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玄子书籍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这是什么意思?听着像是某种暗号。

洛虹心中一动,下意识地用异界语道:

“九为螭吻!”

“螭吻?原来你是老九的后人!祖上的血禁令牌可有传下?”

八级龟妖面上一喜,又重新用乱星海的语言道。

还真是暗号,看来他是误会了什么。

不过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件好事,这家伙毕竟也曾是化神修士,不是能简单搜魂的存在,不如将错就错,获取更多关于这地方的情报。

此时,洛虹取宝的心思已经淡了,真要是那位出的手,他现在取了这巨兽的遗宝,百分百要被盯上。

而他本身又是秘密极多的人,这买卖着实是不划算。

不过,只是在这秘境中探索一番的话,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能领略一点时间法则的皮毛就最好了。

毕竟,他所追求的质量大道在推演到极致后,空间和时间理应会成为下属法则。

所以,了解这两大法则,应该能对他的道途,产生一定的帮助。

“血禁令牌?你说的可是这个?”

洛虹依旧冷着脸,手掌一翻,拿出了得自太平密库的那枚九字螭吻令。

“不错,就是这个!没想到老九还有后人存世,今日更是让我们在此地相认,当真是缘分。”

确定洛虹的身份后,八级龟妖的语气骤然熟络了起来。

“前辈与洛某家祖来自同一个地方,确实是叫人惊讶,但不知前辈与家祖是何关系?”

洛虹故意将语气缓和了几分,但话语中仍然露出一股戒备的味道。

“贤侄,实不相瞒,我正是当初的夜龙九祖之一,与你家祖平时都是以兄弟相称。

虽不说关系有多近,但也是实打实的自己人。”

八级龟妖继续试图拉近关系道。

“如此说来,前辈岂不是活了有数万年之久?!”

洛虹故作惊疑地道。

其实,他心里明白,有些秘术是可以让元神挨过数万年光阴的,只是必定有很大的后患。

当下他这么问,便是为了套出对方的一些神通手段。

“看来老九并未传下太多的东西,贤侄可知我洞玄子书籍等九人为何要用九位龙子的名字作为代号?”

八级龟妖看似随意地问道。

试探我吗?不过倒也是巧,我修炼的正是水行功法。

“螭吻者,龙之第九子也,喜吞而善水,正合洛某祖传之功法。

前辈以霸下为代号,莫非功法神通也与此兽神似?”

洛虹一边说着,一边展示了自己精纯的水行法力。

八级龟妖见状不禁点了点头,心中最后一丝疑虑顿消,什么都能骗人,唯有功法修为骗不了人。

因为这种东西,没办法事先做准备,只能是什么就是什么。

“霸下者,龙之第六子也,与龟神似,力大无穷,寿元绵长。

我当初选择这一条道路,便是为了能长生久视,只是事与愿违,虽然穷尽心思活到了今日,却也只能靠着这具肉身的滋养,勉强维持自己的神魂不散。”

选择?听他的意思,仿佛夜龙九祖是一同获得了某个传承。

洛虹眼神一闪,暗暗想到。

至于此魂对自己状态的描述,洛虹也是相信的。

毕竟,当时在与金蛟王的一战中,他基本没有针对八级龟妖,镇海诀只能压住肉身,此人的神魂如果真有离体的余裕,那此人后来也不会落到洛虹手中。

“原来如此。”

洛虹点头沉吟了一声后,突然朝八级龟妖拱手道:

“晚辈不知前辈与家祖有此渊源,此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无妨,反正这也不是我原本的肉身,你也没有故意折磨于我,些许误会不算什么。

当下最重要的,便是前往

洞玄子书籍 免费完整版,

此地的中心,拿到那件能掌控时间的灵物!

如此一来,我便还有恢复往日修为的机会,贤侄日后也能借此物让修为突飞猛进,想必贤侄也不愿错过吧!”

疑虑消除后,八级龟妖便不再犹豫,说出了他之前诱骗洛虹来此的目的。

不,我很想!

洛虹暗暗腹诽一句,而后故作激动地道:

“前辈,那件灵物到底是什么,为何能有操控时间的莫大神通,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此事说来话长,不过现在光阴雨下得正急,倒也是没法行动。”

看了眼白岩外的雨势,八级龟妖皱了皱眉头,接着又道:

“贤侄也知我等的原生界面乃是灵气微薄之地,纵使是天纵奇才,也最多能修炼到元婴后期,无法突破化神瓶颈。

而化神境界尤为关键,乃是飞升的必要前提,否则便是找到稳定的空间节点,遁入其中也是必死无疑的。

所以,我等原生界面的修仙者自古以来,便是困居一界,不得飞升。

况且由于天道崩坏,出现了异鬼那样法则异变的奇物,其中有些甚至会针对元婴以上的修士,更是让我等苦不堪言。

好在,数万年前的一日,有同道在一处周围满是异鬼的绝地中心,发现了一座巨大的山谷。

谷中不但有着超乎想象的浓厚五行灵气,而且还具有进阶化神所需的天地元气!

得知这个消息后,所有的元婴修士都不要命地硬闯外围异鬼的地盘,最终只有少数进到山谷之中。

而谷内也不是什么善地,实力强横的凶兽极多,我等只能报团取暖,才能占得一块修炼之地。

我与你家祖他们都是当时少有的元婴后期修士,所以很自然的就结成了联盟,后来关系好了,便渐渐以兄弟相称。

在谷中修炼了差不多三百年,我们兄弟九人便都进阶了化神初期,并以进阶的先后顺序,进行了排位。

此后,我们九大化神一边在谷中横行无忌地搜刮着各种灵物,一边寻找空间节点图谋飞升。

没过十年,老九就在谷中寻到了一个空间节点,只是此节点异常不稳定,通道中空间风暴时有发生,而且规模极大,便是我们九人联手,也难以抵御。

而就在这之后不久,老五便在谷中寻到了那件灵物。”

说到这里八级龟妖不禁停顿了一下,仿佛又回到了当时那个决定他命运的转折点。

“那是一缕金黄色的火苗,可即使直接触碰也感知不到任何温度。

时时刻刻地在吞噬着天地元气,却没有一丝变化。

唯一的特点,就是能让一尺内的草木迅速发芽生长。

初时,我们都没往时间之力那方面想,只以为此灵火是木行灵物,这才能催生草木。

直到老九突然拿出一物,让此灵火大补了一番后,才让我们意识到此火的真正神异!”

“家祖拿出的不会是那种米粒状的晶石吧?”

洛虹突然插嘴道。

“不错,看来老九当时是说慌了,那东西他并没有用尽。”

八级龟妖凝视了洛虹一眼,随即又摇了摇头道:

“这些都不重要了。

在吞噬了老九拿出的东西后,那缕灵火便膨胀到了磨盘大小,对周围天地元气的吞噬能力大增,也让我们九人看到了一些幻象。

这些幻象颇为玄奥,看时明明清晰异常,但事后除了一些感悟外,只能记得寥寥几幅画面。

贤侄若有兴趣,我可以给你描述一番。”

不!我不想知道!

“这就不必了,这场雨也快下完了,前辈还是接着往下讲吧。”

洛虹找了个理由拒绝道,他可不想知道一些,目前还不该知道的东西。

“因为那些感悟,我们各自得到了一些玄妙的功法。

正好进阶化神后,原本的功法已到极限,我们便都没有犹豫,纷纷转修新得的功法。

只是后来,那团黄金灵火就有些不受控制了,时间之力的可怕不用我说,贤侄也应该清楚。

当时只有老五因为用秘术抽出过一丝灵火,炼成了法宝,才可以接近此火,其余八人甚至连靠近都不能靠近。

而待新功法修炼得差不多后,我们发现若是集我们九人之力,却是能对此火产生一定的影响,于是就打起了借用此火的时间之力飞升的念头。

或许是因为进阶化神的缘故,那时我等已不能离开山谷,否则必定被大量异鬼围攻,而平时大多数异鬼都有固定的地盘,不会轻易走动。

所以,我们当时只能选择山谷中的空间节点,也就是老九找到的那个。

我们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借用时间之力避过通道内的空间风暴,进而成功飞升。

只是我们刚将那黄金灵火移至通道内,异变就发生了。

空间与时间的力量结合后,产生了我们没有预想到的变化,使得整座山谷都随我们一同进入了空间通道。

待我们回过神来时,就已来到了人界,并且很快就下起了雨,而当时的我们并没有防备。”

八级龟妖哀叹一声,道出了他寿元大减的原因。

原来,黄金灵火来到人界后就立刻产生了新的变化,演化出光阴雨的异象,当时的夜龙九祖被淋了个正着!

之后的事情不用八级龟妖说,洛虹也能想象出来。

突然出现的光阴雨让谷中的夜龙九祖和一众凶兽都慌了神,疯狂地寻找出路,虽然最终从夜龙岛逃了出来,但也因此将黄金灵火失落在了秘境之中。

“家祖和前辈竟有这样一番奇妙的际遇,真是让晚辈惊叹。

不过,那黄金灵火既有如此神通,前辈又为何会甘愿想让呢?”

洛虹目露警惕之色,狐疑着道。

“呵呵,贤侄还真是谨慎。

我自然是不愿想让的,可时间之力也不是万能的,能借其恢复往日的元神修为已是万幸了,想要重获肉身是不可能的。

而以贤侄如今的神通,我若出手争抢,必是死路一条。

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所以不该有的念头,我不会有。”

八级龟妖毫不掩饰自己的对黄金灵火的觊觎之心,但他也直言抢不过洛虹,所以没那念头。

“晚辈还有最后一个疑问,如果晚辈并不是螭吻令的传人,前辈原本准备怎么对付我?”

洛虹沉吟了一瞬后问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可能就是六道极圣给他准备的陷阱,所以他很有必要弄清楚。

“不用什么特别的计谋,只需告诉你关于黄金灵火的消息,你自会去中心处搜寻。

而那里本身就是一处险地,除非有禁制令牌,或是修炼了那九门功法中的一门,否则都会迷失在其中。

运气差点的话,还会被空间乱流扫到,放逐到我们的原生界面去。”

八级龟妖直言不讳地道。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才会在发现洛虹是老九后人后,就立刻想要合作,而不是阴谋算计洛虹。

毕竟洛虹是既修炼了功法,又有血禁令牌,那个陷阱对他而言根本无用。

只是八级龟妖并不知道,洛虹此刻已经在心中骂了起来。

对他而言,运气差点才会发生的情况就等于是一定会发生。

换句话说,他只要着了道,基本上就要流落到下界去,然后不是被困死在那里,就是被异鬼围杀死。

虽然这也不能怪洛虹不谨慎,毕竟任谁都想不到会撞上道祖的作案地点。

但洛虹还是心中一凛,暗暗告诫自己以后还是多龟着一些。

毕竟,道祖以下,都是蝼蚁啊!

“夫君,此人说的话可信吗?我怎么觉得像是编出来的?”

元瑶在一旁听罢后,不禁朝洛虹传音道。

什么时间之力、空间之力,九大化神,集体飞升的,着实有些挑战她的认知极限。

不过洛虹却觉得对方所言大致属实,因为他从中得到的一些线索,是可以和他以往所获的情报串联起来的。

“黑域、夜龙秘境、轮回暗河、光阴雨,这些事物极可能都来自于同一个源头,也就是那团被唤醒的黄金灵火!”

此时想通了一切的洛虹,甚至要比造成这一切的夜龙九祖,都清楚整件事的始末。

道祖的出手是事件的起始,却不是事件的诱因。

夜龙九祖中的老九,也就是太平府君,能够在山谷中得到五色孔雀的真灵本源,才是最为关键的线索。

所以从时间上看,应是道祖出手在前,五色孔雀被杀在后....

喜欢我在凡人科学修仙请大家收藏:

可即便无法用来炼宝,这种硬度的话,斩个一片下来,用来挡雨也不是难事。

既然没人这么做,那应该是少量的白石没有那种神效,或是效果低微。

正好光阴雨快下了,顺带可以验证一番。

而就在洛虹准备探查光阴雨之时,六道极圣却是遇到了一些麻烦,他被吴笙给摆了一道!

在传送之时,他就发现了问题,传送的最后时刻多出了一股空间乱流,这正是随机传送的惯用手段。

一般只会用在大宗门的试炼秘境之中,禁制所添加的些许空间乱流,可以让进入传送入口的修士,随机分布于秘境的各个地区。

六道极圣没想到以吴笙元婴中期的修为,竟敢使用这种传送方式,毕竟秘境中的凶兽动辄九级十级,便是他也不敢乱闯。

吴笙此举就等于是在赌命,而且是输面更大的那种!

“这混蛋不是在孤注一掷,就是有所依仗,倒是把我给害惨了!”

六道极圣看着源源不断冲击而来的虫潮,咬牙切齿地道。

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吴笙却是在秘境中悠哉地飞遁着,他甚至大摇大摆地穿过那些高阶凶兽的领地,直朝秘境的中心而去。

而那些高阶凶兽虽然对路过了吴笙咆哮不止,却没有真正地攻击他,只因此时的天象显示,光阴雨很快就会落下来。

所以,现在秘境中所有的凶兽都会躲在自己的巢穴里,也就是那种白色岩石的下方,绝对不会外出一步。

万三姑的运气不好不坏,没有传送到虫群的巢穴里,也没有去到什么灵地,此时也是不敢随意活动。

光阴雨的情报就在夜龙岛的典籍中,她自然是知晓的,所以见天象有异,便立刻找了处避雨之地,解决了盘踞在中的凶兽后躲了起来。

细数下来,进入夜龙秘境的五人,竟是修为最低的吴笙,此时最为自如。

......

片刻之后,金黄色的天空中开始落下一颗颗淡金色的水滴,没过一会儿便下成了一场小雨。

“这光阴雨从外表来看,倒是与普通灵雨差不多,只是颜色有些差异。”

在白色巨岩的下方,元瑶看着外头的雨滴先是淡淡地评判了一句,而后又望向地面感叹道:

“可这加速时间流逝的神效,却是叫人惊叹!”

只见,那些光阴雨滴一接触到物体,便会飞速融入进去,使其一息就如一年般地发生变化。

最为明显的,就是那些在白色巨岩遮盖范围外的奇花异草,它们在雨中不断地枯荣流转,使得外头的景色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忽而大树遮天,忽而繁花遍地,可谓是奇异无比。

“这情形竟有些像韩老魔使用参天造化液后,那些灵药的变化,莫非这些雨滴也有如参天造化液那般的神效?”

洛虹心中诧异万分,不由猜测道。

但很快,他便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

因为从检测到的数据来看,白色巨岩附近的灵气增长并不明显,甚至又时还会跌落。

这说明,别看外头的灵花灵草长得快,但其实灵气在一定范围内是守恒的。

而掌天瓶出产的参天造化露,却能凭空拔高灵药的灵级,这种破坏守恒定律的手段堪称仙神。

想到这里,洛虹用神识锁定了白色巨岩附近品阶最高的一株灵果,待其飞速成熟后,立刻施法一摄,将此果摘到手中。

由于失去了这枚灵果所含的大量灵气,白色巨岩附近草木的长势一下就受到了影响。

而其余地区的灵气,也在一定范围内流转,所以这种影响缓解的速度极慢。

恐怕也只有等到这场光阴雨下完之后,才会彻底消失。

换而言之,想要依靠光阴雨在某块巨岩下源源不断地得到灵药是不可能的。

而雨后那些成熟的灵药也会立刻被凶兽吃掉,所以基本上一个人只能在一场雨中得到一株灵药。

这对寻常修士来说还是很大的诱惑,可对被韩老魔用一袋袋龙鳞果养刁的洛虹来说,就十分的不够看了。

好在他此行的目的并不是灵药,所以当下也不感到失望。

几口将万年灵果当零嘴吃掉后,洛虹将注意力放到了白色巨岩上。

光用肉眼看,光阴雨似乎只是被白色巨岩挡住了,但其实那些雨滴全都避开了白色巨岩,仿佛巨岩生出了一个针对光阴雨力场,用一个无形的椭圆形罩子护住了一片区域。

可洛虹此时不管怎么用神识探查,都不能察觉那无形力场,白色巨岩的灵气波动甚至和之前没有变化。

遇到难题后,洛虹非但没有沮丧,反而兴奋了起来,探索这种未知,正是他的兴趣所在。

神识既然无用,那他就尝试起了别的手段。

当初修炼万相神眼,就是为了获得一只能洞悉万物的神目,此时正是它发挥作用的时候!

只见洛虹单手法决一掐,眉间竖眼便猛地睁开,露出一只明黄色的石化妖目。

此妖目除了拥有石化神通外,还具有奇特的灵子视觉,如果是灵子层面上的变化,就逃不过它的观测。

然而,洛虹用此妖目一瞧,便发现白色巨岩内的灵子十分正常,没有在按照某种规律流转,就只是像正常的天地灵气那般运动。

这说明,灵子并没有发挥一些特殊的作用。

第一次尝试失败,洛虹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手上法决一变,万相神眼在一张一合间就变成了玄阴鬼眼。

此鬼眼对神魂鬼物极为敏感,若是白色巨岩中藏着神魂,定然逃不过它的感应。

只见一道灰黑色灵光从洛虹竖眼中射出,径直照在那岩体上。

然而结果依然令人失望,玄阴鬼眼没有任何感应。

此时洛虹眉头微皱,就准备祭出血吼凶目。

这三种灵目分别对应着精气神三宝,囊括了世间几乎一切的力量,所以如果血吼凶目还是不行,那就有可能是特殊的环境隔绝了这三者的感应。

这样的话,洛虹就得用破灭法目给白色巨岩来一下,看看里头有没有藏着什么秘密空间。

而这之后还是不行的话,那就得先放一放了。

不过好在,随后得到的结果并没让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随着血瞳的睁开,洛虹眼中的白色巨岩发生了变化,一道微弱之极的血光笼罩在巨岩周围。

那些光阴雨滴正是在碰触到这层血光后,才会滑开的。

“原来是精血之力!

那这么说来这就不是石头,而是某种生灵的骨头了!”

洛虹散去神通,语气惊奇地道。

要知道,一个生灵死后的骨头,却能抵御带有时间之力的雨滴,这说明光阴雨的源头绝对与该生灵大有联系。

而如此微弱的精血之力,却能逃过我的神识,必然是触发了屏蔽效应,其本质灵级应当是相当恐怖的。

综合这些信息,洛虹不禁猜测这所谓的夜龙秘境,其实就是一只超级巨兽的坟场!

“搞什么搞!又是一只真灵陨落在了人界吗?不会这么巧吧?!”

先有五色孔雀,后有疑似掌握了时间法则的巨兽,莫非人界就是真灵坟场?

洛虹先是惊疑了片刻,但随后想到他先前的猜测,不禁明白了什么,可神色却是更加凝重起来。

“阿紫,出来。”

随着洛虹的一声呼唤,一道紫芒从灵兽袋中飞出,落地后化作一个紫衣女童。

“主人,这里好舒服!”

阿紫刚出来便感觉原本身上的枷锁消失了,在这里她可以动用全部的神通,而不用顾忌什么。

“你喜欢,这些日子就不让你回去了。

不要去碰外头的雨水,将你手上的玉镯给我。”

洛虹交代了一番后,便伸手讨要玉蛟道。

“嘻嘻,主人,是不是小小玉闯祸了?”

阿紫一边幸灾乐祸,一边将手腕上的玉镯抛向洛虹。

“前....前辈,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玉蛟立刻意识到不妙,哆哆嗦嗦地道。

“洛某现在没心情说废话,只给你两个选择:

一是说出教你谋害洛某之人,二是进阿紫的肚子。

三息之内告诉我答案!”

洛虹之前本就打算在进入秘境后再处理玉蛟的事,只是现在情况有所不同,所以方式就显得急躁了一些。

对于这条胆小如鼠的玉蛟,洛虹实在没有什么杀心,也压根不相信对方会主动算计他。

所以在得知夜龙岛有问题的一瞬间,他就意识到是有人在暗中撺掇这家伙。

当然了,如果玉蛟此时还是拎不清,他也不介意搜魂,自己找答案。

“别....别吃我!是那只乌龟让我这么说的,他说只要进了这里,自有办法让前辈你还我们自由!”

玉蛟完全不禁吓,都不用三息,被洛虹的杀气一摄,便飞快地交代道。

“哼!原来是那个夺舍的家伙!你这蠢货,难道他这么说,你就这么信了?!”

洛虹闻言并不意外,八级龟妖正是他的重点怀疑对象,当下继续套话道。

“这....族长当初对他都有些恭敬,我觉得他不会骗我。”

玉蛟双眼流出玉泪,很是委屈地道。

“罢了,问你也问不出什么!”

见对方这般没出息的样子,洛虹也是无奈了,将其丢回给阿紫后神念一动,就将那八级龟妖从随身玉府中提了出来。

“果然是到了这里,道友,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

被洛虹突然从玉府中挪移出来,这八级龟妖却没有一点紧张之色,反而直视着洛虹道。

“你是异界之人吧,从哪个界面来的?”

洛虹冷眼看着对方,直接问道。

听闻此言,八级龟妖顿时脸色一变,不复方才的平淡,眼中满是惊疑之色。

“用不着这么吃惊,这一点也不难推测,先回答洛某的问题,不然我们之间就没有讨洞玄子书籍论的必要了。”

洛虹毫不掩饰自己的威胁之意,当下的情况十分严重,他必须弄清一些事情,才能做出下一步的决断。

在他的推测中,不光是面前的这个夺舍之魂,还有那夜龙岛的吴笙,都是人界之外的来客!

夜龙岛的九位祖师大概率都是化神修士,但当时又不可能有九位化神修士聚集在突然出现夜龙岛。

这样一来,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这九位夜龙祖师都是和狻猊王一样,是从秘境中出来的。

再进一步推断的话,整个夜龙岛事件应当就是当时那九人所谋划的。

突然出现的夜龙岛,突然出现的九位化神修士,除了集体飞升以外,洛虹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

当然了,他们所用的飞升之法肯定不同寻常,不然不会把一个秘境都带过来,还在人界弄出一座灵岛来。

同样的,这股力量他们也不能很好地驱使,否则作为后人的吴笙也不用这么殚精竭虑地回到这里。

“洛道友既然已经察觉到了,那在下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没错,在下正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修仙者,昔日也有幸进阶到了化神。

不过因为一些意外,使得在下寿元大损,无奈之下成了如今的鬼样子!”

八级龟妖惊容一敛,摇头唏嘘道。

“谁问你以前的修为了,给我说说你原生界面的情况,是不是天道崩坏了?”

洛虹很是不满地皱眉道,对方的回答根本就没在点子上!

“啊这....洛道友是怎么知道的,难道....”

八级龟妖再次大为震惊地道,说出最后两个字时特意换成了另外一种语言。

洛虹一听便明白,他没有猜错,对方真是来自那个黑三曾今去过的界面。

因为八级龟妖所说的那种语言,正是黑三记忆中,那个界面的人族通用语。

“淦啊!我就知道玄天之物这种好事轮不到我!”

洛虹在心中怒骂一声。

修炼时间法则的陨落巨兽,疑似被超级大能打崩的界面天道,这两个线索加起来便指向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这个地方,很有可能是道祖清除对手的作案现场。

至于是哪个道祖,洛虹不敢说,也不敢想,他现在只想溜。

“六为霸下!”

就在这时,八级龟妖突然用异界语言道。

喜欢我在凡人科学修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