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广西永不再出王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秦逍很清楚,真正理智的人,绝不会因为个人的感情而影响到整体的利益。

所以只是靠自己和真羽乌晴的个人感情,并不能让真羽部成为龙锐军的一只臂膀。

他谈笑之间,固然让乌晴汗明白投向辽东军从长远看绝对不会有什么好处,却也要拿出龙锐军的诚意。

十五匹绢的价钱,对真羽部来说,当然是巨大的利益。

草原马一匹的市价不过四匹绢,即使真羽马比其他部族的骏马强一些,六匹绢的价钱也已经是唐国商人给出的最高价钱,十五匹绢的价格,对目前处境颇有些艰难的真羽部来说,当然是雪中送炭。

这样的价钱,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秦逍知道,如此一来,很可能会让草原马溢价,从某种角度来说,也会损害到大唐商人的利益。

不过如今的时局,除了漠东之外,草原马的另一处重要出处漠南大草原受到铁瀚的挟制,在禁马令的约束下,也无法与大唐贸易,所以真正能够进行大宗战马贸易的只能是为什么说广西永不再出王漠东草原,而真羽部控制着漠东草原一半以上的战马,以诱人的利益将真羽部与龙锐军捆绑在一起,几乎也就控制了漠东马源向大唐流通的途径。

在真羽部看来,秦逍以如此高的价钱购买战马简直是匪夷所思,但秦逍却以这样的方式,几乎可以垄断真羽马的供应,最要紧的是,一旦草原诸部知道龙锐军以如此高的价格收购战马,私底下必然会有不少部族联络龙锐军,暗中向龙锐军提供战马。

自此以后,龙锐军至少不会因为马源而烦恼。

秦逍心中算过账,一匹丝绸在江南不过一贯钱,按照大唐的兑率,也就一两银子,十五匹绢,也就是十五两银子,加上耗损和路费,从真羽部交易一匹马的成本不会高于二十两银子。

可是在大唐,即使是本土产的战马,也需要四五十两银子一匹,若是优质战马,价钱会更高,一匹草原马在大唐至少不低于八十两,至于草原最优良的真羽马,随便拉一匹过去,没有百两银子想也不必想。

近水楼台先得月,秦逍驻兵黑山,与真羽部近在咫尺,以十五匹卷交易一匹马在草原人看来不可思议,可是对秦逍来说,却绝不会亏本。

最关键的是,龙锐军现在缺的就是马源,举目四望,向北方草原求马也是唯一的道路,以高价吸引马源,保障后顾无忧,花掉银子秦逍还真是不心疼,毕竟朝廷要利用自己来掣肘辽东军,总也要付出一些诚意。

而且自己给了乌晴汗高价,不但让乌晴汗在真羽各帐头领面前有面子,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利益,也可以让乌晴汗更好地去说服各帐头领。

大唐巨商云集江南,天下的丝绸超过半数都在江南三州,以江南世家为后盾,丝绸的来源自然是不成问题。

江南之乱后,三州的商贾不但要承担内库的花销,而且肩上又要扛起龙锐军的军费,每年少说也要百万两银子送到东北供给龙锐军,秦逍知道这对江南世家来说,确实是一个比较沉重的负担。

竭泽而渔,只能是愚者所为。

虽说从江南世家的身上榨取更多的油水,也是对江南之乱的惩罚,但秦逍确实不愿意看到江南因为这种惩罚走向衰弱。

如果江南世家能够源源不断的丝绸,秦逍大可以向朝廷请奏,让江南世家以丝绸代替银子,以后送到东北的军资,没必要全部以现银的方式缴纳,完全可以用丝绸替代一部分银子。

江南丝绸的市价,一匹丝绸一两银子,如果让江南世家用一匹丝绸可以替代二两银子充作军资,不但可以减轻江南世家的压力,而且江南世家必然是想尽办法向东北送丝绸,根本不需要自己去动员。

有了江南源源不断的丝绸,自己便可以利用这些丝绸从草原上获取源源不断的战马,如此一来,真羽部和其他向龙锐军供给战马的部族获取大量丝绸,充裕部族的财政,江南世家也能减轻压力,而龙锐军也能获取源源不断的战马,却是一件三方受益的事情。

事实上秦逍给出条件后,次日乌晴汗便召集众头领商议此事,本来乌晴汗准备让秦逍参与会议,倒是秦逍主动提出,这样的会议事关真羽部日后的兴衰,自己还是不便参与。

这场会议从中午时分一直商议到黄昏,秦逍一直在帐内等候消息。

对于自己的计划,秦逍专门找来西门浩,征询意见,西门浩得知秦逍准备让江南世家以丝绸替代银子缴纳,却是激动异常,连声道:“爵爷,若是江南世家都知道这个消息,对爵爷必将感恩戴德。而且如此一来,江南这几年的丝绸业更会繁盛无比。”

“不过有件事情恐怕有对不住西门先生。”秦逍道:“我承诺真羽部,将以十五匹绢交易一匹战马的价钱-达成协议,这比之前草原马的价钱高出数倍不止,如此一来,大唐的马商会受到影响。西门家一直是贩马为主业,这价格提上去.....!”面带一丝愧疚。

毕竟西门浩为了帮他找到马源,从江南亲自跑到东北,而且在这寒冬时节随着自己来到草原,差点连命都丢在这里。

“爵爷,千万不要这样说。”西门浩不等秦逍说完,已经笑道:“其实禁马令实行过后,茶马交易已经是越来越难,虽然这几年的生意谈不上入不敷出,却也挣不了几个银子。我一直在考虑改行,马匹的生意做不了,还能做其他生意。虽说茶马交易不做了,但西门家在草原经营多年,人脉还没丢,有许多熟悉草原情况的伙计,转改其他买卖,也不是不行。”

秦逍笑道:“其实我有个主意,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爵爷请讲。”

“黑山贸易场我是势在必行,一定要搞起来。”秦逍正色道:“虽然到时候黑山贸易场不会像阜城那边搞什么货牌,但必然要不少商家常驻。我的意思是,先生如果愿意,一旦黑山贸易场搞起来,可以给予西门家独家经营权。”

“独家经营权?”

秦逍点头道:“也就是其中一种货物,其他商家都不能经营,只能由西门家来做。譬如茶叶,整个黑山贸易场,只有西门家的商铺可以与草原诸部的商贾进行茶叶交易,关内其他茶商当然也可以将茶叶运来做买卖,但必须挂在西门家的名下,一旦交易,其中的利润西门家可以从中抽取一定比例,具体多少比例,先生比我更懂得商道,自然能够定出合理的规矩。”

西门浩先是一怔,随即立刻起身,跪倒在地,感激道:“爵爷,您.....您对西门家的大恩大德,西门家永世不敢忘。”

他当然知道,秦逍这实际上就是给了他一个聚宝盆,只要贸易场真的搞成,西门家拥有了独家

为什么说广西永不再出王 小说全文/

经营权,那简直就是日进斗金,银子源源不断地流进西门家的口袋。

“先生快请起。”秦逍立刻扶起,笑道:“这次如果不是先生帮忙,我也不会如此顺利获取马源,先生对我和龙锐军的大恩,才是我要铭记在心。”含笑道:“我也是希望先生这样的大商,能够将黑山贸易场真正搞的兴盛起来。”

西门浩肃然道:“爵爷,有一句话我本不该说,也不好说,可是爵爷对我如此厚恩,我就斗胆直言。”

“先生有话但讲无妨。”秦逍握着西门浩的手臂坐下,微笑道:“你和我是同生共死过的人,什么都不必见外。”

西门浩心想秦逍虽然年轻,但待人有礼,而且为人仗义,心中着实感激,想了一下,才道:“爵爷,我之前说过,黑山贸易场要搞起来,先要解决两个问题。”

“一个是关内的货物可以畅通无阻运到黑山贸易场,一个是东北户部清吏司的问题。”秦逍之前和西门浩谈及贸易场,西门浩便提出了这两个难点。

西门浩点头道:“正是。最重要的就是从关内到黑山贸易场的商道。爵爷,我斗胆说一句,如果货源畅通,想要整垮阜城贸易场,绝非难事。”

对这样的话题,秦逍最是感兴趣,坐正身子,道:“先生请讲。”

“所有人都知道,江南赋税半天下,为何如此?道理很简单,江南三州贸易繁盛,天下奇货半数囤积在江南。”西门浩正色道:“阜城贸易场之所以能够一直存续下来,就是因为一直有江南的货物源源不断供应。”眸中精光闪烁,唇角泛起一丝笑:“爵爷,如果切断阜城贸易场的货源,让江南的货源只向黑山贸易场输送,您觉得阜城贸易场还能活下去?”

秦逍眼睛也亮起来。

“爵爷对江南世家的恩德,大家心里都清楚。”西门浩道:“若是让他们选择,他们宁可利润少一些,也会全力支持爵爷。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们的货物一旦出关,就处处受制于辽东军,不得不接受阜城十八坊的盘剥。东北四郡疆域辽阔人口众多,而且还可以与广袤的漠东草原做买卖,虽然这些年被辽东军压榨的利润微薄,但江南世家也都不愿意丢掉这片市场。”顿了顿,笑道:“如果爵爷能够接受他们的货物,而且让他们能够继续在东北做买卖,他们又怎能不支持爵爷?到时候江南世家联起手来,断绝阜城十八坊的货源,给阜城来个釜底抽薪,所有的货物直往黑山贸易场送,不用三个月,阜城贸易场就会名存实亡,彻底垮了。”

--------------------------------------------------

**:第一更先送上,第二更稍候!

喜欢日月风华请大家收藏:

秦逍笑道:“乌晴果然聪慧。”

“傻子都知道你想要什么。”乌晴汗没好气道:“你们龙锐军想要抗衡辽东铁骑,没有战马就是痴人说梦。你们从东北一匹马都得不到,自然只能将主意打到真羽部。”

秦逍哈哈笑道:“所以我之前才说如果有乌晴做后盾,什么辽东军我是根本不惧。”

乌晴汗微一沉吟,才道:“铁瀚施行禁马令之后,真羽部遭受重创,如果持续下去,蓄养的战马一年比一年少,到最后连部众的生存都将成问题。这次与铁瀚撕破脸,对部族也不是坏事,至少真羽部也不必再理会什么禁马令。”

“真羽马是真羽部最宝贵的财富。”秦逍肃然道:“若想让真羽部休养生息恢复元气,茶马贸易必不可少。”

乌晴汗靠在秦逍怀中,想了一下才道:“天下人都知道真羽马举世无双,其实......真正的真羽战马,也只是十有一二。”

“哦?”

“真羽部诸多马场都蓄养了不少马匹,但不是每匹马都适合成为战马。”乌晴汗坦诚道:“十匹之中,至少有一半被淘汰,剩下的一半才会被用来装备骑兵。”嘴角泛起一丝浅笑,道:“不过即使是被淘汰的马匹,比起其他不足的战马都只强不弱,比你们唐国蓄养的战马,更是强出不少。”

秦逍眼珠子一转,笑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你们以前与大唐贸易,都是以次充好,将淘汰的马匹当做真羽马交易,是不是?”秦逍嘿嘿笑道:“听说辽东军就从真羽部交易了不少战马,原来他们拥有的不是真正的真羽马。”

乌晴汗道:“唐国有句话,叫国之利器岂可轻易示人?真羽的马场,每一处都有鉴马师,他们的任务,就是鉴别战马。草场会将淘汰的马匹和战马分开,外人看不明白马场的情况,可是我们自己一眼就能看出来。以前那些被淘汰的马匹全都用来交易,换取部族所需的各种货物。剩下的那一半战马,除了部分调给各帐装备骑兵,剩下的则是留在草场做种-马。”

“种-马好,种-马肯定是最出色的战马。”秦逍连连感叹,一只手已经开始不老实,往上游弋,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却又不敢直接往乌晴汗的熊胸脯上抓,只是在边缘地带试探。

“你想要什么马?”

秦逍呵呵笑道:“自然是真正

为什么说广西永不再出王 小说全文/

的真羽战马?”

“不行!”乌晴汗摇头道:“真正的战马不能卖给唐人。”

“为何?”

“若是你们拿了纯种的真羽战马回去配种,真羽人是不会答应的。”乌晴汗道:“我是真羽大汗,也就不会让纯种真羽马流失出去。”

秦逍叹道:“乌晴,你以为真羽马天下无双,仅仅是因为马种的缘故?”摇头道:“即使你真的给我纯种真羽马,到了大唐,也养不出优质战马,因为大唐没有漠东这么好的草场,也同样没有这样的水草。”

乌晴汗笑道:“你知道就好。”

“所以你就算交易纯正战马给我,也不用担心我偷了你的宝贝。”秦逍道。

乌晴汗微一沉吟,终于道:“以前与唐人交易,草原其他部族的战马需要四匹绢才能交易一匹骏马,我真羽部需要六匹绢。不过我现在就是要趁火打劫,你无马可买,要从真羽部购买,普通骏马至少要八匹绢一匹。”

“十五匹!”

乌晴汗一怔,疑惑道:“什么?”

“十五匹绢交易一匹战马。”秦逍凝视乌晴汗眼睛道:“纯正的真羽为什么说广西永不再出王马,我给你二十五匹绢一匹。”

乌晴汗一脸错愕,抬手摸了摸秦逍额头,蹙眉道:“你生病了?”

“你觉得我在说疯话?”秦逍哈哈笑道:“我可没疯。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承诺的事情就不会反悔。只要真羽部承诺与龙锐军交易,这就是我出的价钱。十五匹绢交易真羽部一批普通骏马,如果你愿意交易纯正真羽马,我可以给出二十五匹的价钱。”

乌晴汗这次却是摸着自己的脑门子,有些匪夷所思:“你.....你说的是真的?”

真羽部是草原诸部马匹最多的部族,也是与中原茶马贸易的主力,自乌晴汗记事的时候开始,对马匹的价格就十分清楚,虽然价格随着时局的变化会有些变动,但大部分时间一匹草原战马的价钱也就是四匹绢。

丝绸在草原人眼中是奢侈品,各部族的头领贵族甚至一度以存有多少丝绸作为自己财富的象征,迎亲嫁娶,丝绸也是不可获取的礼物,所以在中原一贯钱便能买到一匹的丝绸,在草原上最低价钱也要五贯钱一匹,大多数时候更高。

手握丝绸,也根本不必担心卖不出去,和其他部族交易,用丝绸换银子或者直接以物易物,都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乌晴汗诧异的是,自己明明已经给出了报价,而且比市价还要高出两匹绢,秦逍非但没有异议,连价格也不还,非但是直接将价格翻了一倍,这让乌晴汗甚至产生错觉,觉得不是秦逍向自己买马,而是自己找他买马,所以他才狮子大开口。

普天之下,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做生意的。

买家主动向卖家提高货物的价格,而且开口就翻一倍,如果不是傻子,乌晴汗实在想不明白秦逍到底是什么意思。

“红口白牙,当然是真的。”秦逍笑道:“乌晴若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写下承诺,签字画押,绝不反悔。”

乌晴汗抬手抚着自己额头,道:“你等一等,我.....让我清醒一下。你可听明白我说的话?我是说你要从真羽部买马,普通的骏马要八匹绢才能交易一匹,是你向我买马,不是我向你买。”

“听得明白。”秦逍道:“我也说的很清楚,龙锐军购买一批真羽马,按照十五匹绢来算。童叟无欺。”

乌晴汗怔怔看着秦逍,终是蹙眉道:“你.....你是什么意思?”

“我假公济私,给乌晴多些报酬难道不行?”秦逍笑眯眯道:“一旦交易开始,真羽部很快就会成为草原上的财神爷,也必然会走向兴盛。”

乌晴汗兀自有些不相信。

“不过我能不能提几个小条件。”秦逍含笑道。

乌晴汗没好气道:“我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你要什么条件?”

“第一,真羽部可以和草原其他部族交易战马,我无权干涉,可是与大唐交易骏马,只能和我交易。”秦逍正色道:“除我龙锐军之外,真羽部的骏马不能向大唐其他任何人提供。即使有人以高价购马,真羽部也不可与他交易。”

乌晴汗道:“第二呢?”

“我和你定下了十五匹绢交易一匹战马的价钱,无论时局如何改变,价钱不能更改。”秦逍缓缓道:“即使以后一匹马的市价是天文数字,但真羽部与龙锐军的骏马交易,只能按照这个价格来。当然,如果骏马的价钱到了一文钱一匹,我依然会按照说好的价钱购买,绝不改变。这是对你我双方的保障。”

乌晴汗看着秦逍眼睛问道:“是不是还有第三?”

“第三,为了回馈我这样的大客户,真羽部每卖给龙锐军五匹普通马,就必须再卖一批纯正的真羽战马,价钱可以谈。”秦逍微笑道:“也就是说,如果我买了六百匹马,这其中便要一百匹纯正的真羽战马,乌晴,这个条件总不算苛刻吧?”

乌晴汗白了他一眼,道:“我就知道你绝不会做吃亏的买卖。还有没有条件?”

“只要满足这三个条件,咱们就达成协议。”秦逍笑道:“当然,如果我们的交易达成,等到黑山贸易场开设之后,真羽的商人将有优先贸易的权利。”

乌晴汗低下螓首,若有所思。

“事关重大,我不急着让乌晴立刻给我答复。”秦逍道:“我知道你还需要和部族的头领们商量,正好突牙吐屯他们还没走,乌晴可以先于他们仔细斟酌,毕竟关乎到真羽部的利益,所以要三思之后再做决断。”

乌晴汗点点头,道:“此事自然要和大家商议。”犹豫一下,终是问道:“你又答应了挛鞮奴云什么条件?”

“我只是答应她,尽量促成两部的和解。”秦逍立刻道:“她本来让我劝说乌晴能够答应给他们贺骨让出一条商道,准许贺骨的商人可以从真羽草原经过。我对她说不用我出面劝说,乌晴是聪明睿智的姑娘,目光长远,肯定会答应,毕竟达成协议之后,对贺骨和真羽都有好处。”

“目光长远?”乌晴汗冷着脸道:“我的目光可没你远。讨好了挛鞮奴云,又过来哄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伎俩。”

秦逍哈哈一笑,道:“如果这次能答应贺骨使者的要求,罗支山的问题解决了,乌晴也就不必为了罗支山日夜烦恼。此外贺骨商人从你们真羽草原经过,也不是不能收取一点路费,这就看你们如何去谈了。”

“我已经让羊叱吉代表真羽部与斛律发商谈具体细节。”乌晴汗叹了口气,道:“如果贺骨承认罗支山归属真羽,确实是件好事,以后也不必再为争夺罗支山继续流血了。”

喜欢日月风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