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为什么被叫肉莲法器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仅仅隔了三天,艾伦威尔逊就在啄木鸟影业的电视上,看到了法国的最新解决方案,然后就推翻了自己三天前的判断,轻轻地吐出一个单词,“无耻……”

电视上播报了巴黎政府关于阿尔及利亚问题的一个解决方案,简单来说就是鉴于有百分之四十的人想要独立,巴黎正在考虑一项南北分治计划,旨在不留后患的解决问题,取得一个双赢的结果。

看起来是没问题,但是有抄袭英国对待殖民地的政策嫌疑,但这还不是他痛骂法国人无耻的理由,还有其他理由。

“怎么了?”英格丽·褒曼披上外衣,坐在男人旁边询问,“不是可以谈么?法国人能够在民意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还给当地人一条生路,以我对法国的了解,真的挺不错了。”

“英格丽,你不是去过非洲嘛?还见到过沿途的情况?”艾伦威尔逊伸出手抓住了英格丽·褒曼的手询问。

“我上飞机有瞌睡的习惯。”英格丽·褒曼有些不好意思,仍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含义。

指望一个女明星有地理知识,确实是有些过分了,想来普通法国人也就这个知识水平。

“南北分治?法国要沿海,把内陆给阿尔及利亚人?王菲为什么被叫肉莲法器”艾伦威尔逊冷笑着解释道,“泰勒阿特拉斯山脉以南是撒哈拉大沙漠,沙漠面积占据整个阿尔及利亚的百分之八十五,如果法国切下这一部分给阿尔及利亚人,这将是史上最大的人间惨剧。”

南北分治要是这么划界,暂且叫这个内陆国为阿尔及利亚,这个阿尔及利亚的生存情况会瞬间把乍得、尼日尔甩在身后,乍得好歹有个乍得湖,尼日尔有尼日尔河上游的水源。

这个阿尔及利亚真是除了黄沙什么都没有,都不存在常年河,只有一些季节河存在。

法国在法属非洲独立国家的划界上,就已经制造出来几个注定悲剧的国家了。

要是让阿尔及利亚这么独立,马里、乍得什么都不叫事了,阿尔及利亚才是最大的悲剧。

英格丽·褒曼这才知道其中的关键之处,“那法国人会不会支持?”

“如果法国人都是你这种地理水平,那是不会支持的。说不定还以为是法国吃亏了。同样阿尔及利亚人也不会支持,他们是本地人,当然知道法国留给他们的地方是一个死地。”

话音刚落,英格丽·褒曼就掐了一下男人的软肋,“跟你这么多年,也算是尽心尽力,你就这么说我?”

“我错了,不过你应该考虑战争会不会对法国本土造成影响,看看有什么生意做。”艾伦威尔逊听到这个方案,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南北分治是一个废案。

如果阿尔及利亚人对公投结果不满意,同样也不会接受这个不留活路的方案。那么军事行动应该还不到停止的时候。

这个所谓的南北分治,就是戴高乐政府的一个大内宣,对法国公民表示诚意已经做到了。阿尔及利亚人要是反对,那么继续战争的责任就不在法国这边。

如意算盘打的响,好处都让法国人占了,还把战争责任推给殖民地,不愧是大陆国家,很有我大清对准格尔的宽宏大量。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并不担心。”英格丽·褒曼小声嘀咕,这样一桩惨剧,艾伦威尔逊却一点不当回事。

“因为和英国无关。”艾伦威尔逊轻描淡写,这事在他前世的祖国历史上经常发生。每一次改朝换代从无例外,打到没人敢继续争夺天下为止。

其后果当然是普通人承担,甚至都成一个梗了,以隋朝八百九十万户来证明李世民水平不行的人大有人在,贞观之治休养了二十多年,才恢复到了三百万户。这难道不应该指责杨广搞得天下大乱么?

可魔幻的是,杨广在网络世界名声相当好,时常被抬出来压皇帝标杆李世民。

已经判断为法国对内宣传的大内宣,艾伦威尔逊就判断出来,阿尔及利亚的结果还要在等等,他在巴黎是等不出来结果的,接下来还要扯皮扯皮,文攻武吓一番,他没这个时间,还要回伦敦复职。

主持圭亚那独立,顺便去了一趟华盛顿的麦克米伦都回到伦敦了,他总不能一直在国外不回去,不回去谁看着……辅助大臣造福民众?

这一次返回伦敦,艾伦威尔逊想要通过内政部考察一下前世界第一造船大国的造船业现状,这会因为日本刚刚公布了日本造船业的年终报告。

日本造船业在刚刚过去的一年,超过了英国,成为了世界第一造船大国。

得到了这个消息的艾伦威尔逊,就不得不好好看待一下这个对手了。

去了亚洲一圈的艾伦威尔逊,此时想起来了马金斯说过英国造船业利润下降,这一次回来算是摸一个底。

“造船业是英国的优势产业,一九四五年下水的船只还占据全世界的一半。”艾伦威尔逊也不想比比叨,但民众造船业衰弱,会让军用造船成本上天,他不比比叨也不行。

应召而来的马金斯,不得不承受了老朋友的愤世嫉俗,心里还好奇艾伦威尔逊怎么还学会了日语,一口一个八嘎的。

“这没办法,日本的人力成本底。”马金斯不由的苦笑道,“欧洲这边英国还要和德国竞争,但是现在日本的势头比德国还要猛烈。”

“人力成本底?我们又不是没人力成本底的地方。”艾伦威尔逊双手掐腰,歪着脖子问马金斯,“现在造船业的平均利润是多少。”

“不到百分之十了,不然我年前怎么说,造船业出现问题了呢?”马金斯扼腕而叹,“我们也正在想解决问题的办法。”

“别勒住皇家海军的军费,办法就有。”艾伦威尔逊阴阳怪气的的嘟哝一句,“百分之十,比我想想的还高一些。不算特别恶劣,不过也应该想想办法了。”

他没说错,至少比二十一世纪的世界造船业利润高多了,诚实的说,二十一世纪的造船业是中日韩竞争的格局,这种格局之下,自然是都不赚钱。

世界经济繁荣的时候,三国的造船业没有利润,世界经济有一点风吹草动,当年基本上就是赔钱的,一年赔几个亿就当是政绩。

自然还有百分之十的利润,艾伦威尔逊还觉得挺高,几十年后都是赔本赚吆喝当然高了。

挑选几家公营和私营的造船厂,艾伦威尔逊就跟着马金斯进去摸底了,内政部管的事情相当杂,以此位列三大部当中,马金斯还是相当有面子的。

几个小时之后,两人走出船厂艾伦威尔逊还在喋喋不休,“造船业一旦衰落,军用造船也会受到影响,值得通过一切的手段让日本感觉到困难。”

“你想把马来亚的老爷军舰拉到日本?”马金斯一挑眉,老同事不会想要炮舰外交吧?

“你想多了。”艾伦威尔逊摇头,“我想要让伦敦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日本违法补贴,对其他国家进行倾销。”

英国做了这么多年第一海洋强国,总是留下一点底蕴。

当大量的合同产生,纠纷自然不可避免。而在处理这种海事海商纠纷时,企业就要面对国外仲裁,国际上普遍适用英国的海事法,海事仲裁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而伦敦海事仲

王菲为什么被叫肉莲法器 小说全文、

裁员协会是公认的国际海事仲裁中心,所以其仲裁裁决在国际上的可执行性是最高的,伦敦的伦敦海事仲裁委员会,恰好能够管到现在这个问题。

“公营造船应该尝试合并减少竞争,至于私营造船企业也应该进行整合。如果能够在政府的引导下,和日本造船进行竞争的话。总是能够比现在强一些。”

马金斯一边听一边想,最后回答道,“要是这么做的话,找证据就应该由克拉克松提供。不过好像我们是自由世界,这是不是算贸易保护?”

“你觉得英镑区算不算贸易壁垒?”艾伦威尔逊冷幽幽的反问。

两人不约而同终止了讨论,就像是根本没说过话,马金斯贸易无意的道,“我想办法做一个必须要拯救造船业的理由,不过需要国防部帮忙。”

“只要关于造船业的报告诚实可靠,国防部一定愿意帮忙。”艾伦威尔逊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明确有多少船厂出现经营困难。必须让这个信息被内阁知道。”

当然这还是不够的,艾伦威尔逊在想韩国是如何击败日本造船的,能不能借鉴一点经验。

那么应对日本造船的威胁,艾伦威尔逊的想法差不多也就三点,第一就是通过伦敦海事仲裁员协会和克拉克松进行长臂管辖争取时间,然后马上开始调整英国的造船业侧重点,最好能够让欧洲其他国家帮忙。

同时他现在要说服内阁,启用马来亚建立的一系列职业学校学生,来本土的造船厂实习。

英国本土毕竟距离日本太远了,真要刺刀见红还得是扣住马六甲海峡的马来亚上。

喜欢大英公务员请大家收藏:

前脚刚在圭亚那对委内瑞拉说,英国不会受到任何国家施压,然后转身就去了华盛顿,这让委内瑞拉怎么看?所以说英美特殊关系还要看怎么用。

珀斯外海,艾伦威尔逊站在以女儿命名的大型游艇甲板上,体验着二百六十英尺的大型游艇到底是什么感觉,冥思片刻,也没什么感觉,不知道一架彗星客机造价四分之三的游艇到底哪里比较出众。

但这是母女之间的娱乐项目,艾伦威尔逊自然是不好说什么,今天只是借用女儿的玩具,来接待一些在马来亚的朋友,关心关心太平绅士的朴实无华的枯燥生活。

“常务次长!”理查德从船舱走上来,口中还带着啧啧称奇的感慨。

“理查德!”艾伦威尔逊回身热情的打招呼,“才刚过元旦就叫你过来真是抱歉,但确实是许久没见,有些想念自己的同事们。一些产业的落地政策,也多亏了你帮忙照看。”

“常务次长太客气了,我们都是为了亚洲灯塔的明亮贡献力量。”理查德赶紧表达忠心,“要不是你……以及杰拉德高级专员打下的基础好,我的工作也艰难。”

“每一个任期有每一个任期的任务,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艾伦威尔逊说到这话锋一转自顾自的道,“灯塔的闪亮固然是需要本身够明亮,但最大的作用是提供在黑夜中的指路明灯,越是黑暗的地方越是需要灯塔,我看周边还不够暗。”

灯下黑虽然不是什么高深理论,但艾伦威尔逊相信现任高级专员明白是什么意思。

如果说的有些下作,艾伦威尔逊可以道歉,用虹吸效应来包装一下自己的想法。

反正亚洲灯塔的周边越暗越好,不然就显得灯塔不这么闪亮了,“善用各国的华裔,血浓于水嘛,这些地方加起来比英属印度面积还要大不少。”

“我是有些担心啊,缅甸的事情……”理查德有些忧心忡忡,向顶头上司表达担忧。

“和我们无关,鉴于法国在越南战场的经验,英国军事力量绝不会深入深山老林当中作战,在说是仰光政府提出的邀请,和我们无关。”艾伦威尔逊事不关己的道,“常公如果不愿意的话,让他去找华盛顿乞讨。”

在刚刚过去的一九六零年年底,因为缅北的炮党残军问题,缅甸在对印度军队的表现大失所望之后,对邻国提出了剿匪邀请。

艾伦威尔逊记得这才是牛刀小试,今年才是正式的军事行动,“和昂山将军保持沟通,英国愿意提供一批武器武装缅甸军队,但传统上英国军事力量侧重于海上,而且因为美国和常公不清不楚的关系,我们也不能用战略空军配合缅甸作战,希望昂山将军可以谅解。但英国坚定的支持保护缅甸主权完整,这么回答就行了。”

“你也不要太紧张,我听说有一部电影剧本要拍摄,你和港督沟通要阻止?”艾伦威尔逊试图让理查德放松心情,“是郑成功的电影是嘛?为什么你听到了就要禁止?明面上是打荷兰,暗中是映射我们?”

“是有这个担心,你离任的时候曾经让我注意这个问题。”理查德点头道,“要是起到法国那种类似最后一课的效果,就太可怕了。”

“手段太直接了。我们支持电影的拍摄。”艾伦威尔逊思考了一下给出了答案。

“什么?”理查德大惑不解,他不明白为什么艾伦威尔逊会这么说。

“片面的阻止会产生误解,我的意思是按照史实拍摄。大战役一个不能落下,我知道香江拍摄电影节省成本的办法,二十个临时演员就敢演千军万马。我希望电影就算不是两万五千人对阵一千五的荷兰守军,但也要按照这个比例找演员。不够的话,我们愿意和加里曼丹岛的荷兰人沟通。”

艾伦威尔逊边想边道,“棱堡战应该保留,我希望电影体现荷兰守军弹尽粮绝的困境,同时体现棱堡的惨烈伤亡。按照历史事实的伤亡比例来体现。如果能够做到以上几点,我可以帮忙牵线搭桥让荷兰人帮忙。”

大场面是需要的,香江电影很小家子气,艾伦威尔逊并不欣赏,出于尊重历史和反思战争,按照历史史实拍摄,不进行任何一方的夸大,也是说得过去的。

“那我估计就没人会进行拍摄了,成本会高出任何一个电影公司的预算。”理查德一脸受教的样子道,“我们没有阻止,却达成了阻止的目的。”

“话说的不要太自满,美国正在拍摄埃及艳后,听说投资挺大的。”艾伦威尔逊笑眯眯的开口,苏联拍摄战争与和平,也投入了超过当时的世界纪录,“我从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众所周知艾伦威尔逊是一个入乡随俗的人,他做高级专员的时候甚至拜过关公。

这艘游艇虽然有八十米长,五百多吨的排水量,但其实正常也只能容纳二十人,两人就在室外酒吧看着停机坪的方向,等着直升机将太平绅士们运过来。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艾伦威尔逊和自己亲手扶持的太平绅士们拥抱,欢迎他们来到珀斯。

“中堂大人,这艘游艇真漂亮。”古柯看着这艘大型豪华游艇,忍不住赞叹着。

“以你们的身价,并不是买不起。”艾伦威尔逊也没忘记纠正古柯的说法,“我一个公务员怎么买得起这种上流社会的东西,是我妻子买的。如果你们喜欢的话,她可以帮忙订购。”

这番说辞,其他人也就笑笑,每个人的公司都有不同程度上属于艾伦威尔逊的股份。

和理查德一样,很多人也对缅甸的局势表示担忧,艾伦威尔逊进行了一番安抚,“缅北距离你们产业的所在地还远着呢。战火不会波

王菲为什么被叫肉莲法器 小说全文、

及到缅甸南部。而且我相信昂山将军,有充足的灵活立场来应付当前的局势。”

昂山将军可是投过日的人,最大的立场就是没有立场,不会和任意一个强权闹翻的,如果他敢和你闹翻,只有一个原因,你不是什么强权。

“我怎么会看着你们的利益受损呢,你忘了,你儿子杀人都是我摆平的。”艾伦威尔逊看着古柯,然后自语着,“你们身上早年的一些事情,都可以充分证明了我的可靠性,更别提是现在,我好就是你们好,如果我能再进一步的话,你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们等待中堂大人更进一步。”古柯举杯,苏阳等人一起开口祝愿着。

“没有什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祝词么?”艾伦威尔逊笑的很开心,把酒一饮而尽,“你们和周边国家的同族交往,我在伦敦也知道一些,只要别涉及到政治,可以自由发挥。我不想有和常先生所在的岛屿有任何联络,那不符合当前英国的利益。大英帝国和美国还是不同的,我们还要做生意。”

“我这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啊。”晚上,艾伦威尔逊回到了蒙巴顿大厦的家中,带着醉意哼哼,“帮忙订购几艘游艇,有几个太平绅士要购买。”

“你真是把他们养大了。”帕梅拉蒙巴顿拿着毛巾我丈夫擦拭,听了之后揶揄道。

“那,我的存在就是服务于全人类,世界上多一些我这种人,普世价值早就实现了。”

年初这段时间,法国毫无疑问是处在风口浪尖当中,阿尔及利亚公投的结果受到了广泛的质疑,最为重量级的质疑来自于华盛顿,刚刚上任的美国总统肯尼迪,以及有美国母亲的麦克米伦。

麦克米伦已经算是广泛质疑当中最为柔和的声音,和很多国家直说舞弊的口吻,外交大臣充其量算是说一些牢骚怪话。

但只要有鸵鸟心态,任何反对意见都可以充耳不闻,巴黎政府斩钉截铁的表示公投真实性,塞纳河可以见证法国的诚信。

而法国的大内宣则在鼓动国内公民,认为不论是敌人还是可疑的盟友,都是在施压,试图分裂法国的完整,永远把法国至于二流的从属地位。以此来削弱法国的国力,这是法国所不允许的。

一月底,艾伦威尔逊途径巴黎回国的时候,正值法国的第二次全民公投,百分之七十五的法国人认可阿尔及利亚公投的有效性,阿尔及利亚就是法国向南的自然延伸,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挥舞着法国国旗的法国公民,高唱着马赛曲,坚决支持戴高乐政府维护国家主权的行为。

每个人脸上的爱国之情溢于言表,同时对其他国家对法国内政说三道四表达了愤恨,法国的一切势力都联合起来了,革命者和保皇党不分左右,今天他们都是法国人。

“是自古以来的一部分。”艾伦威尔逊拿着随王菲为什么被叫肉莲法器手购买的报纸,心说法国人还是天直来直去了,应该吸收不同文化的先进经验,不由得因此感叹,“法国什么都不缺,就缺我这种东方学专家。”

艾伦威尔逊认为阿尔及利亚问题也就到此为止,不会有什么大变化。两场公投都结束了,都是法国想要的结果,不会有什么变故出现。

喜欢大英公务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