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做,珍惜 、网友: 开封杨杨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每一次提到“妈”这个词,感觉都像山一样沉重。虽然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写我妈,但是我怕笨拙的笔会不小心亵渎了这两个字的神圣。况且,从母亲和指尖流淌出来的无尽的爱,无论如何也无法用这些苍白的文字来形容万分之一。

每天都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忙碌,忙的跟机械一样。人们很容易忽视和忘记他们的许多存在。哪怕是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一句对亲朋好友的问候,都会渐渐远离我们的忙碌。

突然觉得好久没给父母打电话了,就拨通了父亲的号码。我只是习惯性的问父亲在哪里。父亲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只说他在县城。当时是晚上8点。我父亲在县城做什么?我父亲只说一切都不好。父亲一辈子都没有撒过谎,所以我能看出家里应该发生了什么,但是父亲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于是,我又拨通了母亲的号码:

妈妈,家里一切都好吗?

嗯嗯,没事。我和你爸爸都很好。不用担心。

你和爸爸一定身体健康?

嗯……对,挺好的。母亲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下,回答。

为什么爸爸这么晚还在县城?

他,他因为一些小事没有去县里。没事,你不用担心。

爸爸不舒服吗?告诉我怎么了。

我妈似乎意识到了我的焦虑,终于告诉了我真相。一周前,父亲生病发高烧,住进了县医院。

我知道你很忙,但我身体还不错,能照顾你爸爸,怕影响你工作,所以没告诉你他没事,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母亲平静地回答。

这么多年了,妈妈已经习惯了把所有的担子都扛在肩上,虽然从来没有在意过,但是已经60多岁了,身体也不是很好。

母亲是个不能平凡的农村妇女,也不能平凡。她小时候家里很穷,只上了两年小学就辍学了。妈妈不会几句话,只知道从春秋到冬夏,日复一日的努力。她用全部的精力把姐姐哥哥和我养大,怕我们吃不好穿不暖,却从来不在乎岁月是如何把她的容颜变老,皱纹加深,黑发变白。

亲人不说谢谢,但我还是要感谢妈妈给了我一个还算正直的性格。

那时候我爸和他们的施工队经常出去,家里只剩下我妈和我们姐弟。我应该只有五六岁吧。那天正在下雨。我和几个朋友出去玩了。我们每人从家里拿了一个蛇皮袋,当雨衣用,穿在身上,在村边玩耍。我不知道谁的玉米棒子散布在田野上。一个孩子建议我们偷一些玉米芯卖掉。我们可以交换很多玻璃球。当时每袋玉米芯应该卖一元左右。于是我们三四个孩子,手忙脚乱地把一个袋子装进自己的袋子里,不敢带回家,便在附近一堆高高的麦秆上挖了个坑,埋了几袋玉米芯,想等到第二天阳光明媚的时候卖掉。没有包,我自然被衣服弄湿了。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提灯的时间了。我妈看到我回去晚了,我有点生气。看到全身湿透,就开始和我吵架。然后,我妈问我包去哪了。幼稚,不懂撒谎。最后,我一个个跟我妈说。我妈很生气,把我一个个带到了孩子家,把他们叫出来,和玉米棒子一起去麦秸堆,把玉米棒子倒回原处。我妈带我出去的时候,我没带伞。我回家的时候,妈妈的衣服都湿了。我妈妈的头发被雨水冲走了,粘在脸上。雨一直滴着我恐惧的眼泪。那天晚上,我妈拿出拐杖,打我,叫我不要哭。我妈没有讲很多道理,只是叫我做一个不会被别人看不起的人。

那晚被藤条打的痛苦随着岁月的流逝已经消失,但那晚回家母亲脸上被雨水或泪水打湿的乱糟糟的头发,以及母亲打我之后无意中从母亲眼中滴落在脸上的泪水,却是那么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定格在我的生命里。从那一刻起,我告诉自己,再也不要做让人看不起的事,再也不要让那双眼睛流泪。

我爱的人不说谢谢,但我还是想谢谢妈妈,教我做一个勤奋的人。

妈妈又小又瘦,但她从来没有放松过工作。

小时候,爸爸经常出去。妹妹和弟弟还小,几亩地落在妈妈肩上。虽然我和哥哥每天放学后都会去田里给家里养的猪和羊割草,或者折些树叶喂它们,但妈妈从来不让我们在田里做更重的农活。妈妈是个争强好胜的人,不允许田里的庄稼不如别人。最难忘的是,烈日下,母亲背着一大桶农药穿梭在棉田里,瘦小的身影常常淹没在比她高的棉田里。在我的记忆里,我妈在烈日下因为农药中暑过几次,然后拿着一瓶输液针休息了一会儿,继续把她瘦小的身体扔到田里。到现在,每次开车回老家,看到棉田,脑海里总会映出那个瘦小却强壮的身影。

为了增加我们的收入,支付我们的学费,我妈妈还在春夏种了一些蔬菜,在市场上出售。那一次,我用自行车载着妈妈去市场卖白萝卜。自行车架的一边是一大筐白萝卜,另一边坐着我妈妈。我小心翼翼的开着自行车,不敢大意,因为我背的是我这两个星期上学的生活费,另一边是我整个未来的妈妈给全世界的。那天天气很热,白萝卜不好卖。中午过后,卖的不多。我妈一直擦着汗,反复叮嘱我呆在树荫下,从卖萝卜的可怜钱里拿出5分钱给我买了根冰棍。我让我妈吃了。她说肚子不好,吃凉了会疼。最后萝卜终于卖完了,我妈把她7块钱卖完的钱都给了我:你下午还要回学校,带着小笼包,去学校买点蔬菜和汤,不要老吃老豆沙。我只拿了在我妈坚持下积攒了我妈汗水和希望的钱,可是7块钱太有钱了,那学期一分钱都没动。我只是把它放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当然,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告诉我妈。那年我11岁,在另一个镇上的寄宿学校读初中。

亲人不说谢谢,但我还是想感谢妈妈,教我做一个有爱心的人。

虽然我妈文化不高,看不懂几个字,但她一直用自己的单纯和善良来影响我,做一个有爱心的人。

那时候我们家并不富裕,但是和一些比较穷的邻居比起来,还过得去。父亲经常带领村里十几个人出去盖小楼,除了三兄妹读书,日子还算过得去。邻居,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的,我妈总会多多少少给点帮助。我妈经常说,与其在别人有钱的时候恭喜他们,不如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帮助他们。我妈说不出深刻的道理。我觉得还是用书面语读妈妈的话比较好。直到现在,我一直在鼓励自己。如果我不能成为一个优雅的人,那就做一个有温度的人。我觉得这些都应该是来自我妈的影响。

母亲对孩子和身边人的善良、单纯和爱,从来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少。

那一次,好像是中秋节,我开车回了老家。我妈妈很开心。她做了我小时候最爱吃的火和团圆饼。当然,蒸蔬菜是不可或缺的。我妈一直记得那是我最爱吃的菜,然后我妈拿出半袋玉米面和高粱面,让我第二天走的时候带回去开封。我爸说是我妈骑着三轮车在几公里外的一个镇上磨他们。听了这话,心里暖暖的。

第二天,当我要离开家乡的时候,我妈妈在我的汽车后备箱里塞满了花生、玉米、柿子、南瓜等等。我妈说都是家里种的,我可以放心吃。当我离开家时,妈妈微笑着挥手,这是一个熟悉的手势。我读书的时候,每次离开家,我妈都这样笑着招手。我妈不会说再见,也不会说再见,只会把深深的爱凝聚在滞留在空中的手掌里。虽然,我清楚的知道,随着我身材的消失,妈妈会用枯瘦的手擦去那些执着的泪水,就像我此刻用纸巾擦去温暖的泪水一样。出了村,才想起来车里还剩下半袋玉米高粱面。我能清楚的想象到我妈后悔面粉没被我拿走,就开车回去了。的确,从远处,当我看到那个一直固定在我心里的身影,我妈就站在院子前面,一直看着我们出发的方向,看着看着。她面前是半袋玉米高粱面。然后,鼻子就酸了,眼泪就下来了。

中间带着妈妈在城里住了几年。那时候我妈总是用她与生俱来的善良和包容去和小区里的大妈交往。他们都相处得很好。没事的时候,他们会一起买菜,一起聊天。这让我们这些生活在对面的年轻人感到有些惭愧。也许是从小受母亲影响,常年在外读书。直到现在,我已经养成了自己洗衣服的习惯。和妈妈住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不来洗的时候妈妈总是默默的给我洗,洗的很快,就像小时候妈妈为我做的一切一样。我不想让她太累,但她说,习惯吧。是的,我妈习惯了爱和奉献。

去年爷爷身体不好,不能自己做饭,妈妈就回农村照顾爷爷。因为妈妈身体不好,我怕她太累。另外,我爸爸经常在家,所以我妈妈不必一直呆在家里。我妈说她只是担心我爷爷吃不下活不好。我爷爷80多岁了,需要好好照顾她。当我呆在家里的时候,我也可以为我父亲做饭。我不再强迫妈妈了。这就是母亲,一直用她的善良去爱,尽可能的付出。

其实我一直都想为妈妈做点什么,但是不敢说是回报,因为我做的任何事,都和妈妈给我的东西相比,相差甚远。也许我只是想尽我所能为妈妈舒展额头的皱纹,也许我只是想让妈妈日渐白净的黑发暂停,也许我只是想平衡一下因为妈妈的忙碌而忽略妈妈日渐老去的愧疚。以前母亲节会在空间里说一些祝福的话,但是这些真的太苍白了,因为妈妈永远看不到。有一次天气突然变了就给妈妈打电话,但是每次当妈妈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的叫我多穿衣服。每次给妈妈买衣服,妈妈总是埋怨我不懂得节俭。然后,邻居阿姨来看的时候,会高兴的给他们看。我儿子给她买的。这就是母亲,一个如此容易满足的母亲,哪怕是一点点的回报都会带来喜悦的泪水。

树欲静,风不止。时光流逝。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我深深的明白,妈妈一天天变老,岁月无情的吞噬着她的容颜,健康,精力。我们弱小的生命无法阻挡岁月的变迁,更无法阻止衰老和疾病一天天逼近我们最爱的母亲。我们既然弱小,就不能拉长母亲生命线的长度,那就用我们的反哺,用我们的陪伴,来加宽母亲生命线的宽度。请从现在开始,怀着感激和浓浓的母爱,去做,去珍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