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怎么打自己最痛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至于这画是不是本王画的……”裴青旻一始既往的平静,微微一笑看向裴玉晟,“二哥觉得会是本王画的吗?”

“不可能!”三个字几乎是从裴玉晟的牙缝里挤出来的。

“本王也觉得不可能。”裴青旻正色的道,“本王可以肯定,从来没有画过这么一幅画,更没有和景王妃有任何关系,况且本王也只见过景王妃几次。”

他身体向来不好,就 算是在宫里,也会一个人求清静,很少往皇后娘娘面前凑和,听说朱静妃一些在催促他成亲,可是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都被他推了,拒说朱静妃看中的是她娘家的侄女,想让那个侄女成了魏王妃。

自此之外,裴青旻和其他女人就没有任何瓜葛。

往日里他那副清静的样子,如果不是他现在病弱,宫里的人都觉得他更可能清静出家去了。

哪里还会慕恋其他女子,而且还是一个没有交际的女子。

“那就是有人陷害本王和景王妃了。”裴青旻缓缓的道,这话让裴玉晟的脸色好看了几分,才想接话,却被裴青旻下一句话气的脸色又黑了,“不过也可能是画景王妃的是另有其人,不过是把画像落在宫里了。”

宫内来往的人是少,但也不是绝对没有,不过如果是有人故意陷害,那就更说得过去了。

“皇后娘娘,请查一下此事,本王是个男子,如果名声有亏,也就算了,至于景王妃……”裴青旻说到这里看向一边气的几乎七窍生烟的裴玉晟,摇了摇头,“总得顾及二哥的想法,二哥的名声。”

裴玉晟几乎气的吐血,抬起眼睛恨恨的瞪着这个看似病弱的三弟,往日里他一向跟裴玉旻交好,就是觉得他对自己没什么威胁,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比起太子裴洛安,两个人的关系算是好的。

之前许多时候,裴玉晟觉得自己都在提点裴青旻,有时候行事也会带着裴青旻一起,自觉对裴青旻是极好的,裴青旻也应当感谢自己的提携之情。

没想到裴青旻居然在这个时候还嘲讽自己,如何不让他恨极……

事情到现在就是查证谁在陷害魏王的事情了,裴元浚站起来大袖一甩,第一个先皇后娘娘告辞,而后带着人离开。

这件事情现在还得深查,方才只是讨论经清楚这画上人是景王妃。

裴青旻身子不适,也站起来告辞,裴玉晟见他告辞也跟着离开,两兄弟一前一后离开了椒房殿。

才出椒房殿的门,裴玉晟就开口把裴青旻叫住了。

“二哥。”裴青旻淡定的站在原地,微笑以对,和往日面对裴玉晟的态度一般无二。

往日看到裴青旻的这个态度裴玉晟是满意的,而今看到却觉得怒气冲冲:“三弟方才是何意?”

“二哥说的是什么?”裴青旻不明所以然的问道。

“方才三弟的话……是不是隐隐的嘲讽本王?”裴玉晟不客气的道。

裴青旻笑了,而后又侧过头低低的咳嗽了两声,用帕子在唇角轻轻的按了按,再回过头来笑意不达眼底,“二哥怎么不说说方才是你先说了本王的闲话,本王原本和这件事情没有一丝关系吧?”

不管是英王妃还是景王妃,真论起来的和裴玉晟没有关系。

“方才二哥口口声声说的传言,到底是哪里来的,二哥心里明白。”裴青旻道,头微微往后仰,“二哥既然不喜欢本王,也无须做出喜欢本王的样子,本王自己知道自己没命享受福贵,也不会跟二哥去抢什么,不过看起来二哥是容不下弟弟了。”

方才言语之前,裴玉晟暗指裴青旻和曲莫影之间是有暧昧关系的,在当时那张画像还没有确定是刘蓝欣的时候。

裴玉晟脸色一僵,立时也想到了这么一点,又气又急:“三弟何出此言,本王那时候也不是要说三弟。”

他要说的从来都是英王妃,实际也是因为英王妃是英王的正妃,他要算计的从来都是裴元浚。

“可当时二哥提的是弟弟。”裴青旻沉默的看着他,目光幽暗,“王叔是个什么样的人,二哥难道不清楚?以你们的能力尚且对王叔如此恭敬,却让把弟弟推出去挡王叔的怒意,二哥觉得是真心对弟弟好?”

“二哥既然做得出这种事情,弟弟嘲讽二句又算什么,这画……原本画的就是景王妃,弟弟又没有说错。”裴青旻冷哼一声,不再是那个病弱的

女孩子怎么打自己最痛全文阅读/

几乎一推就倒的魏王,这一刻裴玉晟甚至能感应到裴青旻给他的煞气。

下意识的后退两步,看着裴青旻离开,裴玉晟才回味过来,一时间又气又恼,他一位堂堂的景王,居然让个病殃子给吓退了。

用力的跺了跺脚,怒冲冲出宫。

上了马车,径直回了府。

“见过王爷。”刘蓝欣居然早早的在等着他,看到他过来,笑嘻嘻的迎上前,侧身一礼。

裴玉晟的目光沉沉的落在刘蓝欣的脸上,刘蓝欣长的是漂亮,有一些淡淡的英气,比一般的美人似乎多了些味道,但也仅此而已。

裴玉晟冷哼一声,大袖一甩,在当中的椅子上坐下,目当扫过两边的丫环、婆子。

刘蓝欣直起腰,吩咐道:“都下去吧!”

丫环、婆子们一个个规规矩矩的下去。

“王爷,是不是宫里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说于妾身听一听,也让妾身热闹一下,说不定妾身还能帮您出个主意。”刘蓝欣走到裴玉晟面前,伸手替他倒了一杯茶,送到裴玉晟面前,笑意盈盈的道。

她今天一直在等宫里的消息,这消息当然不是别人随意传出来的,就算是那件事情真的发生了,也不可能传的人尽皆知,皇家是要脸面的。

曲莫影不是命格好吗?她倒要看看这一次她怎么避难。

命格好的是她,从来就只有她,唯有她才是这天地间命格第一好的人,将来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有女子的典范。

奇雅公主既然有心,她就帮忙。

比起奇雅公主她对宫里也算是熟悉,找个宫人偷偷的推开魏王大殿的门,再把那轴画趁着风大的时候扔出去。

今天风大,风这么大,再有奇雅公主帮着遮挡,画从大殿“飞”出,正巧落到宫女面前,宫女随手捡起,然后又落到奇雅公主的手中,之后由奇雅公主送到皇后娘娘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几个步骤之间就完成了。

奇雅公主是北疆和亲公主,两国在和谈中,而且她和曲莫影也不熟悉,不可能存了心要去害曲莫影。

那她说的话就是事实了,再有皇后娘娘身边宫女的佐证,更加合情合理。

刘蓝欣更是脱离了这件事情,她都没进宫去掺合,这件事情怎么也不可能扯到她的身上,如果说这件事情还有一些让人觉得怀疑,那只能说这位英王妃的命格不好,她的命不好,是天注定的,不但克亲人,克旁边的人,还克她自己。

外面不都在说这位英王妃其实就是一个克星吗!

这件事情只要掀到皇上面前,以英王的性子又岂会容忍这种事情,曲莫影就算是玉国公的女儿又如何,皇上会顾及,英王会顾及吗?这里面又关系到皇家的面子,也不可能真的摊开来说。

那就暗中处决了事,曲莫影一个暴病死了,谁也怪不着,玉国公再疼女儿又如何,曲莫影的身子可一直没好过,之前也是差一点死了,现在死了也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魏王?那个病殃子死不死的,会不会被关起来,都不是刘蓝欣考虑的。

皇家为了面子,裴元浚为了出气,又怎么会顾及太多。

这件事情注定了不会被大多数人知道,只是可惜了,可惜曲莫影就算是死了,这名声也还是好的,不会让人知道这种事情的。

但不管如何,死了就是死了。

刘蓝欣心里得意,对于裴玉晟脸上的怒意,就有些视而不见,往日裴玉晟对她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的,不过那又如何,她是景王妃,不管到哪里都是,裴玉晟满意也好不满意也好,只要有父亲在,这个景王妃的位置就是自己的。

将来也只有自己生下的子嗣,才可以继承裴玉晟的位置,其他女人……又有何用……

“有趣?的确是很有趣,王妃若是在女孩子怎么打自己最痛那里,必然是更有趣的。”裴玉晟的目光冷冷的落在刘蓝欣的脸上,咬了咬牙道。

原本他只有三分怀疑,再如今基本上确定了六、七分,这事还真的跟刘蓝欣有关系。

“王爷请说。”想到曲莫影这会可能已经出事了,刘蓝欣心头大喜,也就不再计较裴玉晟的态度,以裴元浚的性子,他那样的人又岂会吃这么一个闷亏,原本就只是一个摆饰,这摆饰让他丢了脸,还不扔掉处理了?

“本王的确要问问你,画像上的人是你……你的画像是谁画的?为什么会出现在宫里?方才在宫里的时候,皇后娘娘已经问清楚,这画轴上的人就是你,这画轴……”裴玉晟伸出手指指着刘蓝欣,阴沉沉的道,“你荒唐,你居然和三弟有暧昧,你……你……要本王如何处置你!”

这话里信息太多,听明白这话中的意思后,刘蓝欣整个人僵住了,嘴唇蓦的变得惨白若雪……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裴玉晟原本无奈中带着歉意的脸僵住,目光不感置信的看向裴青旻。

“魏王,不可胡说。”皇后终于开口,声音平和。

“禀皇后娘娘,的确是景王妃,您看上面所系缚带。”裴青旻把手中的画递了出去,有宫女过来接过,送到皇后娘娘面前的桌上摊平。

裴元浚的黑不见底的眼眸转了转,眸底雾气更浓……

“皇后娘娘,上面的女子其实根本看不出是谁,就这样子说谁都是有可能的,英王妃和景王妃身高不同,但就这么一幅画上面,没有比较也是看不出来,这衣裳也是普通的衣裳,和一般人都相同,唯有不同的就是缚带了。”

裴青旻缓缓的道。

皇后娘娘点了点头,这幅画上面最着眼的就是缚带,如果不是这缚带束了半张脸,哪里还会看不出是谁?不过也因为这有缚带在,再加上奇雅公主当时的问题,她第一想到的就是英王妃。

不过因为这缚带是放在明面上的,虽然最明显,大家看了一眼也就过了,反而想仔细的查看这缚带下的面目,猜想这缚带下的容貌倒底如何,对于这缚带也就不再关注。

这就是典型的灯下黑的说法。

“皇后娘娘再请仔细看看这缚带。”裴青旻不慌不忙的提议道。

皇后娘娘低下头,第一次把注意力全落在了缚带上面,缚带系着眼睛,掩去容貌,没发现什么,再往后看去,系在脑后的缚带在乌发下面垂落下来,白色的缚带的最后面角上,居然有两颗小小的珍珠压着。

这也是为了让珍珠压着缚带,不至于随风飘舞起来。

皇后娘娘皱着眉头,还是没明白过来。

这缚带上面有没有珍珠,是英王妃的还是景王妃的,她还真不清楚,之前虽然两个人都是见过的,但这么小的珍珠,就算是有,她也没注意。

况且看着,似乎都应当是有的。

“这珍珠?”皇后娘娘看向裴青旻。

“正是。”裴青旻点点头。

“三弟,你可不要胡说,本王的王妃系着的缚带上面,可没有这么小的珍珠。”裴玉晟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了,目光阴沉沉的瞪着裴青旻。

“二哥,对不住,这件事情关系到本王,总得说说清楚才是,不管是英王妃还是景王妃,其实都跟本王没有关系,但这事……我们得一件件的来,也免得到时候二哥又听了什么道听途说的话。”

裴青旻低低的咳嗽了一声,不冷不热的道。

之前裴玉晟话里有话,暗指他和曲莫影之前有关系,这会也被裴青旻说他自己的脸驳了回去。

裴玉晟手按在桌面上,很想掀桌子就走。

但是看到一边裴元浚似笑非笑的阴沉眼眸扫过来,裴玉晟不得不压下心头的恼怒。

“皇后娘娘见过这种珍珠吗?”裴青旻没再理会裴玉晟。

“这难不成是……北珠?”皇后娘娘拿起画像再一次看顾后,忽然惊叫。

裴玉晟身子一僵,牙关紧咬。

东珠大,南珠圆润,北珠虽然小,但颜色出挑,在阳光下映射出数种不同的颜色。

这种映射出来的颜色其实并不明显,但在阳光下走动,时不时的微微闪现一些不一样的颜色,很得京城中世家少女们喜欢。

在京城,北珠的价格贵,还不容易得到好的,因为这北珠之所以称为北珠,是北疆所有,北疆之地,原本就不是产珠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的好东西,北疆自家的贵族女子都不够,又有多少流落到大周朝来。

可这不起眼的缚带上居然系的是北珠。

就这么一说,已经不是英王妃可以拥有的了。

英王妃在未嫁之前,不过是曲府扔在城外庄子上的一个弃女,说的好象一些还养在那里,其实就是被遗弃了一样,有父亲跟没父亲也不差多。

等进了京,定议着嫁给英王后,也没得英王的喜欢,不过是因为命格问题,那么以她的能力,怎么可能奢侈到在自己的缚带角上缀着几颗珍珠?

现在倒是有能力了,可现在她也没有再系缚带了,眼睛已经好了。

反倒是景王妃最有可能,一是因为她是辅国将军的爱女,为了她辅国将军甚至不再娶,第二个原因,就是她之前在边境处,边境处商人往来密切,以辅国将军的权势,能做这么一条缚带也不算什么。

画像处缀着的珍珠很小,几乎看不清楚。

如果不是这白色的缚带太白,上面颜色的微微差异也不会让人看出来。

画像的人手很巧,在最后角落的地方,白色的缚带珍珠处,有淡淡的颜色扫过,很淡,但确实是在的。

如果不是细看,可能就忽略了过去。

北珠实名认证。

“胡说什么,本王看看。”裴玉晟不信,怒瞪着裴青旻道。

皇后娘娘叹了一口气,让人取了画像送到裴玉晟的面前,裴玉晟目光紧紧的落在上面的缚带上。

这一次清晰可见,果然是缀着几颗珠子,果然是北珠,有颜色不多,像是日光扫过珍珠,落在缚带上的投影颜色。

“二哥,所以本王说这是景王妃。二哥觉得错了吗?”裴青旻依旧淡淡的道。

裴玉晟额头上的火叉头青筋狠狠的跳了跳,目眦尽裂,伸手一指裴青旻,阴沉沉的道:“三弟,饭可以多吃,话不可以乱说。”

抬起的手被另一只修长的手一巴掌打开,裴元浚轻笑:“好侄儿,有事好好说,就算是真的,也不必恼羞成怒,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

刘蓝欣进京前相中的是裴元浚,之后又在裴洛安和裴玉晟之间摇摆,这件事情在场的好几个人都知道,裴玉晟心里又岂会不清楚。

只是当初他心里得意,觉得自己是胜出了,而今却觉得心里浓浓的腻歪,想到刘蓝欣,心里不由的一阵厌恶。

他是不相信这画像之上是刘蓝欣,但还是觉得女孩子怎么打自己最痛厌恶。

想到当时,想到这个自己相中的王妃,想起自己认错人的事实,心里恨绝,这一刻,他在这么多人面前颜面无存。

皇后娘娘心里应当是嘲讽他的吧?

裴元浚也在得意,至于裴青旻就是在看一个笑话。

之前自己说的话,更象是一个大巴掌,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让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几乎无颜以对。

“接着看,再听魏王说说。”裴元浚懒洋洋的道,手指在椅子上指了指,示意裴玉晟先坐下,别坏了事。

裴玉晟就算心头火烧火撩的难受,这时候也不得不压下心头的恨怒,缓缓的坐了下来。

奇雅公主终于反应过来了,原本柔婉的脸大变,“这……怎么可能是景王妃?”

“为什么不能是景王妃?难不成奇雅公主知道什么?”裴元浚问道,阴鸷的目光落在奇雅公主的脸上,居然还微微一笑。

奇雅公主一惊,急忙道:“英王……我……我从来没见过景王妃束带的样子。”

“你见过本王的王妃束眼纱的样子?”裴元浚道。

“我……我……”奇雅公主只是下意识的解释,这时候也解释不清楚,只能结巴的道,“我到京城后就听闻……”

“不清楚就不要废话,否则本王有理由觉得奇雅公主是有意对付本王的王妃,本王的王妃再不是也是本王的人,对付本王的王妃就是对付本王,本王对敌人向来是……很不一般的。”裴元浚最后几个字说的轻柔。

奇雅公主却惊的脸色惨白,她蓦的想起一些关于裴元浚不好的传言,北疆死在这位英王手中的兵士还少吗?

当初坑杀了多少了,至今北疆的人提起这位英王的时候,都是既恨又恐惧。

这位就是大恐怖的存在……

这一刻,奇雅公主动摇了,她不知道自己之前想的……对不对?她真的能让这位大恐怖存在的英王倾心于自己吗?

奇烈皇子怎么劝都不行的事情,就这么几句话之间让奇雅公主动摇了……

“奇雅公主对英王妃……好象是不太友善,莫不是听人说了英王妃的坏话?”皇后娘娘也终于开了口,缓缓的问道。

奇雅公主脸色暴红,但反应却疾快向皇后娘娘行礼:“皇后娘娘,奇雅对英王妃没有不友善,但也的确是听了一些不好的传言,可能对英王妃有些误会,不自觉的把事情带到英王妃那边,这都是奇雅的错。”

这话是解释了她之前口口声声提到英王妃的事情。

皇后娘娘给她一个台阶下,她就赶紧下来,事有不谐,这时候一意孤行,只会一错再错,况且皇后娘娘的态度也和之前的不同,她又岂会不知道。

这里面应当另外还出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眼下她只能自救,至于景王妃如何脱身,那就不是她该管的事情。

谁让景王妃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奇雅公主说完,咬了咬唇,眼角盈盈的有眼影在其实看着可怜之极,向裴元浚走近,又是一礼:“英王殿下,是奇雅无知,待这件了了之后,必然向英王妃当面请罪,不管她要求奇雅补偿什么,奇雅都会去做。”

她态度放的如此之极,极尽的示弱,这么一个柔美的女子,只不过是误会

女孩子怎么打自己最痛全文阅读/

了,任谁也不会过于的苛责她。

“无需靠的更近,本王耳朵很好。”裴元浚淡冷的道,大袖在虚空中扫了扫,仿佛空中有什么让人嫌恶的气息似的。

奇雅公主羞愧欲死……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