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占卜一件事,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我瞬间有些无言以对了,本来以为那事都过去了,没想到她又提起来了。

她却一点不害臊的说道:“有没有感觉大了一些?”

“璐璐,我是你哥啊!你别跟我聊这些。”

她轻轻哼了一声说道:“你又不是我亲哥,聊这些话题怎么啦?”

“你要聊这些,我现在就走了,以后你也休想再见到我。”

“好啦好啦,我不说这些行了吧!我错了,大山哥。”

我真服了,突然又让我想起了上次,她光着身子来到我房间的情形,到现在我还有些别扭。

本来好不容易忘记了,可她又让我给想起来了,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了。

好在,接下来她没和我聊这些了,聊的都是她在学校里的一些事。

她告诉我她认识了两个朋友,都挺好的,平时还教她化妆,教她穿衣打扮啥的。

我告诉她,一定要分辨到底是真心对你好还是假意的,朋友可以交,但不能乱教。

就这么聊着聊着,她慢慢地就睡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就在这大皮椅上坐了一夜。

直到次日手机铃声响起时,我才醒来。

拿起手机一看,是高胜打来的电话。

我迷迷糊糊的接通了电话:“大清早的,干嘛呀?”

“老大,快开门,咱们该行动了。”

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依旧迷糊着向他问道:“啥行动?”

“真睡迷糊啦?咱们昨天商量好一起去接触招标组那个女组长么,我刚才收到强子发来的资料了。”

我这才想起这事来,看来我真是睡迷糊了,这大事差点给忘了。

我连忙应了两声,刚挂电话想占卜一件事,程璐也醒了过来,她也迷迷糊糊的望着我,打着哈欠说道:“大山哥,几点钟了?”

我看了下时间,对她说道:“七点半,你再睡会儿吧,我出去有点事,你走的时候帮我把门拉下来就行了。”

我话刚说完,她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瞬间清醒了:“糟糕!今天还有早课,不行,我得赶紧赶去学校!”

说着,她便飞快地披上外套。

当我去打开卷帘门时,高胜就在门口等着的。

他的旁边还停着一辆川崎牌的摩托车,他也穿的是机车服看上去非常帅气。

与此同时,程璐也已经穿好衣服从里面跑了出来,她一边对我说道:“大山哥,我就先去学校了,咱们微信上聊。”

“嗯,你慢点,别着急,注意安全。”

程璐从仓库里跑出来时,高胜的瞳孔瞬间放大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

直到程璐离开后,他才一脸愕然的看着我,眨巴着眼睛说道:“刚、刚才,那个女的是从你这里面跑出来的吧?我没看错吧?”

我猜他就会多想,于是连忙对他说道:“别乱想,她是我妹。”

“就昨天下午给你打电话那个?”

我点了点头,高胜却一脸狐疑的看着我,说道:“老大,你这也太那什么了吧?和自己妹妹睡了一夜?”

“去你的!怎么满脑子黄色思想?”

“不是我满脑子黄色思想,老大,你就说她是不是昨晚一宿就住在你这里吧?”

我好像有点解释不清楚了,索性沉默了下来。

高胜又伸出食指指着我道:“你沉默就代表默认了,那你还说我乱想?”

“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昨天晚上我在椅子上坐了一夜。”

“我猜我信吗?”他坏笑着向我挑了挑眉。

我大手一挥,说道:“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高胜又苦口婆心的说道:“我说老大,如今安总还在看守所里,你可别做对不起她的事啊!”

我有些生气道:“我再说一遍,她就是我妹,你别胡思乱想了,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好好好,我信你还不行么,别生气,咱们赶紧办正事去。”

我长吁口气,这才正色向他问道:“强子这么快就把对方的资料给调查到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就发给我了。”

高胜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机摸出来,盯着上面的资料说道:“还别说,强子干这些事真有一套的,这么短的时间调查得这么细致也是不容易啊。”

“别废话了,赶紧说说对方具体什么情况?”

高胜这才说了起来:“这女的叫周沫,这名字倒挺有意思的,周末,我还周六呢。”

“能不能别废话了。”

高胜又笑了笑,继续说道:“今年27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研究生毕业,北京户口,18年调来成都公司任职,开一辆白色的奥迪A4,车牌号码京B……”

高胜一口气念完了这个叫周沫的招标组组长基本信息,随即又感慨道:“牛逼呀!这么年轻就拥有这么高的成就,还是北京户口,这妞儿可不一般。”

“还有其它情况吗?强子应该不止调查到这些基本情况。”

高胜继续往下看了看,点头回道:“还有,后面太多了,你看看吧,咱们从哪里下手?”

我接过他的手机接着后面的资料看了起来,确实调查得相当详细,连对方的生日、兴趣、爱好、经历、娱乐方式、朋友圈子、未来行程安排都调查得一清二楚。

我粗略的扫了一眼,发现这个叫周沫的女的有一个特别的习惯,就是每天早上八点到八点半这段时间,必须在她居住的小区里跑步。

我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已经快到八点了,再看一下周沫的住处离我们这里差不多二十分钟的车程,我们现在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

我立刻对高胜说道:“走,赶紧去她住的小区,看看能不能碰上她。”

“现在就去?”

“嗯,应该来得及。”

坐上高胜的摩托车,他递给我一个头盔,戴上后他便用力一扭油门,摩托车瞬间冲了出去。

这大冬天的坐摩托车实在是一种挑战,不过早高峰的这个时间段,摩托车还真要比汽车管用。

不到二十分钟,我们就来到了周沫居住的这个小区,叫恒大凤凰城。

这个小区在成都算得上是高档住宅区了,里面大得出奇,绿化简直跟公园差不多。

我们在门口登记后,便步行进了小区,然后根据调查到的资料找到了周沫所居住的楼下。

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八点过二十分了,如果情报没有错的话,那么她应该快回来了。

“咱们就在这里等着吗?”高胜向我问道。

“只有这样了啊!”

“可是没她的照片啊!就算她跑步回来,咱们也认不出。”

高胜说得对,我也不知道付志强怎么搞的,这些情况都调查得这么清楚了,为什么偏偏没有照片。

我沉默了一会儿,对高胜说道:“要不我们去车库守着,咱们这里不是有她的车牌号么,她开车出来咱们不就知道了吗?”

高胜一想,点头道:“好像还是个办法。”

然而就在我和高胜准备前往车库门口时,高胜忽然

想占卜一件事,

伸手指着我们左边的方向,说道:“老大,你看,那个跑步的会不会就是周沫?”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没关系呀,反正我现在知道你的联系方式了,我们手机上聊就行了嘛。”我对她说道。

她却一脸委屈的说:“我就想看着你嘛,我也只有今天有时间了,明天又得去学校关着了。”

“平时没假吗?”

“一个月才只有两天的假。”

“可是……总不能聊一晚上吧!”

“不用,我想像以前我们在家里那样,安安静静地坐在你旁边就好了。”

“哎,这……”我还是有些拒绝的。

她却向我撒起娇来:“好不好嘛,大山哥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就满足我一次吧!就一次、就一次……”

我是真的有点受不了她的撒娇,而且听她这么一说,好像见一面是挺难的。

犹豫了片刻后,我向她问道:“那我们去什么地方?”

她顿时高兴起来,笑着说道:“你说,我跟你走。”

“我哪儿知道呀!”

“实在不行,我们去宾馆开房吧!”

“这、这……这不合适。”

“哎呀,有什么不合适呀!”

我还是摇头说道:“真不合适,这样吧!你跟我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行。”

吃完饭后她就叫来服务员准备结账,我抢先一步拿出手机给服务员扫码。

她急忙又对我说道:“大山哥,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请你。”

“你那点钱,自己省着点用。”

“我没事的,一场直播就能赚回来了。”

“听话,我已经支付了。”

程璐便不再说什么了,我们又一起离开了餐厅,坐上出租车,我便带着她往我住的那仓库而去。

我确实不知道该带她去哪里,思来想去,只有我这里合适了。

我发现,这丫头不仅穿着和打扮变了,甚至连性格都好像变得开朗活泼一些了。

以前在村里,她是一个很内向也很腼腆的姑娘,村民对她的印象就是乖乖女。

可是现在,我分明见到一个活泼外向的丫头,并且还非常乐观。

这可能真的是环境的影响吧,在车上我也问了她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活跃了?

她想了想告诉我,可能是以前在村里都是熟人,她怕自己说错话做错事,所以就不好意思,久而久之就变得内向了。

可是她真正的性格其实就是很活泼的,现在来到这里,没有了熟悉的人和长辈,她自然回归自己的本性了。

我觉得这样挺好,活泼开朗一些总比成天郁郁寡欢好。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我居住的那个仓库。

当我拿出钥匙打开仓库卷帘门时,程璐便向我问道:“大山哥,这是哪里呀?”

“我们公司里的一个仓库,我其实就是这仓库的保管员,平时值班也会住在这里。”

说着,我打开了灯的开关,漆黑一片的仓库瞬间骤然亮了起来。

程璐朝仓库里面张望着,一边感慨道:“真大呀!你平时值班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当然是啊!”

“那你不怕吗?”

“怕什么,这有什么好怕的,别忘了你大山哥我以前还一个人在村口地里住呢。”

程璐努着嘴说道:“我就不行,我害怕。”

我笑了笑,对她说道:“坐一下吧,有点乱我去收拾下。”

我话刚说完,仓库里的灯忽然就熄灭了,伴随着程璐发出的一声惊叫。

我赶紧对她说道:“没事的,别怕!这灯老毛病了,接触不良。”

程璐这才止住叫声,我又对她说道:“你帮我照着亮,我去弄一下就好了。”

她打开手机的电筒,对我说道:“你小心点啊!大山哥。”

“没事。”

我找来一根塑料凳子,放在灯泡下面,然后便踩上了塑料凳,踮起脚尖去扭动灯泡。

程璐就在我边上,一手拿着手机帮我照着亮,一手扶着凳子,一边又向我提醒道:“大山哥,你小心啊!”

“嗯。”

轻轻一扭,仓库瞬间就亮了起来,这真的是老毛病了,基本上每天都要这么来想占卜一件事一次,搞得我都有些崩溃了。

然而,就在我准备从塑料凳上跳下来时,谁知那塑料凳上有水,我脚下一滑,整个身体瞬间失去了重心往下倒去……

“啊……”程璐又发出一声惊叫,“小心!”

她本能地伸出手来拉我,结果反倒被我一把给带倒了,反而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们俩人都睁大了眼睛,四目相对,惊魂未定……

冷过神来后,她整张脸唰地一下就红透了!

她勾着脸,睫毛像含羞草一样垂落下去。

我慌忙抽回双手,然后轻轻推动她站了起来。

我半转身面向别处,不知道该说什么,程璐也没有出身。

仓库里安静得落针可闻,不知道是哪个角落里发出一只蛐蛐的叫声,音高韵长时轻时重,犹如纺车转动……

“那个……不、不好意思啊!璐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终于转过身看着她,开口对她说道。

程璐仰起脸对我笑了笑,摇摇头说:“没关系。”

严格来说,这个夜晚是男女独处一室,我和程璐。

灯光下的她,长发披肩,平添了几许柔媚,这份少女的柔媚能轻巧地触动男人的脑神经,唤醒生理与心理的双层情绪。

我摸了摸鼻子,仰头看了一下已经好了的灯,抱怨道

想占卜一件事,

:“这该死的灯坏的可真不是时候,改天我就给它换了。”

“大山哥,你刚刚没摔着吧?”她又轻声向我问道。

“没有。”

“真的是太危险了,明天你叫人来把这灯给修一下吧!总是这样可不信。”

“嗯,明天再说吧。”

又继续闲聊了一会儿后,我去烧了热水,让她洗了脸和脚,便让她去我那床上躺着了。

因为只有一张床,我就只好在下面的椅子上坐着,陪她聊天。

好在这椅子是当时搬公司的时候,不要的办公椅,坐上去还挺暖和的。

躺在我那张小床上,她还对我说道:“大山哥,要不你也一起上来睡吧,你在下面坐着多冷啊!”

“没事,我不冷,你别管我。”

她就这么侧着身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神情,看得我有些不太好意思那种神情。

忽然,她向我问道:“大山哥,刚才你有什么感觉吗?”

“什么什么感觉?”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她非常小声的说道,“就是刚才咱们摔倒时,你的手……有什么感觉吗?”

“这……璐璐,你这想什么呢?”

“舒服吗?”她笑眯眯的看着我,双眼持续向我发射着那异样的光芒。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