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密宗的女人容易上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可恶。”

闵亲王重重地把拳头捶打在桌面上,气撒不完,又把案桌上的物事全部扫落在地。

哐当。

一个丫鬟端着药碗刚走到门口,恰恰见到这阵仗,吓得手一抖,药碗掉落在地。

闵亲王阴鸷的眼神看过去,带着毫无掩饰的杀气。

丫鬟噗通的跪倒在地磕头求饶:“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来人。”闵亲王低喝一声,立即有侍卫出现在面前单膝跪下。

“拖下去,杖毙。”

“喏。”

丫鬟脸色唰地白了,尖声求饶,却被侍卫捂着嘴巴拖了下去,声音很快就听不见了。

闵亲王看着满地狼藉,眼中燥意不散,胸口更是扯着生痛。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走出书房,自有心腹跟上。

步行至北苑的岔路,他就遇到从正殿回院落的闵亲王妃,脚步一顿。

闵亲王妃款款的福了一礼。

[标

修密宗的女人容易上 最新章节,

签:p标签]“王妃自哪去?”

闵亲王妃恭敬地回道:“刚从母妃的寝殿里出来,正要回院落。”她看了一眼北苑的方向,沉默了一会问:“王爷是去北苑?北苑可是来了客人,是否需要拨了下人前去服侍。”

闵亲王瞥她一眼,道:“王妃看错了,本王不过是让人打扫了北苑的暖阁,闲了便去静坐罢了,王妃不必管。”

“哦。”闵亲王妃往后退了一步,示意他先行。

闵亲王定定看她良久,这才往北苑去。

修密宗的女人容易上

直到人看不见了,晚春才上前一步,小声地对闵亲王妃道:“主子,王爷有点可怕,跟换了个人似的,瞧着特阴沉。”

闵亲王妃淡淡的看向她,轻轻的嘘了一声,又看向北苑的方向,转身向自己的院落走去。

……

北苑暖阁。

这是一处高楼,登高可以看到京中鳞次栉比的房屋殿宇,闵亲王到的时候,宁先生便背着手站在外。

闵亲王走过去,站在他身边,道:“只有登了高,才觉得高处风景极好极妙,先生说呢?”

宁先生没回头,道:“确是如此,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心情自是美妙,可是……”

他转过头,看着闵亲王,指着下方道:“高处不胜寒,一不小心,就会摔个粉身碎骨,这就是登高者要慎之又慎的。”

闵亲王脸色微沉,顺着他的指尖看下去,眼前有些眩晕,便收回了视线,忍了忍,向宁先生一拱手,软声道:“从前是哲任意妄为,都是哲不懂事,还请先生不计前嫌,再指个明路。”

宁先生的唇角微不可见的勾了下,这是觉得事儿超出掌控,觉得摊子太烂了不好收,便服软了?

他转过脸去,淡淡地道:“主公何苦自贬,老臣老了,也不中用了。”

这是拿起乔来了?

闵亲王一抿唇,袍子一撩,竟是跪了下来,垂着头道:“哲给先生请罪,请先生再助哲复夏大业。”

宁先生眼角余光瞥向他的后脑勺,好半晌,才双手扶起闵亲王,道:“主公折煞老臣了,老臣如何担得起?男儿膝下有黄金,您更是尊贵,不可轻易跪。如今楚帝疑你,为今之计,要保徐州多年的经营,只能把那位推到楚帝前。而您,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归藩。”

喜欢老祖宗她是真的狂请大家收藏:

天寒地冻被罚跪,姬太妃哪里受过这种苦,又是在心神惧怕之下,跪不了多久便晕死过去。

闵亲王妃和跟着楚帝后脚来的闵亲王一左一右的掺着她。

闵亲王更是大声求情,请皇上开恩,愿替母妃受罚。

皇帝没有出现,来的是周公公,扬声传了楚帝谕旨,姬太妃以下犯上大不敬,禁足在闵亲王府三月,抄写佛经为太后娘娘祈福。

而闵亲王,既是代母受罚,同禁足,未经传召,不得离府。

至于王府解禁及寿礼事件,只字未提,既未定罪也没赦罪,反让人心里忐忑彷徨。

姬太妃就这么晕着出宫,竟是连御医也不让传唤,待到了府里才让太医前去诊治。

这一耽搁,风寒加剧,病恹恹的躺在床上,那是真病了,再听到楚帝的治罪,又气又恐,病得更沉了,指责闵亲王妃没用,又闹着府中女眷侍疾,闹得不轻。

至于她那面免死

修密宗的女人容易上 最新章节,

金牌,人家直接无视了,什么叫免死金牌啊,人家又没要你命,自然无从可免。

闵亲王府被围,自有不怕死的御史上折子弹劾于礼不合,堂堂亲王府,既无罪,岂能围堵?

结果楚帝就说了一句,闵亲王府混进了夏氏余孽,籍着万寿礼企图谋害天子,现在正全力缉拿排查,这罪够吗?

虽说围王府,各家勋贵心里已有数是以这为借口,可谁都没料到,楚帝会这么大咧咧的说出来,谁敢辩驳?

尤其楚帝后头还来了一句,为免闵亲王蒙受不白之冤,才会围了王府和禁足,待查清了与闵亲王无关,自会解禁。

看吧,皇帝这么的宽容仁慈,还能说什么?

闭嘴吧。

无人敢置喙。

围王府是一招,另一招是派了钦差去徐州查处,至于查出什么来,或是会撸掉几人趁机换上自己人,那就不好说了。

养心殿。

楚帝对宋致远道:“若是闵亲王知道这是你出的主意,只怕会恨你入骨。”

趁着这事插手徐州内政安插皇帝人马,这是宋致远出的主意。

宋致远眼皮都不撩一下,拢着手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徐州的官员也都是大庆的官员您的臣下,在其位不司其职,撤下来让有能者居之,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您倒说得我公报私仇,耍了个阴谋诡计似的。”

楚帝呵呵两声,似笑非笑的,眼神里就透着一个信息,你就是,朕不接受反驳。

宋致远道:“罔论闵亲王是否无辜,他府中出来的,他难辞其咎,收点利息很正常。不过,那夏至洋行的少东家还没找到?”

提到这点,楚帝就有些不快,沉着脸道:“说是家中老父急症,连夜赶回泉州,已派了人去追拿,尚无踪影。”

宋致远摩挲着手中的扳指,道:“怎么会这么巧?”

“你也觉得巧?”楚帝挑眉,轻笑:“最巧的不是寿礼事发他跑了,是这商濮是泉州商家的少东家,之前夏余孽也是在修密宗的女人容易上泉州有踪影,便是崔长霄前去福建后,却遭受暗杀踪影全无,什么都指着泉州,这才叫巧。”

君臣二人对视一眼,目光暗影浮动。

喜欢老祖宗她是真的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