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觉在家快速死的办法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华真行曾经认为,除了家里的三个老头之外,这世上最厉害的人就是他自己!按照某句东国俗语,颇有些“天老大,我老二”的意思。

后来他又开了眼界,在那份“比我更有本事的人”名单上,又添了风先生、丁老师、约高乐等人,再后来嘛……就没有这份名单了。

不是因为名单已经变得太长,而是华真行放弃了这种可笑的观念。人的观念会随着认知改变,中二期已过去,毕竟他已经大一了。

约高乐联系上了,他将与下周到东国平京来与华真行面谈。如今入境东国,正常情况下得先隔离将近一个月,很不方便,为什么还要当面谈呢?

因为他们要重新签订总代理协议,由此导致的一系列相关问题也要落实。谈生意跑多远,要看具体的金额,每年两千两百亿东国币的生意,在全球都可以约饭局。

至于目前情况下怎么能在一周后就见面,约高乐这位九级大神术师自有办法,华真行等着便是。

这天晚上,按照牛以平排的饭局计划表,华真行要见的是青城剑派的护法张蓝衣。下午的课结束得比较早,华真行还抽空指点了一番“春华学习小组”的拳法与桩法。

这个“春华学习小组”,目前的正式名称是“东国传统文化学习小组”,属于正式报备的校园学生社团。

在教舍十分紧张的情况下,校方还提供了活动场地与设备,就是一间腾空的库房加几张桌椅和一台电脑以及打印机。

牛处长帮了很大的忙,学校还给这个学生社团批了经费,并不是直接给钱,主要形式是设备拨付,小组还可以向学校申领一些活动用品,比如墨盒、打印纸之类。

华真行的室友基立昂是这个社团的负责人,小组成员加上雷温特在内目前共有十五人,来自黑荒大陆的八个国家以及南米大陆的四个国家。

几里国在黑荒大陆有四个邻国,而小组中这些国家的成员都凑齐了。

华真行暂时不打算扩大这个社团的规模,因为他给“学员”们使用的是几里国新联盟的学习教材,培养的方向或许更符合几里国的需要,也不好在春华校园内搞扩散。

况且华真行只有一个人,平日很忙,有很多师徒传承式的指点不可能教授太多人,他总不能从养元谷调来一批导师跑到春华大学里搞“培训”吧。

至于现有的这十五人,已经加入了小组便是缘法,趁这段时间边学习边锻炼。不论将来他们是否能在养元术上有所成就,华真行希望他们都是值得培养的人才。

华真行还没有开始教他们养元术呢,先打基础吧,春华大学的课程也很重要。

华真行也给这个小组成员搞了个“系统”,并通过“系统”又给大家颁布了新任务,就是期末考试不得作弊并且都得及格,否则会受罚。

晚上睡觉在家快速死的办法假如是班主任、辅导员甚至是自家父母提这样的要求,很多人可能并不当回事。有趣的是,华真行通过系统下的任务,这帮人都非常紧张且认真。

华真行这天到春光宴的时间有点早,张蓝衣还没来。都这么长时间了,大家早有默契,华真行会先来十分钟左右,而客人们到达的时间,午饭是十二点半,晚饭是七点。

自从于苍梧和五位道长定下了“标准”,这已成为昆仑修行界近期约定俗成的“节目”,很多人都会来吃饭看热闹,但不会打扰华真行的饭局。

菜谱上能点的菜已经不多了,华真行今天要了一份小葱豆腐。

小葱拌豆腐是一道东国“传统名菜”,东国话中甚至还有歇后语。

但春光宴中的小葱豆腐,并不是东北那种大盘,就是一个小凉碟,看颜色也不是一青二白,而是一块小小的嫩豆腐淋上葱油汁。

它毕竟是一家以粤菜为主,结合了各地融合菜的酒楼。

东国北方地区很多人说的小葱,和南方人说的不是一种东西。北方的小葱与大葱对应,差不多有一根手指粗细。

很多南方人说的小葱,实际上是香葱,比筷子还细,通常不是用来炒菜的,大多切成葱花拌菜或撒汤,比如今天这道菜就是嫩豆腐上浇香葱调汁。

反正是一道小凉菜,华真行也就先点了。菜上得很快,还配了一大碗白米饭,看着确实有些寒酸,但华真行早已不在乎,就连围观群众们都习惯了。

华真行还没有动筷子呢,门外走来一个男子,后面还跟着三个小伙,看年纪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径直来到桌边道:“你就是华真行?”

华真行有些疑惑地抬起了头,他等的人是青城剑派护法张蓝衣,可来者显然不是,感应其生机气息,也察觉不到丝毫修为。

这也可能是正常情况,有的人比如杨老头的修为比华真行高得多,哪怕换成整个知味楼的高人连同于苍梧在内,都未曾看出他老人家也是一名修士。

有些修士,尽管华真行能感应其生机气息,但也只能做出大概的判断,谁也不会在脸上写着“筑基大圆满”或者“金丹初期中阶巅峰”之类的字样。

可是这个人的情况,并非像杨老头那样已达到返璞归真、不着痕迹的程度,华真行不是看不透,而是一眼过去就看得太透了。

这小伙长相还算英俊,衣着也比较精致,至少都是名牌吧。华真行原本对各种品牌并不是太熟,后来因为杨老头送他的包和皮带被人议论了,这才又特意了解了一番。

此人脚步虚浮,气血运行有好几处凝滞不畅,但也不算有病,只是一个体格不算好的普通人而已,体质多少有些隐患,而且昨天晚上应该没休息好。

倒是后面三个人中,有一个下盘很稳,看筋骨显然是练家子,就是带着不少暗伤。另外两个人倒是很普通,一个穿着黑色的皮夹克,另一个左耳上带着银色的耳钉。

“我是华真行,请问你是谁?”别说他纳闷,这间大堂里今晚仍然聚了很多昆仑修士,大家也都很纳闷,因为来的人并非张蓝衣。

话音未落,跟在后面那三个人当中,黑夹克抢着答道:“陆少的名字,你就别问了!”

原来那人被同伴称为陆少。陆少摆了摆手示意同伴不要这么说话,又对华真行道:“我叫陆少得,是平京大学曼曼的学长,也是曼曼的男朋友。

听说你经常去我们学校骚扰她,请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

华真行并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哭笑不得:“曼曼的男朋友?你说我骚扰曼曼?都有证据吗?”

大堂中的所有人,包括小姚在内的服务员此刻都把眼睛瞪圆了。大家做梦都没想到还有这种热闹看,有人在为华真行担心,更多的人则觉得很开心。

只有一位名叫何光的顾客脸黑了,赶紧掏出手机通知王丰收。

何光是从几里国欢想实业抽调来的一位四级养元术导师,他曾是养元谷第二期特别培训班的学员,目前是几里国大使馆的厨师之一,不久后将是几里东国菜的经理。

王大使也很忙,不可能每顿饭都跑到春光宴来看热闹,所以最近就布置给阿光一个任务。

华真行吃饭的时候,阿光也以客人的身份过来,与各派修士私下交流搞搞宣传,假如有什么情况就及时汇报。

陆少得:“你没有骚扰过曼曼最好不过,以后也不要再有这样的事情。曼曼毕竟是我的女朋友,请你不要再引起什么误会!”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陆少得伸手理了理头发,尽量显得很有风度的样子,而很多围观群众都有些发懵,纷纷暗道这人是吃错了什么药?

这时他的同伴银耳钉又说道:“陆少说话客气,但我们不会客气。”

华真行抬头看了他几秒钟,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道:“你们是来吃饭的吗?那边还有空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陆少得看着华真行桌上的饭菜,突然扭头问道:“服务员,他点的菜上齐了吗?”

小姚下意识地答道:“已经上齐了。”

陆少得笑了,又冲华真行道:“只点这样的饭菜,就不要来这种饭店。你的东国话说得这么标准,应该也是个高考移民,居然移民到几里国那种地方。

算了,我也不是来找事的,就是来跟你打声招呼的,先请你吃顿饭吧……服务员!”

他突然大声开口,小姚吓了一跳,皱着眉头很不情愿地答道:“请问什么事?”

陆少得:“你把菜单拿来,我请这位华同学多吃几道菜,你们饭店最贵的菜。”

小姚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华真行,不料华真行却面不改色道:“谢谢!”

华真行一直没怎么说话,因为他被这位陆少给整不会了,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装逼打脸吗?

华真行见过的,装逼水平最高的人,无疑就是杨老头。杨老头能连续两个月,天天跑到芜城知味楼那种地方,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装逼,居然还广受欢迎,那是真牛逼!

与他老人家相比,华真行还是小学生中的小学生呢,就不要勉强自己了。然后他又想起了墨大爷和柯夫子,是否教过他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

想了半天,几位老人家各有特色,都不太好模仿,只能掌握其精髓了,最终还是得按自己的风格来,所以他才说了那声谢谢。

各种二世祖,华真行当然见过,比如前不久还弄死了一个哲高斯。别说二世祖了,那些能让家里的孩子成为二世祖的大人物们,华真行在几里国也镇压了不止一批呀。

这位陆少得,一看就是家里有背景的。网上倒是有不少关于这些二世祖仗势欺人、斗富比阔的故事,真真假假就像是瞎掰。

真没想到这样的事让自己给撞上了,原来东国也有这种人啊,华真行只能暗自叹口气。这里毕竟不是几里国,他只是个普通的留学生,很多事情管不着啊。

至于陆少得自称是曼曼的男朋友,华真行是半个字都不信,所以根本就当没听见。

见他这种态度,黑夹克生气了:“陆少请客是给你面子,你小子别这么嚣张,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华真行有点纳闷,反问道:“哦,我是什么身份?”

黑夹克:“华真行,你自己不会上网看看吗?像你这种渣,乱搞已经搞出了人命案,居然还敢去骚扰陆少的女朋友,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吧?”

华真行闻言才突然意识到,自从“春华留学生杀人事件”之后,自己好像已经社死了。其实自从他定海分局出来后又去上课,就能感觉到同学们明显的疏远。

校园内都在传,他是个杀人凶手,杀人原因是争风吃醋,更离谱的说法甚至还有什么逼J不成、忿而杀人。

华真行倒是可以解释,因为警方随即发布了公告,这只是一起意外事故。

可是警方公告是否可信?意外之外是否还有内情?这些都是解释不清楚的,华真行也不可能逢人就上前解释这些,很多议论者只是陌生人而已。

后来杨老头“群发”了一段视频,周围的同学们才获悉原委,华真行其实只是一名受害者,难怪警察没有把他抓走。

在春华大学里,杨老头将视频群发给了全体教职员工,由此也流传到很多学生手里。大家这才明白,此事是乔钐高教唆哲高斯骑车去撞华真行,结果哲高斯自己死了。

可是其中内情还拐了好几个弯,想搞清楚,还要配合乔钐高与哲高斯被学校处罚的背景,也只有一部分人才能弄明白,比如能了解大致情况本校学生。

这部分人的比例还是太少了。

如今华真行在本学院上课时,熟悉的同学们倒不会再误会他,甚至都有些佩服他。但是春华大学很大,总还有一些同学的印象尚未改观。

更有甚者,新的流言又出来了,说是华真行纠缠一个女孩,而那个女孩跟哲高斯好了,华真行私下对对那女孩做了很不堪的事,所以哲高斯才会……

华真行在食堂吃饭时,还有人暗中对他指指点点,大多是女生。有些他不认识的女生却认识他,老大远就会露出鄙夷的神情,仿佛看见华真行就受到了玷污似的。

这特么跟谁解释去?华真行在春华校园内的遭遇尚且如此,那么在春华之外想打听他这个人,不难得到这就是个人渣的印象。

华真行是有应对手段的,为此还特意批了两亿东国币的经费,让郎校民去落实。但是郎校民干活也需要时间,届时会搞出个大新闻的,就在这几天了。

可是在此之前,华真行仍处于校外社死的状态。假如换一个人,

晚上睡觉在家快速死的办法 无删减全文,

可能日子会很难过,但是华真行不一样,他最近太忙,以至于把这回事给彻底忙忘了。

此刻听见黑夹克的提醒,华真行才意识到自己如今仍是“声名狼藉”,由此看来,这位陆少阻止自己去接近曼曼,反倒是一番好意喽?

华真行皱眉道:“我是什么人,我自己清楚。有人要请客,我说声谢谢而已,”

小姚也在一旁问道:“先生,你们到底点不点菜?”

陆少得:“点,当然点,让他来点!”

银耳钉又冲华真行道:“陆少让你点,你就赶紧点,不要不识抬举。”

华真行叹了口气,从小姚手里接过早已背熟的菜单,抬头问道:“你是让我点最贵的吧?”

陆少得:“是的。”

华真行:“点几道菜呢?”

陆少得一摆手:“你想点几道,就点几道。”

华真行很熟练点了一桌菜,反正就是从最贵的往下排,然后合上菜谱还给了小姚。小姚又看着陆少得问道:“这位先生,可以下单了吗?”

陆少得:“下单吧!”

小姚:“麻烦先把账结了……总共一万八千六百四十二。”

小姚真是太称职了,她当然看出这几个人是来找茬的,所以得先结账,否则下完单人跑了怎么办,总不能让华真行结账吧?

华真行又说了一句:“谢谢了!”

这是他第二次道谢了。

事态走向有些奇怪,华真行并没有受侮后的羞愤,而是按陆少得的意思真点了一桌,各种高档菜品的份量很足、诚意满满。

陆少得脸色微变,他倒不是付不起这个钱,而是华真行居然真能顺竿爬,狠狠宰了他一刀,搞得他就像个傻子一样,一口气就这么憋住了。

黑夹克倒是很能见机,恶狠狠道:“陆少好心请你吃顿饭,你居然敢趁机敲诈?”

华真行笑了:“是这位同学主动要请客,我也是按他的意思点的菜。假如不想请客就算了,没有人勉强。”

银耳钉:“你吃得完吗?也不怕撑死!陆少买单可以,但我告诉你,假如吃不完的话……”

华真行打断他的话道:“我吃不完!”

这话好干脆啊,银耳钉:“吃不完你还点?”

华真行摆了摆手:“那就算了,你们走吧,不必请客。”

也不知是谁忍不住发出噗嗤一声笑,然后整个大堂都传出一片笑声,陆少得的脸色涨红了,突然一挥手道:“买单!”

收银员特意跑了过来,手里拎着刷卡扫码一体机:“先生,你直接出示付款码就可以。”

小姚则问华真行道:“要换桌吗?这张桌子摆不下这么多菜。”

华真行:“不用了,楼上还有空的包间吗?能坐十五个人的。”

小姚:“有,春晓厅还空着。”

华真行:“那就都端到春晓厅去吧。”

小姚:“您要去春晓厅吃?”

华真行:“不是我。”

就在此时,大家突然听见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只见一群油光黑亮的棒小伙排着队列跑进了春光宴的大堂,不少人都出汗了,看来刚才跑得很急。

领头的黑大汉在外面透过窗户就看见了华真行,带着大家跑到桌边列队站好,喊了一声:“老板,我们来了!”

华真行皱眉道:“不要叫老板,叫同学。”

基立昂:“华同学,我们已到齐。”

华真行:“三楼春晓厅,这家饭店最贵的菜给你们准备了一桌。是这位先生请客,你们都谢谢他。”

十五位棒小伙一起半躹躬道:“谢谢!”

方才已目露凶光的黑夹克和银耳钉,此刻都下意识地将脑袋缩了起来。一直没说话那位练家子,从后面悄悄拉了拉陆少得的衣袖,而陆少得在原地发呆。

华真行方才搞得陆少得很下不了台。陆少得逼已经装过了,明显就是在嘲讽华真行,也是想羞辱华真行,不料华真行根本不受激,还点了那么贵的一桌菜。

陆少得不结账吧,等于打了自己一嘴巴,结账吧,又是摆明了挨宰,最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还是结了账,但已经在想该怎么算账了。

黑夹克和银耳钉很会看眼色,已经想着怎么找茬闹事了,只要动了手,再设法给对方栽一个寻衅滋事之类的罪状,趁机送进去,回头想怎么敲打就怎么敲打。

这种事他们以前也干过,今天原本并不是这个目的,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已经开始动这种心思了,不料突然又来了这么多黑大汉,也没见华真行打电话叫人啊。

这时候他们就没法再找茬动手了,按照惯常印象,这些黑大汉下手没分寸,这么多人也不是一个练家子能对付的,真起了冲突,不小心把命送在这里都有可能啊。

华真行却没管他们怎么想,也没有将基立昂等人留在这里撑腰壮胆的意思,而是摆了摆手道:“上楼吃饭去吧,别都站在这里妨碍人家做生意了。”

十五个棒小伙整齐地答应了一声,在基立昂的带领下没坐电梯,排队从楼梯跑了上去。

华真行又冲小姚道:“告诉经理一声,三楼春晓厅留个服务员,告诉他们每道菜是什么、该怎么吃。”

小姚赶紧点头道:“有的,都有的,不用您说也有……我再帮您说一声吧。”

华真行还不忘对陆少得解释道:“他们都是我的同学,都来自世界上的贫困落后国家,有的人尽管家境还可以,但是受当地饮食传统所限,美食文化并不发达。

今天托你请客的福,能品尝到这么有特色的一桌东国菜,也算是开了眼界,等他们回去之后,还能多做些正面的宣传。”

这也就是在东国平京,假如换成几里国的首都摩旺市,华真行能把总统卫队都给调来,将整个街区都给封了。

但他并没有欺负人的意思,真的就是将学习小组都叫来吃饭,因为基立昂等人还没吃晚饭呢。

大学食堂晚饭时间通常都很早,下午四点半就开门了,学生们的就餐高峰在五点钟左右。

所以很多大学生会在宿舍里常备宵夜,女生基本是各种零食,而男生就是火腿肠、方便面之类,正是代谢旺盛的年纪,很多人到了熄灯前真的会饿。

今天下午结课之后,华真行将小组召集起来训练桩法和拳法,他现场指点了一番,交待大家继续练到七点半,然后再去吃晚饭。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七点,所以学习小组还在原地呢。他们集合的地方,若算直线距离其实离春光宴并不太远,也就在两公里以内。

这段距离上有很多建筑物阻挡,各种扰动因素也很多,一般修士的神识是够不着的。

可是华真行不一般啊,从当年玩纸飞机和木鹊的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锻炼神识成束后所能到达的最远距离,以如今的大成修为,足以用神念再给小组成员下个新任务了。

所以陆少得等人并没看到华真行掏电话叫人,但学习小组全体成员都接到了新任务,立刻跑步到春光宴来吃饭了。

陆少得刚露面的时候,华真行就已经叫人了。就算陆少得不请客、不结账,华真行也会自己请基立昂他们吃晚饭的,但是哪样的话,点什么菜就另说了。

华真行叫人来的目的,就是不想动手。否则在这种地方,他在这么多修士的围观下,还得出手收拾这么几个东西,感觉实在太荒诞了。

让别的人比如何光动手也不好,整个昆仑修行界都会把这件事当笑话传的,华真行个人倒无所谓,主要是会影响养元谷的形象。

基立昂等人上楼了,可是陆少得还有些发懵。他看见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此人轻轻一甩裙摆,侧转身坐到了华真行的对面,带着形容不出的优雅风姿。

这个人实在太漂亮了,是位明媚动人的妙龄女子。

来者就是青城剑派的护法张蓝衣,看形容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披长发梳了一个道士髻,但是没有插簪,只用一条丝带系住,系带两端还打着卷随着发丝垂落胸前。

华真行记得五味道长上次也是留的这种发型,但五味道长就是一个梳着丸子头的胖大叔,而张蓝衣则是怎么看怎么好看,越看越赏心悦目。

她穿着浅蓝色长袖上衣,很特别的丝绸质地,虽然不是什么法宝,但应该也经过了神识凝炼,颜色是用一种很特别的兰花汁染成。

这是华真行观察的结论,但他也没有深入研究,因为用神识透过一位姑娘的衣服,那就显得太不礼貌了。

上衣的底色是浅蓝或者说是天蓝,有深浅不同得到纹路,看似毫无规律却显得很有韵味,下身是一条过膝长裙,色调稍深或者说是湖蓝色,纹路仿佛是某种风景的倒影。

张蓝衣是青城剑派的护法,五境圆满修为,法号蓝衣。无论什么人有这样的法号,就算以前不经常穿蓝衣,后来不经意中也会养成习惯。

这身衣裙,衬托得她的肌肤更加嫩白。这种白并非纸片似的苍白,而是绵糯、柔弹,使人看见了就不禁想摸一摸的感觉。

张蓝衣在昆仑修行界还有一个外号,叫蓝衣仙,听这个称呼就可知其人。

怎么形容呢,假如将她的照片发给P图师,会令人感觉无从下手,其本人的容颜已经没什么好P的了,顶多调调光线、修修背景。

通常情况下修士都不会难看,修为越高越是如此,身心境界的内外变化是同步的,除非是一些特别的邪法,否则基本会向男俊女靓的方向发展。

其实有时候尽管容貌变化不大,而身形特征、精神面貌上微小的改变,给人的感官就会有很大的不同。有些修士或许不修边幅,但大部分女修对形容还是很在意的。

张蓝衣本就是天生丽质,修行至今又有如此修为,那更是美得出尘了,否则也不会被大家称为蓝衣仙。

别说是陆少得了,就连见惯了美女的华真行,也有那么零点几秒的走神,因为他也有些意外。

张蓝衣其实来了有一阵子了,但她来的时候恰好看见陆少得等人围在华真行的桌前,所以就另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会儿,还跟几个熟人打了声招呼。

她听见华真行那边发生了什么事,还打听了一句曼曼是谁?何光赶紧过去坐下,做了个自我介绍并解释了几句,然后她也在一旁看戏。

等戏看得差不多了,时间也恰好到了七点,张蓝衣也没管陆少得还傻站在桌前呢,径直走了过去坐下。

“青城剑派,张蓝衣。”

“养元谷,华真行。”

这两句陆少得是听不清的,但是感觉却那么好听,主要是指张蓝衣的声音。

张蓝衣:“没打扰你吧?”

华真行:“没打扰,我就在等你呢。时间正好,一起吃个饭?”

这两句陆少得是能听清的,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张蓝衣笑道:“再点一份就行。”

华真行扭头冲小姚道:“再来一份小葱豆腐。”

张蓝衣又加了一句:“米饭给我小碗的就好。”

陆少得还站在那里,华真行也没有再理会他,但他的脑筋已经有些转不动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张蓝衣刚走过来就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样一位大美人他也没法不注意到。

陆少得则感觉,自己“接触”过的女孩中,尽管美女不少,有的价钱非常贵,但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面前这位蓝衣女子。

华真行今天居然约了她,这样一位渣男,什么时候又泡上了如此美女?老天爷真是瞎了眼!

华真行明明点了一桌最贵的菜,自己却不吃,叫了一伙黑大汉到楼上包间去吃了,面前还是那一碟小葱豆腐。

而美女的反应更是让人惊诧,华真行请她一起吃,对方居然也点了与华真行同样的小葱豆腐,这是一种什么姿态?

就在这时,张蓝衣瞟了他一眼道:“这位同学,你们几个还有事吗?想吃饭的话,就自己另找一张桌子,没事不要打扰我和帅哥吃饭!”

陆少得很想问一句:“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或者让同伴介绍一下自己又是什么人,但是最终一句没说就走了。

等出了春光宴的大门他才回过神来,又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同伴拉出门的,不禁恨恨道:“我好心告诉曼曼那姓华的是个什么人,可她总是不信。

今天你们都看见了吧,那小子真不是个好东西,阴得很也色得很,网上说的一点不错!”

黑夹克:“我们拍下来,你拿给曼曼看……啧啧,这妞可太靓了!”

陆少得:“拍这个干啥?就是吃顿饭,也说明不了什么!反倒是这个妞,假如让那种人渣泡了,实在是太可惜。

她可能还不知道华真行是什么人,也可能是有事找那小子帮忙的。你们帮我去弄个联系方式,我得提醒她……假如是那小子能帮她办的事,我一样能办,他办不到的我也能办。”

练家子劝道:“陆少,我们先回去吧,有什么事不必着急今天晚上。”

银耳钉也劝道:“等明天的,收拾那小子还不简单!到时候曼曼不信也得信,至于这个妞,也会知道姓华的就是个人渣,还得感谢陆少您的提醒。”

说回去,陆少得却没走,几人上了路边一辆大排量越野车。坐在车中,视线透过饭店的橱窗,还能看见华真行与张蓝衣相谈甚欢,可惜陆少得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华真行:“张护法,你的耳坠好别致,也是一对法宝吗?”

张蓝衣:“华总导好眼力,确实是一对法剑。”

张蓝衣身上没有多余的饰物,却戴着一对耳坠。耳钩下面是一粒珠子,珠子下面的钩环又挂着一枚寸许长的小剑。珠子和钩环并非法器,下面的小剑才是。

这样的耳坠假如换一个人戴着,或许会感觉过于坚锐,但是张蓝衣的形容本就很柔美,它反而起到了一种恰到好处的修饰作用,与其气质互补,人感觉更加丰满生动。

张蓝衣将法剑打造成耳坠,当然也是精心的设计。华真行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一开口就提到了她的耳坠,当然是很会说话了,不仅是有眼力,而且有眼力价。

喜欢欢想世界请大家收藏:

这里可是东国平京市定海区,东国最出名的两所高等学府,春华大学和平京大学都在这附近,这一带可以说是全球治安最好的地区了。

清尘来吃这顿饭的路上,顺道杀了人,而且还不止一个?华真行认为自己可能是感应错了,或许是发生了别的事。

清尘却点头道:“是的,我杀了四个人,他们是冲你来的。你最近的行踪太有规律,很好掌握,他们计划等你晚上吃完饭,在回去的路上弄死你。

他们没有带枪,但带了别的凶器,除了一些五金工具,最主要的是毒针。来之前,我师父于苍梧打过招呼,让我留意一下,是否会有人对你不利?

假如有所发现,能劝阻的就劝阻,同时也要提醒你。我是前天来的,居然还真的有所发现,而且查到他们今晚就准备动手,就在这附近。

不是什么要紧角色,也都是死有余辜之徒,顺手就解决掉了。”

华真行这一瞬间的表情很精彩,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是处于一种被人围观的状态,主要是吃饭的时候,其中有人可能修为比他还高,华真行已经习惯了。

但是他也没想到,暗中还有几个杀手,以五金工具为备用凶器,随身携带着剧毒针剂,正准备干掉他呢。

华真行最近并没有被人跟踪,至少他本人并没有察觉。

稍微专业点的杀手,其实都不会像影视剧中那样直接跟踪刺杀对象,基本都是通过其他方式锁定目标的行踪轨迹。

华真行最近的行踪则太有规律了,每天就是从学校的侧门到春光宴这家饭店,当他吃完晚饭回去的时候,应该是最合适的动手时机。

今天那伙人带着毒针来打算动手了,不料却碰到了清尘……”

华真行很不好意思地又问道:“请问那是四个普通人吗?”

清尘:“其中三个都是普通人,但是体格还不错,也算是有身手的,另一个是见习神术师。”

华真行:“他们是什么来历?”

清尘:“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前不久有个叫乔钐高的人死了,与你有关,就是他们动的手。”

听到这里华真行已经明白了,那几个人就是弄死乔钐高的凶手,是麦考比上校不知通过什么渠道雇佣或者指派的,他们弄死乔钐高之后果然又盯上自己了。

四人中有三人只是普通的练家子,其中一人虽说是见习神术师,但顶多也就是三境修为。惭愧啊,他这位养元谷的总导师居然还没有察觉。

对这种事,他是有思想准备的,但心态还是太放松了,根本没当一回事。

这段日子“围观”他的人太多,华真行为了展示风度或者说礼节,也没有用神识去特意搜索什么,反正都是对他好奇的昆仑修士呗。

却没想到其中还混了这样的货色,他没发现,但肯定有高人发现了,譬如清尘,如此一来,他不等于是让大家看了半个月的笑话吗?

更可怜的是那四个杀手,之所以没人管他们,只是因为他们还没动手,暗中关注华真行也不犯法,否则大家不都犯法了?

华真行又问道:“东国人外国人?”

清尘:“都带着身份证呢,至少看身份证是东国人。”

华真行:“既然人家还没有动手,咱也不好主动杀人。您既然查出了他们曾经犯的案子,为什么不把他们都打晕了扔公安局门口呢?”

清尘却摇头道:“我来吃饭的路上先找到了他们几个,问他们身怀凶器意欲何为?带着扳手、起子也就罢了,暗藏毒针想干什么?

结果他们就先动手了,都是致命的手段,我也就没留下他们的性命。至于你说的都打晕了扔到派出所门口,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案子破不了,只会给你带来麻烦。

至于这伙人幕后的主使者,那四个人未必清楚。但我师父说了,你应该是很清楚的,而且自会去收拾,这样就很好。”

于苍梧和清尘真是很特别的一对师徒,什么事都替华真行考虑到了,而且脏活累活都替他干了。

清尘说得非常对,假如将那几个人打晕了扔到公安局门口,难不成还要写个字条提醒警察吗?何况凶手中还有一名见习神术师,更适合修士出手。

就算警察能查出来,他们就是杀了乔钐高的凶手,又查出来他们还打算杀华真行,其实也破不了案,因为没法去尼朗国抓住麦考比上校。

但警察会来找华真行询问案情,虽然不会把华真行怎么样,但也会挺麻烦的。幕后凶手华真行知道是谁,而且正准备铲除呢,就别让那四个家伙活着了。

华真行:“多谢清尘道友,让您看笑话了!”

清尘:“这有什么可笑话的,你只是没留意而已,我也只是顺路为之。”

面前这位清尘道友,看来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假如换一个人,发现这种事私下提醒一声就好,以华真行的修为,岂能在乎那四个杀手?

可是清尘坐下来这几句话,啥都给讲漏了。华真行天天在这里“会见”天下高人呢,却连这么几个东西躲在暗处想刺杀他都没发现。

大意了,真的是大意了。不仅是他有些尴尬,坐在另一桌的王丰收、牛以平脸色也不太好看,而叶一宁已经匆匆离席而去。很显然,他们同样没有发现。

“辛苦道友了!饿了吧?”见菜已上桌,华真行赶紧转移话题。

清尘哦了一声就开始吃东西,然后就没怎么再说话。

修士当中很少有不通人情世故的,除非是有一些苦修和隐修,或者是不太意愿把精力花在这方面的人,他们也并非真的不擅长,只是不在意这方面的事。

可是华真行也看出来了,这位清尘姑娘,是真的有些不擅人情世故,至少是不擅言辞,饭量还挺惊人,这一点倒是随她师父。

吃完饭,华真行又按惯例留下了联系方式,并邀请坐怀山庄弟子有机会到几里国去参观指导,语带神念,顺便传授了养元术功诀。

清尘说了声谢谢,突然又来了一句:“小白让我带句话,托你给约高尔带个好。”

小白?华真行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应该就是坐怀山庄庄主白少流,他赶紧问道:“请问白庄主也认识约先生吗?”

清尘:“认识吧,否则也不会让我带话。”

华真行:“请问白庄主认识的约先生是什么身份,与坐怀山庄又是什么关系?”

清尘:“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没见过这位约先生,就是带句话而已。假如你想问,就去问约先生好了。”

清尘说带句话,果然就是简简单单一句话,连神念解释都没有。

这天晚上吃完饭华真行并没有回学校,而是坐着王丰收的车去了几里国大使馆。

王丰收和郎校民都有一些事要汇报,华真行还要和几里国那边的范达克等人连线,了解养元谷和几里国的最新情况,顺便安排与指导工作。

这在学校宿舍不太方便,所以只能来几里国大使馆,使馆内也有一间专门为他准备的办公室。

虽然远在万里之外,但以如今的技术手段已经很方便,可以进行远程视频会议,还可以多点远程交流。

听说有一种法宝叫玄光鉴,是仿制某种上古神器,就是一对镜子,能让相隔万里的人彼此交流,宛若近在眼前。

那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大神通,可如今借助网络通讯,几乎每个人都会了。当然了,这不是使用者个人的本事,而是整个社会的信息工业体系在提供支持。

范达克前段时间有些“不务正业”,经常呆在养元谷研发部不肯出来,尤其是华真行弄了一批上古妖王遗骸及玄牝珠收入库房后,大壳子天天研究这些东西都入了迷。

这次华真行就着五味道长率团出访的机会,将范达克给揪了出来搞接待。五味是范达克的本家堂伯,按他们的家乡方言,范达克应该管他叫大爷。

大家也都跟着范达克这么叫了,所以五味道长到了几里国,接待人员几乎都叫他五味大爷。

五味大爷要参观的地方不止是养元谷和碧空岛,还有农垦区的建设成就以及规划特色,顺便再去几里国的首都摩旺市转一圈。

就着这个机会,华真行授意夏尔通过几里国人民委员会,提名范达克担任工业部长。但范达克本人还有点不太情愿,所以今晚大家要做他的思想工作。

大壳子性情,是典型的技术宅,喜欢窝起来打游戏、搞研究,但是华真行却劝他,还是应该走出去多阅历世事,做更有意义的工作。

妖王遗骸很有研究价值,但是范达克的修为才刚刚突破四境,研究这些东西尚欠火候。哪怕是为了将来更好的研究,也要在修行上多下工夫,而历世也是修行。

尤其是最近的机缘难得,本家五味大爷都去了,应该趁着陪同的机会多多请教啊。

好说歹说,范达克终于还是答应出任几里国的工业部长,却声明暂时只做一任,在任期间会培养能接班的副手。

华真行又告诉他,只要培养好了能接班的副手,哪怕只做半任都行。而欢想实业的研发部将改组为欢想特邦的综合研发中心,将来还得让范达克主管。

喜欢干研究当然很好,但只有在实际工作中,才能知道什么才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比如毕方是怎么烤肉的?固然玄妙难言,但是工作中先要解决的,还是几里国人民的生活燃料保障问题。

视频会议开完,又与王丰收和郎校民讨论了一些其他的事,华真行只是休息了一个时辰便返回学校上课去了。他真挺忙的,今天还有两个饭局呢。

清尘杀了四个人,尸体是后半夜被巡逻的警察在僻静处发现的。这件事居然没有上新闻,华真行也是听叶以宁说的,这个案子估计是破不了。

每日饭局如故,春光宴的大堂总是将将坐满的样子,连小姚都看出来,这些客人可能是因为华真行才来的,却琢磨不透原因。

有一次点菜时她悄悄问华真行:“你来的时候,这里就坐得很满,你不来的时候,这里连一半的桌子都坐不满,他们暗中保护你的保镖吗?”

华真行只得摇头道:“不不不,我其实还不太认识他们。”

华真行的事迹,在昆仑修行界越传真有趣,哪怕在牛以平这里排不上饭局,也不妨碍大家来见识一番,还机会见到各派道友们。

仅仅听华真行每天与各派高人谈话就很有趣,饭桌上的话分三种,一种是小姚这样的服务员都能听见的,第二种是只有修士才能听清楚的,第三种是私下的神念。

大家听的主要是第二种谈话,比如清尘那天与华真行的交流就非常有意思。传说中的坐怀山庄第一高手清尘,众昆仑同道平日也难得一见。

华真行每周来春光宴吃十顿饭,只算午餐和晚餐,其实还有四顿饭他是不来的。

到了那个时候,春光宴楼上的包间几乎都订满了,“恰好路过”的各派修士也趁此机会在一起吃喝交流。

华真行在春光宴吃了一个多月,各式菜品已点了大半,眼看就要到年底了,他又向新结交的各派修士发出预约邀请。

等他吃完春光宴的七十七道菜,欢想实业开的“几里东国菜”将在次日开业。开业首日不接待其他的客人,就是邀请各位昆仑修士品尝。

几里东国菜的营业面积不小,总共有三层楼,一楼以及二楼的一半是散台,其他的地方都是包间,可以同时容纳三百多人就餐。

感兴趣的昆仑修士可不止三百人,所以脏活累活都委托给牛处长了,先联系登记都有谁会来捧场,届时几里东国菜一定好好招待,并有谢礼相送。

华真行这次的手笔相当大,他准备了三百盒春容丹。

如今春容丹的产能暂时已不是问题,有以九转紫金丹为引的九转紫金炉大阵,只要是六级养元师就可以凭借它炼制春容丹,日产量为二十七盒。

假如换成司马值这样的七级养元术大师,日产量可达到八十一盒。

但是让司马值动用九转紫金炉大阵,就不合算了。养元谷中的六级养元师有一批,但七级养元术大师只有他和华真行两位。

司马值还可以利用碧空洗大阵炼制春容丹,产能同样能达到每日八十一盒。

华真行在离开几里国之前,就加班炼制春容丹,已经攒了不少。

目前看来,反倒是他与约高尔签的总代理协议有点保守了,就算经过一次修改,约定的年出货量也只是一千一百盒。

华真行目光再长远,也没预料到如今局面啊。晚上睡觉在家快速死的办法目前限制春容丹产能的已经不是九转紫金炉大阵了,也不是养元谷中导师的修为,而是春容丹中心能提供的原材料。

根据连娜那边统计的最新数据,目前春容丹中心能够保障的自产原材料供应,每年可满足万盒左右,明年还可继续提升。

但现有的原材料供应极限,理论上也只能保证年产量两万盒左右的规模。

想要继续扩大产能规模,就不仅要继续培训人员、建造新的碧空洗大阵,还要打造新的材料资源供应基地。这是一个系统工程,短期内很难再有数量级的突破。

华真行人在东国,也联系了约高尔,希望能见面谈一谈,重新修改春容丹独家代理协议。他当然不会出尔反尔取消约高尔的总代理资格,但是要提高出货量。

最重要的原因,是华真行缺钱了,他已经感觉手头非常紧。

一千一百盒春容丹,每年能给他带来二百二十亿东国币的收入,原以为已经很多,现在看来还远远不够花呀。

喜欢欢想世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