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尿计划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我心里的疑惑终于解答了,我说自己这里出了大事,如果苏洛辰知道的话,我爷爷怎么可能不清楚,看来他们一定也是遭遇了什么。

而且现在只有老妖婆一个人,那就是老韩头了。可是老妖婆想干嘛,为什么单独的把我引到这里来?

我强制压制心里的不安,故作镇定的对老妖婆说:“你想干嘛?”

老妖婆阴呼呼的笑了笑,那张老脸上满是阴沉恶毒,嘴上却说:“丫头,放心吧,姑婆就是念你的紧,请你过来坐坐。”

“你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手,一定会后悔的。”我也只是逞一时之能了,如今北冥夜没有在身边,光靠我自己对付这个老妖婆,我自己都觉得好笑。

“你身边护住的那位主不在了吧?要是在的话,昨个大清早就该出来了。”说完老妖婆咂嘴弄舌,嘿嘿一笑:“你们一家也都是几位正主,请了那么一尊大佛护着你,手笔不小啊,要不小心,姑婆我还真的就栽你手里了。”

这老狐狸。

我瞬间明悟了,昨个大清早发生的事情,只是这老妖婆策划的手段罢了,北冥夜没有帮忙,已经隐隐的让他知道了一些,还有今天晚上我跟踪过来,她算准了,我的见识不够,但如果是北冥夜跟我在一起,老妖婆猜测到北冥夜会让我离开这里的。

好巧不巧,我和北冥夜分开了,已经两天不见她的踪影,他的处境真的让人担忧。

不过这老妖婆还以为是我家里人像她一样,供奉那尊地狱阴司般,是请北冥夜来护我的。

老妖婆跟地狱阴司的交易是供奉香火,而我和北冥夜,我去,我可爱又可恨的男盆友啊。

老妖婆供奉的是香火,而我,是把我自己供奉出去了。

这种事,我又怎么能说出口,反正老妖婆爱怎么想怎么想,我迟疑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害死吴老桂的媳妇?”

“你说在那辆鬼车上的人吗?”老妖婆也不着急动手,反而颇有耐心的对我解释道。

“丫头,那可不是阎婆婆我要害她,说到底,也是你害死的啊。”老妖婆画风转变,一下就把这烂摊子扣我头上了。

我害你个鬼。

我说,你别血口喷人。我根本就没有害淑琴婶!

老妖婆怪笑两声,说:“丫头,你不记得了,那辆车最开始可是一个男人啊,当初可是因为你死的,后面变成了车鬼,是要找替身的,那天夜晚,可是吴老桂媳妇儿自己要上去的,这可怨不得别人。”

这老妖婆说谎话面不改色的,我难得听她鬼扯。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发现自己真的没多少耐心了,这地方让我感觉很压抑。

我的头顶挂着很多穿寿衣的纸人,就跟真的一模一样,看上去渗人的很。

“丫头,不要紧啊,姑婆我不会害你的,就是请你帮我一个忙,过来把这个坛子打开。”老妖婆阴森森的笑着,也不避讳,总之她清楚我是不会帮忙的。

刚开始我来的时候,那变化成为我爸的人也想让我把这个坛子打开,可是这坛子里面到底存在了什么?

我有点琢磨不透这老妖婆到底想干嘛。

看到我犹豫不决,老妖婆嘿嘿一笑,说:“丫头,你是不是想知道这坛子里面到底是什么?”

不等我问,老妖婆说道:“这可是蛊坛子,里面养的是一个婴灵,你知道婴灵是怎么养的不?”

婴灵蛊,又叫血婴蛊。

类似于降头术里的养小鬼,但比降头术中小鬼的制作要复杂及残忍的多。其实婴灵蛊有两种办法饲养,血养的婴儿。只不过弄一个血婴,要害几条人命。所以一旦要用到血婴,那么那个蛊术或者降头术,都是有巨大的反噬的危险的。

还有恶坟养鬼,找一个九月还没降生的死婴,用鸡血饭饲养,存放在极阴处,婴儿在六月就已经有了灵魂,死后也就会成为鬼魂,九月是迫使想要降生的时期,那个时候夭折的婴儿,怨念很大。

不过饲养的凶物越厉害,那被反噬的几率就越大,除非养蛊人本身拥有可以操控的实力,不然一般人是不会用人做蛊的。

蛊术是中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过去,在中国的南方乡村中,曾经闹得非常厉害,谈虎色变,谁也不敢当它是假的。文人学士交相传述,笔之翰籍,也俨然以为煞有其事;一部分的医药家,也信以为真,传闻养蛊的人性格孤僻,并且家里会出现一些看似很古怪的地方。

比如室内摆放贡品,或者房间内有一些古怪的图案,一般这样的人,鲜有人愿意得罪,蛊毒有无数种,下蛊的手法也是千千万万,所以中蛊的人往往防不

憋尿计划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胜防。

婴灵蛊的制作方法,首先,要有一个将要出生便夭折的婴儿,但哪里会有那么多将要出生就夭折的婴儿呢?可想而知,一些不怀好意者,是如何让婴儿一出生就“夭折”。

其次,有了婴儿之后,要一个未满十五的女子,用她的血,来喂养这个婴儿,等到婴儿可以睁开眼睛后,把女子做成“活蛊”,使之成为婴儿成长的“培养皿”,何谓活蛊,就是活活的把人做成一种蛊,拿来养活或者炼制另一种蛊,直到婴儿可以完全被炼蛊人所操控,发出第一声啼哭声为止。那么那个活蛊,就会被那个婴儿这时候已经不是婴儿了,有婴儿的外形,可力大无穷,一口利牙,活活吃掉那个十五六岁的处.女。

我听完这些觉得有些残忍,皱了皱眉头,老妖婆看出我面色有些不自然,阴森的笑道:“丫头,知道这婴灵蛊是谁做的吗?这可是蛊三娘的手段啊。”

说到蛊三娘,我就想到了我的奶奶,那皱巴巴如同干树皮的老脸,坐在爷爷家木门口,穿着土灰色的衣服,拿着针线笨拙的绣着衣领破口。

我怎么也和这么残忍的制作这婴灵蛊的人联想起来。

老妖婆一脸的佩服,说道:“用蛊坛母胎,用刚开鸣的鸡血做养蛊血,把一个普通的怨婴幼儿,生生的给做成了婴灵,蛊三娘啊蛊三娘,你手段可真不小啊。”

“你知道这婴灵蛊为什么会到我手里吗?”老妖婆问我,一脸的阴险狡诈。

我说:“我奶奶是一个普通的人,根本就不会制作什么婴灵蛊,你别想血口喷人。”

老妖婆桀桀一笑,对我说:“丫头,你知道蛊三娘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你知道你爷爷薛老狗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你又知道你外婆到底是什么身份?你知道叶家,到底是做什么的吗?”

其实我爷爷薛振华,外号薛老狗这个称呼,外婆跟我说了,爷爷有一分很特别的本憋尿计划领,嗅觉非常敏锐。

爷爷是土夫子,隔着地面,都能嗅到地下存在的什么,逼着眼睛可以从刚密封的袋子断定其中放一些有气味的东西。

至于外婆,村里人都说只是一个土郎中,也是因为外婆很慈祥,给人看病都用米罐,所以有人叫她米婆。她的身份,我从来不知道。

而我奶奶蛊三娘这个称呼,我就更加不清楚了。

老妖婆不想解释这个问题,让我过去打开那个坛子。

我很好奇这个坛子为什么就非要我打开,我问老妖婆,她脸皮舒展,说道:“别人不清楚,我阎老太当然知道,这婴蛊,是她给你做的,嘿嘿,这坛子只有你能打开,别人不能打开,也不敢打开。”

我正犹豫不决的时候,祠堂里发出了嘭的一声,好像是什么炸开了,我转而回头过去看,就看到祠堂里面的土墙上挂着我刚开始并没有看到的镜子。

七星图案的镜子,七块方孔圆镜,其中一块竟然给炸开了。出现了一个缺口,而炸开镜子旁边的一块,也穿出了隐隐约约的破裂声,镜面肉眼可见的出现了裂痕。

“废物,当真是废物。”老妖婆一看到这场景,神色有点着急了,阴沉着脸看着那又要炸开的一面镜子。

那桌子中央放着的瓷坛是做蛊的,如果真是我奶奶做的,老妖婆说的话可能并非是假的,只不过鬼知道打开后会发生什么,我感觉对于我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老妖婆催促了一下我,见到我没动静,脸一下就拉下来了。

“看来这下不付出点代价是不行了......“老妖婆嘟嘟囔囔的。说完这话,她拿着那剥皮的刀,冲着自己的胳膊扎去,疼的这老狗倒吸了一口凉气,那血滴滴答答的落在黄金坛子上,最恐怖的是,她居然把胳膊上挖出来一个四方巴掌大小的皮。

她疼的脸上汗都出来了,抬头看我一眼,忽然嘿的笑了下,说,到底还是我的。

说完,她将那人皮放到了坛子上。那人皮放上去之后,就被热炭烤了一样,不对,应该是像活了样,开始四处跑,扭曲了一会,嗖的一下,那张皮钻到了黄金坛子里面。

说实话,从上一次在黑水门看到这老妖婆坐鬼车一下撞在大石头上就消失,就跟变戏法一样,我对这老妖婆的手段,哪怕是她飞起来,灵魂出窍我估计都不会太奇怪了。

这张皮要了老妖婆半条命,神色一下看起来虚弱的很,我一见到这样,冲着门口就撞去,我知道制服了她,这事情都会好办的多。

刚才我爸在外面叫我名字,肯定也是这老狗搞的鬼。可是我进来很容易,往外扑的时候,那梁上挂着的尸体嗖的一下掉了下来,那脚踩到我肩膀上,让我一下扑到门口,它的脚碰到我后脑勺,疼的我眼泪只掉。

叮铃铃.....

一阵悦耳但有让人心悸的铃声从门外传了进来,我铃声噬魂夺魄的,我心神都恍惚了。

嘭的一声,祠堂的大门被推开了,一个漆黑的身影闯了进来。是苏洛辰。

苏洛辰进来后,眼睛里面有点怪怪的,过来把我拉起来,小声对我说:“你没事吧?”

我有点不自然,因为刚开始我可是亲眼看到他被纸人给杀死了,现在又这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有点畏惧。

而我现在的处境也不好,祠堂横梁上吊挂的那些穿寿衣的纸人纷纷的落了下来,像是一堵尸墙一样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刚才还没动静的纸人,随着老妖婆那一声声的铃铛晃动,我看到那些纸人纷纷的动了起来。

苏洛辰还想带着我往门口跑,但其中两三个纸人一跳,把大门给围的死死的,老妖婆嘴里在不停的念叨什么,我赶忙问苏洛辰:“我爷爷他们呢?”

苏洛辰气愤的说道:“中计了。”

他跟我说了遭遇,苏洛辰根本就没有陪我来这里,我爸现在就在祠堂大门外面,但是进不来,只能叫我的名字,而我跟着我爸,那时候其实并不是,包括苏洛辰。

我爷爷他们察觉到了,但也被阻拦了,他们看到了一些纸人抬棺材,等追上去才发现,棺材里面空空如也。应该是那个老韩头在搞鬼,这是来了一个调虎离山啊。

到现在爷爷还没脱身,我转念一想,又对苏洛辰问:“那你呢?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苏洛辰嘿嘿一笑,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等出去了再说。

说完,苏洛辰从身上掏出了一个黑色的瓶子,然后狠狠地摔在了挡住在门口的寿衣纸人身上,啪的一声,瓶子碎裂了,一股呛人刺鼻的怪味弥漫出来。

“美女,知道纸人最怕什么吗?”苏洛辰对我俏皮的眨巴眨巴眼睛。

“什么?”我问。

接着苏洛辰都没回我,右手随即掏出打火机点燃,对着前面的纸人扔了过去。

轰的一声,还在半空就升起了一股热浪,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火苗子冲的老高,差点把我头发都烧了。

苏洛辰那个小瓶子装的助燃剂,挡住门口的几个纸人一下就遭殃了,浑身都燃烧起了熊熊火焰,这些纸人就好像是肉身,里面是老妖婆拘的那些冤魂,从而操控这些似人非人的东西。

“现在知道了吗?”苏洛辰得意的一笑。趁着空档,拉着我就从快烧尽的纸人身上窜了出去。

老妖婆倒是略微吃惊,但随后冷哼一声:“哼,阎婆婆我竟然让你们来了,你以为真的能让你们走出去不成?”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

我转过头看院子大门口,那红绳子上面吊挂的纸人已经空空如也,只有绳子在微微的晃动,我瞬间就明白了。

那吊挂门上的纸人,活了。

我本来以为这纸人闹凶已经结束,可是没想到还有这一出,我四处看,生怕自己被杀,那纸人杀人之后,竟然自顾自就往屋子里面走去。

我现在算是知道了,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跟老韩头和阎老太有关系,可是我现在已经来这个地方了,我知道想要离开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于是乎我鼓足勇气。

我在院子里小心翼翼的大量四周,喊道:“老韩头,阎老太,你们在哪儿,我来了,出来吧。”

我喊了几声没人理我,我又害怕被突然钻出来纸人给割了脖子,还心有余悸的四下小心翼翼的乱看,现在情况不同,北冥夜没有在身边,我不能大意,这地方对于我来说,不比黑水门哪里好多少。

“走吧,你赶紧走吧,这地方不好!“我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然后我感觉裤子被什么东西拽了下,低头一看,原来是苏洛辰。

是苏洛辰!?

我突然意识到刚才苏洛辰不是倒在地上了吗,可是现在的他虽然脸色苍白,可是依然活着的啊!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我惊恐的的瞪大眼睛,看着苏洛辰零散慢慢地爬了起来。

这比让我看见他变成鬼更让我心悸,我想挣脱他的手,一使劲,然后往后面退去。我这一退,突然感觉像是进了什么阵一样,然后听见背后一声让压根子发酸的吱呀声,似乎是什么门开了。

我转头看见是祠堂里面那个屋门开了,但是祠堂里面挂着很多帆布,祠堂有一座破佛像,地上也是满目疮痍,随着房屋的大门打开,里面那些帆布就好像是张牙舞爪的手一般,零散不停的晃动起来。

隐约间,我看到祠堂的正中央好像矗立着一个身影,只不过帆布晃动的很快,我有点看不太真切。

“纸人,都是纸人,车里也是纸人,背后也是纸人......“苏洛辰疯疯癫癫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心里一惊,回头往那鬼车看去。这确实是那个鬼车,车顶上上次被北冥夜一把捏碎的那铁皮茬子还有,但是那里面坐着的人,现在尖嘴猴腮的,那是淑琴婶子。

她怎么会出现在鬼车上面?

但我有瞬间明白了,原来这一切还是老韩头和老妖婆的计谋,看来淑琴婶子的死,还有大清早吴老桂上门闹事,都是老妖婆的手段了。

我转头回去,瞥见祠堂打开门的堂屋,里面有个有个身影。正低着头。衣服是我爸的。

但是我并不确定,因为帆布遮掩了,加上堂屋里面昏暗,我看不太清楚。

可是那堂屋对我说,就是梦魇一样的存在,有点不敢进去。我进来之后,老韩头和阎老太就一直没有声音,而且我现在回头看,这才发现身后空荡荡的,不是我的身后。

而是整个院子都空荡荡的。

原本在院子里的苏洛辰,已经活过来的他此时了无踪影,但是门口挂着的白纸人还静静的吊着,夜风吹过沙沙作响。

到了现在我自己都不确定,苏洛辰到底有没有跟我一起来到这里,难道最开始我就出现了幻觉?

还是,有什么东西故意在扰乱我!

我分不清楚了。

犹豫了一会,喊了几声老妖婆没人答应,我走到门口,朝着我爸喊,以为能叫醒他。可是现在他就像是低头认错一样,帆布盖住脸,没理我。

我便微微的想过去,刚想伸手去抓我爸的时候,感觉背后有人推了我一把,砰的一声,我撞进了屋子里,我惊叫了一声,下意识进来就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除了感觉有点冷之外,似乎是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慢慢睁开眼,熟悉这里面的光线,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刚才我在门口见到我爸的影子,现在居然不见了!这祠堂屋子很空很大,似乎是中间放了一个大桌子,桌子上有东西。我拿出手机来照一下,看见桌子上用红色的那种绸布蒙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那盖头太红,像是用血染成,在这地方妖的不像样子。我不傻,心里想难道这是人的头?老韩头想要的尸体,到底是谁的尸体?

她一定也是想让这尸体跟头放到一起?

我心里有点别扭憋尿计划,膈应的慌,但是那用红布包裹的东西,让我很想看看,我下意识就走过去,但是在这个时候,院子传出一种呼哧呼哧的声音,就跟得了哮喘病的人一样,呼吸卡喉咙里发不出来似的。

我心里一惊,本能的想要躲藏起来,可转身就感觉一个东西搭在我肩膀上了,这给我吓的。可是转头一看这里面空荡荡的啥都没有,但这种看不见更让我难受。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猛的抬头一看,这一看,差点三魂七魄都给吓出来了。

吊着的人,上面房梁上,全是吊着的穿寿衣的纸人,密密麻麻的,像是挂衣服一样,围成了一个诡异的圈子,穿着宽松的藏蓝色袍子,脚尖隐约从里面楼露出来,不用多想,刚才肯定就是这玩意踩我肩膀了。

我爬起来想要冲出去,可这次听见我爸在里面说话:“婷婷,你怎么来了?!”

我一听这话激动的要哭出来,顺着声音看见我爸站在屋子西北角上,脸上表情苍白,眼睛里倒是有神了,但是这神让我有点心悸,感觉有点怨毒。

我说爸你没事了,赶紧过来啊。

我爸说,你小点声,别让那他们听见!

我神色古怪的盯着我爸看,发现他眼珠子在不停的转悠,像是在快速的思考,又好像是在不停的打量我全身。

我问:“爸,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爸叹息了一声,说原本想一个人过来,把这个事情给处理了,但是没想到这里没有看到活人,全部都是吊着的纸人。

我沉默不语,僵持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到我迟疑,我爸赶忙又对我说:“婷婷,你想不想救你妈?”

我爸这话说的,好像带着质疑的口语,我说当然想了。

我爸盯着我,片刻说:“你过去,把那个桌子上放着的公布揭开,那里面是一个坛子,你只要打开那个坛子,你妈就没事了。”

我听的不是很明白,可是我爸却很着急的在阴暗角落里对我说,:“你还犹豫什么?你不想救你妈了,你快去呀。在犹豫就来不及了,快快快,他们要来了。”

我还是没动静,我内心其实很挣扎,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到现在为止,我承认了,自己在性格方面,依然还是遗传了我爸的基因,越是紧张的时候,就越是迟疑不定。

我吞吞吐吐的问:“爸,你来这里这么久了,为什么你不去打开这个坛子?”

“因为这个坛子只有你才能打开。”我的声音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见到我还在犹豫,我爸声音有点凶了,对我吼道:“你还愣着干嘛,快去打开啊。”

这话说的太有诱惑力,可是我爸这种状态让我感觉不对劲,我让他赶紧跟我走,然后我们回去。等告诉外婆和爷爷了再做打算,我爸一听这话着急了,骂我咋这么不听话,是不是想害死我妈。

我从小就有点害怕我爸,这么一说我不敢了,想要过去拿桌子上被公布包裹着圆滚滚东西的时候,眼睛余光瞥见我爸,发现他嘴上露出一个十分邪门的笑,我抬头看他,他还是

憋尿计划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皱着眉头有点怨毒的样子,哪里笑了!?

这太邪门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院子里面砰的一声,好像是门被撞开了。

我爸听到这声音眼珠子又是一阵转悠,赶忙对我说:“婷婷,你快点,老妖婆回来了。快快!”

我确实听到院子外面的门被撞开而发出砰的声音,隐隐的我还听到了车子轰鸣声音,还有按喇叭的声音。

难道是院子那辆鬼车?

我这样想着,脚步慢慢地走过去,在桌子旁边刚要伸手去揭开包裹住的红布,我爸还在不停的催促快点,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又突然听到了院子外面传出一个声音。

“婷婷,你在里面?快出来!你赶紧出来。”

当我听到这声音,我浑身就炸开了,只觉得浑身感到一阵的毛骨悚然啊。

因为声音是我爸的,祠堂外面传出了我爸的声音,可是屋子里面的是谁!?

“不要听他的,老妖婆,是那老妖婆在故意用计害你,婷婷,你快点打开,打开这个坛子,这一切就结束了。快点啊!在不动手就来不及了。”堂屋里,旁边我爸的声音传出来,他对我着急的吼道。

这下我真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我读书最怕的就是二选一这种问题了,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很危机,我感觉一旦出错,真的要出大事情。

“爸,我们还是回去吧。”我犹豫着,哆哆嗦嗦把手伸出手,但是没有去揭开盖住那个圆滚滚东西的红布。

“你是不是不想救你妈了,你咋不听话?”我爸更加着急了,而且那声音隐隐的透露出了凶恶,变相的出现了沙哑和阴沉。

我感到不对劲,慢慢地往后退,见我想出去,我爸整个脸一下拉了好长,通的一声,这房间里面的灯亮了起来。不是电灯,而是白纸灯笼,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屋子上面挂着很多白灯笼,刚开始被帆布和夜色挡住,我看不见,现在突然亮堂起来,给我吓的不轻。

这灯亮起来后,我看见我爸正贴在那西北角上,身子笔直,就像要缩进墙里面去一样,动作说不出的诡异,我也顾不得太多,想要过去给他拉出去。可是步子迈开一半,我就再也走不动了。

因为上前一步我才发现,我爸是笔直横着站在角落的,正确点说,他只有半截身子,从西边的墙壁伸出来的,然而现在他还是活着的,嘴里怪笑着盯着我。

见到我识破了,他也不意外,嘴巴怪异的张了张,还对着我眨巴眼睛,说:“哎,你咋个不听话呢?非得吃点苦头才肯服软。”

这情况我顿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我爸应该是最开始并没有从我们家出来,我跟出来的时候不是他,我犹豫想要回去的时候,碰到的苏洛辰,或许也不是真的。

我是被骗到这里来了,差点就中计了!

“婷婷,你快出来啊。”我爸还在外面喊我的名字,也不知道到底遭遇到什么了,我嘴里惊恐的叫了一声,就要往外面跑,但是在这个时候,祠堂的两扇大门,碰碰两声闷响,竟然给合的死死的。

整个祠堂里现在阴阳怪气,这祠堂本来就荒废了,没有任何灵气,破佛像显得锈迹般般,我知道,就算是有神灵,也不可能保佑我。

现在那些白灯笼吊挂在祠堂上面,绿幽幽的,显得格外吓人。

就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身后呼哧的两声咳嗽,回过头就看到破佛像后面走出来一个罗锅腰杆的老太婆。

是鬼火村阎老太。

果然他如今和老韩头联手了啊,这老妖婆来我们村子,肯定没啥好事,淑琴婶子坐在鬼车上也是这老妖婆一手策划的。

“嘿嘿,丫头,还真是有缘啊,我们竟然又见面了。”老妖婆看到我脸色舒展了,那阴沉沉的老脸就跟恶鬼似的,怪笑了几声。

我现在真的是又惊又怕,往旁边看的时候,才发现从墙里钻出来,和我爸一模一样的身影不见了,外面的声音也都没有传出来,就好像开始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老妖婆是站在佛像前说这话的,我回头的时候,看见她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了一张供桌,正对着门口,供桌上香烛魂幡尽有,但最中间的那个东西我瞅的眼熟,是刚开始摆放在桌子上的那个被红盖头遮住的东西。

此时红盖头已经掉落了,然后露出来的是一个坛子,上面刻画着一些图纹的瓷坛。

我脑袋里不停快速的思考,想要找到方法离开这里,但这老妖婆的经验比我老辣的很多,我就算装的在深沉,也瞒不住她。

老妖婆冷哼一声,对我说不要白费心机了,我外婆的手段她是知道的,还有我爷爷薛老狗,想要来这里救你,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