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吧兄弟限制加长二_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看乔丹在场上被折磨是一件让人感到愉悦的事。

多亏了里克·皮蒂诺,他给乔丹灌的迷魂汤,让这位有潜力冲击历史最佳的小山羊用一种错误的方式在比赛。

全力防守,全力进攻。

路易让尤因回到场上后,乔丹冲击禁区的力度降低了,但如果他无法投进球,就依然要往内线来。

尤因因此送给了他一记大帽。

那个封盖,让纪念体育馆里的声浪直降几个级别。

惊人的是,丹尼·安吉的反击推进得过于缓慢,居然被乔丹后来追上。

丹·马尔利接球想要扣篮,被乔丹闪电般追上盖掉。

“!@¥#……”

体育馆里人声鼎沸,球迷狂热地赞美乔丹,就像他是独一无二的。

他的确是独一无二的,在80年代,就像《考斯比一家》(TheCosbyShow1984-1992)⑴。在乔丹之前,联盟有过伟大的天行者,在喜剧里,他就像同时期的《陆军野战医院》(M*A*S*H1972-1983)一样富有统治力。

但进入80年代,《陆军野战医院》完结,天行者自我毁灭,伯德和悲剧师都很好,可是,他们并不能满足球迷对这项运动的极限的想象。

皮蒂诺以为,路易早早在第二节换上尤因,是想利用他的内线优势来敲打波特兰的禁区。

他们大错特错,尤因深知这是一场属于射手的比赛。

开拓者的防守太放纵尼克斯的射手了,皮蒂诺就像所有轻视外线投篮的主教练一样,把高位和禁区的施压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至于三分线,他们只想着守住弧顶就算成功。

开场至今,尤因已经送出5次助攻,他甘为队友做嫁衣,而且他发现,只要自己在低位拿球,就像路易说的,开拓者不把尼克斯的射手当人看,果断夹击他,放空射手。

尤因的助攻来得很容易,只是手一弹,丹·马尔利轻易获得出手机会。

哪怕他对自己的投篮还没有充足的自信,也能够在那个位置上持球吸引开拓者的防守,再和麦克海尔做挡拆,分球给内切的麦克海尔。

麦克海尔顺下吸引了追防安吉的德雷克斯勒,落到空位的安吉,轻松接球,留给他的是个大空位。

安吉当仁不让地出手三分。

“唰!”

42比30

前场,乔丹助攻德雷克斯勒回敬一记跳投。

32比42

开拓者突然放弃包夹尤因。

这给尤因带来了一定的考验,他得证明自己可以强吃里克·施密茨才行。

进入联盟的四年来,路易从不磨炼尤因的进攻,可以说,他的低位单挑还停留在大学水准。

从这个赛季开始,尤因的机会变多了。

只要时机合适,路易就会让他背打。

像这一球,他的身体完全顶开了施密茨,转身冲上线,大三步后拔起后仰兔子蹦跳投。

施密茨的手在他手上撩了下。

裁判响哨,尤因投篮命中。

“AndOne!”

路易冲着对于要不要夹击尤因感到茫然的乔丹说道:“不协防是不行的,你们不会真的以为那个荷兰人能防住派翠克吧?虽然派翠克有点外强中干,但打个菜鸟还是没问题的。”

尤因不爽地看过来:“你说谁外强中干?”

路易没想到这家伙耳朵那么好使。

路易当即辩解道:“你看不出来我在麻痹他们吗?这样他们就不会包夹你,让你继续和他一对一,我这良苦用心你居然看不出来?”

尤因莫名感觉路易所谓的“良苦用心”并不是特别用心,因为他那些话是当着乔丹的面说的。

这种话不是应该私底下悄悄说吗?

你当人面说在示弱,人家还会给单打的机会吗?

尤因好不容易爽一把,还被路易搞心态,越想越觉得路易不是个东西,气得罚球都罚歪了。

“看到了吗?犯规也是限制派翠克的方式之一,下次他拿球直接犯规啊!”

路易的好心提醒换来了乔丹的沉默应对。

“嘿!”

开拓者的进攻推进到前场时,路易发声,提示了此后的防奔跑吧兄弟限制加长二守。

防乔丹的人是安吉。

无论是身高还是体重,乔丹都碾压安吉,把球给他,打爆安吉是必然的。

德雷克斯勒忌惮的是安吉背后的尤因,他就像幽灵一样,随时准备逼近乔丹。

乔丹发现滑翔机不传球,便知道身后有问题。

球给不过来,他干脆解除要位,明明在场的安吉、霍纳塞克、马尔利都不是尼克斯防守最好的外线和侧翼,却给开拓者的战术运转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结实的口袋阵,以尤因为支柱,中心开花,向四方施压。

德雷克斯勒的球分给白人后卫杰里·希汀(JerrySichtingPG)。

希汀无力解决开拓者面临的困境,他只能等到乔丹从防守中脱身,再传球。

乔丹在外线接到球,而不论安吉或者其他人,只要看见他外线拿球都是退后几米放投防突。

当乔丹选择向内运球,和他对位的安吉,弱侧的马尔利和强侧的霍纳塞克瞬间形成一个三人铁桶阵。

他们迫使乔丹把球传给全场最高的球员——施密茨。

施密茨没有时间处理球,必须马上出手。

因此,尤因预判到他的进攻,成功将其封盖。

哔!

开拓者被防了个24秒违例。

里克·皮蒂诺瞠目结舌,他自知想单单依靠强度在NBA推行全场紧逼的成功率很低。

所以,他会设计许多的防守陷阱来辅助球员完成防守。

但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防守陷阱对尼克斯没效果,尼克斯的防守陷阱,对他们是有效

奔跑吧兄弟限制加长二_

果的。

这就不得不提到角色球员专项属性的强弱,决定了进攻端他们会在多大程度上被忽视。

如果角色球员可以保证空位投篮威胁,对手便不会针对你的核心球员做太多的事。

人盯人是唯一合适的防守方式。

如果角色球员的投篮不可靠,比如像开拓者这样,堆满了一群在外线放着不管都没事的球员,加上乔丹自己都是三分看天,路易怎么可能不围绕这一点设计大量“二级抓下就完事了”的恶心人的战术?

这其实就是乔丹法则的精神内核。

乔丹法则的推行是否顺畅,取决于乔丹的队友能提供多少帮助。

只是,在开拓者聘请皮蒂诺作为他们的主教练之后,路易对这支球队的未来感到悲观。

皮蒂诺这种搞法,透支了乔丹等主力球员。

常规赛的时候,大家都不会使出全力,因为都知道季后赛才是真正的舞台。

如果你选择把常规赛当季后赛打,你自然是会占优的,只要你能够在季后赛提升到更大的强度,怎么玩都没问题。

但皮蒂诺的这种搞法明显过火了。

就算是乔丹,路易都不相信他能坚持一个赛季。

被逼急眼的乔丹,开始尝试去做一些看起来很出格的事。

他大胆地侵入禁区,然后被尼克斯的口袋阵夹住。

纽约人无情地将他击倒在地。

这就是他在总决赛上领教过的。

有时候裁判会给犯规,有时候不会。

他用这种方式在6分钟内拿下11分,其中有7分来自罚球。

乔丹像个大肆杀戮的杀手,疯狂收割比赛,凭借一己之力将分差追到4分。

路易确信,除了威尔逊,尼克斯没有人能在这种强度下和他对飙。

即使是威尔逊,也差了一个等级。

他是个已经举起了屠刀的刽子手,就像汉尼拔在告诉别人他如何吃掉某人身体的部分。

这一刻是血腥的。

灵魂都不由为之战栗。

最强篮球手的统治可能会持续到上半场结束,纪念体育馆的球迷已经为之振奋。

但,他们并未想过,乔丹为什么要为了一场常规赛拼到这种程度。

上半场结束前的最后一攻。

乔丹外线持球,拖着时间,最后几秒钟杀进来。

路易原本设想,乔丹可能会在几个月后崩溃,告诉皮蒂诺他不能再保持那种强度。

或者,他会在崩溃前受伤。

哪种结果都有可能。

路易唯独没想过,乔丹的身体会在这场比赛里超过那条界线。

他为了球队冲进尼克斯的口袋阵,只想得分。

乔丹的拉杆动作美妙得像鲍勃·迪伦在台上唱歌,就算是路易都看醉了,同时心里警告尤因:如果他进了这一球老子就杀了你!

尤因的封盖没有打到乔丹的球,但他破坏了乔丹的平衡。

乔丹的球以完美的抛物线飞离指心。

“唰!”

球迷为此欢呼,可是,他们的英雄却一倒不起。

路易大声地斥责尤因,超过十秒钟的时间,全场人都没发现乔丹受伤了。

直到比尔·佘妮丽说:“天啊,迈克尔好像起不来了!”

⑴如果说《朱门恩怨》是80年代的权游,《考斯比一家》就是80年代的《摩登家庭》。和后者不同的是,《考斯比一家》问世的时候,是美国情景喜剧的低谷期,这部作品重新定义了这个类别,并且拯救了NBC岌岌可危的收视率,让他们有钱在1989年从CBS手上抢走NBA的电视转播合同。NBC时代的NBA和CBS最大的一个不同之处就是他们愿意直播那些平民球队的比赛,这很大程度上推广宣传了那些低人气球队。

喜欢余下的,只有噪音请大家收藏:

里克·皮蒂诺的全场紧逼战略,确实可以在低水平的联赛里奏效、

就像美国队打国际比赛,都喜欢用他们独一无二的身体紧逼压迫导致对手不断失误,再轻轻松松刷反击。

但在NBA,世界上水平最高的篮球联赛,还想用全场紧逼来搞定所有球队,就有点天真了。

皮蒂诺天真吗?并不。

其实他不是一味地用全场紧逼来限制对手,全场紧逼,是他防守体系下的大框架。

在这个大框架下,还围绕着很多陷阱作为细节来完善防守。

要设置防守端的陷阱,就得对对手的球员进行细致的研究。

哪些人可以被放弃,哪些人应该重点对待。

这就是为什么,小球时代几乎没有把全场紧逼当成常规手段的球队。

因为小球时代的角色球员在他们的专项领域(投篮)做得更好,全场紧逼要布置陷阱,必须选择性地把一些没投篮威胁的球员放掉。

皮蒂诺的球队就是这么干的。

不巧的是,他遇见的尼克斯,是一支在许多方面都向未来球队看齐的队伍。

所以,开场乔丹完成两次抢断,但之后就很难再让尼克斯失误。

并且,进行高强度的防守对抗后,尼克斯表现得更加自在,他们完全不惧怕对手提升比赛强度。

尼克斯对禁区的限制力度,是波特兰人无法想象的。

乔丹、德雷克斯勒、南斯,他们在第一节试图冲击尼克斯的禁区,无一例外,不是被犯规,就是被人狠狠地撂倒在地。

对于尼克斯的暴力防守,皮蒂诺亦有准备。

他的准备会让开拓者球迷生气。

皮蒂诺让球员无视尼克斯的多余动作,专注于比赛,因为一旦纠结于如何报复,就很难再专注于赛场。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也太憋屈了。

因此,比利·康宁汉姆会在第一节结束时表示费解:“我在这场比赛看见了很多新奇的事情,皮蒂诺教练的到来确实改变了波特兰,但是,我发现他们少了一样东西。”

“什么?”

“血性。”康宁汉姆说,“纽约人制造事端的时候,他们总是低着头走开,好像担心把事情闹大。”

康宁汉姆对开拓者的教练组着实感到费解。

再怎么说,都不应该对冲突采取回避态度。

做人不能忘本啊。

开拓者队史首冠怎么来的难道忘了?莫里斯·卢卡斯和达里尔·道金斯在总决赛上对拳的事那么容易就过去了?

祖上武德丰沛,怎么现在软成这德行?

康宁汉姆由衷为费城感到遗憾。

次节,路易以安吉、霍纳塞克、丹·马尔利、奥克利、麦克海尔作为衔接段的过渡阵容。

“纽约最大的优势,在于他们的阵容深度。LittleLu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愿意给新秀出场时间的主教练。”

斯托克顿刚夸完路易,康宁汉姆就好像被触发了有人吹路易,他必出来唱唱反调的被动。

“啊这事啊,其实,如果新秀质量高的话,所有教练都愿意使用新秀。”康宁汉姆以此为那些固执老教练开脱。

开拓者方面,备受瞩目的探花秀里克·施密茨登场了。

“这就是荷兰小姚眀吗?”路易嘀咕道。

“教练,你说什么?”赵远征问。

“呃...没什么。”路易笑问,“那个菜鸟的数据如何?”

赵远奔跑吧兄弟限制加长二征道:“目前场均出场30分钟,得到11分6篮板2封盖,命中率52%。”

“不错嘛。”

汤姆贾诺维奇说:“就是篮板有点少。”

“不少了,你看看他的体重,不是每个七尺四的大家伙都是拉尔夫·桑普森。”路易印象里,姚眀在NBA的篮板也不多。

除了桑普森和萨博尼斯那种违反生理规律的怪兽,所有身高超过二米二的巨人,要么篮板弱,要么篮板少。

听起来很矛盾?篮板弱不就等于篮板少吗?非也。

像姚眀,他在保护防守篮板方面效果卓著,火箭并不稀罕他那场均9-10个篮板,但非常仰仗他利用体格在篮下挡住位置帮助队友抓篮板。因此,姚眀的篮板相对他的身高来说,不算多,但火箭的篮板一直不弱。

施密茨的问题就是太瘦了,而且,他没有姚眀那么大的底盘,未来无论怎么增重,体重都大不到哪去。

所以,他注定是个篮板稍差,需要肌肉棒子四号位来帮忙擦屁股的类型。

皮蒂诺不是个会使用大中锋的教练,所以施密茨能在他手下场均11+6,真的是表现不错了。

施密茨上场以后,路易惊悚地发现,皮蒂诺这厮脑子好像是有点问题。

二米二的大个子,他居然让人在中圈接应紧逼?

“疯了吧?”

第一节已经打了10分钟的乔丹,第二节开局也上来了。

而且,他们认为尼克斯的过渡阵容会是突破口。

以安吉和霍纳塞克为首的后场,被当成软柿子。

“丹尼,他们好像是想断你球来着。”路易戏谑地大喊。

乔丹粗暴的紧逼动作惹怒了安吉。

这位凯尔特人时期就名震联盟的恶棍,对着飞人的肚子就是一记

奔跑吧兄弟限制加长二_

铁肘。

乔丹震怒,还之以更激烈的身体对抗。

安吉又给一肘,双方互相对抗成这样都没动手,路易着实佩服他们的职业素养。

让施密茨全场紧逼,就像让周奇去发球。

他有那个能力吗?

前来接应乔丹的施密茨,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就被尼克斯的战术打乱了阵脚。

他太高了,虽然有不错的运动能力,但也只是相对于他的身高,和麦克海尔、奥克利这些人比,差的远了。

路易故意打出强弱侧传切的战术手势,增加开拓者的防守难度。

让内线来作为全场紧逼的接应,这种事可能只有皮蒂诺干得出来。

路易也会让尤因接应谋杀紧逼,但那是建立在尤因身高七尺,有小前锋的运动能力,还搭配威尔逊、斯蒂文斯、罗德曼等一众好手的情况下。

施密茨放到二米二级别算是快的速度,完全不能和参与全场紧逼的队友同步。

不能同步的后果,则是防守连续出错,这边堵住了缺口,那边又漏了。

两个回合,尼克斯只用传切就打进一记三分和一记扣篮。

轻松拿下5分后,开拓者请求了暂停。

然后皮蒂诺意识到,让施密茨参与全场紧逼还是太勉强了。

路易向赵远征几番确认后,得知让施密茨作为全场紧逼的接应,在开拓者之前的比赛里并未出现。

也就是说,皮蒂诺特意把这逆大天的绝活留给了路易和尼克斯。

“现在可以肯定,他们的防守侧重于弧顶和中路突破,对两翼外线三分的防守并不仔细。”

路易将进攻的重点,设立在左右两翼的四十五度角。

现在还很少有人意识到,好射手对左右两个四十五度角的敏感,就像匈奴人对罩杯的敏感一样。

厉害的匈奴人,只要一眼便可断定是真货还是硅胶。

而路易的对手受限于时代,他们认为,尼克斯的ExchangeRicky(高位动态进攻)集中在高位,因为戴尔·艾利斯时代,后者弧顶投篮命中率高的原因,他们经常围绕弧顶做文章。

“如果他们给空位,就投篮,给多少投多少。”

“直到他们意识到这里不能放。”

路易看着他的射手们——安吉、霍纳塞克、马尔利,以当代的标准,都属于危险的射手。

尤其是安吉,加盟尼克斯之后,场均虽然只得到8分,但8分里包含着2.1记三分,命中率是38%。

看他现在的外线投篮,路易真不敢相信他当年刚去波士顿的时候,别说三分了,进攻端只有突破威胁,投篮是完全没有的。

乔丹攻防两端的活力让人印象深刻。

防守端紧逼,进攻端挑大梁,单挑马尔利,完全靠身体强行碾过,滑翔拉杆上篮。

但,开拓者的防守徒有悍勇,缺乏智慧。

安吉在左翼接麦克海尔从中路分过来的传球,晃开扑防的德雷克斯勒,起手三分,空心入网——从这一球开始,尼克斯的射手们信心开始膨胀。

他们知道,开拓者对左右两翼的防守,确如路易所说的那样,非常烂。

仅过半分钟,菜鸟马尔利拿球便是一记没有利用掩护,没有无球跑动,前场进攻刚落位,拔起彦页射对手的任性出手——忽然间,尼克斯的进攻体系里不再有合理二字。

喜欢余下的,只有噪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