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袜子有关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管事姑姑高兴的应是,给两人倒了茶,出去后让宫女守着门口,她亲自去给四皇子送信。

她还没走到四皇子的宫门口,皇上便知道了。停下笔,欲要起身过去看看,起到一半又坐了回去,“去坤丽宫传旨,朕中午过去用膳,让四皇子也过来。”

黄公公应是。

管事姑姑到了四皇子的宫内,看到他正在上课,便站在院中等着。等四皇子下了课,她便喜笑颜开的上前,告诉他娴妃吃了不少的糕点和瓜果。四皇子听完,很是高兴,提着衣摆一路跑到坤丽宫。

“母妃。”

他跑得急,出了一头的汗,

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袜子有关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没顾得上擦,一双明亮的眸子紧紧看着萧娴妃。

萧娴妃拿出帕子帮他擦拭额头上的汗,声音不再像以往那样有气无力,“母妃很快就会好的。”

四皇子重重的点头,眸中闪着雾气,这些时日,他担心急了,担心母妃会扔下他而去,担心他在这偌大的宫中没有一个亲人,担心他等不到表哥回来的那一天,担心……

现在好了,母妃想开了,不会再扔下他一个人不管,他不会孤苦伶仃,没人疼爱。

萧娴妃看的清楚,心头涌上自责,自责自己太自私了,只想着怎么避开皇上,却没想到会吓到自己的孩子。

抬头,摸他的头,“是不是该上课了?快点回去吧,等中午过来陪母妃用饭。“

四皇子再次重重的点了点头,感激的看向宋宛月,“谢谢。”

“殿下客气了,我并没有做什么,是娘娘自己想开了。”

四皇子知道她必定是给母妃说了什么,否则母妃不会一下就想开了,想着堂哥的眼光很好,早早的给自己定下这么一名姑娘。

黄公公刚走到宫门口,碰上了匆匆往回跑的四皇子,急忙行礼,“给四皇子请安。”

“免了。”

四皇子脚步匆匆,没有停留。

等他走远,黄公公才走进宫内,宣了皇上的旨意,坤丽宫的所有人都忙了起来,皇上已经好久没有在坤丽宫用膳了。

皇上中午过来,踏进宫门后就觉得坤丽宫不一样了,宫人们身上各个都带着喜色,仿佛回到了萧娴妃没有生病以前。

萧娴妃也从屋里出来,这是自从她小产以后第一次出屋子,苍白了好些时日的脸上也有了一层红晕。

还没行礼,就被皇上扶住,带着笑意,“爱妃总算是好了。”

“让皇上担心,是臣妾错了。”

“不说这些了。”

几人进屋,皇上在上位坐了,看向宋宛月,“朕很是好奇,宋姑娘是如何打开爱妃的心结的?”

“很简单,我告诉娴妃娘娘,孩子还会有的。”

皇上微愣,“就、就这……”

“您也说了,娴妃娘娘是心结,所以还得心药医,孩子就是娘娘的心药。”

“好、好、好……”

皇上愉悦的大笑,“这个心药好,朕可以满足。”

“皇上……”

娴妃娇喊了一声,满面羞意,皇上笑的更大声了,眼角余光却注意着宋宛月。

宋宛月佯装没察觉到,也跟着笑。

四皇子踏进宫门,就听到了皇上的笑声,加快了脚步,“父皇,母妃。”

跟许衍上课这些日子,四皇子明显有了很大的改变,身上的气质越发沉稳了,只是情绪控制稍差,就像现在,高兴的完全成了一个孩子。

皇上极不喜欢他的这种变化,他想让四皇子一直保持着喜形于色的本质,这样他就能一眼看透四皇子心里在想什么。

招手,“峯儿过来。”

四皇子走过去,皇上难得的摸了摸他点头,“看到你母妃好了,很高兴吧?”

“嗯。”

四皇子点头。

“那你就得好好谢谢宋姑娘,是她解开了你母妃的心结。”

四皇子听话的转身,朝宋宛月深施一礼。

宋宛月吓得连忙躲开,“殿下,您折煞我了。”

说完,求救的看向萧娴妃,“娘娘。”

萧娴妃帮她解围,“皇上,您就别吓宋姑娘了,她虽然胆子大,但您要是这样吓唬,恐怕她以后都不敢再来宫中了。”

皇上笑,“朕只是让峯儿谢谢她,怎么就成了吓唬了?你胳膊肘可不能往外拐。”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袜子有关

“臣妾胳膊肘一直在皇上这里,从来没有外拐过。”

皇上愉悦的大笑,笑意直达眼底,他让四皇子给宋宛月道谢,就是想看看两人的反应,他们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当中,这说明他们两人并不熟知,宋宛月今日能解开萧娴妃的心结也许就是巧合。

……

从宫中出来,已经是半下午,黄公公亲自送她回去。

宫门口停了一辆马车,黄公公亲自上前掀开车帘,“宋姑娘,您慢点。”

“多谢公公。”

宋宛月踏着脚凳上去,走进车厢内的那一刻,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黄公公放下车帘,恭敬的问,“宋姑娘,是回南城吗?”

“去许家。”

马车一路到了许府门口,下车后宋宛月塞给黄公公一个小盒子,这是皇上今日赏的其中的一个。

黄公公哪里敢要,推回来,“这是皇上赏赐给您的,杂家可不敢要。”

“赏赐我了就是我的,您拿着,以后我再去宫中还需要您照拂呢。”

东西是黄公公亲自去库房里挑的,他知道有多好,听宋宛月这样说,也就顺势接了,收在袖子里,“宋姑娘放心,您要是再去宫中,我一定会照拂的。”

宋宛月谢过,看着马车走远,才转身进府,没走两步,许伯笑呵呵的迎了上来,“孙小姐来了,我正要去找您的,内阁大学士朱之鸿朱大人来了,说是来跟您请教棋艺的。”

朱之鸿是老先生的学生,时不时的会来许府,府中上下的人都认识他,许伯更是跟他熟的不行,想到素来四平八稳的他风风火火来府里找孙小姐讨教棋艺的样子就忍不住笑。

“您可得做好准备,我看朱大人那架势今日不跟您对弈满意了绝不会离开。”

宋宛月把手里拿着的东西给他,“这是皇上赏赐的,您送去我娘那边。”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萧娴妃兴致缺缺,“臣妾不想下棋。”

皇上眼中闪过一抹幽暗,转瞬即逝,越发柔了声音,“其实是朕想要跟她对弈,又怕这么宣她进宫,她心里有抵触。你就当帮朕一个忙。”

萧娴妃勉强挤出一抹笑,点了点头,皇上当即让黄公公去宣旨。

黄公公出了宫,一路快马加鞭去了许府,得知人不在,又问清楚了南城的地址,带着两名小太监过去。

宋宛月正在家中尝试做那日从二皇子那里拿来的点心,做好一锅,放进盘子里,端着去堂屋。走到院中,就听到马蹄声由远而近,然后停在大门口,她停住转身朝外看,正好看到黄公公从马上下来,快步朝门口走。

她挑了挑眉,笑着开口,“黄公公。”

黄公公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袜子有关也看到了她,快步上前,“宋姑娘,皇上宣您进宫一趟。”

“公公可知何事?”

黄公公走进了一些,压低声音,“娴妃娘娘自从失了孩子以后,精气神都没有了,皇上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听闻你棋艺很好,特意宣您进宫去陪娘娘下几局。”

“公公稍等,我去换身衣服。”

“那杂家去面前等着。”

宋宛月点头,黄公公转身走去外面。

宋宛月端着糕点进了堂屋,把盘子放在桌子上。屋内,宋林和许氏都在,两人听到宋宛月喊黄公公,心都提了起来,看她进了屋,立刻把人拉进里屋,“月儿,皇上让你进宫何事?”

宋宛月把黄公公刚才的原话说了。

两人很不放心,嘱咐让她一切小心。

“爹娘放心吧,皇上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换好衣服,宋宛月走到大门外,黄公公亲自把准备好的马儿牵过来,缰绳交给她,宋宛月翻身上马,等黄公公也上去,随着他一路到了宫门口,有一顶轿子在那里等着了。

宋宛月也没客气,直接坐上去,来到坤丽宫。

坤丽宫的气氛不算好,娴妃小产以后,这里的宫人都受到了处罚,现在他们一个个甭管走路还是做事都小心翼翼的。

“民女见过皇上、娴妃娘娘。”

“起来吧。”

皇上语气从未有过的柔和。

宋宛月站直身,看向娴妃,吓了一跳,娴妃几乎要脱相了,原来圆润的脸庞现在只剩下了巴掌大的一点,人恹恹的,看起来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察觉到她看过来的目光,萧娴妃勉强笑了笑,朝她伸出手,宋宛月走过去,萧娴妃抓住她的手,看向皇上,“皇上去忙吧,臣妾会好好和宋姑娘下棋的。”

皇上深深看了宋宛月一眼,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宋宛月看的明白,微微点了点头。

“来人。”

黄公公进来。

“把那副暖玉的棋盘拿来。”

黄公公应是,亲自去拿了过来。

皇上这才起身,“朕先去处理奏折,稍后再过来。”

等他一走,萧娴妃似乎也累了,吩咐宫女端了点心和瓜果上来,“宋姑娘,我

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袜子有关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先歇息一会儿,你吃些零食。”

“那可不行……”

宋宛月面色严肃,“皇上宣我进宫就是陪娘娘下棋的,民女若是不陪着就是欺君之罪,娘娘还是体谅一下民女的处境,晚些再歇息,咱们先下棋。”

管事姑姑也附和,“是啊,娘娘,您还是和宋姑娘下一盘吧,否则皇上怪罪下来,她吃不了兜着走。”

她知道娘娘素来心软,不会让宋宛月受到处罚的。

果然,娴妃强撑起了精神,“那就摆上棋盘吧。”

管事姑姑大喜过望,连忙把棋盘摆好,又殷勤的把棋盒分放在两人手边,又把糕点和瓜果摆在宋宛月手边,方便她拿。

“娘娘请。”

萧娴妃先落下一子,宋宛月紧跟着,管事姑姑和两名大宫女在一边看着。

萧娴妃落子很慢,宋宛月也不催促,右手拿着棋子,左手用竹签叉了一块削好的苹果放进嘴里,咔吱咔吱嚼着。

若是以往,管事姑姑一准训斥她没规矩,可现在她巴不得宋宛月吃呢,说不定娘娘看在她吃得香甜的份上也会尝上一两块。

萧娴妃好似没听到,眼睛一直盯着棋盘,又落下一子,宋宛月紧跟着落下,再次叉了一块吃。

等她吃了五六块后,萧娴妃突然抬头,管事姑姑大喜,赶紧把盛着苹果的盘子端起来举到萧娴妃面前,“娘娘也尝尝,这苹果非常好吃。”

萧娴妃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慢伸出手,叉了一块放进嘴里,管事姑姑大喜过望,自从娘娘小产以后,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吃东西。

“快,去御膳房再要一些苹果过来。”

大宫女应声,转身往外跑。

宋宛月叉了一个草莓举到萧娴妃嘴边,“娘娘尝尝,草莓也很好吃的。”

萧娴妃张开嘴,吃进去。

管事姑姑激动的想给宋宛月磕头。

宋宛月朝她眨眨眼,又使了一个眼色,管事姑姑意会,把盘子放下,领着一众宫女退出去守在门口。

“娘娘,这点心也不错,您尝尝。”

宋宛月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管事姑姑激动的双手合十。

屋内,宋宛月手指搭在萧娴妃脉搏上。

“我无事。”

萧娴妃无声的告诉她。

“娘娘又是何苦?”

宋宛月放开手。

萧娴妃苦笑,除了如此,她没有任何的办法避免侍寝,她已经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一个孩子,她不想再杀死另外一个。

“娘娘,您再吃一块。”

说完后,宋宛月再次压低了声音,

“长此以往您会伤了身体,我们的好日子以后会很长,您得把身体养好了,看到你想看到的,享受你应该享受的。”

萧娴妃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只是看着宋宛月。听宋宛月话里的意思,她似乎已经知道了霄儿没死,可她若是知道,又怎么会这么长时间不动声色。

宋宛月到了茶水递到娘娘手里,笑语晏晏,“茶也好喝,您喝一些。”

两刻钟后,管事姑姑被叫了进来,看到两碟点心和两盘瓜果都吃光了,喜出望外,正要吩咐人再端上来一些,宋宛月道,“娘娘不宜一下吃太多,等中午吃过饭以后再让她适当的吃一些。”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