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的白羊女无人能比,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一场好的篮球比赛,它的理想舞台应该是麦迪逊广场花园。

但一场好的篮球比赛,负责执法的裁判,不应该出现迪克·巴维塔的名字。

路易坦然面对他今晚的对手——被赶鸭子上架的菜鸟教练杰里·斯隆。

斯隆的上位,属于“发生时大家很震惊,但随着时间推移已经没人在意”的故事。

爵士的教父弗兰克·莱登为什么下课,路易至今没搞清楚。

莱登把执教当成一种育人的工具,他会使他的球员成为更好的人。他从不逃避责任,欣然接受教练、老师和家长的角色,并认真对待随之而来的义务。

路易在年会上经常与他交流,说起自己的执教理念,莱登总是强调,他更多的是想让球员成为一个好人,而不是成为一名优秀的篮球运动员。这种观念,为职业篮球所不容。

如今在爵士队形势大好的时候退居幕后,把责任交给菜鸟斯隆,这不能不说是冒险和赌博,一个弄不好,斯隆的执教生涯就被断送了。

斯隆看起来很紧张,和路易问好的时候,他甚至出现了语法错误:“好吗,路教练?”

“我挺好的。”路易表现出了“前辈”的风度,“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这无疑是讽刺的,论资历,斯隆才是路易的前辈。

活跃于70年代的斯隆,作为“最初公牛”在芝加哥体育馆退役了自己的球衣,然后在芝加哥度过了四个无意义的执教赛季。

从这点来说,斯隆怎么都算得上是路易的前辈。

可是他在路易面前不仅谦虚,还有一颗学徒之心,因为爵士队的进攻体系完全照搬UCLA进攻,而路易却在尼克斯打造出了一种有别于UCLA进攻的N.UCLA体系。

就算是约翰·伍登本人都承认,尼克斯的进攻体系只是挂着UCLA的名字,和棕熊队的关系并不大。

见到斯隆的第一面,路易是意外的。

之前他了解到的斯隆多是他球员时期的传闻,传闻中的斯隆是个不顾一切的疯子,听起来就像是凯文·加内特、戴夫·考恩斯、德拉蒙德·格林那种可以为比赛燃尽自我的人。

教练版本的斯隆把公牛时期的执教经历视为耻辱,并且非常谦虚,这可能和他出身贫苦有关,他对于自己的工作怀着敬畏和浓烈的探索欲望。

这种人是不好对付的,路易突然觉得在凯尔特人和开拓者先后出局的今天,斯隆的爵士队会成为今年的最终对手。

比赛开始前,主裁判和副裁判前来打招呼。

今天的主裁判是万人嫌弃的迪克·巴维塔,副裁判则是第一年进入职业联盟执裁的吉姆·金赛(JimKinsey),之前他一直在大学联赛执法。

作为联盟引入的众多高水平裁判中的一员,他的业务能力在大学已经充分检验过。

引入这些裁判,是为了联盟办公室的另一项计划:恢复三人裁判制。

尼克斯这种队伍的出现,给联盟办公室提了个醒。那就是两名裁判最多只能看住四五名球员,这给了球员做小动作的机会。

虽然尼克斯并不想被贴上喜欢动手动脚的标签,但匪帮的头衔已经按死了,他们想摘都摘不下来。

如果未来联盟真的恢复三人裁判制,路易倒是省心了。

裁判越多,做小动作的余地就越小,这样像他们这种正规的,一本正经地走身体蹂躏折磨流的球队,路就能走得更宽,反而是某支波士顿球队就有问题了。

有一个懂篮球的地球人不知道伯德和兰比尔是蓝星上打球最脏的人吗?

赛前的预热环节结束,双方的首发球员进入球场。

尼克斯这边的首发:霍纳塞克、米勒、威尔逊、布拉德·罗浩斯、尤因。

“我不知道LittleLu是狂妄到无视对手了,还是真的觉得他们不会再输球。”比利·康宁汉姆嘲笑道,“他怎么敢在这场比赛里让布拉德首发?”

对于苍蝇的质疑,路易从来不理。

爵士的首发同样很奇葩:马克·普莱斯、阿尔文·罗伯特森、汤姆·钱伯斯、马龙、伊顿。

这套阵容,没有得分后卫,没有小前锋,实际上,这是2PG、2PF、1C的阵容。

只不过,因为钱伯斯的运动能力跟得上大部分的三号位,而罗伯特森更是能从一号位防到三号位,所以,他们在防守上不会出问题,而进攻端,各种错位安排反而成了优势。

UCLA进攻的挡拆体系的错位进攻威力在他们身上被放大了。

伊顿赢下跳球,尼克斯快速回阵地防守。

尼克斯的阵地防守上,呈现出明确的1-4口袋阵。

斯托克顿盯防普莱斯,其他四个人和防守人拉开一段距离,以拱卫禁区为主。

路易还给斯托克顿下了道特殊的指示。

“前几个回合,试着让马克投篮。”

要知道,普莱斯可以算是全联盟最不能放投的人。

他无疑是当代的纳什,三分命中率达到了44.1%,无论是持球急停投,还是跑位接球投,都有极高水准。

限制他放大自身威胁的,是时代。

斯隆很难打破时代的限制,让他挂个马龙的挡拆,看见空位就果断出手。

果然,在斯托克顿拉开空间之后,普莱斯的第一选择不是投篮。

他在等马龙要位。

毕竟马龙对位的是罗浩斯,那是条什么臭鱼?给马龙一对一不生劈了他?

他的想法很有道理,但他没想到斯托克顿放给他投篮空间的时候,他却不尝试投篮,哪怕他的三分命中率有44%?

罗浩斯用出吃奶的劲去挤兑马龙。

普莱斯担心的是马龙侧翼的防守人,尼克斯明显要等他传球再夹击。

想到这,普莱斯不再执著于给马龙传球,发现自己有投篮空间,起手就扔。

“唰!”

“果然是准啊!”路易惊叹。

在1988年,被人放底角三分,本来还犹犹豫豫的,发现实在传不了球后选择投篮,根本不怎么瞄准,直接投进。

这是多好的射术?

成熟的白羊女无人能比惜了,路易暗叹,如果在他手下,普莱斯会发展得更好。

“约翰,别再放了。”路易笑道,“那家伙的投篮可不得了!”

斯托克顿的一切行动都听路易指挥,听闻路易的话,他便知道之后该怎么做了。

尼克斯的进攻按计划进行。

罗浩斯在这场比赛里的价值,就是能够执行挡拆外弹投三分的战术。

对伊顿这种巨型中锋,内线挡拆外弹三分是离经叛道的。

就算是马龙,都不会去管布拉德,他们只会重点盯防斯托克顿。

于是,罗浩斯投进了尼克斯今晚的第一球。

3比3

“LittleLu最让人难忘的特点就是,他不会无缘无故让一个不起眼的球员进入首发名单。”

迪克·斯托克顿有意恶心康宁汉姆。

“可是,只要卡尔·马龙要到位置,我想象不到布拉德·罗浩斯要怎么防守。”

康宁汉姆这话是没错的,罗浩斯为了阻止马龙要位,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犯规动作都出来了就是不见裁判响哨。

他把马龙惹怒了。

这马龙本来就不是善良之辈,发现裁判对小动作不管不问,当场就一记归西之肘打向罗浩斯。

罗浩斯受到重击,不需要演技就能安详地倒下。

恰好是那个瞬间,“哔!”

迪克·巴维塔最让人痛恨的特点之一:双标!

他对待双方球员的尺度,是不一样的。

罗浩斯刚才起码对马龙有6个犯规动作,他一个没吹。

马龙回了一个,他吹了。

“他对我做了什么你是没看到吗?”马龙大呼小叫的,像是受气的女人一样纠缠。

他岂不知巴维塔是个我行我素的屑裁判呢?

“嘿!”尤因摇着迷糊的罗浩斯。

路易远远地喝问:“人还活着吗?”

“喘着气呢。”尤因应道。

“要抬下来吗?”

“别!别换我下去!”罗浩斯强站起来,“我能坚持!”

斯隆虽然是菜鸟教练(他自己定义的),却也知道施压的道理,当即对巴维塔一通输出。

巴维塔横眉冷对,一句话让斯隆无语:“因为对方的动作违例,所以你的球员就可以向对手发起人身攻击?”

“迪克·巴维塔这个人,虽然横看傻比,竖看傻比,远看傻比,近看傻比...”

麦克海尔附和道:“总之他就是傻比呗!”

“对啊,但是这傻比干的

成熟的白羊女无人能比,

傻比事如果对我们有利的话,你不觉得,这傻比看起来也顺眼了许多?”路易今天来MSG之前是做好被巴维塔恶心的准备的。

对某些裁判施压有用,威胁有用,甚至站场边和与之聊天都有用,但巴维塔这厮,他要搞砸一场比赛你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马龙的抱怨,爵士教练组的纠缠,导致巴维塔追加他们一个技术犯规。

这把斯隆的助教,也是前爵士队主教练弗兰克·莱登都给气爆炸了:“你直接判纽约赢好了!”

“哦?”巴维塔冷冷地问,“你们的球员对对方进行人身攻击,我判他一个犯规有问题?他知错不认还质疑我的权威,而你们不进行劝阻并与他一起阻碍比赛进程,蔑视裁判威严,判你们技术犯规有问题?有问题?有问题?你再说一句试试?”

喜欢余下的,只有噪音请大家收藏:

爵士队是路易很关注的球队之一。

身为一名穿越者,他至少知道拥有马龙和斯托克顿的爵士在1995年得到霍纳塞克后开始了四进西决两进决赛之旅。

哦,现在他活在一个爵士队查无斯托克顿的世界。

所以没事了?

路易原以为没事了,但机缘巧合,凭借各种巧妙的运作和恰当的引援,于是,这支十年前还像烂泥一样为自己的愚蠢操作流泪的烂队,居然成长起来了。

而且,这支爵士队很不一般。

拥有一个上升期的卡尔·马龙,逐渐进入巅峰期的马克·普莱斯,还在巅峰期的阿尔文·罗伯特森以及汤姆·钱伯斯,这套阵容足够与联盟中的任何球队抗衡。

加上马克·伊顿的防守,至少从首发来说,当代球队能和他们掰手腕的不多。

从战绩来看,也是如此。

目前18胜,排名联盟第二,只次于尼克斯。

所以有人说尼克斯和爵士的比赛才是真正的圣诞大战。

“从各方面来看,犹他都不容小视。他们的篮板率,限制对手命中率,失误率和造成对手失误等数据,都排在联盟前五。从大数据来看,他们是一支没有短板的球队。”

当天下午,尼克斯为此专门开了会。

会上,路易拿着教练组做的数据向球员介绍当晚的对手。

即使人员结构和路易的认知存在很多区别,即使画面里的杰里·斯隆看起来非常年轻,但那个味道,并没有变。

这支队伍,永远打着控卫与内线的挡拆战术,不知疲倦的轮转,精确到位的跑位、掩护、反跑、空切、投篮。

这是斯隆为犹他爵士注入的灵魂。只要跟着战术跑,球队的表现将超乎球员自己的想象。

不过,尼克斯为了这场比赛,同样做了很多的准备。

从爵士登顶西部第一起,比利·多诺万就频繁出差去现场侦察。

他带回来了第一手情报,并且通过赵远征的分析,呈现在路易面前。

而路易再整合各人的观点,定制出一整套赛前战略。

“谁来说说,我们该如何对付这群人?”

路易不急着把教练组的成果展示给球员。

他这人,最讲究民主了,有意见都提嘛。

尤因作为球队的老大,自然是要发表意见的,在路易示意之后,他站起来说:“很多人说犹他的内线对上任何球队都有优势,我不信。成熟的白羊女无人能比伊顿的防守虽然很强,但是他的速度太慢了,只要让我跑起来,他无从下手。”

“这是个好的开始,还有吗?”

路易看向其他人。

罗德曼残忍地说:“他们的首发是不错,替补就差很多了,我看,我们完全可以上来就使出全场紧逼招待他们,先消耗他们的有生力量,再做打算。”

“丹尼斯,你可真是个大聪明,咋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呢?”约翰·塞利恬不知耻地使出张飞特技“俺也一样”。

路易笑道:“好方略,不过,今晚不行。”

“为啥?”

“今晚的主裁判叫迪克·巴维塔。”

“原来如此。”

路易说起那个名字后,大家尽皆是一副恍然大明白的模样。巴维塔和尼克斯有仇,不喜欢路易?还是像厄尔·斯特罗姆那样的主场杀手?

不,都不是。

此人作为恶评率最高的裁判,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吹烂一场比赛的姿势千奇百怪,有共同之处,但没有一个可以作为了解与分析他吹罚尺度的特点提供参考。

他可能昨天吹了一场很臭的比赛,然后今天超水平发挥,又吹出一场没有瑕疵的比赛。

他可能昨天把比赛的尺度定得宽松,今天却又加紧,病情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根据心情来临时改变比赛尺度。

有时候,他的变化之快,可能就在几分钟里。

这是他保护自己的方式,只有这样,他才能把比赛按照他想象的那个方式完全掌控。

这个做法却害惨了球员和教练们。

人类做什么都有惯性,你什么裁判什么属性,大家搞清楚以后,就算都讨厌你,也能适应你的比赛。可你若是像孙猴子那样整个七十二变的执法风格,那就没有人能适应你了。

所以,巴维塔的比赛不存在控场,两边都要小心谨慎地准备。

路易不能确定巴维塔今晚的执法尺度,所以用谋杀紧逼来压迫爵士队这一招,还是放在总决赛吧——如果他们能够会师决赛的话。

“还有没有其他的想法?”路易问。

“我觉得帕特里克说得对。”

威尔逊开口说道。

路易失望不已,他没想到威尔逊也使用“俺也一样”,正想说说自己的看法,没想到

成熟的白羊女无人能比,

他来了个先抑后扬。

“马克·伊顿的禁区防守,整个联盟只有帕特里克能相比。”威尔逊和尤因虽然阵营不同,但他对尤因的能力是充分认可的。

路易担心尤因飘了,便补充道“你太高看派翠克了,波尔和唯一先生的护筐能力都在他之上。”

尤因不爽地说:“但愿他们每场比赛能送出四个封盖。”

“你得意什么?人家波尔场均送出过五个封盖,还有唯一先生的DPOY多到你这辈子都追不上了,谦虚点行吗?”

“我……”

“你什么你?我就让你谦虚点,不行啊?”

看见尤因气到差点犯胸闷,路易满足得就好像被技师叼着果冻摩擦。

“虽然伊顿的护筐能力很强,但就像帕特里克说的,他的移动能力严重不足,这是个致命的隐患,如果我们利用得当,完全可以借此打破犹他的防守体系。”

路易感觉,威尔逊很接近答案了。

“Benj,除了这个,你还有其他的想法吗?”

在路易手下打球的球员,都被灌输了一个概念。

那就是如果对方的内线没有足够的运动能力冲到外围来影响你的投篮,你完全可以用投篮去惩罚他们。

这是小球时代的概念,在这个护筐重于一切的时代显得离经叛道,但用投篮惩罚传统内线,从来不是小球时代的特权。

大球时代同样如此,只是当代还没有土壤培养出库里这种重新定义了挡拆威胁的持球射手。

“我认为…”威尔逊对自己的想法并无十足信心,“我们可以通过挡拆,进行大量的ExchangeRicky(高位动态进攻),如果我们能在保证效率的情况下命中中远投,或许…或许伊顿的存在就会变成鸡肋。因为他不能像帕特里克那样出来,就算他拼了命出来了,一个三分线外的伊顿,我们谁拿到球都可以正面突破他…”

威尔逊看见路易的笑容逐渐放纵,心更虚了。

“没有了伊顿的禁区,就像……”

“就像堕落街的表子一样人尽可入!”罗德曼粗俗地接话。

威尔逊不满他抢话:“我没那么说!”

路易笑道:“但你就是这个意思,对吗?”

威尔逊试图换一个更文雅的比喻,但他做不到。他得承认罗德曼打了一个接地气又黄暴下流的比喻。

“大概是这样的…”

“哈哈哈…”路易大笑道,“Benj啊,你太让我惊讶了,你果然是我的宝贝,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看来他纽约小张飞的身份是藏不住了,“俺也一样”的技能谁没有呢?

“这正是我们今晚的重点,进攻端必须围绕大量的ExchangeRicky(高位动态进攻)来进行。所有人都要配合射手,派翠克,别再惦记你那低位进攻了,就我看来,你的低位进攻可能完全打不了伊顿!”

尤因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低位进攻,打的就是身体。伊顿那身板厚到奥尼尔来都不见得顶得动,就尤因这个体型,他的背打对伊顿的威胁十分有限。

“我们要用投篮来打开局面,让他们知道伊顿的防守对我们毫无作用。只要他们把伊顿换下,我们就能全力攻击对方的禁区!”

“所以,BenJ,我必须为你的机智,打一个比约翰·柯蒂斯·霍尔姆斯(JohnCurtisHolmes)的鸡扒还要大的赞!”⑴

威尔逊对路易的比喻感到困惑。

殊不知路易同样对他的困惑感到困惑:“你不是吧?霍尔姆斯的片都没看过?”

⑴此君天生大雕,约有十三英寸半长(34.3cm),真正的万人斩,和老张那种在自传口嗨的不一样。

喜欢余下的,只有噪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