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火最怕戌墓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此事是王爷所为?”曲莫影笑问道,眉眼柔和。

“是王爷。”安冬也是眉开眼笑,这事可真解气,这位北疆的公主莫名其妙的就找上自家主子,上来就下死手,现在让王爷教训了 ,活该。

“主子,当时路过的那位公子,其实也是一位世子,而且还是皇家的一位世子,身份尊贵,但就是是一个闲职,不过以他的身份,却是可以迎娶这位北疆公主的。”安冬笑呵呵的继续 道。

“所以……他救了奇雅公主?”曲莫影问道。

“对,所以……他救了奇雅公主,就算北疆那边不讲这种规矩,可我们大周朝讲啊,如果不能愿意让奇雅公主嫁给这位世子……这事就不太好办了。”安冬笑的象只偷腥的狐狸。

北疆的这位公主上来就盯上了自家王爷,爷之前不知情就算了,知道了又岂会把她留下,等着害王妃不成?

北疆的人可能没那么守男女的规矩,觉得救了一命,在当时的那种情形下,也不算得什么,大周却不能不讲,特别是这位世子还是爷的一个侄子。

爷完全可以以这么一个理由拒绝这位奇雅公主入府。

别说是正室王妃,就算是一个侧妃,自爷也是看不上的。

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曲莫影现在已经完全知道,这位奇雅公主,她虽然还没有见到,但这浓浓的恶意,她又岂会休会不到,如果不是这幅画被裴元浚动了手脚,现在的她被动的很。

就算最后保全了,有些话还是好说不好听。

这件事情自然不可能是北疆公主一个人做的,刘蓝欣,甚至可能皇后娘娘也在后面搅和了风雨。

看似简单的一件事情,其实插手的人极多,如果只看最后的结果,很难相信这件事情跟刘蓝欣有关系,刘蓝欣看着更象是一个背锅的,被人移花接木暗算了似的。

京中任何事情,都是错综复杂的,自己看到的未必是真的,自己没有看到的,也未必是没有可能的。

手轻轻的帕子上摩挲了几下,眼中闪过一丝轻渺,她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主子,这种事情但看得利的是谁,其实还不够的,可能这当中已经过了几遍手,最初布局的未必就得到了他最终想要的,就你这件事情,景王妃……恐怕也不会无辜。”安冬见曲莫影若有所思,又道。

他是曲莫影身边的人,自然知道这位景王妃也不是什么好相于的。

之前又有她和奇雅公主相谈甚欢的事情,可见这件事情她是绝对不无辜。

曲莫影咬了咬唇,忽然手按在桌上,蓦的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的走了几步。

“主子……您怎么了?”安冬一看曲莫影两眼发直的站起来,吓的上前想扶她一把。

“我……我弄错了。”曲莫影站定,喃喃自语,脸色苍白中带着几丝说不清楚的阴寒,把安冬吓了一跳,急忙道:“王妃弄错了什么?”

“一件事情……看似一件事情,其实从来就不是一件事情。”曲莫影眼眶红了,依旧自言自语。

而后在安冬惊骇的目光中,重新坐到了椅子上,挥了挥手:“你先下去,我想先静一静。”

[标

丙火最怕戌墓 最新章节阅读,

签:p标签]想到的事丙火最怕戌墓情太多,太突然,让她一时间难以承受,眼前几乎是一片空白。

安冬看曲莫影的情形不太好,也就没敢多回话,从屋内出来,守在廊下……

屋内曲莫影呆呆的坐着,就这么呆呆的坐在面前,许多事情因为方才的顿悟,有了许的想法……

好半响才苦涩的吐出了一口气,只怪她想的太简单了一些。

她以为这件事情只跟裴洛安有关系,只跟季悠然有关系,却没想过这件事情可能还跟其他人有关系……

就如同这一次的事情似的,起初动手的原因未必就是最后的这么一个结果,看到的结果未必就是只有直接动手的那些人。

重生一世,她看到的比上一世的多了许多,才发现整个京城里各怀心思的人很多,不只是皇宫里,在宫外也有。

那些人手眼通天,就没有本事在自家的事件中担着一定的责任?

到现在,她也不是很能理解裴洛安为什么一定要害死父亲,他要从父亲的手里得到的是什么?

北疆,他是不是和北疆早有关系,是眼下的这位二皇子,还是其他人?

裴洛安在京中,他又是怎么怎么勾搭上北疆的人的?他是担心这事情被皇上知道,然后和谁一起算计的?

柳夫人也和北疆有关系,柳景玉当初要嫁的是景王,但这事却是迟迟未定,在等什么?

青云观主和季悠然居然早早 的交好,而当时的季寒月是一无所知的。

这里面是不是有关系?

宫里的那位元贵人,和自己长的那么象,又是哪来的?特意找到自家府上的,还是其他……

这里面千丝万缕的事情,细思极恐。

她到底忽略了什么……

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咽下的空气都似乎带着血腥气,这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事情指向都表示这不是一人之力,哪怕这个人是太子裴洛安。

直接就把自己一家子给铲除了,这是几个人的合力吧?

自己还是真天真了,想有终究是太少一些……

季悠然……她还要去见见季悠然……

眼泪一串串的落下,从白嫩的脸上滑落下来,手紧紧的纂起……

“二哥,什么意思,让我嫁给那个人?凭什么?二哥,我是公主,我是一国的公主,我什么身份,他什么身份,一个小小的王爷世子也想娶了我,他凭什么?”奇雅公主拿起床边的枕头,一边扔了出去。

奇烈皇子站在床边,身子稍稍一偏,枕头打偏,砸到了地上。

“你胡闹什么!”奇烈皇子厉声道。

“我胡闹,我哪里是胡闹?当初进京之前你是怎么说的?你让我挑,说挑得中就挑,挑不中还回北疆,原本那里就是我的家,永远都是,现在为什么要让我嫁给一个一无是处的世子?”奇雅公主气的发抖,伸手指着奇烈皇子,恨恼不已。

她怎么不恨,他看中的人必然是大英雄大豪杰,可看看,现在为她找了一个什么?一个闲散的王爷世子?

象这种宗亲,什么也没用的,皇家又岂会少,最多再传这么一代,这王爷的爵位也就没了,凭什么让她这么一个千尊万贵的公主嫁这么一个没用的王爷世子。

她看中的是英王,想嫁的是英王。

“不凭什么,只凭你是被他从湖里救起来的,只凭他的身份也是皇家血脉,有资格娶你。”奇烈皇子冷着脸道,眉头紧皱。

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他怎么不去死,让他去死啊,二哥人,我要他的命,我要他去死。”奇雅公主大叫大嚷道。

原本秀美温雅的脸,变得狰狞恶毒。

她现在只要一想到自己要嫁一个无权无势的世子,就恨不得那个人当场死在自己面前,只要他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他救了你。”奇烈皇子道。

“谁要他救,让他死啊。”奇雅公主声音越发的尖利,伸手拿起床上的另一个枕头又砸了出去。

奇烈皇子又避了开去,眉眼间露出一丝冷笑:“这件事情还不是你自己作的,你跟景王妃一起合计的?我当初怎么跟你说的,让你小心行事,跟你说景王妃未必可信,你却依旧一意孤行,说必然没事的,说辅国将军的女儿这点本事还没有吗?现在看看……这本事有了吧?”

这件事情当初奇烈皇子并不清楚,只知道一点点,奇雅公主也一再的保证不会有事的,说她和景王妃都合计好了的,说景王妃一看就和英王妃不合,两个人也算是情敌,必然不会见到英王妃好……

原本想着不过是一件内院的事情,自己不插手就不会引人注意。

他虽然是北疆的皇子,暗中动手未必比自己的妹妹方便,有妹妹顶在前面,就算有什么,不过是女子之间的争风吃醋罢了,没想到最后的结局是这个样子的。

居然连自己准备下的和亲公主都要废了,奇烈皇子心里也憋着一肚子火,看到奇雅公主还有那里撕泼,心头也冲上了火。

一脚把奇雅公主扔下来的枕头踹了出去,冷声问道:“我只问你嫁还是不嫁?”

“不嫁,死也不嫁,我要嫁给英王,我要嫁给英王成为英王妃。”奇雅公主尖声大叫道,她胸口那股子火气冲上来下不去,只恨她当时已经吓的晕过去了,否则哪里还会给那位什么王的世子好脸色,当场就给他一个巴掌。

“你说的,不嫁?”奇烈皇子咬牙问道。

“不嫁,我不嫁。”奇雅公主冷笑,“若二哥一定要让我嫁,那就送我的尸体进那个什么王的王府。”奇雅公主半分不退。

“那,那就不嫁……不过你不要后悔。”奇烈皇子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我不会后悔的,永远也不会后悔,我就算是为侧妃,为庶妃,也不可能嫁给一个什么也不是的人。”奇雅公主厉声冷笑道,她可以为妾,她会爬上去的,不管谁挡了她的道,她都可以把人拉下来……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王爷……画……画像不是英王妃吗?为什么成了我的?”刘蓝欣忍不住尖叫起来,手死死的捏住帕子。

“果然……是你!”裴玉晟声音不高,却在震怒之中。

“王爷……妾身只是知道一些,知道奇雅公主对英王妃有恶意,听奇雅公主的意思要对付英王妃,妾身也只是稍稍助了她一臂之力罢了,其他的,妾身

丙火最怕戌墓 最新章节阅读,

什么也没做,妾身只知道奇雅公主准备了英王妃的一幅画。”

刘蓝欣也没把话说的多全乎,只稍稍的带了一些音头。

有些事情,她不敢让裴玉晟知道。

“你只是稍稍的助了她一臂之力?”裴玉晟冷笑道,“你办的果然是好事,把自己的把柄送到别人的手里,这件事情现在落在皇后娘娘的手中了,画中的人定名为你,眼纱上面有北疆特产北珠,你觉得以那个时候英王妃的身份,能弄到北珠吗?”

以皇后娘娘和何贵妃的关系,没有事情也会闹出三分事情,更何况有事情呢!

“北珠?”刘蓝欣嘴张了张。

“你以前的眼纱上面……用的是北珠?”裴玉晟反问道,他其实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些小的细节。

“北珠……妾身之前的眼纱上面……的确有。”刘蓝欣慌张的道。

“你……你……”裴玉晟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伸着手指了指刘蓝欣,气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之前他能觉得这事没有事实证据,眼下居然就有了。

最早的时候,他记得是没有珍珠的。

什么时候最早?就在刘蓝欣当初进京的时候,那个时候才是初见面,裴玉晟看的也最清楚,因为她当时跟在裴元浚的身边,又是辅国将军的女儿,裴玉晟颇下了一番心思在里面,那个时候的刘蓝欣也最让他心动。

那时候用的是帷帽,不但眼睛连脸也全部遮了起来,看不到一丝一毫……

用力的往下压了压火气,“你居然真的……用的是北珠压眼纱?”

“北珠比较小,比较容易压眼纱,在边境的时候,风也大,如果不用北珠压一下,眼纱很容易飘起来。可是……能得到北珠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凭什么说是我。”刘蓝欣不服气的道。

“能用到北珠,而且还有眼疾的,除了你还有谁?”裴玉晟冷笑着嘲讽道,“那张画……原本就看不出是谁,只知道是个女子,原本大家想的的确是英王妃,不过这细小的几颗北珠,让所有人觉得不是英王妃,不是英王妃除了你还有谁?”

“刘蓝欣,当初你进京的时候,本王也觉得颇有气度,比起太子妃好了许多,为人处事上面也明白,看着也是性情中人,却没想到……你居然还 能在背后做出这种事情,英王妃和你有什么仇怨,让你这么帮着动手,最后还蠢的把自己搭进去?”

“王爷……这件事情真的不怨妾……是奇雅公主说要对付英王妃,谁想到她居然这……样子,她居然暗中害妾。”刘蓝欣咬了咬牙道。

画上的明明是曲莫影,怎么变成自己的,她到现在还很糊涂,这件事情是奇雅公主做的,也唯有她能把曲莫影换成自己,莫不是她要对付的从来不是曲莫影,而是自己,她要嫁的也不是英王而是景王?

“你是蠢的吗?北疆之人可信?她是北疆的公主……这次进京说是和谈,也不知道会做些什么,难不成你也要听从她的意思?现如今她没事,你有事,就看皇后娘娘怎么说怎么做了,幸好这里面还有一个是三弟,如果不是三弟生性安静,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你这个景王妃当时就到头了。”

裴玉晟虽然恨裴青旻当时说的那些话,但这会也的确庆幸当时是裴青旻,如果是其他人,谁也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

刘蓝欣就算是辅国将军的女儿,就算是自己的王妃又如何?

“你该庆幸这件事情里牵涉在内的三弟,不管是父皇还是皇后娘娘都不会相信他是那样的人,更觉得这是有人陷害,现在皇后娘娘已经在宫里查了,就是不知道会查成什么样子,你自己也好自为之吧!”

刘蓝欣的心忽尔被高高提起,忽尔又重重落下,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牙齿咬的咯咯的响:“奇雅公主……还真是要害妾,王爷可知道奇雅公主为什么要害妾?”

“本王怎么知道,本王只是好奇王妃为什么对英王妃怀有这么大的恶意?”裴玉晟冷声道。

刘蓝欣对曲莫影什么态度,就算她说的不多,往日看着也想和曲莫影交好,裴玉晟也是看在眼中的。

“王爷……妾没有。”刘蓝欣急忙分辨道。

“是不是有你自己最清楚了。”裴玉晟冷笑道,伸手揉了揉眉心,“此事如何你自己最清楚,本王也跟你说一声,免得你还在想着什么美事,这件事情你自己想法子,皇后娘娘处母妃可能使不上力,但皇后娘娘向来视母妃为眼中钉、肉中刺。”

何贵妃和皇后娘娘两个势成水火,这件事情两家都是心知肚明。

表面上维系着些冷言冷语就不错了,暗中谁不是你死我活。

他要抢的是太子的位置,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他把太子拉下来,他拼了命也会上的,他和裴洛安之前,已经难以两全了。

裴洛安登上那个位置,不会饶了他的,从母妃到他一个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同样,他若登上那个位置,也不会饶了裴洛安。

最近一段时间,母妃在宫里的日子没那么好过,听说父皇也有一段时间没去母妃的宫中,母妃也是想尽了法子,可是结果很少,这让母子两个都很不安,如果是以前,裴玉晟就算是看在自己正妃的位置上,也会给刘蓝欣援手。

而今却觉得不能在这个时候做这种事情,如果让皇后和裴洛安抓住自己的把柄,这件事情可就大了。

他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落入皇后和裴洛安的手中。

“你父亲是辅国大将军,他总有些后手留给你的吧?如果能动用就赶紧动用了,免得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裴玉晟冷漠的道,“本王就算是想帮你,现在也有心无力,母妃更是不能动,不然只会让皇后出手更重。”

这话说的凉薄之极,仿佛眼前的刘蓝欣不是他的正妃,不是他名媒正娶的女子似的。

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只能旁观,不能帮刘蓝欣什么。

刘蓝欣若想做什么,就只能自救。

裴玉晟说完站了起来,“这件事情你当初是怎么做的,现在就尽量去补救,别再相信其他人了,奇雅公主?”他冷笑一声,“北疆的人可以利用,但不可能信,你若是真的完全相信了他们,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一甩袖离开。

意思就是不管这事了,让刘蓝欣自己想办法。

是死是活,还是其他,全凭刘蓝欣自己去折腾。

刘蓝欣脸色惨白若雪,身子摇摇欲坠,她向来自信,也并不以裴玉晟的宠爱为意。

但既便如此,这一次也被打击的不轻,脸色雪也似的苍白……

“王妃。”海青上前扶了她一把。

刘蓝欣沉默着缓缓坐了下来,眸色阴沉的看着面前的茶杯,脸上的神色恨怒难消,咬着牙恨声道:“奇雅这个贱人。”

“王妃,现在怎么办?”海青有些慌,这件事闹成这个样子,是她们几个都没想到的。

“找人通知奇雅公主。”刘蓝欣冷声道,这事太过于蹊跷,她必然要亲自问过奇雅公主才能下定论。

“这个时候……您还是不要出去的好。”海花劝道。

“无碍,暗中去见她就是。”刘蓝欣阴沉着脸道,这事她无论如何要更了解清楚一些,不管是想谁对付她,她都不会沽息。

如果让她发现是奇雅公主,她同样也不会让她得了好……

刘蓝欣终究没能马上见到奇雅公主。

奇雅公主摔了,就在离开宫门之后没多久,马居然就惊了,在众人眼怔怔的目光中,就这么掉入了湖里。

幸好车门是开的,有年轻的公子路过,跳入水中,把落到水中的奇雅公主给救了出来。

马车里的其他人却是来不及救起,只活了奇雅公主一个。

奇雅公主救是救上来了,却也伤了脚,听闻这位是北疆的公主,救上来的这位公子还特意的把人送到了北疆使者住的府邸。

出了这样的事情,又是两国和谈的关键时候,京兆尹马上就行动了,一边派人查问此事,一边派人去禀报皇上。

只是最后查来查去,听那个马车夫说,他也不清楚发生丙火最怕戌墓了什么事情,马突然之间就惊了,他想拉住那马的,可那马偏偏就跟疯了一样的跳入了湖里,他想拉也拉不住,而今那马也掉入湖里淹死了。

再想查也查不清楚。

幸好奇雅公主没什么事情,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件事情传到曲莫影耳中的时候,曲莫影笑了,和她说这个消息的正是裴元浚,对于奇雅公主的这件事情,曲莫影并不同情,现在已经很明显,这位奇雅公主的目标就是自己,她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也是她纠由自取的……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