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剿匪文工团失踪之谜小说*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从天竺回来的波斯人告诉于奇正,大象不仅能输送货物,还能打仗呢。在天竺就有一支庞大的象兵部队,每头大象身上载着四个人,除了一个驾手之外,还有三个弓箭手。

于奇正到没多在意,但铁花刺却听进去了。

铁花刺最早的时候并不是直接参军的,而是在白景明的军工厂做过一段时间的事之后,才正式从军的。

虽说骑射搏击样样精通,但在高手如云的亲卫队里,也算不上什么角色。这次跟着来保护于奇正,鬼使神差当上亲卫队长。其实当时不过是个戏谑的事,包括铁花刺自己本人,也没把这个“队长”当回事。反正真有什么事情,还是听小乙张宠他们的。可现在小乙、张宠和丁武都不在亲卫队中,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铁花刺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特别大,现在很多事可是真正需要他来做主了。这些日子以来,他每日里想的都只有一件事:怎么样才能更加保证市长的安全,要做到万无一失。

因为心思全都用在这上面,听到“象兵”的时候马上就有了想法。大象虽然奔跑速度没有马匹快,但凭借巨大的体型和厚实的皮,除了可以给敌方很大的伤害之外,还能有巨大的威慑力。更重要的是,如果保护市长时可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只要有五匹大象断后,就可以极大的迟滞敌人的追击。

找波斯人问清楚天竺象兵的配置之后,铁花刺就开始如样炮制了。其实也谈不上什么炮制,也就是相当于四个人骑一匹“大马”,多训练训练就好了。因为之前在兵工厂的经历,铁花刺想到了“创新”。白景明的兵工厂不管生产还是研发,都要注意一点,那就是装备的数量。这也是考虑到“马力”的问题。相比之下,大象的力气要比马大得多,在重量方面受到的限制相对比较少,能不能从这个方面来想办法呢?

别说,还真给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五星军重骑兵现在都有配置射程更远,力量更足的弩,但因为受到战马的限制,都是使用的“手弩”。如果能在大象身上配置“脚弩”,骑手手脚并用,岂不是相当于多了一倍的箭矢?虽说这么操作,脚弩的准确度不是很高,但面对密密麻麻的敌阵,随便射都可以伤到人。

另外,骑到大象上虽然可以射箭,但面对冲到侧面近处举着盾牌的敌人就不太好办,因此如果配置上长戈,岂不是效果更好。想到这里之后,铁花刺立即就开始进行相关训练,以及打造相应的装备。

不过这么一来,就出了个新的问题。大象总共只有五头,按照每头大象装四个人,也就是二十人。跟着来这边的亲卫队有差不多三百人,怎么轮也轮不到。其实大家都对这个新“坐骑”特别感兴趣,于是都嚷嚷着要当象兵。

如果是小乙丁武,又或者是张宠,这都只是个小问题。但在铁花刺这里,这个问题就不小了。张宠他们遇到这样的事,只要吼一句“滚犊子”,这些人哪怕心里再痒痒,也只能灰溜溜地走开。可铁花刺不能这么骂啊。他原本只是个小兵,亲卫队中这些人动不动就是百夫长,连千夫长都有。虽说自己现在是队长,可也镇不住这帮无法无天的家伙啊。

就在这时,王忠宝派人回来报告,那边的店铺搞定了,可以慢慢的渗透人进去了。这个消息让一直苦思冥想也想不出好主意的铁花刺想到了办法。

他把全队的人集中在一起,说了那边需要人的事。本来也就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搞定的,这次他可是说了很多。首先,现在潜入波斯腹地,在王宫眼皮子底下办事,就是件很危险的事。其次,去那边的人一进去店里就不能出来了,只能没日没夜的挖地道,非常之艰苦。第三,咱们偷到东西之后,很可能马上被波斯王发现,如何能在大军追杀之下能把资料送回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因此,必须要在亲卫队中选出最厉害的人去做这件事。根据计算,那边最多能去一百人。因此,接下来就要在亲卫队中选拔这些人出来,去执行这个任务。为此,铁花刺还专门请于奇正给参加这个行动的队伍取了个名字:兵王之王行动队。

果然,铁花刺这么一说,亲卫队员就都嚷嚷着要加入兵王之王行动队。

这是铁花刺想好了的。能进亲卫队的都不是庸手,而且都是些胆儿比天还肥的货色。只要说出“危险、艰苦、困难”这三个字,肯定想饿狗见到新鲜屎一样往上扑。当象兵虽然好玩,但和这个刺激性比起来就算不了什么了。还有,这些人都是些争强好胜的主,不然当初也不会参加亲卫队的选拔了。一个“兵王之王”的称呼,足以让这些人打破头往里钻。这也不是夸张,本来能进亲卫队,就已经是“兵王”了,又从兵王里面选拔出来的,说是兵王之王毫不为过。当然,这也是因为于奇正在这里比较安全。如果真的是于奇正有什么危险的话,这个鼓动效果等于零。

而且这次的选拔,并不以“武功”为考核标准。这也是铁花刺想好了的。这次这么做,主要是把那些让他很头痛的“刺头”分出去。越是“刺头”的,往往就越好动。越是好动呢,会玩的花样就越多。因此这次的考核令人眼花缭乱,包括了什么刺杀、潜行、跳跃、攀爬、负重、游泳等等诸多科目,最后以综合成绩选出前一百名。这个选拔规则有个非常充分的理由:咱们能选到亲卫队的这些人武功都不差,而且这次任务并不是面对面厮杀,再以武功为单项来考核就不合适了。

这个理由说服了所有人,于是一群不让人省心的货就投入了轰轰烈烈的“兵王之王”选拔中,象兵的事情自然就冷了下来。即便最后“一百强”出炉,象兵这边也没热起来。很简单啊,被选上的根本就无所谓当象兵,没被选上的受到打击后,对“玩”的事情也没那么热衷了。再说了,现在当象兵也算不上什么牛逼事,何必再去争来抢去的?

湘西剿匪文工团失踪之谜小说

铁花刺一招就解决了两个问题,但心里还是不放心。因为这些人实在太不让人省心了,万一过两天回过神来又要抢着当象兵怎么办呢?

于是他又想出了一个办法,称之为“末位淘汰制”。

怎么个末尾淘汰法呢?这也是结合了王忠宝那边的情况想出的办法。

毕竟“博石店”要尽量不引起人的注意,如果一下去太多的人是不行的。因此王忠宝的计划是第一天晚上先去十个人,连夜挖出一个地下室。第二天再去二十个人,继续扩大地下室并开始挖掘地道。第三天再去三十人,大后天最后二十人全部到齐。这就让铁花刺能有充分的时间实行他的末位淘汰制。

把现在已经加入兵王之王行动队的队员后二十名进入“待定区”。没被选上的队员,两天后再进行比赛,选出排名靠前的二十个人也进入“待定区”,然后从四十个待定区的队员中选出二十个,获得最后的进场名额。

这群不服输的家伙马上就轰然答应了。虽然有几个现在在前一百但是名词靠后的家伙心里有点想法,但也不敢公然表示。很简单,如果你跳出来反对,大伙都会认为你没有信心,从而怀疑上次能进来靠的是运气。对大家来说,反正都还有时间能练一练嘛,特别是补上自己的弱项,提分就很快了,怕啥嘛?

这么一阵折腾之后,还在要求当象兵的就没多少人了。这些人,可以说全部都是“真爱粉”,当象兵的诱惑甚至超过了去当兵王之王。再在这些人里面选拔出主力加替补四十人,就非常顺利了。

兵王之王潜入波斯王庭非常顺利,主要还是得益于“博石”的好建议。

最开始斯人看到来了些远处的商人,运来一车车的石头也是有点好奇,围过来看和问。可是一听到玩法之后,马上就没了兴趣,转身就走了。也对啊,就是一块破石头,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宝石?万一这些人就是随便拿一些石头来充数,那不就上当了。即便有几个吃饱了撑的想玩一玩的,一打听价格之后马上就走了,连头都不回。本来就这么冒险的事,如果说要不了多少钱,搏一搏还是可以的。可这些破石头啊,随便一块的价格都是一个百姓不吃不喝做十年才有的收入,谁玩得起啊?

按照之前的计划,运原石来的时候顺便带了一些劣质的宝石。把这些玩意摆在店里,标出一个超高的价格,自然就把要来买的人也吓退了。如果这里的人都知道咱这的东西又贵又不好,以后再没人上门,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果然,这一招很快就奏效了。原本还有几个纨绔子弟还想试一试,看到店里那些宝石的成色,一估算就算原石开出了宝石也还是亏本,于是也走了。

于是,兵王之王行动队全部顺利进到了店里的地下室,开始不停的挖掘。为了掩盖下面的声响,守店的几个人白天就在店里锯石头,发出刺耳的响声。这样一来就更没有人靠近博石店了。

事情出现变化,是发生在兵王之王行动队全部进入博石店的第三天中午。

这个世界永远都有一些你想不到的奇葩人。王忠宝怎么都想不到,居然在万里之外的波斯,遇到了“江夏沈公子”式的人物。

话说也不知道哪朝哪代,一个姓贾的夷陵人在金陵做生意发了很大很大的一笔横财。贾老爷年纪大了,便想带着这些银钱全部运回老家。可是这些银钱实在是太多了,若是走漏了风声,别说盗贼了,就那些贪官污吏也不会放任这么大一块肥肉。

贾老爷想啊想啊,最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他把自己在金陵的店铺田地什么的全都卖了,只留下了一家锡店。

锡器这玩意吧,处于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地位。如果打造成酒壶茶壶之类,有钱的人直接用银的,没钱的人就用陶瓷的,因此锡器的销量很一般。加上贾家的锡器卖的老贵老贵,质量又不好,因此很快就门可罗雀了。就这样,贾老爷在金陵苦苦支撑了三年,最终宣布关门大吉。他库存的那些原材料锡砖因为数量太大,也卖不出去。最后贾老爷也没有办法,只能拿出最后一张地契买了一艘大船,把这些材料运回去。

了解这事的人无不感叹,商场如战场,再厉害的商人一个决策失误也会倾家荡产啊。如果贾老爷当时不是选择错误,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呢?

没有人知道,贾老爷也在这三年之中完成了他的宏大计划。他把所有的银子炼成银砖再在外面包上一层锡,为的就是掩人耳目。为了避免暴露,这事他和说都没说。就连他的儿子贾元,也完全一点都不知情。

看到没?这和咱宝哥开博石店简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一切准备停当,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贾老爷的船开动了。刚上船半天,贾老爷就受不了了,晕船!原本想着是扛一扛,到家就好了,没想到越晕越厉害。于是就有人劝了,老爷既然晕得这么厉害,不如您就去走陆路,反正这些锡也不值钱,盗匪也不会来抢。再说了,还有少爷在船上,没什么好担心的。

贾老爷本来还想拒绝,但想到自己吐得这么厉害还一直在船上的话,会不会引起别人的疑心?这么一想,决定还是谨慎点,自己从陆路走,船到家之后自己去接就好。不过这事到底要不要和儿子贾元说明呢?贾老爷迟疑了许久,最终决定还是不和儿子说。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考虑到如果儿子知道了这么大数量的银钱,表现肯定和平时不一样,万一让人家起疑就坏事了。

贾老爷想不到的是,自己千般谨慎万分小心,最后还是出事了。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有一次,孟尝君率领众宾客出使秦国。秦昭王将他留下,想让他当相国。孟尝君不敢得罪秦昭王,也就只好留下来当官。不久,就有眼红的秦国大们劝秦王说:“留下孟尝君对秦国是不利的,他出身王族,在齐国有封地,有家人,怎么会真心为秦国办事呢?”

秦昭王觉得有理,便改变了主意,把孟尝君和他的手下人软禁起来,只等找个借口杀掉。

这个消息被孟尝君知道了,急得像个球似的,可又没有办法。这时候就有人出主意了,说泰昭王有个最受宠爱的妃子,只要妃子说一,昭王绝不说二。如果能得到她的帮助,肯定就能脱身。

孟尝君一听对啊,于是派人去求那个妃子救助。王妃答应倒是答应了,但提出了一个条件。这个条件就是拿齐国那件天下无双的狐白裘做报酬。

这可叫孟尝君差点哭了出声。他刚到秦国时就把这件狐白裘献给了秦昭王,现在到哪里再去搞一件呢?

于是就有个门客站出来说:“主公别急,这事交给我了。”

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这哥们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一定把握的。他本来就是个小偷,和一般小偷不同的是,这哥们有个绝活,能钻狗洞偷东西。

他先去打听了一阵,知道昭王特别喜爱那件狐裘,一时舍不得穿,放在宫中的精品贮藏室里。

一番准备之后,在一个晚上便借着月光,逃过巡逻人的眼睛,轻易地钻进贮藏室把狐裘偷了出来。收到狐白裘的王妃非常高兴,也遵守了诺言,想方设法说服秦昭王放弃了杀孟尝君的念头。既然已经决定放他了,也就没当敌人看,秦王并准备过两天为他饯行,送他回齐国。

这时就又有大臣去说了:这人放不得。

孟尝君得知消息,可不敢再等过两天,到时候万一秦王变卦,可就想走都走不了了。于是立即率领手下人,连夜偷偷骑马向东快奔。

一行人急急如漏网之鱼朝着齐国方向撒着脚丫子跑,到了函谷关正是半夜。

按秦国法规,函谷关每天鸡叫才开门,半夜时候,鸡可怎么能叫呢?

孟尝君正犯愁时,只听见几声“喔,喔,喔”的雄鸡啼鸣,接着,城关外的雄鸡都打鸣了。

原来,孟尝君的另一个门客会学鸡叫,而鸡是只要听到第一声啼叫就立刻会跟着叫起来的。

守关士兵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只得起来打开关门,放他们出去。

天亮后,秦昭王得知孟尝君一行已经逃走,立刻派出人马追赶。追到函谷关,人家已经出关多时了。

孟尝君靠着鸡鸣狗盗之士成功逃回齐国。

王忠宝讲完后,于奇正狠狠地瞪着他:“你是在欺负我没文化吗?”

王忠宝赶紧说道:“没没没,怎么会呢?”

于奇正一脚踹了过去:“以后这种人人皆知的典故,你要再这么废话,小心我……”

王忠宝眼见又是一脚,赶紧说道:“别别别,咱这不是在给市长大人您出谋划策吗?”

于奇正大怒:“你这出的算个毛的策?老子现在到哪里去找钻狗洞学鸡叫的人?再说了,就算找到了,丫的波斯有狗洞吗?是鸡叫开门吗?”

王忠宝嬉皮笑脸地说:“不一定非要鸡鸣狗盗。我的意思是说,咱们可以去偷啊。”

接下来王忠宝就说出了他的打算。

只要冬小麦的资料还在波斯,那么肯定是在王庭藏书的地方。不管他们有没有狗洞,咱们都能自己挖。

先在他们王城里面租一个地方,以做生意为掩护,让弟兄们在里面挖地道,等到地道挖通了,不就可以去把那玩意偷出来了吗?

于奇正说道:“你说的简单,做起来可是难点重重。我问你,用多少人挖?如果就是一两个人,那要挖到猴年马月?如果人多了,那来来往往能不被其他人发现?还有,挖地道的那些泥土怎么运出来?你天天往外面拉泥巴,是个人都能知道你在干什么

湘西剿匪文工团失踪之谜小说*

。”

王忠宝得意地笑了起来。

对这一点他早就想好了。咱们就开个棺材铺来做掩护。你想啊,除非家里死了人,谁会没事跑棺材铺去逛啊?就算丫的不怕晦气,就几个棺材板也没什么好逛的嘛。然后咱们就可以让兄弟们躺在棺材里面抬进去,这样每次都能进几个人;挖出的泥土呢也用棺材运出来。这么一来在旁人眼里也就是咱们在出入货。

说到这里,王忠宝洋洋得意地说道:“怎么样?我聪明吧?”

于奇正还没开口,黛拉就说话了:“不聪明。”

王忠宝愣愣地看着黛拉。

黛拉说道:“如果按照你说的做,开业就会有人去查店铺。”

于奇正也愣住了,说实话,他倒是觉得宝哥这个点子很是可行,可为什么黛拉会这么说呢。

黛拉说道:“因为咱们波斯很少有人会用棺材。”

说完开始解释起来。

波斯人的尸体是只有在被狗或是禽撕裂之后才埋葬的,也就是天葬。

这种风俗源于麻葛僧,最早是他们公然实行这种风俗。到萨珊波斯时期,统治者通过行政力量推行该教,将天葬写入律法中。即使原来没有天葬习惯的波斯人,在这种严刑重罚下,也都得改用天葬,并且逐步习以为常。

你现在跑去卖棺材,这不是公然和王庭交板吗?还有,就算没有这回事,你们这么一群人,跑这么远来做生意,别说棺材铺了,就算是普通生意也很让人起疑啊。

王忠宝垂头丧气地低下头去。

黛拉语锋一转:“不过,王公公这个思路倒是可行的。咱们现在要讨论的,就是弄一个什么样的店铺,才能掩人耳目。”

几人围绕着这个商量起来。

刚才黛拉说的很有道理,这个店铺卖的东西必须是波斯没有或者很稀罕的,否则很难解释他们为什么不远千里跑到这边来开这么一个店。

可是这就有个很不好解决的问题了。如果是卖丝绸瓷器之类的东西,很可能会顾客盈门,到时候挖地道的事很容易被人发现。就算不被发现吧,挖掘工作也很难全力进行。

还有,店铺的位置肯定要尽量靠王宫进一点,不然就会加大挖掘的距离。可这么一来又出现了一个不好解决的问题,那就是挖的泥土怎么运出来。要知道王宫附近都是最繁华的区域,挖掘出来的泥土外运也是很容易暴露的一个环节。

正为难时,黛拉的随身亲卫队员开口了:“我倒有个主意。”

上次在吐火罗,黛拉“失踪”事件发生后,张宠就专门拨了两个人随身保护她。这个亲卫队员就是其中之一。

于奇正赶紧问道:“什么主意?”

亲卫队员问黛拉:“夫人,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在吐火罗时,宠哥正在大力的开展矿业开采宝石?”

黛拉当然知道这事,大概也明白了这个亲卫队员的意思是要开个宝石店。

这个主意本来是很不错的。宝石本来就是很贵重的东西,他们跑到这边来开店,人们会觉得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这种贵重东西在最繁华的王宫附近售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问题在于,宝石就那么一点体积,解决不了运送泥土的问题啊。

亲卫队员笑了笑:“不是开宝石店,是开博石店。”

“博石?”几人都不解地看着这个亲卫队员。

亲卫队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是我自己发明的一个词。”

军中士兵不用训练和当班的时候喜欢聚集在一起玩玩骰子什么的,为了增加刺激,就会小小的带一点彩头。这个亲卫队员唯一爱好也就是这个了。

不过他和其他人不同,他喜欢开创新玩法。什么新玩法呢?就比如说去饭馆吃饭,就会打赌盒子里的筷子数量是但还是双;再比如说就是打赌下一个进门的人是先进左脚还是右脚,诸如此类。

在吐火罗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一件事:矿工采出来的都是一块块的大石头,要切开才知道里面有没有宝石,以及宝石的成色如何。

当时他就和其他亲卫队员有了这么一个新玩法,就是矿工准备开石头时一边押注赌里面有宝石,一边下注没有。

现在在旁边听到王忠宝和黛拉的商量,于是想出了这么一个点子。

咱们从吐火罗运一批石头来,在这边开一间这样的店。具体的玩法就是,一块石头标明一个价格,买了的人不管能不能开出宝石,都是输赢自负。

可想而知,这种玩法的风险极大,没有几个人敢这么玩的。

然后咱们就可以把泥土放在车内,上面铺一层废石,这样不就谁都注意不到了?

黛拉说道:“恐怕还是不行。万一有人真开出了宝石,那可是一夜暴富的事情。哪怕十个人中有一个人中了彩,其他的人也会冒险。可千万不能小瞧赌徒的心理。”

亲卫队员笑道:“这个很好解决。一方面咱们把价格抬高点,让一般老百姓赌不起。另外一方面嘛,嘿嘿,咱们就近采一批石头混杂在那边运来的原石中,降低他们中奖的概率。输的人多了,自然也就没人玩了。即使这样,咱们运泥土的事也不会暴露,因为他们都认为自己不玩不代表别人不玩啊。”

于奇正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可真坏!不过,我喜欢。大家看怎么样?”

众人又商量一阵,觉得这还真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就这么定了下来。

黛拉去和波里珠说,可以带着村里人一起回五星市,不过得先在这边住一段时间。

波里珠说道:“尊敬的公主殿下,我们全村人都已经商量好了。现在大王已经不在了,咱们应当尊您为女王。不管您到哪里,我们都是您最忠实的奴仆。”

黛拉一想,现在已经不能继续往国内走了,把冬小麦资料搞到手后也就要回五星市了。在这里这段时间,必须以这个地方为基地,便于接应去王宫那边开博石店的兄弟。这些人也是自己父亲的追随者,把他们收纳进来,在这边的行动就会顺利得多,还可以通过他们打听到一些消息。

想好之后,非常认真地对波里珠说:“我是于奇正的妻子,你们只能尊我为王后。要尊王,还是必须尊我的丈夫为王。你先等一等,我还要去问问我的丈夫愿不愿意当你们的王。如果他不愿意,我也没办法。”

黛拉找到于奇正说这件事,最初也是遭到了拒绝。黛拉除了把刚才的想法说了之后,又接着说道:“其实也就是为了这次行动的便利。等咱们行动成功,他们跟着我们回到市里,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市民,什么王不王的也无所谓了。”

于奇正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个理,于是答应了黛拉。

黛拉马上去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了波里珠,两人和其他村民商量了一阵,最后就这么决定了。

第二天村里就举行了仪式,尊于奇正为“波斯王”,黛拉为“波斯王后”。

看着一群难民煞有其事的举办仪式,亲卫队员们心里都忍不住好笑。就这规模,还不如叫花子选头目呢。咱于市长也是,没事和他们玩过家家。

于奇正封王的当天,王忠宝就带着几个亲卫队员前往波斯王庭,去附近租门店,尽快把“博石店”开起来,然后其他亲卫队员再逐步补充。

几天之后,村子里来了十几个人。

这里处于波斯、天竺和达拉克交界的地区。来的这些人情况和波里珠他们差不多,逃难到了天竺。这次听说有了王后,于是赶紧跑回来会和。

[标签:p湘西剿匪文工团失踪之谜小说标签]对这么三瓜两枣的几个人,于奇正也没多在意,倒是他们带来的东西让于奇正很是那么开心。

什么东西?五头大象!

这种庞然大物,于奇正以前也听说过。“曹冲称象”嘛,谁不知道啊?不过之前还真的只是听说,没有真正见过。

看到大象之后,于奇正非常兴奋,赶紧上去骑了一圈。接下来的几天,每日里就是遛象,玩个不亦说乎。

现在的情况是只能在这里等,波斯王庭那边有王忠宝,自己去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不如在这里好好玩玩大象。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