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诀可以随便念吗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看着面前愤怒男孩和同样有恨,还有绝望的女孩,赵浪嗒嗒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他能说什么?

告诉这两个孩子,你们的爹娘违抗了政令,所以遭受了处罚,死在长城边上也是活该?

我是为了抵抗匈奴,为了国家大事,所以你家的不幸,就该忍受下来?

你不能指望一个孩子能看的这么远。

但是只要站在这两个孩子的角度想想,自己家好不容易辛辛苦苦有了一些积累,买了奴隶,日子正要红火的时候。

官府说,为了天下,你家的奴隶自由了,我只能给你补一点钱。

你服不服?

大部分的人迫于官府威压,可能就认了。

但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这样。

再从结果来看,就因为自己的一道政令,两个孩子就家破人亡,成了流落的孤儿。

这不是暴君是什么?

换成自己恨不恨?

估计怒意滔天,想杀人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他这一时间还真没法处置这两个孩子。

“主人,要不把人交给我,我一定会妥善处置的。”

似乎看出了赵浪的为难,一旁的奴主动说道。

他对自己定位很清楚,就是干脏活的。

他做奴隶的时候,见过的阴暗事可不少,杀两个无辜的人,他没有什么负担。

他浑身阴冷的气质,直接让两个孩子打了个冷颤。

赵浪没好气的看了对方一眼,说道,

“你要怎么处理,杀了还是埋了?”

奴听到这话,也只能尴尬的笑笑,一旁的两人却已经满脸恐惧。

毕竟还只是两个孩子,面对赵浪,心中的恨意褪去之后,便是恐惧。

赵浪有些头疼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看着握着匕首的小男孩,再看看稍大的女孩,顿时心中一动,

清心诀可以随便念吗全文阅读/

说道,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一个暴君,你们找我报仇,也是应当。”

“只是,你们现在的本事,完全没有杀我能力。”

“你们看,你们又瘦又小,也没有什么力气,更不会什么武技,这怎么能行?”

“所以,不如这样,我教你们怎么杀我!怎么样?”

听到赵浪的话,两个孩子完全愣住了,一旁的奴也是满脸呆滞,很想对自己主人说,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

赵浪这时候却似乎找到了一个好办法,继续说道,

“来,我先让你们看看我的实力。”

说着,赵浪就带着两人走出了营帐,刚好看到了睡眼惺忪,起来找人的姬无双。

先没有理对方,赵浪两人说道,

“你们看好了,这是一棵比你们胳膊还要粗的树!”

说完,赵浪猛的用力一掌,咔嚓一声,小树应声而断。

两个孩子沉默的看了看落下的树枝,的确比他们的胳膊粗。

然后赵浪又从旁边的侍卫手中拿了一张弓,点上火,直接看都不看就射了出去。

箭支上的火焰,在夜色中划过一道流光,然后精准的落在一颗百步之外的树上。

看到这一幕,两个孩子都已然无言。

赵浪的实力,他们都无法想象。

赵浪这时候继续说道,

“看清楚了吗?再看看我身边还有这么护卫。”

“你们不学点本事,怎么报仇?”

“所以,明天,我会让人送你们去学本事,学好了之后,你们再来找我报仇,怎么样?”

“嗯,为了方便你们,我给你们三次机会杀我。”

[清心诀可以随便念吗标签:p标签]听着赵浪的话,周围所有人都眨了眨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两个小孩更是愣在原地,有一说一,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种事情。

赵浪极为大方的说道,

“行了,你们不说话,就当你们默认了。”

“走,回去睡觉,我明天还要赶路。”

说完,就摆了摆手,让众人散开。

两个小孩也被有些愕然的姬无双带了回去再次安顿好。

过了一阵之后,姬无双才再次走了出来,满脸疑惑道,

“阿浪,这是怎么了?”

她当然知道两个孩子起床了,只是以为对方起床方便。

却是没有想到,两人居然会去刺杀赵浪!

赵浪苦笑了一声,把事情大致的说了一下。

姬无双听完也沉默了一下,最终却也只能说道,

“这不怪你,只是他们也可怜。”

赵浪点点头,说实话,就算早知道这个后果,但他还是会下这个命令。

因为不下这个命令,一旦北地有失,那么损伤就会更大。

“嗯,你不用担心,我会让人安顿好他们。”

赵浪摸了摸姬无双的脸,说道。

姬无双犹豫了一下,说道,

“可是,他们要报仇的话...”

赵浪笑道,

“那就让他们报仇就是了,能杀了我,也算他们的本事。”

“不用担心我,你也去休息吧。”

先不说自己的武技,这被自己盯上了,还能给机会对方报仇,那蛛网,黑冰卫这些人就集体自裁吧。

他只希望,这些两个孩子读了书,能大致的了解这件事情的全部情况。

姬无双点点头,然后回了自己的营帐,她这次要好好的看着两人。

等回了自己的营帐,赵浪继续对奴说道,

“这件事情你亲自去办,不只是这两个孩子,还有北地各郡县也是一样,有这样情况的,都送到辽东去。”

“待遇和庄子上的孩子一样,不能差别对待。”

“让他们学好本身了,来找我报仇。”

因为这次奴隶征召受灾的肯定不止一个。

他种的因,自然要承担起这个果。

奴这时候也只能领命退下。

营帐很快恢复了安静,只是夜色中赵浪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民生不易,他的权力越大,责任却也是越大。

第二天一早,赵浪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收拾妥当了。

“那两个孩子呢?”

赵浪不由问道,他现在才想起来,似乎都还不知道那两个孩子的名字。

当然,问题不大,就当他们是自己这些年发布命令的代价,总有再见的时候。

一旁的姬无双说道,

“一大早就让奴带走了,说是还要去找找其他的孩子。”

赵浪点点头,也好,接下来的战事,暂时也用不到奴。

很快,赵浪便翻身上马,看向辽东的方向,说道,

“出发!”

说完,便朝着辽东而去。

喜欢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请大家收藏:

两天后,渔阳郡。

道路上的行人都有些行色匆匆,道路两旁的田地里,也有农人做事,可是眉眼之间,也多是忧愁。

最近北郡各地都有些不太平,匈奴,胡人比往年更早的出现了。

而且有传言,辽东郡已经有人

可现在已然是开春了,雪已经化了,地里却也不能够耽搁了。

走不能走,但做事又不能安心做,他们怎么能不急?

突然,地面开始微微震动起来,一阵阵的马蹄落地声也由远及近的响起。

北地的百姓对这种情况还是极为敏感的,都不由的脸色微变,朝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

只是看了一眼,就顿时放松下来。

是大秦的骑兵!

不过路人们也都还是极为自觉地让开了道路。

大军进行,所有人必须避让。

很快,一连数百骑兵就从众人的面前疾驰而过,平地里都掀起了一阵烟尘。

等骑兵走过了之后,周边的百姓都不由的纷纷说道,

“我大秦的骑兵就是威武!”

“不错,哼,就是那群狗东西不敢正面和我们交战,不然早就灭了他们!”

“谁说不是呢,不过这次也不必担忧,太子殿下亲自到了前线,这次一定能击败这些人!”

“话是这么说不错,可是,太子殿下毕竟是年轻啊。”

“年轻怎么了?南边的叛乱,不就是太子殿下平定的吗?再说了,就看太子殿下的手段,他之前可是用赵王的名声。”

“还有,这个冬天前,太子殿下征辟那些奴隶的手段,你们就忘了?嘿嘿,好几家地主可连人带家都没了。”

提到这件事,众人都齐齐点头,再说了一阵便各自散去了。

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他们也要回家。

此时,刚刚路过了数百骑兵也放慢了速度,一名骑兵直接跑到了队伍中间,对一名极为俊朗的骑士,大声道,

“浪哥,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色也晚了。”

极为俊朗的骑士自然是赵浪。

看了眼天色,赵浪也点点头,说道,

“好,去找一块空地,准备宿营,明天一早再出发,再有一天多,我们也能到辽东了。”

很快,骑兵们极为有序的开始进行宿营准备。

他们是蒙恬的亲兵,最精锐,也是最忠诚的存在。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营地已经搭建好了,中间也燃起了一堆的篝火,赵浪烤着肉干和土豆。

行军打仗,自然就是这些方便携带的。

只是一旁的胡亥免不了抱怨,

“浪哥,这里也离县城很近了,你怎么不去县城呢?”

“咱们还可以吃顿好的,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赵浪看都没看胡亥一眼,淡然道,

“你怕吃苦,跟着我过来做什么?待在军营不好吗?你不是还缠着赵蜜儿吗?”

胡亥撇撇嘴,带着几分气愤回道,

“这个事情要怪就怪嬴阴嫚!这一路上她就拉着蜜儿,要对方学医术,前几天的交战之后,嬴阴嫚救人还把蜜儿给拉上了。”

“结果蜜儿忙的根本没有时间理我,还说什么一定要把这些东西带回百越之地。”

“我去找她,结果蜜儿又那之前的说词来糊弄我了,要我变成大英雄才行。”

听到这话,赵浪都不由的笑着摇摇头,说道,

“你这个没出息的。”

他就说嘛,舔狗没有好下场。

胡亥这时候腆着脸过来说道,

“浪哥,你教教我嘛,我可是听大猫他们说了,你在辽东郡还有一个,啧啧啧,还是高句丽的公主!”

“你还把...”

听到这话,赵浪脸色微变,不由的看了眼旁边,这次也跟着他来了的姬无双,对方的那双桃花眼已经微微泛起寒光了!

于是直接把手里的食物塞进了胡亥的嘴里,

“饿了就吃东西!”

胡亥被塞了一嘴,差点被呛到,嘀嘀咕咕的说道,

“浪哥,我不饿...”

看着赵浪冷如寒光的眼神,再看看一旁面如寒霜的姬无双,胡亥果断的说道,

“浪哥,我累了!我先去休息了。”

说完便起身离开。

留姬无双和赵浪在篝火旁。

顿时,赵浪只感觉到两人之间连空气都沉默了一阵,不过这件事情吧,还是自己的锅,该背的还是要自己背。

怎么也避不开的,于是咬牙主动开口说道,

“咳嗯,无双,这个事情其实你也知道。”

“你还记得当初你救回来的小玉姑娘么?”

没有过于避讳,赵浪把事情的原委说清楚,当然细节就不必说了,最后说道,

“要怪就怪我中了对方的圈套。”

姬无双听完之后,却是微微皱眉。

她当然记得小玉,只是没有想到,中间居然还有这么一段原由,这就没法找麻烦了。

当初赵浪要不是为了救她,就不会耽误了时间。

而且又是春药惹的祸。

不过要说就这么接受,心里却是有些小疙瘩,只能回道,

“我知道了。”

听到这话,赵浪连忙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来,这土豆已经烤好了,你先吃。”

等姬无双接过了土豆,赵浪才松了一口气,正要再讨好一下,突然,营地外围传来了示警声!

有刺客!

几乎是瞬间,一群骑兵已经手持利刃,神色严肃的里三层,外三层的把赵浪护在了中间。

姬无双也拿出了剑。

赵浪的杀破狼更是早有人送上。

胡亥也很快被他的护卫扔了进来,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胡亥带着几分怒意说道,

“谁啊!这不是找死吗?”

有姬无双和赵浪在,再加上这么多的大秦精锐骑兵,胡亥那是一点也不担心。

没有个几千人,根本不可能击败他们!

赵浪也没有太紧张。

不多时,负责外围守卫的骑兵首领走了过来,带着几分羞愤禀告道,

“惊扰太...首领了,来人已经抓到了。”

在外面,还是对赵浪的身份做了保密的。

骑兵首领紧接着说道,

“问过了,是被食物香味吸引过来的。”

说完,就从一旁拖了两个小小的身影过来,赵浪微微细看了一眼,就发现是两个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女孩的年纪要大一些,眼神中满是戒备的护着男孩。

男孩虽然年纪小,可是神色却是极为倔强。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骑兵顿时都一一散开了。

这两个孩子能有什么威胁?

赵浪也没有怪罪对方,而是说道,

“无妨,饿了就要吃东西,这在正常不过了。”

“让他们过来吧。”

听到这话,骑兵首领却露出一丝为难,说道,

“首领,这男孩手中却是有一把匕首,死都不肯放手。”

赵浪淡然道,

“无妨,让他过来吧。”

两个流落在外的孩子,戒备的心理肯定很重。

骑兵首领这才放开两人,然后离开。

姬无双看着面前在夜间寒风中怯生生的两个小人儿,直接把身上的披风取了下来,然后放到了两人身上。

把两人安排到了篝火前,然后又准备好了水和食物。

这两个小人儿这才安稳下来。

赵浪也没有多问,这个世道,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这两个人遇到他也是缘分,等他们缓过来之后,该说的自然会说,实在不行,就带回自己的庄子。

他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捡孩子了。

倒是姬无双的身上,散发了一阵阵的母性,让他有些着迷。

算算年纪,姬无双也快二十了。

等战事结束,也可以考虑了。

之前来了那么多次,姬无双没有受孕,当然不是他不行,而是做了一些控制。

这可是大秦,年纪太小怀孕是会出大事的!

只是一旁的胡亥嘀咕道,

“哎,两小孩儿,你们叫什么啊,怎么半夜还在外面晃荡?”

“也不怕冻死。”

两个小人儿听到问话,都下意识的往姬无双那里靠了靠,嘴里咬着食物,却还是没有说话。

胡亥还想逗逗两人,被姬无双瞪了一眼,便悻悻的不说话了。

“阿浪,这两个小家伙挺可怜的,我们明天一起带回去吧。”

姬无双带着几分怜惜说道。

赵浪却摇摇头说道,

“我们要赶路,他们的身体怎么受得了颠簸,明天让人交给这里的县令,让他们之后送到辽东去。”

“而且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孩子,都一起送过去。”

赵浪其实很想搞惠及整个大秦的福利事业,但是路要一步一步走,现在只能是做这么多。

听到这话,姬无双顿时露出一个笑容,这就是她当初选择把农家交给赵浪的原因。

赵浪的心里,有一份真正的良善。

两个孩子这时候虽然还是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中却柔和了许多。

一旁的胡亥这时候打趣道,

“你们可是走了大运气了,嘿嘿,你们可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

“我可是...”

胡亥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赵浪一眼瞪了回去,露出一个笑容,淡淡的说道。

“好好吃东西,然后睡一觉,明天会有人安排你们。”

那温和的神情和语气,加上俊朗的模样,让两个孩子都迷糊

清心诀可以随便念吗全文阅读/

了一下,只会傻傻的点头。

胡亥看得都心生嫉妒,酸溜溜的想着,长得好的就是不一样。

等两人吃完了之后,姬无双很快说道,

“我先带他们去休息,你回来了就去旁边的营帐里。”

说完便起身离开,胡亥这时候鸡贼的跟了上去,等离开了赵浪的周围。

他便露出一个恶作剧的笑容,在两个孩子耳边说道,

“嘿嘿,我是大秦皇子,刚刚的那个是大秦的太子!”

瞬间,两个孩子就满脸不可置信的呆在了原地。

看到这一幕,胡亥才一副得逞的样子,心满意足的离开。

姬无双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带着两人进了营帐。

却没有在意到,夜色中,男孩早已经满脸涨红,手里紧紧的握着匕首,却被女孩死死的按住。

姬无双给两人安排好单独的一处角落。

很快,夜色中便只剩下了一阵寂静。

等到了夜深的时候。

姬无双的营帐里突然微微动弹起来,不多时,一个小小的身影,便满脸仇恨的走了出来。

小小身影看了看营帐周围,虽然有不少人巡视,但却没人朝里面看着。

小小身影想了想之前姬无双说过的话,直接朝着旁边的走了过去。

只是他才走到旁边的营帐旁,旁边出来了一个人,拉住了小小身影。

小小身影这时候压低了声音,说道,

“姐,你放开我!我今天一定要给父亲报仇!”

另一个人也低声回道,

“我们斗不过他的!父亲和母亲都已经死了,你难道想要让他们死不瞑目吗!?”

小小身影的态度却极为坚定,

“我今天不动手,以后也肯定没有机会了!”

“姐,你放手,我...”

两人的还没有说完,他们面前的营帐就突然被打开了。

赵浪带着奴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两个孩子看着赵浪,顿时呆若木鸡。

赵浪看着面前的两人,还有小男孩手中的匕首,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们还真是刺客啊。”

下一瞬,在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奴便伸手,满脸寒霜的把两人带了进去。

到了营帐内,赵浪淡淡的问道,

“说吧,谁让你们来的?”

以刚刚两人的技巧,能刺杀他才有鬼了。

小男孩这时候满脸怒火的看着赵浪,说道,

“暴君!”

赵浪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有想过,这个称号会出现在自己的头上。

奴露出一丝怒意,他不准任何人指责自己的主人,哪怕是个孩子,他也不介意动手。

只是一旁的赵浪,却挥手制止了他,赵浪微微皱眉,说道,

[标签:p标清心诀可以随便念吗签]“哦,我怎么是暴君了?”

他担忧,是不是下面有人假借大秦官府的名义,欺压百姓,引起了这件事。

小男孩这时候瞪着说道,

“你是太子!你之前发的命令,让所有奴隶都可以参军!我家好不容易才买了一个奴隶做事。”

“为什么要放他去参军!官府补偿的那一点钱财,根本不够!”

“我的父亲不过是把这个奴隶藏起来了,被官府发现了之后,抵抗了一番,便被双双发配去修长城。”

“结果死在了那里!”

“我问你!你不是暴君是什么!”

听完这话,看着满脸恨意的小男孩,赵浪顿时无言。

喜欢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