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系统任务收集JY的小说: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在此之前,薰几人就听天阳说过他在远行的旅途中,收养了一个女婴,现在听说天阳收养的孩子居然被刺杀,就连只关心天阳一人的千虹都扬了扬眉毛,其它两个女孩更是气愤填膺。

毕竟那只是个小孩子,到底得多卑鄙多无耻,才会向一个小孩下手。

听说红袖受伤,薰更是上前道:“带我去看看伤者,我是医师。”

她不仅是医师,还是光辉,天阳自然不会拒绝薰的好意,点头对秋漠道:“你带薰去看看红袖,汐桐呢,她在哪?”

秋漠干咳了声说:“红袖已经没大碍了,我们也不知道汐桐小姐是怎么办到的,总之,应该是汐桐小姐把红袖救回来。”

“从昨晚开始,汐桐小姐就不肯离开红袖,就连吃饭也要看着红袖,现在她们呆在一起。”

天阳大感意外:“汐桐救了红袖,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

秋漠一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表情,天阳也没难为他,说道:“带我去看看吧。”

他们来到二楼一个房间,昨晚红袖受伤后,秋漠几人已经替她换了个房间,并且秋漠亲自守在门口,寸步不离,直到听说天阳回来,才出门迎接。

门推开,天阳就看到红袖坐在床上,她的身边靠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她们两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那个长相和汐桐有几分相似的小女孩高兴得咯咯大作起来。

听到了开门时,两人都抬起头,见是天阳,那个小女孩兴奋地蹦了起来,跳下了床,张开双手朝天阳扑过来。

“爸爸!”

清脆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天阳愣了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被小女孩抱住,这才反应过来:“汐桐,是你?”

小女孩点着头,本来脸上笑容灿烂,但渐渐的小嘴就抿了起来,接着哇一声哭出来道:“红袖受伤了,都是因为我,她差点就死了。”

天阳连忙把她抱了起来安慰道:“没事了,我已经回来了,不会有人受伤了。”

汐桐这才点着头,接着她打起了呵欠,就这么搂着天阳的脖子睡了过去。

旁边秋漠轻声道:“昨晚出事之后,汐桐小姐就没有合过眼,她一直在看顾着红袖,她在保护红袖。”

天阳点点头,把汐桐交给星洛照顾,虽然他很想弄清楚汐桐怎么会突然长大,但现在,他有别的事情要处理。

薰他们知道天阳和红袖有话要说,纷纷离开,回到客厅等待。

秋漠轻轻把门带上,这样房间里就只剩下天阳和红袖两人。红袖就要从床上起来,却被天阳制止。

“谢谢你救了汐桐。”

天阳坐在床沿,看着女孩认真地说道:“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捉住凶手,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另外,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家人,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红袖怔怔地看着天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过了一会,她才连忙摇头:“不,这怎么行。先生救了我,让我不用颠沛流离,我已经万分感激,哪里还敢得寸进尺。”

天阳站了起来,揉了揉她的脑袋道:“从你保护汐桐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我的家人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从今往后,有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好好休息,我晚点再来看你。”

说完,天阳笑了笑,离开了房间。

红袖怔怔地坐着,过了片刻,眼角才涌出一滴泪珠。

“我有家了...”

“我有家了。”

来到客厅,天阳眼神冰冷,看向秋漠道:“查到是谁干的没有?”

秋漠低下头道:“昨晚出事之后,我和雷丁就分开追捕,但凶手十分狡猾,我们没能第一时间逮住他。”

“之后我们把这件事向议会汇报,议长震怒,立刻让阿道夫和龚智宾两位议员全力协助我们,同时,议会连夜封锁了拾荒城,因此,凶手应该还在拾荒城里。”

“今天早上,雷丁已经带着爱丽丝展开搜索,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天阳点了点头,爱丽丝是调和者,只要掌握到一些线索,她就能把目标找出来。

便在这时,他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听到雷丁大吼大叫,甚是愤怒,天阳不由皱了下收着。

秋漠连忙道:“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片刻之后,天阳的三名扈从都回来了,只见雷丁脖子通红,眼中喷着怒火,看到天阳便道:“头儿,我们找到那个混蛋了!”

天阳微微眯眼:“人呢?”

雷丁怒道:“他被王凌君保护了起来,今天我和爱丽丝找了一圈,最后找到王凌君的住处。爱丽丝肯定他就在里面,但王凌君态度强硬,哪怕我们搬出了议长,他也不买帐。”

天阳眯了眯眼:“王凌君?那个‘公正者’?看来凶手的来头不简单啊,竟然能够获得‘公正者’的庇护。”

他缓缓起身。

“只不过,今天这件事,可不是他王凌君能够插手的,他最好明白这一点。”

天阳抬起头,淡淡道:“带路。”

薰几人跃跃欲试,想要跟去,但被天阳留了下来。

很快,天阳便来到了拾荒城的西北角,这里耸立高墙,俨然被‘公正者’圈了起来,设为私宅。

不过,以他天阶强者的身份,倒是有资格这么做。

此时

快穿系统任务收集JY的小说:

,王凌居的大宅门前,议会士兵和‘公正者’的护卫正在对峙,气氛紧张。天阳一下子,便看到阿道夫靠着车子正在抽着烟,龚智宾则背着双手在原地打转。

他们看到手持‘血饮’的天阳来到,前者把烟丢到脚下踩熄,后者则堆起虚假的笑容朝天阳迎来。

“天阳议员,你回来了呀,这回来得可算及时。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如果姓王的家里藏着犯人,咱们议会哪怕跟他开战,也要他把人给交出来。”

胖子说得肥肉乱颤,听上去义正言辞,但都是些空话,没有一句落到点子上。

“你得了吧,都这时候了,就别说漂亮话。”阿道夫皱着眉头道,“天阳议员,这件事有点棘手,你的扈从虽然肯定凶手就在王凌君的家里,但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毕竟这是‘公正者’王凌君,就是议长也得卖他几分薄面。”

天阳点点头:“我知道了。”

“交给我处理吧。”

阿道夫两人点点头,还以为天阳会暂时退避,不料他径直越过议会的士兵,往人家大门走去。

王家的护卫立刻涌了过来,举起枪指着天阳吼道:“退后!退后!”

天阳面无表情,抬手一拂,没有任何技巧,纯粹以星蕴形成一道力场,将王家护卫拍了个人仰马翻,接着呛一声,血饮出鞘,锈红刀光呼啸而去,直接把王家的大门劈成两半!

啪哒。

阿道夫刚拿到手里的第二根香烟掉到了地上。

龚智宾则一脸茫然,以为自己看错了,使劲揉了揉眼。

结果。

没错!

王凌君家的大门被天阳一刀劈成了两半,轰隆一声砸到了地上,快穿系统任务收集JY的小说砸得地面都轻轻晃了下。

阿道夫惊愕过后,嘴角缓缓有笑容泄出,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真他妈过瘾,天阳议员做了我想做又不敢做的事,嘿,这下有意思了。”

龚智宾这时才‘啊’一声叫出来,扯着阿道夫的胳膊道:“这这这,这下怎么收场,那位可是‘公正者’,这天阳议员也太冲动了,一刀把人家的大门给劈了,这要怎么收场。”

“慌什么,天阳议员既然敢拆王凌君的大门,必然做好应对之法,胖子你就看着好了。”

阿道夫一脸嫌弃地拨开胖子的手。

这时,王家大宅中一股气势冲天,接着一个带着淡淡威严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年轻人,不觉得自己太狂妄了吗?”

“便是你们议长上门,也得对我客客气气的,你这可比雷釜还威风。”

天阳淡淡一笑:“王先生说笑了,我不及议长一分,只是不这么做的话,哪里请得动王先生你出来一见。”

说话间,便见前方大宅门中出来一人,约莫四十左右,面白无须,容貌威严,身形如松,步伐沉稳地朝大门处走来。

天阳打量这位久负盛名的天阶强者,心道这姓王的倒也有几分卖相,至少比穹武强多了。

王凌君大步来到门前,脸上没有半分表情,淡淡地望向天阳:“现在我来了,你待怎样?”

“很简单,把昨晚摸进我庄园,行刺我女儿的凶手交出来,我立刻向王先生公开道歉,再替王先生把门修好,日后王先生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说一声既可。”天阳嘴角噙着笑意,不紧不慢地说道。

王凌君失笑道:“这话让雷釜来说还差不多,你一个小小的议员,有资格跟我说这种话吗?”

“不说我家中没你们要找的人,便是有,既在我王某的篱下,便是我的客人。作为主人,王某更无将客人交出去的道理!”

天阳摇摇头道:“王先生,你号称‘公正者’,我看你一点也不公正嘛。人在不在你府上,你比我更清楚。”

“如果你家中确实没有我要找的人,何不大方一些,让我入屋转上一圈,不就一目了然?”

王凌君哈哈大笑:“年轻人,你当王某的家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拾荒城势力混杂,还不是你雷霆议会说了算。即便是,你一个小小议员,怎么,还想只手遮天?”

天阳微微闭眼,再张开眼睛时,眼神深邃,他迎上王凌君的视线道:“今天你要把人交出来,我便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你硬要拦我,那么明天开始,拾荒城将再无‘公正者’!”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

就在汐桐发出一记无声咆哮的同时,远在战神堡外的神孽巢穴 里,所有神孽都突然变得不安和暴躁起来,而在巢穴的最深处,在一片漆黑当中,一个又一个的蓝色光斑亮了起来,随后有光芒渐渐涌动,勾勒出一个巨大、诡异的身影。

拾荒城。

天阳的庄园别墅里,雷丁和秋漠两人见突然一夜长大的汐桐似乎正在治疗**,连忙扑向隔壁的房间,但原本被轰飞的米霍克已经不见了,房间的窗户打开着。

雷丁怒吼一声,立刻冲了出动,跃到楼下,大吼起来:“人呢,人都死哪去了!”

秋漠也想跟出去,但他似乎想起什么,猛地抬头,朝天花板上的通风口看去。那里的栅栏已经被人拆掉,显然米霍克没有从窗户离去,而是钻进了通风管道里了。

“该死的老鼠!”

秋漠身形闪动,也跟着钻进通风管道里,只闻前方有声音正迅速远去,他闷哼了声,飞快游动。

今晚竟然被人潜到庄园里,还让**受了那么重的伤,能不能挺过来尚是个未知数,而且汐桐发生异常的变化。

秋漠不敢相像,若是捉不到人,等天阳回来,他们要如何向这位年轻的议员交待。

可那只老鼠出乎意料的狡猾,秋漠追到一处出口时,哪里有米霍克的身影。

庄园中灯光连接亮起,庄园的护卫四处搜捕,可看这个样子,秋漠知道,大概是捉不到人的了。

别墅房间里。

六七岁小女孩模样的汐桐握着**的手,她能够感应并控制自己位于**体内的那些细胞,并且知道如何利用这些细胞修补**的伤势,清理她体内的毒素。

此时汐桐的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让**死!

她根本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不知道自己的头发正散发着浓郁的能量光华,不知道身上的衣服已经变得紧窄可笑。

渐渐的,**的呼吸从急促转为平缓,脸色从苍白逐渐浮上一抹红晕,尽管她现在的样子看上去仍然吓人,但她的伤势总算稳定住了,体内的毒素也清理得七七八八,即便不去理会,也会被自然中和。

不过汐桐没有停止,她继续在清理着余毒,回到房间,看见**呼吸平缓,脸色不再苍白,秋漠这才松了口气。

接着,他试着叫道:“汐桐小姐?”

汐桐抬头看了他一眼,秋漠看见,汐桐的大眼睛里,眼瞳的深处闪烁着一片深紫色的光华。

见汐桐有反应,秋漠才确定,这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竟然真的是议员的女儿。

“汐桐?”

床上,**张开了眼睛,看着旁边的女孩子,有些虚弱地说:“你怎么长这么大了?”

汐桐小脸茫然地摇摇头,然后躺了下来,躺在**身边,抱着她道:“**,你别死,我还要你陪我玩。”

**笑了笑,说:“我好像死不了了,我睡会,等明天醒来,我再陪你玩好不好?”

汐桐认真地点点头,伸出小手:“我们拉勾?”

“好,拉勾!”

雷霆议会的领地边缘处,一个下水道入水口的栅栏被拿开,有人从里面钻了出来。

米霍克喘着粗气,将栅栏移了回去,捂着胸口,步伐踉跄地走着,很快快穿系统任务收集JY的小说他就离开了议会领地,但他知道危险尚末过去。

那个突然长大的小女孩也不知道是什么妖孽,一次攻击,就要了他大半条命。他能够逃出来,还是多亏了艾尔霍因的一种急救药剂,它在关键时刻能够稳定伤势,并激发潜能,让注射者有机会脱离险境。

可接下来,米霍克知道,雷霆议会必须有所动作,说不定会连夜封锁拾荒城。

于是米霍克离开之后,只能去找一个人。

王凌君!

那个天阶强者欠着艾尔霍因家族的人情,自己之前也已经与之有所接触,接下来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庇护,希望他能够在雷霆议会的压力下护送自己出城。

就在米霍克离开议会领地不多时,便有一辆辆议会战车冲出了领地,奔行在拾荒城的大街小巷,粉碎了宁静的夜色。

东大陆。

这日,擎天堡上城区实施交通管制,沿着堡垒入口通往上城区军部指挥中心的主干道两边,每隔十米,不是布置一辆战车,就是一台立体武装。

这让站在某栋大楼楼顶的天阳,远远看去,也颇觉壮观。

他知道今天堡垒摆出如此大的阵杖,是因为惊涛堡派出代表谈判来了,昨天晚上在韩树处他得知,这次惊涛堡来谈判的代表是林元武的儿子林沧海,以及惊涛堡几名高官。

林元武自己本人没有来,听说自从那天晚上被他给捉回基地后,林元武大受打击,回到堡垒后什么人也不见,数日未曾进食,看样子那一战,算是在他心头蒙下阴影了。

而在今天的谈判里,擎天堡有几个死也不会让步的条件,其中之一就是要求林元武退隐,从此以后不得参与惊涛堡的任何管理。

这个条件,按理来说惊涛堡没有拒绝的余地,但其它的就不好说了。

总之像这样的谈判不是一两天能够办下来的,一周内可以结束就已经算不错了。但天阳没打算在擎天堡停留那么久,也没兴趣知道结果,今天,他就要返回西大陆。

打了佧响指,他开启夹缝之门,再走出来时,已经回到公寓里。

回到公寓,门铃就响了,之前被他打发去保护薰的星洛已经回来。听到门铃,天阳就让她去开门,便见薰、小鸟和千虹三人陆续走了进来。

小鸟把一个比她人还大的背囊重重地放到地上,叉着细腰道:“咱们不是要出发吗,干嘛把我们叫到你公寓来。”

“楼下我已经准备好一辆车子了,它可以满足我们在野外行驶和生活,虽然没英澜那辆夸张,但也足够我们使用的了。”

天阳看着她忍着笑说:“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咱们用不了车子。”

小鸟一怔:“不说要去西大陆吗?不用车子,我们怎么去?”

薰也眨了眨眼睛说:“难道你有飞空舰?”

小鸟顿时跳了起来:“什么,飞空舰?在哪里,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天阳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哪里来的飞空舰。”

小鸟撅起嘴巴:“那你说我们怎么去西大陆?”

“用这个。”天阳打了个响指,啪一声,空气里顿时银光勾勒,客厅中凭空出现一扇神秘古老的虚幻拱门。

包括千虹在内,三个女孩都看呆了。

拱门吱吱呀呀地打开,天阳随手替小鸟拎起她那过份巨大的背囊,走进了门中,星洛紧随其后,两人都跨进了门里。

门中,天阳回过头,招手道:“别傻站着啊,都进来。”

三个女孩互视了眼,千虹第一个冲了进去,接着轮到薰,最后的小鸟连忙叫起来:“你们等等我呀。”

等她们全进来之后,天阳再打一个响指,便走出拱门。

小鸟看得一头雾水,叉着腰叫道:“天阳,你搞什么,进进出出的,耍着我们玩呢?”

天阳已经走出夹缝之门,将背囊往地上一丢,笑道:“我可没耍你们,你们出来就知道了。”

小鸟几人半信半疑,最终还是走了出去,她们一出来,就发现眼前的光线骤然一暗,四周温度灼热,干燥,像是瞬间来到了沙漠里。

等身后的门合拢消失时,她们发现,这是一座仓库。仓库里停放着一辆轮胎巨大的车子,天阳打开车门,将小鸟那夸张的背囊丢进去,并从里面拿出几副防晒镜:“戴上,呆会有用。”

小鸟三人戴上了眼镜,钻进了车子里,天阳开车,驶出了仓库。

一从仓库出来,顿时阳光刺眼,要不是小鸟三人已经戴着防晒镜,现在都给阳光晃花了眼。她们再从窗口看出去,只见满地黄沙,不远处有条公路,弯弯曲曲,不知道通向哪里。

薰轻响了起来:“天啊,我们怎么一转眼就来到沙漠了?天阳,这是哪?”

天阳驾驶着车辆朝公路驶去,哈哈笑道:“女士们,欢迎来到西大陆。”

“什么!”小鸟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我们已经跑西大陆来了,就通过那扇奇怪的门?你是怎么办到的?”

天阳微笑道:“那叫‘夹缝之门’,是我的秘密之一。当然,对于你们,我没必要保守这个秘密。”

听天阳这么说,三个女孩心里都有不同感受,小鸟点着头说:“算你会说话。”

“不过...”

“我期待了那么久的远行,结果出门进出就完事了?”

车厢里,顿时响起了一阵笑声。

很快,他们就回到了拾荒城,他们从夹缝之门出来的那座仓库是天阳有意准备的,否则直接把‘夹缝之门’开在拾荒城里,那任谁都知道他有来往于不同大陆的手段。

但进入拾荒城后,天阳发现有些异常,议会的士兵遍布大街小巷,像是在搜捕着什么人一样。

怀揣着这个疑问,天阳回到了庄园,已经接到他回归消息的秋漠等人,早在别墅大门处等候,当看到天阳下车时,秋漠硬着头皮上前,沉声道。

“议员,你回来了。”

“昨晚有人要行刺汐桐小姐,幸好**替她挡了两刀,小姐这才无恙.........”

说完,秋漠便觉四周的空气突然温度骤降,然后便听到天阳用冰冷的语气问道:“谁干的?”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