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断女人活儿好的三个标准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西门浩一番话,却是让秦逍心头振奋。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要想达成这个目的,绝不是几句话就能做到,要搬开面前的拦路虎并不容易。

东北四郡,辽西、营平、辽东和玄菟自西向东排开,龙锐军驻扎在营平郡北境的黑山之下,要让江南世家将货物送到黑山,关内的商道问题不大,可是一旦出了榆关,就直接进入了辽西郡境内。穿过辽西郡进入营平郡折而向北,这一路可就艰难重重了。

辽西郡郡守公孙尚自然是辽东军的人,秦逍出关的时候,亲自见过,也正是公孙尚让人带着龙锐军到了黑山脚下。

辽东军坐镇东北四郡多少年,四郡的大小官员,自然都是唯辽东军马首是瞻,否则肯定也坐不稳自己的位置。

只要辽东军一声令下,无论是公孙尚还是营平郡这边,必然是处处为难。

秦逍知道,想让你顺利通过,辽东军只要一句话,可是想要给你找麻烦,让商贾们在东北寸步难行,辽东军也有的是办法。

如果想让江南商贾的商队畅通无阻抵达黑山,万无一失的办法,当然是这两郡的官员都是自己人,甚至是龙锐军可以掌控这条商道。

但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辽东军经营东北多少年,大小官员根深蒂固,而且辽东军也牢牢掌控着东北的交通要道,龙锐军要取而代之,除非与辽东军兵戎相见,直接抢夺控制权,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朝廷忌惮辽东军,但辽东军并没有谋反的迹象,龙锐军根本找不到向辽东军开战的借口,甚至于辽东军真的有叛乱迹象,朝廷也绝不可能轻易开战,只会竭力安抚。

东北大乱,对朝廷来说后果不堪设想。

秦逍明白,朝廷的策略,既要龙锐军掣肘制衡辽东军,同时又会安抚那帮人,令他们不生出反意,所以龙锐军如果主动向辽东军开战,莫说实力不足,即使真的可以一战,朝廷也绝不会支持。

秦逍皱起眉头,若有所思,只是这个难题确实不容易解决,寻思着顾白衣智慧过人,这事儿急不得,还是回去之后,与顾白衣等人商议再说。

两人又低声说了会子画,乌晴汗终是派了羊叱吉过来传召,秦逍到了汗帐,会议已经散去,帐内除了乌晴汗,只有古单吐屯和突牙吐屯寥寥数人,见到秦逍进来,几名头领都起身行礼,毕竟大家也都知道秦逍是大唐中郎将,不可怠慢。

“我已经和大家商议过。”草原人说话不拐弯抹角,乌晴汗开门见山道:“虽然有些头领反对卷入东北之争,但大多数人觉得辽东军对我真羽部心怀恶意,绝不能投向辽东军。”顿了顿,继续道:“但大多数人都觉得,虽然不能投向辽东军,却也不应该和龙锐军走得太近。”

秦逍镇定道:“真羽部想要远离是非,众头领也是为部族考虑。”

“秦大人.....!”突牙吐屯性子直爽,开口正要说话,秦逍却已经抬手笑道:“吐屯不要这么称呼,还是叫我秦逍。”

“你是中郎将,叫你秦大人没错。”突牙吐屯笑道:“我们不管辽东军和龙锐军有什么恩怨,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哪怕真有一天你们杀的你死我活,真羽部也不会派出一兵一卒卷入厮杀。”

“完全理解。”秦逍点头道。

“不过大汗为了部族的利益,和大家商议过后,最终决定,真羽部虽然不会支持龙锐军,但是生意我们照样做。”突牙吐屯咧嘴笑着道:“秦.....秦逍,我们既然和铁瀚撕破了脸,那狗屁的禁马令当然也不必再去理会。你想从真羽部买马,那就是我们的客商,这生意我们可以谈。真羽部是靠马吃饭,有客商找上门要做生意,我们凭什么拒绝?”

秦逍听突牙吐屯这句话,一颗心放下,含笑道:“不错,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挣钱的生意,谁也阻止不了。”

“秦逍,大家商议决定,真羽部可以卖给你骏马。”乌晴汗轻咳一声,才道:“你提出的条件,头两个大家都同意了。自此之后,我们在大唐的唯一客商就只有你,除你之外,我们不会接受其他人购马。”

秦逍横臂于胸:“多谢大汗!”

乌晴汗使了个眼色,在她身边的一名亲随上前来,秦逍认出是叱罗云,含笑点头,叱罗云也是向秦逍笑笑,两人也算是一起共过患难,只见她捧着一只盒子,上前来,道:“你打开!”

秦逍有些奇怪,心想乌晴汗难道还要赏自己什么,打开盒子,却发现是一件很奇怪的铜雕,看起来像一只雄鹰的雕饰,不过却分明只有一半。

“这是我的信物。”乌晴汗看出秦逍的疑惑,解释道:“你拿走这件,只有一半,我这边还有一半,以后你若是派人过来买马,让他带上这件信物,两件契合,我便确信是你的人,自然会派人和他谈。价钱就按照你说的,石屋匹丝绸交易一匹普通骏马,二十五匹丝绸可以交易一匹纯种真羽战马。无论发生什么变化,例如你们唐国的丝绸价格高了,或是我们草原马的价钱更低了,我们说定的价钱不会改变。”

秦逍知道草原人一诺千金,如此大事,乌晴汗既然承诺,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变化,点头道:“不会改变。”

“不过你提出,每购买五匹骏马,就要我们卖你一匹纯种真羽战马,这个条件我们不能答应。”乌晴汗正色道:“契利这次无功而返,铁瀚必然震怒,虽然这两年他不会轻举妄动,不敢轻易对漠东用兵,但铁瀚野心勃勃,迟早会打过来。我和你说过,纯正的真羽战马,十匹之中也只能养出一两匹,一年下来,我真羽所有马场也只能养出不到两万匹,除去公马,母马不过一万多匹,为了延续纯种战马的传承,半数纯种战马需要用做配种,所以一年真正可以出圈的纯种真羽马,不到八千匹。”

秦逍微微点头,心里知道,乌晴汗口中所说的纯种战马,乃是从真羽马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优质战马,这些战马本身的体质和速度极好,是天生的战马,生出来的马匹自然也会比普通骏马要好,龙生龙凤生凤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这倒不是说普通的骏马就不是真羽马,也不是说它们并不纯正,只是在能力上及不上优质战马,但马种相同,无非是真羽人觉得只有那些真正优质战马才能配得上真羽战马的称号。

乌晴汗也说过,即使是普通骏马,比起其他诸部的战马也要好得多,对此秦逍倒是深信不疑。

如果能够得到真羽最优质的战马自然更好,否则即使交易普通战马,也依然足以装备龙锐军。

“出圈的真羽战马要配备给部族最勇猛的战士,以应付铁瀚终究会到来的战争。”乌晴汗解释道:“所以你最后的条件我们不能答应,我们每年最多也只能向你提供五百匹真羽战马。”

秦逍提出的三个条件,其实最重要的便是第一条,这第三条反倒并不重要,真羽部不但通过向龙锐军出售战马的决议,而且还答应前面两个条件,这已经让秦逍心中欢喜不已,至于不能过多的向龙锐军提供纯正战马,秦逍并不在意,而且也不想让乌晴汗为难,点头道:“就按照大汗所言,每年只交易五百匹真羽战马。”

“至于每年交易的骏马数量,大家也都商议过,今年不能超过两万匹。”乌晴汗道:“近几年马场蓄养的战马数量减少,无法提供太多,不过过上两年,等蓄养的骏马数量多起来,我们可以再谈。”

秦逍能够理解真羽部现在的情况,虽然也希望交易的战马越多越好,极早组

判断女人活儿好的三个标准 免费完整版,

建庞大的骑兵军团,但凡事操之过急,结果反倒会适得其反,组建骑兵军团也不能一蹴而就,两万匹战马的数量虽然达不到自己心理预期,但也算不少,点头道:“可以。”这才伸手从盒子里取出了信物,放入怀中。

秦逍心中却也是瞬间算出,如果按照十五匹绢交易一匹战马来算,两万匹就需要三十万匹丝绢,对江南来说,三十万匹丝绢其实也不算小数目,但应该可以供应上。

而三十万匹丝绢对真羽部来说,自然是天文数字。

大唐一匹绢一两银子,这三十万匹就是三十万两,但草原上的丝绸价格至少要翻上五倍,也就是说,利用与龙锐军的交易,今年真羽部至少可以获取到一百五十万两银子,除去成本,真羽部的纯利润应该也有百万两之巨,对一个只拥有几十万部众的部族来说,一年能收益百万两银子,当然不是小数目,也足以让真羽部迅速发展起来。

判断女人活儿好的三个标准“还有一件事。”乌晴汗想到什么,向秦逍道:“从黑山逃过来的杜子通等人,我已经让法令官拘押起来,你回去的时候,我会将他们移交给你。”

秦逍心想乌晴真是安排妥当,恨不得上去亲一口,感谢道:“多谢大汗。我回去之后,会尽快派人来处理交易的具体事项。”想到自己草原之行,顺利解决龙锐军迫在眉睫的马源问题,浑身上下不由一阵轻松。

喜欢日月风华请大家收藏:

秦逍很清楚,真正理智的人,绝不会因为个人的感情而影响到整体的利益。

所以只是靠自己和真羽乌晴的个人感情,并不能让真羽部成为龙锐军的一只臂膀。

他谈笑之间,固然让乌晴汗明白投向辽东军从长远看绝对不会有什么好处,却也要拿出龙锐军的诚意。

十五匹绢的价钱,对真羽部来说,当然是巨大的利益。

草原马一匹的市价不过四匹绢,即使真羽马比其他部族的骏马强一些,六匹绢的价钱也已经是唐国商人给出的最高价钱,十五匹绢的价格,对目前处境颇有些艰难的真羽部来说,当然是雪中送炭。

这样的价钱,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秦逍知道,如此一来,很可能会让草原马溢价,从某种角度来说,也会损害到大唐商人的利益。

不过如今的时局,除了漠东之外,草原马的另一处重要出处漠南大草原受到铁瀚的挟制,在禁马令的约束下,也无法与大唐贸易,所以真正能够进行大宗战马贸易的只能是漠东草原,而真羽部控制着漠东草原一半以上的战马,以诱人的利益将真羽部与龙锐军捆绑在一起,几乎也就控制了漠东马源向大唐流通的途径。

在真羽部看来,秦逍以如此高的价钱购买战马简直是匪夷所思,但秦逍却以这样的方式,几乎可以垄断真羽马的供应,最要紧的是,一旦草原诸部知道龙锐军以如此高的价格收购战马,私底下必然会有不少部族联络龙锐军,暗中向龙锐军提供战马。

自此以后,龙锐军至少不会因为马源而烦恼。

秦逍心中算过账,一匹丝绸在江南不过一贯钱,按照大唐的兑率,也就一两银子,十五匹绢,也就是十五两银子,加上耗损和路费,从真羽部交易一匹马的成本不会高于二十两银子。

可是在大唐,即使是本土产的战马,也需要四五十两银子一匹,若是优质战马,价钱会更高,一匹草原马在大唐至少不低于八十两,至于草原最优良的真羽马,随便拉一匹过去,没有百两银子想也不必想。

近水楼台先得月,秦逍驻兵黑山,与真羽部近在咫尺,以十五匹卷交易一匹马在草原人看来不可思议,可是对秦逍来说,却绝不会亏本。

最关键的是,龙锐军现在缺的就是马源,举目四望,向北方草原求马也是唯一的道路,以高价吸引马源,保障后顾无忧,花掉银子秦逍还真是不心疼,毕竟朝廷要利用自己来掣肘辽东军,总也要付出一些诚意。

而且自己给了乌晴汗高价,不但让乌晴汗在真羽各帐头领面前有面子,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利益,也可以让乌晴汗更好地去说服各帐头领。

大唐巨商云集江南,天下的丝绸超过半数都在江南三州,以江南世家为后盾,丝绸的来源自然是不成问题。

江南之乱后,三州的商贾不但要承担内库的花销,而且肩上又要扛起龙锐军的军费,每年少说也要百万两银子送到东北供给龙锐军,秦逍知道这对江南世家来说,确实是一个比较沉重的负担。

竭泽而渔,只能是愚者所为。

虽说从江南世家的身上榨取更多的油水,也是对江南之乱的惩罚,但秦逍确实不愿意看到江南因为这种惩罚走向衰弱。

如果江南世家能够源源不断的丝绸,秦逍大可以向朝廷请奏,让江南世家以丝绸代替银子,以后送到东北的军资,没必要全部以现银的方式缴纳,完全可以用丝绸替代一部分银子。

江南丝绸的市价,一匹丝绸一两银子,如果让江南世家用一匹丝绸可以替代二两银子充作军资,不但可以减轻江南世家的压力,而且江南世家必然是想尽办法向东北送丝绸,根本不需要自己去动员。

有了江南源源不断的丝绸,自己便可以利用这些丝绸从草原上获取源源不断的战马,如此一来,真羽部和其他向龙锐军供给战马的部族获取大量丝绸,充裕部族的财政,江南世家也能减轻压力,而龙锐军也能获取源源不断的战马,却是一件三方受益的事情。

事实上秦逍给出条件后,次日乌晴汗便召集众头领商议此事,本来乌晴汗准备让秦逍参与会议,倒是秦逍主动提出,这样的会议事关真羽部日后的兴衰,自己还是不便参与。

这场会议从中午时分一直商议到黄昏,秦逍一直在

判断女人活儿好的三个标准 免费完整版,

帐内等候消息。

对于自己的计划,秦逍专门找来西门浩,征询意见,西门浩得知秦逍准备让江南世家以丝绸替代银子缴纳,却是激动异常,连声道:“爵爷,若是江南世家都知道这个消息,对爵爷必将感恩戴德。而且如此一来,江南这几年的丝绸业更会繁盛无比。”

“不过有件事情恐怕有对不住西门先生。”秦逍道:“我承诺真羽部,将以十五匹绢交易一匹战马的价钱-达成协议,这比之前草原马的价钱高出数倍不止,如此一来,大唐的马商会受到影响。西门家一直是贩马为主业,这价格提上去.....!”面带一丝愧疚。

毕竟西门浩为了帮他找到马源,从江南亲自跑到东北,而且在这寒冬时节随着自己来到草原,差点连命都丢在这里。

“爵爷,千万不要这样说。”西门浩不等秦逍说完,已经笑道:“其实禁马令实行过后,茶马交易已经是越来越难,虽然这几年的生意谈不上入不敷出,却也挣不了几个银子。我一直在考虑改行,马匹的生意做不了,还能做其他生意。虽说茶马交易不做了,但西门家在草原经营多年,人脉还没丢,有许多熟悉草原情况的伙计,转改其他买卖,也不是不行。”

秦逍笑道:“其实我有个主意,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爵爷请讲。”

“黑山贸易场我是势在必行,一定要搞起来。”秦逍正色道:“虽然到时候黑山贸易场不会像阜城那边搞什么货牌,但必然要不少商家常驻。我的意思是,先生如果愿意,一旦黑山贸易场搞起来,可以给予西门家独家经营权。”

“独家经营权?”

秦逍点头道:“也就是其中一种货物,其他商家都不能经营,只能由西门家来做。譬如茶叶,整个黑山贸易场,只有西门家的商铺可以与草原诸部的商贾进行茶叶交易,关内其他茶商当然也可以将茶叶运来做买卖,但必须挂在西门家的名下,一旦交易,其中的利润西门家可以从中抽取一定比例,具体多少比例,先生比我更懂得商道,自然能够定出合理的规矩。”

西门浩先是一怔,随即立刻起身,跪倒在地,感激道:“爵爷,您.....您对西门家的大恩大德,西门家永世不敢忘。”

他当然知道,秦逍这实际上就是给了他一个聚宝盆,只要贸易场真的搞成,西门家拥有了独家经营权,那简直就是日进斗金,银子源源不断地流进西门家的口袋。

“先生快请起。”秦逍立刻扶起,笑道:“这次如果不是先生帮忙,我也不会如此顺利获取马源,先生对我和龙锐军的大恩,才是我要铭记在心。”含笑道:“我也是希望先生这样的大商,能够将黑山贸易场真正搞的兴盛起来。”

西门浩肃然道:“爵爷,有一句话我本不该说,也不好说,可是爵爷对我如此厚恩,我就斗胆直言。”

“先生有话但讲无妨。”秦逍握着西门浩的手臂坐下,微笑道:“你和我是同生共死过的人,什么都不必见外。”

西门浩心想秦逍虽然年轻,但待人有礼,而且为人仗义,心中着实感激,想了一下,才道:“爵爷,我之前说过,黑山贸易场要搞起来,先要解决两个问题。”

“一个是关内的货物可以畅通无阻运到黑山贸易场,一个是东北户部清吏司的问题。”秦逍之前和西门浩谈及贸易场,西门浩便提出了这两个难点。

西门浩点头道:“正是。最重要的就是从关内到黑山贸易场的商道。爵爷,我斗胆说一句,如果货源畅通,想要整垮阜城贸易场,绝非难事。”

对这样的话题,秦逍最是感兴趣,坐正身子,道:“先生请讲。”

“所有人都知道,江南赋税半天下,为何如此?道理很简单,江南三州贸易繁盛,天下判断女人活儿好的三个标准奇货半数囤积在江南。”西门浩正色道:“阜城贸易场之所以能够一直存续下来,就是因为一直有江南的货物源源不断供应。”眸中精光闪烁,唇角泛起一丝笑:“爵爷,如果切断阜城贸易场的货源,让江南的货源只向黑山贸易场输送,您觉得阜城贸易场还能活下去?”

秦逍眼睛也亮起来。

“爵爷对江南世家的恩德,大家心里都清楚。”西门浩道:“若是让他们选择,他们宁可利润少一些,也会全力支持爵爷。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们的货物一旦出关,就处处受制于辽东军,不得不接受阜城十八坊的盘剥。东北四郡疆域辽阔人口众多,而且还可以与广袤的漠东草原做买卖,虽然这些年被辽东军压榨的利润微薄,但江南世家也都不愿意丢掉这片市场。”顿了顿,笑道:“如果爵爷能够接受他们的货物,而且让他们能够继续在东北做买卖,他们又怎能不支持爵爷?到时候江南世家联起手来,断绝阜城十八坊的货源,给阜城来个釜底抽薪,所有的货物直往黑山贸易场送,不用三个月,阜城贸易场就会名存实亡,彻底垮了。”

--------------------------------------------------

**:第一更先送上,第二更稍候!

喜欢日月风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