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已空*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领头的老家伙,已经有内丹了,其余人的修为也不浅。”白狐惊惧到结结巴巴。

卧槽,这么强悍!

牛小田心头凛然一惊,有内丹的修为,并不逊色于灵仙。

更直观点,远远超过龙潜、苍源和万花三位大师!

白狐的探查举动,一定被那个老家伙发现了,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那就继续探查,争取搞到此人的名字。

白狐壮着胆子,用感知力进行跟踪,一行人住进了张翠花的家里,包下了一栋别墅。

好吧,张憨子要是不跑,那栋别墅就是他的。

“有人称呼老家伙,叫做坤泽祖师。”白狐报告。

不是掌门,是祖师,退隐江湖的人物都出来了!

没心情看灵草,牛小田回到房间内,立刻启动防御风阵,又找到龙潜的手机号,急忙拨打过去。

龙潜接了,上来就问:“小田,是不是有麻烦了?”

大师比较了解自己,没有闲着聊天的习惯。

“大师,你知道坤泽祖师这个人吗?”牛小田直接问。

“坤泽……”

龙潜思索片刻,说道:“我好像记得,百年前有个金砂门,其掌门的道号,就是坤泽,后来,这个门派就消失了。传说,当年的坤泽掌门,已经有了内丹。”

“就是他没错,来兴旺村了。”

龙潜沉默了足有半分钟,以至于牛小田都怀疑手机出了故障,这才缓缓道:“小田,能躲就躲吧,绝难以力敌。”

“咱们这个防御法阵,能接几招吗?”牛小田问。

“最多两招,倒是可以阻断神识探查。”

“哦,多谢大师,我打算先观望一下,实在不行,就举家找个地方度假去。”牛小田道。

消失的宗门,重新冒出来,足见必杀令的诱惑多么大。

牛小田猜测,这位坤泽祖师,是奔着补天丹来的。

有内丹,不代表有仙根,只是寿元得到了提升。

有内丹的修士,牛小田也见过,还成功将其击败,正是幺山火。

但这并不表示,能够轻易战败坤泽祖师。

幺山火属于野路子,对牛小田也疏于防

天界已空*

范,坤泽祖师这伙人,显然属于名门正派。

名门正派,也做这种杀人讨赏的事情?

让人极其鄙视,但必须高度重视。

手机响了,正是佘灿莲打来的,无须怀疑,她感知到了强者到来。

“姐姐,是不是吓坏了?”牛小田笑道。

“切,本姑娘才不怕,那老头敢找茬,就跟他斗一场,未必就打不过。”佘灿莲不屑哼着。

“嘿嘿,就佩服姐姐这种勇气。”

“小田,我终于发现了,你这种人能活着,简直就是上天保佑。”

“唉,现如今,只能依靠上苍垂怜了。”

牛小田唉声叹气,浓郁的苦味,顺着信号就飘了过去。

“别墅虽好,住久了也没意思,我打算出去散散心。”

牛小田在心里,给了佘灿莲一个大大的鄙视,散心是假,还是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那就祝姐姐玩得愉快,钥匙就不用给我了,啥时候回来,你接着住。”牛小田答应道。

“呦,这么大方?”

“做人就得敞亮!”

哈哈!

“言不由衷,小脸都快拧出苦水了吧?”佘灿莲发出一阵大笑,“跟你开个玩笑,姐现在走,那就太不仗义了。熬不住,就给我打电话,看我不一尾巴,打碎他的内丹。”

“哎呀,姐姐高风亮节,苟富贵,不相忘!”

“富贵就免了,雷脉草、金箭兰不要忘了。”

“当然记得门清。”牛小田拍胸脯。

佘灿莲肯帮忙,牛小田心中稍安,防御风阵必须开着。

否则,家庭的隐私都可能泄露,被人探查得清清楚楚。

盘点手中的宝贝,

能跟坤泽祖师一战的,唯有穿心针。

寒冰剑也行,但牛小田不用看,也知道用不了。

这种法宝,必须有相配合的功法基础,现在开始练习寒元功,也来不及。

这晚,牛小田严阵以待。

啥都没发生,金砂门不屑于晚上展开偷袭,大概是觉得掉价。

次日上午,

牛小田还没起床,院门就被敲响了,还是声音很大的那种,隔着窗户都能听到。

黑子狂吠,四美立刻出去查看。

片刻,秋雪来到牛老大的屋子,禀报道:“来了一个女的,自称……沙子门叶桐,有事要找老大商议。”

牛小田扶额,女将们的文化素质,有待提高。

连个名字都记不住,金砂门。

又是先礼后兵这一套,也好,先探探虚实。

“那就让她进来吧,在客厅等着,我先去洗脸。”牛小田点点头。

收拾得干干净净,还把胡茬刮了,牛小田精神抖擞,来到了客厅。

就见一名圆脸的少女,容貌稚嫩稍显青涩,红衣红裤,脚下一双白帮绣花鞋,正坐在沙发上,小口品着茶,目测个头,一米五。

稍微打量下,牛小田就得出个令人震惊的判断。

不是少女,叫姥姥都行,至少七十岁以上。

天山童姥!

“童姥来了啊,有失远迎。”牛小田笑着抱拳。

没计较称呼,叶桐放下茶杯,上下打量后,赞道:“小伙子,看相的水平还不错嘛!”

一口牙齿,整齐雪白,别说老太太,中青年都羡慕。

“多谢夸奖,童姥,你还真是驻颜有术。请问,收不收徒弟啊,男徒弟?”牛小田看似认真地问道。

哈哈!

叶桐一阵大笑,解释道:“我从十八岁开始,就这样,模样从未变过。”

“羡慕啊,我才十九岁,跟童姥在一起,就觉得自己老了。刚才,还找到了一根白头发。”

牛小田点起烟,眉头皱着,满腹惆怅的样子。

“你很有趣,让人不忍动手。”叶桐这话,就带出了威胁的意味。

“童姥,大驾光临,找我到天界已空底啥事儿?安排工作啥的,都好说,咱是公司董事长。”牛小田很大度的姿态。

找工作?

叶桐瞪圆了眼睛,这小子分明是插科打诨,不肯面对问题。

“小牛,金砂门这次前来,只为了找一样丢失的东西,在你这里。”

也不计较称呼了,牛小田微微探身,“愿闻其详!”

喜欢乡村小术士请大家收藏:

“冷山门,被你席卷一空,该满意了吧!”冷树咬着牙问道。

“嘿嘿,别蒙我,肯定还有别的家底子。”

牛小田才不信,嘿嘿一笑,“我这人不贪,这些就足够了!”

冷树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艰难地问道:“可以放过吗?”

“当然可以,咱说话,向来靠谱!不过,有言在先,你们要是再来找茬,我可就不遵守师训了,必死!”

冷树一个寒颤,低下头,“从此退隐江湖。”

抓起倒在地上的冷树,牛小田离开了地宫,来到院子里,才将银针拔下,又挑断那些束带。

开门!

冷树深吸一口气,满身是伤的他,还是摆出掌门的派头,背着手走了出来。

“冷掌门,不打不成交,来日江湖再见!”

牛小田嘘呼一句,便吩咐关门,哼着小曲回房间了。

尚奇秀拎着个塑料袋进来,交给老大,牛小田夸赞几句,就安排女将们,各自回房休息。

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

符箓、小旗、匕首、药丸,还有创可贴、指南针等。

十几张尸气符,其余都是寒气类符箓,药丸看起来,能增强体质,成分不明,暂时放起来。

牛家军的壮大,靠的就是发战争财!

牛小田心满意足,躺下来拿起手机,刷一会儿视频再睡觉。

防御风阵收起,君影再度探查冷树等人的一举一动。

并没有马上离开,回到飞鸿棋社后,冷树让弟子们帮着处理了伤口,换了一套衣服,依旧坐在空空的棋室内,整晚发呆。

他在犹豫,要不要跟牛小田再斗下去。

现实摆在眼前,法宝都没了,拿什么再去拼?

次日一早,

冷树告辞张棋圣,开着两辆车,带着弟子们,还是默默地离开了兴旺村。

贪财的杀手们,数量依然巨大。

他们装出人畜无害的样子,在村里闲逛,到农家乐吃饭,偶尔还跟村民们聊几句,谎称都有正当职业。

佘灿莲来了电话,笑道:“小田,那群法师走了啊!”

“嗯,一通好言相劝,他们终于悬崖勒马,决定做一名不染世俗的修行者。”

“扯淡!”

佘灿莲根本不信,又说:“我一直注意着他们,就等着你打不过,再伸出援助的小手,救你于水火之中。”

卖空人情!

牛小田才不信,还是嘘呼道:“有神通广大的姐姐在这里,我这心里就觉得特别安稳,打起架来也格外有力气!”

“呵呵,这小嘴,真能哄死人!”

佘灿莲开心一笑,又说:“小田,不要被窝里放屁,独吞,抢到好东西,要记得姐姐哦!”

“有点粗俗了啊!”

“哈哈,比不过你。”佘灿莲大笑着挂断。

兴旺村的正常发展,还在有秩序的进行。

造梦隔三差五,鲜花种植项目,也按照计划展开,不能枉负了鲜花村的名头。

花种的投入,当天界已空然由田野公司负担,不差钱。

为此,

安悦还跟牛小田进行一番详细探讨,到底该种植那些品种的花卉,普通了,没有吸引力,太名贵的话,又担心百姓不会精心照顾。

牛小田却不以为然,习惯会随着生活改变的,好好种花就是努力经营,百姓们知道轻重。

至于品种,花开艳丽是第一标准,花期要长,香气不能太浓郁,闻久了,会适得其反。

娇气的免了,也给大家减轻养护负担。

最后,牛小田列出了花卉名单,当然是君影提供的,差不多十几种,都是多年生的耐寒种类,如此一来,百姓们就不用每年都种花。

安悦对此很满意,难得牛小田对公司的事情如此上心。

跟着,又跟牛小田商议绿色食品基地,这也是兴旺村的支柱产业之一。

牛小田认为,百姓家的园子,都应该扣上大棚,种植绿色蔬菜。

另外,可以在村南专门划出一块地,建立更大型的种养殖基地。

只是,又要涉及征用百姓们的口粮田。

安悦对此有打算,就用牛小田的那辆推土机,改造一部分低洼的荒地成为良田,作为百姓的补偿。

一听这,牛小田心情就不太爽,“我那辆,这么久没用,还不知道能不能行。”

安悦翻了个大白眼,什么叫很久没用?

女将们常开着它兜风!

“闲置才会废弃呢,租用费肯定会给的。”

牛小田这才开心起来,推土机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嘴上却说道:“我还不是怕耽误村里的活。那个,费用不能太低啊。”

“放心吧,一定参考市场标准。”安悦哭笑不得:“对了,得有项目负责人,派个人去监工吧。”

女将们不行!

她们有更重要的任务。

“张翠花怎么样?”牛小田问。

安悦一愣,“怎么会想到她了?”

“这项工作,很繁琐,涉及不少百姓的利益,需要个泼辣点的角色。张翠花在加工厂锻炼了这么久,能力有所提高,应该可以单独挑起一摊。”牛小田掰着手指头分析。

安悦的眼睛,笑成了好看的月牙,赞道:“小田,其实我开始也想到她了,就是介意她原来对你做过的事。”

“嘿嘿,不说,我都快忘了。”

牛小田嘿嘿一笑,下句话没说,现如今,张翠花这样的小角色,已经不值一提。

当着牛小田的面,安悦就打电话给张翠花,询问她的意向如何,并不隐瞒,牛董事长大力推荐的。

可想而知,张翠花立刻激动的哭了!

一再拍着胸脯发誓,要是工作搞砸了,就让自己掉进粪坑,被石头砸死。

张翠花摇身一变,成了项目经理,月薪两万,外加项目奖金。

现在,给她的村主任,她都不会再干了。

加工厂那边,又缺了个职务,招工主任。

“小田,让姜丽婉去干这个职务,怎么样?”安悦询问。

“不行!”

牛小田一口就拒绝了。

“她不是你的好婶子吗?”安悦颇有些意外。

“悦悦,她现在是镇长夫人,不好管。更何况,还经营者丽婉宾馆,赚钱乐在其中。”

“嗯,而且她性格挺肉的,经营个宾馆还行,和那么多人打交道未必行。”安悦撇嘴。

未必不行!

牛小田又说:“这件事儿,就让季常军去安排吧!用人不疑,也该放权。”

“也

天界已空*

对!”

安悦点头,眼神柔和,忽然觉得牛小田长大了,考虑问题比自己还成熟。

黄昏时分,晚霞漫天。

牛小田正在院子里,背着手查看灵草的长势,白狐突然说道:“老大,又来了一伙法师,六个人,两辆车,正在找地方落脚。”

“都是什么修为?”

喜欢乡村小术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