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划为9个阶级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听到地下室传来的脚步声,楼上客厅中的三人立刻起身。

不多时,就看到夏德一脸严肃的从楼梯口出现。时间已经是傍晚的六点了,客厅的窗外,圣德兰广场笼罩在秋日的晚霞中,但夏德却没时间欣赏这幅落日的美景。

抱住了欣喜的跑过来的猫,夏德示意大家坐下说话:

“我的确到了米德希尔堡。”

夏德说话很直接,而他一下午没回来,其实医生、多萝茜和露维娅也差不多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四个人坐在沙发上,听夏德讲述了今天白天他的行程。目盲之家的修女们,曾说过不要向其他人提到她们,因此夏德隐去了给自己提供帮助的环术士的身份,但大家也不在意这种细节。

“0级遗物?”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概念,因此也更加的恐惧这种力量。

“医生,这只是当地环术士的猜测,但实际上是不是很难说。”

“就算不是不可知级,生与死的狭间也绝对不是简单的地方。”

露维娅紧皱眉头:

“下一步要怎么办?”

不管是不是不可知级遗物,那都不是他们能够解决的事情。

“我一会儿要去找一位居住在托贝斯克的高环术士,她大概能有些想法。”

露维娅和多萝茜都知道他是指嘉琳娜小姐,因为这是为了拯救奥古斯教士,因此多萝茜也没说什么。

“那么我就先回去,尝试着试探一下学院那边的调查进度。如果他们还不知道这些情况,我想些办法,看看怎么合理的传递信息。夏德,你动作真快。”

医生感叹道。

“我的朋友在米德希尔堡还有些势力,我再联系一下。接下来在米德希尔堡的行动,说不定需要世俗力量的支持。”

多萝茜说道,夏德点点头,陌生的城市中如果能够有警察甚至军队的配合,他接下来的行动会方便很多。

他只是好奇,蕾茜雅怎么在米德希尔堡还有势力。

“0级遗物......我试试看预言家协会是否有相关记录吧。”

露维娅闭上了眼睛:

“希望教士能够撑到我们的帮助到来,或者学院那边能够给出解决办法。”

夏德尝试着宽慰她:

“米德希尔堡那边的环术士朋友很大方,她们向我开放了一些有关失踪人群的隐秘资料。根据以往的经验,像奥古斯教士这样的低环术士,大概能够在边界徘徊一周,一周后如果仍然无法走出来......”

他抿了抿嘴,没有继续说下去。

虽然四个人聚集在了一起,但谁也没心情提议一起去吃晚饭。所以,约定好明天下午再次在夏德这里汇合以后,每个人单独离开。

而很是忧愁的夏德带着小米娅吃过了晚饭以后,也终于等到了停在自家楼下的马车。

不是嘉琳娜小姐来了,而是马车要接夏德去女公爵在郊外的庄园。

心事重重的夏德,等到马车启动,才注意到忘记把米娅留在家里了。但他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因此便抱着猫接着想事情。

倒是米娅很不满意这次意外的出行,比起和夏德一起行动,它更喜欢在家里等待夏德回来。

“瞧瞧这是谁来了?这不是1853年的罗德牌之王么?”

刚走进庄园的书房,就听到魔女调侃着说道。

她正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本合起来的红色硬质封皮的小书。如果夏德没看错,书名似乎叫做《权力的艺术》。

“夏德,你还真是忙啊。才刚结束了大城玩家,甚至还没有领完奖,怎么就对米德希尔堡产生兴趣了?”

魔女招招手,房间里的女仆们去准备茶点。蒂法站在嘉琳娜小姐的身后,对夏德微笑着点头。

“遇到非常麻烦的事情了。”

夏德苦恼的说着,然后抱着米娅坐了下来。因为要营救奥古斯教士,因此他尽可能详细的说明了目前遇到的问题。

嘉琳娜小姐在听夏德述说的过程中,全程都没有什么表情。等他说完以后,犹豫了一下才询问:

“生与死的边缘,死亡之前最后的区域......夏德,你确定你真的要掺和进这种事情?我想不必我说,你也知道这有多么危险。”

“奥古斯教士是我的朋友,我不可能不管。”

夏德很肯定的给出回答,魔女摇摇头: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那么我们先来谈一谈所谓‘生与死的边界’吧。我想你目前接触的知识,还不到这种程度。怎么来描述呢......这不是真实存在的地点,并不存在确定的空间,来规范生者与死者。但因为活人们总是认为,死亡和生命就应该存在边界,因此才会出现这种地方,你懂吗?”

抱着猫的夏德想了一下:

“大概是懂得。”

“不仅是米德希尔堡,实际上类似的现象在世界各地都有可能出现,只不过米德希尔堡是最为严重的那个。但好在,在很久之前的过去,甚至比第五纪元更遥远的过去,物质世界的超凡者们在世界各地封印了那些诡异的死亡边缘,或者说是生命边缘。即使历经岁月变迁、纪元更迭、甚至西卡尔山地下的那个变成了遗物,这封印依然存在。”

“既然封印存在,为什么还会出现那种地方突兀的在米德希尔堡打开了出口?”

“不知道原因中国社会划为9个阶级,只知道随着第六纪的到来,类似的封印越来越不稳固。物质世界并没有什么变化,因此,大概是死亡本身出现了变化。”

魔女回答道,夏德皱着眉头思索,无法理解“死亡出现了变化”是什么意思。

“除了基本的知识以外,我还能够给你提供些更为实际的帮助,但你要自己付出代价。”

“我手里还有......”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认为我缺你口袋里的那几个硬币吗?”

她嘲笑道,女仆们为两人端来茶杯,甚至还给夏德怀里的猫准备了食物。那只“高傲”的猫没有立刻离开夏德,而是等到女仆们离开,才跳到了茶几上。

夏德没有去管它:

“那你的意思是......”

“米德希尔堡居住着一位大魔女,是的,大魔女。在议会十三席中,位列第十二席的齐娜·卡珊德拉女士。她今年184岁,看上去大概是五十多岁的样子。虽然只有十环,但擅长恶魔学和异种生物的知识,她同时也是现存大魔女中,年龄最大的一位。”

这也就意味着,那位卡珊德拉女士是现存大魔女中,加入【魔女议会】最早的。

“我们通常都会称呼她为‘卡珊德拉婆婆’,前段时间达克尼斯的事情时,议会有关人之脓恶魔的资料,也大都是她提供的。但和希维不同,我和希

中国社会划为9个阶级 完整版,

维很早以前就是不错的朋友,所以即使你暴露在她面前,我也能保住你。但卡珊德拉婆婆对你这种存在到底是什么态度,我可不好说。”

“卡珊德拉?”

夏德想了想了:

“我想从哪里听说过这个姓氏......哦,我在路灯杆上见过!”

“卡珊德拉拍卖行,主营古董和艺术品拍卖。你应该知道托贝斯克市中心的福特拍卖行吧?那就是卡珊德拉拍卖行在本地的分支之一。这可以算是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拍卖行之一,而且,和继承了自己家族产业的希维不同,卡珊德拉婆婆是自己奋斗得来的这一切,她有一位好老师......”

魔女的金色眸子注视着夏德:

“夏德,因为种种原因,我不可能去米德希尔堡帮助你。所以你如果想从当地获得有效的帮助,卡珊德拉婆婆是最好的选择,但也是有风险的选择。不管怎样,我都会想办法,试探一下卡珊德拉婆婆对你这种存在的态度。如果你想去见她,我可以给你写一封介绍信,并提前在议会里告诉她。最好,不要暴露你能够进出议会的事情。”

“那位卡珊德拉女士对男人怎么看?”

夏德好奇的问道,搔着小米娅的下巴。

“魔女们对待男人的态度基本一致,但内在原因不同。希维是真的喜欢漂亮姑娘,并认为魔女诅咒是力量的合理代价。我是......”

她看了蒂法一眼:

“我加入议会的时候,卡珊德拉婆婆已经很老了。我不可能去询问她这种问题,但很显然,我们是手帕爱好者协会。”

她笑着说道,夏德点点头表示明白:

“除了向这位大魔女求助以外,米德希尔堡还有能够为我提供支援的组织吗?”

“除了魔女以外,你还可以寻找【灵修教团】的帮助。”

夏德答应保守秘密,所以刚才没有透露“目盲之家”的事情。

“【灵修教团】在米德希尔堡有据点?”

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想让嘉琳娜小姐说出“目盲之家”的事情。

“不只是据点,【灵修教团】的总部,就在米德希尔堡。”

嘉琳娜小姐摇晃着手指说道,夏德挑起了眉毛,虽然有些意外,但目盲之家的米歇尔女士没有提到这一点他也能理解。毕竟,他只是一个不知身份来历的陌生环术士。即使因为奥古斯教士的原因,得到了一些信任,但对方显然不可能立刻完全信任他。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果然是最低等的亡灵生物,虽然力量和敏捷惊人,但智力完全就是野兽的水平,这都看不出来我有多危险吗?”

夏德心中想着,右手从空中抽出月光大剑。在尸鬼靠近的同时,对着面前刺出一剑——

“错乱时空之刃!”

尸鬼在空中敏捷的扭动身体躲过了夏德的第一剑,随后被从空气中刺出的第二剑直接贯穿了头颅。

它的“生命力”极其顽强,即使是这样依然向前扑向夏德的脖子,但被夏德轻巧的躲过了。

手中月光一划,弧形的光刃将落地的尸鬼斩成了两截。两截尸体同时蠕动着想要逃离,尸体的伤口处则流出恶臭的黑绿色液体。

许久,它才完全停止了动作,夏德也确认对方终于真正的迈入了“死亡”。

他眯着眼睛看向地面恶心的尸体:

“奥古斯教士虽然是二环,但本身不擅长战斗,面对这种可以称为‘精英’的尸鬼,的确会被逼到地中国社会划为9个阶级下墓穴里。但他绝对不可能因此而死,教士大概还有后手,但动静太大,必须找没人的地方才能用......”

用右手的剑挑动了一下地面上狰狞可怕的尸体,这种异变后比较强大的“尸鬼”身上,其实可以分离出相当多的炼金材料和魔药材料。但这需要专业的手法和专业的器械才能完成收割,虽然【魔女残响·费莲安娜】给了夏德很多基础知识,其中也包括简单的材料分离手法,但他身上没有专业的器具。

这可不是拿剑,简单的割一块肉就行。

于是,他选择打开了一旁闭锁着的古老的墓室的门,将手掌按在地面上,用“费莲安娜的魔女之光”将地面“融化”出一个大洞,将被分成两截的尸体丢进去。

处理亡灵生物的尸体必须要谨慎,否则会导致更大的麻烦。最好的处理方式,是用奥古斯教士用过的【火之心】之类的油料将尸体彻底烧成灰,但夏德身上没有这种魔药,所以先把尸体埋了,之后再来处理。

埋完尸体再次回到了教士最后消失的那堵墙前面,将手按在墙体上,冰冷的土墙表面并不平整,但也并不奇特:

“有什么发现?”

【没有任何发现。】

“真是的......费莲安娜的魔女之光。”

手掌散发出金色的光芒,随后墙体像是奶油一样被这光芒“融化”。夏德控制着奇术的威力,仅仅是让自己的手穿入墙体内部。

但直到他的手肘部分也插进了墙体,后面依然是实心的。

“这可就麻烦了,没有要素的痕迹,也不是什么机关。”

将手抽了出来,然后猛地吸了一口气。随着看不见的气流从墙壁上窜入夏德的鼻子里,以损耗不到两秒的寿命为代价,他将墙壁恢复到了原状。

“难道教士真的是凭空蒸发了?”

夏德再次打量周围,阴冷潮湿的地下墓区看上去没有别的线索了:

“难道要我舔一口地面和墙面吗?”

【不必了,因为使用奇术“岁月之息”,你更深刻的接触了面前的空间,得到了详细的信息。】

“【岁月之息】还有这种好处?”

想到奇术效果是将代表着“过去时间”的气流吸入鼻子,这似乎也很合理:

“我就知道,以寿命为施法材料的奇术,不可能只有改变时间的效果......知晓了什么?”

【一个类似空间异常地带的区域,曾在这里短暂的出现过。你的朋友,大概率是坠入了空间异常地带。】

“奥古斯教士被传送到其他地方了?”

夏德想到了他和露维娅在黑暗领域的玉米田中,穿过了空间断裂带,直接来到了嘉琳娜小姐的庄园门口。

【感知到的信息并不多,但对面不是物质世界。我感受到了扭曲、恶意,以及极为纯粹的死亡。】

夏德想了想,然后确认以自己的知识面,完全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难道说奥古斯教士掉到冥界去了?但这个世界的神话体系中,根本不存在冥界啊......”

这个世界的人们死去以后,如果不是被神接走或者拉去糊墙(指无信者之墙),只可能是“继续走下去”,这里甚至不存在外乡人故乡中“轮回转世”的概念。

“不会是什么封印着邪物的亚空间吧?”

这才是最可能的结果。

既然地下墓区没有下一步的线索了,夏德便离开了雾气朦胧的墓园,乘坐马车返回城里的“目盲之家”。等他再一次敲响了鲁夫巷15号的大门时,已经接近下午的五点了。

此时【夏德的血之回响】的效果完全消失,而夏德掌握的线索,仅仅是教士最后消失在了西卡尔山脚下的地下墓区最深处的墙前。

这次为夏德开门不是米歇尔女士,但大概是得到了米歇尔女士的允许,那位同样用布条缠绕着眼睛的年轻修女,直接将夏德带到了三楼。

米歇尔女士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但她没有再次用麻布遮挡眼睛,而是用夏德见过一次的,像是银色冠冕一样的眼罩遮住了眼睛。

招待夏德坐下来的时候,米歇尔女士还告诉夏德,【灵修教团】中,只有正式修女的修士才能佩戴这样的眼罩。在“目盲之家”的据点中,她是唯一一个有资格的。

两人依然在会客室见面,夏德将自己刚才的经历告诉了对方。米歇尔女士听到“尸鬼”时便微微皱眉,等夏德说,他用不方便透露的方法,发现教士坠入奇异空间后,这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更是紧皱起了眉头:

“抱歉,我不是怀疑您这样强大的环术士。”

她大概是对夏德有什么误解,但在夏德解释以前,修女接着说道:

“请问,您确定那是一个扭曲、恶意,并充满了死亡的地方吗?”

“很确定。”

“那您了解本地的神话和传说吗?”

“除了听车夫说,每年秋季西卡尔山都会莫名起雾以外,我什么都不知道。”

夏德很诚实的说道,想着自己可以到冷水港的守塔人,自称民俗学家的艾德蒙德先生那里打听一下有关这座城市的传闻。

“实际上,这座城市有一个非常古老,而且很难辨识真假的传闻。”

米歇尔女士低着头,有些谨慎的说道:

“首先需要强调的一点是,类似拉特·奥古斯教士这样,在某处地点忽然失去了踪迹的情况,在这座城市中,每隔一两年就会频繁出现。走着走着忽然失去了踪影,或者和同伴说着话,不过是扭头的功夫,同伴便消失了。”

这听起来像是

中国社会划为9个阶级 完整版,

蒸汽时代的都市传说,托贝斯克的花边小报一旦找不到诸如“大公情人们的对决”之类合适的选题,就喜欢用这种骇人听闻的故事来占版面,甚至还有好事者将这些故事结集出版,这也属于非法的发行物。

“神秘消失?”

夏德微微皱眉:

“似乎很多地方都有类似的传闻,但那不过是市政厅和警察们难以侦破的离奇案件而已。”

“但在米德希尔堡,这是真实存在的。我原本以为奥古斯教士只是遇到了意外,没想到居然是这种情况。”

“教会对这种情况做出过解释吗?”

“有传闻说,在西卡尔山......”

夏德望向窗口,从三楼的窗口可以直接看到那座此时已经被雾瘴笼罩的山脉。西卡尔山是隆美尔山系的一部分,连绵的山脉像是外乡人家乡的巨龙一样,横亘在城市的远处。

“在西卡尔山下,有连接着活人世界和死者世界的暧昧不明的区域,教会将其称为【生死狭间】。”

虽然这个世界不存在“冥界”,但因为死者会继续走下去,因此存在活人和死者的明确边界。这种“边界”只是一种概念性的东西,夏德从没听说过,真有这种地方:

“这不正常,不应该存在这种地方。”

夏德指出,修女点点头:

“这的确不正常,死亡与物质世界不应该有任何联系,也不应该存在连接二者的通道,但物质世界却的确存在类似的狭间。其中大部分规模很小,而米德希尔堡,就建立在目前已知最大的一处生死边界的上方。包括西卡尔山每年秋季必定出现的白雾、莫名消失的人在内,这都是边界的界限模糊,导致活人世界和死者直接重叠导致的。”

米歇尔女士轻声叹息:

“而一旦坠入那个边界,就几乎等同于死亡;一旦在【生死狭间】中进入一扇特殊的门,就真正的迈入了无法挽回的死亡之中。那里,真的联通着死亡概念本身。”

“您说的这些传闻,都是本地的传说?”

这些事情,二环术士的民俗相关课程中丝毫没有提及。

“不,很多证据都证明,这是真实的情况。华生先生,教团很早以前就确定,这座西卡尔山下的确有东西,这座火山......”

夏德一愣:

“火山?抱歉,请原谅我的不礼貌,西卡尔山是座火山?我的地质和地理学虽然不好,但这里怎么看都不是火山地形。”

“这里的确是一座死火山。”

米歇尔女士说道,虽然她戴着冠冕似的眼罩,夏德无法看到她的眼睛,但这位女士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正神教会知晓西卡尔山底下的【生死狭间】,但他们不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教团相信,那其实是一个极高危险级的遗物。”

“天使级?”

夏德试探着问道,但米歇尔女士微微摇头。

“不可知级?”

他瞪大了眼睛。

“教团是这样认为的。有些事情不方便和您说,但实际上,教团一直在探寻这里的秘密。我们崇敬死亡,我们感知灵性。您能够窥视到它的出现,甚至窥视到那扭曲可怕的死亡力量,而且看上去一点事情也没有,这在我看来,真是可不可思议了。”

米歇尔女士总结道: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拉特·奥古斯教士应该没有进入【生死狭间】中的门,仅仅是掉进了【生死狭间】中。而您遇到的那只尸鬼,是因为边界模糊而出现的。”

“居然是这样......那么你们帮忙把尸鬼的尸体处理掉吧,它身上值钱的东西就当做是报酬。”

夏德用手按着脑袋说道,这种情况可真是想象不到的大麻烦。就在一天前,他还在蒂法的帮助下,为大城玩家决赛做最后的准备工作,但24小时后,却又在这里听说另一件可怕的传闻。

今天是周四,丰收之月的第19日。从月初清闲到现在,半个多月的休息时间后,外乡人明白属于自己的冒险又要开始了。

修女轻声说道:

“感谢您的慷慨。”

挖出被埋掉的尸体并不困难,而异变的强大尸鬼身上能够分离出的材料的确值钱。其中最值钱的是尸鬼大脑和尸鬼的双肺,在托贝斯克的考普斯先生那里,至少能卖20镑。

夏德肯让给对方,除了表达感谢以外,也因为自己在这座城市,恐怕还需要【灵修教团】更多的帮助。

“那么假设教士真的掉进了那种地方,有办法把他弄出来吗?”

夏德又问道。

“只能自己出来,那种生与死暧昧不明的区域,不是我们这些活人能够干涉的。而一旦长时间没能离开,或者真正越过了边界,越过了生与死边界的门,进入了死者的世界,就真的再也走不出来了。”

夏德点点头,他差不多理解了教士“死了但又没死”状态的含义。教士认为自己走不出来了,才会利用最后的力量进入夏德的梦境中与他道别。

“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在米德希尔堡市停留,直至把教士救出来的。”

夏德站起身走到窗前,看向落日中连绵的山脉:

“一定会的。”

“祝您幸运。”

米歇尔女士小声的说道。

她并非不愿提供直接帮助,而是真的无能为力。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