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能惹带华盖的人,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青河市纺织品批发商城,孔振龙又一次来到了这里,也算是故地重游。

与几年前相比,纺织品批发商城繁华了许多,商城内人来人往,门前的车辆也是川流不息。

京沪高速公路还没有全线竣工,但是从青河北上京城的路段已经开通,也就是说货车可以通过高速公里直达京城。

京城毕竟是国家的中心,这里的交通可以连接四面八方,产品运到这里,基本上就畅通全国,所以高速公诉仅仅是通到了京城,也已经极大的促进了青河纺织品批发商城的发展。

日后等京沪高速权限贯通以后,青河与国内最大的两个城市,将会形成一日的生活圈,这对于商贸而言,将是极大的助力。

随着生意越来越好,到批发商城里进货的客商越来越多,载客三蹦子的数量,也几何倍的增加,三蹦子横冲直撞不遵守交通规则,也使得批发市场周围的交通秩序有些混乱。

然而在很多人看来,这种并不是混乱,而是繁荣的象征,只有一个繁荣的批发市场,才会有这么多三蹦子。

“当年外国人说这里是鬼堡,是面子工程,国内也有一些媒体,未经查证就跟着迎合。然而我来采访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商户入驻了。”

孔振龙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我真希望那个造谣的老外再来看一看这里有多么的繁荣,狠狠的打一打他的脸!”

“或许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看到他的著作呢!”李卫东笑着说道。

李卫东口中的“著作”,当然是章局座赖以成名的那本《中国即将崩溃》。

这本书出版的时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引起了热议,美国的反华势力更是如获至宝,将这本书的预言当成是真的,眼巴巴的数着日历,等中国崩溃的那一天。

结果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被打脸,这本书也经常性的被拿来鞭尸。

只听李卫东接着说道;“孔记者,之前你参观过我的小狗电器厂,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想让中国几亿农村劳动力都过上好日子,凭着农业是远远不够的。

大西北采棉花对于劳动力的需求算是足够大了吧?但也就是能解决几十万人,而且时限也只是在棉花收割的那短短两个月,其他十个月呢?总不能饿肚子吧?

所以发展制造业,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让大批农民离开农业,来到制造业的岗位上,可以创造更高的价值,也可以有更丰厚的收入。

但是制造业生产的产品,总是销售出去,才能有钱赚,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那就跟废品差不多。所以就需要一个商品流通的环节!”

李卫东说着,指了指周围的那些商铺,接着说道;“这个纺织品批发市场,就是商品流通的环节。老百姓不可能直接跑去工厂购买产品,这时候就需要这些商贩,将商品卖到老百姓手中。

同时这个商品流通的环节,需要有人去做,这就会带动大量的就业,给很多人提供饭碗。孔记者,你猜一猜有多少人指望着我这个商品批发商城吃饭?”

孔振龙想了想,开口问道:“有两万么?”

“不止!”李卫东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光是批发商城里的商家,再加上他们雇的人,就不止两万。除此之外,批发商城有关的物流,也会用到不少的人。

批发商外面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有大货车来拉货送货,这就需要司机,需要装卸工人;还有那些三蹦子,他们会带来一些小商贩,也会顺便帮小商贩运货,这些可都指望这个批发商城吃饭呢!”

李卫东正说着,一个声音从后面响起:“前面的老师让一让,小心烫着!”

只见一个青年,推着个手推车走了过来,手提车上放着一个大箱子和一个保暖桶,箱子里整整齐齐摆放着包装好的盒饭。

李卫东指着那个送饭的青年,接着说道;“这个应该是外面盒饭摊位,专门给商铺送饭的。这纺织品批发商城里,商户、雇工、客商、司机、好几万人的吃喝拉撒,不得需要人去供应么?所以这周围就出现了很多小吃摊、盒饭店,有的还能送餐呢!

这还只是批发商城的本身,没有计算税收和上下游的相关产业。孔记者,你可别小看这一个批发商城,我估摸着靠着这个纺织品批发商城吃饭的,不少于五万人!”

“这么多?”孔振龙表情一惊。

李卫东则接着介绍道;“这只是批发商城的第一期工程,现在二期工程已经在建了,二期主要是做小家电批发,以后我们还会做五金、建材、陶瓷、灯具、家具、零件等其他商品的批发商城。

到时候至少会有上百万人,会指望着批发商城吃饭。靠着把货物流通出去,去养活上百万人,这不比每年跑去大西北采两个月的棉农强么?

我之前说过,制造业是根本,是解决问题的答案。而商业虽然不直接参与生产,却可以为产品提供了流通的途径,就是帮助制造业实现价值,同时也实现了自身的价值。

而无论是制造业还是商业,想要正常运转,都需要后勤保障,比如厂房需要建设、工人需要吃饭、商品需要运输,这就需要挖掘机驾驶员,需要厨师,需要司机。而技术学校恰恰能提供搞这些。

这每一个环节,都能产生价值,也都能产生大量的就业。国内随便一个城市,只要将这套体系发展好了,随便便就能为几十万人创造饭碗。孔记者,了解这些以后,你还在担心几十万采棉大军,会被棉花收割机抢走饭碗么?”

孔振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李董事长,我好像是明白了!”

……

孔记者返回了台里,将自己的采访内容进行了整理,写好了文案,将拍摄到的影音资料进行了剪裁。

这次采访到的资料比较多,孔振龙即便是进行了精简,也做了两期的节目。

第一期节目主要讲的是采棉花的事情。

镜头里出现了采棉人棉田里辛勤劳动的场面,用旁白介绍了采棉人的生活,这一段介绍并没有使用太多的篇幅,毕竟采棉人的日常生活,已经有很多媒体报道过了,甚至每年的采棉季,也都会有新的报道。

画面一转出现了棉花收割机,这里主要介绍了棉花收割机的效率,并且跟人工采棉进行了对比。得出了一台棉花收割机,能顶的上一百个劳动力的结论。

这也不算是新鲜内容,已经有其他媒体报道过棉花收割机了。

下一个画面便给到了火车站,采棉工人带着喜悦的表情,搭上回程的火车,准备返回家乡。

然后便是给了“根儿”一个特写镜头,旁白介绍这是个十六岁的少年,第一次来大西北采棉花,然后铺垫了一句意外即将发生,扒手集团便登场了。

就节目效果而言,扒手集团的出现,的确让节目平添了很多紧张刺激的感觉,观众们往往都喜欢看一些反转和猎奇的内容,而不是平淡的叙事。

随着扒手团伙被抓住,根儿保住了自己的辛苦钱。画面又一转,仓库里堆满了打包好的棉花,仓库外面则是几台正在保养的棉花收割机。

旁白又开始介绍道,这个农场明年打算增产,所以他们需要采购更多的棉花收割机。

镜头最后停留在了采棉少年“根儿”啃火腿肠的笑脸上,旁白音则给出了一个问题,当棉花收割机越来越普及的时候,众多的“根儿”还有没有机会来大西北棉花,他们将何去何从?

相对于其他媒体对于棉花收割机的报道,这一期节目显然是非常有深度的,节目正面的肯定了棉花收割机所带来的效率方面的提升,但也正面直视了机械替代人力的问题。

次日,第二期节目也放出来了。

这期节目承接上一期,从农场要采购更多的棉花收割机说起,将采棉工人将何去何从作为开场白。

节目先采访了生产棉花收割机的富康农机厂,简单的介绍了富康农机所研发的棉花收割机。

镜头给到了一台刚出厂的棉花收割机,同时旁白声说道;“就是这样的一台棉花收割机,能抵得上一百个劳动力。

那是不是意味着每当一台棉花收割机运到西北,就会有一百个采棉工人被替代呢?那这一百人的生计又该如何解决呢?带着这样的问题,记者来到了青河当地的小狗电器厂。希望可以从这里找到答案。”

车间、食堂、宿舍,一个画面接一个画面出现的同时,旁白也在介绍这个容纳了十二万工人的庞大厂区。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青河市的纺织品批发市场,将市场内外熙熙攘攘的画面展示到观众的眼前。

紧接着又是青河市职业技校,镜头给到了那些正在学习技术的年轻人。

随着这几处的展示,一副欣欣向荣、蓬勃发展画卷,呈现在观众面前。

电视画面一分为二,对比的镜头再次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

一边是顶着烈日,在棉田里躬着身子,低头劳作的采棉人;另一边则是车间里,坐在流水线前上螺丝的工人。

一边是穿着补丁衣服的采棉工,扛着蛇皮麻袋,站在月台上排队,准备登上回家的火车;另一边则是卖衣服商贩,拿着个诺基亚手机,坐在客车里,跟家人报平安。

一边是十六岁的根儿蜷缩在火车靠窗的位置,眼神中充满了警惕和不安;另一边则是十六岁的学渣,一脸没心没肺的笑容,大大咧咧的在练习颠勺。

节目就在这对比当中落下帷幕,没有给出答案,只有那句观众们所熟悉的“感谢收看《焦点谈谈》”。

然而这期节目却更胜第一期,观众看完以后,会心生感触,甚至忍不住要仔细的回味一番,去思考节目中所描述的内容。

孔振龙不愧是王牌记者,不光是采访经验丰富,所做出来的节目,也非常的有深度,会发人深思。

节目播出以后,社会反响也很不错。扒手团伙被迅速的判了刑,抓住扒手团伙的干警们也受到了上级的表彰。

至于根儿,得到了很多好心人捐赠的火腿肠,够他吃一年的了!

……

主任出现在办公室,眼光扫过四周,面无表情开口问道:“老孔还没来么?”

“刚才还看到他了,大概是去上厕所了吧!”一人开口说道。

主任“恩”了一声,便离开了办公室。

为什么不能惹带华盖的人,

刻后,孔振龙哼着小曲走进了办公室,看起来是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毕竟是刚做了一篇很有深度的高质量报道,这就像是一位艺术家,拿出了一个令自己非常满意的作品,先不说能不能卖上高价,自己心里面得先嗨皮一下。

“老孔,刚才主任过来找你。”刚才那人开口说道。

“主任找我?什么事?”孔振龙开口问道。

“不知道,主任没说。”那人回答道。

就在此时,主任的声音响起:“老孔,来一下!”

孔振龙应了一声,然后走去了主任的办公室。

“主任,你找我有事?”孔振龙开门见山的问道。

主任是上下打量了一番孔振龙,随后开口问道;“老孔,你最近出去采访,没收钱吧!”

“收钱?我哪能干那种事情!”孔振龙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当了这么多年的记者,虽然没拿过什么新闻大奖,但职业操守还是有的。收钱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干的,更何况咱们台里也有纪律。”

“那就好,我也觉得你这种老同志,不可能收钱的。”主任开口说道。

记者这一行也是有油水的,特别是去揭露一些不道德的事情,免不了会有人送上一些封口费,希望记者不要报道。

若是收了封口费,不去揭露事实和真相的话,绝对是违反记者职业操守和道德的事情。

任何媒体都是禁止麾下的记者收钱办事的,但任何行业总是免不了有一些害群之马,有的时候面对威逼和利诱,有的人也很难守住底线。

只听孔振龙开口说道;“主任,你怎么问我这种事情?是不是有人在背后使坏举报我啊!”

“没有人举报你。”主任摇了摇头。

孔振龙显然是不相信主任的为什么不能惹带华盖的人说辞,他开口说道;“我孔振龙性的正坐得端,不怕被调查,要是有人举报我的话,那就让纪委的同志还我清白就是了。”

主任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真的没有人举报你,是咱们台长怀疑你收了钱,给别人打广告!”

“收钱打广告?我又不是广告部的。”孔振龙一脸迷茫。

“不是那种直接的广告,是在节目里夹带私货的那种广告。”主任开口说道。

“那就更不可能了!主任,我孔振龙是什么为人,你是知道的,我怎么可能干那种事情!而且这么多年来,我也做过不少的报道,从来没有出过岔子吧?”孔振龙信誓旦旦的说道。

“老孔,我当然是信得过你的,在台长那边,我也帮你打了报票的!”主任开口说道。

“谢谢主任的信任。”孔振龙沉吟片刻,压低了声音问道:“主任,台长为什么怀疑我收钱啊?”

“还不是你最近做的那个采棉花那两期节目!”主任开口说道。

“那两期节目有问题么?”孔振龙皱着眉头,接着说道:“我觉得挺有深度的。”

主任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在节目里肯定的棉花收割机的工作效率,那我问你,这棉花收割机是谁生产的?”

“富康农机公司啊,我在节目里介绍过的。”孔振龙开口说道。

“那富康农机公司是谁的企业?”主任接着问。

“李卫东。他是董事长,富康农机公司肯定是他的企业。”孔振龙接着回答道。

“那小狗电器厂又是谁的企业?”主任继续问。

“是李卫东的。”孔振龙马上答道。

“青河市的那个纺织品批发市场,是谁的?”主任又问道。

孔振龙表情微变,已然意识到了问题,但他还是开口答道:“也是李卫东开发的。”

“还有那个青河市技术学院,并不是公立性质的技校吧?”主任开口问。

孔振龙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那个技校也是李卫东办的!”

“你做的这篇报道,通篇都是在介绍李卫东的企业,而且还都是比较积极的一面,台长能不怀疑,你是收钱给李卫东做广告的么!”主任冷哼一声。

此时孔振龙也回过神来,他回忆了一下当初采访的流程,李卫东好像是故意带着自己,在他麾下的各家企业兜圈子!

什么授人以渔,什么制造业才是答案,什么商业能创造大批就业,现在想起来,更像是李卫东规划好的!

本来是说棉花收割机的事情,怎么就被李卫东带去看了技校,看了小狗电器厂,还看了批发商城,而且还听他讲了一圈大道理,这完全是偏离主题了啊!

想到这,孔振龙眉头一紧:“我该不会是被那李卫东利用了吧?他是在拿我们《焦点谈谈》,蹭免费广告来了!”

喜欢重生之实业大亨请大家收藏:

坐在车上,孔振龙一直在思考李卫“授人以渔”的概念,然后便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孔记者是还有什么问题吧?尽管开口问吧!”李卫东主动说道。

“李董事长,你所说的授人以渔,我是非常的赞同的,只不过仔细想来,这个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至少在成本方面也是一笔不小的投入吧?”

孔振龙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就好比开挖掘机,学成以后赚的是不少,学费肯定也不低吧?我觉得得比学汽车驾驶更贵。

还有像是汽车修理、烹饪面点、美容美发等专业,想要学会的话也都需要一定的花费。也就是说您口中的‘授人以渔’,并不是无偿的。”

“那是当然。”李卫东点了点头:“我是一个商人,开办技术

为什么不能惹带华盖的人,

学校,目的自然是为了盈利,我们不是义务教育机构,自然也是要收取学费的,而且学费也的确是不便宜。”

“但是对于很多不是很富裕的农村家庭而言,他们恐怕支付不起高昂的学费吧?也就是说对于他们而言,来技术学校学技术,也是一件非常难以达成的事情。就算他们想要学习技术,也掏出出这么多学费。”

孔振龙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之前我去采访采棉工人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孩子,他的家庭并不富裕,跑到大西北采棉花,也只是为了能够攒够一笔彩礼钱,娶到隔壁心仪的姑娘。

但是在回程的火车上,他辛辛苦苦采棉花赚的钱,差点就被扒手给偷走了,还好警察同志技术出现,抓住了扒手,他才保住了自己赚的辛苦钱。

这孩子是幸运的,虽然不懂的什么技术,但却可以凭着力气赚钱娶媳妇。我想像几十万采棉大军,大多数都是他这种情况,没有技术,只能靠着力气赚钱。

李董事长,你之前也说过,中国有好几亿缺少谋生技术的农民,这么大数量的人口,我们哪有那么多的资源,去对他们进行职业技术培训?”

“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以我们国家现在的情况和人口的规模,普及职业技术教育,完全是不可能是事情。”李卫东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我们的国家还不富裕,能够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就很不错了,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金钱和资源,对几亿人进行职业教育。

所以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职业教育只能作为一种补充的形式存在,它可以让一部分人找到饭碗,甚至富裕起来,但无法决绝大部分人的问题。

因此我才要带你去下个地方,等到了那里,你可能会得到一个更加完整的答案。”

“李董事长,你还没有告诉我,我们究竟要去哪里呢!”孔振龙好奇的问道。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小狗电器厂,就目前而言,这应该算是华东地区规模最大的代工厂。而未来的话,那里会成为全亚洲乃至全世界最大的代工厂!”李卫东笑着说道。

……

经过最近几年的扩建,小狗电器厂的规模已经非常的大了,整个向阳镇的土地,基本都被规划给了小狗电器厂使用。

目前整个厂区的工人数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十二万人。这虽然跟后世的富士康动辄二三十万人的厂区没法比,但是在2000年左右,已经是国内能排进前十的大厂了。

事实上整个向阳镇,本来也只有五万多人口,如今全镇的五万多人,基本已经不种地了,他们要么是去小狗电器厂工作,要么就是从事小狗电器厂的后勤保障工作。

十二万人的吃喝拉撒,每天可要消耗不少的物资,这些都成了向阳镇居民的经济来源,有本事的就去厂里承包个食堂或者小卖铺,没有那个能耐的便在工厂外面弄小门头,开个小吃摊,或者游戏机厅、台球厅、理发店之类的,哪怕是卖个煎饼果子肉夹馍,也能解决生计,至少比种地赚的多。

电器厂旁边的几条道路上,都自发的形成了早市或者夜市,卖小吃的,卖各种生活用品的,还有各种盗版书和盗版磁带,应有尽有。

下了夜班的工人逛早市,下了白班的工人逛夜市,十二万的工人规模,足以轻松的养活上千的摊贩。

孔振龙整日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大企业,也算是见多识广,但是见识到小狗电器厂的规模后,还是吃了一惊。

“这些都是宿舍楼么?这么多楼,得住多少人啊!”孔振龙望着一排排四层的宿舍楼,一脸惊异的说道:

“李董事长,你这个电器厂的规模可真够大的,我采访过很多的大型国企,像是这么大规模的企业可不常见。”

李卫东则介绍道;“目前,我们的厂区里有十二万名职工,而为这些职工提供生活和后勤保障的,差不多也有两万多人!

你面前的这些宿舍楼,都是八人一间的,条件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差,基本上跟普通高校的宿舍差不多。”

“您的这个工厂,让我想起了当年那些大矿和油田,也都是依托一个企业就能建起来一个座城镇。”孔振龙开口说道。

国内很资源型的城市或者城镇,就是依托于某个大矿,或者某个大油田建起来的。

就比如DQ市,原本只是一个镇,周围全都是牧场,自从发现油田以后,慢慢的就发展成为了一个城市。

就在此时,有一批年轻人出现在视野当中,他们手里拿着刚领到的衣服和鞋子,以及脸盆毛巾等生活用品,正排着队最向其中一所宿舍楼走去。

“这是我们新招聘来的员工。我们每一个员工都要经过考试和体检,才能进厂,而且进厂之后还要经过培训,只有培训合格后,才能上岗。孔记者,有没有兴趣去我们的培训部看一看?”李卫东开口问道。

“敢不从命!”孔振龙点了点头。

众人来到了培训部,那里也是一片大车间,只不过没有布置流水线罢了,工人们正在这里练习组装家电产品的一些基本操作。

正在接受培训的,基本都是年轻人,看起来都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也有一些稍显稚嫩的面孔,肯定还是未成年人,年纪大的则是寥寥无几。

“李董事长,你这里的工人,普遍是比较年轻的。”孔振龙下意识的说道。

“年轻人学习能力比较强,比较容易通过培训。”李卫东接着问道:“采棉工人应该有不少上了年纪的吧?”

孔振龙点了点头:“采棉工人的年纪比较平均,年轻的有,年纪大的也有,不过大多数都是青壮年,那种三四十岁的,五十岁以上的也有不少,十几岁的并不多。”

“十几岁的孩子出远门,又是地广人稀的大西北,家里毕竟还是不放心的。但是来工厂就一样了,有固定的工作地点,吃住都有保障,把孩子送过来,家长也放心。”

李卫东接着说道;“实不相瞒,前些年的时候,我们这里可招了不少的童工,那些十三四岁的孩子,全都被家里送过来,就是看中了我们这里管吃管住还有工资。

我们说不要童工吧,人家却求着我们收留,甚至很多村干部都帮着说好话,非得把人送过来的,毕竟那个时代,在农民眼中,当工人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最近几年我们也加强的招工的管理,严禁招聘十六周岁以下的童工,没有身份证无法证明自己年龄的,要么拿户口本过来,要么拿村里的证明过来。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钻空子,明明不到十六岁,却让村里开了证明过来。这农村地区嘛,都是看虚岁的,十五岁就能开出十六岁的证明来。

而且根据咱们国家的传统,不看出生日期,过了农历年就是长了一岁,有些年底出生的,明明是十四岁的孩子,直接虚了两岁,拿着十六岁的证明来找工作,我们也是挺无可奈何的。”

“这种情况全国各地都有,即便是经济发达地区的农村,也免不了受到乡约民宿的束缚。”孔振龙点了点头。

国家法律规定是不允许招十六周岁以下童工的,不过落实到执行方面,更多的是为什么不能惹带华盖的人根据实际情况灵活选择。

当年国企时代,孩子能顶父母的岗位参加工作,就免不了会出现不到十六岁便参加工作的现象。

就比如李卫东,十六岁就顶替了父亲的岗位参加了工作。好在李卫东的生日是在年初,如果出生日期再晚一些的话,李卫东也成了童工了。

很多50后、60后,乃至70初的简历,会出现十三四岁就参加工作的情况,看了以后不要吃惊,当时的国情便是如此。

十四岁虚两岁,也就十六了,参加工作没毛病。

后来民营经济逐渐的发展壮大,工作岗位也逐渐变多。但是与国有企业相比,民营经济的用工远不如国企那样的规范,使用未满十六岁工人的情况就更多了。

而未满十六周岁就出来打工挣钱的,也越来越多,这些人基本连初中都没有毕业。

他们当中是一部分是家庭贫困,实在是无法完成学业,便只能出来打工。

其实这样的人占比并不多,中国人历来都是重视教育的,哪怕是穷人,也知道教育的重要性,所以很多贫穷的家庭,只要孩子能考得上,哪怕砸锅卖铁,也要供应孩子上学。

后世有好几位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当年都是举全村之力供应上了大学,然后出人头地的。

所以大部分中途辍学出来打工的,真的是学习不好,既然不是上学的那块料,不如就干脆不上学了,早点出来打工挣钱,养活自己也能贴补家用。

但凡是能在班里考第一名的,有几个辍学打工的?

换个角度说,班里的倒数第一,有几个厚着脸皮立志要考博士的?

其实这种年龄的问题,向来都不是问题,在档案里动动手脚,把年龄改大一些,便于更早的参加工作,是常有的事情。

新闻上也经常报道一些档案年龄与身份证户口本年龄不相符的案例,大多是为了找工作或者参军,修改了自己的档案年龄。

这些修改年龄的人,当时是享受到实惠了,等到办理退休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吃亏了,然后再去修改,改不了就找记者深渊,说是以前写错了,现在改不了,搞得跟相关部门尸位素餐似得。

实际上都是自作自受,当年改年龄占便宜的时候,怎么不去找记者,等到自己吃亏了,想起记者来了?

……

李卫东说着看了看表:“快到晚饭时间了,孔记者,咱们去餐厅吧,我带你去看看我们这里的伙食,还是很不错的。”

工厂的餐厅可不止一个,李卫东带着孔振龙,走进了其中一个餐厅,此时一排排的窗口,已经准备好了热腾腾的食物。

孔振龙看了看窗口边上的刷卡机,开口说道;“吃饭是刷卡啊?”

李卫东则开口解释道:“以前食堂是免费的,想吃多少吃多少,那个时候招来的工人也真的是缺肚子,平时吃不饱饭,这大白馒头,一顿啃七八个的不在少数。

最近几年招来的工人,基本都不存在温饱问题了,所以也就出现了一些浪费食物的现象,因此我们就改成了刷饭卡。

工人每个月都有150块钱餐费补助,他们可以拿着这个补助的钱充饭卡,也可以去外面吃,想吃啥吃啥,能吃多少买多少,这样可以杜绝浪费食物。

食堂里面的各个就餐窗口,也是分给不同人承包的,他们互相之间有竞争机制,东西做的好吃的,价格便宜的,自然就能吸引更多的工人就餐。

另外厂里也会根据各个窗口的销售数额进行一些补贴,卖的越多,补贴就越多,这也是希望食堂的价格不要太高,所以总的来说,还是在食堂里吃比较划算的”

孔振龙走到一个窗口前,看了看菜品,有凉拌海带,炒土豆丝,白菜炖豆腐,西红柿炒鸡蛋,土豆炖肉,宫保鸡丁,还有一个紫菜汤,算是荤素搭配,营养丰富。

“孔记者,你看这伙食水平,比那些去大西北采棉花的,要好不少吧?”李卫东下着问道。

“是好不少,那些在大西北采棉花的工人,能有个炒饭或者拌面吃,就算是不错的了,大多数情况是就着白开水啃干粮。”孔振龙开口说道。

随着下班的铃声响起,工人们纷纷涌向了食堂,好几万人移动的场面,看起来颇为壮观。

食堂里很快就塞满了人,辛苦工作了一天的人们,很快的就大快朵颐起来。

“我们这个厂区,现在有十二万工人,而且还在不断的发展壮大,现在每年都要增加一到两万人。以后估计能扩张到二十五到三十万人!”

李卫东指了指那些就餐的工人,接着问道:“孔记者,你觉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愿意来我这里工作?”

“包吃包住发衣服,还有工资,这伙食也挺不错的,我要是啥都不会的话,也想到你这厂里来上班!”孔振龙笑着答道。

“那相比起去大西北采棉花,我们这里的环境怎么样?”李卫东又问道。

“那自然是好多了,不用风吹日晒,虽然流水线有些无聊,但毕竟不算是重体力劳动,应该比采棉花轻松过许多。”孔振龙开口答道。

李卫东则开口说道:“我这一个工厂,就解决了十二万人的就业,再加上后勤保障,差不多解决了十五万人的生计问题。

如果有这么四五家工厂,差不多就能解决几十万采棉大军的生计问题吧?那么如果有几百几千个这样的工厂呢?是不是能解决几亿人的生计问题?”

孔振龙微微一愣,几亿有好多个零,他的脑子一时间并没有转过弯来。

李卫东则接着说道;“你之前提出的问题,授人以渔是答案的一部分,而这里这是答案的另外一部分!而且这里的答案,可以解决几亿人的问题!这就是制造业!”

李卫东说着,转过头来,一脸郑重的说道:“跟职业技术培训相比,发展制造业是真正授人以渔。我们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的人口,想要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制造业才是我们的答案!”

喜欢重生之实业大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