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卡号后四位测吉凶: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向阳那边的端午节,金芳给作坊的工人发福利,依然是大方的让人满意,即便是临时工,也都一样不少。

大家都盼着转成能签合同的长期工呢。

向阳瞧着金芳怎么管理两朵糕点作坊,就同小老鼠一样,不过老鼠偷粮食,他偷学媳妇的招数。

像模像样的弄了一套媳妇这边的管理办法,给人发福利。

若是有意向长期合作的,也可以签合同,不过那份合同请金芳一块在家里琢磨了小一个月。

感觉自己这个车队终于有那么点意思了,不至于有个风波,随时都散摊子。

最让向阳高兴的还是,年后自己给媳妇的钱,媳妇给自己买车了。

人金芳说了,算是入股的。所以自己这这车队一半是媳妇的私产。

等大伙都忙活完,都是端午的晚上了,吃着老太太包的粽子,向阳同小六给金芳倒酒,表达一下敬仰之情。

还要询问金芳到底收回来多少张点心包封皮。

金芳:“满打满算,送出去的也就是五十斤点心吧。”

向阳皱眉,算了算:“那不能,咱们家这一年,不可能只卖出去这些点心。”

金芳:“你当谁家能留着这样的玩意。再说了,谁家吃点心,还非得要个封皮。”

向阳一拍脑门:“可不是吗。这样一算,过来换点心的也没有多少。”

向小六:“嫂子你是不是一早就这么打算了,怎么不提前同我说一声,这段时间,我可闹心了。”

金芳:“是有,不过提前说出银行卡号后四位测吉凶去就不灵了。”

小六点点头,只要点心卖得好,她不知道就不知道吧:“那是,这要是让卢月给学去了,咱们还闹腾啥。”

跟着:“八月十五的时候,就怕她要跟着咱们学。”

金芳那真是把握十足:“这个她学不来。”

小六不是很明白,茫然的看着金芳:“为什么。”

金芳:“她那点心盒子多精致,乡下人家谁会把那东西扔了。”

金芳:“最关键的还是,她那买卖,我看着也不是她一个人说了能算的。”

向阳:“可惜不能一巴掌拍死她。”

金芳:“谁说不是呢,蹦跶,蹦跶,总能过来恶心人。”

金老太:“在村里咱们都不怕她,闹腾到镇上也就那样。现在好了,看着没什么长进,让她蹦跶好了,没她,还没人知道咱们两朵点心呢。”

老太太那是真的这么认为,以前她自己都不怎么在意两朵这个招牌。

托卢月的福,她都记住自家点心的招牌了,而且知道这个招牌这么重要。

小六:“还真是那么回事。”

金芳跟着点头,总要碰到竞争的,权当是练手吧。

就听老太太说道:“我们都能稳得住,主要还是向阳你。我就怕那小妖精不走寻常路,买卖上吃亏了,回头打歪主意。”老太太担忧的是人。

金芳失笑,对着向阳挑眉:“老太太怕被人釜底抽薪。”

小六噗嗤就笑了,可怜的四哥呀,怎么就沦落到这份上了。

向阳黑着脸:“奶,你当我啥人,我还能同我闺女亲妈的敌人握手言和。”

握手言和什么的都是客气话,小六:“我奶怕你被人勾搭走了。”

向阳恼羞:“大姑娘家家的说什么呢。”

小六才不怕他呢:“不信你问奶。”

老太太:“咳咳,我还是相信咱们家向阳的。”

感觉把小六坑了,立刻给小六放手里一个粽子:“尝尝,你喜欢的”

小六那句,奶你怎么可以这样,愣是没能说出来,被粽子给嘟嘴了。

金芳看着向阳:“你闺女亲妈?非得这么绕。难道你能同你媳妇的敌人握手言和?”

向阳:“一样媳妇等于闺女亲妈。”

老太太:“说闺女亲妈怎么了,这关系比啥都靠谱。”

金芳看看几个人,算是没有在挑刺。

好半天之后老太太来了一句:“就卢月弄得那个点心盒子,十个放在一起,卖废品都能买已经糕点了。换点心不合算。”

小六金芳好半天之后才想明白,老太太再说,卢月学不来两朵糕点这招。

有点脑子的都知道不合算。

金芳心里就想,老太太对收废品这个行当,到底多执着,这都能从这个出发点考虑?

同向阳说道:“我是不是挡住了奶的康庄大道,你说奶是不是还想着收废品呢。”

向阳也是没想到,老太太能从这个方面考虑问题。

赶紧安慰媳妇:“不能这么想,咱们主要是心疼奶,怕奶累到了。”

跟着:“就是这么回事,那么大岁数了,发展那么大的事业做什么。”

金芳跟着点点头:“就当是这样吧。”

不然还能怎么样。能让老太太再去收废品吗?

这个心愿,金芳向阳都不想成全老太太的。

这人有时候就经不住念叨。谁能想到大过节的,卢月竟然上门了。

看到卢月,在看看卢月手里的点心,尤其是点心盒子,确实有分量。难怪老太太能想到点心盒子能当废品。

金芳:“你也太客气了,串个门还带东西做什么。”

关键是大家的关系没有熟悉到需要过节时候走动的地步。

卢月打量金芳的家,随口说道:“家里有老人,应该的。”

金芳更随意:“那我不客气了。”

请人坐下,卢月再次四处打量一番,心里有点酸。向阳是自己看上的,这一切的都该是她卢月的才对。

卢月把眼里的嫉妒压下去,才缓缓开口:“这里很不错。”

金芳心说,用不到你点评,有事说事多好:“老太太布置的。”

卢月:“我是说这里地段不错。”

什么意思,不想承认这地方,这家同金家的关系。

金芳抿嘴,微笑:“下手早,倒也不贵。”

卢月:“你这眼光总是很独到,下手也快。”

边上的向阳听出来点不一样的东西,摸摸自己的鼻子。怎么都觉得自己被内涵到了。他是被媳妇下手的那个。

金芳那是真的不想搭理她这种话

银行卡号后四位测吉凶:

外之音:“好日子,总不是别人送手上来的。不偷不抢,我也还成。”

卢月抿嘴不吭声。她追向阳的时候,向阳眼瞎,还真不能说是金芳抢走的。

喜欢重生80年代好日子请大家收藏:

金芳开解老太太:“叫什么,也就那样,咱们自己先稳住了。别慌。”

小六:“咱们两朵不怕他们。”

老太太:“防着她使坏,那就不是个走正路的。”

对于这点金芳那是相信的。真要是正经做买卖,就不会有批发站那一出。

不过自己已经有了准备,卢月想要使坏也不容易。

她金芳也不是面捏的,电视剧,看多了,没学会怎么折腾坏点子,防范那真是能做的很仔细。

你想不到的坏,我都能防着你。而且看卢月折腾御尚糕点宣传那点本事,真不是多精明的。

金芳同小六两人把采买原料这块给看严实了,但凡不是从点心的质量上出问题,他们都扛得住。

看出来了,卢月这是准备五月节在冲一把的。

金芳知道卢月富裕,可这么大一个作坊,真要是不挣钱,也不是一个小姑娘的财力能抗住的。

金芳能有今天,那是一家子,几年的蓄力。

那是有向阳同老太太后面的财力后援呢。

偶尔被御尚糕点给跑到前面,小六就要着急上火的。

金芳则稳稳的折腾自家的小包裹皮。愣是一点没把御尚糕点放在眼里。

老太太心说孙女倒是个稳得住的。不过不耽误她自己心里上火。

老太太恨不得把卢月同她的御尚糕点给团吧团吧扔臭水沟里面。

向阳还帮着金芳在县城外面找了一条销路。用实际行动来帮助媳妇扛住商业竞争。

金芳心里老领情了,这男人把她的事情放在心里了。

安慰向阳:“咱们作坊的点心一直都不愁销路,你不用这样帮衬我。”

向阳:“也就是顺便而已。我这不是刚好有这个便利吗,我知道你肯定能成。”

说是这样说的,可到底还是为了媳妇的作坊牵着一份心呢。

但凡认识的人,认识的单位,能打招呼的,向阳都帮着媳妇套套关系。

人家单位发福利的时候,经常有两朵的点心。这些都是向阳帮着两朵糕点联系的业务。

就是向阳他们车队的车兜子上,向阳也让人喷上了两朵糕点的字样。

小广告打的很积极。

可能效果甚微,可这份情谊金芳那真的感受到了,这就是两口子。各种形式上的支持。

当然了,最给力的还是向阳给媳妇塞钱。

向老板说了:“卖多,卖少都别同他们生气,咱们不差这份钱,你男人能挣。”

呵,口气豪迈的金芳觉得她退居二线当全职太太也可以了。

听的老太太都撇嘴,没好意思把自己今年澡堂的钱拿出来塞给金芳。

小六更是翻白眼:“我同嫂子也挣钱呢,能差了这个。”

好吧,向阳扫一眼妹妹,人家说话还挺狂。看来两朵糕点真的还扛得住。

虽然压力挺大,可他们的作坊订单一直都没少了过。

那不是外面御尚糕点的广告很猖獗,让向阳同老太太感受到压力了吗。

他们那是真的不知道,金芳作坊里面的运转情况。

银行卡号后四位测吉凶芳同小六安慰家里的人:“我们的订单,一直都没少了过,你们少操心。”

不过向阳给的钱还是收了。难得老太太都没有拦着,向阳给她私房。

然后一家子人就那么看着御尚糕点各种折腾。

就在五月节的前半个月,金芳放了大招。

打出去的广告就是,凭借他们两朵糕点的包裹封皮一张,可以九折优惠买两朵糕点一斤。

十张两朵点心封皮,送糕点一斤。端午节专属福利。

小六同向阳被金芳的操作给惊呆了。原来她嫂子一直在憋大招呢。

金芳还特意同小六推出了新的点心样式,不卖,专门送拥有十张点心包封皮的顾客。

别管是镇上,还是城里,这消息都够惊动的。

大伙明面上都在说,谁家吃了点心还能留着那玩意。

可背地里都去家里翻找点心包的封皮了。

真的就有仔细的人家,点心包的封皮留着呢。

所以县城的点心铺子门口,聚满了人。知道怎么回事的看个热闹,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也要驻足询问一番。

这则广告,这个操作,那真是一波相当到位的宣传。

端午节前后,大家耳朵里面都是你家有没有两朵的点心包封皮。

向小六乐疯了。御尚糕点折腾的那点宣传算个什么?就说自家嫂子不是被人欺负了不还手的人吗。

御尚糕点从过了年就蹦跶,也就那样。

向阳都在琢磨自家媳妇的这波操作,能不能拿来用在自己的买卖上。

而且人家向阳小六都说了,还是看书,看报纸好,他们没能想到这里,肯定还是看的少了。

明显他们平时不够努力。两人没事的时候就陪着金芳后面看书,这次看的可认真了。

他们认识到了智商上的差距。至少这两人是这么认为的。

金芳肯定也不会解释,自己那是见识的比他们多,同智商关系真不大。

金老太看着孙女被人追捧,尤其是孙女的买卖做的风生水起,那真是高兴的满张脸,笑的就剩下一嘴假牙了。

为了这点事,连两朵最近都失宠了。

端午节,向家哥几个都是忙碌的时候,向大队长媳妇现在也不太专注于过节什么的了。

反正儿子们闲下来的时候随时可以聚聚。非得耽误孩子们买卖做什么。

再说了,也没工夫计较这个,儿子们孩子都多,即便是请人带孩子,家里也得有人照看。

所以过节的时候,家里孩子都是被打包送回老家的。

足够向大队长媳妇忙活的。

尤其是老大家两口子,没皮没脸的,小孙子嘴壮,奶粉吃得好。

老大媳妇基本上就把孩子塞回来了,向老大偶尔想儿子了,接过去顶多两天,就被媳妇催着把孩子送回来。

向大队长媳妇偶尔抱怨两句,数落儿媳妇对孩子不上心。

向大队长就说:“能放心让你带着孩子的,也就是老大两口子了,知足吧。”

大队长媳妇生气,可也得承认,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人家老二两口子再怎么忙,都没有把孩子送回来过。

抱着小孙子,竟然是捞到一个就知足的心态了。轮不到他们挑拣。

喜欢重生80年代好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