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知道窍都打通了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江面上的战争最激烈的时候,跟陆地攻城战也差不多了,吕布这边的舰炮便好似坚城,江东水军便如同蚁附攻城的军队,若从空中看去,好似无数艨艟走舸不顾一切的对着那钢铁舰船发起了冲锋。

这是周瑜最后的进攻,无数江东将士顶着石弹、床弩和连弩冲到了钢铁战船之下,而后通过怎样知道窍都打通了钩爪貌似冲上了敌军的舰船,但他们面对的,却是身披藤甲的关中军将士以及无情的钢刀。

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各种意义上的不公平,周瑜这位水军统帅的能力发挥到极致,他也找到了对付这种钢铁船舰的机会和最佳办法。

然而就如同他看破吕布的目的却无能为力一般,面对这种钢铁船舰,他甚至不知道这东西的内部构造,如何毁坏这种船只,江东水军将士不可谓不骁勇,然而当他们冒死冲上钢铁舰船之上时,面对敌人的连弩、钢刀,自己的兵器刺在疼加上没有任何作用,而敌人的刀落下来却是一刀毙命。

许多江东将士绝望的发现哪怕是接舷战,自己似乎也没有任何胜算,顽抗换来的只是屠杀,鲜血顺着船舷流下,沾满了船身,那一艘艘钢铁战舰好似江东将士生命的收割机一般无情的吞噬着江东将士的性命。

偶尔有关中将士被拖到了水中,被人泄愤一般淹死,却也无关大局。

越来越多的江东军开始撤走,周瑜立于楼船顶端,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却无能为力,他已经尽自己最大能力与敌交战,然而这个结果他其实并不意外,只是有些不甘,自己这一仗……败的可真是彻底啊!

“都督,快逃吧,敌军来了!”蒋钦跳上周瑜的楼船,看着周瑜喊道。

“你们走吧,我想留在这里!”周瑜摇了摇头,示意蒋钦等人先撤。

“都督,你……”蒋钦愕然的看着周瑜。

“此战已经结束了……”周瑜从船顶走下来,看着蒋钦道:“若能见到主公,告诉主公有些事情,当顺势而为!”

“都督何不同走?”蒋钦眼见敌军舰船已经靠近,焦急的拉着周瑜想要强行将他拉走,但周瑜身上暴发出的力量让他有些惊愕,自己竟然拉不动。

“我与伯符早已生死相许,昔日江东不稳,苟活至今,如今既不能保江东基业,又何必存留世间?”周瑜解下自己的披风,拔出佩剑,摸索着剑身道:“去吧!我来断后!”

蒋钦迟疑片刻后,对着周瑜一礼,跳上自己的猛冲顺流而下,周瑜的船也在后退,不过船上的将士都被他赶走了,没人划船,楼船飘的自然慢。

他持剑立于穿透,冷眼看着缓缓靠近的钢铁船舰,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看这关中的钢铁船舰,忍不住惊叹道:“若我江东有此船舰,何惧吕布!?”

可惜,这钢铁船舰是吕布的,江东一直以来以造船闻名于世,然而天下最先进的船舰却在中原被一群北方汉子先造出来,何其讽刺?

“嘭~”

一枚利箭射来,正中船身,两艘小舰靠过来,将舰船夹在中间,有身披藤甲的将士跳上楼船,看着周瑜喝道:“放下宝剑,降者不杀!”

周瑜傲然一笑,扬起宝剑朗声道:“江东从无投降将军!诸位若有本事,可带我人头去邀功!”

说完,踏步疾进,一剑刺入对方咽喉。

“放肆!”其余将士见状大怒,齐齐来攻,周瑜一把长剑力敌数人,却发现剑难以刺入对方身体,只能选择咽喉、眼睛之类的地方进行攻击。

“原来如此!”周瑜此刻终于明白明明攻上去为何还败的这般惨,退步间,进入楼船的楼宇之中,一众藤甲军将士连忙跟上,下一刻……

轰~

楼宇中突然燃起了大火,木质的楼宇燃烧起来,几名藤甲军身上藤甲也迅速燃烧起来,惨叫着从楼宇中冲出来,扑入了江中。

火势却并未就此停歇,而是从楼宇中开始向外蔓延,直到将整艘楼船包裹。

“此为何人?”船舰上,甘宁远远看到这一幕,皱眉道。

“看那楼船,似乎便是敌军统帅所在,莫非是周瑜?”

“周瑜?”甘宁闻言皱眉,有些不信,周瑜虽败,但也并非必死之局,为何自寻死路?

此战的目的是护送大军渡河,甘宁并未对牛渚发动进攻,而是在高顺率领的第一支军队渡河后,水陆并进,齐攻牛渚,只要攻占牛渚。

这牛渚乃秣陵咽喉之处,只要攻占此处,便可以此为基点进军秣陵,后勤辎重也都可以送到这里,再从这里送往前线,所以牛渚至关重要。

周瑜已死,牛渚水军经此一战早已士气全无,哪里守得住?

在火神砲的掩护下,高顺带领着陷阵营登上牛渚,迅速占据一片地方,而后自有源源不断的将士被送过来,逐步将牛渚残存的守军赶出去。

蒋钦等人虽然还想顽抗,但在陆地上面对吕布麾下最精锐的陷阵营,根本没法打,想趁陷阵营人少且立足未稳之际将陷阵营赶出去,却被陷阵营杀的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最终只能被赶出牛渚,退往秣陵。

至此,牛辅被攻陷,通往秣陵的大门也算打开了,关中军在甘宁的护送下源源不断的登上了牛渚,在此建立营寨,为进攻秣陵做最后的准备。

另一边,孙权在太史慈的尸体和周泰回来后,就觉得有些不对,周瑜那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非常之时?

孙权一时间没摸准周瑜想表达的意思,但听着周泰对吕布水军的描述,孙权心中生出几分畏惧,这仗有些不想打了,他本就不太想打这一仗,招来张昭等人商议,在知道吕布这边水军强盛,自家不敌的情况下,虞翻等人还是不愿意投降,孙权无奈,只能做好大战准备。

然而,当蒋钦带回周瑜战死牛渚的消息时,孙权突然懂了。

周瑜作为主战派的脊梁,他在就是江东这些人的底气,也是孙权愿意打的底气,但如今周瑜战死,这仗还有必要打么?

周瑜为何明明有机会回来却不肯?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在,江东这些士人便不会投降,周瑜自己也不愿投降,但结果可能导致孙家灭门,这也是周瑜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用自己的命,全了昔日与孙策的交情,至死护卫孙家,同时也除去了孙权心中的阻碍,让孙权不必再有心理负担,跟那些主战派也有的说,接下来谁若再主战,那就你们打去!

投降吧!

孙权虽然担心投降后被穿小鞋,但主动投降,吕布还会顾及名声,不会害自己性命,若继续守下去,江东这些士族会不会真的死扛到底不知道,但孙家可能被灭门。

此事他无法与任何人商议,只能将自己的决定告知母亲,看着吴夫人,孙权叹息道:“非是孩儿不愿为父报仇,实是……”

“仲谋莫说了。”吴夫人看着孙权道:“你方是这江东之主,是战是降,该由你来决定而非跑来问我,更不该为他人左右,拿出你父兄的气度来!孙家儿郎做事,何须他人指手画脚?”

“但父兄之仇……”孙权松了口气。

“将军百战卧沙场,上了战场,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若只许你杀人,不许人杀你,天下何须打仗?仲谋不必拘泥于私怨。”吴夫人摇头道。

虽非亲生母亲,但吴夫人在这家中资格最老,声威也是最大,有了吴夫人此言,孙权心中最后一丝犹豫和顾虑也消失了,接下来就该为投降做准备了。

他并未立刻向群臣表态,他知道虞翻这些人是极度排斥吕布入江东的,虽说水军不敌,但还可以依托江东各处地形来打,但这种仗,已经没意义了。

孙权不想陪着江东士人一起死,他秘密让人将张昭找来商议归降之事,张昭也知道现在说不动这些江

怎样知道窍都打通了 完整版_

东士族,让孙权做两手准备。

先跟众人商议此事,同时张昭秘密出城,去吕布那里递上降表并说明原由,若江东士人也愿意投降,那自然最好,但若不愿,周泰、蒋钦可以为孙权所用,镇压众将。

到这里,孙权终于明白周瑜为何让周泰回来,却将江东那些大将带走,牛渚之战战死的可不只是周瑜、太史慈,陈武、宋忠、凌统这些江东将领战死的可也不少。

周泰、蒋钦却是水贼出身,此二人才会在这种情况下站在孙权这边。

念及此,孙权心中对周瑜更是感激和伤心,若周瑜愿与自己一起投降该多好?以后若遇事也能有个照应。

当下,孙权也顾不得感伤周瑜,让张昭先去见吕布,他则把群臣招来商议此事。

“诸位,牛渚已破,我军水师尽丧,公瑾也战死军中,朝廷大军不日便至秣陵城下,当此之际,该当如何!?”孙权并未表态,只是将自己的问题抛给群臣,看看这些人反应……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这接下来,江东水军若想与我军交手,便只能靠接舷战了。”濡须口大营,甘宁下船后找到早已带着曹操等人下来的吕布,对着吕布一礼道:“主公,末将想要些人手。”

水军有五千编制,都是在海浪中训练出来的,但在江面之上,根本感受不到颠簸,所以即便不是专门训练过得水军,也是可以上船作战的。

这一点今日登船观战的曹操等人也感受到了,这种船在江面上太稳了,足够让不习水战的北方将士在船上开弓射箭。

更何况吕布这边弓箭已经少用了,多是以连弩为主。

“接下来,水军主要做的,是护航!”吕布点点头,今日之战已经很明显了,这支水军数量虽然不多,但在江面上那就是无敌的存在,水战基本不用担心了,那下一步,就是在水军的掩护下,将步军送到对面去。

攻占江东,靠的还得是陆军。

“十艘小船还有今日我等乘坐之船都会投入水战,由你统一指挥,再调三千精锐于你,这边会征集民船渡江,水军必须确保我军主力能安全渡江!”吕布看着甘宁,这一仗江东水军大败,也让吕布看出了江东的水准,已经没必要再拖着了,天下一统,今年之内便能达成。

“末将领命!”甘宁闻言大喜,吕布说的精锐,那肯定是精锐中的精锐了,哪怕不是水军,但放到铁船上当守船将士来用准没错。

“徐荣、高顺!”吕布看向跟随自己的两员大将,这最后一仗,还是由他二人主持。

“末将在!”徐荣和高顺连忙出列,对着吕布一礼。

“将此前所有征集来的民船带来这边,三日后,渡江征伐,夏侯渊、夏侯惇、曹纯、李典入高顺帐下听调,曹洪、于禁、曹休入徐荣帐下听调,还是那句话,每破一城,迫害百姓者、杀!有趁乱滋事者,杀!地方豪族负隅顽抗者,杀!”说完,吕布看向两人道:“此乃平定天下最后一战,孤希望诸君能恪守军法,莫要在这最后一仗失了道义!”

“主公放心,末将必不负主公所托!”徐荣和高顺插手一礼,领了将令前去准备。

“文若。”吕布将目光看向随行荀彧,微笑道:“早在长安时,便常听公达赞赏文若乃当世萧何,如今征伐江东,便由文若负责后方给养,文若可愿?”

荀彧闻言对着吕布一礼:“彧敢不从命!”

诸事安排妥当,只等决战,至于豫章那边的战事,吕布这里便不操心了,他相信张辽可以打好。

相比于吕布这边摩拳擦掌,江东这边就是愁云惨淡了,今日一战,江东引以为傲的水军在吕布的水军面前,连同归于尽的能力都没有,犹如江上的钢铁坞堡一般,哪怕靠近后,连凿穿敌军船底都成了奢望。

不但折损了无数船只将士,甚至连大将太史慈都折在了这一仗中,牛渚大营更是一片狼藉,周瑜让人收敛了太史慈的尸首送往秣陵,站在一片狼藉的牛渚港口上,看着滔滔江水懂去,心中如同逐渐黯淡下的天色一般。

茫然、无助以及绝望,钢铁船只出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一仗估计没希望了,敌军有此舰船,肯定不会只选择跟自己打水战,最大的可能,就是用水军护送陆军渡江,由陆军攻伐丹阳、吴郡和会稽。

以关中军两年横扫中原的战绩,一旦让敌军陆军渡江,江东败亡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但看得清这一点,周瑜却想不出破解之法,今日一战,对方的战法看

怎样知道窍都打通了 完整版_

似简单,隔着八百步用火神砲打,这个看似声势浩大,实则伤害不高,火神砲的射速在那里放着,一颗石弹下来,最多打翻一艘船。

但这个范围却是百步,过了百步之后,会有一段安全距离,火神砲打不住,床弩够不到,但进入四百步之后,便是敌军的床弩射程,那才是灾难,到现在,周瑜都有些难以理解,对方是怎么把床弩也做成连弩的。

然而最绝望的是,就算你九死一生,冲到对方面前,对方也能迅速跟你拉开距离,追都追不上,今日太史慈就是发现这一点想要抢上船去,结果被对方射杀。

打不过、追不上!

以前周瑜曾用这种战术败过无数敌人,但当这种战术用在自己身上时,周瑜才能真切体会到其中那种绝望感。

这不是计谋、能力不行,而是船不行,面对速度快,威力强、射程远的钢铁战舰,周瑜想不出破解之法。

对方的水军将领甚至不需要太有水平,哪怕是个庸才都能指挥这种战舰打败自己,而且是以少胜多,这才是最让人憋屈的。

“都督。”周泰来到周瑜身边,犹豫了一下道:“伤亡已经清点出来了。”

“多少?”周瑜问道。

周泰没有回答。

“说吧。”周瑜叹了口气。

“今日出战八千水军,回来的……不足四千。”周泰叹道。

折损近半,不是水军勇猛,这种伤亡才撤,而是根本撤不掉,如今更是连尸体都找不到。

周瑜看着江面,久久无语。

周泰立于周瑜身边,也没说话,一直过了很久,周瑜才道:“幼平,你去秣陵吧!”

周泰看向周瑜,皱眉道:“大战在即,都督为何让末将回去?”

周泰是一员良将,敢冲敢打,但仗打到这里,周泰这样的勇将其实意义已经不大了,留在这里的命运,可能跟小兵差不多。

“主公那里更需要你!”周瑜看向周泰,以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认真道:“从未有一刻比现在更需要。”

周泰不解的看向周瑜,仗还没打到秣陵呢,现在最需要自己的不该是这里吗?

“回秣陵后,告诉主公,待到非常之时,不可犹豫,心中所想的第一个念头去做。”周瑜沉声道:“该做的事情,我会帮他做完,其他事情,不必顾虑太多!”

周泰自然不太明白周瑜此言何意,但看他说的凝重,点头答应下来,随后问道:“都督,何时才是非常之时?”

“主公会知道。”周瑜笑道。

周泰默默地点点头:“末将何时起身?”

“现在!”

“现在?”

“嗯,事情紧急,不可怠慢!”周瑜肯定的点点头道。

“那末将告退,这便去了,都督保重!”周泰也没含糊,既然领了命令,便不会犹豫,当下辞别周瑜后便离开牛渚,连夜赶往秣陵。

周瑜这便则开始收拾残局,今日之战,多是试探,敌军下一次来可就是全面来攻了,他要做好打这最后一战的准备。

三天时间不长,吕布那边在调动民船准备渡江,周瑜这便则跟众将士商量御敌之法,三天一过,一大早,周瑜便收到消息,大量船只自濡须口出来,却不是那种钢铁战船,而是一艘艘小船要渡江。

“传我军令,准备作战!”周瑜这一刻明白了,吕布虽然有钢铁战舰,但数量不多,要运兵渡江,还是得靠寻常船只,这便是最后的机会。

之前那大船会跑,但这一次呢,大船要保护运兵船,那就不能退,必须拦着,虽然伤亡会惨重,但只要攻上船去,他们就有机会夺船!

只要能抢得一两艘这种钢铁战船,便有机会反败为胜,虽然机会不多,但已经足够了!

随着周瑜一声令下,牛渚所有水军登船,周瑜立于最大的一艘楼船上,立于船顶,指挥船队列成阵型逆流而上,这一次,他选择了主动出击。

若再水中不能打败吕布,那在陆路之上更不可能!

所以,这一仗必须要打!赢则一线生机,败则万事皆休!

很惨,但他必须打!

另一边,巡视的小船也察觉到江东水军的动向,连忙鸣笛向甘宁示警。

“还敢来!?”甘宁留下两艘小舰继续护送船只渡河,同时也是防备对方耍什么诡计,自己则带了五艘巨舰以及八艘小舰迎向江东水军。

小舰其实就是运载船,并无火神砲,每艘只有三架连弩床在甲板上,相对其巨舰来说,显得有些窄小,但一字排开也能作为巨舰的一层防护。

周瑜看到对方今日派出来的铁船更多了,心底发沉,但事已至此,这一仗非打不可!

无数搜江东战船在周瑜的号令下不断变换着方位,时分时合,方位捉摸不定,加上这次相对较为分散,火神砲命中的并不多,但前方是一排小舰,虽然连弩床不多,但它们靠前,连弩床射的更远,与后方五艘巨舰的连弩床形成一片极为宽阔的死亡地带,哪怕在周瑜的指挥下不断变换方位,这一片依旧留下无数染红的江水和船只的残骸。

经过火神砲和连弩床的洗礼,江东水军终于靠近了第一排的运载船,船上的将士手持连弩开始对江东军发起了攻势,江东军也顶着盾牌,将怎样知道窍都打通了一枚枚钩爪钩在这些小船上!

一名名身披藤甲的将士收起连弩,拔出长刀劈下来,战事至此进入白热化阶段……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