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儿子解决过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宾地尊者一看到吴为冲出了河面,他就是一愣,不过随后他就把注意力放到了吴为的身上,他看到吴为到了河面上之后,先是躲过了一把巨大的冰剑,随后就见吴为的身形突然转了一个方向,整个人竟然横了过来,同时身形开始往后退,竟然慢慢的顺着河道的方向,正在外面飞。

一看到吴为的样子,宾地尊者马上就知道,吴为一定是中了幻阵里的幻境,现在他可能是想要回到河里,但是却弄错了方向。

一想到这里,宾地尊者马上就是一挥手,下一刻他手里就多出了一根长绳,这长绳从他的手里飞出之后,越变越长,最后这长绳直接就缠在了吴为的身上,随后宾地尊者马上就把吴为往下拉,他想要把吴为给拉回到河里。

而吴为正在往下落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向他袭了过来,就在他戒备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腰上好像被绳子给缠住了,他低头一看,就发现自己的腰上间竟然缠着一条蛇,他大吃了一惊,正准备攻击,却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拉力,把他向横着的方向拉过去。

吴为心里一动,他在看那条蛇,虽然那条蛇正在对他吞着信子,但是却并没有攻击他,吴为马上就想到了一种可能,他没有挣扎,也没有用力,任由那股力量接着他,不一会儿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形,直接就进入到了水里,一进入到水里,吴为马上就发现,自己竟然是横着进入到水里的,同时他也发现,自己腰上的并不是蛇,而是一条绳子。

吴为松了口中气,随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外面还是一样,不时的有巨大的冰剑落下来,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他不由得叹了口气。而这时那绳子也收了回去,下一刻宾地尊者就出现在了吴为的身边,吴为冲着宾地尊者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退吧,只要一离开河面,马上就会陷入到幻境之中,十分的危险。”

宾地尊者一听吴为这么说,也没有在说什么,点了点头,随后直接就下令道:“撤退!”随着他的命令,其它人全都开始往后退,而宾地尊者和吴为亲自断后,虽然这个过程中,还是不时的有人战死,但是不管怎么说,最后他们还是安全的退出了烈日城十里的范围之内。

一退出烈日城十里范围之内,宾地尊者就拿出了一把玉剑,刚要往里输入东西,就见一把玉剑已经飞到了他的面前,他接过了玉剑,精神力往玉剑里一扫,马上就知道了,这玉剑正是钟无究给他的,钟无究说他们那里进攻遇阻,实在是没有办法在前进了,只能后撤,这就是来通知他的玉剑,而宾地尊者一看到这玉剑里的内容,马上就沉声道:“撤退,我们先撤回去,从长计议。”

众人都应了一声,随后就直接撤了下去,等到他们回到他们分兵的地方时,正好看到了钟无究,钟无究他们也是领兵刚刚到这里,两只大军汇聚到了一起,宾地尊者打量了一下钟无究他们的情况,发现他们的损失也不小,特别是他还注意到了,李峡的身上竟然也带着伤。

宾地尊者这时开口道:“回去在说吧,今天没有办法在进攻了。”钟无究当然也不会反对,宾地尊者马上就指挥着大军,退回到了东安山。

一回到东安山,宾地尊者让大军散去,随后给了各宗的人一个统计伤亡的时候,让他们一个时辰之后,到他的洞府里去开会,各宗门的人也就全都散去了。

一个时辰之后,各宗的代表,在一次的来到了宾地尊者的洞府里,宾地尊者他们三人,已经在等着他们了,等到所有人都到了之后,宾地尊者这才看着众人,沉声道:“好,所有人都到齐了,好我们就来说一下今天的战斗吧,今天的战斗,所有人都参与了,那我们就来说一下今天战斗的感受,灵沙河确实是可以直通烈日城,但是想要到达烈日城,却是十分的困难,河里的冰剑,还有河上面突然出现的巨大冰剑,这些冰剑的攻击力都十分强悍,更不他说最后出现的冰墙了,那些冰墙的坚硬成度,远超我们的想像,想要把那些冰墙给破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是我们要破开那冰墙,也是有些吃力的,在加上河水的温度十分的低,会对我们放出去的护罩,形成持续攻击的效果,这对我们也十分的不利,有很多的弟子,都是被河水破去了护罩,最后被冰剑所杀的,所以这河道虽然看起来是一条通道,但是其实是一条死路,而只要我们一离开河水,到了河面上,马上就会陷入到幻境之中,那可是十分可怕的。”

众人一听宾地尊者这么说,也全都点了点头,他们全都参加了今天的战斗,所以对于宾地尊者所说的这些也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众人也全都同意宾地尊者的说法。

宾地尊者接着道:“今天吴为长老,也特意亲自离开了河道,到河面上去试了一下,敌人的幻阵威力如何,下面就请吴长老为大家来讲一讲,在幻阵之中是什么感觉。”

]吴为一听宾地尊者这么说,他微微一愣,随后他就明白,宾地尊者这是给他面子,说他是为了大家去试一试幻阵的威力,而没有说他是因为冲动,自己主动冲出去的,吴为马上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后开口道:“当时我出现河道之后,马上就有一把巨大的冰剑向我袭来,我让过了冰剑之后,马上就向烈日城的方向望了一眼,却什么都看不到,那里白茫茫一片,什么都没有,在这种情况,我马上就知道,我已经在幻境之中了,我没敢向四周攻击,因为当时我已经完全的失去了方向感,我就想着,我要退回到河里去,所以我就慢慢的往下落,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最后却还是被尊者拉回到回去的,而且我在进入到河里的时候,我发现我是横着进入到河里的,这就是我感受到的,至于说我到底是怎么了,还请尊者为我解惑吧。”

宾地尊者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吴长老在离开了河道之后,他先是让过了巨形冰剑的攻击,随后他看了四周一眼,在那个时候,他应该就是看不到四周的东西了,随后吴长老的身体突然就横了过来,随后他就退着往我们来的方向飞去,而且那时,天空中还有巨形冰剑要攻击他,我马上就放出了绳子,将吴长老给拉了回来,也就是说,当时吴长老,已经完全的没有了方向感,他以为自己是在往下落,是准备回到河里,但是他其实是在往外退,是与河面平行的,我也他发现了这一点之后,马上就把吴长老拉回到了河里的。”

众人听到两人的讲述,这才点了点头,同时他们也有些吃惊,他们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如吴为这样的称号高手,竟然也着了对方的道,这真的是太让人吃惊了,从这一点儿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对方的幻阵,确实是十分的厉害。

而这时李峡开口道:“几位长老,各位道友,我觉得那河道可能是烈日盟故意留下来的,他们知道幻阵对河道没有什么影响,他们就故意留下了两条河道,然后在河道里,布置了更多法阵,我们在河道里虽然可以立体式前进,但是总的来说,可以闪转腾挪的空间就小了,我们只能硬挡住他们的攻击,那些河里的冰剑,那些天空中落下的冰剑,我们都只能硬拼,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是一但我们离开了河道,马上就会陷入到幻阵之中,那样只会更加的危险,所以我觉得,那河道可能就是烈日盟的人,故意的留出来的,为的就是要引我们从河道走,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河道里的布置,对我们造成大量的杀伤,我也不瞒各位,我们地狱门这一次前来的五十位法则高手,现在已经战死了二十多位了,

谁给儿子解决过 全文阅读

剩下的也几乎是人人带伤,而我们带来的两千普通弟子,现在也损失了近一半了,这样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其它各宗门的人,也全都跟着点了点头,他们之中,有一些宗门的损失比较大,有一些损失却是比较小,但是却没有一个宗门没有损失的,不管是那个宗门,都有损失,就算是雷音寺,损失都不小,就更不要说其它宗门了。

吴为一听李峡这么说,他的两眼之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杀机,他看着李峡道:“那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在退兵不成?”他在说这话的时候,两眼一直死死的盯着李峡,等着李峡的回答,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如果李峡敢回答,他们想要退兵的话,他怕是马上就会对李峡出手了。

李峡看了一眼吴为,接着沉声道:“我没想退兵,我只是说,我们现在这样的战斗,损失太大了,我大概的估算了一下,我们现在损失了大概有近一千位法则高手,普通弟子的伤亡,更是达到了六万左右,这样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在这样损失下去,就不是我们所能承受得起的了。”李峡没有上吴为的当,他只是说出了一组数据,而这组数据一说出来,却是让众人全都大吃了一惊,所有人都议论了起来,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他们的损失竟然会如此之大,近千位的法则高手,六万的普通弟子,这已经是他们近三分之一的兵力了,这么几天就损失了这么多的人,这让他们如何能不吃惊。

喜欢带着农场混异界请大家收藏:

肖天龙一听李峡这么说,他就开口道:“宾地尊者这么做,应该就是在告诉吴为,他们要与我们结盟,但是这种结盟,绝对不可能让太一宗停手,说这下太一宗反到会加紧对付我们,因为太一宗的人担心,如果他们不对付我们,我们会在雷音寺的支持之下,越来越强,最后取待他们,所以太一宗一定会加紧时间来对付我们。”

李峡点了点头,肖天龙接着开口道:“而这应该正是宾地尊者的目地,他就是要让太一宗与我们打起来,只要我们与太一宗打起来,以我们的实力,太一宗不可能一下就消灭我们,到时候我们双方就会陷入到消耗战之中,而这消耗战,是对我们双方同时的消耗,所以不管最后谁胜谁负,他们雷音寺都没有任何的损失,而且还让我们双方陷入到了长久的敌对之中,而他们这么做的主要目标,应该是太一宗,一但太一宗在与我们的交战之中,消耗太大的话,那么太一宗在正神盟里的话语权就会变弱,而宾地尊者与覆雨的关系不错,那也就是说,雷音寺与万剑宗的关系,应该也不差,如果他们两宗联手,完全可以把太一宗给压下去,而灵鬼狱和无上魔宗,他们在正神盟里,是很少发言的,这样一来,他们就几乎是控制了正神盟里大部分的话语权,这可能就是他们的目地,要是真的让他们做到了,那其实也是挺可怕的。”

说到这里,肖天龙停了一下,他接着看了李峡一眼,随后开口道:“而且宾地尊者这么做,也可以间接的对付我们,我们地狱门摆在

谁给儿子解决过 全文阅读

明面上的实力,是不如太一宗的,更不要说太一宗联盟了,我们想要对太一宗联盟对抗,以后怕是就离不开雷音寺的支持,雷音寺只要是支持了我们,那么他们说的话,在我们这里,份量就会越来越重,他们就可以得到一个,对他们绝对服从的盟友了,可以说是一举两得,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又有什么损失呢?他们什么损失都没有,不过就是摆摆姿态,就可以达到这种效果,那他们为什么不做呢?”

李峡一听肖天龙这么说,他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后开口道:“他打的到是好算盘,不过他的算盘怕是打不响了,我们与他们可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实力也超出他们的想像,我到是想知道,他们在知道我们的真正实力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肖天龙他们一听李峡这么说,全都是微微一笑,随后李峡开口道:“不管他们有什么打算,他们都不会成功的,我们就按我们自己的办法来,我想吴为就算是在这一次的行动之中,会为难我们,宾地尊者也不会同意的,因为他要表现的,与我们结盟,那他就不能让吴为为难我们,而且吴为也不会在这个进候对我们发难,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对我们发难,那其它宗门会怎么看他们,所以他们不敢,他们就算是真的要对付我们,也要等到这一次的事情之后,不过等到这一次的事情之后,到时候就不知道谁强谁强了。”

肖天龙他们都应了一声,李峡接着道:“行,大家也全都去休息吧,明天我们还要进攻,我到是想要看看,他们明天会怎么安排我们。”众人都应了一声,随后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李峡在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马上就把他跟肖天龙的分析,写了一份报告,直接就发给了温文海,温文海在看了李峡的报告之后,也只是让他多加小心,就没有别的话了,这也就让李峡明白了,宗门对于这种情况,怕是早就有所准备,他也就不担心了。

第二天一早,大军集合,全军向着烈日城的方向开了过去,等到他们到了烈日城外十里的谁给儿子解决过范围之内,宾地尊者这才把大军分成了两大队,他亲自领着一大队人,与吴为一起,从上游进攻烈日城,而钟无究领着另一队人,从下游进攻烈日城,而李峡他们,被分到了钟无究的队伍里。

这在别人看起来,就是宾地尊者对地狱门的照顾,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宾地尊者对地狱门特别的照顾,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让地狱门归到钟无究那里,地狱门与吴为有仇这件事情谁都知道,要是让地狱门在他们那一队,那吴为说不定就会指挥地狱门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而宾地尊者这样一分,就等到是把这种危险,直接就给消除了。

果然,在听到宾地尊者这样的分配时,吴为的脸上闪过一丝精光,而李峡也应了一声,不过他也注意到了吴为脸上的神情,他知道吴为已经上当了,不过他并没有在意,领着众人加入了钟无究他们那一队,随后两队人马分开,直向灵沙河的上下流开了过去。

他们这么多人要进攻烈日城,想要隐藏行踪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就只能摆明车马的明攻了,两队人到了指定的位置之后,都先进入到了河里,进行了一下试验,这河的河水确实是挺深的,他们发现,这河水的深度可达三十丈左右,而且宽度也达到了百丈左右,这样一来,他们的大军要是在河里前进,还真的可以摆开阵形,虽然不能把人全都摆开,但是摆开一个战斗阵形,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下他们也就放心了。

不过他们并没有马上就进攻,而是让所有人进入到了河里,然后摆好了阵形,甚至在阵形中间,还了一些通道,这些通道就是专门给受伤的人准备的,一个人受了伤,马上就可以能过这些通道撤退,后面的人顶上,这样就可以保证大军的战斗力了。

等到阵形摆好之的,他们也没有马上进攻,而是在等时间,宾地尊者他们今天早上在进行的时候,就已经约定好了,两队同时进攻,时间就定在午时,到午时他们双方就同时进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攻入到烈日城下。

他们现在就是在等时间,时间刚一到午时,两队人马,马上就向着烈日城的方向开了过去,而这一次李峡他们中,也有人被安排到了前锋的位置,也就是顶在最前面的一批人,很快的大军就进入到了烈日城的十里范围之内。

大军刚一进入到烈日城十里范围之内,河里马上就出现了冰剑,直向他们攻了过来,因为顶在最前面的,就是一些法则高手,所以这些普通的冰剑,对他们也没有太大的伤亡力,他们只要小心的防备,那些冰剑根本就伤不到他们,所以大军前进的速度还是挺快的。

但是就在大军进入到烈日城外五里的范围时,天空中突然刺下了一把把的巨大冰剑,这些巨大冰剑的杀伤力可是很大的,不过那些法则高手早就有了准备,所以在那些巨大冰剑出现的时候,他们马上就用自己的法器迎击那些巨大的冰剑,但是那些巨大的冰剑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有一些法则高手,就算不挡住了那些冰剑的攻击,也受了伤。

但是大军的前进速度却没有停下来,依然在向前冲,而且还加快了了速度,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们在往前走,前面的河道已经被冰给完全的封住了,他们根本就过不去,想要用法器攻击那些冰,把那些冰能破开,却发现,那些冰坚硬异常,他们想要破开坚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如果他们想要破冰前进,就需要用掉更多的时间。

最主要的是,这些坚坚的中间,还有一个个的小洞,这些小洞可以让水流过去,同时还会有冰剑从小洞里飞出来,对他们进行攻击,而且这些冰剑的攻击力也越来越强,这让他们想要前进就更加的困难了。

除了这些冰剑之外,更让他们头痛的是,这河水的温度,按理说他们都用护罩,把河水给隔开了,河水里的温度,对他们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这河水的温度,对他们是有影响的,而且影响很大,因为这河水的温度很低,非常的低,就好像是有人在无时无刻不在攻击他们一样,这让那些人都很难受,有一些实力弱的弟子,都已经快要顶不停了,就算是法则高手,他们也发现自己的灵气消耗速度十分的惊人,在这样消耗下去,他们怕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这也正是为什么他们没有办法,破冰前进的原因,因为他们如果破冰前进,一个弄不好,可能还没有到烈日城下,他们的灵气就先消耗光了,那就更加的危险了。

吴为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他的脸色有些阴沉,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天空中还是不时的有巨大的冰剑落下,吴为不由得两眼一利,随后他一咬牙身形一动,直接就冲出了河面,他刚一冲出河面,一把巨大的冰剑就直向他刺来,不过吴为身形一动,一下就让过了那把冰剑,接着他抬头向烈日城的方向望去,这一望他却一下就傻眼了,因为他竟然没有看到烈日城,在他前面那里有什么烈日城,那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他在一低头,却发现自己脚下竟然也没有河水了,这让他马上就明白,自己陷入到了幻阵之中。

吴为脸色一变,随后他马上身形就慢慢的往下落,他想着,只要自己范到河里,那就等于是出了这幻阵的幻境了,所以他的身体慢慢的向下落,就是想要重新的回到河里,因为他十分的清楚,自己现在想要攻击烈日城,那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连烈日城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如何进攻。

喜欢带着农场混异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