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的蝴蝶结卡在里面好痛,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安然停住脚步。

老子没获奖,你该不会让我唱歌吧?

这不是不给卡瑞思面子吗?

人家获奖歌手你当人不存在!

伊迪斯笑道:“我听说安然先生是个创作奇才?”

“哪有的事,那都是大家夸赞而已!”安然道:“其实用‘天才’来形容更合适。”

我尼玛!

伊迪斯差点把手里的话筒扔出去。

老子以为你要谦虚一下,结果你给我来了个小骄傲。

台下先是一阵笑声,接着一片哗然。

“安然先生有点太过骄傲了吧?换成是我,一定不会这么说。”

“其实说‘天才’也不为过,不过自己说,总感觉不对头。”

“我觉得他是心里有气,故意这么说的。”

“哈哈,有好戏看了……”

幸灾乐祸的人着实不少,娱乐圈内卷比那个行业都严重。

安然敢这么说话,那大家就看好戏吧。

伊迪斯被安然三番五次的怼来狗狗的蝴蝶结卡在里面好痛怼去,心里也有点怒了。

在说组委会几个大佬都说了,必须让安然下不来台,至于怎么做,都教你了。

你看着办好了。

伊迪斯心里有气,“既然安然先生自称天才,那我想问你交响乐你懂不?”

安然斜着眼睛看他。

“不懂交响乐,还敢叫天才吗?”

“上帝,这家伙一定是没带脑子出来。”

看台上的明星全都傻眼了。

你把话丢这,不怕死吗?

“这家伙的骄傲让人讨厌!”

“呵呵,他一定是没看到交响乐团在,所以才敢说这句话的,没有交响乐团无法演奏你,他想怎么说都可以。”

“真的很让人讨厌啊。”

“我敢打赌,这家伙一定会毁在他这张嘴上!”

安然在舞台上大放厥词,把底下一多半明星都得罪了。

大家都是吃音乐饭的,可有几个敢说自己懂交响乐的?

略有了解,能听的来和“懂”完全是两码事好吗?

此时坐在咖啡厅里的楚潇潇也有点愣。

咖啡厅的电视里放的正好就是“扭约音乐节”的直播。

安然一上去陪跑,她就知道要糟糕。

可没想过安然这么冲。

直接一点面子都不给。

咖啡店里的还有一些顾客,本来低头各自干着自己的事,可此时都被电视里的安然所吸引了。

本来一个音乐节没什么看头。

可有人搞事,那就又不同了。

“这人是安然?”

“对啊,他拍的电影我很喜欢,歌曲也不错,不过我不知道他这么骄傲……或者叫自大?”

“也许他有自大的资本呢?《乡村路带我回家》本来就别那些歌强的多,凭什么只有提名没得奖?”

“你知道的,这些音乐节,其实早就定好奖项了……在这个圈子就要守这个圈子的规矩。”

“屁的规矩,我觉得安然说的没错,他就是个天才,天才就不应该受委屈……”

咦,看起来大家对安然的影响都很不错啊。

不说别的,这个容忍度就不是一般明星能达到的。

楚潇潇一走神,中间说的几句没听到。

接着就听一个男子道:“安然老师拍的《惊声尖笑》非常好看,这么一个有幽默感的男人,绝对不是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家伙,一定是组委会做的太过份了!”

“我看也是,西洲就这么个情况,可惜他们碰到了安然先生,不吃他们这一套。”

“不过我也挺替安然先生担心的,万一他们真让现场写一段怎么办?”

“呵呵,你想多了,交响乐是以管弦乐为主,是包含多个乐章的大型管弦乐演奏,乐队分为好几个组,有弦乐组,铜管组,木管组,打击乐组等等……”

“很明显音乐节不会准备这么多,就算安然先生写了也不会有人演奏的。”

“呵呵,就算写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写好的,不会有人有这种无礼要求!”

楚潇潇不由多看了那群人几眼,还碰到懂行的了。

电视里的伊迪斯听了安然的话,脸上突然兴奋起来。

“那要不这样,安然先生,你现场给大家写一段吧,我知道交响乐一般有四个篇章,但我们时间不允许,你就写一小段,大家都是搞音乐的,还有曼奇尼先生,里欧斯特先生在这里!”

“写的好不好,大家只要一听就能听出来。”

曼奇尼虽然是写舞台剧的,但交响乐多少也跟舞台剧有点关系。

一部完整的交响乐曲,其实就是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

尤其是曼奇尼这种大师级的人物,交响乐也有很深的研究。

而里欧斯特就更不用说了,他本人就是扭约交响乐团的总指挥,自己也创作了不少乐曲。

狗狗的蝴蝶结卡在里面好痛,

以说是正儿八经的交响乐大拿。

刚才安然那句话,说起来别人听了心情不大爽,可里欧斯特却很是受用。

这小家伙不错。

说的一点没错,不懂交响乐那能叫懂音乐吗?

伊迪斯道:“如果安然先生觉得为难的话,那就算了……我知道这个其实也很为难人,要不是天才一般也做出到。”

看起像在给安然解围,其实是在挤兑。

你刚才不说你是天才吗?现在要写不出来,你还当个屁的天才。

底下的曼奇尼和里欧斯特坐在一起。

曼奇尼问道:“老家伙,你怎么看?”

“如果他能写出一小段,还不错的曲子来,那就证明他的音乐素养非常好,我会培养他。”

曼尼奇“呵呵”一笑,“可有人给我说了,他好像也懂舞台剧,我的那部舞台剧……我会试试看让他续写……”

“不可能吧!”

里欧斯特有点懵逼了,这小子什么都会?

看着不太像啊。

而且今晚他的乐团就在楼下的大厅演奏。

此时已经演奏完毕了,怪不得主办方花大价钱把他们都请来。

就为了对付这小子?

他不关心流行音乐,也不知道安然的歌曲。

不过就听刚才VCR里那几句,他就觉得非常好听,很不错的乡村民谣。

“这小子兴许真的是天才呢!”

里欧斯特已经明白,请他们来,就是为了折腾这小家伙。

看来这家伙应该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

他不由打开手机,搜索了起来……

喜欢我真没想红啊请大家收藏:

“有时候市场并不能代表一切!”伊迪斯道。

“那你站这干嘛?”安然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如果没有市场,我们这些明星靠什么吃饭?难道就靠夸夸其谈?”

“对了,伊迪斯,你的作品销量多少?最高在排名榜上第几名?如果市场不能代表一切,那西洲也别要什么市场经济了,改制吧!”

我尼玛!

伊迪斯给安然一串反问,直接冷汗都留下来了。

这让老子怎么回答?

谁说的安然一定会吃软钉子?这是那个沙雕的主意,现在人家不知道幕后是谁,火力全对着老子。

“好吧,好吧,安然先生,你

狗狗的蝴蝶结卡在里面好痛,

说的全对!”

伊迪斯勉强笑道:“那请各位一起看大屏幕,谁是最后留在这个场上的人。”

他话刚说完,安然就凑过来,对着他的麦克风道:“我敢打赌,绝不是我!”

“……”

这下伊迪斯傻逼了,全体观众也石化了。

底下很多来参与的明星,并不知道主办方的阴谋,觉得安然这家伙就是来挑事的吧?

上来没一句好话。

说起话来也太冲了吧。

不过有人进来的时候,也看到安然一个人猫在角落里。

位置都是主办方安排的。

你给大家安排在一起,给人安排在角落里?明显就是区别对待,人家上来搞点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

只是一般人不会这么做,大家都是明星,不管咖位大小,那都是公众人物,这又有好几个电视台直播。

你不理智,当众跟主狗狗的蝴蝶结卡在里面好痛办方过不去,搞砸了音乐节,你自己的名声也臭了。

曼奇尼在底下微微摇头,年轻人还是太冲动啊。

西洲表面上看来是个十分开放包容的国家,其实排外非常严重,各种歧视屡见不鲜。

你是外来人,又是夏洲人,更是大家歧视的对象。

曼奇尼是个老怪胎,但十分欣赏有个性的人,只是这小子个性太强。

昨天麦丽雯跟自己说什么来着?

他能把自己的舞台剧续写下去!

曼奇尼听了这个消息后,着实找了些安然的歌来听。

不管是夏洲的,还是西洲的,他都听了些。

他发现这小子有才,非常有才。

也难怪,有才华的人都有些怪癖,但这种怪癖提前展现出来,就容易变成一般割向自己的刀。

他也是怪胎,可在达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可是走的战战兢兢,这位还没到可以任意说话的地步吧。

曼奇尼摇摇头,小伙子还没搞清楚状况呢。

不过越是这样,他反而越欣赏安然。

本质上来说,两人都是一样的,恃才傲物。

舞台上的伊迪斯赶忙把话筒拿过来,“刚才安然先生只是开个玩笑,下面请看大屏幕。”

大屏幕上立刻出现VCR。

“《沉默的真想》,演唱者埃文斯!新歌榜连续三周冠军,六月月榜冠军,下载量160万……”

“《为爱鼓掌》,演唱者卡瑞思!新歌榜连续两周冠军,五月月榜亚军,下载量155万……”

一首接一首的介绍。

安然看了一下就明白了,基本都算是新人吧。

原来出过歌,但是没大红大紫,现在出了歌终于登上月榜冠军,而且下载量突破100万,这就说明这些歌是今年比较火的歌曲了。

他也是一样。

不过他的起点就高多了。

什么周榜算个屁。

他的三首歌,可是创纪录的,《我心永恒》在十七个地区和国家,连续11周周榜冠军。

而《生命之杯》则在十七个地区和国家,连续18周周榜冠军。

但最经典的还是《加州旅馆》,这首歌被西洲人誉为百大经典名歌。

出来后没多久,就进入百大经典,并且杀进前十。

不过那已经有段时间了。

“《乡村路带我回家》,演唱者安然!新歌榜一周冠军,月榜冠军,下载量468万的……”

这个数据一出来,就算是对安然有所不满的人,也不由惊呼起来。

接着就是掌声。

数据相差实在太多了,人家这歌曲才上线一周,就有400多万下载量。

虽然说,之后肯定没这么多。

但继续增长下去,也是非常恐怖。

而且说实话,大部分其实都觉得安然这首《乡村路带我回家》,水准在这所以后新歌里是最好的。

《橄榄树》也一点不差,只是因为是夏洲歌,所以没在这次音乐节上。

掌声好一阵才停下。

伊迪斯都有点担心了,这尼玛数据相差太大了。

着实有点吃相难看啊。

等屏幕上所有VCR播放完毕,大家才又一次鼓起掌来。

伊迪斯道:“好吧,现在有请著名歌手佳瑞斯先生来宣读最后的获奖名单……”

佳瑞斯是乐坛前辈,也红过一阵子。

要说自身影响力有多大也不见得,不过胜在年纪大,混的时间长,人员还不错。

这种人给什么新人新歌颁奖最合适。

咖位不会碾压后面的嘉宾,自身也能叫的响字号,给足了新人面子。

佳瑞斯一上台,就跟主持人握了下手,又和大家打了个招呼。

最后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卡封撕开。

拿出里面的一张卡片。

佳瑞斯念道,“获得本次扭约音乐节新歌大奖的是……”

说到这,他故意停了一下。

这是惯例,吊人胃口。

等到大家目光都聚集过来的时候,佳瑞斯才道:“《为爱鼓掌》,卡瑞思……”

“啪啪啪啪……”

佳瑞斯带头鼓掌。

站在队伍里的卡瑞思似乎不敢相信是自己获奖,脸上带着惊喜,一脸意外的走出来。

“恭喜你,卡瑞思!”

卡瑞思捂住嘴,眼泪都快下来了。

跟佳瑞斯拥抱了一下,才对着麦克风说道:“感谢扭约音乐节,感谢各位评委,获得这个奖项,我非常意外也非常高兴,感谢大家的厚爱,以后我会带给大家更好的作品……”

切!

安然冷笑一声。

等卡瑞思讲完话。

大家都纷纷鼓掌,表示祝贺。

就算没获奖的,大家也鼓掌,风度嘛,人人都该有。

庆祝过后,大家刚准备下去。

就听伊迪斯道:“安然先生请留步……”

“?”

老子又没获奖,你叫我干啥?

喜欢我真没想红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