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_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甚至有一处城池出现狂疫之人,便被瞬间将整座城池都轰的灰飞烟灭的例子。

可想而知,这过程中有多少真正的狂疫者被灭杀,又牵连了多少亿万的无辜之人。

虽然有些理智之辈知道这样毫无作用,因为狂疫根本不知如何传播,自然也不知道如何防范。

但此时时局纷乱,人人都自身难保,自然也没有精力去理会他人了。

他们又岂会想到,狂疫根本不是在生灵之间传播,而是早已注定,哪怕将一国一域屠戮一空,也无法阻止狂疫。

而面对如此局面,那些十八神域的顶层强者,也并非毫无作为。

除去那些因为狂疫不得不闭关的至尊,剩下的至尊,有的统帅道统镇压狂疫,想要维持秩序,有的则是四处奔走,试图找出狂疫的源头,有些学识渊博,精通神通妙法的至尊,则是尽心尽力想要寻找医治狂疫的办法。

而其中也有不少至尊,开始朝着魔鼎神域,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或者太鼎古城赶去。

原因无他,在这等关头,破天盟,或者说混元神宗,成为了很多人的希望。

这自然,是因为混元神宗背后,有着如今魔魂之地唯一活着的主宰!

这狂疫如此恐怖,连至尊都无法幸免,除了主宰之外,他们想不出还有谁能解决了。

此时此刻,太鼎古城之中。

大殿之内,姜塍,和三位气度不凡,身穿混元神宗长袍的中年人共座在一起。

这三位宗主,正是当初被秦宇复活的混元神宗五位宗主之三,其中一人正是古涅。

虽然之前多年他们的实力都没有恢复,但也是确确实实的至尊强者,是之前混元神宗的历代宗主。

如今秦宇不在的情况下,身为宗内地位最高的姜氏一族大统领的姜塍,和五位历代宗主,自然就成为了话事人。

但此刻,几人都是眉头紧锁。

“还是没有少主的消息么?”

姜塍沉声开口的道。

三位宗主之一,名为天清子的宗主摇头道:“没有,自从三年前,李主和那黑衣人一道消失在皇天内库之后,便再没有找到李主的痕迹。”

另一位名为通明子的宗主沉声道:“原本柳尊还能预测到李主的踪迹,但是这两年来,柳尊所言,不知为何,再看不到李主的踪迹,仿佛李主被某种无法预测到天机的存在遮掩了一样。”

“但柳尊却说无需担忧,这代表李主尚且安全。”古涅摇了摇头:“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惜我的窥天之术尚且不够精深,也是推衍不出任何东西。”

姜塍沉声道:“既然柳尊说少主安全,那应该不假,但现在的情况,我们还是要尽快寻回少主才是。”

几人都是颇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古涅叹道:“如今狂疫迭起,混元神宗内发病者也是无数,这病,连我生前也从未见或者听说过,以我混元神宗多年传承,竟是找不到任何办法。”

经过几位宗主复活,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们的实力和记忆都已经恢复了大半,因而如今的混元神宗,已经不能说只是最早那个披着混元神宗名头的新道统了。

起码几位宗主记忆之中,都还有混元神宗的多年传承和历史。

加上开山祖师在上,现在的混元神宗,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货真价实的混元神宗复活了。

如今神宗内的弟子,也有不少精英之辈,被几位宗主挑中进入内宗,可以获得以往混元神宗的道法传承。

因而不光看势力,混元神宗也算是个正经的古老道统了。

若是放在千年以前,那也仅仅是个临时拼凑的势力

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_

而已,毕竟谁家大道统,连自家宗门传承都没有的。

不过说来也是稀奇,身为混元神宗少主,将如今的混元神宗一手建立起来,更是开山祖师直接传人的秦宇本人,除了当年元清子传他的虚空大挪移之外,竟是再不会半个混元神宗的传承道法神通。

这若是传出去,也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人的眼球。

但复活的混元神宗,在狂疫之下,也难免混乱。

太鼎古城本来就修士无数,如今狂疫发作,城内外情况日益糟糕,每天都有无数狂疫者发病,混元神宗的执法队拼命镇压,四处奔走,却也收效甚微。

宗内也有许多弟子发病,更糟糕的是不仅仅是弟子,高层中也有许多发病之人,长老会中竟是有三分之一的狂疫者发作,护法之中更是狂疫频发。

可以说如今执法队能够维持不散,已经是云霄全力维系的结果了。

除了护法和长老们之外,地位最高的两大统帅,云霄幸运未曾发病,一手维持执法队,每日都是焦头烂额。

而幽泓本是幽家之人,幽家如今和混元神宗终于两立,剑拔弩张。

原本身为幽家少族的幽泓,自然是陷入了两难境地,要说的话,他对幽家本没有多少归属感,对秦宇也着实是忠心耿耿,根本没有半点背叛秦宇回到幽家的意思。

实际上他对幽家为何会和混元神宗决裂也根本不清楚,他虽然是幽家少族,但在族中的地位其实不高,只是靠着其父家主的宠爱,当个纨绔大少,对于族中的隐秘是一概不知。

但他的身份摆在那里,继续担任统帅之位,也再不能服众,因而只能引咎退位,由龙魔一族的龍相天即位。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在狂疫发作之后,龍相天竟也身染狂疫,龙魔老祖不得已将之亲手封印,统帅之位空悬,还是姜塍拍板,让幽泓重回统帅之位。云霄负责镇压太鼎古城内外,而幽泓则负责混元神宗的其他疆域,两人一外一内,奋力镇压狂疫,保持神宗稳定。

但局面愈发崩坏。三年前李主的消息传来,高层都为之精神一振,不想皇天神朝竟是突然翻脸,袭击了造访神朝帝都的少主李有才。若非是白玉楼主白玉京将自己的一道化身派回太鼎古城告知此事,混元神宗至今还蒙在鼓里。

喜欢仙魔同修请大家收藏:

[标签

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_

:p标签]“行了,别发愣了。”

深渊之子此时已经恢复了情绪,开口道:“看来这血脉是得不到了,走吧。”

炽火帝龙兽的身躯被“秦宇”炸成了无数碎块,血肉此刻都在逐渐被熔岩溶解,即便残存的肢体上都带着某种腐蚀之力,显然是不可能再一一收集,吸收里面的狻猊之血了。

虽然可惜,但也只能作罢。

深渊之子目光闪动:“想不到此刻的他,对魔魂碎片的控制已经达到了这般程度,看来他的力量恢复的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快,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秦宇也感觉压力极大,闻言点了点头,两人再不停留,急速朝着深处飞去。

没了炽火帝龙兽的阻拦,前方一路畅通,两人很快就来到了赤神山熔岩的最深处。

到了这里,即便全力维持着身上的护体神纹,秦宇也觉得酷热难耐,身躯都有些承受不住,再无法前进一步,可见此处的熔岩火力何等惊人。

“放出魂鼎!”

深渊之子低喝了一声,秦宇一点头,魂鼎飞速从胸口飞出,迅速放大,置身于熔岩深处。

而深渊之子此时浑身上下黑雾涌出,融入了熔岩之中,被黑雾融入的熔岩,一瞬间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炽热瞬间增加了无数倍,将魂鼎包围。

神魂寄托于魂鼎中的秦宇,也感受到了一股直透神魂的恐怖炽热,仿佛无边烈焰在灼烧着神魂,比起当初在火炼天狱之中炼血的痛苦还要更加强烈。

即便以秦宇现在的意志,也有些难以忍受,只见他额头青筋暴起,浑身颤抖,但还是凭借意志站住身躯,手中浮现出一块漆黑的碎片,正是原初魂鼎的碎块。

魂鼎的重铸,绝非轻易,不是有材料和熔炉就可以做到的。

起码以秦宇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能力操纵这座天然炼器炉来重铸魂鼎。

这一切,都由深渊之子一手操纵。

虽说这从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将自己的神魂交给了深渊之子。

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可能轻易交付寄托神魂的至宝,更何况他和深渊之子,但也是无可奈何。

面对“秦宇”的压迫,他只能不惜一切代价寻找提升自己的方法。

而深渊之子就算不怀好意,他也同样面对“秦宇”的压迫,起码在将“秦宇”击败之前,他不敢也不能对秦宇出手。

只能说命运当真是无常,在另一个“秦宇”的压力之下,两个昔日宿敌,竟是不得不抛弃一切仇怨来彻底联手。

一眨眼的功夫,便又是两年过去。

当秦宇和深渊之子,在赤神山之中重铸魂鼎的同时,整个魔魂之地的局势,也在飞快的发生变化。

原本自从破天盟成立之后,十八神域之间再无大的争端,因此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混元神宗与苍天战宗,和深渊幽家之间忽然的敌对之上。

双方剑拔弩张了上百年,众人都以为迟早会发生一场大战,但偏偏在这种时候,忽然爆发的狂疫,打乱了整个局面。

正如秦宇和深渊之子所想,狂疫是同时蔓延在整个十八神域之中。

复苏的魔魂碎片让宿主发狂,成为“秦宇”的傀儡。

谁也不知道这是因为魔魂碎片所致,会染上狂疫的人都是注定的,并非魔魂载体的修士,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病,身为魔魂载体的修士,怎样也无法逃脱。

但十八神域的众人并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只看到这是毫无踪迹可寻,也根本无法抵抗,无法预防,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更无法治愈的“绝症”,下到凡人,上到神境六劫,甚至七劫不朽境的强者,都可能染上狂疫。

一时间,整个大陆都陷入了恐慌之中,一些有执行力的大道统,马上便做出决断,将感染狂疫的人封印隔绝,或者心狠手辣一点的,直接下令斩杀,以之勉强拖延。

而那些高层中发病者多的道统,更是直接陷入了混乱之中。

无数城池,国家,宗门,家族,都在狂疫之中惊慌失措,因为他们可能做出决议的领导者和强者们,都说不定在下一刻发病,成为失去理智的疯子。

狂疫波及之大,哪怕是至尊都难以幸免,虽说如皇天帝尊那般在闭关之中恰巧碰上碎片复苏,导致无法抵抗,最终被完全控制的情况极为少见。

但至尊一旦狂疫发作,也不得不拼尽全力来抵抗魔魂意志的入侵。

若是实力稍弱的,仅凭自己还难以抵抗,需要请同级的强者来辅助。

好在破天盟成立之后,各大道统同一阵线,以往很少来往的至尊们也有了互相交流的渠道,此时倒是不至于有人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但坏的一面是,如此一来,一位感染狂疫的至尊,可能还需要另一位至尊帮助镇压,这一下就有两位至尊无法分开精力了。

一时间,一位位至尊闭关的消息传来。

整个十八神域明面上那些众人周知的至尊,竟是有三分之一都宣布闭关!

原本众人还都有些难以理解,为何在这种整个魔魂之地大乱的档口,身为各大道统老祖和统治者,也是十八神域最高层的至尊们,没有站出来力挽狂澜,反而一个个闭了关。

但是之后有消息传出,闭关的至尊们并非是对狂疫撒手不管,而是无能为力,因为他们自己也感染了狂疫,不得不闭关抵抗!

这消息一传出,十八神域顿时哗然。

所有人都忍不住战栗。

在此之前,何曾有人想过,竟然会有瘟疫,连至尊都难以幸免?

狂疫的恐怖,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短短的两年之内,十八神域大半区域都陷入混乱之中,人心惶惶,狂疫发病者与其他人互相厮杀不说,因为不知道狂疫是如何传播,更加令人恐惧。

所有人都在下意识的远离他人,生怕自己也被狂疫所波及。

每一地都是纷乱不已,一处城池村镇,一旦传出有疑似狂疫者,瞬间民众和修士都会一逃而空。

抑或手腕铁血之辈,但凡出现狂疫的痕迹,便马上下令将之清洗灭杀,想要将源头扼杀在摇篮之中。

喜欢仙魔同修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