商会跟城主府来往密切,陈平无需前往四方城,通过通讯符,就联系上了叶孤海。

消息很快传递回来,叶凌寒并未回到四方城。

听到这个消息,柳无邪眉头越皱越深。

没有回到四方城,那还在东皇城区域。

时间一点点过去,项家庄在东皇城有很多眼线,不到半个时辰,就有消息传递回来。

“庄主,西门的探子传轮回剑典哪几章刺激回来信息,三天前看到叶导师出城了。”

一名管事踏入大殿,将打探到的消息如实禀报。

从西边出城,这不符合逻辑。

如果是进入葬龙山脉历练,从南面出城,无疑是最捷径也是最好走的路线。

西城出门,那边到处都是荆棘,路很不好走,还经常遇到强大的仙兽。

“项庄主,这份情我记住了,后会有期。”

以免叶凌寒有个三长两短,柳无邪必须要尽快找到她。

要是因为自己一番话,让她寻短见,柳无邪内心肯定不安,甚至会内疚一辈子。

叶凌寒性格大大咧咧,加上从小又娇生惯养,自从遇到柳无邪之后,彻底变了。

“无邪,我抽调几个高手随你一起进去!”

项自成叫住了柳无邪,此番前往葬龙山脉,危险重重,柳无邪孤身前往,非常的危险。

“多谢项庄主的好意,人多眼杂,况且我是进去找人,又不是历练,安全倒不是很担心。”

柳无邪还是感激的说了一句。

项家庄的人护送他,肯定会引来很多人注意,就算他易容了,也会被人拆穿。

主要是柳无邪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不想让人知道。

说完,柳无邪带上面具,离开了项家庄。

傍晚时分,站在西城门处。

西城门比较古老,上面留下很多战斗的痕迹,每年都有不少仙兽冲击这里,导致西城门人很少,居住都是一些穷苦人家。

小芊的家,就是从西城门出去。

出城之后,施展身法,犹如一道流星,钻入葬龙山脉深处。

“你千万不要有事!”柳无邪暗暗说道。

天色渐暗,柳无邪不敢连夜赶路,只好找到一处安全之地休息。

叶凌寒是元仙二重,能伤她的人不多,又有神秘旗帜护身,柳无邪倒不是很着急。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叶凌寒走极端。

从小没有人忤逆她,做任何事情,都任性而为,自从跟柳无邪在一起后,性格一点点改变,很多时候,都要考虑柳无邪的感受。

夜晚的葬龙山脉,还是很危险的。

这次从西面进来,是一条完全陌生的道路。

天色一亮,柳无邪继续上路。

“天罚之眼!”

柳无邪调动天罚之眼,捕捉空气中残留的能量。

只要叶凌寒经过这里,肯定会留下一丝气息。

加上天罚之眼又吸收了叶凌寒体内的人之气,感应起来更容易。

很快!

天罚之眼跳动一下,抓到了什么东西。

“朝那个方向去了。”

天罚之眼看向西北方向,那边可是葬龙山脉深处,叶孤海就是在那里受伤的。

事不宜迟,柳无邪加快了脚步,直奔西北方向。

凭靠天罚跟鬼眸,一次次化险为夷,避开那些强大的仙兽。

这也是柳无邪不愿意让项家庄的人跟着的主要原因。

自己有避开仙兽的能力,难保项家庄的高手不觊觎。

项自成对自己不错,不代表项家庄每个人对他都很友好。

到时候杀了他,大不了回去告诉项自成,他们护送不力,项自成还能杀了他们不成。

柳无邪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这个世界,除了自己,谁都不能百分之百信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在极大的诱惑力之下,又有几人能做到坚守本心。

天罚之眼一直捕捉空气中残留的气息,突然之间,柳无邪眼眸一缩。

“奇怪,虚空中还有其他人的力量。”

停住身体,柳无邪暗暗说道。

残留的力量很强大,最少也是元仙境。

很少有修士从西城门进入葬龙山脉,难道这些人是去追杀叶凌寒的?

说完,加快了脚步。

茂密的荆棘之中,叶凌寒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破烂烂。

连续飞行,导致仙气急速下降,只能选择在地面上行走。

“我们快追,她逃不掉的。”

在叶凌寒身后不远处,传来好几道声音,各个修为不低。

柳无邪拿出饮血刀,凌空劈砍下去,挡在他面前的荆棘全部炸开,腾出一条道路。

从杂草从中,钻出来大量的虫蚁毒兽,饮血刀释放出的气息,让这些毒虫不敢靠近。

突破到真仙三重,修为暴涨一大截。

天罚之眼还在捕捉空中的气息,泥丸宫中的精神力,无时无刻不在减少。

好处也很明显,柳无邪感觉自己的精神力,变得更加纯粹。

已经两天两夜过去了,还没叶凌寒的踪迹,柳无邪有种不好的预感。

穿过一条河流,前方视野开阔了很多,远处还有几块大石,纵身一跃,落在其中一块大石上。

“血迹!”

在大石一角,上面有一滩血迹,已经干了,从颜色上来看,血迹留下的时间,不超过两天。

也就是说,两天前这里有人受伤了,血迹才沾染在大石上。

经过天罚之眼窥视,确定这些血迹是叶凌寒留下的。

一丝恐怖的杀意,以柳无邪为中心,横扫而出。

“你一定要坚持住!”

柳无邪将力量催生到了极致,天罚之眼反馈回来的力量越来越强,应该是距离叶凌寒越来越近了。

一座山谷之中,四名高手形成四个方位,将叶凌寒困在中间。

“叶凌寒,我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一名中年男子,发出一声狞笑,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叶凌寒那傲人的躯体。

“文曲,沈汕,朱赤染,卢保国,就凭你们四个,也想杀我吗。”

叶凌寒目光横扫一圈。

卢保国被柳无邪逐出青烟道场后,投奔了沈家,借助沈家的力量,顺利突破到元仙境。

得知柳无邪离开了青炎道场,几家联合,展开了追杀。

至于文曲,完全是巧合,他带着家主之令,前来追杀柳无邪,正好碰到了沈家的人。

文曲跟沈汕两人都是元仙二重,朱赤染跟卢保国都是元仙一重。

这一路上,已经交战数次,叶凌寒每次都侥幸逃脱,不过付出惨重的代价,她的前胸后背上,留下好几道伤口。

连续大战,叶凌寒气喘吁吁,仙气纯度,远不如他们。

“可惜这么漂亮的人儿,就要命丧此地了。”

沈汕流露出可惜之色,不可否认,叶凌寒太美了,尤其是现在,带着一丝凄惨的美。

美的让人怜悯,让人心疼,让人怜爱。

一头乌黑的秀发,显得有些凌乱,随意的搭在肩膀上,衣服破破烂烂,一些地方露出雪白的肌肤,让沈汕四人,心里冒出一团邪火。

“如此漂亮的人儿杀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卢保国发出一阵狞笑,他是青炎道场导师,虽然年纪比叶凌寒大很多,不代表他对叶凌寒没有非分之想。

四人相视一眼,从彼此眼眸中,看到相同的答案,随后流露出淫.秽的笑容。

叶凌寒身上释放出恐怖的杀气,右手探入怀中,准备拿出父亲送他的旗帜。

面对四名元仙,胜算不大,大不了同归于尽。

“叶凌寒,你不用枉费心思了,我们早就知道,叶孤海将遮天旗送给你了。”

文曲发出一道嘲弄的声音,手**现一把长矛,专门破解叶凌寒的遮天旗。

叶凌寒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凝重,这次他们四人有备而来,可以说是算无遗策,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喜欢太荒吞天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