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狗狗和主人的因果,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期间郝帅将卖符篆的五万米金给了胡八一,让他负责给更多的烈士家属,同时胡八一和王胖子也采买了一些装备。

到了第二天早上,郝帅三人如约来到四合院,汇合了雪莉杨他们后,踏上了西行的火车。

“一对A,要吗?”

“要不起!”

“不要!”

“一个佛说狗狗和主人的因果7,我就剩一张牌了!”

……

火车上,无聊的郝帅和楚健、叶亦心等玩着斗地主贴纸条的游戏,此时楚健的脸上已经贴满了小纸条,就连长得甜美可爱的叶亦心也难逃郝帅的魔掌,被贴了许多小纸条。

至于胡八一和王胖子,则被郝帅打发去站桩了,原因是王胖子这个没眼力劲的胖子竟然敢和郝帅抢牌位。

佛说狗狗和主人的因果,

郝帅如何能忍~~

当即被武力压制着去站桩了。

至于胡八一,纯属误伤而已。

再说这么长的时间,不用来练功,实在是浪费时间。

正当郝帅又一次将小纸条贴在楚健和叶亦心额头上时,陈教授走到几人身边,说道:“小胡同志,郝道长,你们来一下,和你们说点事。”

“胖子,你来替我一下。”正因为抓了一把烂牌而头疼不已的郝帅立马将牌扔给胖子,带着胡八一来到了雪莉杨和陈教授所在的包厢。

“什么?去昆仑冰川,不是去沙漠的吗,为什么要改道?”

和剧情一样,雪莉杨他们叫郝帅他们来,就是和他们说要改掉昆仑冰川的事情,哪知郝帅还没说什么,胡八一就先炸起来,直接摔门而去了。

“杨小姐,你们这样不行的,得遵守契约精神啊!这不是你们米国最看重的吗?”郝帅没急着去安抚情绪激动的胡八一,而是看着雪莉杨说道。

“道长,我们有不得不去那的理由,请你理解。”雪莉杨诚恳道。

“好说好说,只要钱到位,什么都好理解,而且我还能让老胡跟着一起理解。”郝帅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你~~”

“我先去安慰劝解下老胡,你好好想想怎么理解理解我们!”郝帅不等雪莉杨说什么,就站起身来出了车厢,径直往胡八一所在的地方走去。

“但我认为他的死和那瓢虫有关。”

当郝帅找到胡八一时,他正和王胖子在那抽着烟,回忆着当年的事情。

“你说的没错,确实那虫子搞的鬼!”郝帅肯定道。

“神棍,你来了?你认识那虫子?”胡八一将手里的烟扔掉,急迫的问道。

郝帅拍了拍胡八一的肩膀,安慰道:“老胡,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你现在重要的是过好当下,同时尽自己所能,照顾好你那些战友的亲属。”

“道理我都懂,可是每次一想起当时的场景,我就~~”胡八一深深的吸了口气,有些哽咽道。

“老胡,伟人曾经说过,人在哪里跌倒,就从那里站起来。你是上过战场的人,我相信你可以克服的,再说你就不想在冰川下祭拜下他们吗?”

“这~~”胡八一终究不是常人,被郝帅这么一说,内心有些意动。

“走吧,回车厢,我们和陈教授他们好好说道说道。”郝帅带着胡八一和王胖子进了陈教授所在的车厢中。

“老胡,将你在冰川上遇到的事情和他们说下,好他们心底有个底。”郝帅说道。

当然,最主要的是有个让郝帅加钱的理由。

“当年,我们一个班的战士,带着几名工程师和地质学家,奉命去执行一项高度机密的任务,进入了昆仑冰川的最深处,结果中途却发生了事故……”

随着胡八一的娓娓道来,当年他所经历过的事情也慢慢被雪莉杨他们所知道。

这时雪莉杨拿起一本书递给胡八一,上面还夹着一张照片:“胡先生,你看到的虫子,是这个吗?”

“小胡,是它吗?”陈教授也递了一张照片过来。

胡八一看着这两张照片,端详了好一阵,才点了点头:“对,就是它!”

“这种虫子,叫做火瓢虫。目前它只在世界各地的探险家,还有考古学家的记录中能查到,这些只是零星的资料,对很多人来说,它只是个传说。”雪莉杨解释道。

“你错了,这种虫子,叫火瓢虫其实不太准确,正确的叫法,应该是达普鬼虫,或者达普妖虫才对。在藏语中,是妖魔之虫的意思。它是一种奇形怪状的透明小瓢虫,外形类似于七星瓢虫,全身透明,比指甲盖还小上一些,魔国的坟墓中都会用之来保护尸体。”

郝帅见几人听的聚精会神,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继续道:“达普鬼虫有两种形态,“无量业火“和“乃穷神冰“,这是两种可以粉碎常人灵魂的邪恶力量。“无量业火“比较常见,老胡遇到的就是这种。它是一种蓝焰瓢虫,全身都象是红色的透明水晶,翅膀更是晶莹剔透,可以通过它那透明的甲壳,依稀看到里面的半透明内脏,其中似乎隐隐有火焰在流动。它会发出蓝色的火焰,人只要接触到一点,就绝对无法扑灭,会被瞬间烧成灰烬,其唯一的弱点就是水。

“‘乃穷神冰’全身是银白色的,如同一粒闪烁着的微小冰晶,可使接触到的人瞬间冻结成冰霜,然后粉碎成冰尘,弱点是火焰。”

“我去,这么恐怖!”王胖子被郝帅的话吓得哆嗦了起来。

“确实很恐怖,但它也不是没有缺点,而且它只能作用于有生命的东西。”郝帅补充道。

“道长难道见过这种虫子?不然怎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楚?”雪莉杨疑惑道,其他人也是一脸好奇。

“我曾经在一本专门介绍奇异生物的书上见过。本以为是书上杜撰出来的,没想到真有这东西。”郝帅随便找了个借口忽悠了过去。

“你们已经知道了这昆仑冰川的危险性了。还是一定要去吗?”胡八一问道。

“必须得去,因为那里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雪莉杨肯定道。

“是什么?”*2

胡八一和王胖子好奇道,只有早知道剧情的郝帅没什么反应。

“我们去是为了找一个笔记本。”陈教授稍顿片刻,方才继续说道,“那是本世纪初,英国探险家,华特先生的日记本,他在日记里详细的记录了他们当年是如何一步步找到精绝古城的,这对我们下一步去沙漠寻找精绝古城,非常有帮助!”

雪莉杨也说出了另一个去昆仑冰川的理由,那就是追寻父亲的脚步。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反正还是之前那句话,改道可以,得~~”郝帅对着王胖子使了个眼神。

“得加钱!”王胖子不愧是财迷,很快就理解了郝帅的意思。

喜欢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请大家收藏:

“五万米金是吗?请稍等。”听到现在只有一张符篆,雪莉杨有些失望,不过她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情,转身朝着里屋走去。

没一会儿,雪莉杨就回到了客厅中,将手里拿着的黑色袋子递给郝帅,说道:“道长,这是五万米金,你数数。”

郝帅打开袋子,就见里面是五叠百元米钞,满意的点点头:“不用数了,对杨小姐,我还是很信任的。”

“多谢道长的信任,希望道长如果还有这符篆,请一定卖给我!”雪莉杨恳求道。

“好说~好说~~”看着雪莉杨如此大气的份上,郝帅考虑着是不是过几天在卖她一张,毕竟对于薅资本主义的羊毛来建设社会主义国家,郝帅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不说郝帅和雪莉杨在那达成交易,就说此时在场的人都有一种看天方夜谭的感觉。

一张黄纸竟然有人敢卖五万米金?而且还有人求着买?

到底是我们太孤陋寡闻还是外国人都这么离奇古怪?

在场的人三观都有些崩塌了,一时脑子转不过弯来,也只有见识过郝帅能力的胡八一和王胖子最新缓过神来。

王胖子甚至在心中想着:神棍这画一张黄纸就能卖五万米金,那如果让他一天画个四五张,一天岂不是有二十万,一个月不就是六百万?

那一年呢??

以王胖子的数学能力,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计算范围了。

郝帅是不知道王胖子心中所想,不然一定会一掌送他回老家的,还一天四五张,当法力不用钱啊?这是把我当生产队的驴使唤啊!

“欢迎道长正式加入我们的考古队,这次行动,三人每人一万美金的酬劳,如果找到精绝古城,酬劳加倍,几位的意见如何?”雪莉杨此时不敢质疑郝帅的特殊能力了。

“等等佛说狗狗和主人的因果,我们可没同意加人考古队。”郝帅反对道。

“道长,你这是何意?”在场的人,包括胡八一和王胖子都看着郝帅。

出于对郝帅的信任,胡八一和王胖子都没提出什么疑议。

“身为《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我想杨小姐一定是知道沙漠,特别是第二大沙漠的危险性吧?”郝帅问道。

见雪莉杨点了点头,郝帅继续说道:“竟然知道危险性,那你哪来的信心凭他们几个能活着深入沙漠中找到古城遗址的?”

“这不才找你们几个经验丰富的领队吗?”雪莉杨解释道。

郝帅没回应雪莉杨的话,而是对着陈教授问道:“陈教授,您老有七十了吧?”

“我今年刚好七十。”陈教授不明白郝帅无缘无故问他年龄干嘛,但还是实话实说了。

“看看,这上有七十岁的老人,下有身娇体弱的小姑娘,你就敢带着他们进入沙漠。你这和直接杀了他们有什么区别?”郝帅质问着雪莉杨。

“这~~”雪莉杨被郝帅问的一时说不出话来,她也知道以这些人的身体素质,确实很难深入沙漠深处。

“这位道长,你别怪小杨了,这是我们自愿进入了,我们还得感谢小杨的资助呢。”陈教授开口为雪莉杨辩解道。

“对,我们是自愿进去的。”

“就是,一点危险怕什么!”

……

考古队的成员听到郝帅的话后,纷纷开口解释道。

“好~好~,就算你们是自愿的,但是杨小姐,你就花个三万米金,就想我们三兄弟既当爹又当妈的照顾你们进沙漠,你这算盘也打的太响了吧?”郝帅一副‘你这点钱我很难为你办事’表情看着雪莉杨。

“那道长认为要怎么办?”可惜雪莉杨没能领会郝帅的意思。

“怎么办?”郝帅只能开门见山说道:“得加钱!”

雪莉杨:“……”

陈教授:“……”

郝爱国:“……”

胡八一:“……”

叶亦心、楚健、萨帝鹏:“……”

王胖子:“对,得加钱!”

郝帅的神转折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唯有见钱眼开的王胖子一本正经的附和着郝帅的话。

不愧是郝帅看上的捧哏人。

“那道长觉得这价格多少合适呢?”见过世面的雪莉杨很快的回过神来。

“就你们这么一伙人,怎么样每人都得三万吧,找到精绝古城的话,就得五万。”郝帅说出了个中肯的价格。

“行,只要找到精绝古城,就给你们十五万米金。”财大气粗的雪莉杨同意了郝帅的要求。

一旁的胡八一和王胖子听到郝帅几句话就将报酬翻了两三倍,全都佩服的看着郝帅,打定主意要跟着郝帅混了。

“对了,杨小姐,我这还提供额外服务,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敲定报酬后,郝帅又问道。

“什么服务?”

“就是保命服务,像陈教授,只要五万米金,我就保证他平平安安的进沙漠,又平平安安的出沙漠,如果做不到,我双倍赔偿,怎么样?”郝帅提议道。

“给你们的佣金不是已经有这个义务了吗?”雪莉杨说道。

“哪有,那佣金只是带你们找到精绝古城的,没说一定要每个人都活着找到啊,只要你们有一个人到了古城,我们就算完成任务了。”郝帅‘解释’道。

雪莉杨对郝帅的的‘解释’一时也说不出什么,只能捂着眉头问道:“有包团价格吗?”

“有,包团的话,算你二十万吧!够讲究吧?”郝帅给了个优惠价。

“不行,二十万太多了,最多十万!”

“十万太少了,十八万!”

“十二万!”

……

看着在那讨价还价的郝帅和雪莉杨,考古队的成员有一种被当做牲口买卖的感觉,好在他们知道雪莉杨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不然估计找就被气走了。

最后,郝帅和雪莉杨以十五万米金的价格达成了协议,条件是这一路上只要是事关危险的事情,就都得听郝帅和胡八一的安排。

对于郝帅打包票保证所有人安全这事,胡八一和王胖子选择了相信他,郝帅自己也是很有信心的。

凭郝帅空间里的物资和他的能力,只要考古队的人不自己作死远离郝帅,保证他们的安全还是很容易的。

和雪莉杨他们约定后天一早出发后,郝帅就带着胡八一和王胖子在雪莉杨的送别下离开了四合院。

临出门时,郝帅转身对着雪梨汤他们说道:“为了安安你们的心,我给你们看看我的能力。”

说完,郝帅一掌拍在了门口的石墩子上。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那石墩子被郝帅一掌给拍的碎成了几块。

郝帅拍拍手,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后,带着胡八一两人离开了,现场只留下惊掉了下巴的考古队成员。

其实以郝帅的实力,哪怕将石墩子拍成粉末都成,,但郝帅怕吓疯他们,才只是拍碎了。

喜欢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