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才是最能害你的人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二医院要进行一场真正的PK,老头子张曦很激动,有人告诉他,刘牧樵说了,谁也不允许舞弊,他要进行一场公平公正的PK。

二医院听到老院长要出山,顿时,二医院沸腾了,老一辈的人,对老院长是无比的尊重和期待。

他们都曾经经历过二医院的辉煌,那个时候,二医院相当的牛逼,很多人就是那个时代完成了第一桶金,也有的人在那个时代,成就了自己,他们曾经把所有市级医院踩在脚下。

他们期望那个时代重新回来。

现在老院长回来了,他要领导大家再创辉煌。

张曦老院长把医院的那群骨干召集起来,说:“二医院不能没有传承,我们不能被安泰医院吞并了,这点必须明确。”

被他召集拢来的人有30多人。

“你们都回去做工作,在我和李强之间做出决策。告诉他们,我们是二医院的子孙,二医院不能没有了传承,就和人一样,不能没有后代,没有香火传承。这不是唯一的理由,要大家放心,二医院不能垮,也不会垮,我张曦准备再次出山。虽然,我不可能再做院长,但是,可以在你们之中选

父母才是最能害你的人 免费全文

择一个人出来做院长,我来做顾问,我就不信二医院不能翻身了……”

张曦院长说了很多理由,其中,关键的理由两点,一是他准备出山,二是医院门口的大路很快就会要动工,将来,二医院的交通就是非常优越的了。

门面好了,又有强大的人物掌舵,二医院再次辉煌指日可待。

一时间,二医院群情激昂。

对于和安泰医院合并的事,职工心里是有矛盾的,安泰医院在他们心中,当然是高不可攀的高大形象,能够加入到这个大家庭,当然是美事,特别是那群底层的人,得知安泰医院连扫地的都有近20万的收入,普遍的思潮都希望加盟安泰医院。

但是,又一想,自己这点能耐,在安泰医院必定落伍了,要知道,安泰医院新进的人才博士起点,连护士也必须是本科以上学历,并且进来的时候还要经过严格的三关考试考察。

笔试、操作和面试。

安泰医院的笔试非常有难度,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讲真,一般的医学院校毕业生,你去考试都是没意义的,没有足够的智商,你根本就别指望“万一考上了呢”!

没有侥幸的。985还得是有名气的985大学,你才有机会过第一关。

至于第三关,面试,你就更加别想蒙混过关了,专业的面试团队,一眼就知道你适不适合在这个医院工作。

安泰医院是不养闲人的,也不要庸才的,他们要做世界上最好的医院,就必须有世界上最好的人才。

二医院的医护人员顾虑重重,能够适用安泰医院的工作吗?将来万一要裁员呢?

这是很难说的,一旦合并了,安泰医院就有生杀大权,要你下岗你怎么办?再说,即使不明目张胆辞退一批人,他们用制度,用纪律这个武器,找岔子开出一批呢?

所以,二医院的职工是很矛盾的。

现在,老院长张曦振臂一挥,觉得不合并的人陡然增加了,他们觉得,有张曦出马,很可能他真的有回天之术。

想当初,张曦上台之前,医院也是很不景气的,工资每年都要向财政借,除了工资也就没有别的福利了。

张曦做院长了,第一年就发了奖金,第二年奖金比工资还高,第三年除了工资和奖金之外还有分红,CT室分红、心功能监测仪分红、B超室分红、颈动脉多普勒分红,等等。

他们走的是共同富裕的道路,除了工资有区别,奖金也有点区别之外,其他的分红与福利一视同仁。

那些年,职工拿钱都拿得手软。

这种日子已经久违了,现在张曦老院长又出马,曙光出现了。

张曦的会议召开两天之后,医院里的情况开始明朗了,张曦与李强的PK,几乎可以肯定,张曦会以高票胜出。

有内部的情况分析,700员工,大约600会投张曦老院长的票,父母才是最能害你的人只有100左右会投李强的票。

“把这100人也拉过来,你们去做工作,我希望李强最终只得到他自己的1票。”张曦的心很大,他要完胜。

当然,这种期望是不可能实现的,李强的家人就有4人在医院,还有5名亲戚,通过他进到医院的人有20多个,这群人肯定是会投李强的票。

“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我能不知道李强进了多少人吗?”张曦老院长哈哈大笑。

王副院长说:“老院长,我们也不能麻痹大意啊,李强也在做工作了,他第一步就是把护理部主任喊去谈话了,你知道,护士是主力啊,她们总共有近300人。”

张曦哈哈哈笑个不停,“我已经安排老护理部主任出马了,小芙哪里是老主任周总的对手?”

王副院长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明白了,原来,张曦用的人大多数还是那群老人。

老人都是张曦原来的部下,能力都不错,可是,问题就在于,他们都已经过气了!

至于张曦过不过气,王副院长还是有几分狐疑。

不过,王副院长比较放心的是,现在统计上来的数据,对自己这一边有利。

李强昨天从孙涛那里回来之后就没有停息,他开始了活动,他也召开了会议。

“张曦老院长,我不贬低他,他确实有本事,过去带领二医院辉煌过。但是,时过境迁,过去,改革之初,谁的点子多,谁就能胜出,那个时候,集资买设备能够分红,那个时候刚好也是医疗市场爆发的时候,谁的设备好,谁就有病人,张曦老院长是那个时候的英雄。可是,现在,吃技术饭了,需要品牌了。譬如安泰医院,就是技术上有绝活。而我们二医院,有什么?除了有负债其他什么也没有。”

这是李强列出的第一条理由。

“你们平心而论,谁不希望自己是安泰医院的一员?我可以说,除了不到10个人,其他的人都希望自己是安泰医院的一员。我们不能做叶公,人家主动收留我们,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加入?我真的想不出任何理由。”

李强没有多讲理由,仅仅就只有两条。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张曦大怒。

“屁话!二医院把我当成救世主!只有我才能救二医院!”

父母才是最能害你的人 免费全文

牧樵淡淡地说:“你敢不敢和李强PK?你们来一个华山论剑,二医院职工投票,看拥护你的人多还是拥护李强的人多。你敢不敢?”

张曦大声说:“我怎么不敢?我就不相信,他李强的威信有我高,在我眼里,李强屁都不是!”

刘牧樵说:“那行,你和李强PK,看谁胜出。”

张曦准备爬进来,由犹豫了,说:“你说了算数吗?我即使PK赢了,组织上也不会承认的啊!”

刘牧樵笑了起来,说:“组织上承不承认我不敢说,我也不骗你说你们PK就能算数,但是,PK之后,至少人们心目中知道了,你张曦老院长威信有多高,领导决策也会要参考啊!”

张曦说:“你说的PK什么时候进行?”

刘牧樵说:“总得有些准备对不对?你们可以做一做宣传,可以公开演讲,也可以拉选票。不知道你敢不敢?”

张曦说:“我不敢?嘿嘿,我要让李强无地自容,我要让他站在我这里跳楼!”

刘牧樵又说:“问题是,我担心你输了之后又会要跳楼。”

张曦说:“不可能输的,我怎么可能输?”

刘牧樵说:“你当然不会输,但是,假设呢?假设你输了,你不会又跳楼吧?”

张曦嘿嘿几声:“好吧,就假设成立吧,我输了,我就不住在二医院职工楼了,我搬走,永世不踏进二医院这张门!”

刘牧樵说:“不,假如你输了,我们对你还是认账的,你领导医院的那几年,医院辉煌得很,你确实是有本事,我们都应该向您学习。要是你输了,我们还是请你回来做首席顾问,你同意吗?”

“呃……”张曦喉咙里卡了一块东西,使劲咽了几下,说:“我要是输了,我也没脸做顾问了。你请高明吧,我才不上你的当!”

他爬进来了。

刘牧樵上前和他握手,张曦倔强地把手往后一甩,拒绝和刘牧樵握手。

他走路有些不稳,谁上前扶他他跟谁有仇,趔趔趄趄,进了电梯,也不看别人回去了。

一场危机解除。

看起来,刘牧父母才是最能害你的人樵并没有什么高明之处,并且还有几分鲁莽,但谈判专家已经对刘牧樵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懂得,这绝对不是普通的谈判术,这是最高深的读心术。

对,刘牧樵是读懂了对方的内心,他明白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也知道后续的行为反应。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谈判专家已经是第二次与刘牧樵打交道了,“刘教授,我想拜你为师,不知你收不收我这个徒弟。”

刘牧樵微微一笑,说:“你是谈判专家,我应该向你学习才对。”

谈判专家赶紧说:“别人看不懂,我还是看得懂的,你的谈判策略非常的高明,我这个谈判专家,在你面前那就是正宗的赝品。我非常想向你请教。”

刘牧樵沉吟了片刻,说:“请教两个字就不再提了,我们可以探讨。不过,我对谈判这一块不是特别的感兴趣,偶然打打酱油,我也不可能有很多的时间玩这个。”

谈判专家叹了一口气,说:“你如此高明的技巧,我记得你这是第三次吧,每一次你都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就结束了,并且效果极好。你竟然说,这只是玩玩,并不感兴趣!而我们,终生都在学习,拼了老命,水平才只有这水平,真是汗颜啊!”

刘牧樵赶紧解释:“我只是偶然得到了一本高级心理学,在心理学上有一些体会而已。”

谈判专家眼睛一亮,说:“可以推荐给我看看吗?”

刘牧樵这就傻眼了,他哪里去推荐这本书?

这本书在他脑子里,与自己融合在一切。

但是,要是不推荐,人家会说我什么人,竟然心胸狭隘,连一本书也不推荐给别人,想垄断,怕别人学去了。

刘牧樵沉吟了一会,说:“这本书名字叫《读心术》,什么人写的不记得了,法文,可惜,这本书我遗失了。我回去再找找。”

他只能这样忽悠。

可是,谈判专家一听,味道就不同了,你这不是故意搪塞吗?明明你这口气是不想让我看。

既然是这样,我董某人也应该懂事,不为难你。

那么,请教都没有必要了,你根本就不会教真传!

谈判专家尴尬地笑了笑。说了句,今后请教之类的话。

刘牧樵也看出了谈判专家的心理,他能怎么办呢?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啊!我真的不是想保守。

这有什么保守的?我把脑子的这本书全给你都可以。

“老董,你千万别误会,我是真心和你交流的,你找个时间,我们好好交流一下。”刘牧樵真心说。

“好的,好的,我会找时间向你请教的。”可心里却说,我是不会来麻烦你的。

来到底层。

张曦老院长走了,楼下的领导迎接上来,都来祝贺刘牧樵。

刘牧樵说:“我答应了张曦老院长和李强来一次PK,我希望这次PK是真实的。输赢放在一边,但必须是真实的。”

省里的领导忙说:“可以,给老张院长一个公平的机会。”

刘牧樵一拱手,说:“谢谢了,时间就安排在下周末吧,市里派人监督,谁也不准舞弊。”

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孙涛也回来了。

“你有把握赢?”孙涛问刘牧樵。

“你说呢?”刘牧樵反问。

“我觉得,不见得能赢啊。要知道,这个老头子做院长的时候,二医院是非常的辉煌,曾经,除了附属医院和省立医院,他们的效益第一,还超越了我们安泰医院和一医院。这老头的威信非常的高。”孙涛说。

“你知道就好,所以,你得和李强讲明白了,他必须努力,做工作,要抓住要点,现在不是他和老院长PK,一百个李强也PK不赢一个张曦。”刘牧樵说。

“我明白了,其实是这个糟老头子与我们的PK。”孙涛说。

“我不允许你这样说他,这个老人值得我们尊重。对,你说得对,不是李强PK张曦,而是刘牧樵,孙涛PK张曦。”刘牧樵认真地说。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