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国家饭八字的特点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赵昚放下了那面扎眼的旗子,愣愣地看着叶义问看了好久。

“他们只有四千人就来了临安?还是从千里之外的江南西路来的?他们……是什么天兵天将下凡来惩罚我的吗?”

赵昚的表情很虚浮,语气也非常虚浮,像是在问人,也像是在问自己,更像是在问苍天。

“陛下,老臣立刻派人去查!一定把此事查个彻彻底底!”

叶义问飞奔而去。

赵昚却还没有从疑惑之中回过味儿来。

他根本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叶义问这边终于搞清楚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远在中都的苏咏霖也已经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咏霖甚至比赵昚还要更早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苏咏霖听说赵玉成麾下部将徐通只率领四千兵马就从江南西路一直打到临安城下还绕城三圈之后,是真的非常惊讶。

然后就仰天大笑,连连拍手鼓掌。

“一名胆大的将军,还有四千胆大的将士,就能在南宋内部横行无忌,南宋这个国家真的是已经走到头了,他们还能坚持多久不覆亡呢?难道他们等不到我军全面南下就要从内部崩溃了?”

苏咏霖连连大笑,笑了好一阵子才止住,然后提笔开始写命令,准备交给枢密院去执行。

对赵玉成的发展,苏咏霖一直都密切关注,通过天网军的渠道,苏咏霖可以较为及时的知道赵玉成那边发生了什么,并且适当地给他们送去一些黄金补助,让他们有钱可以用。

黄金白银一类的东西虽然不是法定货币,没有普遍意义上的市场流通功能,但是作为财富的象征,没有几个人是不喜欢的。

虽然货币经济在南宋很发达,但是这不意味着黄金白银就不能用来等价交换一些重要的特殊的商品。

比如军械,比如粮秣,亦或是宋军的情报等等。

当苏咏霖知道赵玉成扛过了宋军围剿、甚至一波反攻吞并宋军数万,还果断拿下了几乎整个江南西路的时候,他真的很高兴。

他一手教出来的赵玉成几乎等于是他的徒弟,这个小他两岁的年轻小伙子在短短数年间完成了属于他自己的蜕变,从一个地主家庭的接班人一路成长为了坚强的革命战士。

舍弃家业,舍弃舒适的生活,冒着生命危险在大山里和敌军周旋,只为了心中的理想和不服输的信念。

而后,他终于获得了一定的成功和超越,超越了曾经的自己吃国家饭八字的特点,走上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这很好。

苏咏霖当时就提笔给他写信,祝贺他的成功,同时告诉他,南宋一定不会放松对他的围剿,他越是发展壮大,南宋就会越发的狂躁,到最后甚至可能不管不顾出动全国军队来围剿。

到那时,他依然会面临重重考验。

明国内部正在进行各种改革,包括政治方面和军事方面的,还有黄河正在修缮,西夏正在吞并,短时间内无法抽身南下吞并南宋,希望赵玉成可以理解,并且坚持。

南宋体量太大,一个消化不良的明国不能贸然吞并它,否则会撑死。

当然,他们要是可以南下北上打通海路或者陆路上与明国联系的路线,就能得到直接来自明国的支持。

苏咏霖会竭尽全力给他一定的支持,只要他能撑住。

赵玉成回信给苏咏霖,表示自己都知道,也做好了长期奋斗的准备,大不了到时候再回罗霄山上打游击,反正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就绝不会让南宋朝廷好过。

他会竭尽全力为明国牵制南宋的注意力,竭尽全力吸引南宋的视线,不让南宋在大明国消化不良的时候做出什么恶心的事情。

总之,苏咏霖尽管放心便是。

苏咏霖一直维持着和赵玉成的通信,通过信件,苏咏霖也会给赵玉成一些指导,赵玉成也会给他介绍一下近期发生的事情。

赵玉成很欣赏徐通,觉得徐通是个很有潜力地年轻人,很有些军事才能,所以用他统兵,他总能立下战功,所以提拔很快。

苏咏霖之前才刚刚听说徐通提拔了师帅,现在就得知他不仅打败了戚方,还一波反攻到了南宋老巢,据说又把赵构吓跑了。

好家伙,这年轻人可以啊!

苏咏霖决定给他们来一波集体授勋,并且在复兴会内部给他们提干。

同时,苏咏霖关注起了这个叫做徐通的年轻人,感觉他真的很有些名将的味道。

这个徐通和当初的自己差不多,一样的胆大,一样的决然,那边顶着戚方的进攻,自己居然主动冲上去和宋军换家了。

好胆气啊!

苏咏霖在之后的会议上把这件事情分享给了大家伙儿,大家伙儿纷纷感到惊异,觉得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

同时也感觉到了南宋腐败的内政和虚弱的军队,以及极度混乱的上层建筑。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少会员都提出了是否可以对伐宋进行准备。

苏咏霖对此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伐宋的准备一直都在进行,修黄河,吞并西夏,经营关中、辽东,山东反腐等等,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对伐宋进行准备,宋是一个大国,我们必须承认,想要吞并宋,需要很多时间。”

苏咏霖并不支持现在就对南宋开战,哪怕现在的明军可以做到,他也不支持。

他需要的不单单是一片土地,他需要的是一片没有被打成废墟的,多多少少还有点经济规模的土地,这样可以快速稳定南宋的几千万人民,不至于让他们的生活没有着落。

所以,他需要时间来准备。

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时间的确在他这边,不在南宋那边。

不单单是此消彼长的国力,还有另外一些情况也在不断地推动着双方实力的越拉越大。

比如火炮项目的成功。

自中都总务局时期开始,从立项到样品成功试射,前后差不多五年的时间,可以量产和列装军队的火炮终于试验成功了。

期间的各种曲折,真的是很困难,工匠们仅凭着苏咏霖提出的一些停留在纸面上和口头上的解决办法,愣是把火炮的科技点给他点亮了。

他们按照苏咏霖的思路,一部分人朝着燃料使劲儿,一部分人朝着炼铁炉子使劲儿,兵分两路攻关。

不知道中间出现了什么奇妙的思想碰撞和头脑风暴,一群工匠愣是靠着一些土到不能再土的炉子炼出了焦炭。

他们点亮了土法炼焦的科技点,成功练出了较为原始和初级的焦炭。

燃料组获得了胜利,炼铁炉子组也获得了很大的进展。

他们加

吃国家饭八字的特点 最新章节阅读,

高了炉子的高度,增强了炉子的厚实程度,增强了炼铁炉子的封闭性,并且按照苏咏霖的思路,在吹风的时候不吹冷风,吹经过处理的热风。

兵分两路分别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之后,他们将劳动成果合二为一,结合改进之后的灌钢法,终于炼出了一炉远超以往强度的钢铁。

这炉钢铁成为了第一门样品的主要原料。

喜欢启明1158请大家收藏:

第二次,这是两年以来的第二次。

南宋首都再次被敌军兵临城下,城上宋军吹响号角,敲响战鼓,城头一阵慌乱,宋兵人人自危,人人惊恐,军心浮动。

他们当中有几乎所有人都经历过之前那次明军围城,只是当时他们未必是士兵。

但是当时明军围城的恐怖声势和那种吃国家饭八字的特点一眼望不到头的可怕的军阵,确实让人记忆深刻。

四面都是井阑,都是高大的如城墙一样的临冲车,还有各式撞车,冲车,木幔等等,军队像蝗虫一样四面包围了城墙,根本看不到彻底击败他们的可能性。

那种可怕的威压感至今让不少人记忆犹新。

而这一次,另外一支敌军再次兵临城下,两年之内第二次,这本就十分可笑。

更可笑的是,南宋本来是进攻方,却兵败如山倒,被人一波反推到帝都城下,反推到了帝国的核心地区,这种情况让很多人都感觉心中的某些东西骤然碎裂了,消失了,不见了。

我们真的是大国吗?

大宋朝廷真的还能坚持下去吗?

我们还能取得胜利吗?

普通人或许不那么想,但是稍微有点见识的读书人、将官、文官们,真的有不少人都这样思考了起来。

大宋,到底还能维持多久的国祚呢?

没人知道。

赵昚得知那支江南西路打过来的叛军已经兵临城下的时候,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在了椅子上,不可置信的望着宫殿外面,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第二次了,第二次了,这是第二次被敌人兵临城下了!

做皇帝两年不到,两次被敌军兵临帝都城下,这个皇帝做的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赵昚无力地甚至缩起了身子,把自己蜷缩在御座上,不接受任何人的拜见,就自己一个人缩着,感受着没有边际的痛苦和恐惧。

要是之前跟着赵构一起逃跑就好了,也好过在临安城内忍受痛苦和恐惧,不是吗?

有那么一个瞬间,这个大胆的念头充斥着赵昚的脑海,让他强烈的向往着,渴求着。

他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孤苦无助,不想在这里忍受着严重的痛苦,他想离开这里,他想要安全感,想要安心的睡一觉。

他忽然觉得自己可以理解赵构了。

为什么赵构如此病态的追求安全,如此病态的恐惧着一切威胁。

想来,和他早年的一些经历不无关系。

赵昚一直不觉得自己会成为和赵构一样的人,他觉得自己可以超脱,可以雄起,可是到头来他悲哀的发现,他正在向赵构靠拢。

之前那一波已经有不少官员逃出了临安城,军队重新封锁临安城之后,赵昚得知朝廷内的官员减少了五分之一还要多,也就是说有五分之一眼疾手快的已经自己逃命去了。

剩下的也不敢说是忠贞之臣,或许只是行动太慢,没来得及逃跑,就赶上了临安封锁。

赵昚并不敢确定自己这边到底能有多少人为他奋战到底,甚至为他而死,亦或者有多少人会最终舍弃他,投靠苏咏霖的大明国。

他甚至有一种强烈的既视感。

他要做亡国之君了。

越来越强烈的恐慌席卷了他的周围,让他感到自己就像是在汹涌澎湃的大海中乘坐一叶扁舟的求生者。

可能下一秒,就会被汹涌的海水席卷,再也见不到天日,活活憋死。

他不知道城外那支军队什么时候会发起进攻,也不知道城内的守军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他只知道,作为皇帝,他的一生将就此被改写。

他会和数十年前的那帮前辈一样,被带到天寒地冻的五国城中,忍受妻子儿女离散、受辱而带来的耻辱感吗?

不,他接受不了,若真是那样,他会自杀的!

大概吧……

赵昚越发的缩紧了身体,惶恐不安的等待着自己的结局。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极度的恐慌让赵昚感觉自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一样痛苦不堪。

然而他最终得到的消息,却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

“陛下,贼军退了……”

帝国首相叶义问带着莫名的情绪来到了皇宫中,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赵昚。

赵昚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叶义问反复多次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那一瞬间的欣喜让赵昚几乎发狂。

但是接下来的发展同样出乎了他的预料。

那支“贼军”不是被打退的,而是自己退却的。

他们绕着临安城行军,跑了三圈,然后在临安城正西门门口竖了一面旗子,全军就火速离开了临安城,朝西南方向去了。

惊恐莫名魂不附体的宋军一开始甚至不敢去看这是怎么回事,还以为他们是去会和主力了,还会再打回来,所以不敢出城。

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他们看着周围实在是没有什么动静,于是重金奖励勇敢士卒出去查看情况。

重赏之下确实有勇夫,六个“勇敢”的宋军小卒子拿到钱之后,带着马一起被绳索放下了城,摸到了那面旗子面前,把棋子收了起来。

他们不认

吃国家饭八字的特点 最新章节阅读,

字,不知道上头写的是什么,只是收起来,然后朝不同的方向飞驰而去。

夜幕降临之后,六个人全都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是他们所探查的范围内,临安城方圆十几里并没有成建制的贼军踪影。

贼军消失不见了。

然后其中一个小兵拿出了那面被他收起来的旗子交给了守城主将杨赐。

杨赐展开旗子一看,顿时面容十分怪异。

他严令士兵不准放松警惕,又下令赐钱、招募更多的勇士出城探查消息。

接着找到了负责统筹全城防务的叶义问,把这面旗子交给了叶义问。

叶义问看后,也是一脸的怪异。

“城外确实没有贼军了?”

“方圆十几里不见踪迹,更远的地方,末将派人去探查了,目前还没有消息。”

“这不是诈?”

“这……这若是诈,未免也太……”

杨赐说不出话来。

叶义问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直到第二天上午,天色大亮,宋军派出去的“勇士们”回来了,他们已经把方圆二十多里探查了一遍,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那支绕城环游三圈的敌军不见了。

叶义问再拿出那面旗子看了看,心中逐渐被一种怪异的情绪充满了。

他前往皇宫,把正在痛苦中备受煎熬的皇帝赵昚解放了,但是随即又带给了他一个让他更加难受的消息。

赵昚接过那面旗子,只见上面写着【江南西路农民军第二师师帅徐通及麾下勇士四千特来临安城一游,祝赵官家安好】。

哦,那支军队的军号原来是农民军啊。

这是赵昚的第一感受。

第二师师帅徐通及麾下勇士四千……哦,来的人只有四千。

这是赵昚的第二感受。

他们来临安城是来一游的?

这是赵昚的第三感受,以及一个很大的问题。

四千人到临安城来?

四千人从江南西路到临安城来?

他们用四千人打穿了大宋的腹心地带,然后一路打到了临安城下?

期间大宋的一切行动都没能阻止他们向前进?

喜欢启明1158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